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果然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搞錯了(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果然有問題) 第六卷 ⑤ 溫和的城回巡被耍得團團轉  
   
第六卷 ⑤ 溫和的城回巡被耍得團團轉

什麼樣的東西是不管再怎麼做,再怎麼做,永遠也不會減少?

答案是「工作」.

我用空虛的眼神盯著熒幕,腦中構思出這一道謎題.

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連會議記錄都變成我的工作?沒記錯的話,這應該是三年級那個不知道叫什麼名字的記錄雜務組組長要做的事情.

「記錄雜務組,上周的會議記錄還沒有交上來.」

一切的開端,就在副主任委員大人的這句話.

小組負責人呢?請假.代理負責人呢?同樣請假.再下一個,還是請假.然後再下一個,下一個……

結果便輪到我.

聽到自己被要求寫會議記錄時,我著實發出「嗚嘻」的笑聲.

誰會記得大家在上個星期的會議說過什麼?于是會議記錄當中,有一半是我自己編造的內容,另一半則是「全力處理中」,「進行狀態參照附件」,「視情況調整」,「准備多方彙整」這類語焉不詳,煞有介事的字句.沒關系,負責人會負責任的,負責人的用處即在于此.

隨便寫到一個段落時,我喝一口自己泡的茶.

今天的會議室格外安靜,所以工作效率相當不錯.

我環顧四周,算一下人數.跟我一樣坐在這里工作的,連二十人都不到.其中有五人是學生會干部,這代表由三十個班級各推派兩人組成的校慶執行委員會,其實有一半以上的成員不在場.

在這絲人當中,最勤奮的便屬雪之下.今天陽乃沒來,她因此得以專心工作.

不知是否出于想要跟陽乃對抗,雪之下的工作量逐漸增加,工作時間也越來越長.

另外,這有可能純粹是工作量增加的緣故.

陽乃組成團體率先報名後,陸陸續續出現其他報名表演的團體,這樣一來,要協調安排的事情跟著大量累積.

在人手減少的情況下,工作理論上只會越積越多,不過在學生會干部等執行部門的努力,雪之下高超的工作能力,以及不時來我們學校練習,順便到這里幫忙的陽乃合作下,這堆工作神奇地漸漸被消化掉.

我稍事休息,順便看看其他同學的情況.在此同時,正好也有一個人抬起頭喘一口氣.

那個人是巡學姐.她跟我對上視線,開口要說些什麼.

「啊……嗯……」

巡學姐大概是要回憶起我的名字,但如果被她用溫和的語氣詢問「不好意思,請問你叫什麼名字」,未免太過悲哀,所以我決定主動開口.

「辛苦了.」

「嗯,你也辛苦了.」

巡學姐泛起微笑,笑容中顯露些許疲憊.由于每個人負擔的工作量不斷增加,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不覺得人越來越少嗎?」

「……是啊,大家好像都很忙碌.」

會議室空蕩蕩的,我甚至有種室內面積增加的錯覺.

「明,明天應該會比較多人.」

盡管她這麼說,我卻覺得不太可能.

接下來的人數恐怕只會越來越少.大家一旦發現缺席也沒關系,出席率便會持續加速下降.

有一種理論叫做「破窗效應」.

假設某條街道的建築物出現一片破裂的玻璃窗,要是持續放著不更換,代表眾人對此事漠不關心,漠不關心的風氣將導致道德淪喪,犯罪率攀升——這一連串的過程已成為定論.

歸根究柢,人是容易自我放縱的生物.

校慶執行委員會的成員,並不是每個人都想積極參與活動,其中肯定有像我這樣不情不願被推派出來參加的人.

雖然心不甘情不願地參加,但我們很清楚「周圍的人都有好好在工怍」,良心的苛責發揮效用,因此還是會把事情做好.

可是,一旦這種共同認知,或是任何防止動力下降的強制力遭解除,這個團體自然會在轉眼間分崩離析.

跟尋找努力的理由比起來,尋找貪圖省事的理由顯然更容易.

任何人應該都能切身感受這個道理.不論念書,減肥或者從事任何事,真的想要偷懶的話,連天氣,氣溫,心情等雜七雜八的東西,都能當成理由.

現在已到了不得不采取行動的階段.

我想巡學姐也明白這一點.

可是,實際上該怎麼做?沒有人知道解決的辦法.何況,現在連主任委員自己都缺席,副主任委員又優秀到可以攬下缺席人員的工作,而且還行有余力.

我跟巡學姐不發一語,默默喝著茶.

好好享受一段下午茶時間(可是從頭到尾沒有交談),放松心情後,我意識到自己不能再繼續休息.

隨著校慶的腳步接近,校內氣氛逐漸熱絡起來,我們的工作量也越來越重.

咚,咚,咚——又有人來敲會議室的大門.

這麼說來,大家耳熟能詳的貝多芬第五號交響曲「命運」中,開頭那段最有名的「登登登登∼」,據說正是命運敲門的聲音.如果命運真的會敲門,現在出現在門外的命運還真守規矩.

這時候出現敲門聲,八成是誰又要帶給我們更多工作.

換句話說,命運即為工作.

打定主意終生不工作的我,有如跟命運對抗的勇者.希望哪間游戲公司可以把我的人生制作成電玩,而且是「奮勇抵抗工作命運的RPG」,我想靠這套游戲的版稅吃喝一輩子.

「請進.」

在場沒有人應門,巡學姐便自己出聲.

「打擾了.」

外面的人打一聲招呼後走進來.

敲開天堂大門者,乃葉山隼人也.

× × ×

「我來繳交校慶表演的申請表……」

葉山找到雪之下,走向她說明來意.

「送交申請表在右邊里面.」

雪之下沒有停下敲打鍵盤的手,直接回答葉山.那樣絕對是零分的服務態度,不過既然是雪之下,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葉山很明白雪之下的個性,干脆地對她說一聲「謝謝」,直接前往雪之下說的方向.

交出申請表後,葉山的任務便己完成,但是不知為何,他仍然待在這里不走,而且還往我接近.

「……人數是不是變少?」

是啊.

「嗯,有一點.」

「嗯……」

葉山撥了撥後發際,不知在思考什麼.你是怎樣?嫌頭發麻煩就剪掉啊.我反而因為他出現在旁邊而坐立不安……

「……你有什麼事?」

我再也忍不住而出聲詢問,葉山露出燦爛的笑容回答:

「沒什麼,我在等文件審核,順便看看有沒有遺漏的東西.」

這樣啊……那你為什麼要靠過來?

我前一秒還在納悶,下一秒立刻想起來,這些人的習性就是如此.基于某種不明原因,他們有事沒事都喜歡聚在一起,看到熟面孔更是一定要靠上前.只要想像成一群小狗,便覺得沒什麼大不了.

在這段期間,陸陸續續有其他人進入會議室.

除了有志在校慶上表演的人之外,班級和社團參展也得先通過申請手續.表演團體之間要進行諸多協調,另外還有器材方面的問題,這些歸人員協調組管轄;其他跟申請相關的事項是由執行部門負責,跟食物相關的事項則由衛生保健組負責審核認可.

距離申請截止日期已經不遠,今天上門的人數特別多,偏偏執委會在這個時間點缺人,每個申辦櫃台前都亂哄哄地擠成一團.

其中也有人不知道自己該去哪一個櫃台,一名貌似一年級的女生杵在原地不知所措,不得已之下,只好來這里詢問……我旁邊的葉山.沒錯,葉山.

「請問……表演團體要……」

「如果要交團體表演的申請書,在那個櫃台.」

葉山的應對流暢又自然,跟正牌校慶執行委員沒什麼兩樣.其他人似乎也誤以為葉山是執行委員,紛紛來找他問問題.這就對了,這就對了,通通去找葉山.

「我不知道怎麼填寫申請表,可以教我一下嗎?」

「可以啊,如果你不嫌棄.」

等一下,那個女的是為了接近葉山,才特地來問問題吧?

葉山耐心地教她填寫申請表,後面跟著排起人龍.

「這個人交給你.」

「啊,喂!」

怎麼連我都被拉來幫忙……

被分到我這里的女生,瞬間露出失望的表情.那樣我會很受傷耶.

我們兩人忙著應付一個接一個來詢問的學生,過一陣子,巡學姐也過來幫忙.費了好一番功夫,總算消化完這批申請人潮.

「不好意思,謝謝你!」

忙完一個段落後,巡學姐為葉山送上一杯茶……沒錯,葉山.

好吧,畢竟葉山並非校慶執行委員,但他確實幫了忙,所以我們應該有所感謝.只不過,我也幫忙了自己分外的工作啊……嗚嗚……

葉山向巡學姐道謝,喝一口茶後問道:

「你們這樣人手夠嗎?」

「整體情況我不清楚,不過在底層做牛做馬的,光是自己部門的工作就已快忙不完.」

「部門?」

「我屬于記錄雜務部門.」

「喔……」葉山聞言,立刻表示理解.「挺適合的……」

「……」

你想打架嗎?

現場情況其實已透露端倪.他了然于心,點一下頭.

「原來如此,看起來很辛苦呢.」

「……不,沒什麼.」

沒什麼問題——反過來說,「沒問題」本身即為一個問題.

目前的工作幾乎都由雪之下包辦.她的辦事能力極強,副主任委員的職位又賦予她一定的權限,再加上她不需要忙社團和班級的事,因此有的是時間.即使整個執行委員會有一半的人請假,她照樣應付得來.

「不過就我看來,幾乎都是雪之下在做事.」

葉山轉過頭對雪之下說道.

雪之下先是維持沉默,但葉山仍用溫暖的眼神耐心等待,她最後終于忍不住,開口回答:

「……對,這樣比較有效率.」

「可是,差不多要到極限了.」

以葉山隼人來說,他難得把話說得這麼直白.巡學姐敏銳地察覺到氣氛有異,頭上開始冒出冷汗.

現場僅有鍵盤依舊故我,不帶感情地繼續喀噠作響.

「……」

嗯,葉山說的沒錯.關于這一點,雪之下也沒有反駁.

「最好趁還來得及的時候,讓其他人分擔一些工作.」

「是嗎?我不這麼認為.」

葉山聽到我開口,視線投射過來,等待我接下來的話.

「事實上,有許多事情交給雪之下一個人處理會比較快,這麼做有減少白做工的優點.基于信任而把工作交給別人,之後會變得很辛苦;若是雙方能力落差太大,更是容易如此.」

我們——至少就我個人而言,實在沒辦法出于信任,把工作交給某個人負責.

若是自己處理,即使進行得不順利,也只需責備自己.

我一點都不想責備他人.要憎恨他人的話,那股憎恨可是會沒完沒了.

這不是什麼溫柔或責任感.

如果是自己沒做好,還有辦法認命地死心;但如果是其他人接下工作卻沒做好,我沒有辦法干脆地認命.

要是他那個時候這麼做,誰那個時候好好做的話——心懷這些念頭,只會使人生沉重又痛苦,郁悶到最高點.

與其那麼痛苦,倒不如一個人攬下來.

一個人的後悔,了不起只是唉聲歎氣.

葉山稍微眯細雙眼,同情地輕歎一口氣.

「……那樣能讓事情順利嗎?」

「啊?」

「如果事情能因此順利,那倒無妨.但目前處于空轉狀態是不爭的事實,要是再這樣下去,不久之後一定會垮掉.而且不要忘記,校慶活動只能成功,絕不容許失敗,所以現在是改變方法的時候了.」

「唔……」

這家伙竟然說得頭頭是道,我完全被駁倒.是哪個有名的紅茶產地嗎(注48 此處原文的「完全」為「あっさり」,與紅茶產地阿薩姆「アツサム」僅差一個音.)?我不甘心地發出低吟,這時,旁邊突然有人小聲開口:

「……有道理.」

看來雪之下同樣被戳到痛處.不知道什麼時候,她敲打鍵盤的手停下來.

然而,雪之下缺乏可以信賴的伙伴.如果由比濱剛好在這里,那還另當別論.

「……所以,我來幫忙.」

葉山對她這麼說.

「可是,讓校慶執委會以外的人幫忙——」

面對巡學姐的制止,葉山用笑容回應:

「不,我只是以校慶表演團體代表的身分,幫忙統整的工作而已.」

他這個提議頗吸引人.有志參加校慶表演的團體,不同于班級與社團這類有專門負責人,指揮系統一目了然的團體,每個表演團體的形態,演出內容可是相差十萬八千里,光是想到要一一跟他們妥善應對,便覺得麻煩得要命.

如果參加表演的團體願意主動協助,將能大大減輕人員協調組的工作,亦即雪之下目前的負擔.

再說,由表演團體主動管理協調,其實很合乎道理.

巡學姐猶豫半晌,最後抬起頭,露出不好意思的微笑.

「既然這樣……好啊.能找到幫忙的人手,我們也很高興.」

「如何?」

葉山再詢問雪之下.雪之下摸著下巴,稍微考慮一會兒.

「……

「雪之下同學,依靠別人也是很重要的一環喔.」

巡學姐溫柔地告訴她.

不論是葉山還是巡學姐,他們說的完完全全沒有錯,那簡直棒極了,讓人不禁想流淚,可以說是美麗的同伴意識.

習慣受人幫助的人真好.

他們可以毫不猶豫地依靠到其他人身上.

同心協力,相互合作——這些聽起來是再美妙不過的事.

然而,我不會盲目地一味贊美這種行為.

試想看看,雖然眾人一起從事一件工作是很好,很美妙的事情,但是,這難道代表一個人自己做是不對的嗎?

靠自己的力量努力過來的人,為什麼非得遭到否定?

我不能接受這樣的事情.

「……依靠別人確實也很重要,但是就我所見,目前所有人都只想依靠別人.若要借助別人的力量是沒有關系,不過,在場也有家伙一味把工作丟給別人.」

我的語氣帶有攻擊性,連自己都沒料想到.

巡學姐的臉色變得不太對勁,于是我決定開點小玩笑.嚇到心地這麼善良的美女,我也有一些罪惡感.

「具體說來,嗯……對啦,就是把工作推給我的那些人,我真不能原諒他們.現在處于非常時期,自己沒有辦法悠哉是不得已的……可是,我之外的其他人選那麼悠哉,可就無法原諒!」

「你很差勁耶!」

巡學姐大概察覺到我在開玩笑,重新露出開朗的表情.

「我也會幫你的忙.」

葉山同樣苦笑以對.

接著,雪之下歎一口很短很短的氣.

「我的確也接下一些工作范圍以外的雜務……關于職責分配,我會重新好好考慮.而且城回學姐的判斷有道理,我便心懷感謝地接受提議……不好意思.」

雪之下的視線始終沒有離開電腦熒幕.她最後是向誰道歉,我們無從得知.

盡管可以簡單想成她是對我感到不好意思,但是,我其實沒有特別幫她說話,自然沒有理由接受道歉.我純粹是無法原諒把工作推給別人,自己在旁邊悠哉納涼的家伙罷了.

真正認真在做事的人反而受到連累,無論怎麼想都沒有道理.我無法坐視她弄得自己一身汙泥.

僅只如此.

更何況,我不但沒幫上任何忙,還造成新的麻煩,讓她得花精力重新分配職責.一個人再怎麼沒用,也該有個限度吧.

「那麼,多多指教.」

「明天我也會試著聯絡找得到的人.」

葉山對巡學姐露出笑容,巡學姐回應一聲「嗯」,大力點頭.

× × ×

「總覺得……人又更少……」

經過一個星期,校慶執行委員會的出席人數更是少得可憐.我根本不需刻意計算人數,在場除了雪之下,只有執行部門跟其他寥寥幾人.

「唔……」巡學姐頭痛地沉吟.「我已經聯絡過大家了.早知道當初應該清楚地告訴相模,她的提案不可行……」

巡學姐一臉過意不去地說,她指的是相模所說「班級活動也很重要」這句話.

這時,雪之下停下整理文件的雙手.

「沒有任何問題.各部門提出的申請是由我審查與核可,在最後交給主任委員裁決之前,應能順利進行.」

不知是否因為重新分配職責的結果奏效,乍看之下,一切工作都處理得很順暢.

我曾經在某部漫畫還是動畫中,得知一項事實:在一整群螞蟻中,真正認真工作的只占兩成,另外有兩成完全不工作,至于剩下的六成,則是時而工作,時而不工作.

這個數據似乎也可以套用在人類身上.

簡單來說,大約有六成的人會視情況決定工作或不工作,以不影響到大家,極為表面的形式同時隸屬兩側.

從執行委員會目前的情況看來,認真工作的螞蟻在數量上略居下風.

其他人並不是明確表現出「不工作」的態度,而是現在的風氣是「不來工作也沒關系」.

只要是人類,跟多數人在一起便會感到安心.如果大家都是這樣做,那麼自己這樣做也沒關系——這樣的想法確實存在.

說穿了,即為現在的風氣並不是「待在執委會好好工作」.

至于我自己,則在不知不覺間,如同往常一般加入少數人這一方.事情演變到這個地步,我開始覺得一切都是上天注定的.

不過,在場依然有人認真工作.例如學生會的干部,他們拿出學生會該有的團結和責任感,在處理原本分內工作的同時,也以執委會執行部門的身分忙碌著.

在學生會領導者——巡學姐的人望號召下,學生會全體干部今天依然團結一心,賣力為和善又哪里少根筋的會長工作.

巡學姐也盡自己的力量回應大家的心意,一一向執行部門和所有出席成員寒暄.

「雖然今天人也來得不太多,但還是有不少人出席,所以一定要好好努力.我很仰賴你的幫忙喔!」

「哈哈哈,不敢當不敢當……」

她同樣好好地對我打招呼.太好了……萬一巡學姐獨漏掉我一個人,我明天八成會不來.

我放下書包,確認今天有什麼工作.這段時間里,我發揮愚公移山的精神,慢慢消化堆積如山的工作,現在已累積相當的進度.只要再努力一下,即可大功告成.

我繼續埋首于工作,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回頭一看,原來是捧著好幾冊資料夾的葉山.

明明許多執委會的人都不來,他倒是經常來報到,積極幫忙執行委員會的工作.根據我的觀察,即使不是天天出現,但他一有時間便會過來幫忙.

葉山真是個好人!

「抱歉打擾你工作,跟你借個三十分鍾,幫我整理這些器材申請單.」

「喔,好……」

他不僅明確表示會占用多少時間,工作內容也交代得很清楚.這種交付工作的方式並不差,我沒有什麼好拒絕的理由.

這種人正是理想的上司類型.

而我現在順理成章地成為他的下屬.哇∼好想去死算了∼

我們不發一語地工作到一半時,會議室的大門突然敞開.在沒有多少人的室內,喀嚓聲響格外引人注意.

打開門的人是平塚老師,她在眾人的注目下揮手說道:

「雪之下,你可以過來一下嗎?」

雪之下隔著桌上的熒幕探出頭.

「平塚老師……我現在有點抽不出身.可以的話,稍後我再過去找您.」

平塚老師聽了,短暫思考一會兒.

「嗯……其實不是什麼要你另外跑一趟的事……」

她走入室內,輕輕站到雪之下旁邊.

「你還沒有交文理科選擇的調查表.」

「不好意思,我現在有點忙不過來……」

雪之下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原本敲打鍵盤的雙手靜靜放到大腿上.

「嗯……我明白校慶執委會很忙碌,但你還是不要太勉強自己.」

「是.」

平塚老師見雪之下沒說多少話,嘴角泛起微笑,溫柔地勸告她:

「嗯……好吧,等校慶過後再交也不遲.反正你是國際教養班,不會受換班級的影響,時間還來得及.而且現在只是簡單調查個人意願,你不需要想得太複雜.」

她輕拍幾下雪之下的頭,然後揮手道別,離開會議室.雪之下不太高興地整理頭發,同時目送老師離去.

雪之下那樣的人,竟然還沒交出文理科意願調查表,令我有點意外.這樣想的人不只我一個,葉山也帶著訝異的視線看向雪之下.

因此,此刻的我跟葉山都停下手邊的工作.

「我說……應該可以了吧?」

要是他默默埋首于工作,這點還難以啟齒,不過,現在工作臨時被打斷,便是最佳的黃金時機!我好想趕快從這份工作中解脫!

葉山聽到我的聲音,這才回過神,笑著對我說道:

「啊,抱歉,我們繼續吧.」

才不是這個意思……我要說的是「應該可以結束這個工作了吧」,怎麼可能說「應該可以繼續工作吧」……

葉山正面解讀我的語意,甚至露出笑容,我自然沒辦法告訴他「你會錯意」;更何況,現在距離當初說好的三十分鍾,還有一些時間……嗯,看來我是無法解脫了.

我將申請單上的內容輸入Excel表格,制作成清單.這時,在附近忙碌的巡學姐對雪之下問道:

「雪之下同學,你要選擇文科還是理科?」

「我還沒有完全決定……」

「這樣啊……嗯,我可以體會你的猶豫.我自己當時也猶豫過.那麼,你擅長哪一邊的科目?理科嗎?」

「……不是那個原因.」

雖然雪之下不是在生氣,但她回應的語氣很冷淡,讓巡學姐一時不知該如何接話.這時,葉山再度停下手邊的工作,從電腦熒幕前抬起頭.

「雪之下,我記得你對文科也很拿手.」

「啊,原來是這樣.」

他適時插話進去,讓巡學姐松一口氣.

……這麼說來,雖然我不是很清楚,不過雪之下對文科應該很拿手.

在全年級的國文科排名中,第三名是我,第二名是葉山,第一名是雪之下.我們穩穩坐在前三名的寶座上,如果一起選擇文科科系,說不定還會繼續稱霸前三名.

再說,雪之下讀很多書,如果只從外表判斷,的確會讓人產生文科學生的印象.

「我要念的是文科.如果你真的決定不了,歡迎隨時來問我喔!」

「是……謝謝學姐,我很感謝你的好意.」

本來以為雪之下是要禮貌感謝對方的好意,結果是用非常委婉的方式謝絕.不過巡學姐沒察覺到這一點,繼續高興地說下去.

「嗯∼啊,但是我對理科比較不了解,可能沒辦法回答你,不過陽乃學姐選擇的是理科,你可以問她.」

「……是啊.」

雪之下的臉蒙上一層陰影.

我想,要雪之下開口請教她姐姐,除非太陽從西邊升起.

原本便不太說話的雪之下,現在更是將嘴巴閉緊.她很明顯是要我們別再說下去,巡學姐自然而然也不再開口.

接下來,現場只有鍵盤繼續喀噠作響,以及我們整理資料的沙沙聲.兩種聲音摻雜起來之後,有如支離破碎的摩斯密碼.

寂靜的空間中,只要有人輕咳一聲,都格外引人注意.即使是單純清個喉嚨,確定聲音是否正常,我也會忍不住往發出聲音的方向看過去.

「……二年F班負責人,你還沒有交出班級企劃申請單.」

雪之下拿著資料,輕輕歎一口氣.

都什麼時候了,還有家伙沒交出申請單?真受不了,到底是誰……什麼,竟然就是我!都怪我對班級的歸屬感太薄弱,才把這件事忘得一干二淨.

等等,印象中相模好像說過她會負責寫申請單……算了,最近她根本沒有來執委會,我也沒辦法問清楚.

「……抱歉,我會盡快完成.」

繼續在這里等,相模也不見得真的會寫,干脆由我隨便寫一下交差.

「好,請在今天之內交出來.」

我從雪之下的手中接過申請單,立刻開始動筆.

參與人數,負責人,登記名,需要器材,導師……喂喂喂,為什麼還得畫圖示意啊?這是在對美術只拿「2」的我下挑戰書嗎?

我繼續掃視其他必須填寫的欄位.

原來如此,我根本不會寫.

從過去到現在,不管班上舉辦何種活動,始終堅守立場絕不參加的我絕非浪得虛名.不用說是團體登記名,我連班上到底有多少人都說不出來.

但是不用擔心,這個男人的存在,正是為了這一刻.換句話說,在此之外的時刻,他大可不毖登場.

「葉山,幫我看一下這張.」

葉山快速瀏覽申請單,思考一會兒後回答:

「抱歉,我也不是全都知道.」

「沒關系,剩下的部分我會隨便寫寫.」

「不行吧.」

「……我聽得很清楚喔.」

雪之下盯著電腦熒幕開口插話,葉山也苦笑一下.

「你回去看看班上還有誰在,直接問他們不是比較快嗎?」

「也對.」

于是,我帶著申請單離開會議室,走回自己的班級.

× × ×

校慶前夕,放學後的教室呈現一片兵荒馬亂.大家在這種時候發出的聲音分貝,參加人數,正好代表一個班級的充實程度.

若將男生和女生對話時,男生博得一次女生的笑聲定義為「1青春HIT(sH)」,眾人一起工作一個小時定義為「1青春小時(sH)」,兩者相乘後得出的數值為「青春主角度(sH)」,校慶中,各個班級將以「青春主角度」一較高下.話說回來,這幾個單位的簡寫全都一樣,真難區分(注49 s代表「青春(seishun)」,H分別代表HIT,Hours,Hero.).

從現場看來,二年F班的sH滿高的.大家決定在校慶上演戲,于是把桌子拼成舞台,一群演員聚集在角落練習,還有人窩在另一個角落縫制衣服.

「喂,你們男生認真一點啦!」

相模正對以大岡為首的幾個男生發火.

原來她一直賴在這個地方.

好吧,就算在執委會露面,她恐怕也幫不了什麼忙,所以我覺得無所謂.在一些情況下,能力上的落差是很殘酷的.

我不知道是否該提醒她一聲,記得自己在執委會還有工作.雖然心里有這個念頭,但我如果真的說了,只會落得背地里被她說壞話:「我竟然被那個叫做比企鵝的抱怨,真不舒服∼感覺已經超出職權騷擾的程度,根本是性騷擾(笑),我要去告他(笑).而且,他又不是我的老板還是什麼人(笑),以為自己是誰啊(笑)……咦,所以他到底是誰?」我幾乎可以想見,自己的未來視(注50 典出《空之境界》,意指預測未來的能力.)能力將在不經意間覺醒,一場異能戰斗即將引爆.

我環視教室的所有角落,沒有一個人穿著制服.

終于完成了嗎……令人膽寒的精神破壞兵器,其名為「班服」.

簡單說來,班服是各班為了校慶所制作的T恤.不過這樣的說明跟沒有說明一樣,干脆拿掉算了.

班服這種東西,大概含有班上同學的團結度,友好度,炒熱校慶活動,以及用有形物體留下青春回憶等多層意義.

不知出于什麼原因,大家很喜歡在班服的背面印上所有人的昵稱.從我過去的經驗看來,這個現象非常明顯.

這次的班服也不例外,上面印滿大家的昵稱,只有我的最普通,直接用「比企谷同學(注51 此處原文為「比企谷クン」.)」的本名上陣.昵稱通常是用平假名或片假名書寫,所以我這幾個漢字顯得特別突兀.不僅如此,比企谷同學的「同學」還用片假名標示,我可以由此感受到設計者為了讓我融入大家所付出的心血,甚至對他搞錯方向的友善感到不好意田心.

盡管高一時,我為此受過一些創傷,不過現在盡管放馬過來吧!不管要用全名還是直接用漢字標示,我一點都不怕.哈哈哈,等校慶一結束,我立刻拿去當抹布.反正這種衣服的材質不是很好,當睡衣穿也不舒服.

我繼續在教室里尋找由比濱的蹤影.

嗯……比濱小姐,比濱小姐……

忽然,某個麗人的倩影闖進我的視野.

那是一種中性,虛幻又充滿魅力的存在.

披在身上的大衣明顯過寬,袖子遠遠蓋到手腕之下,只剩一丁點手指露在外頭.原來是穿上「小王子」戲服的戶塚,他正在把過長的褲管往上卷,接著在摺起處別上別針做記號.

他杵在原地,找不到什麼事情好做,一看到我,便舉起稍微露出袖口的手輕輕揮舞.

「啊,八幡,你回來啦!」

「……我回來了.」

雖然非常羞愧,我還是活著回來了(注52 出自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軍人橫井莊一的名言.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後,橫井莊一繼續在森林間躲藏長達二十八年才被發現送返回國.這是他抵達羽田機場時說的第一句話.)——我甚至忍不住對他行一個禮.如果戶塚願意用這句話迎接我,我願意天天回來.

「啊,對了.」

他突然想起什麼,跑向自己的書包翻找一陣,又帶著什麼東西快步跑回來.途中,他不小心踩到大衣的衣擺,整個人跌進我的胸膛——有那麼一瞬間,我真心期待這個插曲發生,可惜天不從人願.不論何時何地,現實永遠是這麼殘忍.

「這個,謝謝你.」

他遞給我一本書.

這是我前一陣子借他的文庫版《小王子》.由于自己早已翻過不知多少次,書皮邊緣有些磨損,內頁也出現髒汙.我多少反省一下,告誡自己下次不能把破破爛爛的東西借給別人.

「我在想,要怎麼答謝你……」

戶塚露出認真的神情,「嗯」的一聲用力點頭,抬起頭筆直看著我.

「八幡……你有沒有什麼喜歡的東西?」

——戶塚.

我差點脫口說出這個答案.老實說,我連「ㄏ」的音都不小心發出來.

「ㄏ……好像沒有什麼特別喜歡的.」

總之,我先想辦法蒙混過去.

「嗯……」戶塚盤起小小的雙手,開始動腦認真思考.

「這樣啊……那麼,有沒有什麼喜歡的食物或書?或是……點心之類的?想要的東西呢?」

——戶塚.

我又差點脫口說出這個答案.老實說,我連「ㄏㄨ」的音都不小心發出來.

「ㄏㄨ……忽然這樣問,我也不知道要回答什麼……真要說的話,我喜歡吃甜的東西.」

例如MAX咖啡,味噌花生,麥芽果凍,媽媽牧場賣的霜淇淋,還有荷蘭屋(注53 創立于千葉的日式,西式點心專賣店.)的花生派.

「甜的東西……好,下次我會帶一些請你吃!」

戶塚笑著對我這麼說完,有人招呼他過去,大概是准備好要縫褲管.戶塚回應後,轉頭對我說:「那麼,我先過去了.」

「慢走.」

我目送對自己揮手的戶塚離去……這種感覺真美妙,好想要每天早晨都像這樣送戶塚出門.可是不知為何,一想到要被戶塚包養,我便感到一陣揪心之痛,仿佛在告訴我那是不可能的.

再度剩下一個人後,我重新環視教室.

由于戶塚實在太可愛,我一不小心把原本回來班上的目的拋到腦後.

我找找看,比濱小姐在……

啊,找到了.

「由比濱.」

由比濱咬著不知去哪里買來的冰棒,一手拿紙張,似乎在跟人討論什麼內容.她抬起頭,往我走過來.

「咦,你那邊的工作結束了嗎?」

「工作可以丟下不管,但可沒有做完的一天.」

「你在說什麼啊?」

她看著我的眼神,如同在看一個白癡.嘖,所以說這些可以舒舒服服工作的人啊……我本來打算好好告訴她社畜有多可怕,多悲哀,無奈現在沒有那種空閑時間,只好默默把對工作的憎恨收回內心深處,趕快把麻煩的事情辦完.

「總之,我還在工作.麻煩你教我填一下這張申請單,今天一定得交出去.」

「這麼急?等一下,隼人同學是不是也在那里?」

她口中的「那里」,想必是指校慶執行委員會.

「是啊.」

「那我們過去弄吧,這里吵得要命,而且我正准備集合大家來討論舞台效果.」

我們說到這里時,背後傳來相模的聲音.

「啊,我也差不多得去執委會.各位,不好意思!我做完這些要先走了!」

× × ×

回到會議室後,由比濱開始告訴我班級企劃的內容.

需要器材,參與人數,如何使用分配到的預算……在實務層面之外,還有企劃目的,概要說明等抽象內容要填寫.雖然這些文字描述有辦法馬虎帶過,問題在于連物體結構都得畫出來,這個部分簡直麻煩到最高點.

「不是說不對嗎?我們的布置很豪華,你要像這∼個樣子,畫得更誇張!」

「我無法理解……」

與其說畫圖很麻煩,其實是由比濱的說明太難理解.

為什麼她連說明都這麼隨意……我真的無法理解,完完全全無法理解.

「還有,你弄錯人數分配.」

「竟然被由比濱指正……太屈辱了……」

「你說什麼?不要廢話,趕快改!」

由比濱的指導相當嚴格,著實出乎我的意料.我老實地搖動筆杆,想辦法填好這份申請單.

認真的學生帶給執行部門激勵效果,巡學姐滿面笑容地工作,平時略顯緊繃的氣氛也緩和下來.

嘰——這時,一陣刺耳的聲音劃破這種氣氛.

「不好意思,我遲到了∼啊,原來葉山你也在!」

相模帶著她那兩位要好的朋友進入會議室,相隔多日之後,今天總算想到要來露面.她發現葉山,正要走過去時,赫然發現路上擋著一位雪之下,因為嚇一跳.

雪之下同學以迅雷不及掩耳的的速度將文件和印章交給相模.

「相模同學,請在這些文件上蓋章.這些文件我已全部審查完畢,理論上不會有問題.其中一絲不夠周詳的地方,我也已經修改好了.」

「……真的嗎?謝謝!」

雪之下連寒暄都省略,劈頭第一句話便是工作.

相模見自己跟葉山聊天的機會被破壞,或是因為剛踏進會議室便被交代工作而不悅,臉上頓時失去表情.不過,她很快地重新堆起笑容,接過文件.

她絲毫不多瞧一眼文件上的內容,一個勁兒拿著印章猛蓋,雪之下則在旁邊確認,並且將蓋完章的文件裝入專用文件夾.這景象存在相當多問題,而且這些問題絕不是在最近兩,三天內才發生.

身為執委會內部成員的我,自然感覺得出來,那麼外部的人又是怎麼看?我瞥向由比濱,見她緊抿嘴唇,低垂視線,內心一定在想什麼.目前社團暫時停止活動,由比濱跟雪之下之間產生曖昧的距離,如今難得見面,卻看到雪之下跟相模是那樣互動,心理上絕不可能好受.

另一位不屬于執委會的人——葉山,又是如何?

他依然是老樣子,面帶微笑,甚至還開口搭話.

「辛苦了,你之前一直待在班上?」

相模聽見葉山對自己說話,學白鼬裝可愛扭動身體,把臉轉過去.

「嗯,對啊.」

「喔……進行得怎麼樣?」

「進行得很順利喔∼」

她這麼回答之後,葉山沉默幾秒不說話.這段空白時間使他的下一句話特別引人注意.

「啊,我不是指班上,而是執委會這里.班上的音樂劇有優美子好好負責,她滿認真的喔.」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我察覺到葉山這句話隱約帶刺.如果他這麼說是出于有意,便代表話中有話.簡單翻譯出來,大意如下:「我看你一直不好好做主任委員的工作,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然而,相模似乎聽不出話中的含意,仍用一貫的態度對答.

「喔……三浦啊,她這次跟平常不一樣,超有精神的∼那樣該說是靠得住嗎?」(翻譯:三浦那家伙比平常聒噪一百倍,既厚臉皮又愛出鋒頭,看了就惡心!)

「哈哈哈,別這麼說.她幫了大家不少忙,不是很好嗎?那不是什麼壞事喔.」(翻譯:識相的話,最好給我閉上嘴巴.)

奇怪,難道我吃了什麼奇怪的蒟蒻,不然怎麼聽得懂他們的話中之話……

我沒有特別仔細聽,但可能是相模表達的方式不好,導致我某種神秘的開關被打開.即使是葉山那樣的大好人,說出的話也讓人覺得別有用意.

正當我追著經由大腦解讀,投影在眼前景象上的字幕時,由比濱的雙手在我面前大力一拍:

「好啦,快一點,我還想趕快回去!」

「等一下,這本來就不是我的工作……」

印象中,相模不是說過她會寫申請單嗎?為什麼最後變成我寫?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完全搞不懂……搞不懂……科學小飛喵(注54 此處「完全搞不懂」的原文為「何が何だか」,發音與「科學小飛喵(二ャ二が二ャンだㄧ二ャングㄧかめん」相似.)……

「……好吵.」

在場的人你一言,我一語,像一群麻雀吱吱喳喳,雪之下忍不住出聲抱怨.

我跟由比濱趕緊閉上嘴巴,但是再遠一點的相模似乎沒聽見,繼續跟葉山進行愉快的對話.

「哎呀∼真希望我也變得跟三浦一樣,我很憧憬能夠帶領大家往前跑的人.」(翻譯:真恨不得把她做掉,取代她的位子!)

「你有你自己的優點,維持這樣不就好了?」(翻譯:不是跟你說過識相的話,最好閉上嘴巴嗎?為了自己好,勸你先秤秤看自己有幾兩重.)

「咦∼可是,人家又沒有什麼優點∼」(翻譯:哎呀,我當然是故意貶低自己的.葉山快點稱贊我!用力地稱贊我!)

「人各有不同嘛.就算你自己覺得是缺點,看在其他人眼中,說不定會成為優點.」(翻譯:抱歉,我沒有跟你熟到知道你有什麼優點,所以先籠統地敷衍一下.)

從剛剛開始,西洋電影里經常出現的超譯(注55 超越「意譯」,不惜犧牲譯文正確性,以讀者易讀,易了解為優先考量的翻譯手法,有時甚至大幅省略原文.)字幕,接連不斷地閃過我眼前,使我幾乎無法集中注意力.西洋電影果然只能看日文配音版本.

啪——我突然被闔上手機蓋的聲音打斷思緒.

「你怎麼又停下來?我已經拜托同學把討論延到晚上,所以現在可以好好在這里專心.」

「距離放學只剩下二十分鍾……」

雪之下也抓准機會對我施壓.

「別這樣嘛,比企鵝沒有參與班上的表演,難免得多花一些時間.」

葉山看不下去,開口幫我說話.他真是一個好人!不過葉山啊,假如你一開始便簡單告訴我怎麼寫概要,就不會變成現在這樣.

話是這麼說,但這同樣屬于校慶執行委員的工作,所以是沒辦法的.要忍耐……要忍耐……

「我是執委會的主任委員,所以也有一些工作要麻煩你喔∼」(翻譯:你這個最底層的社畜,給我好好工作!呸!)

要忍耐……兩回合之後,我會加倍奉還(注56 指「神奇寶貝」中的忍耐技能.).我可以忍耐這麼久,是不是很不簡單?

如此這般,我耗費好一番功夫,總算趕在放學之前瞎掰出一堆虛構的內容,把申請單填寫完畢.

「寫好了……」

「終于……」

由比濱跟著累癱了.

「抱歉啊,還讓你來幫忙,謝啦.」

「咦?啊,不會不會,你難得來拜托我嘛.」

「的確,我自己也想不到會有這一天.」

「你到底有多瞧不起我?」

我無視由比濱的怒火,交出申請單.雪之下默默接下,確認張數無誤,看完內容後,豎起來在桌上輕敲幾下整理好.

「你們班的申請已完成,辛苦了.」

她不看我一眼,直接把申請單裝入保管核准申請單的文件夾里.

「不用蓋章嗎?」

「……啊,我忘了.」

雪之下簡短回應,再度拿出我的申請單.

沒什麼好大驚小怪,這不過是個細微的疏忽.

但是,也因為如此,更讓雪之下顯得非常不對勁.

「相模同學,請在這里蓋章.」

相模中斷對話,接過文件.

「啊,好∼對了,我把印章交給你,你直接蓋就行了.」

「相模同學,那樣不太好.」

巡學姐看不下去,出聲制止相模.不過,相模絲毫不覺得自己有哪里不對.

「會嗎?可是這樣子不太有效率啊.重要的不是形式,而是內容才對吧,對了對了,所謂的『委任』不就是這樣嗎?」

光看那些堆疊起來的詞彙,會產生似乎很厲害的錯覺,可惜那完全是自我感覺良好的歪理.

盡管如此,以實際工作上的流程來看,與其慢慢等相模蓋章同意,直接交給雪之下負責的確更有效率.巡學姐也考慮到這一點,沉吟著說不出話.

「嗯……如果雪之下同學願意,是沒關系……」

她看一眼雪之下.雪之下本人不以為意,點頭表示接受.

「我沒有意見.那麼,之後便由我負責.」

雪之下接過印章,馬上在我們班的申請單上蓋章.

這時,放學的鍾聲正好響起,宣布今天的工作告一段落.

「好,今天到此為止.我負責關上門窗,你們可以先離開.放學時間的班級檢查工作由執行部門負責.」

巡學姐一下達指示,學生會干部迅速各自散開.

既然校慶執行委貝會要督促學生放學回家,自己當然要以身作則,遵守放學時間.

我快速收拾好書包,離開會議室.

通往大樓門口的路上,相模都在跟朋友談笑,並且順勢開口問我們:

「啊,晚一點大家一起去吃飯吧.如何?」

這家伙嘴上這麼說,眼睛卻只看葉山一個人……

葉山跟由比濱的視線開始飄移,他們在觀察大家的動向.由比濱看向雪之下,雪之下察覺到她的視線,淡然回答:

「我還有工作要做.」

我想她是真的有工作要忙,不是單純為了拒絕而編造藉口.

何況,相模將權限委任給她,她接下來勢必得處理更多決策事宜,這也代表她的責任和工作會更加沉重.

「喔∼這樣啊.好吧,真是可惜∼」(翻譯:沒差,反正我一開始就不打算邀請你.)

奇怪,我好像忘記關閉字幕,結果又把相模話中的含意透視得一清二楚.不要小看邪眼的力量啊(注57 出自《幽游白書》中飛影的台詞.邪眼具有遠距離透視能力.)……

雪之下說完後,我跟著拒絕.

「我要回家.」

「嗯,我知道了.」(翻譯:你也想參加?門都沒有!)

明知道沒有被邀請,仍會大大方方地拒絕,正是我的厲害之處.

試想,要是最後剩下我一個人沒表態,對方不得已之下,只好勉強說:「啊,呃……那,那你呢?你真的不用勉強自己來喔.」這樣一來,不論是誰都不會好受.話說回來,工作好不容易告一段落,為什麼還得繼續跟同一伙人在一起?

相模真正要問的,才不是我或雪之下,而是另外兩個人.

由比濱的心中已有答案,委婉地開口:

「我,我今天不太方便,等一下還要跟大家討論音樂劇.」

「咦∼結衣不去嗎?拜托∼去啦∼」(翻譯:喂喂喂,你不去的話,葉山也不會去耶!搞清楚好不好?)

哎呀,這次的反應真不一樣,未免太露骨,露骨得連X光都可以免了.

「對喔,晚上還要討論音樂劇,我也要參加.」(翻譯:讓我搭個順風車吧.)

葉山抓准機會,干脆地順應由比濱的話,拒絕相模.

最後,相模老大不高興地收回提議.

「嗯∼大家都有其他安排啊∼那只好下次啰.」(翻譯:葉山不來的話,那就算了!)

讀出別人的話中之話不是什麼愉快的事,但我看來就是如此,因此無可奈何.

我的性格惡劣到如此地步,也可以算得上是「微·特殊能力」.

直到抵達門口,和大家道別前,我始終沒有關閉相模的字幕.

那群女生似乎打算跟葉山同行一段路,離開大樓後,他們的對話仍然持續下去.

我套上鞋子,跟在他們之後走出大樓.

夕陽已經西沉好一段時間,天空渲染上大片的黑暗夜色.

「再見.」

雪之下簡短道別,匆匆離去.

她肩頭的書包里塞滿要帶回家處理的文件,看起來非常沉重,但她還是重新把書包背好.

「那麼,明天見.」

由比濱輕拍一下我的肩膀,快步跑出去.我記得由比濱待會兒要跟班上同學討論音樂劇的事,看來她也滿辛苦的.

我走向人影稀稀落落的腳踏車停放處,牽出自己的腳踏車騎上去.

此刻的街燈格外刺眼.

我今天一定用眼過度,看那麼多字幕可是很累人的.

正當我胡思亂想時,腦中又冒出另一個奇怪的想法.

這麼說來,也有一些人說話時,不會出現那些超譯字幕.

城回巡

meguri shiromeguri

生日

1月21日

專長

演奏樂器,睡午覺.

興趣

睡午覺.

假日活動

准備升學考試,睡午覺.

雪之下陽乃

haruno yukinoshita

生日

7月7日

專長

煮飯洗衣打掃等各種家事,合氣道.

興趣

閱讀,騎馬.

假日活動

漫無目的地旅行.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六卷 ④ 冷不防地,雪之下陽乃強襲而來     下篇:第六卷 ⑤ 溫和的城回巡被耍得團團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