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果然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搞錯了(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果然有問題) 第七卷 ⑥ 雪之下雪乃靜靜地走在夜晚的街道  
   
第七卷 ⑥ 雪之下雪乃靜靜地走在夜晚的街道

回過神時,我人已經倒在被窩.

「陌生的天花板……」

我試著回溯記憶.沒記錯的話,今天我們來到京都畢業旅行.

第一天先參觀清水寺,南禪寺,然後基于不明原因,我們一路步行到銀閣寺.楓葉的確很漂亮,在河畔的哲學之道漫步,不僅達到運動的效果,對戶部跟海老名來說,氣氛更是絕佳.

今天的行程結束後,我們來到旅館吃晚餐,接下來……

接下來,為什麼我會在這里睡著?

「啊,八幡,你起來啦?」

戶塚抱著膝蓋坐在一旁,他看到我睡醒,立起一邊的膝蓋看過來.

「啊,嗯……等等,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難道我發動了罪惡王者(注44 《JOJO的奇妙冒險》中的替身能力,可消除世界的時間,同時在消除的時間內行動,藉以看見未來.),在不知不覺間,直接跳到跟戶塚開始新婚生活的結局?

想是這樣想,不過當然不可能,因為我聽到不遠處傳來嘩啦嘩啦的麻將聲.

「啊∼∼要輸到脫褲子啦∼∼」

「隼人你太強了吧!」

往聲音的來源看過去,班上男生一下「碰」一下「杠」一下「碰杠」,笑得好不開心.

好,我大概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原來是被自己平時一回家便先睡覺的生活作息擺一道.由于今天白天消耗不少體力,旅館提供的晚餐分量又特別多,結果吃完後一進入房間,我立刻倒頭大睡.

「泡澡時間已經過了,老師說可以使用旅館里的浴室.」

「什,什麼!」

這不是代表我錯過跟戶塚共浴的寶貴機會嗎?

我遭到一陣晴天霹靂,猛然從被窩里彈起.看來我只好去把神明殺了……

我忿恨地咬緊牙根,戶塚指向房間大門.

這,這是什麼意思?

是說「八幡你真是個變態,這種變態最好滾遠一點,自己去庭院的水池洗一洗就好」嗎?但我既不是變態,更不是王子……

我內心緊張一下,但戶塚只是溫柔地說:

「浴室在那個方向.」

「這樣啊,謝啦.」

雖然我很想跟戶塚一起享受泡澡時光,這個樂趣姑且留待明天之後吧.反正畢業旅行是四天三夜,接下來還有兩次機會,有什麼好擔心的.而且,第三天晚上要在嵐山過夜.

溫泉!露天溫泉!真是太棒了!

我滿心愉悅地洗完澡,回到房間,隨即跟倒在地上的戶部對上視線.他似乎因為先前打麻將輸得很慘,處于斗志全消的狀態,不過現在看到我,又迅速爬起身.

「啊,比企鵝,你睡醒啦.要不要打麻將?那幾個人太強了,跟他們玩都只能被痛宰.」

喂,你是覺得我麻將很弱,所以可以反過來痛宰我一頓是不是?你說啊!

不過仔細想想,會像這樣跟我說話,還邀請我打麻將,正是他的優點.可惜我們兩人的電波頻率對不太起來,簡單說即為不對頭.

「抱歉,我不會算分.」

「是喔∼」

我稍微客套一下,戶部也不再追問,跟著客套一下,重新加入一旁的戰局.

不過,我是真的不知道怎麼算分,畢竟跟電腦玩的時候,系統都會自動算分.

戶塚也在麻將組當中,跟其他人學習規則.他看到我,對我揮一揮手.

那麼,接下來要做什麼?還是干脆繼續睡覺?

這時,有人豪邁地打開我們房間的門.

「八幡,別管那個了,來玩UNO吧!」

材木座的邀約方式,像極了找磯野打棒球的中島(注45 出自《海螺小姐》的台詞,原句為:「別管那個了,來打棒球吧!」).

「……你自己班上的人呢?」

他大剌剌地踏入我們房間,我姑且一問.材木座噘起嘴巴,撲到我身上,我硬把他拉開,要他坐下.

「八幡A夢,聽我說啦!他們太過分了,竟然跟我說『抱歉啊,材木座,這個游戲僅供四人使用』,我只好在外面等輸的人出來.」

最輸的人離開游戲,跟外面的人交換不是很正常嗎?再說,他們讓你參加游戲便該心懷覺激,跟他們好好相處吧.

「嗯?你們在玩什麼游戲?」

戶塚提出疑問,材木座挺起胸膛回答:

「嗯帕卡·嗯帕卡,夢幻多卡波王國(注46 「嗯帕卡」出自動畫版「夢幻蠟筆王國」的片頭曲歌詞.)!」

不要模仿夢幻蠟筆王國!

「你們畢業旅行還玩那種破壞友情的游戲……」

多卡波王國(注47 融合RPG元素的大富翁類型游戲.)或桃太郎電鐵這些游戲,會讓一個人露出本性.

如果只是壞心眼的人用一些陰險戰術,倒還沒有關系,誰教戰爭本是無情物.問題在于,如果跟容易惱羞成怒的人一起玩,可是會很痛苦,因為那真的可能導致友情出現裂痕.

至于其他問題,還包括玩到一半不想再玩,告訴其他人「跳過我沒關系」,自己看起漫畫書的家伙.

小學時代,我也經曆過這樣的遭遇.

「所以,來玩UN0吧.」

「好啊.剛才我請別人教我怎麼打麻將,但還是不太懂.」

材木座從胸前口袋拿出UNO牌,學魔術師的動作洗牌.

洗好牌後,他開始發牌.

「唔嗯,我先.」

才剛開場,材木座馬上亮出好幾張R.

「回轉回轉回轉回轉回轉∼」

一直回轉,你煩不煩啊?以為自己在唱「Love Somebody(注48 織田裕二演唱的「Love Somebody」,有一段歌詞「And I will never never never never never let the love go」,「never never」部分與回轉的原文「リバリバ……」發音相似.)」嗎?

多張回轉牌發動後,出牌順序變成材木座,我,戶塚.接下來,大家都順利地出牌,偶爾有人喊「pass」,或是因為被陷害,火大之下賞對方一張「抽兩張牌」,隨後又被對方報複,回敬一張「抽四張牌」,以及指定別人可能沒有的牌色.總之,就是大家所想得到玩UN0牌的景象.

戰局進入白熱化階段,我剩下兩張牌,材木座跟戶塚各還有五張牌,目前由我居于優勢.

再來又輪到我.我出牌後,材木座忽然低聲沉吟,問道:

「對了,八幡,明天你們會去哪些地方?」

「啊?現在玩到一半,你問這個做什麼?」

嘖,問這麼麻煩的問題做什麼?我殺氣騰騰地准備回答他時,材木座把臉別開,轉而詢問戶塚.

「不說拉倒.戶塚氏,你們要去哪里?」

「嗯……好像是電影村跟龍安寺,還有……」

戶塚把牌蓋在大腿上,盯著天花板努力回想.那個模樣真是可愛,于是我決定參與對話.

「還有仁和寺跟金閣寺.」

「啊,沒錯.」

戶塚這麼說,同時拋出一張牌.

就在這一刻,材木座猛然起身,大力指向我.

「抓到了!你沒有喊UN0!」

「……啊!」

我察覺到時,已經來不及了.

「耶!」

「耶∼」

材木座高舉拳頭歡呼,慶祝自己的勝利,戶塚跟著模仿,兩人還互相擊掌.

咦,怎麼回事?難道這是他們的陰謀?不過,我也好想跟戶塚擊掌……

這招太卑鄙了.材木座,你果然很卑鄙!

故意在我喊UN0前過來搭話,讓我分心錯過機會,太奸詐了……

話雖如此,戶塚興奮的模樣非常可愛,所以我也心滿意足.

「處罰∼處罰∼」

「沒錯,要接受處罰!我會好好想一個處罰游戲,你等著吧!」

畢業旅行的夜晚,他們顯然特別亢奮,興高采烈地要我玩處罰游戲.

麻將組那里的情況差不多,為了處罰游戲興奮起來.

「好,下一個輸的人……」

大和對大岡使一個眼色.

「要去女生的房間跟她們要點心!」

「咦,真的假的?拜托∼∼不∼∼要∼∼啦∼∼」

出現了……要輸的人去女生房間,的確是那些人會想到的點子.然而,葉山勸他們打消這個主意.

「好啦,別這樣為難人,而且聽說厚木在樓梯那里守著.」

「是喔……」

大和一臉可惜地安靜下來.厚木老師很有威嚴,再加上神秘的廣島腔,是個出名的鐵面教師.基于體育老師的立場,他對運動型社團格外嚴格,因此對葉山這些人來說,是很難應付的狠角色.話說回來,我自己也拿那種人沒轍.

「不然,跟女生告白好了!開始吧!」

大岡迅速提出替代方案,開始新的回合.盡管戶部跟大和大表不滿,他們還是乖乖跟進.葉山同樣帶著苦笑,把牌打出去.

經過一陣自摸和出牌,最後由戶部第一個翻牌.

「啊,自摸.」

其他人紛紛倒牌,歎一口氣.

「嘖,你在踐什麼啦?膽小鬼,趕快去告白啦.」

「小心宰了你.去告白啊,賭你沒種.」

大岡跟大和把話講得酸溜溜的.

「哪有人這樣!」

戶部發出抗議,葉山笑著整理起麻將牌.

「你的確是個膽小鬼啊,罰你去買飲料.」

「我又沒有輸!不過我剛好也口渴,是可以幫忙買啦.」

竟然真的答應,這家伙真是單純……雖然因為葉山的關系,才讓處罰游戲簡單很多,但仍改變不了他被凹的事實.

戶塚看著戶部離開房間,低聲說道:

「啊,大家應該也有點口渴吧.」

「唔嗯,那麼決定了,你的處罰也是出去跑腿.」

「是∼要幫你買什麼?拉面?」

「嗯,聽起來很吸引人……」

「不要給我當真……」

材木座大概還要考慮一陣子,于是我先轉向戶塚.戶塚露出燦爛的微笑說:「我的交給你決定.」

「我知道了∼」

我站起身,離開房間.

× × ×

咚,咚,咚——我踩著輕盈的腳步走下樓梯.

女生的房間在我們樓上,聽說厚木老師守在那里的樓梯口,防止男生溜上去,但我沒有特地去確認的必要.

自動販賣機位于一樓大廳.

學生可以在就寢時間前到這里活動,可是,大家忙著跟朋友交流,根本懶得下樓.會出現在這里的,頂多只有像我跟戶部這樣被處罰來跑腿的家伙.

戶部正站在大廳一隅的販賣機前.

他一罐接著一罐,買齊所有人的飲料.我走過去時,他察覺到我的存在.

「喔,是你啊,辛苦了∼」

「嗯.」

不論白天或晚上,戶部都是用「辛苦了」打招呼,如同由比濱的「嗨啰」.打過招呼後,輪到我買飲料.

這時,我感覺背後有某種視線,于是轉過頭去.

不知道為什麼,戶部買完飲料依然站在那里,沒有回去房間.

「什麼事?」

經我一問,他咧嘴笑起來.

「沒有啦∼這次你幫那麼多忙,還為我制造機會,所以想謝謝你.」

可惜在你達成目標之前,我們幫的忙都不算數.

「我沒有特別做什麼,幾乎都是由比濱在努力.要道謝的話,去找她才對.」

「喔,一定會,一定會,但還是要跟你道個謝.多虧你的幫忙,我才下定決心要告白.之後也拜托你啰∼」

他說完後快步離去.

好吧,我承認他人還不錯,只是太順從現場的氣氛.這種個性沒有好壞之分,但說難聽一點,即為被現場氣氛束縛的奴隸.

說不定也因為這樣的個性,才使他跟海老名之間的關系遲遲沒有進展.每一個不同瞬間的氣氛,都會使戶部產生反應,而無法采取適當的行動.

前途堪慮啊……

告白……雖然我看是很困難,但還是希望事情能夠順利.

疲憊覺頓時湧上,我決定攝取一些糖分(MAX咖啡)以做為療愈.

我從販賣機的上排飲料開始尋找.

……嗯,奇怪?

這次,我改由下排飲料往回尋找,像在書店尋找GAGAGA文庫的輕小說那般,仔細地逐一檢視,免得不小心漏看藍色書背.

然而,不論我找多少次,都找不到自己需要的糖分(MAX咖啡).

這是怎麼回事……

經過一番地毯武搜索,這里竟然只有長得像MAX咖啡的冒牌貨!

這就是京都……不愧是千年王城……

無奈之下,我只好退而求其次,改買咖啡歐蕾,至少它也使用比較高的瓶身,外表挺像的.

我拉開瓶罐拉環,把自己扔進角落的沙發上.

盡管現在是被處罰出來跑腿,但我短時間內不想回去淪為麻將館的房間.

咖啡歐蕾沒有那麼甜,我不由得歎一口氣.在此同時,角落出現一個熟悉的人影.

是雪之下雪乃.她大概是剛洗完澡,難得穿得一身休閑,將頭發盤到頭上,大大方方地穿過大廳.

雪之下筆直往旅館附設的紀念品店走去.

她神情嚴肅地盯著紀念品店內的一個櫃子.嗯,從那麼認真的樣子看來,我幾乎可以猜出她在看什麼.

接著,她輕撫嘴角,短暫思考一會兒,終于下定決心要拿那件商品.可是,她在伸出手的那一瞬間,察覺到周遭的氣息.

雪之下看過來,跟觀察她好一段時間的我對上視線.

她默默把手收回,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順著原路回去.

……好像每次都是這樣.我在心中跟她說一聲「晚安」,喝光剩下的咖啡.

這時,她又踩著響亮的腳步聲走到我的座位前,盤起雙手往下看過來.

「真巧,在這里碰到你.」

「現在才說這句話不太對吧……」

她特地回來跟我說話,反而讓我比較訝異.還有,為什麼要擺出自己很了不起的姿態?

「怎麼啦?在自己的房間待不下去,只好逃來這里嗎?」

「我不過是把接下來的任務交給年輕人罷了.你呢?」

「唉……」雪之下受不了地歎一口氣.「班上同學老是把話題轉到我身上.為什麼她們那麼喜歡聊那種東西……」

是,是什麼樣的話題呢?我多少有些興趣,但又覺得問出口的話,雪之下八成會生氣,所以實在不敢問.碰到這種時候,打安全牌才是上策.

「她們會問你,代表對你有興趣,不是很好嗎?」

「聽你說得事不關己,校慶時還不是一樣……」

她換上銳利的眼神瞪我一眼.

「我……我?等等,我又沒有錯.」

我不知道她在指什麼,但還是先為自己辯解.雪之下聞言,按住太陽穴閉上眼睛,索性不再提這件事.

「……當我沒說.對了,你在這里做什麼?」

「玩累了出來休息.你呢?不是要去買紀念品嗎?」

「我沒有要買,只是有點興趣而已.」

她把視線別到一旁.

真的嗎?你剛剛看得那麼專注,我還以為一定會買.我猜猜看,是不是貓熊強尼京都限定版之類的東西?

「你不買一些紀念品嗎?」

「現在買了只會變成累贅,我等回去前再買.」

「這樣啊.那你決定要買什麼了嗎?」

「算是吧,但也都是小町要的東西.啊,順便問一下,你知道哪里可以祈求學業進步嗎?」

拜托你了,雪基百科.

雪之下眨眨眼,把頭偏到一邊.

「你要祈求小町金榜題名?」

「嗯.」

她聽到我的回答,露出微笑.舍妹受到這麼多人疼愛,身為哥哥真是高興.

「我想想……」

雪之下坐到我旁邊的空位思考.讓她一直站著說話的確怪怪的,于是我稍微挪出空間.

「北野天滿宮滿有名的.」

「天滿宮?我會記得.」

利用第三天的自由活動時間去看看吧,順便買個平安符,畢竟請人祈禱得花不少錢,破魔箭又很難帶回去,祈願繪馬不是由本人寫大概不會有用.

「……我能了解你擔心小町,那麼,戶部同學的委托進展如何?」

哎呀,糟糕,一不小心便陷入自己的世界.

「不是很順利,但也沒有不順利.」

雪之下聽了,內疚地垂下視線.

「抱歉,我在不同班級,很難幫上你們的忙.」

「不用放在心上.我跟他同一個班級,也沒有幫上忙.」

「請你多少放在心上……」

我們談到一半時,平塚老師正好經過.她在西裝外披一件大衣,還戴著墨鏡.現在明明是晚上,戴墨鏡做什麼?

她一發現我們,明顯露出驚慌的模樣.

「你,你們怎麼會在這里?」

「只是下來買個飲料.倒是老師,你這麼晚了在這里做什麼?」

「唔,嗯……不,不可以跟別人說,絕對要保密喔!」

平塚老師一直強調不能說出去,嬌羞的模樣頗有少女之姿,看得我心動起來,腦海中忍不住想高呼「老師好可愛∼」,可惜她的下一句話使這個想法完全破滅.

「其,其實……我打算……出,出去吃拉面……」

不行,這個人沒救了,請把我先前小鹿亂撞的心情還給我.

我跟雪之下愣愣地看著老師,老師則突然想到什麼,盤起雙手,站直身體,並且把墨鏡摘下.看來那副墨鏡是變裝用的.

「嗯……好吧,你們在這里也正好.」

「什麼意思?」

雪之下不懂老師的話,頭上冒出問號.

平塚老師對她輕輕一笑,再換上嘲笑的表情看過來.

「雪之下不可能把秘密說出去,但很遺憾,我沒有辦法相信你.」

「好過分……」

好啊,我絕對會大聲說出去,雖然我根本找不到人說.

老師見我抗議,稍微輕咳一下補充:

「所以,我會付你遮口費.請你吃一碗拉面如何?」

……拉面?要我一起去的意思嗎?

這麼說來,我還沒品嘗過京都的拉面.而且,或許是正處于發育期的關系,我胃里的晚餐早已消化完畢,現在光是聽到「拉面」便覺得饑餓覺湧上來.

「既,既然老師這麼說的話……」

老師滿意地點點頭.

哇∼真期待京都的拉面!我開始天馬行空地想像,一旁的雪之下倏地起身.

「那麼,我回去房間.」

她恭敬地向平塚老師行一個禮,轉身離去.老師開口叫住她.

「雪之下,你也一起去.」

「不用……」

雪之下側過身,有些為難地看著地面.老師露出笑容告訴她:

「不用擔心,想成課外活動即可,何況現在還沒有很晚.」

「可是,這樣的服裝不太方便.」

她仍然不肯輕易松口,攤開捏著略長袖口的雙手,動作如同揭起裙子致意.老師聞言便脫下大衣,扔到她身上.

「這件給你穿.」

哇!那個動作有夠帥氣,我好像要迷上老師了!我收回之前的「老師好可愛」,接下來的時代是「老師好帥氣」!

「看來我沒有拒絕的權利……」

「是啊.」

雪之下終于死心,短歎一口氣,乖乖穿上大衣.

「好,我們出發.」

平塚老師踩著高跟鞋,帥氣地帶我們走入京都的夜晚.

× × ×

才走出旅館幾步,我便領教到夜風有多冷,這才想到自己穿著室內服便直接出來.

「京都有點冷喔.」

平塚老師看著我的衣著笑道.

來到大馬路上,老師一舉起手,正好經過的計程車立刻停下.

「上車吧,雪之下.」

在老師宛如門房般的引導下,雪之下拉好大衣,對她點點頭,坐進車內.

接著,老師讓我先坐進去.

「換你上車.」

「沒關系,老師先請.」

我選擇婉拒她的好意.

「喔?」老師對我的反應既訝異又欣慰,「哎呀,淑女優先嗎?你終于長大了.不過,你不需要顧慮這點.」

「呃……不,不管老師幾歲,都一樣是淑女!老師要對自己更有信心!」

老師笑笑地伸出鐵爪,抓住我的頭.

「……因為坐在後座正中間的死亡率最高.」

「好痛好痛好痛!」

我就這樣被塞進車內.老師除了打擊技,又增加更多樣的攻擊方式,看來我們雙方都有成長.

「……你真笨.」

「吵死了!那是我特有的溫柔.」

「到頭來,你還是沒搞懂溫柔的意思……」

平塚老師最後坐進來.這輛計程車的空間偏狹窄,後座坐三個人感覺會很擁擠,好在雪之下跟老師的身材苗條,因此實際上還有多余空間.好險……要是三個人緊緊貼在一起,我會很困擾的.

「到一乘寺.」

老師交代目的地後,司機發動車輛.

喜歡宮本武藏的人,或許聽過一乘寺這個地名.當地有名的下松,即為他跟吉岡決斗之處.可是,聽說他們的決斗並非史實,而是後人編出來的故事.

一乘寺可是京都拉面的一級戰區,眾多名店皆彙聚此地.

我們在車內聊著這些內容,沒有多久便到達目的地.搭計程車真快,比沙羅曼蛇還快(注49 出自一九九六年超任游戲「神龍奇兵」女主角的台詞.).

一下計程車,我瞬間被眼前昀景象震懾.

「竟,竟然是『天下一品』總本店……」

沒錯,是「天下一品」,不是成人雜志《Deluxe Beppin》(注50 原文為「デラペつぴん」,與「天下一品」發音相近.).據說他們的湯頭相當濃厚,不但筷子插在面湯中不會倒,湯還會附著在面條上,因此吃完拉面後,湯也跟著被吸光.

我感動到全身顫抖,後面的雪之下問道:

「是知名店家嗎?」

「是啊,雖然他們在全國都有分店.」

「既然全國都有分店,不需要特地來這里吧?」

雪之下所言甚是.然而,讓我感動的理由不只如此.

「可是啊……偏偏千葉沒有分店.整個關東獨漏千葉……這是為什麼……」

在悠久的八幡史中(長達十七年左右),千葉被(我自己)稱頌為「應許的樂園」.盡管如此,它仍未達完美的境界.佚失的那一角,正是「天下一品」.

「其實,他們曾經在千葉開店.」

平塚老師抽完開胃煙走過來.

「出,出現啦!千葉拉面界的活字典兼待嫁熟女!」

「比企谷,最後幾個字是多余的喔♪」

「好痛好痛好痛!」

老師一臉笑咪咪的表情,把我的頭鑽到快要裂開.

「盡管全國到處都有分店,親自來到直營店,又是總本店,總會有更深的感慨.而且,一旦發展成連鎖店,全國各分店的口味難保沒有落差.我一直很想來這里吃一次看看.」

平塚老師總算松開我的頭,感慨萬千地凝視店面.

「好,進去吧.」

非常幸運的,店內的空位非常多.

老師,雪之下和我依序坐到櫃台前.

「超濃厚拉面.」

老師連菜單都沒看直接點餐.我也想嘗嘗看傳說中「天下一品」的招牌拉面.

「我也是超濃厚.」

「……」

只有雪之下沒發出聲音,我稍微瞄過去,發現她不安地看著周圍的客人,說不出半句話.

她拉拉我的袖子.

「那個東西……是湯頭?」

她的表情幾近恐懼.好吧,我可以理解.只是,你如果被這種程度的湯頭嚇到,根本沒辦法去吃「成田家」.「成田家」的湯頭不能叫湯頭,那簡直是直接喝背部油脂,超好吃的.

平塚老師被雪之下的反應逗笑,翻開菜單給她看.

「這里也有清淡的湯頭,你或許比較喜歡那一種.」

「啊,沒關系,光是看到圖片我就覺得飽了……」

雪之下連連搖頭,怯生生地有如踏入陌生地盤的貓.

「是嗎?那麼,我去要小盤子,分一些給你吃如何?」

平塚老師這麼提議之後,雖然雪之下仍然面露緊張,但終于點頭.

點餐後稍事等待,我們的拉面便送上來.

我們拿起筷子,在胸前雙手合十.

「開動了.」

哇,看這垂掛在筷子上的沉重覺!我快要升天啦!

能把湯頭熬到這麼濃稠,甚至包覆在面條上,在千葉大概只有「虎之穴」辦得到.好吃!太好吃了!

「雪之下,給你.」

老師把一些面跟湯盛進小盤子,放到雪之下面前.雪之下猶豫一會兒,總算下定決心,拿起筷子跟湯匙.她先把長發撥到耳朵後,再舀起湯跟面送入口中,喝下濃厚的湯頭時,喉嚨的滑動不知為何顯得嬌媚,我不禁把視線移開.

她用餐巾擦拭沾在嘴角的湯頭,正經八百地說:

「……真是凶暴的美味.」

沒錯,你說的對極了!

雖然有點馬後炮,但品嘗拉面的同時,我開始懷疑這樣外出到底好不好,忍不住提出疑問.

「可是,教師帶頭這樣做,真的沒問題嗎?」

老師維持一派輕松的表情回答:

「當然不好,所以我才付你封口費.」

「那更不是老師該有的行為吧……」

雪之下同樣不敢恭維,但老師不僅沒有動搖,反而冷靜地繼續吃拉面.

「老師也是人,大人也是人,難免有犯錯的時候.不論是有心之過,還是無心之過.」

「穿幫的話,不會被罵嗎?」

而且,到時候我可能會被波及.

「是不會被罵,頂多基于形式被叫去念個幾句.」

「那不就是被罵……」

我的意見跟雪之下一樣.平塚老師喝完湯後放下碗,用餐巾把嘴巴擦乾淨,看向我們.

「不一樣.不要惹出麻煩,跟被要求盡速解決麻煩,是完全不同的事.」

「我分不出差別在哪里.」

「……我也是,或許是沒什麼被罵過的關系.」

雪之下手抵著下巴,微微握拳,追尋過往的記憶.平塚老師看了點頭說:

「嗯……是嗎?那麼,我會好好罵你們的.本來以為之前罵過你們不少次,看來還是太客氣.」

「不需要,已經很夠了.」

我連忙揮手拒絕.要是身體再受到更多傷害,被判定為瑕疵品,便得請老師負起責任嫁給我……啊,難道這正是她的目的?

雪之下無視我的不安,輕描淡寫地開口.

「反正,我沒做什麼會被罵的事,所以不會擔心.」

「雪之下,被罵並不是壞事,那代表有人在意你.」

老師這番話讓雪之下垂下肩膀,臉也低下去.此刻出現在她眼中的是什麼樣的情覺,我完全無從得知.

老師溫柔地拍拍她的肩膀.

「盡管大膽地嘗試犯錯,我會好好看著你.」

搭計程車回來後,平塚老師往旅館的反方向走去.

「我要去超商買酒宴用的酒,你們自己路上小心,再見啦.」

那樣真的沒問題嗎?

三個人揮手道別後,我跟雪之下轉往另一邊,一起走回旅館.兩人在路上都沒有交談,這對我來說早已是很自然的事.

「……」

「……」

雪之下走在前面,跟我保持幾步的距離.

忽然,她停下腳步,張望四周.

……我可以明白她遇到什麼問題,這正是所謂的經驗法則.

「在右邊.」

「……嗯.」

她拉好還沒還給平塚老師的大衣,遮住臉作勢要擋風.

我夾雜苦笑歎一口氣,走到她前面.好吧,我就幫忙帶個路.

雪之下察覺到我的用意,隔了幾步跟上來.

但是,走沒有多久,她的腳步聲顯得越來越遠.

我納悶地回頭,看見我們之間的距離比先前還遠.

「你離那麼遠,小心又迷路喔.」

「不……那個……」

她不把話說清楚,還把臉埋進豎起的領子里,聲音越來越微弱.

我完全猜不出她想說什麼,可是,要是跟她走散也很麻煩,因而干脆在原地等她走過來.

我們相隔一段距離看著對方,這究竟在玩什麼把戲?

過了好一陣子,雪之下終于放棄,歎一口氣抱怨:

「你明明可以先走……」

她不情願地走到我身旁.讓一只野貓乖乖聽話,大概是這種感覺吧.

「即使我先走,也沒有多大的意義,旅館都已經在那里了.」

「……你不在乎,我可是會在乎.」

「在乎什麼?」

雪之下說得不明不白,于是我追問下去.雖然說基于禮節,對方有什麼不方便開口的話,應該裝作沒聽到,不再過問才是.

「要是……被人看到……我們在這種時候……在一起,感覺有點……」

現在沒有特別寒冷,雪之下卻拉起大衣遮住臉頰.

「……這,這樣啊.」

經她那麼一說,我重新思考目前的情況.

這不是我們第一次在夜晚見面,以及兩人待在一起.

因此,我不需要在意什麼,也不用思考太多.這根本沒有什麼好奇怪,並沒有什麼大不了.

但是,我沒有見過這樣的雪之下.

她不斷注意周遭,同時看著我的腳邊,以免找不到回去的路.

她難為情地垂下雙眼,發現我走太快時,還伸出猶豫不決的手,想要我放慢速度,接著又驚覺似地把手縮回——我從來沒見過這些舉動.

我被她生硬的舉動感染,不知不覺間變得同手同腳,也因為如此,盡管旅館離這里很近,我卻覺得遠得要命.

我們兩人始終若即若離,怎樣都不會並肩走在一起.

好不容易回到旅館大廳後,我已經快要累癱.

接下來是學生容易出沒的地方,如果雪之下在意,我們最好在這里分開.

我停下腳步讓她先走,同時舉起手道別.

「晚安.」

「……嗯,晚安……謝謝你送我回來.」

雪之下說完,往前走去.她在室內仍然披著大衣,衣擺在快步走動下不斷翻飛.

她應該會記得把大衣還給老師吧?我想著不怎麼重要的事,走回自己房間.

房間里的麻將大戰仍在進行中.

「啊,八幡,歡迎回來.」

戶塚跟材木座正在玩抽鬼牌.

「太久了吧.你跑去哪里?」

「會嗎?」

好吧,的確很久.從出去到回來,足足經過兩個小時.

「飲料跟我的拉面呢?」

「啊.」

我都忘了自己是被罰出去跑腿.

「難道你忘了?」

材木座用看著白癡的目光看我,真教人不爽,所以我挑釁地回答他:

「……呵,怎麼可能忘記?只不過……裝在這里.」

我指指自己的肚子,材木座驚愕地面孔扭曲.

「什,什麼!你竟然出去吃拉面……這個人實在太恐怖了……」

他抹去額頭上的汗水,用充滿敬意的眼神看過來.呵,這有什麼困難?

然而,另一個人不這麼想.

「那麼,再去買一次吧.」

戶塚面帶笑容,命令我重新跑腿.嗚嗚嗚,戶塚好可怕……

mail@京都←→千葉

比企谷小町

哥哥,京都的感覺怎麼樣唷?

比企谷八幡

沒什麼,很普通.

還有,這里的人不會像你那樣講話.

比企谷小町

真無趣唷∼今天小町跟朋友聊天,聽說鴨川是個很棒的地方,很多情侶都會去參觀,非常推薦喔!

比企谷八幡

那里有虎鯨表演,當然很受歡迎.

比企谷小町

鴨川海洋世界!

不對,不是千葉的那個啦.

哥哥怎麼滿腦子都是千葉?小心對大腦產生不良影響.

比企谷八幡

不提這個了,你說的鴨川有什麼知名景點?

比企谷小町

鴨川的話……水應該很清澈吧?

比企谷八幡

那些情侶是螢火蟲嗎?不然為什麼喜歡擠在清澈的水邊?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七卷 ⑤ 誠如所見,由比濱結衣非常努力     下篇:第七卷 ⑥ 雪之下雪乃靜靜地走在夜晚的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