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果然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搞錯了(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果然有問題) 第七卷 ③ 戶部翔未免太膚淺  
   
第七卷 ③ 戶部翔未免太膚淺

接下戶部委托的隔日,我們開始仔細分析委托內容,討論接下來的策略.

老實說,我對這次的委托興趣缺缺.

不管怎樣,戀愛這種事我只覺得愚蠢,而且前來委托的人又是戶部.在這種情況下,我實在很難拿出干勁.

先整理一下戶部的委托內容.

戶部要向海老名告白,我們的任務是提供協助.

這是怎樣……內容太空洞又籠統,咬起來一定酥酥脆脆,拿去當新的巧克力廣告詞都沒問題.

如此這般,昨天接受戶部的委托後,我們正在思考該怎麼做.

雪之下將紙張豎起,在桌上敲幾下對齊邊緣,接著看向我們.

「總之,我們從確認目前的情況著手吧.先搜集相關資訊,再想想看有什麼可行方案.」

嗯,這的確是雪之下會采用的方法,可惜在我看過的運動漫畫中,會搜集分析敵方資訊的角色,十之八九會落得炮灰的下場,有點教人不安.

「首先,從戶部同學開始.」

「嗯,有道理,古人說過:『知己知彼,百戰百棄.』」

「原來要放棄啊……」

其實呢,我認為放棄才是正確選擇,這家伙真的很有可能被拒絕……

我歎一口氣,瞥向坐在隔壁的男子.

「那麼,請你簡單地自我介紹.」

經雪之下指示,他露出笑容開口.

「了解.我是二年F班戶部翔,參加的社團是足球社.」

放學後,戶部興致勃勃地來到侍奉社社辦,懶洋洋地坐下來,加入我們的討論.這樣也好,要打聽委托者的事,當然是直接詢問本人最快.

「你不用去社團活動嗎?」

「放心放心,學長們已經退離第一線,現在由隼人擔任社長,不會有問題的∼」

這位大哥,您的臉皮可真厚呢,呵呵.

「我們來想想看,戶部同學有什麼優點.如果宣傳做得好,海老名同學應該會開始注意.」

咚,咚,咚,咚,叮……

大家安靜地思考一陣子後,戶部發出「啊」的一聲舉起手.來,戶部同學請說∼

「……跟隼人是朋友.」

「馬上就依賴別人啊……」

由比濱無奈地低喃.

好吧,如果不是我這種優點多到數不清的人,要舉出自己的優點確實滿困難的.

這麼一來,便要詢問跟他親近,相處一定時間以上的人物.

「由比濱,你有沒有想到什麼?」

「嗯∼∼」由比濱盤起雙手思考,接著像是想到什麼答案,敲一下手心說:「有了,個性很開朗.」

「要是開朗就能受人喜歡,禿頭豈不是變成萬人迷(注17 開朗的原文為「明るい」」,這個字也有明亮之意.)?」

照她的說法,電燈泡肯定讓人愛得要命.不過仔細想想,皮卡丘確實是很討人喜歡的角色,說不定頂上越光亮,真的越受歡迎喔.我這樣想錯了嗎?

或許正如同「丈八燈塔,照遠不照近」的道理,由比濱跟戶部太過親近,才沒有發現他的優點.那麼,這次我們反其道而行,問問看從遠處觀察的人有什麼想法,再深入探究戶部的優點.

「雪之下,你覺得呢?」

「嗯……」

雪之下手抵著下顎思考.

「聒噪……不對,應該說吵吵鬧鬧……所以,可以帶動現場氣氛?」

盡管最後不忘露出笑容,我還是看透她究竟是怎麼想的.

「……嗯,好,我了解了.」

我可以明顯看出,這個女的根本沒有贊美人的打算.

雪之下對我的反應不太高興,這次反過來問我:

「不然,你也想想看如何?」

「不用,沒有的東西再怎麼擠也擠不出來.」

「……所謂沒有,是指你沒有干勁吧.」

我想,正確答案是我對戶部沒有興趣才對.

但這樣說過于殘忍,我選擇閉上嘴巴.畢竟,如果參加「誰是最不會讓人產生興趣的人」選拔,我可是很有把握得名,何必自討苦吃呢?

不過,一直想不出戶部的優點,沒有辦法進入下個階段,現在還是不要開玩笑,稍微認真思考看看.只是,這次所說的思考,其實差不多等于捏造.

我對戶部的認知本來便少得可憐,甚至到幾分鍾前,才知道他的全名是「戶部翔」.

總而言之,戶部的特色——如果要稱之為「特色」的話——即如同外表所見.

葉山曾說過,雖然戶部乍看有點像不良少年,但其實是最會帶動氣氛的好人.

可是,換成雪之下的角度來看,則變成只會吵吵鬧鬧,沒有其他本事,容易得意忘形的人.

我對戶部的印象跟雪之下差不多.既沒有足以成為話題的軼事,也沒有什麼顯著特征,這家伙毫無疑問是路人中的路人.

上述那些印象,都是我們看到戶部的外表時,內心產生的評價.

不過,現在的我至少比剛升上二年級,認為他只是圍繞在葉山身旁的其中一人時,更加了解戶部.

別忘了幾個月前的暑假,我們還一起在千葉村露營,是在同一個屋簷下過夜的同伴——雖然這樣說可能招致什麼奇怪的誤會.現在,不妨從露營的經驗推敲看看.

戶部會為了受異性歡迎而表現自己,會為了交到女朋友有所行動,會因為喜歡上某個人而嫉妒朋友.

他就是這樣的人.隨處可見,毫無特色的少年A.

唉,根本沒有參考價值.

老實說,在我知道的人當中,最普通,最平凡,最不起眼,最庸俗的人,可能正是戶部.

即使我認為自己是個腦袋清楚,可以給自己冠上「千葉良心」封號的良知派普通高中生,看到戶部不起眼的程度,也會嚇一大跳.

結論:戶部這個人實在太微不足道.

我真的想不出他的優點,偏偏雪之下跟由比濱一直用視線催促我,戶部也投以期待的眼神,等著聽我講出比較像樣的答案.

「戶部的優點……與其在這個問題打轉,直接配合海老名的喜好不是更快?總會有一些類型的男生,讓她特別沒有抵抗力吧.」

我沒有了不起到有資格高高在上地評論別人的優點(這麼說是謙虛),所以提出另外一種思考方向.從現實觀點思考,比不斷在注定無解的問題上鑽牛角尖更有建設性.

「喔喔∼有道理.」

我是真的想不出戶部的優點,才用這種話為自己解套,結果意外得到由比濱的贊同.很好很好,我不討厭個性單純的人.

雪之下也點頭表示理解.

「直接挑弱點攻擊是吧.要論手段卑劣,果然沒有人能超越你.」

「你的稱贊方式未免太詭異……」

我一點也高興不起來,甚至懷疑她到底是不是在稱贊.

「所以,海老名喜歡哪種類型?」

她是個連花朵都相形失色的少女,少女時期又是談戀愛的大好時機.要比喻的話,如同一朵盛開的花,少女指數高到破表.少女們對戀愛抱持濃厚興趣,也是理所當然的.

我滿懷期待看向由比濱.她把臉別開說道:

「嗯……如果是姬菜,她喜歡的可能不是某種類型的男生,而是男生配對……」

……好吧,大王花也算是花,而且有句俗話說「鯛魚腐壞了仍然是鯛魚(注18 指好的東西即使有些瑕疵,也不損其價值.)」,海老名如果沒有腐到最高點,便不叫海老名.

「不過,那一面也可以說是個性.她本來就是奇人,腦袋想的跟大家不太一樣.」

喔喔,戶部真偉大,還幫海老名說話.愛情果然會讓人盲目.

這麼說來,不顧一切地幫某個人說話,可以解釋成對她有好感嗎?要是聽到誰批評戶塚或小町,我也會氣到失去理智,這是不是代表自己對他們抱持類似的感情?

從第三人的角度觀察,便能清楚看出這一點,雪之下同樣點頭給予肯定.但是下一秒,她又露出不解的表情.

「先不考慮戶部同學的心情,海老名同學對他又是怎麼想的?」

「這,這個嘛……」

雪之下的疑問很單純,由比濱卻開始猶豫.哎呀,答案不是很明顯嗎?這道題目實在太簡單,我悄悄在心里把仁先生的人偶梭下去(注19 原文為「スㄧパㄧひとしくん」,是益智問答節目「日立 世界·ふしぎ發見」使用的道具.來賓回答問題前,要用這個人偶做為籌碼.).

「哇∼超讓人在意ing!」

戶部突然精神一來,把整個身體往前傾.

「……你確定嗎?這是最後一次反悔的機會啰.」

「不過,不知道的話,沒有辦法進行下去.」

「這,這樣啊……」

那麼,由比濱小姐,請公布正確答案.

「唔……」在我們的注目下,由比濱怎麼也開不了口.「……她好像覺得,你是一個好人.」

說出答案後,她默默地別開視線.

嗚……我的眼淚……

——好人.

女生口中的「好人」,百分之百代表「怎樣都好的人」;比較好的情況,頂多晉升為「好使喚的人」.

聽到這個答案,已經可以想見戶部的委托將以悲劇收場.

不過,戶部露出篤定獲勝的笑容低喃:

「……這不是正面稱贊嗎?」

只有你的思考是正面的,或是很久以前從你腦袋出走的那根螺絲釘剛好是個加號.

如果是要指責,我可以想出一大堆;但是思考點子時,卻連一個都想不出來.

戶部這個人膚淺的程度,遠遠超乎我的想像.

「不,不過啊,她沒有說討厭你,這不是很好嗎?」

由比濱努力打圓場,但我跟雪之下早已死心.

「光是靠我們也是有極限……」

「沒辦法,戶部跟海老名的落差實在太大.」

誠如所見,戶部是個性格輕浮,容易得意忘形的家伙,相較之下,海老名長相清秀又討人喜愛,卻是個腐女.

在這種情況下,反而是海老名顯得不正常.

她是毫不掩飾自己喜好的腐女,又位于校園階級頂層,這樣的條件組合頗為罕見.如果是位于校園階級頂層,同時隱藏自己喜好的腐女,說不定意外地多.聽說在腐女常去的活動中,個性開朗的漂亮女生其實不少.這是我從漫畫看來的,《我的801女友》跟《現視研》都是這樣畫,絕對錯不了.

戶部跟海老名本來應該屬于不同階層.基本上,戶部所屬的團體光鮮亮麗,容易吸引眾人注意;至于海老名,她的容貌確實很端正,再加上閑不下來和可愛的一面,放在三浦旁邊做比較時,「可愛」的定義便發生細微改變.

若是用一般人的概念思考,海老名屬于「只有我才知道的超可愛女生」,不僅有頂層階級內的下層人物偷偷喜歡她,往下延伸到中間階層,乃至于最底層的男生,都懷有「搞不好我有機會跟她交往」的願望.國中時代的我,說不定也會喜歡上她.

然而,使這種一般概念崩毀的,正是二年F班的大姐頭三浦優美子.

三浦不論走到哪,都維持一貫的冷淡;另一方面,又積極將可愛的女生網羅到身邊,形成三浦集團.她不拘泥于「可愛」的定義,而是用自己的判斷標准挑選.

雖然這麼一來,川崎沒有入選,反倒有點讓我不解.她明明也長得挺好看,要是改掉不怎麼親切的個性以及嚴重的戀弟情結,那就太好了.

從某方面來說,這次委托的關鍵,正掌握在建立起顛覆大家預期的環境的三浦手上.

我才剛想到這個人名,由比濱便跟著說出口.

「我們可能還需要找其他人幫忙,例如優美子.」

「有道理.古人也說過:『射人先射馬,我看放棄吧.』」

「怎麼又放棄!」

由比濱又吃了一驚.不過,我這次可是有正當的放棄理由.

「還是打消那個念頭比較好,我不太覺得三浦願意幫忙.」

「唔,嗯……可是,優美子滿喜歡這種話題的.」

「……最好不要.」

她錯愕地看過來,因為我的口氣不小心冷淡了些.

畢竟,想達成這次的委托,機會相當渺茫.

而且到時候不管怎麼看,都像是由比濱跟三浦在背後慫恿戶部.

不論真相如何,在海老名的眼中看來就是這樣子.

如果只有由比濱一個人,還可以用社團的理由幫她撐開保護傘,說是因為我跟雪之下這些外人介入,她才不得不跟著行動.

可是,三浦也參與這件事的話,由于她跟侍奉社的關聯很薄弱,由比濱的影響力將大大凸顯出來.屆時,海老名絕不可能對她留下好印象.

我不太希望事情變成這樣.

這項委托可能帶來的好處太少,跟必須承擔的風險不成比例.

「總之,最好不要那麼做.」

「嗯……好吧,那就算了.」

好在由比濱沒有追問為什麼.這種事情不過是感情論,很難用道理說明清楚,硬是要講道理,只會麻煩又愚蠢得要命.

「可是這樣一來,真的束手無策呢.」

雪之下有些疲憊,短短歎一口氣.

沒錯,從各種跡象看來,這個委托實在不可能成功,我們完全找不到有利的要素.

「我看,干脆放棄如何?」

我已經感到厭倦,轉而詢問戶部要不要打消念頭.戶部聽了,用力拍一下額頭,失望地垂下肩膀.

「啊∼∼比企鵝,你很過分耶.隼人說得真對,你嘴巴超壞的……嗯?等一下等一下,還是說你就是嘴巴很壞,才故意說這種話?」

「不,我非常認真……」

戶部根本沒把我的話聽進去,還把臉往這里湊過來.

「不過啊,大家常說『喜歡的相反是漠不關心(注20 出自德蕾莎修女的名言.)』,所以比企鵝你其實是很認真地為我思考對不對?」

這,這個人……這個人未免太煩……他的那種煩跟材木座剛好屬于相反方向.

再說,不管我怎麼想,喜歡的相反都是討厭.

「漠不關心」純粹是因為不認識對方,無法做出評價,一旦認識之後,勢必得把對方歸到「喜歡」或「討厭」的類別.被歸到「討厭」類別的人,將永遠受到厭惡與打壓.喜歡的相反是厭惡,是殺意.

但是,戶部根本沒有領會我的想法.他看向窗外,有一句沒一句地開口:

「我是很認真的……雖然大和跟大岡也很支持我,但他們大概只是等著看好戲……」

說到這里,他有些害臊地搔搔鼻子.

「所以,被你這麼認真地阻止,我反而覺得還不差.」

「……」

我才沒有那個意思,不要自顧自地往好的方向解釋可以嗎?不不不,真的不是那樣,拜托不要再說了.

「海老名她啊,其實也有不為人知的一面.有時候不經意地看到她,胸口好像被用力地刺一下.總覺得她沒那麼簡單,不能只看外表,這一點讓我有觸電的感覺.啊∼∼我在說什麼,超丟臉的∼惡心死了∼∼」

戶部難為情地拚命撥弄後面的頭發.

謝謝你喜孜孜地回答我們根本沒問的問題.還有,你頭上的長毛看了就不爽.不要再露出那麼清爽的笑容,快把頭發剪掉好不好?

不過……想不到這家伙有在觀察海老名,而且看得滿仔細的.

多年下來,我持續不斷地觀察各種不同的人,因此多少感覺得到,海老名不是個只有外型可愛的女生.

在她心中,想必藏著什麼秘密.

盡管戶部尚未踏入核心,長期觀察海老名之後,依然有發現一些什麼.

有所發現之後,開始在意起對方,接著在不知不覺間,視線被對方牢牢吸住,然後又發現全新的一面,胸口跟著灼熱起來——每個人一定都有這樣的經驗,包括戶部,還有我.

為什麼男生總是少不了這股傻勁?明知道不可行,卻不會就此死心.所以說,全天下的男孩子都是傻瓜.

戶部同樣是墜入愛河的男生,好比過去的我.哪怕是現實充或校園階級頂層的人,內心照樣只是個專情的男孩子.

「好吧,反正失敗了也沒有什麼損失……」

既然他真心誠意地要追海老名,我們願意提供協助.這正是侍奉社的理念.

「拜托,希望你可以讓我有好結果.」

戶部雙手合十向我懇求,我揮揮手告訴他「知道啦,知道啦」.這時,某個地方發出手機震動的嗡嗡聲.

「啊,是我的手機.喂∼∼咦?啊,抱歉抱歉!我馬上過去!」

他迅速掛斷電話,抓起書包匆匆離去.

「怎麼了?」

由比濱開口詢問時,他已經奔到社辦門口.

「去社團!聽說高三的學長要過去看,不到的話就糟糕了!先這樣啦!」

他拋下這句話,拉開社辦大門頭也不回地沖出去.雪之下看著他迅速消失的背影,小聲抱怨:「那個人真是聒噪……」

戶部離開後,耳根子立刻安靜下來.

社辦歸于平靜,三個人一下子不知道要做什麼,索性就近抓起手邊的東西.

雪之下開始泡茶,我拿起桌上的文庫本,由比濱翻起手邊的雜志.

她翻到一半突然停住,仔細盯著雜志頁面.她認真的神情不同于往常,我好奇地把頭探過去看個究竟.

「你是看到什麼……喔∼結緣繩啊.」

「這個不知道能不能幫上戶部.」

她的視線被雜志牢牢吸住.雪之下完成泡茶准備,也加入我們的行列.

「京都有很多可以結緣的神社佛閣,還有專門參訪那些景點的旅行團.不過,想要依賴神明幫忙,這種方式也太消極……」

「是啊,不是有一句俗話說:『平時不燒香,神明也放棄.』」

像神明那樣放棄不管,稱為「神棄」……奇怪,為什麼沒有人吐槽「怎麼又放棄」,這樣我很沒有成就覺耶.

我看向由比濱,不知道為什麼,她的雙眼亮起來.

「……那就對了!」

「你說放棄?」

「神棄」有那麼好?我還因為想不出怎麼押韻,不太喜歡這個字.

「不是那個.我們要利用京都旅游的期間,讓他們走得更近.姬菜說她很喜歡京都,如果聽到戶部不經意地分享一些京都的小知識,便有可能喜歡上他!」

按照由比濱的意思,平常的校園生活已經沒什麼指望,只能期待換一個環境,看看畢業旅行的期間,是否會出現什麼變化.

畢業旅行為期四天三夜,聽起來像是在演「如何在四天三夜之內找到戀人」的西洋片,而且要由卡麥蓉狄亞跟休葛蘭主演.

總而言之,我們必須在極為有限的時間內,制造讓海老名迷上戶部的機會.這是什麼不可能的任務……

「這樣的話,第一步便要讓戶部同學跟海老名同學分在同一組.」

雪之下為所有人倒好紅茶,由比濱拿過馬克杯,喝一口後抬起頭.

「第一天是全班集體行動,不會有什麼問題.之後小組行動的部分,我差不多確定要跟姬菜和優美子同一組.」

可以想見,她們那金三角組合幾乎不可能更動,但畢業旅行的分組是四人一組,因此還會有另一個人加入.不過,不管是誰加入,都不至于造成影響才是,所以不需要列入考量.

所以,問題是在戶部那邊嗎……我思考到一半,被由比濱的話打斷.

「然後男生那里,你可以跟戶部同一組,再選擇跟我們一樣的地方,這樣第二天便能在一起.」

「……咦?等一下,我已經跟戶塚說好要同一組.」

我揮揮手表示沒辦法,雪之下也幫忙說話.

「戶部同學那四個人應該也已決定組別.再說,讓比企谷同學加入他們沒有什麼好處,到時候大家都過得不快樂.」

照理說,我要感謝雪之下幫忙說話才是,可是我心中沒有任何對她的感謝,這是為什麼呢……

「是沒有錯,不過由我們兩個人決定行程,第二天即可讓他們在一起.而且我們在場,到時候比較方便提供協助.」

由比濱竟然懂得邏輯思考……這光景實在太罕見,我不禁睜大眼睛,但也因此錯失反對的時機.雪之下見我沒有表示意見,發出「嗯」的一聲點頭.

「有道理.好吧,既然大岡同學與大和同學都陪他來到這里,跟他們說明一下,想必能夠獲得他們理解.」

「嗯,決定分組的時候,我會去跟他們說.」

糟糕,由比濱的計劃進展得非常順利.要是照那樣下去,我真的會被塞進葉山那一組.無論如何都要避開那個情況!

「等一下,我有話……」

我才剛說幾個字,由比濱又想到什麼,拍一下手.

「所以,讓那四個人分成兩組,再把你跟小彩分進其中一組對吧?」

……咦,這個方法挺棒的.太好了太好了,就這麼做吧!

× × ×

二年F班平時即為特別吵鬧的班級.究其主要原因,在于高居全年級校園階級頂層的兩大人物——葉山隼人與三浦優美子形成的集團,是整個班級的核心.那群人的活力仿佛永遠消耗不完,一旦聚集起來,自然會發出不絕于耳的笑聲,綻開一大片燦爛的笑容.

今天,這個班級吵鬧的程度又勝于以往.

因為這一天是決定畢業旅行分組的日子.我們有一個小時的班會課可以使用,雖然實際上根本不需要那麼久.

平時便很要好的同學,會立刻形成小組.那麼,為什麼要用到整整一小時?這算是對獨行俠的好意,同時是拷問.獨行俠們將花上一個小時東張西望,到處尋找願意收留自己的小組.

不過,這次的我很不一樣,因為我早已決定要跟誰一組.

由比濱向大岡和大和說明情況後,他們原本的四人組拆成兩半,我,戶塚加入葉山和戶部的組別,重現暑假睡在同一間小木屋的陣容.

不少組別決定下來後,進入快樂的聊天時間.

由比濱那群人則在附近進行最後協調.

「我們還差一個人.」

由比濱先開口,三浦拉著電鑽般的長發回答:

三一個人不行嗎?」

規定就是要四人一組啊……三浦非常自然地准備違反規則時,海老名適時地冒出,從背後拍一下她的肩膀.

「久等了∼♪」

「啊,姬菜,關于組員人數……」

聽到海老名的聲音,我跟由比濱一起轉過頭.

只見她帶著一位意想不到的人物登場.

「讓沙沙加入我們這一組如何?」

那是什麼外號,聽起來好像很會打麻將(注21 「沙沙」的原文發音為「sakisaki」,跟《天才麻將少女》的角色宮永咲的「咲」(saki)同音.)……川崎被海老名那麼稱呼,不好意思地扭捏一下.

「我,我都可以……還有,不要叫我『沙沙』.」

「川崎同學,你願意的話要不要跟我們一組?啊,對了,我們會跟那邊的男生組一起參觀,如果你不排斥——」

由比濱一邊說明,一邊瞄向我們這里.

「喔,這樣啊.」

先開口的不是川崎,而是海老名.她銳利的目光掃過來,仔仔細細地觀察我們,不放過任何細節.

「你們真的打算跟男生一起行動?」

川崎的問題讓海老名收起先前的目光,興奮地發出「唔哈」的聲音.

「好啊好啊非常好!可以就近看葉山×比企鵝看到飽!能夠在京都看到葉八配對,天啊!」

原來她剛才那麼仔細地觀察我們,是為了這個……

「你在說什麼啊,比企鵝怎麼會是……」

川崎一副受不了地開口,同時不忘瞥我一眼.但是下一秒,她立刻以超高速把頭轉回去,激動地抓住海老名.

「你,你說比企鵝是『那個』?不,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哎呀∼不用擔心.剛開始的時候,確實會覺得不可能有這種配對,但只要多觀察一陣子,你將發現自己滿腦子只有這個配對.事實上,葉山也很明白這一點,不時流露出憂郁的眼神——」

「葉山的事情怎樣都無所謂!」

話音剛落,川崎的背後立刻傳來椅子的喀噠聲.

「啊?你剛才說什麼?」

川崎似乎惹惱三浦女王,三浦不停用指甲敲打桌面,好戰的態度表露無遺,現場氣氛跟著緊繃起來.

不過,川崎也不遑多讓,她撥一下長馬尾,扭頭瞪向三浦,進入備戰狀態.川崎真不簡單,不愧是有勇氣跟傳說中的雪之下正面對峙的女人.

「我說葉山怎樣都無所謂,你是不是該清一下耳朵?」

「什麼?」

「啊?」

決戰!決戰!大決戰!太可怕了,我是說真的……

「好,好啦……總,總之,我們的組員決定了……」

由比濱介入兩人之間,盡力避免她們正面沖突.

……啊,我懂了.我終于知道為什麼川崎明明也很可愛,卻沒有進入三浦集團,因為她的角色跟三浦有些重疊.

真不想跟這些人去畢業旅行……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七卷 ② 沒有人知道他們為何來到侍奉社     下篇:第七卷 ③ 戶部翔未免太膚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