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果然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搞錯了(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果然有問題) 第九卷 ⓪然而,那個部室里仍舊繼續著無法終結的日常  
   
第九卷 ⓪然而,那個部室里仍舊繼續著無法終結的日常

網譯版 轉自

翻譯:chaineryu,自由^邂逅,todovoko, 言の葉

校對&潤色:chaineryu

掃圖:goldapple

修圖:lasthm

風吹動窗簾,發出啪嗒啪嗒的聲音.這里離海很近,周圍又沒有什麼高大建築物,風勢毫無阻擋,不停呼嘯著.

被那聲音吸引,我向窗外望去.

樹木的枝葉從搖晃著的樹干上掉落下來,干燥的海風卷起了沙塵,為數不多的行人們也豎起外套的領子,縮起肩膀.

冬天終于造訪了這間學校.去年雖然也一樣經曆過這個季節,但我卻並不曾記得有過這麼冰冷的寒風.

伴隨著寒風的呼嘯聲,響起了一個聲音.

「哎,現在超干燥的對吧?所以優美子就帶了個加濕器過來哦,上課時超煙霧滾滾的,就是最近那種用USJ……還是USA什麼的電源的那種,就是那種——!」

由比濱一邊晃動身體一邊擺著手,熱情的說著.雪之下則露出微笑看著她,點頭隨聲附和.

「嗯,真是方便呢.」

畢竟雪之下平時就不是那種很多話的人,只有這點回應也並不顯得奇怪.不過,她的那個微笑卻讓我無法直視.

我把視線瞥向地板,正好看到視線前方由比濱的腳尖朝我轉了過來.

「就是嘛!所以我就想在部室里也放個那東西.對吧,小企?……小企?」

她的整個身體都已經朝我這里轉過來了吧,由比濱像是催促我回答似的又問了一遍.大概因為我正沉浸于思考之中,反應稍微慢了一拍.為了補上這一時間,我故意露出一副無奈的樣子歎了一口氣.

「……我聽到了啦.是USB電源吧,怎麼會變成用那種美國什麼的東西來供電的.」

「啊,就是那個!」

由比濱啪地拍了一下手回答.她沒等我和雪之下有什麼反應,緊接著又說了下去.

「現在手機也可以用那個USB什麼的東西來充電呢,超方便的∼.我最近手機電池總是很快就用完了呢——」

由比濱繼續著對話,接下來又把話題帶到了更換手機上面.

多虧了她,我們之間的對話持續不斷的進行著.然而,持續不斷的僅僅是話語本身而已,其中的話題內容,以及更深層次里應有的某種東西,都毫無連續性.

這一情景,讓我突然聯想到從遠處看著浮冰的樣子,這肯定是因為那窗外為寒風所搖擺著的樹木的緣故吧.好象只要不小心踏錯一步,就會沉沒于那深不見底的深淵之中一樣.

部室里雖然沒有日曆,但我仍可以毫無疑問地把握住現在的日期.這種確認日期的行為,就好像是扳著手指計算自己剩下來的每一天一樣.

十二月已快過半,再過兩星期左右就是新年了.今年就要這麼結束了吧.

所有的事情都已然終結,過去也已絕對無法再次取回.

眺望著西沉的太陽,我再次意識到.今年真的就要這麼結束了.

當然了,太陽一直以來都是這麼落下的,歲月也是同樣流逝的.如果有人問我今天的太陽和昨天的太陽有沒有任何不同,答案肯定是否定的,它們終歸都是一樣的東西,只是看著太陽的人的意識有了改變而已.

我——不,我們,一定是已經意識到了那可見的終結的存在,所以才會對這毫無變化的夕陽,懷抱著傷感吧.

在這流動的時間中,只有這個部室被凍結了起來.

自從那次學生會選舉以來,我們一如既往呆在這部室里.卻持續著只能稱之為空虛的,滿是違和感的交談,度過著如履薄冰般的時間.

「剛想著『現在有些冷了呐』,其實是因為已經是那時候了吧——馬上就到聖誕節了呢……」

由比濱又打開了另一個話題.

我和雪之下也隨意地說著「很冷啊」,「變冷了呢」,「明天還會更冷吧」之類毫無深意的話語,加入到對話之中.不知是不是感到這話題有些難以展開,由比濱突然很激動的向前探出身來說道.

「對了!如果拜托平塚老師的話,她會不會給我們配一個暖爐呢!?」

「那種事情果然還是太難了吧.」

雪之下對由比濱的動作無動于衷,只是靜靜地苦笑著.

「對那個人來說,肯定是給自己獎勵更加重要吧.」

或者說應該是希望把自己送給某個人才是最優先的吧.說真的,誰去娶了她吧.

見我們兩人只說了幾句無關痛癢的話,由比濱的情緒也涼了下來.

「是麼……這樣啊.」

由比濱心情也變差了,露出一副沮喪的樣子.

有種這些對話到這就算告一段落的感覺.

我和雪之下本來就不是很多話的人,也都沒有什麼能夠隨意聊聊的話題.所以最近的對話基本是由比濱掌握著主導權.

雖然都是一些沒什麼內容,也沒什麼妨礙的話題,但也算是不錯的打發時間的方式.

我不禁覺得由比濱比起以前更擅長尋找話題了.

不,並不是這樣.

應該說從加入侍奉社之前,由比濱就已經很擅長這種事了吧.這種看氣氛來打破沉默,用一些表面上的對話表現的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的本領,應該是她很久之前就已經培養出來的吧.

這種行為就和我翻開面前這本完全沒有在看的書一樣.

文字列和時間都不停流逝著,交換著聽過就好的對話,我抬頭看了一眼時鍾.

照這幾天的流程來看,差不多是雪之下要離校的時候了.

不知道是不是大家都想到了這事,由比濱也抬頭望向了窗外的天空.

「開始暗下來了呢.」

「……是呢,那今天就到這里吧.」

順著由比濱的話,雪之下也把書合上,放進了書包.我們也同樣收拾了一下東西准備回去,站了起來.

走出關上燈後一下子變暗的部室,前方也是同樣的一片漆黑.我們無言走在這條寂靜寒冷的走廊中,從樓梯口走了出去.

太陽已經沉到了地平線以下,只有校舍中漏出了亮光,而這些光芒也無法照亮校舍的背後.我們正矗立著的此處已經完全被黑暗所覆蓋了.

背對著路燈的人工亮光,由比濱高舉起手.

「那我就去坐公交車了!」

「哦.」

回應著像是要宣言什麼似的高舉著手的由比濱,我也准備走向停車場.隨後,留在原地的雪之下看著我們,說出了道別的話語.

「嗯,再見.」

因為太過昏暗,我無法看清她臉上的表情.但想必那個微笑一定還停留在她的嘴角吧.雪之下輕輕調整了一下書包的背帶,又撥正了隨之弄亂的圍巾.這種文靜的地方還是和以前的雪之下毫無區別,我不由得這樣想.

「拜.」

短短地回了一句,我不再看向雪之下,向停車場走去.

但是,不管我再怎麼無視,那個表情還是不停在我腦中浮現,無法消失.

從那天起就沒有改變的那個微笑.

我想把這件事拋到腦後,用力踩起了自行車.

熟悉,習慣,到了最後——

總有一天,現在的這種狀態也會被貼上日常的標簽打包起來,沉入到思考的深處,最後被正當化,變成名為『回憶』的那種的東西吧.

有人說時間是一切的解藥.

但並非如此,時間只不過是一種慢性毒藥.它慢慢地侵蝕著過去發生的事情,讓其終結,讓其斷念.

騎著自行車在街道里穿梭時,路邊的房屋已經裝飾著各種燈光.就如由比濱所說,聖誕節馬上就要到了.

小時候對聖誕節的認識,還僅僅停留于是個可以收到想要的禮物的日子.嘛,就是個類似于生日的日子.

但現在已經不同了,我已不再是小孩子,也不會有人特意給我准備禮物.

更何況.

我想要的東西,想許下的願望,都已經不複存在了.

甚至于,連想得到什麼東西的這種想法,都已然是不被允許的了吧.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八卷 9 那個部室中,已經沒有了紅茶的香味.     下篇:第九卷 ⓪然而,那個部室里仍舊繼續著無法終結的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