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果然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搞錯了(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果然有問題) 第七卷 ⑦ 意想不到,三浦優美子都看在眼里  
   
第七卷 ⑦ 意想不到,三浦優美子都看在眼里

畢業旅行進入第二天.

今天是分組行動,我們將從太秦參觀到洛西一帶.

第一站是時代劇主題公園兼時代劇的實際拍攝場景——太秦電影村.這里不僅有制作精良的布景,重現吉原花街,池田屋等街景,游客亦能換上當時人們的服裝,實際體驗並拍照留念,另外有鬼屋,忍者館之類的豐富游樂設施,是很熱門的觀光景點.

我們從旅館搭市內公車到太秦.

一日乘車票是畢業旅行學生和觀光客的好伙伴,只要少少的五百圓,即可在當天盡情搭乘京都的市內公車,這簡直是夢幻的自由通行證.再加上京都的公車交通網非常發達,幾乎所有具代表性的景點都能搭公車抵達.

然而,我們忽略一個重點.

正因為市區公車相當便利,深受廣大觀光客青睞,在這楓紅尚未結束的季節,公車擁擠得如同沙丁魚罐頭,乘載率大概直逼百分之一百五十,現在的擁擠程度,跟早晨的上班尖峰時刻相去不遠.一想到這里,我便感到強烈的抗拒……我不要工作,我絕對不要工作!如果必須忍受這樣的痛苦,我甯可不要工作!

在這麼擁擠的公車上,我開始擔心柔弱的女生和戶塚是否安好;至于男生,根本懶得理他們.

三浦跟川崎負責用視線威嚇四周,讓海老名跟由比濱安全無虞.嗯,那兩個人真可怕……

戶塚也好好待在安全范圍內.

「八,八幡,你沒有問題嗎?不好意思喔∼」

他在我的懷里,歉疚地抬頭看著我.

「哎,這不算什麼,我只是一直被旁邊的人肘擊跟踩到腳而已.」

「哇!抱歉!比企鵝,真的抱歉啦∼不過車上這麼擠,沒有辦法啊.」

戶部,你這個家伙……盡管心里抱怨,但他一樣被推來擠去,踩到鞋跟,為了勉強維持姿勢,手肘才會撞到我,所以我沒辦法太責備他.

「下一站要下車,不要忘啰.」

葉山真不簡單,在這種情況下還有辦法關心別人.

終于,公車在太秦電影村前停下.

包括來畢業旅行的學生在內,一大群觀光客從公車出口湧出.第一個行程還沒開始,大家已累得東倒西歪.

我好想在附近找一間KOMEDA坐下休息,順便嘗嘗他們的「奶油丹麥」(注51 KOMEDA是日本連鎖咖啡廳,「奶油丹麥」是該店家的招牌甜點.),可惜天不從人願,戶部早已沖去買好票又沖回來.

「來,海老名.」

「謝謝∼」

原來如此,為了親手把票交給海老名,他才急著跑去買,若是拖拖拉拉的話,可能會被葉山他們搶先一步.

「比企鵝,這張給你.」

「……嗯.」

既然本人那麼有干勁,我多少努力一下吧.

大家拿到票後,進入電影村.一通過大門,便看到東映博物館內的光之美少女,可惜我已經成為大人,還是留待下次再一個人來看,今天先以園內設施為重點.

我們穿過一片江戶時代的街區,路上不時和工作人員扮的武士擦身而過.

途中還有准備去接客的花魁,突然開演的殺陣教學,以及從池塘里冒出來的神秘恐龍,光是處在其中,便覺得頗為愉快.

尤其是那個池塘,會先醞釀好像有什麼東西要出現的氣氛,接著恐龍再冒出來,「咻嚕嚕嚕」地噴出幾口白煙,然後又緩緩地沉下去,不得不說這個玩意兒非常奇特.

我們目送恐龍消失在池塘後,陷入一陣沉默.大家看到這麼奇特的景象,全部愣在原地不動.

「……我們繼續走吧.」

「沒,沒錯!繼續,繼續!」

葉山笑著開口,戶部終于回神.

「要不要去那個地方看看?」

由比濱指向號稱史上最恐怖的鬼屋,我猜她一開始便注意到那個地方.

這儼然已經成為固定戲碼,她應該是為了撮合戶部跟海老名.簡單來說,就是利用所謂的「吊橋效果」.

先不管先前的恐龍究竟如何,接下來的鬼屋或許可以期待.

千萬不要小看這間鬼屋.這里可是東映的勢力范圍,他們不但擅長營造恐怖的氣氛,連嚇人的鬼怪都是由東映的演員擔任.

我本來預期有人提出反對意見,結果沒有任何人退出,所有人都排進隊伍.

「隼人∼感覺好可怕喔∼」

三浦一臉嬌羞地依偎著葉山.可是三浦,你當起老媽子照顧小孩的模樣更是可愛,建議你重新思考一下自己的魅力在哪里.

「哎呀,這種東西我也不太行呢,哈哈.」

葉山露出不太好意思的笑容掩飾.這個人平時表現得那麼完美,卻在這種時候顯露些許弱點,連我看了都覺得胸口好像揪一下.

很快就輪到我們要進入鬼屋,但八個人一起進去實在太多,我們決定分兩組.

葉山組首先進去,四個人全部消失于入口處後,我們第二組跟著進入.

一開始先播放影片,提醒游客這里的鬼都是演員假扮的,不要對他們拳打腳踢.好一個反其道而行的說明……

直接講明里面的鬼都是假的,豈不是讓游興大打折扣嗎?

——至少到此為止,我是這麼認為.

然而,當我們實際踏入鬼屋,仿佛闖入截然不同的空間.

這棟鬼屋的背景設定于江戶時代,內部一片漆黑,只有最低限度的照明,那些照明又經過特殊安排,意圖引導參觀者的視線,使一些毛骨悚然的東西清晰浮現.眼睛可見范圍受到限制後,緊接著有道具從幽暗處飛出來嚇人.

經過一番冷靜的分析,真的很恐怖.恐怖的東西無論怎樣都很恐怖.

葉山那組應該走在前面才是,然而,在昏暗的光線下,與不絕于耳的幽靈悲鳴和念經聲中,我沒有辦法找出他們的身影,也掌握不了彼此間的距離.

即使如此,靠著辨識度極高的行為和說話方式,我依然認得出他們.

「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啊∼∼」

最會融入現場氣氛的戶部,來到這里也不例外,徹底沾染上鬼屋的氣氛,提心吊膽地緊緊貼在葉山身邊.海老名看到這一幕,發出「咕嘿」的笑聲.

「噫!這次又是什麼怪聲……」

走在後面的川崎也嚇得要命,一直緊抓我的衣擺.這件外套快要被扯掉了,可以不要再那樣抓嗎?剛才那是海老名的笑聲,沒什麼可怕……不對,還滿可怕的.

我四處打量,看來這里設定成一間發生滅門慘案的宅邸.

雖然是一間很標准的鬼屋,但內部裝潢跟主題契合得很完美.

由比濱走在一旁,害怕地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

「我,我很怕這種地方……」

她緊張地不停留意附近,擔心隨時有什麼東西蹦出來.

「鬼屋里的幽靈有什麼可怕?可怕的其實是人.」

「你的別扭性格又出現了!不過……這樣聽來,你應該很靠得住.」

她對我的言論發出瞧不起的笑聲.不過,人類是真的非常可怕.

「……換句話說,由人嚇人的鬼屋最可怕.」

「不行!一點也靠不住!」

說實話,我同樣對可怕的東西感到害怕.要是我一個人進來,搞不好會為了壯膽,不斷「喝啊!喝!喝!喝」地鬼吼鬼叫,一路往出口狂奔,然後在里面迷路.

好在這次我不需要鬼吼鬼叫,光是周圍幾個人制造的噪音,便讓緊張覺降低不少.

不知是否出于相同的原因,戶塚也顯得不怎麼害怕,甚至樂在其中.

「戶塚,你好像一點都不怕.」

「嗯,我滿喜歡這種地方的.」

即使四周一片漆黑,我仍感受得到戶塚笑得很開心.他笑容中的能量,說不定可以解決全世界的能源危機.石油的時代已經過去,接下來是笑容的時代!

再繼續往前走,突然有個幽靈(里面有人)發出「嗄啊」的叫聲跳出來.川崎因此嚇直身體,憋著聲音狂奔出去;戶塚似乎被她的反應嚇到,跟著慌張地跑走.

我表面上裝得冷靜,內心其實也嚇一大跳,反射性地縮起身體,因而碰到隔壁的由比濱.

不,正確說來,是兩個人的頭「鏗」一聲相撞.

「唔∼∼」

「痛痛痛……」

我們痛得當場蹲下,撫摸撞到的地方.

「抱,抱歉……」

「不,是我不好,我也嚇一跳……」

我看向由比濱,見她忍著眼淚,伸手過來摸我的頭.

「你不痛嗎?」

「怎麼可能?超痛的.」

還有,可以請你不要再摸了嗎?好丟臉.

我把頭移開,站起身體,不讓由比濱繼續摸,但她仍蹲在地上.

「趕快走吧,不然要被丟下了.」

過去用于妹妹小町身上的哥哥技能自動發動,我伸出手要拉她起來.

「咦?」

由比濱訝異地看著我的手.嗯……這種舉動的確是對妹妹做比較妥當.我想了一下,打算把手插回口袋.

「謝謝你.」

結果,我的手先被由比濱握住.好吧,這算是種溫柔,亦即所謂的人情,紳士風范.這不過是人之常情,身為一個紳士,這種行為由不得拒絕.

因此,我沒有理由甩開由比濱的手.

「那麼,趕快走到出口吧.」

她開朗地笑道,接著放開我的手.我來不及感到惋惜,便被拉著肩頭往前走.

「快一點.」

我們繼續在充滿寒意,隨處可見血跡的黑暗鬼屋中前進,一路上還被人頭跟敗逃的兵將騷擾好幾次.

「好像到出口了.」

最後一扇門的門縫透出亮光,我們穿過去,一陣涼爽的風吹過來.

「終,終于結束了……真的好恐怖……」

由比濱在鬼屋里始終處于緊繃狀態,她到出口後立刻虛脫,搖搖晃晃地走向長椅.先一步出來的葉山和戶塚已經在那里.

我跟著走過去.不是我在說,繞一圈鬼屋出來,真的快要累倒了,心髒劇烈地跳個不停,感覺快要受不了.這會不會是心律不整?來人啊,快幫我打強心針.

我走到長椅旁喘一口氣,戶塚踏著叮叮咚咚的腳步走過來.

「八幡,鬼屋真是有趣!」

看到戶塚的笑容,我又感到一陣頭暈眼花.心律不整過後,這次換成暈眩嗎?

那張笑臉太過漂亮,我的身心得到治愈,胸口開始悸動,心中的各種感情大集合,進入全新的階段(注52 將以上句子中的幾個關鍵字換成英文,可拼出「Smile Pretty Cure All Stars New Stage」,這是二A一二年「光之美少女」的劇場版標題.).

「逛完一圈感覺值回票價了,出發去下一個地方吧.」

葉山環視所有人,大家都不反對.三浦「嘿」一聲,從長椅上用力站起.

「我先去叫海老名回來.」

她快步走向紀念品店.經她那麼一提,我才發現海老名跟戶部不在場.往紀念品店的方向看去,海老名正專注看著新選組的商品,還「哈∼哈∼」地喘氣,戶部則盯著木刀驚呼:「哇!好貴∼∼」

呃,嗯……所以鬼屋有沒有達到效果啊?

× × ×

下一個行程,我們要從太秦搭公車去洛西.

以金閣寺為首,洛西擁有眾多熱門觀光景點,再加上楓葉季節尚未結束,公車簡直擁擠到最高點.

此外,許多游客跟我們一樣准備離開電影村,因此勢必得等上很長一段時間才上得了公車.事實上,我們已經枯站許久,目送好幾班公車離去,開始等得不耐煩.

我是一個討厭擁擠電車的人.曾有一次,我為了去東京都內的大學參加模擬考,搭上早晨尖峰時段的東西線列車,結果在半途直接放棄,索性不去考試.

所以無論如何,我都希望避免再搭上市區公車.

有沒有什麼好方法?我四處張望,尋找附近有沒有任意門,結果,視線捕捉到計程車招呼站.

嗯……說也奇怪,人類一旦發現更省力的手段,將毫不猶豫地選擇自甘墮落.

我拍拍由比濱的肩膀.她似乎也等得累了,反應有些遲鈍,只把頭轉過來.

「什麼事?」

「改搭計程車如何?」

「唔……」由比濱聽了皺起眉頭.「計程車?可是很貴耶,不可以花太多錢.」

交涉到此結束,她把頭轉回去,繼續等公車.

現在的她頗有家庭主婦之姿.校慶期間也是如此,她在金錢方面特別精打細算.

不過,立志成為家庭主夫的我,自然沒有輸給她的道理——我是指在胡說八道,還有硬是找地方擠出錢的煉金術上,沒有輸給她的道理.

「由比濱,你要知道,首都一帶的計程車的確給人價格高昂的印象,但京都這里因為大部分是小型車,價格上相對便宜.不趁這個機會搭乘,反而會吃虧喔.何況大家平攤車資後,其實沒有多少錢.」

「咦……」

唔,還是不接受嗎?我本來以為已經搬出不少理由說服由比濱,看來這樣仍不足以打動她的心,既然這樣,便要改變策略.

「你仔細想想,在這里浪費時間,不是更吃虧嗎?」

「會嗎?」

由比濱隨便應付一下,有如當成打發等待時間的小小娛樂.這個女的……

這種時候,必須先引發聽者的好奇心.

「你喜不喜歡去得士尼樂園?」

「喜歡.所以呢?」

她這次的反應跟上次不同,除了脖子以上,連上半身也轉過來.我對千葉的知識不遜于任何人,對得士尼樂園同樣有相當的了解.在我對千葉的了解中,唯一可能讓由比濱產生興趣的,正是得士尼樂園.因此,我決定從這個角度切入.

「那里也是很受歡迎的約會聖地.」

「嗯,沒錯.」

由比濱點頭同意.

「可是,現在有一個壞消息.」

「咦,什麼?」

她終于起了好奇心,將整個身體轉向我.我確定她真的在聽後,開口說下去.

「去得士尼樂園約會的情侶都會分手.」

「啊,這個我聽說過,好像是種魔咒.」

「沒錯.可是,如果仔細想想,你會發現分手是必然的結果.」

那不是什麼神秘的力量作祟,純粹是人類的心理使然.

「等待搭乘游樂設施的時間一長,內心免不了開始焦躁,可以聊的話題早晚也會用完.隨著焦躁感逐漸累積,沉默時間逐漸增加,即使是熱戀中的對象,照樣會讓人失去興致.簡單來說,即為『吊橋效果』的相反情況.」

「喔∼原來如此.」

由比濱佩服得連連點頭,看來她總算願意接受.所謂打鐵趁熱,我繼續說服她:

「你不覺得那跟現在的狀況很相似嗎?」

「我跟你?我不覺得.」

由比濱再度回到疑惑的表情.她的回答大超乎預期,我一下子不知該做何反應.

「不是……我是說戶部跟海老名.」

「喔,原,原來如此……」

由比濱發現自己會錯意,尷尬地低下羞紅的臉.

「你自己看看.」

我稍微指向排在前面的那兩個人.

他們看似等得很無聊,海老名簡單地跟三浦閑聊幾句,不時撥弄手機;戶部則退到外面幾步,拿著木刀揮來揮去.喂,你真的買下那玩意兒啊……

「嗯……」

見到絕對稱不上好的氣氛,由比濱盤起雙手,開始掙紮.好,現在只差臨門一腳!

「別忘了,計程車內是密閉空間,有助于增進親密度.」

萬一跟柯南搭上同一輛計程車,則會鬧出人命.

由比濱終于恍然大悟.

「啊,我明白了……我去跟他們說說看.喂∼」

她對排在前面的組員們大大揮手.

「要不要改搭計程車?」

大家聽了,皆露出不解的表情.大部分高中生對計程車抱持昂貴的印象,何況,計程車不是學生普遍使用的交通工具,存有些許抗拒是難免的.可是,我實在不想跟一堆人擠公車,于是加入說服的行列.

「挑小型車再由四個人平攤車資,其實不會花很多錢.」

「有道理.」

好在葉山的腦筋轉得很快.得到有力的領導人物背書,接下來就很好辦.三浦跟戶部都沒說什麼,海老名也點點頭,迅速把川崎抓進同一陣線;戶塚同樣沒有意見,直接跟上來.

于是,我們離開隊伍,前往計程車招呼站.

這里總共有八個人,按照常理思考,應該要分成兩輛車,一輛車坐四個人.

葉山跟三浦站在最前面,再來是川崎,戶塚,接著由我形成牆壁,確保剩下的戶部,海老名和由比濱會搭上同一輛車.牆壁在這里可是很重要的角色.每次有什麼球類比賽,我總是被派去防守多出來的位置,本人的防守能力可是經過大家認證.

葉山走在最前面,帶領大家前往計程車招呼站.

「那麼,上車吧.」

來到招呼站後,我催促葉山第一個上車.這樣的話,接下來只要大家照順序搭乘即可.

「嗯,優美子先進去.」

「好∼」

三浦聽從葉山的吩咐,二話不說地坐進車內,但葉山仍然站在車門邊,叫下一個人的名字.

「戶部,換你.」

排在隊伍後面的戶部表情亮起來.

「好,知道了∼海老名一起來吧!」

「是∼那麼結衣,沙沙,我先走啰.」

戶部跟海老名走上前,依序上車.海老名在等待的同時,對由比濱她們揮手.

「嗯,待會兒見.」

「不要叫我『沙沙』.」

由比濱輕輕揮手道別,沙沙則紅著臉警告她.

最後,葉山坐上前座.

「……我們先走啰.」

他頭也不回地關上車門,不留給我說些什麼的機會.

喔……原來是這樣.

再來,輪到我跟剩下的人搭第二輛車.

「我們要怎麼坐?」戶塚問.

若按照目前的順序,我應該要坐到前座.

「嗯……我坐前面,你們坐後面.」

計程車門自動開啟,我確定戶塚,川崎,由比濱入座後,打開前車門坐進去,系好安全帶.

「到仁和寺.」

我簡短告知目的地,面目和善的司機帶著笑容複誦一遍.

車子靜靜地駛上道路.等待紅燈時,司機對我們開口.

「來畢業旅行的嗎?」

「嗯,對.」

我看一眼司機,再次簡短回答.我不是有意對他冷淡,只是不習慣這種應酬式的對話.

「從哪里來的啊?」

「東京那里.」

插播一段千葉人的小知識.千葉人造訪其他地方,被問及從哪里來的時候,總會脫口而出「東京那里」這個答案.沒辦法,就算真的回答千葉,恐怕得額外解釋老半天,我也很無奈……許多神奈川縣民喜歡裝成橫濱市民,我想是同樣的道理.

我跟司機繼續有一句,沒一句地閑聊.想不到搭計程車,會落入這種陷阱……

另一方面,後座的三個人則在聊昨晚女生房間的事.

「對啊.然後,沙希玩枕頭仗玩得太認真,把優美子弄哭了.」

「那件事用不著說吧……」

我從後照鏡看見由比濱聊得很開心,川崎不悅地改為翹起另一條腿.話說回來,三浦太愛哭了吧……戶塚在一旁輕箋著,把我們男生房間的事情也分享出來.

「打枕頭仗好像很快樂呢.我們都在打麻將跟UNO……啊,還有,八幡明明輸了,卻忘記接受處罰.」

明明前座跟後座只隔一張椅背,我卻覺得他們好像在遙遠的另一端.後面真熱鬧……

基于對隔壁司機的顧慮,我沒有加入後座的對話,只是望著窗外的景色發呆.

× × ×

我們要前往的仁和寺,正是大家所熟知,教科書內《徒然草》第五十二段那位糊塗法師(注53 仁和寺的法師一直遺憾沒去過石清水八幡宮,某次心血來潮決定去參拜,但是參拜了山下的極樂寺,高良社,便以為到過八幡宮,錯過山上真正的八幡宮.)住的仁和寺.

等到春天來臨,這里會開滿大片的櫻花,吸引比現在更多的觀光客.

這里的寺院跟庭院同樣很有看頭,因此在深秋季節仍有不少觀光客.但大家畢竟是年輕氣盛的高中生,對于眼前的景色,僅發得出「真漂亮」,「是啊」,「是很漂亮」之類的感想.先前在電影村的活力都跑去哪里啦……

其實,我自己對寺廟同樣了解不深,所以沒什麼資格說其他人,頂多自言自語,賣弄一下「喔∼這里就是《徒然草》里有名的那個地方」.再說,第五十二段的重點根本不在仁和寺.

繞完一圈佛堂跟庭院,大家的臉上都浮現「差不多可以走了吧」的表情.

「好,下一站!」

由比濱敏銳地察覺到這一點,如此提議.

不可思議的是,大家跟著由比濱離開仁和寺後,精神似乎都回來了.

下一個目的地是龍安寺.這間寺院光是名字就很帥氣,又有名氣響亮的石庭,更是帥氣得不得了.順帶一提,若要論寺院名的帥氣度,天龍寺並不會比龍安寺遜色,但如果要爭第一名,便得乖乖讓給金戒光明寺跟教王護國寺PK.至于化野念佛寺,可以讓它當隱藏角色.

從仁和寺步行到龍安寺,大約是十分鍾的路程.

一路上,染成紅色的葉片不斷飄落.

每次跟著團體行動,我總是習慣落在最後頭.原本走在前面的由比濱緩緩放慢速度,不知不覺來到我身旁.

「不是很順利呢.」

由比濱有些失望地低喃,她是在說戶部跟海老名的發展.

「這還用說嗎?我們連自己都顧不好,哪有閑功夫去管別人.」

「……是,是沒有錯.」

「而且……」

「而且?」

而且,他們發展得不順利,不是由比濱的錯.這不是什麼安慰的話,純粹是事實.

由于戶部是那種個性,使海老名對他沒有興趣;另外更重要的一點,是某人匪夷所思的舉動.

他的所作所為,無疑是阻礙我們達成委托的絆腳石.

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那麼做.只不過,沒有根據的話便沒有意義,不好的話更是如此.所以,我沒有把疑惑說出口,而是暫時擱在心里.要是我真的說出口,又發現自己所想的全是事實,到時候真的無法挽回.

停留在懷疑的程度,是不會傷害到任何人的.

由比濱仍在等我開口,于是,我決定說一些無關痛癢的話.

「我們也不用太勉強撮合他們.不可能成真的事情,再怎麼樣努力都不可能成真.」

「但我還是想努力一下.」

由比濱消沉地垂下肩膀,腳步變得遲鈍,「沙」的一聲踢開落葉.

「我們也不能做得太多,讓海老名心生反感就不好了.」

「這樣啊……」

「如果她本人有一點那種意思,影響可是會很大.」

「嗯……」

她回答得心不在焉,但我是說真的,到時候可是會很麻煩.

我們邊走邊交談,往前一看,葉山等人都停在那里等我們,原來龍安寺已經到了.

大家購買門票進入寺院,第一眼便看見偌大的池塘.這片池塘名為「鏡容池」,面積將近整個寺院的一半,聽說在平安時代,貴族們很喜歡乘船游覽其中.

參拜道路的兩旁設有竹子編成的矮籬,我們沿著石階往上走.

進入方丈堂,前院即為大名鼎鼎的Rock Garden——石庭.

石庭為枯山水形式,亦即庭院中不使用水,鋪滿石頭之類的東西.

嗯,原來如此,白色的砂地是要呈現出水面;還有岩石周圍的同心圓,看起來有點像漣漪……大概吧.

走累了之後,我們找個地方坐下,望著石庭發呆.

正當我要坐到最旁邊時,旁邊的人挪出空位.我稍微舉手,向對方點頭表達感謝.結果,對方突然開口:

「哎呀,真巧.」

我納悶地轉過頭,才發現那個人是雪之下雪乃.

「喔,你們也來這里啊.」

「對.」

再往旁邊一看,果然坐著好幾個典雅婉約,像是跟她同一組的女生.可是她們看我的眼神,有如看到怪人,讓我有點坐立難安……好吧,從旁人的眼光看來,我跟雪之下這麼不搭的人坐在一起,的確是很奇特的景象.

可是,由我的角度看來,平時的雪之下更奇特.

先不論那群女生跟雪之下是不是朋友,原來她也有辦法跟團體一起行動啊.盡管那群女生不太像由比濱,能夠毫無隔閡地跟雪之下嬉笑玩鬧,比較像是用崇敬的眼光圍在遠處觀看.

不同的觀點會影響我們對同一個人的印象.

例如這片石庭,不論從哪個角度,都無法一眼看盡其中的十五塊岩石.隨著觀看的角度改變,有些岩石會突然出現或消失.

設計出這個庭院的人,或許在這當中傾注更宏大的哲學概念,但是膚淺如我,只會產生如此老套的感想.

從這片石庭蘊含的意義,人類的真正面貌,到人們之間究竟是如何接觸,這個世界上有太多我們不知道的事.

我陷入自己的思緒,出神地望著庭院.這時隔壁的雪之下站起身,接著又坐下.

她為什麼要突然站起來?雪之下察覺到我的視線,對我解釋說:

「石庭又叫做『虎子渡河之庭(注54 出自中國元朝周密寫的《癸辛雜識》內的故事「虎引彪渡水」.母虎為了將三只虎子平安送過河,一共來回三次半,藉此表示禪修過程的艱辛.)』,我想看看到底哪里像老虎.」

喔?因為老虎也是貓科動物,你才會有興趣吧.

虎子渡河啊……我也站起身,想尋找哪里有老虎.

原來如此,完全看不出來.

雪之下則仿佛得到什麼體悟,平靜地看著石庭.

這種時候是不是該用「深奧」來形容?話說回來,為什麼我覺得「深奧」這個感想膚淺得不得了?

我們繼續看著石庭好一段時間.

「啊,小雪乃.」

不知道什麼時候,由比濱也出現在一旁.她發現雪之下,准備加入我們.

雪之下苦笑著起身.

「我們換個地方.」

「嗯,去那邊談吧.」

她撥一下頭發,轉身告訴同組的人:

「不好意思,我稍微離開一下,你們可以先走沒關系.」

J班的女學生點點頭,眼睛都閃閃發亮,對她投以崇拜的目光.那種關系真像名門女校的學姐與學妹,不過,要說她們算是親密,好像又不是如此.

我思考她跟班上同學的關系到一半,頭頂上冒出聲音.

「你還在做什麼?快一點.」

啊,我果然要跟著去.我站起身時,J班女學生的視線都集中過來,實在有點恐怖.回去之後,我會不會被她們宰了……看來從明天開始,得在衣服里塞一本《少年Sunday》才行.

我跟在她們兩人的後面離開石庭,繞著庭院參觀.

「委托進行得如何?」

「嗯……很困難.」

由比濱把目前為止的狀況簡單告訴雪之下,雪之下聽了,有點內疚地垂下視線.

「這樣啊.真對不起,這次都是讓你們負責.」

「不會啦,不用放在心上.」

她見由比濱在胸前輕輕揮手,才放心地露出微笑.

「雖然可能算不上補償,但我也多少思考一下.」

「思考什麼?」

雪之下看過來.

「女生可能會喜歡的京都景點,可以提供給他們,做為明天自由活動的參考.」

「喔∼不愧是小雪乃!啊,我們明天一起去!」

「跟戶部他們?」

那樣的話,我看是不會跟今天有什麼差別.

「不太一樣.我們可以跟在後面,看看幫得上什麼忙.」

「聽起來不是什麼好事……」

偷偷摸摸地跟在別人後面觀察,實在不是值得誇獎的行為.

「好啦,先不管能不能跟在後面,只要跟戶部推薦那些景點,他們一定會照著走.如果到時候有什麼事,我們可以再會合.」

先幫戶部擬定約會路線是吧.有道理,如果戶部遇到困難時,我們人在附近,他便可以迅速聯絡我們,這樣一來,或許能夠幫上什麼忙.

「雖然不能保證很有機會,但也沒有其他方法.」

總之,明天的計劃就是這樣.我們完全不曉得要如何行動,更不曉得該如何幫上戶部.

談到這里,我們正好繞完一圈庭院,回到山門前.

「我們等一下要去金閣寺」

「那麼,我先回去了.」

「嗯,明天見.」

「明天見.」

彼此道別後,我們回去跟葉山會合,接下來還要前往下一個地方.

大家走在通往金閣寺的緩坡上,一路上有很多彎路,途中還經過立命館大學.

到達金閣寺後,我們在里面參觀至閉園時間.

時間已經過了傍晚五點,我們在金閣寺等公車,准備回去旅館.

葉山先用電話跟導師告知我們會晚到.最後回到旅館時,男生的泡澡時間早已結束.

結果,我第二天也只能在旅館內的浴室洗澡.

沒關系,不用擔心,還有第三天,我是不會放棄的!

× × ×

晚餐時間,大宴會廳擠滿學生.

為什麼一到畢業旅行,高中男生盛起飯來,一定要學《日本昔話》的故事,把白飯堆成一座小山?

多虧你們那麼貪心,飯桶還沒傳到我們這里便空空如也.

此時此刻,房間內八成在舉辦大型麻將賽.吃晚餐時,大家都在聊前一天晚上做了什麼.根據我聽來的結果,幾乎每個房間都在打麻將.

因此,今晚將是最強寶座的爭霸戰.

現在回去房間,只會被抓去加入戰局,短時間內絕對別想洗澡.如果沒辦法洗澡,更不可能發生後續跟戶塚的意外插曲.

既然如此,干脆先在外面晃一下.

我決定去旅館外溜達,找東西填飽肚子.被發現擅自離開旅館的話,肯定會挨一頓罵,但是不用擔心,這正是我的光學迷彩(自行准備)派上用場的時候.

我成功地不被任何人發現,來到轉角處的便利商店.

按照老習慣,我先將雜志架瀏覽一遍.

《SundayGX》月刊……《SundayGX》月刊在哪里……

搜尋到一半,某個強勢的聲音傳入耳中.

「是自閉鬼啊.」

我還沒找到自己很喜歡卻一直忘記買的《SundayGX》,自己先被人找到.

對方使用的稱呼方式教人反感,于是我用陰沉的死魚眼看過去.

不過,那個人——三浦優美子只是繼續看自己手上的雜志,壓根兒不瞧我一眼.既然這樣,你何必叫我……

或許在三浦的認知中,我的存在等同大自然現象.看到外面下起雨,人們會很自然地說「啊,下雨了」.剛才她說那句話,說不定是基于這樣的道理.

這樣的距離也好,不會對我造成壓力.對方不在意我的話,我沒必要在意對方.

我不理會三浦,逕自拿起《SundayGX》翻閱.

「我問你,你們到底在做什麼?」

三浦冷不防地拋出問題,嚇得我肩膀跳一下.

這個人的口氣那麼恐怖,真是討厭……我把臉轉過去,看到三浦仍自顧自地挑選流行雜志.

她察覺到我在看她,繼續往下說.

「能不能不要再騷擾姬菜?」

三浦的視線沒有離開過手上的雜志,她肯定是把以前學校教過「跟人說話時要看著對方」的基本禮貌忘得一干二淨.

「啪啦」一聲,她翻過一頁雜志.

「你有在聽嗎?」

雖然很想回她「這是我要問的話」,不過仔細想想,自己連半句話都還沒說,于是開口:

「我聽到了.可是,我們不是在騷擾她.」

「明明就是,有眼睛的都看得出來.」

三浦闔上雜志,總算要認真對我說話.

「那是在找她麻煩.」

她把手伸向下一本雜志,小心地拆掉橡皮筋打開來看.那樣做是不行的吧……話雖如此,我自己的行為也差不了多少,所以沒資格說她.更何況,我根本不敢對三浦說那種話.

「是嗎?但也有人希望我們這麼做.一方受惠的同時,另一方跟著受害,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你還是放棄吧.再說,你又沒有直接受害.」

「啥?」

經過一段稱不上是對話的幼稚談話後,三浦女王終于第一次正眼看我.她的眼神充滿敵意.

「再這樣下去的話,我就會受害.」

「……」

這句超乎預期的回答讓我略顯遲疑.既然是三浦,我原先預期她會用強硬的語氣,抱怨自己現在受到多少困擾.那樣的話,我大可一個一個反駁,讓她再也說不出話,氣得拂袖而去.

結果,我猜錯了,我完全沒想到她會用未來的假設回答我.

此刻的我啞口無言,表情一定很滑稽.三浦直直盯著我開口:

「你跟結衣在一起那麼長的時間,應該也了解海老名吧?」

「我,我我我我們菜沒有在交往……」

猛然聽到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我慌張得咬到舌頭.這個女的在說什麼?人人家才沒有跟她交,交往!

我的全身狂冒冷汗,三浦見狀,露出打從心底瞧不起我的笑容.

「你是不是摘錯啦?惡心.結衣怎麼可能跟你交往,這有什麼好懷疑的?我是說你跟結衣聊過那麼多,應該也很了解海老名.惡心!」

……用不著最後再強調一次吧.

原來三浦說的「在一起」並非男女交往,而是單純的交友關系.

明白這一點之後,我反而不知道她想說什麼.

「那是什麼意思?我不覺得那兩個人有哪里相似.」

「嗯,因為她們的性格不同……」

三浦的眼神稍微柔和下來.

「結衣她啊,是個很會看場合的人,不過,最近終于願意表達自己的意見.」

她說的沒錯.我剛認識由比濱時,她對周遭的視線和氣氛很敏感,靠著跟大家站在同一邊,順應現場氣氛,建立起自己的地位.

「嗯,是啊……」

「海老名也一樣,只是剛好相反.」

三浦的嘴角泛起些許落寞的笑容,把雜志放回架上.

「她是靠刻意不看場合來配合大家.」

跟由比濱一樣,卻又剛好相反;刻意不看場合,藉此配合大家——不得不承認,這種描述中肯得無可挑剔.

「啊,聽你這樣說,我好像可以了解.」

「沒錯.那種行為其實非常危險,海老名是因為本身夠精明,才有辦法得到現在的地位.」

簡單說來,海老名是讓周圍的人接受自己的個性,藉以保持適當的距離感.她並非真的是一個怪人,不過是被大家當成怪人罷了.

三浦用懷念的語氣繼續說道:

「她如果安安靜靜的,的確很受男生歡迎,也有不少男生要我幫忙介紹.不過,每次我要幫忙介紹時,她都用各式各樣的理由拒絕.起初我以為她只是害羞,所以很積極地勸她,結果,你猜她說什麼?」

「我猜不到.」

沒有任何線索的問題,怎麼可能猜到答案?三浦見我聳肩,竟然默默垂下頭.堂堂一位獄炎女王露出這種悲傷的神情,真是難得一見的景象.

「她用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笑著告訴我:『再提這種事的話,我們就絕交吧.』」

我可以想像海老名說出那句話的樣子.她的聲音,笑容,眼神一定都很冰冷,不容許任何人接近半步.

「海老名不太提自己的事,我也不會特別去問.她大概不喜歡那種話題.」

我想可能不是那樣.海老名恐怕是認為,與其要失去什麼東西,不如先由自己毀壞殆盡;為了守護某樣東西必須做出大量犧牲的話,干脆豁出去,把它們通通拋棄.

即使是目前的交友關系,她大概也會狠心拋棄.

「我覺得現在這樣子很快樂.要是海老名離開了,我們可能沒辦法像現在這樣瘋瘋癲癲地一起玩,那些事情將永遠不會回來.」

說到這里,她的聲音開始顫抖.

「所以,不要多管閑事好嗎?」

以真正的意義而言,這或許是三浦第一次好好看著我.

我能清楚看出埋藏在她雙眼的意念.

因此,我拿出最大的誠意好好回答她:

「不用擔心那個問題.」

「你怎麼有把握這麼說?」

她的問題非常理所當然,畢竟三浦沒有任何可以相信我的理由.不論是信任還是信賴,通通建立在雙方互相理解之後,逐一累積的實際經驗上.

我跟三浦之間,尚未建立這層信任關系.

盡管如此,我還是有絕對的把握.

「用不著擔心,葉山說過他會想辦法.」

「什麼嘛.好吧,既然隼人那樣說了,那就無所謂.」

三浦笑著回答.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七卷 ⑥ 雪之下雪乃靜靜地走在夜晚的街道     下篇:第七卷 ⑦ 意想不到,三浦優美子都看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