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果然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搞錯了(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果然有問題) 第六卷 ⑦ 此刻的總武高中正處于慶典活動最高潮  
   
第六卷 ⑦ 此刻的總武高中正處于慶典活動最高潮

四周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耳邊是學生們鬧哄哄的聲音.單獨抽出每一句話確實都有意義,但是當數量聚集到成千上萬,有意義的句子也變得毫無意義.

暗色帷幕將現場徹底密封,不露出任何縫隙.以微弱的手機光源和緊急出口照明,頂多能照亮自己的掌心.

一片漆黑之中,什麼都看不清楚.

因此,在這當下,所有人似乎融為一體.

在太陽光底下,我們跟別人的不同被照得很清楚,不論想或不想,都會明白自己跟別人是不同的個體.不過在這個地方,彼此的輪廓都模糊不清,要掌握自己跟別人的區隔也成為一件難事.

難怪活動開始之前,總要把現場弄得烏漆抹黑.

這樣一來,大家一看便會明白:當聚光燈劈開黑暗,照亮的那個人,跟其他數以千計的人截然不同.

因此,能夠站在聚光燈底下的,必須是非常特別的人才行.

學生們的說話聲逐漸消失.

現在時刻是九點五十七分,差不多要開始了.

我開啟耳麥電源,發出通知.按下電源後,麥克風會延遲一下才開始收音,所以我多等兩秒再說話.

「剩下三分鍾,剩下三分鍾.」

不到幾秒鍾,耳機發出沙沙雜訊.

『這里是雪之下,在此向全體人員通知,活動准時進行.有任何問題請立即回報.』

雪之下沉著地通知完畢,切斷通訊.

接著又傳來好幾陣雜訊.

『燈光,沒有問題.』

『這里是PA(注74 全名為Public Addressing,指音控,音響工程.),沒有問題.』

『這里是後台,人員准備有點拖延,但應該趕得上開場.』

幾個部門的報告依序進來,不過老實說,我無法完全掌握狀況,畢竟,我連自己都快要顧不來了.記錄雜務組在校慶期間被分到多項工作,其中包括開幕和閉幕典禮的舞台周邊雜務.今天我在現場的任務是控管時間,說得簡單些,即為提醒舞台上的人「時間差不多了」或「還有時間喔」之類的小事,既然執行部門要求我做,我沒有辦法拒絕.

各部門的資訊回傳至司令部,亦即雪之下那里彙整.

『收到.在司令部下達指示之前,先各自就位.』

我待在舞台一端,跟時鍾大眼瞪小眼.

每經過一秒,現場便多添幾分安靜.

如果從小窗戶望進體育館,應該會看見數不清的學生.不過在一片漆黑中,我只覺得好像有某種正在蠕動的巨大生物,例如持擁千面之神「奈亞拉托提普」……

咦?好像不對,千面人應該是「米爾·馬斯卡拉斯」(注75 奈亞拉托提普是克蘇魯神話中一種邪惡的存在,擁有數以千計化身的無貌之神.米爾·馬斯卡拉斯則是墨西哥摔角選手,由于每次出場戴的面具都不同,故有「千面人」,「假面貴族」之稱.)才對吧?算了,不重要.

距離開幕剩下不到一分鍾,體育館內化為一片甯靜的海洋.

所有人屏息以待,不再交頭接耳,共同感受這一時刻.

我再度開啟耳麥.

「最後十秒.」

手指繼續按著開關.

「九.」

我緊緊盯著時間.

「八.」

嘴巴不喘氣.

「七.」

每倒數一秒,我跟著吐一口氣.

「六.」

就在我快速換氣的瞬間——

『倒數五秒.』

某個人接下去繼續倒數.

『四.』

她的聲音相當沉著,還帶有一絲冰冷.

『三.』

進入最後三秒,她不再倒數.

不過,一定有人用手指比出「二」.

我從舞台一角往上看,雪之下正從二樓音控室的窗戶監控舞台.

接著,在一片無聲中,最後一秒結束.

刹那間,舞台爆出眩目的燈光.

「大家今天校慶了沒∼∼」

「喔喔喔喔喔喔喔!」

巡學姐突然在舞台上現身,觀眾們跟著回以歡呼.

「千葉名勝,祭典跟什麼?」

「舞∼∼蹈∼∼」

原來那個標語已經這麼深植人心.

「既然都是大傻瓜,不跳舞就……」

「sing a song∼∼」

經巡學姐炒熱氣氛,學生們通通沸騰起來.

下一刻,現場響起震耳欲聾的舞蹈音樂.

現在進入開幕典禮的暖場節目,表演者是舞蹈同好會與啦啦隊社全體社員.先前巡學姐帶領大家呼口號,狂熱氣氛持續高漲,有的學生跟著跳舞搞笑,有的學生高高舉起雙手揮舞.

……天啊,我們學校的學生真像一群白癡…一

什麼叫「今天校慶了沒」?我才沒有!

哎呀,現在不是發呆看表演的時候.

趕快工作,趕快工作.

『這里是PA,音樂快要結束了!』

音控發出通知.

『收到.相模主任委員,請准備上台.』

掌管一切的雪之下如此指示,在舞台上擔任主持的巡學姐應該也有收到.

表演結束後,舞者們鑽進舞台左手邊的布幕後,站在右手邊的巡學姐宣布:

「接下來,由校慶執行委員會的主任委員致詞.」

相模走上舞台中央,她的表情很生硬.上千名觀眾的視線全部集中在她身上.

她還沒走到事先用膠布標示的舞台中央便停下腳步,拿著無線麥克風的手則不停顫抖.

相模好不容易舉起麥克風,剛要說出第一個字——

這一瞬間,音響發出「嗡」的嘯叫(注76 意指麥克風離音箱過近,因此產生刺耳的噪音.).

由于發生的時機太過剛好,全場觀眾爆出哄堂大笑.

即使從我所處的角落觀察,也明白這個笑聲沒有惡意.我一路走來,不知遭受多少次嘲笑,早已練就用肌膚便能分辨笑聲種類的本事.

然而,呆立在舞台上,受到緊張和孤獨夾擊的相模並不了解.

刺耳的噪音消失後,她仍然發不出聲.

巡學姐擔心她,拿起麥克風幫忙解圍.

「……那麼,主任委員,我們重新再來一次!」

相模這次總算回過神,攤開一直握在手上的講稿.但由于緊張的緣故,她的手指不聽使喚,結果一個不小心,講稿落到地上,令觀眾再度發出笑聲.

她的臉頰漲紅,彎腰撿起講稿.

觀眾席傳來「加油」的聲音,但是這種發言非常不負責任.盡管他們沒有什麼惡意,那種打氣的話卻無法產生正面效果.

對于處境淒慘的人,我們沒有什麼好安慰的,只能像無機物那樣閉上嘴巴,或是像對待路邊的石頭般放任不管.

相模看著講稿致詞,但還是說得結結巴巴,頻頻吃螺絲,咬到舌頭.

致詞已經超過預定時間,負責掌控時間的我轉動手臂,提醒相模加快速度,但她似乎太過緊張,壓根兒沒有發現.

『比企谷同學,提醒台上加快速度.』

耳機傳來雪之下夾著雜訊的聲音.我往上看向二樓音控室,她也盤手看著這里.

「早就提醒過了,相模好像沒注意到.」

『這樣啊……看來是我挑錯人選.』

「這是在揶揄我沒有存在感嗎?」

『哎呀,我可沒有這麼說.還有,你到底待在哪里,觀眾席?』

「這不是在揶揄我嗎?你明明看得很清楚.」

雪之下還沒說完,我便忍不住回嘴.開頭部分應該沒有收到音.

『那個……雪之下副主委,大家都聽得很清楚……』

這時,耳機傳來另一個人尷尬的聲音.

……沒錯,所有人都聽得到透過耳麥的對話.我覺得自己真是丟臉丟到家.

經過其他執行委員出聲提醒,耳機先安靜幾秒鍾,才重新發出雜音.

『……之後的流程全部提前,請各自做好准備.』

雪之下隔了好一段時間才開口,一指示完畢,立即結束通訊.

這時,主任委員總算致詞完畢,進入下一個流程.

看來前途將會多災多難.

× × ×

開幕典禮結束,校慶終于正式開始.

校慶活動為期兩天,第一天僅供校內學生參加,第二天才對社會大眾開放.

這是我第二次參與高中校慶,但是就我看來,這只是個再普通不過的校慶,沒有什麼好大書特書.

班級演出,文藝社團的展覽與成果發表,上台表演的樂團……

或許是順應當今社會時勢,學生開設的飲食攤位不能開火烹飪,只能賣一些預先做好的食物,而且不能在學校過夜.

校方設下諸多限制,卻絲毫不減大家的興致,可見校慶是多麼重大的活動.

這無關規模大小和水准高低,校慶已成為供大家樂在其中的非日常性「象征」.

不愧是慶典.

我所在的二年F班,當然也感染到這股熱鬧氣氛.

攬客大戰早早開打,在走廊上通行成為一件難事.有人在發傳單,有人排成隊伍高舉看板,還有人穿戴似乎從連鎖賣場「唐吉訶德」買來的派對道具走來走去.天啊,看了就煩.

我結束開幕典禮的善後工作回到班上,看到所有人忙成一團,正在為音樂劇公演做最後沖剃.

「喂!化妝的在搞什麼?油彩太淡啦!」

「你又在緊張什麼?超好笑,笑死人了.反正觀眾都是沖著隼人來,你有什麼好緊張的?」

海老名到處大呼小叫,三浦則一一對演員打氣.雖然她的話很傷人,但至少可以消除緊張.

我環顧教室,每個人都認真為自己的工作努力著.這一個半月下來,同學之間的羈絆變得更加強韌.

時而歡笑,時而流淚,時而互相咆哮,甚至差點上演全武行……不過,隨著彼此真正的心意逐漸明朗,大家終于合而為一……的樣子.畢竟我沒有參加班上的音樂劇演出,不清楚實情為何.

無事可做之下,我在教室門口閑晃,同時不斷呢哺「喔!原來如此」,假裝自己忙著工作.

「你為什麼一直假裝自己在工作,是沒有事情做嗎?」

我仿佛聽到上司在對自己說話,轉頭一看,發現真的有一個上司——更正,應該說是校慶上的頭目(注77 「上司」與「頭目」皆為Boss.),海老名.

「沒有事做的話,要不要幫忙顧櫃台?還是說You想上去演?」

我搖搖頭,表示自己當然不想演戲.

「那麼,麻煩你顧櫃台,告訴觀眾演出時間,有人來問你再回答.」

「可是我不知道演出時間.」

「沒關系,入口有貼公告.不過入口處沒有半個人,確實不怎麼好看.你只要坐在那里就好,拜托啰.」

真的假的,只要坐在那里就好?這豈不是全世界最美妙的夢幻工作.我一定要好好從這次經驗中學習,將來才能從事類似工作.

我接受海老名的委托,走出教室一看,門口附近果然有一張收起的長桌子,和幾把摺疊椅.嗯,搭建櫃台的任務交給我即可.

我喀啦喀啦地拉開桌腳立起桌子,再整齊排好椅子便告完成.真是絕望的帥氣(注78 出自游戲「超速變形螺旋傑特」,主角轟驅流的口頭禪為「絕望的○○」.)!男生對這種可以變形的玩意兒情有獨鍾,或許可以說是一種本能.另外,男生也很喜歡拆解物品,例如上課上到一半,總會手癢開始分解原子筆,再重新裝回去.

牆上貼著海報,清楚注明各個場次的時間.只要坐在這張海報旁邊,便不會有冒失鬼再來問我吧.

距離開演剩下五分鍾,正當我放空心思時,教室內的喧嘩聲好像更加熱烈.我稍微探頭進去,看看發生什麼事.

「好!大家通通圍成一圈!」

戶部如此提議,所有人紛紛發出「咦∼」,「真的要喔」的聲音,但還是乖乖圍成一個圓圈.如果現在是休閑活動時間,一旦排出這個陣形,八成會玩起大風吹.

「如果沒有海老名,便不會有這一切對吧?所以過來過來,正中間的大位讓給你!」

既然是圓形,何來中間之有?

我正感到納悶,看到戶部指著自己的隔壁,這樣一來,他便能順理成章地摸上海老名的肩膀.不錯嘛,頗有策士的樣子.

三浦似乎想幫策士一把,拉起海老名的手.

「來,海老名,你去中間.」

結果,海老名真的被推上正中間,亦即圓心的位置,變成所有人以她為中心形成圓圈.戶部默默流下眼淚.

海老名環視每個同學,最後將視線停在一個人身上.

教室的某個角落站著一個人影——川崎.

海老名露出笑容,邀請她加入.

「川崎,你也來吧.」

「咦,我嗎?不需要啦……」

「又在說那種話.音樂劇的服裝是你做的,當然要負起責任.」

「負起責任……你不是說你會負責嗎?」

川崎嘴上這麼抱怨,還是走進圓圈里.

在我之外的所有人到齊後,由比濱回頭看我一眼,我笑著搖頭拒絕.她看到了,露出不太高興的表情.

這有什麼好不高興的?我不過是不在那個圓圈中.要是什麼忙都沒幫卻出現在圓圈內,肯定更加尷尬又難受.

既然覺得不夠光明正大,不如選擇不要參加.看看相模,她好像有點抬不起頭.

圓圈中的相模顯得悶悶不樂.稍早在開幕典禮上的致詞表現得不理想,可能是她不高興的原因之一,但我想真正的原因,在于參與感太低.

習慣給人評定等級者,也會用等級評定一切事物.因此,相模會思考現在的自己處于何種等級.她選擇遠離三浦和葉山的位置,但又不站在相距最遠的直徑上,而是稍微錯開的地方,以免跟他們正面遙望.這無疑是相模正在思考的證據.

現實中的距離,會表現出彼此內心的距離.

若照這個道理推論,海老名站在圓圈的中心,正好說明她是這次校慶班級活動的中心人物.只要她發號施令,所有人都二話不說地跟隨在後.

從遠處欣賞那個完整的圓形,感覺意外地不錯.

× × ×

用深色布幕圍繞的教室內,擁擠得如同沙丁魚罐.

海老名判斷現場再也容不下更多觀眾,下達在門上掛「客滿」牌子的指示.

掛好牌子後,我用充當櫃台的長桌擋住門口,不讓外面的人再進來.

為了保持空氣流通,教室門沒有完全關閉,保留些許縫隙.我從縫隙窺看內部.

音樂劇終于揭開序幕.

首先是葉山的角色「我」演一段獨角戲.

聚光燈打在他身上,觀眾們瞬間爆出歡呼,看來葉山的朋友和粉絲通通到齊了.

以沙漠為背景的舞台上,擺著一架飛機道具,故事中的「我」描繪的圖畫,由套上布偶裝的男同學演出,演到動物被蛇纏住的劇情時,兩個男生也交纏在一起,滑稽的畫面讓觀眾捧腹大笑.

葉山繼續他漫長的獨角戲.

這時——

「不好意思,請你幫我畫一只羊.」

戶塚的聲音響起.

「咦,什麼?」

「我」沒聽清楚這句低語.小王子重複一次.

「請幫我畫一只羊.」

聚光燈移到舞台一端的戶塚身上.他的模樣可愛討喜,觀眾們發出一陣驚歎.

隨著兩人相遇,故事順利發展下去.

這時進入「小王子」談自己星球上玫瑰的橋段,一名全身包覆綠色緊身衣,頭戴紅色洗發帽的男生出現,用娘娘腔訴說自己和小王子的往事.

之後的劇情也頗為慘烈,小王子回顧自己一路上造訪的星球,幾乎都以短劇呈現.

滿腦子想著炫耀威嚴,捍衛權勢的國王,身披一條條同學從家里帶來的豪華地毯,大和在里面熱到快要受不了.

渴望眾人崇拜,認同的自戀男,從頭到腳貼滿錫箔紙,戶部全身刺眼得難以直視.

為耽溺酒精感到羞恥,為了把這種感覺拋到九霄云外,又用更多酒灌醉自己的酒鬼,身邊堆滿好幾手烈酒和數不清的一升瓶(注79 日本一種固定大小的玻璃瓶,容量的一點八公升.).一直搞不清楚叫做小田還是田原的人出于緊張,整張臉漲得通紅,如同真的喝醉酒.

商人滿口數字經,不停嚷嚷「看啊!我可是重要人物」.拜海老名的指導之賜,班長跟他身上的西裝很相配.

點燈人受規則束縛,必須持續地點燈與熄燈,只見見風轉舵的大岡身穿滿是煤灰的連身工作服,繞著電燈道具不斷轉圈.這個角色感覺滿適合他的.

把自己關在書齋,從來不踏出門的地理學家對世事一無所知,專門把探險家的回憶記錄下來.一直搞不清楚叫做小田還是田原的人,身邊堆滿地圖和地球儀,研讀書本的模樣頗有學者架勢.

先由大家腦力激蕩(大概吧),再由川崎努力(肯定的)制成的戲服,同樣獲得觀眾熱烈的回響(萬歲).

接著進入「小王子」降落地球的段落.

他來到沙漠,遇見蛇還有許多朵玫瑰,發現原來自己擁有的東西,在這個地方俯拾皆是,一點也不稀奇.

戶塚悲傷地說出台詞,觀眾席間傳來吸鼻子的聲音.戶塚那麼可愛……喔不,是小王子那麼可憐,我好想立刻沖上台抱住他.

這時,戴著狐狸面具,身披毛皮大衣的男生出現.

——啊,這是我最喜歡的一幕.

小王子對狐狸開口:

「來跟我玩吧.現在的我很悲傷……」

他垂著頭,落寞地說道.嗯,非常好,我看得心痛一下.順道一提,在海老名的劇本初稿中,這里的台詞是:「不做嗎?」(注80 漫畫人物阿部高和的名台詞「やらないか」.)……我真想問,那個女的腦袋里到底裝什麼……

狐狸回答小王子:

「我不能跟你一起玩……因為我還沒有被馴養.」

我非常喜歡「馴養」這個字眼.「馴養」切實,明確又現實地跟「建立關系」畫上等號.

事實上,建立關系的確有如一步一步被馴養,告訴自己要跟對方,甚至跟所有人好好相處,不可以惹麻煩.下一步,自己的內心與立場跟著被馴養,利牙逐漸收斂,銳爪逐漸消退,尖刺一根一根掉落.我們學會謹慎對待他人,如同小心翼翼地觸摸身上的腫脹部位,以免傷害到他人,或者使自己受到傷害.我很欣賞這種對于「建立關系」一事的諷刺表現.

在我想著這些事的時候,劇情繼續往下發展.

「你要先像這樣坐在草地上,跟我離得遠一點.我會用眼角余光看你,你什麼話都不要說,畢竟話語是誤會的泉源.」

小王子跟狐狸持續對話.

他們順利馴養彼此.

然而,分別的時刻終于到來.

臨別前,狐狸告訴小王子一個秘密.我想,在《小王子》整個故事中,這是最有名的一段話.

——真正的東西不是用眼睛可以看得到的.

小王子跟狐狸道別,繼續探訪許多地方,最後,舞台再度回到沙漠.

「我」要跟小王子去尋找沙漠里的水井.

「沙漠很美麗,因為某個地方藏了一口井.」

戶塚說出這句話,觀眾席又發出一陣驚歎.這個段落在《小王子》內也非常具代表性,大部分的人想必都耳熟能詳.

「我」跟小王子不斷對話,累積相處的時間,兩個人的心也漸漸重合.最後,他們分別的時刻終將來臨.順道一提,在海老名的劇本初稿中,這時候兩人連嘴唇和身體都要重合.那個女的究竟是……

「小王子……我很喜歡你的笑聲……」

女性觀眾聽到葉山的台詞,不由得興奮起來.如果把這段話錄成MP3之類的檔案拿出去賣,肯定可以賺不少錢.

「我不願意離開你……」

葉山這句話,讓觀眾滿足地發出「呼……」的歎息.不如這樣吧,干脆發行一張葉山的枕邊話語集CD,同時附上抱枕如何?我有預感,這個產品一定商機無限.

最後來到兩人分別的一幕.

小王子被蛇咬一口,靜靜倒下.戶塚將小王子詮釋得非常脆弱,似乎隨時會消失,我感覺到觀眾專注得幾乎忘記呼吸.

舞台黯淡下來.

一道光打在葉山身上.

「我」的最後一段獨角戲,為整出音樂劇畫上句點.

結束的那一刻,台下立刻響起如雷的掌聲.

值得紀念的王音(《小王子》音樂劇)首演,在全場爆滿的盛況下落幕.

但是我有一個疑問,這應該不算音樂劇,而是戲劇吧……大家又沒有唱歌跳舞.

× × ×

沒有表演的時候,我關上教室大門.

負責坐在櫃台,似乎也代表要幫忙顧教室.班上同學休息,去其他班級參觀時,我便坐在出入口旁的摺疊椅上.

根據記錄雜務組的排班表,我明天一整天都要去各處巡視,所以只有今天有辦法參加班級活動.既然我事前沒有幫忙,第二天也抽不出時間,今天當然得在這里從早坐到晚.如果這樣也能算是參加班級活動,我反倒要感謝留下這個工作,並且願意接受我的同學們.

不過說真的,我不認為班上有幾個人會想到這點,所以多少猜得到是誰的主意.

「辛苦了!」

有人在櫃台上放一個塑膠袋,我抬頭一看,原來是由比濱.

「嘿∼咻.」她拉開靠在牆上的摺疊椅坐下.請問你是老太婆嗎?

「表演得如何?」

「還不賴,而且觀眾看得很高興.」

先不論戲劇本身的完成度,觀眾的反應的確相當熱烈.雖然不清楚這是否為超級制作人海老名想看到的,但以著重戶部提倡的「有趣」的娛樂表演來說,倒是很成功.

以高中校慶的表演而言,更是沒話說.再加上由葉山,戶部,大岡等一群好朋友演出,我不是要說什麼小圈圈的問題,他們的確讓一個群體發揮出最大的效果.

平時要好的朋友分別扮演不同角色,這中間的落差可以帶給觀眾一大樂趣;他們在舞台上不經意流露平時的性格,亦可帶給觀眾另一種樂趣.這些樂趣跟既有的娛樂表演完全不同.

從這些角度看來,這次的音樂劇確實值得肯定.而且最重耍的是,戶塚實在太可愛了.

「因為大家努力了那麼久啊.」

由比濱發出「嗯∼」的聲音,將身體往後伸展.聽她說得感慨萬千,我也能感受到她為這一天付出多少心力.真是辛苦你了……不過你穿著那件T恤,身體一往後仰,胸部跟肚臍便讓人分心,可以麻煩你趕快坐好嗎?

「是啊.雖然我沒有幫忙,所以不知道,但你們應該辛苦很久吧?」

「你有校慶執行委員會的工作,不能來幫忙也是不得已的.對,對了……正式表演前,沒有跟大家圍在一起,是不是讓你很在意?」

由比濱兩根食指互戳,抬眼問我.有什麼問題不太好問出口時,她很容易出現這個習慣.這家伙又在為無關緊要的小事操心.

「不會,一點也不在意.我什麼忙都沒有幫,跟大家圍在一起才奇怪吧?」

話是這麼說,讓她操心這點卻是不爭的事實.我難得這麼老實地回答問題,由比濱聽了,無奈地笑著歎一口氣.

「……就知道你會這樣說.」

「你是怎麼知道的……」

先被對方猜到自己會說什麼,感覺有點丟臉.可以不要這麼做嗎?

由比濱靠到椅背上,椅子就發出類似咯咯笑聲的聲音.

「因為你啊,老是在奇怪的地方認真,看久了自然會知道.」

「你一直看著我喔……」

這次,她坐的椅子嚇一跳,發出「呀」的聲音.由比濱半站起身體,拚命在胸前揮手否認.

「啊,沒有!剛剛說的不算!我大部分時間都別開視線,什麼都沒看到!」

「其實你要看,我也無所謂啦……」

我下意識地搔搔頭.

接著,我們閉上嘴巴不再說話,相鄰兩班的喧鬧聲更形熱烈.

E班跟G班似乎也很熱鬧.

特別是E班,聽說他們做了云霄飛車,教室前面正大排長龍.

隊伍中有一些人耐不住漫長的等候,開始發出噓聲抱怨,E班的同學見狀,不知道該怎麼辦.

長長的人龍可以吸引更多排隊人潮,這是非常奇特的現象.不只是排隊這件事如此,像熱門商品搶手的事實,本身即可當作新的宣傳手段,吸引更多消費者搶購.

他們班也不例外,原本的隊伍已有很多人,後面還持續湧入新的人潮.

「哇……這下麻煩了.」

由比濱低喃.

「要是再排下去,會不會失控啊?」

就眼前情況看來,他們班的人手大概不夠,顯然無法消化現場人潮.整條走廊被排隊的人塞爆,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這時——

「嗶」一聲尖銳的哨聲響起.

我把頭轉往發出聲音的方向,看見巡學姐.

「請大家配合一下!』

巡學姐的身邊明明沒有其他人,她一說完,其他學生會干部卻突然冒出來.才一轉眼,他們已經開始整理隊伍,將排在後方的人疏導至其他地方.你們是comike會場的工作人員嗎?

「E班負責人在不在?」

雪之下也出現了.她找來班級活動負責人,了解事情經過,並且商量對策.

「小雪乃好帥喔……」

「我看E班的人一定有被嚇到……」

根據我跟由比濱的觀察,雪之下跟平常沒有兩樣,但如果是跟她沒什麼交集的人,想必會覺得她冰冷的壓迫感很恐怖.

「不過,她好像比較有精神了.」

「……是啊.」

商討完對策後,雪之下似乎稍微籲了一口氣.她抬起頭時,短暫瞥向我們一眼,但又立刻別開視線,頭也不回地離去.說不定下一個任務還在等著她.

我看著雪之下走遠,對一旁的由比濱問道:

「對了,可以問一下嗎?」

「嗯?什麼事?」

由比濱雙手撐在桌上托著臉頰,臉沒有轉過來便直接應聲.

「你在雪之下家里時,有沒有跟她談什麼?」

「嗯……」她先思考一會兒才回答:「沒什麼∼」

「啊?」

我用這個聲音要求說明,由比濱開始回顧那天的後續.

「你回去之後,我跟她都餓了,便一起吃晚餐,還看了DVD.接下來,我也回家……所以,我完全沒有問你想知道的事.」

最後那句話宛如故意針對我.

「……我又沒有什麼想知道的事.」

「喔?我倒是很想知道.」

「那你為什麼——」

那你為什麼沒有問——見到由比濱的側臉,我立刻把問到一半的話吞回去.她盯著彎之下消失的走廊轉角,神情相當認真,令我理解到自己最好不要再開口.

「我啊,決定繼續等待小雪乃.她大概也很想開口,主動接近我們……所以,我會等她.」

這毫無疑問是由比濱會說的話.

到目前為止,總是由比濱主動接近我們,所以她一定會繼續等待.雪之下明白這一點,為了回應她的心意,同樣想著要自己踏出腳步.

「如果是不管經過多少時間也不會有改變的人,我就不會等待.」

「嗯?是啊,那種人一直等下去也不是辦法.」

由比濱聽了,輕笑一下.她維持雙手托臉的姿勢,略微將身體轉過來凝視著我.

非公演時段的教室前方,人潮逐漸加速流動.走廊上的學生們,有的正趕往下一個目的地,有的正在招攬客人,大家忙碌地來來去去.我們沒有必要一個個認出那些人的身影,嘈雜的聲音也跟我們完全無關.總之,他們只是一片背景,只是環境音效.

因此,我可以聽見由比濱用比平常沉著的聲音,一字一字緩慢說出:

「不.我不會等他……我會主動接近他.」

撲通——這個瞬間,我的心髒劇烈跳動一下,痛得仿佛快要爆開.

看著她濕潤的眼眶,我幾乎要胡思亂想起這句話的意義.然而,要是真的胡思亂想,八成只會落入最糟糕的情況,到頭來仍是自己會錯意.在此之前,我已經受過無數次教訓,這次我不想再會錯意……或許吧.

因此,現在的我沒有什麼好回答她.

「這樣啊……」

「嗯,沒錯.」

我們含糊又無意義地應答一下,由比濱最後害羞地微笑回應.她微笑的意思,大概是想就此結束這個話題.

兩人輕歎一口氣,別開視線.

這時,我看見稍早由比濱放在桌上的塑膠袋.

「那個袋子里面是什麼?」

「啊,我都忘了.你還沒吃午餐吧?」

由比濱打開塑膠袋,里面裝著一個紙袋.她打開紙袋,取出里面的東西.嘿,這個俄羅斯套娃的造型真奇特.

等等,好像不太對.

喔∼原來是面包,整整一大條吐司面包.

這條面包上淋有大量鮮奶油和巧克力醬,再撒滿五顏六色的巧克力米,但基本上就是一條吐司,而且是一整條吐司.與其說是午餐,應該說是吐司才對.

由此濱得意洋洋地舉起這條鮮奶油吐司.

「當當∼蜜糖吐司!」

喔喔!難道是傳說中「大家最愛去的Pasela」的超人氣蜜糖吐司……這是什麼主題餐點嗎?咦,不是?所以不會有人用特制杯墊送上特制飲料?沒關系,卡拉0K鐵人也可以(注81 主題餐點意指餐廳跟業者合作,推出以特定動漫畫作品為主題的餐飲.「Pasela」與「卡拉OK鐵人」則為日本的連鎖KTV.)!

我用略帶感動的眼神看向由比濱,她訝異地問:

「蜜糖吐司沒有那麼稀奇吧.千葉不是也有Pasela嗎?」

「沒辦法啊,我幾乎不會去卡拉0K.」

可惜這是外行人做的蜜糖吐司,才會是這種水准,真正的蜜糖吐司想必更精致美味.我說啊,這完完全全是面包吧?為什麼不多努力一點,掩飾面包原有的樣子?這麼大剌剌地露在外面,擺明在告訴大家「我就是一條面包」.

「嘿!」

由比濱分開蜜糖吐司,發出一點也不像分食物時該有的聲音放上紙盤.你直接用手啊……算了,反正我不介意.

我姑且接受由比濱的好意,嘗嘗被她開腸剖肚的蜜糖吐司.

「好好吃!」

由比濱把嘴巴塞得滿滿的,臉上還沾著奶油.看她吃得一臉陶醉,大概是甜食愛好者.

看著看著,我開始覺得自己會愛上這條吐司.

我懷著興奮的心情,咬下第一口——

……面包好硬……中間一點蜂蜜的味道都沒有!

鮮奶油加得不夠,吃到一半便成為一塊又干又難咬的玩意兒.這是在玩處罰游戲嗎?不過真要說的話,選擇蜜糖吐司當午餐,本身即大有問題.

奇怪,為什麼由比濱本人吃得那麼高興……這里面真的有什麼東西好吃嗎?

「鮮奶油好好吃!」

喂喂喂……那不是蜜糖吐司的必備條件吧……而且那堆鮮奶油還是從我這里搶過去的.

盡管可以吐槽的地方多到數不清,見由比濱吃得津津有味,我實在不忍心說出口.最後我是配茶把面包吞下去,好不容易才吃乾淨.

嗯……好吧,算好吃吧?

由比濱也吃完蜜糖吐司,抽出面紙擦掉嘴角的奶油.她的嘴唇閃著光澤,在陽光照耀之下顯得刺眼,我不得不把視線移開.

這個蜜糖吐司是整整一大條,因此,即使我們有兩個人,分量仍顯得相當多.

既然是整整一條面包,應該有相當的價格,畢竟不像墨西哥卷餅那麼便宜.

「多少錢?」

我剛拿出錢包,由比濱便按住我的手制止.

「不用啦,這又沒有什麼.」

「不行,既然吃了當然要付錢.」

「真的不用!」

由比濱堅持不收錢.若照這樣下去,只會沒完沒了……

「……我願意被包養,但是不接受施舍!」

「我真是搞不懂你的自尊心!」

由比濱發出「唔……」的聲音沉吟,煩惱一陣子,最後嘟噥:

「你真的很麻煩耶∼∼好啦,我知道了,不然,下次你也請我吃蜜糖吐司……在千葉的Pasela.」

「還指定地點喔……」

我嘴上這麼抱怨,心里其實很清楚她的真意.

多虧這一步棋,我再度失去自己跟她的距離感.

我承認跟之前相比,現在兩人的距離確實有拉近.我不至于幼稚到聽見這件事實,便激動地連忙否認.

填寫班級活動申請單時也是,如果純粹是要問怎麼填,其實隨便找個人間即可.

然而,我還是特地尋找由比濱,請教她該如何填寫表格.

現在的我容忍自己到這個地步.

因為由比濱很好說話.

可是——

也因為如此,我一定得克制自己.

缺乏原則,缺乏自制的信賴是為撒嬌.

我不可以看由比濱溫柔,便事事有求于她;不可以看由比濱親切,便放任自己依賴她.

她的溫柔是經曆切身之痛,不斷煩惱,痛苦而來,這一點我很清楚.所以,我絕對不可以輕易妥協.

假如這些並非出自她的溫柔或親切,而是另一種不同的感情,更是不在話下.那是利用人心的軟弱,趁虛而入的行為.

處理感情務求允當.

保持距離亦講適當.

——那麼,多往前踏出一步,究竟是否為好事?

校慶是一種慶典,慶典屬于非平常的日子.

正因為非平常,判斷的基准跟以往略有出入.在這樣的日子里,說不定連我都會出現一些誤判.

「……可以改成其他的嗎?」

「可以啊.」

由比濱笑道.

「……那麼,要挑什麼時候?」

那張笑容帶有說不出的魄力.

「呃……不好意思,麻煩多給我一些思考時間……」

在由比濱的笑容攻勢下,我不禁回答得畢恭畢敬.

她聽到我的答案,心不甘情不願地歎一口氣代替回答.

今天才是校慶的第一天.

不過,結束的一刻總會到來.

時鍾的滴答聲響也在暗示我們,這樣的時候終究有結束的一刻.

校慶第一天夜里的比企谷家

比企谷小町

啊,哥哥又在用電腦了.這次是在查什麼?

比企谷八幡

這個嘛……對了,你要出去玩的話,會選什麼樣的地方?

比企谷小町

得士尼樂園是最安全的選擇,另外還有LaLaport.

比企谷八幡

都是千葉縣民固定會去的地方……沒有別的嗎?

比企谷小町

媽媽牧場?

比企谷八幡

咦?媽媽牧場可以嗎?那成田夢幻牧場也行啰?

比企谷小町

也行也行!還有東京德國村!

比企谷八幡

和船橋安徒生公園.

比企谷小町

和鴕鳥王國!

比企谷八幡

喔?那我推薦市原大象國.

比企谷小町

哥哥真不簡單,想到的真多.

那麼,小町選鴨川海洋世界!

比企谷八幡

水族館的話,葛西臨海公園也滿近的……雖然在東京.

比企谷小町

小町覺得水族館很不錯喔,還有動物園.

比企谷八幡

千葉市動物公園是吧?

比企谷小町

沒錯沒錯,那里有游樂園,還有尖叫類游樂設施.

比企谷八幡

動物公園有那麼刺激的東西啊?

比企谷小町

有啊,在去那里的路上.

比企谷八幡

那是千葉單軌電車吧.實際搭乘是有點可怕沒錯,不過滿有趣的,而且新型車廂很帥氣.

比企谷小町

千葉單軌世界最強∼∼∼∼∼∼∼∼

比企谷八幡

在懸吊式單軌電車里,它的營運距離也是世界最長.

比企谷小町

不論是家族旅行還是情侶約會,總有一堆好地方.沒錯,千葉才辦得到……對了,原本的話題是什麼?

比企谷八幡

嗯?千葉的廣告吧.

*One day,Hachiman and Komachi*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六卷 ⑥ 一反往常,由比濱結衣動了怒氣     下篇:第六卷 ⑦ 此刻的總武高中正處于慶典活動最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