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果然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搞錯了(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果然有問題) 第九卷 ②順利地,會議進行著,卻毫無進展.  
   
第九卷 ②順利地,會議進行著,卻毫無進展.

和一色約好的碰面地點,也就是社區中心離我們學校很近,騎車的話只需要數分鍾就可以到達.

雖然實際上我從沒進入過這個中心,但是在平常的生活中我經常會看到這個地點,所以沒有什麼問題.

在中心的同一條街上,離車站很近的地方,有一個大型商業建築Marinpia(通稱:maripin),所以在傍晚時分這附近會出現許多住在周圍的太太的身影,十分顯眼.在此之中,也可以看到稀稀落落的學生.拜maripin所賜,這附近的區域對于放學後想找點樂子的高中生來說,應當是一塊風水寶地吧.即便是我,有的時候也會來這邊的書店呀游戲中心啊棒球場什麼的地方轉一轉.

到了社區中心,我將自行車停在停車場.

試著掃了一下周圍的情況,並沒有看到一色.話說回來,我們也沒有明確到底要在什麼時間碰頭啊.

這樣的話,是不是還是一起過來比較好呢…….

但是,因為我需要向雪之下她們隱瞞我單獨協助一色這件事,所以除了在外面碰頭外我別無選擇.現在,在雪之下面前接受與學生會有關的委托還是太過分了.不過,完全不理會一色的委托也顯得沒有責任感.這種情況下,雖然還存在著將雪之下排除在外的這個選項,但這起來也像是一種殘酷的背叛.考慮到侍奉部的現狀的話,以我個人的名義來處理這件事應該是最理想的選擇了.

再一次在自己的心中歸納好結論,我在社區中心入口前的台階上坐了下來.

正在發呆的時候,一色在對面的便利店門口出現了.她的手里提著看起來很沉的袋子.注意到我的一色小跑著向我靠近.

「抱歉—,久等了—.買了一些東西……」

大概是因為袋子很重,一色呼地重重吐出一口氣.

「……不,沒關系」

一邊回答,我一邊向一色伸出手去.但是,一色不知為何輕輕躲開了我的手,張大了眼睛盯著我看.她像是在說不明白什麼意思一樣,歪了一下腦袋.

「哈?」

「你這張火大的臉算啥啊.我這不是說,東西很沉所以讓我來拿嘛」

聽到我這句話,一色摸著自己的頭發,默默地轉開了視線.是在吃驚還是在困惑呢,她的臉上泛起了一抹紅暈.

「哈…….啊——,不用了畢竟也不算重……」

啊,這樣嗎.因為這個家伙,似乎一直只把那些男生單純地當作勞動力來看待,所以這回她也理所當然地以為我的請求也是一樣的在討好她吧.你看,戶部他們不是一直很自然地被她呼來喚去的嗎.

稍微凍住了一會兒的一色,大概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一下子擺好了架勢,與我拉開了一步的距離.

「哈!難道說,在用這樣的行動向我求愛嗎很抱歉雖然一瞬間有些心動但是冷靜下來再看果然還是不行」

「啊啊,這樣……」

我到底要被這家伙甩多少次才行呢…….再去否定也是太麻煩了啊…….

不過,要是這種程度就會心動的話就連心平氣和地旅行都做不到了了,所以還是注意一點比較好啊,這家伙.在飛機上每次乘務員姐姐幫你拿東西你都要心跳一下嗎.不能心跳的吧?……不,還是會心跳的.(空乘人員有加成啊)不對再等等.就算不是空乘,技術型女性也是很讓人心動的啊.果然有工作的女性很迷人!(對希望成為專業主夫的人有加成)

「哎,怎樣都好了」

把一色的動作話語全部無視掉,一下子奪過一色手里的袋子.

「啊…….非常感謝……」

一色攥著毛衣的袖子,很有氣勢地低下頭去.拜此所賜我沒有辦法看到她的表情,不過這她這坦率的道謝,意外地讓我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沒啥.這也是工作的范疇嘛」

要是別人一定要為了這種事向我道謝的話,小町的口頭禪不就要變成謝謝你,愛你喲哥哥了嗎.本來打算繞著圈子對她說不用在意,但下一瞬間我就後悔了.

「哇—!好可靠—,這樣的話下次也拜托你了?」

雙手在胸前緊緊交叉,笑臉像在閃閃發光.

啊啊,怎麼感覺東西一下子變得更重了…….不過,里面到底有啥呢?

向比起預想還要重的袋子里面一瞧,似乎都是點心果汁一類的東西.唔,是這種會議上司空見慣的茶點,或者還是叫catering比較好吧.(注:catering,提供飲食服務)

會話卡殼的時候,可以靠吃點心呀喝茶呀填補沉默的時間.類似的情況還有在對話中發出「哈哈」這種干涸的笑聲後接著去嚼frisk.別人這麼做的話,就會察覺到「啊啊,這個人,跟我交談讓他很困擾啊……」.

順帶一提,明明沒有進行對話,對面還是問你「要不要吃frisk?」的話,就是在繞著圈子發送「你嘴很臭」的信號啊!注意點吧!你可能患了內髒疾病!要注意的地方是那里嗎.(注:frisk,日本很流行的一種薄荷糖)

不過說起來,想要選擇合適的點心也很有難度.在咀嚼時會發出很大聲音的,還有味道過大的點心都會起到反效果.那麼,試著看一下一色挑了哪些東西吧.

呼呣.口感輕柔的巧克力點心,水果系喉糖,還有軟煎餅…….嗯,還不壞的選擇.每一種點心都有獨立包裝這一點得分很高.這樣的話也不用准備盤子什麼的,手也不會被弄髒.而且想拿回去的話也不費勁.

「哼—,意外地動了腦筋啊,你」

稍微有些感慨著說了出來,一色像是非常意外一樣,噗地鼓起面頰.

「怎麼這麼說,『意外』什麼的…….我可是那種很會照顧人的孩子喔.不過,那邊的人也做了准備呢—」

「這算啥啊.那,這些不就不用買了嘛.反正也是對面的經費.咔嚓咔嚓吃完不就得了」

「這樣也不行吧……」

回答著的一色表情十分僵硬.

原來如此,看起來確實費了不少心思的樣子.明明對方已經做了准備,我們這邊也不能每次都空著手過去——就是這麼回事吧.

我們這邊被當作被招待的一方,或者是被完全當作嘉賓之類的擔心看來是多余的了,可這次的活動是由雙方聯合主辦,既然雙方處于同等地位,那麼就算在點心這種程度的小問題上,雙方的對等關系也應該被保持住.

和其它學校進行來往也真是夠費勁的.進入實際的工作之後,這個問題會帶來怎樣的影響呢——我一邊進行著思索,一邊感覺手上袋子的重量又增加了幾分.

X X X

被一色引導著,我進入了社區中心.

不過,我之前從來沒有進入過這里,這兒到底是干嘛的呢.叮叮叮啦鈴?的BGM是不是可以恢複社區的HP啊.這算哪兒的妖怪中心啊.(注:テンテンテロリン?是《口袋妖怪》中恢複妖怪的HP時的BGM,妖怪中心是恢複妖怪的場所)

實際進來之後,感覺里面的氣氛有點接近政府機關,場所內流動著冷澈靜謐的空氣.在這種氛圍里,發出大一點的聲音也不會被允許吧.理由說不定是一樓有間圖書館呢.

跟著一色來到二樓,周圍的樣子又發生了一點變化.亂哄哄的交談聲,還有音樂的聲音微微地漏了出來.

在這一層之上還有一段台階.音樂就是從三樓上傳來的.

帶著「到底在干些什麼呢」的疑問向樓梯上望去,一色也像我一樣張望著.

「在三層上有一座很大的會場.聖誕活動似乎也要在那里進行喔」

「嚯—」

大概現在里面正在進行舞蹈之類的社團活動,微弱的震動感傳到了我們這里.

呼呣……,簡單地說就是跟文化館差不多的東西嗎.地區內的人們為了開展各種各樣的活動而在這里聚集——像是這樣的設施吧.那麼,這兒和文化館的差別在哪?規模?

正在我因為對場館的陌生感而東張西望的時候,走在前面的一色在某間房間前面突然停下腳步.

門上標著「講習室」的字樣.似乎是借用了這間房間作為會議的地點.

一色敲了敲那扇門.

「好的—,請進—」

里面有人回應,一色輕輕深吸了一口氣打開屋門.

推開房門,亂哄哄的音波迎面而來.屋內還擺放著桌子和椅子,看起來如同一間學校的教室一樣.

「辛苦了—」

一邊打著kyarurun感的招呼,一色一邊走進了房間.我跟著她走了進去,但房間的嘈雜也沒什麼收斂的跡象.不如說,就連投向我們的視線都沒有.應該是大家都沉浸在自己的話題中,對我們沒什麼興趣吧.(注:kyarurun,《偶像大師》中菊地真的台詞)

這時,那伙人之中有一個好像認識一色的人,向一色打起了招呼.循著聲音看過去,一名穿著海濱綜合高中制服的男生正舉著手.

「小彩羽,這邊這邊」

「啊—,下午好—」

一邊揮著手,一邊轉向那個集團的一色.很自然地,我也跟在她後面走了過去.之後,應該是終于在這極盡的距離內意識到了我的存在吧,打招呼的男生一臉訝異地看著我.接著,悄悄地耳語一樣詢問一色.

「誰?」

「啊,是我們的協助人員—」

臉上雖然笑嘻嘻的,說明卻真是潦草啊—,一色.不過,似乎就連這種介紹都接受了,對方「誒—」地感慨著重新面向我.

「我是玉繩.海濱綜合的學生會會長.請多指教!」

「……啊,你好」

面對對方非常干脆的自我介紹,我正在猶豫是否需要報上姓名的時候,玉繩並沒有理會我繼續了對話.

「太好了—.這次可以和總武高中一起做企劃.我一直在想,能不能通過構建互相respect(尊重)的partnership(合作關系),實現雙方的synergy(協作共贏)呢—」

(注:海濱綜合高中的這位學生會長是一個特別喜歡裝腔使用各種片假名詞彙(英語詞彙)的人,為了准確的表現這個特質,對相應的詞語我們會使用英文,並在其後用()注明相應的中文意思)

……一上來就來了個下馬威啊,這家伙.雖然說的話有差不多一半都聽不明白,不過提議合作開展聖誕活動的應該就是玉繩.在他的話語中可以看到這樣的端倪.

玉繩不愧是海濱綜合高中的學生會長,只是跟他說了幾句話,周圍的人就開始鬧哄哄地過來了.過來的人都在進行自我介紹,實在是記不過來.不過,這個活動結束後多半也不會再見面了了,所以記不起來也沒關系吧.

光是跟這麼些人照面就已經夠累了.不知不覺呼地吐出一口氣.把情況交給一色來處理,我坐在了一把離他們有點距離的椅子上,看著一色他們.

這時,在這群人之中,有一個看起來十分意外的,顯得有些茫然的家伙和我對上了視線.也許是看到我很驚訝,她一直不停地眨著眼睛.然後,站起身向我走來.

「呃比企谷?」

「……哦哦.」

被預料之外的人喊了名字的我,也被驚得反應慢了半拍.不知不覺,汗水不停地滲了出來.

穿著有點散亂的海濱綜合高中制服的女生,正在用手梳著被燙得有些蓬松的黑發.

折本香織.

我在中學階段的同級生,同時,是過去被我告白過的女生.而且最近,和我在意外的地方重逢,並且被卷入了意外的事態之中.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我和她之間發生的事,都不是什麼值得回味的記憶.

說起來,折本的確是海濱綜合高中的啊.既然在這里,那應該就是在學生會里面的吧,這家伙…….

對面似乎也抱有和我類似的疑問,發出了「誒—」的意外的聲音.

「比企谷是學生會的嗎?」

「不……」

像這樣回答,折本像是領會了一樣點了點頭.

「啊—,這樣啊.那,我也一樣的.也是朋友邀請我過來的啊—」

折本一邊說著一邊瞄瞄我的後面,看看周圍的情況.是在尋找什麼吧.

「比企谷一個人?」

「啊,基本一直這樣.」

聽到我的回答,折本噗地噴了出來,捧腹大笑.

「你這算什麼啊真逗.」

「不,逗個頭啊……」

有一點逗的要素嗎…….而且我不是受!不過我也不是攻!

(注:他們用的「受歡迎」是「受ける」這個詞,說一個人「受け」,也可能是在說他是受)

不過,托折本的福,我對這個集團有了一個簡單的了解.雖然活動是由總武高中和海濱綜合高中兩所學校的學生會聯合發起的,但是來幫忙的志願者也會參加這項活動.

「你們那邊人有點少吧?看我們這邊不是挺多的?」

「誰知道……?」

實際上,今天剛過來的我並不是很了解內部的情況.不過,看屋子里的情況,感覺海濱綜合高中那邊得來了有十個人.而相對地,總武高中這邊…….

呃,啊咧?我們的學生會……啊—,在這在這.被固定在角落里了啊.除了我和一色之外的穿著學校制服的家伙有一個兩個……四個人嗎.而且,跟海濱綜合高中那些人相比總覺得有些畏縮啊.總覺得他們有些不好意思的感覺.

「的確是少啊……」

「不是,一看不就很少嗎……哎,不過這種事怎樣都好」

一邊說著,折本像是失去興趣了一樣,折本迅速從我旁邊溜走回到了原來的位置.像是人員替換一樣,一色回到了這邊.她盯著折本看了看,冒出了一句話.

「前輩,剛才在這里的是認識的人嗎?」

這種措辭方式就像「你還有認識的人啊?」一樣所以別這麼說了吧,彩羽.而且你啊,不是見過一次這個人嗎?不過,也可能因為隔得太遠了,有些記不清楚了吧.這樣的話,雖然對應該說明有些困惑,但最後還是做出了平時那樣的介紹.(注:一色用的詞彙是「いる」,可以表示「人在這里」,也可以表示「人存在」)

「啊啊.嗯,是中學同年級的同學.」

「誒……」

雖然一色問了我一下,但她看起來也沒什麼興趣,應了這麼一聲後就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開始拿出點心之類的東西.看到一色的樣子,海濱綜合高中那邊的人也開始准備飲料和點心.

看來會議要一點一點地走向開始了.

海濱綜合高中和總武高中的人都朝著既定的位置走去.在擺成コ字型的桌椅前,大家坐了下來.那麼,我要坐在哪個角落里呢…….守護四個角中某一個的我簡直就像四聖獸之一一樣——我正這麼想著,感覺到自己的袖子正被一下一下地拽著.

(注:四聖獸是數碼獸系列中守護數碼世界東西南北各個方位的四個究極體聖獸型數碼獸)

「前輩,請坐在這里∼」

「誒,不不我坐在角落就行了……」

就算我這麼說,一色也沒松開我的袖子.試著揮開她那不停扯著我袖子的手,她仍然捏著我的袖子不放.這個力量是什麼情況,明明抓握的姿勢看起來很可愛,但是完全甩不開啊…….

「你看你看,馬上就要開始啦∼」

接著又被猛地拽了一下.

「知道了,你再拽袖子要被拽長了」

話說回來,不管我坐哪兒都不會在會議上發言的,所以也都一樣.這樣的話,還是坐在放著點心的桌子前面比較好吧.勉強地折了回來,坐在了一色旁邊.

雖說桌子排得像是個コ字,但在最中央所謂生日席位置端坐的,還是海濱綜合高中學生會長玉繩.我們則坐在右側那一邊.

這樣重新看一下的話,的確像剛才折本說的那樣,對面的人數更多一些.兩遍的人數上有著近一倍的差距,但實際上比起人數的差距,還能感受到雙方更大的差異.最大的理由應該是雙方熱鬧的程度吧.海濱綜合那邊男女混雜的氣氛非常熱鬧,而總武高中這邊就很是安靜.

不過,活動畢竟是由對方倡議的,所以兩邊氣勢上有差距也是沒辦法的吧.就像是主辦和協辦的關系一樣嗎.感覺這一點就算在座次的安排上都可以體現出來.

從這個狀況來看,為了力量平衡,海濱綜合高中應該會在各種各樣的工作中擔當主力,而我們學校怎麼看都是更多地處在貫徹支援的位置吧.

確認大家都坐在了座位上,對面的會長,玉繩開始啪啪地擊掌.

「呃—,那麼讓我們開始會議—,請大家多關照—」

玉繩以熟練的感覺說完後,大家都輕輕地低了一下頭.

會議終于開始了.

玉繩跟一個同伴說了一下,請他站到了白板前面.嘎吱嘎吱的揮筆聲音響起,側目看著的玉繩張開了嘴.

「還是跟上次一樣,從brainstorming(頭腦風暴)開始吧」

誒,這個帥氣的東西是啥.我是沒掌握這種技能啊.

雖然一瞬間產生了這樣的念頭,但其實並不是什麼特別的東西,只是頭腦風暴而已.定義里有著各種各樣的細枝末節,簡單地說,就是團體里的大家自由地提出自己的點子.

「接續上一次的議題,關于event(活動)的concept(總之),以及提出關于內容的idea(主意)……」

玉繩開始推動會議發展,海濱綜合高中那邊有稀稀落落的手舉了起來,大家開始展示大概是經過了思考後產生的想法.

我暫時靜觀著他們的狀態.你看,就是那個嘛.不清楚狀況就發言的話,只會起到反效果嘛.放手不管可不是我在偷懶,而是我的一份顧慮喲!

對面有誰進行發言.

「考慮一下我們高中生的需求的話,還是必須要在年輕的MIND(頭腦)這一部分進行innovation(革新)……」

呼呣,原來如此.有道理.

對面又有誰提出觀點.

「這樣的話,我們就必須把和社區之間建立WIN-WIN(雙贏)的關系當作前提條件來考慮」

唔,嗯.呃,懂了.

然後對面又有人表達想法.

「這樣的話,就有必要運用戰略性思考去分析cost performance(性價比)了吧.因此取得consensus(共識)……」

喔,喔……,這樣啊.

閉著嘴聽著會議上大家的發言,一下子產生了這樣的想法.

……這個會議算啥啊.

不光完全不知道在干什麼,就連與會者到底在討論什麼話題都不清楚.這就是因為那個吧,因為我是傻瓜麼?

感受到了不安的我看向旁邊的一色,只見一色時而點頭,時而發出「哦—」這種像是很有感觸的聲音.你知道的嗎,雷電.(注:A自《魁!!男塾》)

明明是來幫忙的,卻被丟在這里不管,感覺有些糟糕的我悄悄向一色確認.

「一色,現在他們干啥呢?」

輕輕地向一色搭話,她稍稍把頭轉向了我這邊一點.她的腦袋可愛地歪了一下.

「誒?……誰知道呢?」

你竟然說誰知道…….你是打乒乓球的小愛嗎…….

(注:這里一色說的「誰知道」是「sa—」,日本乒乓球名將福原愛在殺球時也經常高喊這個音節)

這個姑娘,明明不明白,還會做出這種反應嗎?驚愕地看向一色,她還是一副不在意的樣子,像是在說「不用擔心喲—」一樣輕輕地對我微笑.

「哎呀,反正對面提出了各種各樣的方案呢」

「哼—……」

由對面來想點子的話,我們這邊是不是只要進行實際的作業就可以了…….那樣的話,就算是我一個人應該都能應付得過來.

我並不討厭單純的勞動.雖然不停地進行重複工作的機械性作業會磨損人的精神力,但我的精神力應該說是早就已經磨損完了還是應該說是已經練出來了呢.要是不費心不動腦就能做好工作的話,我覺得也是挺不錯的.

這樣的話,只需要好好聽一下到底要做什麼就行了吧.雖然這麼說,感覺他們並沒有在進行什麼有實質性內容的討論啊…….

這一點似乎負責主持會議的玉繩也感覺到了.

「各位,應該還有更重要的問題吧……」

玉繩用很重的口氣說出這句話後,緊張的氣氛開始在與會者之間擴散.不愧是學生會長,這份威壓感還是挺像個樣子的.大家把目光投向了他,聽他接下來要說的話.

于是,玉繩一邊環顧著講習室里所有的人,一邊帶著簡直可以轉動陶輪一樣的略顯誇張的手勢繼續說了下去.

「應該運用logical thinking(邏輯思考),更有邏輯地思考吧」

你這不是在跟他們說一樣的東西嗎.到底要思考多少次啊.

「或者說,應該站在customer side(顧客的立場),用顧客的目光去觀察吧」

所以說,這是在說一樣的東西吧.要當多少次客人啊.

我大概已經露出帶著痙攣的笑容了.然而,大家卻都是「原來如此—」的表情,向玉繩投去閃閃發光的眼神.

……不行啊,這位會長大人跟他的同伴都是一個節奏啊.

在此之後,這個會議的流程也會保持這種狀態繼續下去.

「那麼outsourcing(外包)也必須要考慮」

「不過分析現在的method(方案)的話,在scheme(日程)上太緊張了啊」

「原來如此.就是說,姑且也有risky的可能性呢」

risky是啥啊,牛舌做得很棒的店嗎?為啥這些家伙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在用片假名說話?路什麼柴嗎?(注:rikyu,著名牛舌店;諧星ルー大柴,喜歡在句子中夾雜大量英文)

革命性的innovation!對話與交涉negotiation!解決方案是solution!這樣的互動還在不斷進行.與其說是新手在玩HIP-HOP,倒不如說他們的意識都已經HOP-UP了.(注:HOP-UP,子彈向上旋轉)

誒……,覺悟真高啊…….我的意識似乎也飛到某個很高的地方去了…….(注:這邊原文意識高い,下面會講到)

X X X

我從哪里來,要到哪里去?

這個會議讓人不禁思考起了這個問題.說到底,會議是從哪里來的,要到哪里去呢.

也沒有得出什麼像是結論的結論,會議不知不覺間結束了.

盡管這麼說,brainstorming這種活動往往就是這樣的結果.「總之需要有各種各樣的點子被提出來」,這就是頭腦風暴.進行這項活動的目的就是要讓大家的點子得到充分的發展.這樣的話,這場會議完全沒有任何作用——這個觀點大概也就不成立了吧.

不過有一個需要加以注意的點,就是意見基本都是由海濱綜合高中那邊提出的.而總武高中這邊,雖然出席了會議,但基本沒有發言.不過話說回來,被對方連發剛才那種「高覺悟發言」的話,變得膽怯起來也是人之常情.不用說其他人,就連作為會長的一色都沒有要說什麼的樣子.

在現在沒有什麼要做的我,盯著離我有一點距離的一色看了起來.注意到了的一色隨意地中止了對話,來到了我這邊.

「前輩,大概明白是什麼樣的感覺了嗎?」

「不……,一點都不懂」

大概一色在問我,有沒有理解這個會議的宗旨吧.雖然明白她在問什麼,無奈要不要誠實地說出來「自己只是直白地理解到那些詞彙就只是詞彙而已」這一點,果然還是有點微妙啊.

大概是從我的表情里看出了我的情緒,一色也呼地短短吐出一口氣.

「啊—,好像說了一些難懂的話呢」

不過,實際上比起難解的話語,還是曖昧的話更不容易讓人明白啊.但是,對于一色來說那大概只是些瑣碎的事吧,她又一次露出了可愛的kyarunn的笑臉.

「不過,只要說『好厲害』啊『我也要加油—』啊這種話,就會變得很受歡迎喔.接下來應該只需要偶爾回複一下會發過來的郵件就可以了吧.」

「你這家伙以後會被捅的吧……」

就算現在沒啥事,我還是擔心她以後會被打擊報複得很慘呐.真的,不受歡迎的男生可是很容易上鉤的,可是會有各種各樣的悲劇出現啊…….不受歡迎的男生都很奇怪地純情又天真,而且他們內心總有一些一心一意的地方,所以非常容易誤解.這算啥啊,這麼一想不受歡迎的男生不是超棒的人嗎!為啥會不受歡迎呢?真是不可思議!

正在我想著這些的時候,一色也在嗯—地思考著什麼.

「不過,前輩有的時候也會給人這種感覺喔?該說是腦袋好用呢,還是該說是覺悟高呢」

一色半帶著笑地這麼說我.在覺悟高後面,加了一個(笑)…….

「別混作一談.我才不是覺悟高系.只是自我意識高系而已」

覺悟高系(笑),簡單地說,指的就是.大肆宣揚那些好像很有道理的商業用語和經營學術語,希望能扮演與別人不一樣的自己的有些痛的孩子們.和中二病沒啥差別.

另一邊的自我意識高系就是普通的有些痛的孩子們.和高二病沒啥差別.

「哈啊,聽不很明白啊」

一色像是有些愕然.哎,其實我也不是很明白.只是不管如何,從別人看來很痛這一點是不會變的吧.

「總之,需要做的活已經整理好了,我們准備開始做吧」

一色輕快地向我遞出了一打紙張.

原來如此,剛才的交流不單單是說笑,還涉及到了基本沒參與話題討論的我們總武高中需要做的具體工作啊.

會議這種東西,一般來說得不出結果的可能性更大.重要的問題,應該更多地是通過偉大人士的密談,而不是通過會議來決定的吧.

她在這種地方倒也是做的很周到嘛.因為是可愛的一年級女生這一點嗎,對方的態度似乎也還可以.

「關系處得還行啊」

「嗯—.唔,算是吧」

一色用食指抵住下顎,「嗯—」地歪了歪頭.然後啊哈一聲笑了出來.

「……說起來,說『教我一下吧』的年齡小的女孩子很可愛,這不還是前輩告訴我的嗎—」

「我哪跟你說你這個了……」

雖然我的確提示過她合理利用學妹這個立場的話會有好處,但我可不記得自己曾經說到過這麼具體的程度.不,應該是她進行了一色流解釋後才會變成這樣吧.……不好,我不知不覺間培養了一個怪物嗎.這樣的話會形成社團崩壞嗎…….

「不過說回來,這樣的話直接全部交給那邊不就成了嗎.不要我也沒啥吧」

「啊—,呃,也是……」

聽到我這句話,一色一副很難回答的樣子低下了頭.大概是有著擔心的事吧,我等待著她繼續說下去.不過,我沒能等到她的話語.

因為有個家伙咚咚地敲了我們面前的桌子.

「呐,小彩羽.這些也拜托你可以嗎?因為大頭都由我們這邊做嘛」

出現的是海濱綜合高中的學生會長玉繩.似乎在之前和一色商量好的內容之上又追加了新的內容.他又將幾張打印紙遞給了一色.

「啊,好—!」

一色爽快地收下了紙張.她的臉上已經沒有了剛才的消沉.

「拜托了啊.有不明白的地方盡管提出來就好.我會仔細地跟你說的」

玉繩帶著爽朗的笑容揮了揮手,離開了這里.一色也揮著手目送著他.

「嗯,那麼開始做吧」

重新轉向我,一色把追加的紙張按分類彙總好,開始向旁邊的學生會成員進行配發.

「就是這樣,我們需要做的工作就是整理這個議事錄了.那麼,拜托大家了」

雖然像這樣給大家分配了工作,但反應實在是太沉悶了.跟一團和氣的對面的學生會相比,在干勁的部分有著很大的差距.

不過,要是對工作干勁滿滿才是奇怪的吧.不,這個理論也很奇怪.

不過我能看出來,我們的學生會在面對對方提出的「只需把提出來的內容落實」這項工作的時候,干勁已經消失不見了.恐怕這和他們心中原本的學生會的樣子也是有差異的.

我也從一色那里拿到了議事錄的打印稿.還有一些今後的計劃表啊,課題的清單啊之類的東西.我們的工作似乎就是想辦法填滿這些表單.

這時,我們學校的學生會中有一個人倏地站起身來,把打印紙遞給一色.

「會長,這樣可以嗎」

「啊,我先確認一下」

收下紙張的一色表情有些僵硬.那個男生也是一副想說什麼的樣子張開了嘴.

「啊—,這個怎麼說呢……」

「嗯……」

「不,還是算了……」

像是學生會成員的男生把接下來的話吞了下去,移開了視線.輕聲補了一句「拜托了」之後,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以「總覺得沒見過這家伙啊—」的視線追著男生看了一會,留意到的一色壓下聲音告訴了我.

「那是副會長」

隨著她的說明我一下子想了起來.啊啊,二年級的那個誰啊……不,雖然不知道名字,但是應該在同一層上看到過啊.他是我們學校學生會的副會長嗎.嘛,就算知道會長這種程度的人的名字,其他人員的名字也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呢.

不過,和我一個學年啊.怪不得一色要用敬語.

呼呣.還是挺複雜的啊.部下的年齡比自己大自然是有很多不便之處,而上司比自己年齡小的話,也會感到心里有什麼難以釋然吧.就算在便利店打工那會兒也是,年齡比自己大的新人真的是很難相處啊…….教對方怎樣工作的時候總感覺帶著顧慮,對方也會經常表現出很在意的樣子.

這份辛苦,就算在受年長的人喜愛的一色身上也同樣存在.

「感覺真是麻煩啊」

「啊—……,好像並不是特別招他喜歡呢.不過,最開始的話就是這樣的吧.到後面也會慢慢地習慣吧」

一抹陰霾在一色的臉上一掃而過.不過,她一下子就恢複了平時那帶著些許攻擊性的笑臉,說出了這句話.

不過說起來,想一下子從最開始一帆風順地搞好關系的確是挺難的.總會或多或少有些爭論啊分歧啊齟齬啊之類的.

「前輩?」

聽到她的聲音的我一下子抬起頭來,眼前出現了驚訝地看著我的一色的臉.大概是我不慎停下手里的活了吧.為了糊弄過這段奇怪的空隙,我一邊進行著書寫工作一邊張開口.

「不過說回來,這個要做到什麼時候才行啊」

「嗯…….應該差不多已經到結束的時間了—」

隨著一色的視線,我看向了房門附近的鍾.已經很晚了.大概哪里的社團活動也已經到了結束的時候了吧.

這時,時鍾下面的門被拉開了.

「哦,在做啊」

一邊說著一邊走進來的是穿著套裝的白衣女性,平塚老師.長長的黑發微微飄動,高跟鞋發出咔噠咔噠的響聲向我們走來.

「老師.」

為啥這家伙在這……難以想象地思考的時候,平塚老師有些不滿地喘了口氣.

「這個似乎姑且也算是我的工作啊……,真是的.總是給年輕的小職員分配工作,真是困擾」

是這樣啊,老師還很年輕啊…….不禁向她投去了溫暖的視線.接著,平塚老師也看向了我的眼睛.用稍微有些,溫柔的眼神.

「……比企谷一個人嗎?雪之下和由比濱怎麼了?」

聽她的口氣,似乎她認為我在這里是理所當然的,而且認定侍奉部另外兩個人也會在這里.啊啊,這麼說讓一色去做這個合作活動,就是平塚老師說的啊…….

也就是說,她是想讓侍奉部來接受一色的委托,才會把這個任務分配出去的吧.的確,從過去的狀況看,這個委托也許會被侍奉部整體接受.

不過,現在已經不一樣了.

「啊,不,這次只是我一個人過來幫忙」

我悄悄地把視線轉向了手邊的紙張.

「呼呣……」

平塚老師盯著我工作的樣子看了一會兒,什麼話也沒有說.我也沒有進行進一步說明,只是一個勁地干著活.只是機械性地照抄沒什麼太大意義的文章和文字而已.

「……哎,也行」

短短地歎了口氣,平塚老師來回看著我和一色.

「不過,比企谷和一色嗎…….很有趣的組合啊」

「什麼意思啊這……」

被放在一起我這邊可不怎麼覺得有趣.不過,對一色來說大概也是一樣的吧,她也露出了看起來非常不滿的「誒—」的表情.是不是有些太過分了呢,彩羽…….

平塚老師看著我們的臉,愉悅地笑了出來.

「不,稍微有點啊.……比起這個,已經到時間了.剩下的部分後面再做,現在還是回去吧.對面好像也是這麼打算的」

聽老師這麼一說我們看過去,海濱綜合高中那邊的人也慢慢開始做回去的准備了.

「是這樣啊,那麼我們也回去吧—」

一色跟其他學生會成員一說,大家也都各自開始收拾.這時,一色大概是擔心被平塚老師聽到吧,壓下聲音向我耳語.

「我要跟那邊學生會的人一起吃個飯才回去,前輩先回去就行啦!」

沒有邀請我這個選項嗎…….真是讓人高興,這家伙也明白啊—.

「那麼,我就回去了」

「好的.那麼,前輩,明天也請多關照」

面對一色開玩笑一樣的敬禮,我輕輕舉起手打了招呼,轉向了門.呃,還有一件事忘了問.

「啊—,對啦.明天的話,開始時間也會跟今天差不多嗎?」

「嗯,基本是這樣」

「哦,知道了」

大概也是考慮到海濱綜合高中的人來這里也需要多多少少花些時間,才將開始時間設定成這樣了吧.也就是說,對我們來說,在會議開始前會有一段空閑的時間.

一邊考慮著這微妙的時間要怎樣度過才好,我一邊邁開腳步,離開社區中心.

X X X

幸福到底是什麼呢.

答案就是被爐.

「啊,哥哥.歡迎回來—」

結束了長長的一天回到家中,看到小町在客廳里.她看起來睡眼惺忪的樣子.多半是睡了個飽吧.

貪睡的原因,應該是不知何時出現在客廳里的這個被爐吧.

終于,還是複活了嗎…….這個惡魔一樣的機械.所謂被爐,就是廢柴人間制造機.在冬天的時候,如果敵國送來大量的被爐的話,很容易就可以達成侵略了吧.

「小町,別在被爐里學習.很容易犯困,而且在里面睡的話還會感冒.被爐會讓人變成廢柴的」

我進行著對被爐的痛斥,小町卻向我投來了掃興的眼神.哎呀不好,這個孩子也進入反抗期了嗎…….

「不是,不要一邊往被爐里蠕動一邊這麼說啊……」

哈哈哈,小町醬在說什麼呢?我怎麼可能會往被爐里……哦哦!回過神來我怎麼不知不覺間開始往被爐里鑽了!?

開玩笑—的,我一邊演著超沒用的小話劇一邊鑽進了被爐.

…………暖暖的喵.

結束了長長的一天,穿過黑暗的夜路回到家中的身體接受著遠紅外線的照射,讓我感到非常舒服.倦怠地伸直了腿,碰到了什麼軟綿綿的東西.

而且,這份柔軟還輕輕地罩住了我的腳.看起來這柔軟的東西還是有意識到…….這麼說來是小町的腳嗎?帶著疑問看向小町那邊,和我對上眼光的小町嫣然一笑.

罩住在被爐中的腳什麼的…….最近,我的妹妹有點怪啊.話說,不要啊這啥啊超害臊的!……這個愛撒嬌的貨.

為了宣告「別這樣」猛地伸了一下腿,柔軟的感觸離開了我.

接著,有個東西一下子從被爐里鑽了出來.是我家的貓,卡瑪庫拉醬.看起來罩住我的腳的並不是小町,而是這家伙啊.明明是一只貓,為啥會立刻枕住我的腳啊?

從被爐中出來的卡瑪庫拉,懶散地伸展了一下,哈——地吐了口氣.這是那個吧,剛從桑拿里出來的大叔吧,這個家伙.

看著我的臉,卡瑪庫拉「呵」地從鼻子里哼了一聲.看起來是對被用腳趕出來有些不滿.還是因為我的腳太臭了呢…….都變得不安起來了,你還是不要做出這個反應了吧…….

「哥哥,為什麼這樣瞪著卡君啊」

「啥也沒有……」

畢竟是剛從被爐里出來,還是覺得有些冷吧,卡瑪庫拉跳上了坐著的小町的腳上,以香箱坐的姿勢開始睡覺.白天多半已經睡了個痛了吧,現在還要再睡嗎.真好啊,貓.我也想過這樣的生活.(注:香箱坐,貓收緊四肢後身體變成香箱形狀的坐姿)

小町開始撫摸坐在自己腳上的卡瑪庫拉.啊—,這麼摸下去的話不管過多久它也不會閃開了啊…….

啊,對啦.看著小町想了起來.

「呐,小町.這啥?」

從制服的口袋中掏出還放在里面的字條.小町為了不弄醒卡瑪庫拉,往前探了一下身體看向了我的手.然後,坦然地說道.

「誒?就像你看到的那樣嘛」

「嚯……」

這家伙,真的想要白色家電嗎…….我這妹妹到底啥情況啊.(注:白色家電,空調,電冰箱等大件家電)

……不過,繼續追究的話,要是再提到那個信息也是挺讓人害臊的.把那個清單作為參考,另外再好好考慮一下給小町的禮物吧.

我們都沒再說什麼特別的話,發著呆度過著這段安靜的時間.

忽然,卡瑪庫拉啪地站了起來.用後腳撓撓耳朵,一副爽朗的表情從客廳中走了出去,似乎徑直走向了玄關.

多半是母親回來了吧.能迎接回家的母親或者小町正是這家伙的厲害之處.順帶一提我和父親回來的時候這家伙完全不會出來.

稍過了一小會兒,玄關傳來了啪嚓的聲音.蹬蹬的上樓聲響起,母親出現在客廳里.卡瑪庫拉緊跟在後面.

「我回來了—.啊—,好累」

母親把包隨意丟在一邊,大口喝著大概是在回來的路上買的不知道哪家咖啡廳的咖啡.看著她疲憊的樣子,我和小町送上了慰勞的話語.

「媽媽,歡迎回來—」

「哦—,辛苦了.爸爸呢?」

我想著要是父親回來的話就向他央求給小町的禮物錢,但是聽到我的疑問的母親卻一臉茫然地歪著頭.

「誰知道—?」

「竟然說『誰知道』」

Hey hey, my mother? You是my father的wife的吧?不覺得就算不用「撒—」這種尊稱也沒問題嗎?還是說,只是單純地對Husband沒有興趣?(注:這里的「誰知道」還是「sa—」)

「現在這個時期日程表很滿的,回來不了這麼早吧?我也是帶著工作回來的」

母親也沒有掩飾,很自然地說了出來.與其說是沒有興趣,不如說是過于理所當然了所以根本沒有在意的樣子.哼—,雖然大概也是因業種而異,這個時期的公司職員是很忙的呀.就算聖誕臨近也必須工作什麼的肯定干不了啊,喂.聖誕季能好好地跟家人一起度過——我想成為這樣的大人啊.絕對不工作.正當我堅定NEET的意志的時候,母親像是想起了什麼張開了嘴.

「對啦,八幡.你有空吧?去預約一下聖誕派對桶吧.還有,蛋糕」(注:KFC在節日期間非常受追捧,很多家庭都有訂一桶炸雞的習慣)

「啊嗯?」

為什麼是我,說回來為什麼我就一定是有空的?凝結成了一句「啊嗯?」進行了回答.不管哪兒都不能說「啊」呀.

「之前一直是拜托小町的,但是今年不太合適……」

「啊—,好啊.給我錢」

這樣的理由的話,我也不是不願意去做.雖然迄今為止我都沒意識到,不過在我考試那一年小町也一定為我做了各種各樣的事吧.不如說,平時的家事也有很多是由小町做的.這種程度的活也算是我的份內之事吧.

聽到我的回答,小町插了進來.

「這種程度的活讓小町做吧?」

不過母親卻半帶著笑呼呼地晃著手.

「沒事沒事,因為我們工作的關系平時就已經讓小町負擔了很多了.偶爾讓哥哥跑跑腿也沒關系啦」

不,不是.這個不是這樣.面對家事我也是有干勁的.但是,要是在心里浮現出「做家事」這句話的話!這個時候行動就已經結束了!(是由小町的手結束的)(注:a自jojo第五部,「當我們的心中浮現出「宰了他們」的這句話時!我們的行動就已經結束了!」)

當我正准備搬出「有能干的妹妹的確幫了大忙,但也有很多問題啊」這種借口的時候,母親像是完全沒在意我的反應一樣從包里拿出了錢包.

「啊,忘了取錢了.下次可以嗎?」

「啊—」

短促地答了一句,母親說著「拜托了」伸著懶腰,肩膀發著響聲走出了客廳.

「明明不去管小町的事就好了的」

「嘛,父母心就是這樣.要是放不開的話你就努力學習去」

聽到我的話小町的眉頭一瞬間擰作一團.不過,她接著像是打馬虎眼一樣露出了苦笑.

「嗯—,就算你這麼說也有點……」

「啊,抱歉.沒有思考其他的措辭方式」

不知不覺反射性地說出了「努力吧」這種應屆生應該已經聽到耳朵起繭的詞語.不過,小町,這樣的笨蛋妹妹肯定是不會不努力的.

對在努力的人,不應該說「努力吧」這種話吧.不過說回來,對于不努力的家伙,跟他說這種話也只會讓他火大而已就是了.

那麼,應該怎麼為她應援才好呢.正當我呣呣呣地沉吟的時候,小町露出了微笑.

「哥哥,這個時候只要說『我愛你』就好啦」

「是嗎.我愛你小町」

「雖然小町並不是這樣但還是謝謝你,哥哥!」

「真過分……」

眼淚一下奪眶而出.哥哥,剛才這句話,明明蘊含了很濃的心意呐.你願意的話我為你閃五次刹車燈也是可以的啊.(注:a自DREAMS COME TRUE的歌曲《未來予想図II》,其中有句歌詞「總是會把刹車燈閃5下,那是代表「我愛你」的暗號」)

開心地笑了一會兒的小町霍地站了起來.大概是要回到房間里繼續學習了吧.

「好的,很棒的情緒轉換呐」

「那還真不錯……」

「哥哥也是,情緒轉換是很重要的喔?怎麼說—呢,被逼到走投無路的時候,還是干點什麼別的解解悶更好吧?」

「那……嘛,是,沒錯啊」

這不只是逃避的借口而已嗎——我本想這麼說.

不過,一回想起哪里的某個人也像這樣正在逃避,就感覺自己沒法對小町強硬起來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九卷 ①再一次,一色彩羽叩響了那門扉     下篇:第九卷 ②順利地,會議進行著,卻毫無進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