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果然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搞錯了(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果然有問題) 第九卷 ⑦總有一天,由比濱結衣她.  
   
第九卷 ⑦總有一天,由比濱結衣她.

回到了家中,我倒在了沙發上. 那個場景之後,我們無言地回到了活動室,帶著無話可說的尷尬與害臊的感覺,互相打了招呼告別後離開了.

雪之下說著要去歸還鑰匙率先道別,我像是逃走一樣走向了停車場,由比濱也急急忙忙地奔向了公交車站.感覺三個人之間也只是說了一兩句話而已.

陷在沙發里的我,回想著今天發生的事情.

為什麼我會說出那麼難為情的話啊…….

唔啊啊啊啊!想死!想死啊啊啊啊啊!明天不想去學校啊啊啊啊!傻嗎!傻嗎!傻!傻!唔噢噢噢噢噢噢噢!

一邊在心中呐喊著,我一邊發出低沉的呻吟一邊在沙發上翻滾.當然由于我家的沙發沒有那麼大,滾了有三圈就摔在了地板上.

大概是聽到這個聲音受到了驚嚇,我家的愛貓卡瑪庫拉從旁邊的被爐里跑了出來,在房間中噠噠噠地來回奔走,Zvezda地從客廳里逃了出去.(注:a一月新番《世界征服~謀略之星》)

我就這樣趴倒在絨毯上.

「……想死」

輕輕地吐出低語.

精神創傷的閃回分為兩個階段.首先襲來的是情緒高漲的破壞性沖動,接踵而至的則是情緒低沉的憂郁感.

時而激烈地不停扭動身體,時而如同斷了線的人偶一樣停止下來,我進行著這樣的重複.宛若那種看上去已經死了,但靠近一看實際上還活著的超級凶殘的蟬一樣.只是個螻蟻之輩啊,我.

自我煩惱了一會兒之後,我稍有些放棄了.呼地深深歎了口氣翻了個身後,和大概是正好要走進客廳,看到我而驚呆了的小町對上了視線.

「……怎麼了,哥哥」

小町半帶愕然,半帶懼意地向我詢問.但現在,就算是可愛的妹妹,我仍然怎麼也打不起精神去理會她.我一下子扭過了臉.

「別管我了.哥哥我,現在個性出現了一些崩壞啊」

用陰郁的語調拖遝地說完,小町誇張地歎了口氣.

「我說啊,哥哥」

被重新喊了一聲的我,只有腦袋轉了一圈看向小町.小町半睜著雙眼,嘴彎成了一個へ字,保持著這樣奇怪的表情開始說了起來.

「個性?哈—?往往只有成天嚷嚷著個性個性的家伙們才沒有個性呢.話說回來,一有風吹草動就會變化,怎麼可能算得上有個性」

雖然表情很奇怪,但她說的內容卻微妙地有說服力.喂,認真的嗎.確實是這麼回事.不知不覺間我就接受了.只是,那個表情和說話的方式讓我有些火大.

「小町妹妹,你這個說話方式怎麼回事.很粗暴呀?而且,表情也很奇怪」

因為妹妹的說話方式突然變得粗暴起來,我為了引導她走上正軌,用鄭重的說話方式向她提問.大概是因為被我說奇怪而發火了吧,小町太陽穴上的青筋跳動著,一副非常生氣的樣子張開了嘴.

「……我是在模仿哥哥啊」

「不像啊……」

嘴上雖然這麼說著,我也清楚自己果然還是沒有留意到自己的特征.誒,我這個人散發的氛圍這麼讓人火大嗎?客觀地看,這個沖擊的事實我還是第一次留意.我給人的印象,不應該是更加知性的,冷酷的,虛無的感覺才對嗎?不是嗎?

啊—咧,很奇怪啊……真的嗎—?受到輕微打擊的我像這樣嗯—地呻吟的時候,小町靠到了我的身邊,坐在了沙發上.

「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但已經到現在了,這個扭曲的性格也沒法糾正啦.垃圾哥哥呀,垃圾哥哥」(注:ごみいちゃん,ごみ(垃圾)+お兄ちゃん(哥哥)的組合)

一邊說著,小町一邊用腳撓著仍然躺在她腳邊的我.這樣我就真地被當作垃圾看待了.不過,那只腳突然停了下來.小町在自己的膝蓋上用手托著腮,輕輕地笑著垂下頭看著我.

「不過,小町很喜歡這樣的哥哥喔.啊,現在小町的得分超級高!」

這麼說著,小町向我露出了最棒的笑臉.啊啊,這種通過加一句沒用的話來隱藏羞澀的處理方式,也許和某人有一點接近呢.

「……那還真是謝了.這樣的我,我也很喜歡.現在八幡的得分超級高」

「這算什麼……」

無視驚愕的小町,我猛地站起身來.

總算是下定了決心.也許在明天的夜里,我還會回想起今天的事,因為害臊而拼命地掙紮煩惱;也許在以後,我的腦內還會閃回這一場景,進而羞得不停翻滾.

不過,這樣也沒事.這樣的過去組成了現在的我,組成了能夠對小町說出「非常喜歡」的我.不要擅自把別人的過去稱作傷痛.這是我的魅力點啊.

我想我肯定,也會喜歡上這滿是魅力點的迷人的我吧.

× × ×

在家里不停翻滾,最後以自己的風格接受了現實的第二天.

我在往常的時間起床,吃完早餐,騎上車子來到了學校.

雖然本應是這樣的,但隨著離學校的距離越來越近,我蹬踏板的腳也變得越來越沉重,結果自己還是在快要遲到的時候才勉強趕到了教室.

……哎,果然還是不行.本來我就不是那種一兩天就能把事忘乾淨的性格.

沒向任何人說明,我在心中發著牢騷,繼續趴在了桌子上.因為實在是太害臊了,我為了不靠近由比濱,變得超級小心翼翼.

就算這樣,由比濱大概還是多少有些介意我,在早上的班會前也好,在上課時也好不時地向我這邊投來視線.

每次我都一下子移開視線,擺出打瞌睡的姿勢.

這算啥啊,這算啥啊…….

我把攤開的筆記本罩在頭上,宛若人受驚嚇時不停地念佛一樣,一直重複著這句話.在休息時間也只是蹣跚地走向廁所或者售貨機,午休也只在平時的地方一邊念著好冷好冷一邊吃著午餐.

然而,本來覺得轉動很慢的鍾表的表針,今天轉動的速度卻驚人地快.

回過神來,已經到了放學後.

這個時間,終于還是來了.

不過,如果在這里太磨蹭的話,現在在和三浦她們說話的由比濱也許就會來邀請我一起去活動室.這就有一點,讓人困擾,也有些讓人害臊.

也許是從我的態度中察覺到了什麼,也可能是她也做了類似的考慮,由比濱在白天的時間並沒有靠近我這邊.但是,放學後就另當別論了.

在事態發展到那樣之前,先離開教室吧.

我走出校舍,在通往特別棟的走廊上磨磨蹭蹭地走著.

老實說,比起中學告白被甩的第二天腳步還要沉重一些.說回來,那個時候的我因為已經想象過大家會有怎樣的反應,所以多少還算是有一些應付的余裕.被各種各樣的人隆重地當作笑柄,或者是雖然請求大家不要在意,像平時一樣對待自己……(這里的句子不會翻譯)

如果有這種像是已經計劃好的應對方法的話,我這邊也會輕松一些.

但是,我沒有辦法預測那兩個人會有怎樣的反應.

一邊思考一邊行走,我來到了活動室的門口.我本來是打算走得很慢的,原來這個地方是這麼近的嗎.平時的話我還會瞄一眼窗外的景象,但今天我也沒有情緒注意這些瑣碎的地方了.

站在活動室門前,我吐出了一口氣.……想回去.這樣的念頭在我的腦海中一閃而過.但是,拜托她們幫忙的人就是我.折回去的選項,根本就不存在.

做好了覺悟,我拉開了活動室的門.

房間並沒有上鎖,由于日頭仍然很高,光照進了活動室.窗簾也已經被拉開.沒人用的桌椅被堆在了一起,但三把椅子和一張桌子還是像往常一樣單獨擺在了那里.雪之下坐在其中一把椅子上.

雪之下把目光抬離正在讀著的書,帶著像平時一樣澄澈的表情開口.

「你好」

「啊,啊啊」

比起想象中還要普通的雪之下的反應,讓我稍微卡了下殼.嘛,就是說只是我本人太過于介意了而已,周圍的人其實並沒怎麼多想吧.這就是自我意識過剩的典型.

稍微安下心來的我坐在了放在雪之下對角線上的椅子上,從包里取出了文庫本.打開夾著書簽的頁面,內容卻完全不記得.往回翻了數頁,終于看到了有印象的文章.

似乎要久違地進行真正的閱讀了.

我和雪之下都沒有說話,安靜地消磨著這一段時間.偶爾可以聽到只有翻頁的聲音和咳嗽的聲音.不過,輕咳的聲音一直在繼續,還是讓我有些在意.我向那邊掃了一眼,雪之下又輕咳了一聲張開了嘴.

「那個,」

大概是為了蒙混過這稍微有些變調的聲音,雪之下又輕輕咳了一下.接著她像是在偷看我一樣瞥了我一眼,和我對上目光後一下子移開了視線.

「……那個,雖然就是今天的事,但可以先告訴我一下時間和地點嗎」

是這樣的.從進入活動室就一直在逃避說話時機的我,現在在請求侍奉部來協助開展聖誕活動.我必須要先針對這個活動進行說明才行.不過,現在還差一個人.還是應該等一下她.

「啊啊,是啊.……這個,等由比濱來了再說好嗎」

「……沒錯.沒必要說兩次呢」

雪之下的視線落回到書上,輕輕地對我說道.于是雪之下陷入了沉默,我也沒有特意去說什麼別的話.大概是又要暫時進入無言的時間了吧.

不過,這個形勢被很有氣勢的砰地一聲開門聲瓦解了.

「呀哈嘍—!」

打著有些刻意的元氣滿滿的招呼進來的是由比濱.

「……哦哦」

「你好」

我們各自向她打了招呼,由比濱露出了滿足的微笑,走向平時自己坐的椅子.走到那邊之後,她又想了一下,把自己的椅子咔嚓咔嚓地拉向了雪之下.那把椅子比起我想的似乎還要輕一些.

由比濱調整了一下椅子的位置,誒嘿嘿—地笑著坐了下去.

「……好近」

一副困擾的樣子吐出了低語,雪之下把椅子挪開了一點.接著,像是在追著雪之下走一樣,由比濱又將椅子挪近了相同的距離.

「……那個,由比濱同學.……稍微,挪開一點好嗎」

聽著雪之下十分客氣的話語,由比濱的臉上爬上了陰霾.她把椅子挪開了一點,把手放在膝上低下了頭.

「啊…….嗯,是啊……」

「那個,不是……」

看著由比濱的樣子的雪之下雖然想說點什麼,但還是沉默了.

兩人的互動看起來還是有違和感.我這邊光是看著就已經很累了.

嘛,這種表面的互動也是許久不曾見到,昨天還發生過那樣的言語上的爭端.想要很快地回到過去那種狀態大概並不容易吧.雖然說得像是別人的事一樣,但就算是我,也不知道到底怎樣應對才是正確的.

雖然現在不知道正解到底是什麼,但比起這寒冷的時間,我還是更願意相信我們之間依然有著一些羈絆.總之,現在我必須要做自己該做的事.(這個血が通う……!不敢擅自翻譯!)

我估計著向兩個人搭話的時機,還是發出了幾聲干咳.

× × ×

簡略地說明了聖誕合作活動的概要以及我們現在身處的狀況後,我們在預定好的時間開始走向社區中心.

不管是在活動室里還是在去的路上,我們之間也只有像是業務聯絡一樣的對話.單純看對話的字數的話,感覺在進行那種表面互動的時期,我們說的還要比現在多不少…….

我推著自行車,後面跟著的兩個人普通地跟在後面.稍微走了一小會兒,在社區中心的入口處就看到了一色.今天似乎也在好好地等著我.

把自行車停在停車場走向一色,她那邊也留意到了我們.一色的表情看起來十分驚訝.她的視線在我們三人之間不停地往複.

「結衣前輩,還有雪之下前輩……?發,發生什麼了?」

「啊.我拜托她們來幫忙」

做出了極為簡潔的回答,我進入了社區中心.一色也點了點頭跟著我走了進去.雪之下和由比濱也跟了進去.

「哈,這樣嗎…….啊,不是,幫了很大的忙—」

一色向由比濱和雪之下露出了nikopa—的笑臉.由比濱也回以「呀哈嘍—」的笑容.

「彩羽妹妹,多多關照啦—!」

由比濱說完,旁邊的雪之下也跟著點了點頭.

「狀況好像不怎麼理想呢」

「是這樣呀—」

一邊說著,一色一邊把便利店的袋子遞給了我.這家伙,習慣得真快啊—一邊想著,我一邊干脆地接了過來.

這時,由比濱和雪之下的腳步啪地停了下來.

「…………」

「…………」

聽到腳步聲中斷的我回過頭去,看到兩個人都在定睛看著那個便利店的袋子.由比濱像是被嚇呆了一樣直直地盯著,雪之下帶著冰冷冰冷的視線看著這邊.

「怎麼了……」

「不,沒什麼」

「啊,嗯.對對,沒什麼」

聽我一問,雪之下一下子移開了視線,由比濱啊哈哈—地笑著在胸前輕輕揮手.

一邊感受著讓人不太舒服的視線,我一邊走上樓梯.由比濱「誒—」地好奇地四處打量著,雪之下毫無興趣地淡淡地走著.

這時,我們來到了會議的場所講習室.

「辛苦—了」

一色隨便地打著招呼走了進去,我們也跟在她的後面.雪之下和由比濱一下吸引了大家的注目.

一色輕快地來到了玉繩身邊,跟他說著些什麼.大概是在傳達「來幫忙的人手又變多了—」這種感覺的內容吧.玉繩也在文雅大方地點著頭.

在此期間,我撲通一聲把便利店的袋子放在了空著的座位上,隨意地把里面的東西攤了開來.看到的雪之下和由比濱,以及學生會的成員也過來幫了忙.

這時,正在倒飲料的由比濱「啊」地輕輕出聲.循著她的視線看去,看到的是折本.折本也看著我們三個,瞪圓了雙眼.

的確,我把折本也在這兒的事完全忘記了…….重新跟兩位照面的折本會有怎樣的反應,也讓我有一點擔心.

不過,折本並沒有走向這邊,只是輕輕向我們點了點頭.看到的由比濱慌忙連連低頭.雪之下則只是不停地盯著她看.

嘛,兩邊對對方都沒什麼好印象啊…….連我們自己的距離感都還沒有把握好,折本的事就更沒法去管了.光是清楚地說出來就已經夠我受的了.

「總之,先坐吧……」

我向由比濱她們搭話.

「啊,嗯」

「好的」

兩人點了點頭,我坐在平常的位置上,由比濱坐在了我的旁邊,雪之下坐在了一色平時坐的位置上.很自然地就坐在了上座,不愧是雪之下小姐.

不過,回來的一色顯得很困惑.

「啊,啊咧—.我的座位—……」

一色一邊輕聲念叨著,一邊在雪之下旁邊轉來轉去.注意到她的雪之下站起了身.

「啊,抱歉.座次已經決定了呢」

「啊,沒沒,不用不用.我的話,坐在那邊反而更沉得住氣」

一邊說著,一色把雪之下推了回去,坐在了副會長旁邊空著的位置上.

全體人員就坐後,玉繩坐在了平時的議長席上.然後,他打開了mac air,環顧著會場.

「大家都到齊了嗎?那麼,我們開始吧」

玉繩向大家發出了號令.大家回禮道「請多關照」,會議開始了.

今天我們需要決定聖誕活動中到底要做什麼事,……本應如此.之前玉繩已經叮囑過了大家,而且中間還休息了一天.這種情況下如果還不能做出決定的話就很糟糕了.

在會議上起頭的當然是身居議長一職的玉繩.玉繩向海濱綜合的學生會成員們搭起了話,並開始配發講義.

"聽了前幾天大家的頭腦風暴,我這邊也試著做了些思考.我寫了一份resume(會議梗概),大家試著讀一下吧"

似乎昨天沒有開會,就是因為他要做這個東西.

這份梗概的標題上,躍動著「聖誕音樂會活動」的字眼.緊隨其後的是企劃的具體內容.感覺比起會議梗概這份東西更像是企劃書,不過我也沒有去管這一點,繼續讀了下去.

以「現在,鏈接我們的音樂」為理念,去開辦網羅多種風格音樂的音樂會.由古典,搖滾樂隊,爵士,贊美詩,福音歌五部分構成,中間穿插以christmas sound為主題的戲劇,同時還有音樂劇的配置.這是一場能最大程度發揮音樂與戲劇的synergy(協力優勢)的all genre(全風格)聖誕活動.

……草草地讀過一遍後,這次又花上時間重新認真地讀了一遍.但是,他書寫的內容並沒有什麼變化.

喂喂,與其說這是一個折中的方案,還不如說這只是一只奇美拉而已.這個方案的確把大家列舉的意見都考慮了進去.(注:奇美拉,希臘神話中獅頭羊身蛇尾的吐火怪物.)

議事錄里已經寫了管弦樂隊,但在此之上還加了古典樂,這樣就形成了規模感的問題.另外,雖然自己不太明白贊美詩和福音歌之間的差異,但畢竟議事錄專門把這兩者分開書寫,應該還是存在不同的吧…….其它的內容基本就是原樣不動地寫了進去,一眼看上去,這些內容構成了企劃書的整體樣子.

但是,把所有意見都考慮進去的結果,是讓這場活動的容量變得無法控制.豈止是非常大,已經大得沒有辦法實現了.

「怎麼樣?」

玉繩沒有面向任何人進行了發問,大家也只有「嗯—,可能不錯啊—」或者「好像很有意思啊—」或者「也許會很熱鬧啊—」之類的反應.語言上基本都是積極的,但決不是什麼全面贊成.

大家只是做出這樣帶著曖昧的消極的肯定,也許是因為至今的頭腦風暴不允許有人進行對意見的否定吧.也可能是根本沒人認真地考慮吧.

但是,就這樣下去的話,會議永遠無法作出決定.現在應該指出現實中無法實現的要素,並誘導活動內容進行一些削減才行吧.

「現在這個規模有點大得過頭了吧.而且,有人會音樂嗎?」

「嗯,所以說,outsourcing(外包)的相關事宜也要考慮啊」

玉繩似乎預料到了這個問題,毫無澀滯地做出了回答.

「古典樂與爵士樂的話,有的私人LIVE可以提供派遣服務,而我們學校有人可以出樂隊.戲劇與音樂劇的話,如果請演劇部來幫忙的話總是可以有辦法的吧.然後,還有贊美詩之類的,……這個要拜托教會了吧?」

聽到的答案是THE?委托別人.這樣的話說成是我們的活動真的好嗎…….

外包本身並沒什麼錯.與力不能及的部分以及專業的內容相關聯的話,比起自己蹩腳地去做,坦率地去拜托專業人員會是更好的選擇.當然如果自己有能力去做的話就沒什麼太大的關系了.

現在的問題,就是這個計劃存不存在現實可行性了.我一邊回想著日曆的日期與星期,一邊張開了嘴.

「那麼,那個派遣服務的日程合適嗎?」

我不覺得他們會在事到臨頭之時還能樂呵呵地過來.而且說回來,從事這種工作的人在聖誕時期本來就是非常忙的吧.

「這一點的話,我們再去確認吧」

不是,這一點如果不提前確認好的話就…….再怎麼想,這豈止是畫出來的餅,簡直像是把餅擬人成萌角色「もちみ醬(巨乳)」的插畫一樣了.(注:もちみちゃん,日本第一醫學美容dr ci:labo吉祥物,然而也並不是巨乳……もち是「餅」這個字的讀音)

大概是從我的表情里察覺出了什麼,玉繩像是在補充一樣繼續說了下去.

「我想,首先需要取得大家的consensus(共識).大家共享grand design(整體規劃)之後,再開始討論到底要omit(省略)哪些內容吧」

「con……,omi?」

由比濱歪了歪頭.嘛,那些詞彙的意思後面再教給她,更重要的是要先想辦法讓會議取得一些進展.

這次試著從其它方向發起進攻吧.

「話說啊—,這個,像是高中生嗎?總覺得已經背離了企劃的初衷了啊」

「所以說,是『現在』啊.顛覆高中生已經被imprinting(打上烙印)的stereotype(墨守成規)的image(印象),讓大家看一下現在的高中生形象不好嗎」

「prin,stereo……image?」

由比濱又一副摸不著頭腦的樣子.嘛,這些話的意思等下再給她解釋好了等等,固有印象還是應該知道的吧.

不管怎樣,先把向由比濱說明的事放到一邊,問題在于玉繩.說實話,雖然看上去要反駁玉繩只需用「看清現實吧」這樣一句話就足夠了,不過對能完全無視現實的人來說,這招就完全沒用了.

要說有什麼能做到的,也就是向他展現現實到無可奈何的高欄壁壘,然後讓他慢慢放棄這種程度的事了.

表單也正是為了這個而准備的.

我取出了前天做好的,也打算交給玉繩的預算表.上面羅列了請外面辦音樂會的各項經費.把這些數字仔細核對確認後,我向玉繩提問.

「就算能請外援,這邊的預算要怎麼辦」

先前的預算是根據印象中每名演奏者每小時需要三萬元到四萬元左右的市場價作出的.而且如果需要像古典,爵士之類的表演,這個費用還要倍增.在此之上再增加演奏者的話,需要的費用也要相應的增加.而且贊美詩的費用是另外支付的,也需要相當的金額.如果想把企劃書上寫的東西全部實現的話,現在的預算自然是不夠的.

但是,玉繩的答案和之前相比沒有變化.

「這場會議就是為了考慮實現方法的啊」

他這麼一說,我就什麼其它的東西也說不出來了.

玉繩提出的企劃,本身並不是很壞.如果有充分的時間與人手,而且預算充足的話,保持這樣下去也沒問題.估計活動能夠正常地實現.

但是,現在的情況下,這三個要素都不充分.

我閉上了嘴,其他人也沒有提出反對的意見,會議的議題轉移到了如何實現活動以及如何籌措預算資金上面.

確定好預算相關的事項後,就要把刪除哪些內容這個問題理出頭緒了吧.多半定下要刪除哪些內容的時候,准備的時間也不夠了,這樣就只能砍掉更多的內容了吧.

簡單地想象到這樣的未來圖的我,輕輕地歎了口氣.

× × ×

會議結束後,我已經筋疲力盡.

最後,今天的會議也沒有確定下來要做的內容,.還有一周就到聖誕節了,而且明天是周六.現在這個時點的休日是讓人十分肉痛的時間損失.

我旁邊的雪之下也顯得無精打采.她像是為了抑制頭痛一樣輕輕按著太陽穴,呼出了一口氣.

「超出了想象啊…….你們一直在進行這樣的交流嗎?」

「……啊啊」

雖然做出了回答,但實際上,過去的情況還要更慘一些.現在至少還提出了具體的名詞,已經是很大的進步了.我一邊回想著,不知不覺「嘿」地發出了討厭的笑聲.

「因為兩邊說的話總是驢唇不對馬嘴,光是看著就覺得著急……」

「是啊……,完全聽不進別人說的話的感覺」

雪之下帶著火氣說著,由比濱也疲勞地跟著點頭.不過,玉繩並不是這樣的家伙.最近一直在看著他的我非常清楚這一點.

「如果只是不聽別人的話,還要強一點啊…….別人的話只聽一半,還把那種要素強加上去,所以就更加盲目地橫沖直撞了」

「啊—,是的.沒錯啊……」

一色歎著氣應和著.

在沉重的空氣中,由比濱像是要打破這種氣氛一樣,重新打起精神面向我們.

「那麼,該怎麼辦呢?」

「……不知道」

我老實地回答.說真的,如果今天的會議碰巧能把問題全部決定好,後面可以直接「呀—」地進入作業的話,也會讓人產生一些「總能想出辦法來的」的想法.我還期待著今天的會議,就算沒有辦法完全作出決定,也能多多少少取得一些進展.但是,揭曉的結果是這個樣子.

我正考慮著接下來的對策,雪之下卻一動不動地盯著我,吐出了低語.

「……你也有不明白的東西呢」

「你這挖苦算啥?顯然有超多的東西不懂好嗎」

我像以前一樣反射性地駁了回去,雪之下的話語一下子停住了.

「我不是在說這件事,那個……」

雪之下一邊說著一邊把臉轉離我,輕輕地咬住了嘴唇.她的視線跟著垂了下來.

在過去這明明只是一個無足輕重的互動而已,但現在,這個互動顯得十分生硬.無論怎樣也無法合理地把握兩人之間的距離.

無法忍受這種氣氛的我,咯吱咯吱地撓著頭.

「……不,抱歉.雖然想做點什麼,但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啊」

「……我不是在責備你」

回答的雪之下聲音很輕,依然低著頭.

看著我們這幅樣子的由比濱戰戰兢兢地插話.

「嘛,嘛啊,總之先從能做到的事情開始考慮吧.呐?」

「沒錯」

聽到由比濱的話,雪之下抬起了臉.她輕輕地搭起胳膊,默默把手抵在了下巴上.保持著這個姿勢的她也許是彙總好了想法吧,像是在確認一樣慢慢地開始說了起來.

「我覺得首先應該考慮的是如何讓活動的規模回歸到可能實現的范疇內……」

「嗯—.雖然這麼說,可是有那個啊—……」

一色一邊回顧剛才的會議一邊說道.從現在的趨勢看,應該不會選擇縮小規模這一選項.大概雪之下本人看到後也有類似的想法吧,她向一色點了點頭.

「那麼,必須要考慮如何增加預算了.目前的當務之急,是確保請外面的演唱會的人過來的費用,以及學生樂隊排練需要用到的練習時間與場所.關于場所的話,使用音樂室應該就可以了,如果不行的話就必須要借用錄音室,那樣的話就會產生費用」

她說完後我才留意到這一點.啊啊,並不只是當天的費用,前期的成本也必須要考慮進去嗎…….

「這樣的話預算還要進一步上升啊……」

而且,由于還沒確定具體內容,現在也無法進行計算.真是到處碰壁啊.

在我考慮的時候,雪之下也在推進著自己的思考.

「然後是關于如何確保拿到經費的協議問題.是要向學校申請呢,還是按人數均攤呢,也可以去尋求其它力量的援助,不過這樣時間就有一點緊了」

「啊啊,畢竟只剩一周了啊」

這個時間上的制約比起想象中還要嚴峻.就算決定了活動的內容,這麼緊的日程感覺也很難支撐活動的實現了.

結果,要是不對這個會議做些什麼的話,就沒有辦法取得進展.

「現實地看,本來應該從學生會的預算里劃出經費的,但從這份企劃書與計劃看,預算應該也不會下調……」

雪之下看著之前發的玉繩做的梗概,用紅筆在上面嗤嗤地時而書寫時而畫線.我們眼看著梗概被大量的添刪和備注染得一片赤紅.

由比濱「呼哇」地用尊敬的目光看著,一色像是嚇呆了一樣用帶著恐懼的眼神盯著雪之下的樣子.

嘛,我懂的.在這麼短的時間里整理好問題點,提出具體的方案.不愧是雪之下.恐怕在我們學校里,在實務領域沒有人能力比雪之下更強.

但是,就算是這個雪之下,似乎也無法簡單地拿出解決方案.她在自己寫的備注上大大地畫了個叉,淺淺地歎了口氣.

「不過,我想並不是這個問題.應該有什麼更加根本性的東西……」

雖然雪之下本人似乎還沒有接受,但來到這個地步已經是前進了一大步了.雖然還不多,但也是做了一些現在力所能及的事.

「總之還是先試著去做一下提出來的事項吧.眼下需要做的是找學校商量資金的問題.需要確認一下能不能拿到追加的資金」

我一邊說著一邊站起身來,雪之下帶著有些不安的表情抬起頭看著我.沒什麼自信的雪之下並不多見,也讓我有些疑惑.

「……怎,怎麼了?」

聽到我的詢問,雪之下一下扭向了一邊.

「沒什麼…….我本來以為這種程度的思考你已經想過了」

「沒,具體的提案我還沒考慮」

「是嗎…….那麼,就這樣吧」

說著,雪之下也站了起來.

不管怎樣,首先是金錢的索要嗎.……明明是聖誕節的活動,最開始卻必須要確定好錢的問題,這還真是沒有夢想啊.

將監督小學生和更新議事錄的工作交給其他成員後,我們侍奉部三人加上一色一共四個人回到了學校.有必要和擔任這次共同活動監督的平塚老師進行一些商量.

進入職員室,我們來到平塚老師的位置.平塚老師正在桌子上進行著書寫著什麼工作.真稀奇呢……這個人在我來的時候,可是不是在吃飯就是在看動畫的呐.

「老師」

聽到我的搭話,平塚老師抬起了頭.接著,在看到我,以及我身後的雪之下和由比濱後微微一笑.

「比企谷,似乎好好地完成了課題呐.」

聽到這句話,由比濱一臉茫然,眨巴起了眼睛.

「課題?」

「現代國語課並沒有出課題哦.」

真希望不要再使用這種會招來誤會的表達了.聽到我的話,由比濱松了口氣地撫著胸口.

「就是說呢.太好了.超嚇一跳的!」

平塚老師有些愉快地笑了,轉動椅子將身體朝向了我們.

「話說回來,……有什麼事嗎?」

「是.……一色同學,請說明一下.」

「誒?!由我來嗎?!」

被雪之下這麼一說,完全大意了的一色吃驚地大大仰過身.

「你是負責人吧?」

被略帶銳利目光瞟了一眼,一色「嗚嗚」地念了起來.沒,沒關系吧……事到如今,對這兩個人的關系我又有些開始擔心起來.正當我「是不是要打個圓場啊—」地思考著的時候,一色向前邁了一步.

「那個,老師,稍微有點事想商量……」

「嗯,說吧.」

接下來,一色說起了至今為止的事情梗概,以及目前提出的企劃案,和作為未決事項的資金問題.其間漏掉的情報還有不清楚的部分則由我和雪之下進行了補充.

將大致的情況說完後,平塚老師靠在椅子背上將交叉起雙腿.

「也就是說,首先是預算的問題嗎……」

「是的.」

聽了我的回答,平塚老師「嗯」地點了點頭後開口說道.

「看來你們不清楚聖誕節為何物呐.」

「嗯?」

看到我們歪著腦袋,平塚老師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敲了一下手掌.

「就讓你們見識一下到底為何吧.」

說著,平塚老師抓起了放在桌子一側的書包,在里面翻找起來,接著將什麼東西拿了出來.

「就是這個!」

鏘鏘!平塚老師一邊自己這麼說著,一邊扇動著奇怪的紙張.

雖然紙張又是折角,又是皺皺巴巴,不過仔細一看,似乎是什麼的門票.

「是迪士尼的門票呢……」

看了一眼後,雪之下說中了這玩意的正確名稱.這麼一說,再仔細一看的話,上面小小地裝飾著潘先生的圖案.

噢—.這麼說來,這玩意確實是這種感覺的.順帶一提,在入場時所需要的門票並不叫作門票.因為迪士提尼樂園被稱頌為「夢之國度」,所以入園所需的門票要稱為通行證.真是注意細節啊.

由比濱看著高舉的門票,漏出了「呃—」的聲音.

「這個怎麼了嗎.有四張……」

被由比濱一問,平塚老師「刷」放下了門票,「呵」的一聲露出了討人厭的笑容.

「啊啊,這是我在結婚典禮的二次會上得到的…….而且還得到了兩回…….而且還被人『一個人可是能去兩次呢!』的說了兩回呢……」

光是聽,我的眼淚就快要滑落下來了.

我說!您怎麼說話的!要是平塚老師自己一個人去了四回之後,肯定會因為意外地感到有趣,第五回也自己掏腰包一個人去的吧!一個鬧不好,第六回的時候就連我也得跟著去了.快來個人娶了她吧!不然真的各方面都很不妙了!

正當我以濕潤的雙目瞧著平塚老師的時候,平塚老師不知何時叼起香煙,咯吱咯吱地嚼起了濾嘴.

「去試試這個然後稍微學習一下.那里的聖誕節可是很不得了的呐,應該能當做參考的.另外……還能稍微喘口氣.」

平塚老師對我們露出了微笑.

嘛,確實現在我們沒有什麼能做到的事.若是兼顧取材和放松這麼回事的話,也不能說完全沒用.

不過若是要更有效的利用這些門票的話,換成現金不好嗎……雖然這麼想,但因為身旁的一色和由比濱都在「哦哦」地鬧騰著,我沒能說出口.

「真的可以嗎—?謝謝您了—」

雖然一色在吵鬧著,但我一點也高興不起來.于是不由得將自己不高興的原因說了出來.

「為什麼要在這個擠成翔的時候……」

「是呢,我也不太……」

雪之下點點頭贊同道.嘛,這家伙似乎對于吵鬧的地方和人群也不怎麼喜歡呢.

不過,也有家伙喜歡這種祭典一樣環境.由比濱對我們的話「欸—」地露出了不滿的表情.

「欸——?挺好的嘛,我們去嘛!」

「我說你啊,是在小瞧冬季場的迪士尼吧,那寒風可是吹得要命哦.那可是靠海的哦.」

「另外就是人群和排隊的長龍.」

雖然我和雪之下都這麼說,由比濱卻並沒有退卻.

「誒……啊!可是可是有潘先生!有『潘先生的bamboo fight』哦!你看,之前看DVD的時候,不是說過可以一起去的嘛!」

雪之下對于『潘先生』這個單詞一個激靈地產生了反應.像是關節生鏽了似的「吱吱吱」轉動脖子移開了視線.

「……既然什麼時候去都沒關系,沒必要非在人多的時候.」

也許看到這副笨拙的模樣,認為自己抓住了戰機,由比濱更加接二連三地說了起來.

「你看你看!在聖誕節的話不是會有聖誕節的裝飾嗎?像是《幽靈校園》什麼的不也是嘛!」(ホーンテッド キャンパス是貌似是一本小說還是啥的,但是原文說的是ホーンテッド!,這個貌似是平板讀的出道作.不知道怎麼處理)

「不,今年的bamboo fight只有通常裝飾.而且在以前也沒有什麼聖誕節裝飾的.因為這本來就是更加重視世界觀的景點.」

對于由比濱的攻勢,雪之下以放著光的眼睛正顏厲色地回敬道.雪之下的語氣相比平時更為嚴厲一些.感覺是那啥,是對于臨時起意的潘先生知識不能容忍之類的還是什麼的吧…….

面對氣勢洶洶的雪之下,由比濱的話語「唔」地噎住了,而一色在一旁退開了老遠.平塚老師則是饒有興趣地瞧著.雖然我倒是知道雪之下喜歡潘先生,不過還是有點受不了的感覺.不由得漏出了聲音.

「真清楚啊……」

「這種程度只是一般常識的范疇.」

說著雪之下立刻背過了臉.可能是對自己的滔滔不絕有些不好意思吧,臉龐也紅了起來.話說回來,這是哪個國家的常識啊.夢之國嗎?

雖然由比濱被雪之下完全駁倒了,但還是不死心地一下一下揪著雪之下的衣袖.

「去嘛~!」

「絕對不要」

只是,也許是提到潘先生起了反效果,雪之下很是頑固.慢慢地,由比濱的聲音弱了下來,而同時,攥住袖子的手卻握得緊緊的.

「……我好想和小雪一起去啊.因為嘛,最近一直是那個樣子,又這麼難得……」

被這麼一說,雪之下也一下子低下了頭.

若是在以前,對于由比濱的這種請求雪之下都是當即陷落,而今天卻只是有些不知所措.看來似乎是不太清楚要怎樣應對才好.

……果然事情還是沒法這麼簡單的嗎.

失去之物無法失而複得.我對此痛並感受著.雪之下也好,由比濱也好,以及我自己也好,都無法掌握那份距離感.

嗚哇—,這幫家伙真是麻煩死了—.嘛,最麻煩的人是我就是了呢!只不過,嘛,招致這個事態的人本來就是我.那麼,這份責任就讓我來貫徹吧.

我咯吱咯吱地撓了撓頭,對自己的迪士尼知識做起了總動員.

要是小瞧我的千葉知識那我可是很頭疼的.我可是事情只要和千葉相關,腦子就會轉個不停的男人.在東京迪士尼樂園方面這點也是相同的.像我這個級別的千葉人,要是被人問起「迪士尼樂園是東京的?還是千葉的?」的話,甚至會用假聲回答「是夢之國度的,哈哈」.順帶一提,這個謎題的正確答案是千葉.

我揪出千葉和迪士尼的知識想了一會後,點子一閃而過.

「周邊」

「誒?」

對我的話,雪之下小小地歪了歪腦袋.

「如果是周邊的話,不是會舉行潘先生的聖誕特賣會嗎?差不多就是這麼回事,我想選一下小町的聖誕節禮物……」

單單只是以周邊為理由的話,雪之下有可能已經全部集齊了.如果是季節限定而且是以選禮物作為名分的話大概多少會有所不同吧.

可能是很好地領會了我的意圖,由比濱也開始滿面放光起來.

「啊,這不是挺好的嘛!大家一起選吧!」

由比濱的雙手握住了雪之下的手.于是,雪之下也放棄了抵抗,肩膀卸去了力氣.

「……這樣的話,那就沒辦法了呢.」

「嗯!」

雪之下面帶微笑地瞧著天真地高興著的由比濱,不經意間,臉朝我的方向轉了過來.接著,用極為認真的表情向我問道.

「小町很喜歡潘先生嗎?」

「誒?……啊—,算是吧.」

「是嗎.以前不知道呢.這樣的話,選起來會有些難度呢……」

一邊說著的雪之下表情上似乎有些高興.也許是認為自己找到了潘先生的同好了吧.

……糟糕.雖說是一不小心隨便編了個理由,是不是叫小町提前做一下潘先生的功課比較好啊……嘛,嘛……,小町的話肯定能適當地應付過去吧!我相信你!雖說總覺得要是在潘先生問答中答錯的話會被超發一頓火,不過小町的話肯定沒問題!哥哥我相信你!

正當我在內心中向小町道歉的時候,旁邊傳來了「姆—」的低聲念著的聲音.一看,一色正嘟著一張鴨子嘴,半睜著眼瞧著我們.

「你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覺得這還真是那什麼啊—.」

雖然我這麼問了,但一色只是好像十分無聊地撇過臉看向了旁邊.接著,一色「啊」地一聲,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重新轉向了我們.

「話說回來啊—,是我們四個人去嗎—?」

這麼一說確實是.票也有四張,雖說這個展開是很自然,但仔細想想的話男生只有我一個人會相當辛苦呐…….果然還是沒法拒絕的嗎——我向平塚老師投以這樣的視線,平塚老師只是撇嘴一笑.

「嘛,既然你們要兼顧取材,應該很合適吧.」

「沒,雖說如此吧……」

正當我想要反駁的時候,雪之下交叉起胳膊,將頭歪了起來.

「因為我有年間通票,所以有一張票並不需要呢.」

還有年票什麼的,你真的假的啊,到底是有多鐵杆粉啊…….難道是使用著年帕斯,上演著小雪日和(ゆきのんびより)嗎?年帕斯—.

(注:年票?年間passport的縮寫為年パス,與動畫《悠哉日常大王》中的角色蓮兒的口頭禪「喵帕斯」發音相似.小雪日和?ゆきのんびより也是和該動畫名《のんのんびより》有一個諧音梗.另外「使用著年帕斯」字面上也可以理解為說著喵帕斯的口頭禪.而且這句話本身也采用了蓮兒以「のん」結句的口癖.玩梗玩的開心嗎?我說這解釋是要累死我啊……)

一聽說雪之下關于年票的情報,一色一下子變得充滿活力起來.

「啊,那我還是再叫一個人比較好吧—,平衡上也更好—」

一色一副笑眯眯的表情.一看到這幅笑臉我產生了討厭的預感.

「你打算叫誰……?」

「保?密?的?說」

一色立起一根食指,「啪」地眨了一個電眼.因為這股煩人勁,無論是一色並不打算回答提問,還是她可能會去叫誰,我都明白了.

第二天是周六,我一大早就出了門.

我這是要去之前所說的迪士尼樂園取材.而到集合地點的舞濱站,坐電車的話大概要二十分鍾左右.只有這種時候千葉人才會令人羨慕.另外,雖然會有人一臉羨意地說什麼「千葉縣民的成人儀式是在迪士尼樂園舉辦的吧」之類的話,不過只有浦安市民是這樣的.和大多數的千葉縣民一點關系都沒有.

正在我一邊思考著這樣的事情一邊在電車里搖晃著的時候,車窗外的迪士尼樂園進入了視線之中.

不由得發出了小聲的「……喔喔」的自言自語.果然就算沒有什麼興趣,一旦看到白色的城堡,還有向上冒著煙的活火山的景觀的時候,心情還是會高漲起來.

到達目的地的舞濱站後,我心中一面喜不自禁著一面下了電車.發車的鈴聲是迪士尼樂園相關的曲目,鍾表的形狀也十分的獨特.從一下車站開始就有著各種令人心情雀躍的事物.被展示出這樣一幅景象,無論如何心中都產生了要在迪士尼樂園玩一天的意識.

以高漲的心情出了檢票口,眼前就是集合地點了.正當我「其他人還沒來嗎—」地左顧右盼的時候,有個聲音對我搭起話來.

「小企,呀哈嘍!」

別在其他人面前這樣打招呼啊…….不用確認都明白這是誰了.朝那邊一看,戴著絨球的針織帽的由比濱正大大地揮著手.

也許是因為興致高漲的緣故,駝色的外套並沒有穿著而是抱在了手里.由比濱身上穿著長衣擺的毛線衣,脖子上圍著長長的圍脖,手上則套著連指手套.似乎是做足了禦寒對策.只是雖說是穿著裹腿,迷你款的裙子卻還是很冷的樣子.作為替代,因為腳上還穿著厚實的短靴,似乎還是很好地取得了平衡.

另一方面,站在身旁的雪之下正立起白色外套的領子裹得嚴嚴實實.黑色的手套上帶著毛皮,格子的圍脖也十分暖和的樣子.雖然雪之下也穿著稍微有些短的百褶裙,不過因為身著黑色的緊身褲和長長的靴子,所以並不會給人很冷的印象.

「哦哦,真早呐.」

我來到兩人站立的向導牌前這樣搭話道.

「在五分鍾前集合是社會活動的基本要求.」

雪之下若無其事地說道.接著,由比濱嗯嗯地點了點頭.

「沒錯沒錯,小雪來的好早呢.我本來也打算早點來的,不過小雪第一個到的.」

「……我討厭電車里很擠.」

說著雪之下一下子背過臉去.于是和白色外套形成鮮明對比的黑發也搖晃起來.

雪之下大概是對迪士尼樂園特別期待來著吧.真是令人唏噓啊……

嘛,總之這樣一來三個人就到齊了.

「接下來就是一色了吧」

「啊,彩羽妹妹的話在那邊.」

我朝著由比濱手指的方向一瞧,一色正好從車站的便利店里走了出來.接著,後面還有人跟著走了出來,是葉山隼人.

……嘛,正如所想呢.既然是一色嘛.大概又是哭鬧,又是窮追不舍,無所不用其極地拼命才將他邀請來的吧.

今天大概會是這五個人一起游玩了.

正當我這麼覺得的時候,從葉山的身後出現了三浦.接著,在三浦的身後就連戶部和海老名同學也在.

我稍微揉了揉眼角再次確認起這一幕.

由比濱和雪之下←我懂

一色和葉山←嘛,也能懂

三浦,戶部和海老名同學←搞不懂

什麼情況…….

「喂,為什麼那些家伙也在啊……?」

對這預想外的一幕,我為了尋求說明而看向了兩人.于是,雪之下緊接著將視線移到了由比濱身上,由比濱則吃驚地震了一下肩膀.

「呃,那個……」

一邊將視線移開,由比濱摸著針織帽上的毛球.似乎是作為了平時團子頭的替代.

「因,因為本來就有來玩的預定的…….而,而且我也不能光是站在彩羽妹妹這邊嘛!被夾在中間我也很難做的啦—!」

由比濱抱起了腦袋.于是,雪之下短短地歎了口氣.

雖然我也差點就想歎氣了,不過在此之前還有話應該說.我筆直地看向了抱著頭「嗚嗚」著的由比濱.

「不是說你擅自把他們帶過來這件事.你能照顧好他們嗎?」

「肯,肯定能照顧好的啦!」

由比濱奮力地抬起頭說道.于是,見此的雪之下也開口道.

「那,應該就沒什麼了吧.而且也和我們搭不上什麼關系.」

「小雪……」

雖說由比濱一副感動的樣子瞧著雪之下,不過你那個可是那啥哦,可是「反正和我沒關系」的宣言哦…….

「雖說確實如此吧……」

一面說著,我稍微被別的事情勾起了心緒.姑且,關于這件事也應該提前說清楚吧.

「由比濱,……加油之類的事可不要增添多余的負擔哦.」

「啊,嗯……雖然是這樣吧」

說著,由比濱臉色陰沉地低下了頭.

現在的我們,還沒成熟到能夠一頭紮進別人家的這種事.所以,我們肯定將很多的事都弄錯了.只有這點,我想我應該好好地說清楚.

由比濱像是在考慮著什麼似的擺弄著毛線帽.雖然低沉著視線,但看到她的那副樣子,我明白由比濱也清楚這些.

「……嘛,既然叫來了那也沒辦法了呐.正好叫他們幫忙取材或者打下手什麼的.」

即便實際上並沒多少的期待,我還是這樣說了.于是,由比濱也終于將頭抬了起來.

「嗯,是呢……」

由比濱露出了有些勉強的笑容.見此的雪之下一面用手梳著頭發,一面對由比濱露出了微微的笑容.

「要取材的話,首先要在某種程度上確定一下路線呢.」

由比濱一下子滿臉放起光來.

「啊,就是說啊!我們首先坐什麼啊!」

「嘛,坐那個吧……」

我看向了停在京葉線站台的電車.

「電車?!已經迫不及待地要回去了啊!?」

正當我們進行著這樣的對話的時候,一色她們也朝我們合流過來.

「前輩,早上好!」

「啊啊」

我對一色稍微回以了招呼.于是,身旁的葉山也用一副柔和的笑容對我搭話道.

「……呀」

「喔……」

互相交換的話語十分簡潔.然而,交錯的視線卻足以補充余下的部分.我想要猜測出葉山笑容的背後到底隱藏著什麼,而葉山自己也感覺到我正打算看出些什麼.

正當我想著這種事情的時候,背後突然竄起了一陣寒氣.

哈!有殺氣!不,是腐氣嗎?!因為感覺到奇怪的氣息我猛地轉過身,發現海老名同學正「腐嘿嘿」地笑著.只是,一和我視線重合立刻消去了腐氣開朗地揮了揮手

「哈嘍哈嘍—」.

「哎—?比企尾也在啊—?」

從海老名同學的身後,三浦像是打量我似的探出了頭來.于是,身旁的戶部「噗」地一聲爆笑出來.

「不對不對,優美子.比企尾什麼的太好笑了啊.是叫比取古君啦.」

不論哪個都說錯了就是了…….

「看來大家都到齊了,我們走吧.」

在一色打量了一圈這樣說完後,大家都走了起來.

我們排列在等待入場的隊列中,將門票換為了通行證,從入口的大門進入了園中.

剛一來到好像廣場一樣的地方,不由得漏出了贊歎之聲.

一進大門,迎面就是裝飾著彩燈的聖誕樹,以及排布著西洋建築的主街道,而白色的城堡成為了背景.

仿佛身處在電影之中.此處的光景就像在以聖誕為主題的電影中所看到的一樣.不經意地,我的心頭回想起了幾部電影.只是,不知為何首先浮現在腦海里的竟然是《小鬼當家2》.真奇怪啊,我應該還看過很多別的電影的…….

因為姑且還有取材這個目的,我從夾克之中取出數碼相機咔嚓咔嚓地按著快門.

同時另一方面,女性陣營正一邊鬧騰著一邊在聖誕樹前開始排起了照相的隊列.雪之下也在由比濱的身旁有些困惑地處在那個圈子之中.似乎還對那種氣氛不太習慣的樣子.當然,因為男生陣營方面的葉山也在,我也不得不加入那個隊列中.

另外,戶部則比喧鬧的女生們更吵.他排在女生們的後面,一邊瞧著聖誕樹一邊叫道.

「噢—!聖誕樹好強—!真壯觀啊—!」

葉山苦笑地看著這樣的戶部.

稍微等了一會後,終于輪到我們進行拍照了.因為拍照會由樂園的工作人員幫忙,就算不用我來拍似乎也沒什麼關系.

在全員的一張合影之後,又進行了只有女生的,只有葉山,三浦和一色三人的,只有雪之下和由比濱兩人的各種各樣組合的照片的拍攝.看著這一幕,讓人想起了數學的排列組合還有數列什麼的.

當我覺得攝影結束終于可以走了,正打算邁開腳步的時候,由比濱一只手拿著手機靠了過來.

「小企,讓你久等了!」

身旁的雪之下可能光是因為拍照就已經筋疲力盡了,深深地歎了口氣.是那啥嗎,這是靈魂被吸走了嗎這家伙?

正在這時,由比濱將雪之下的手一把拉了過來,然後,使勁揪住了我的圍脖.因為突然的行動我們踉蹌了幾步.由比濱的臉近在眼前,另外,就像與我呼應著一樣,雪之下也是一副措不及防的表情.

接著響起了連續的快門音.其中一處是從由比濱的手機發出的,另外一處則是從稍微有些距離的海老名同學那里傳出的.

「結衣—,拍好了哦!」

「謝謝啦!」

從海老名同學那里接過數碼相機,由比濱迫不及待地按著按鈕確認起來.

「……由比濱同學.」

「別擅自就拍啊……」

我和雪之下的聲音重合在一起.雪之下的眉根向上吊著,似乎有些生氣.只是,由比濱像是完全不當回事地,以一副若無其事的表情說道.

「因為嘛,要是和你們兩個人打過招呼肯定就不會讓我拍了嘛.」

「沒,我倒沒什麼.」

倒不如說,甚至提前打過招呼還更好一些.要是能稍微做好心理准備的話,肯定能拍得更像樣些吧.剛才的照片里似乎臉都紅起來了所以非常令人頭疼.

「……就算如此也成不了擅自拍照的理由吧」

雪之下歎了口氣.見此,由比濱可能畢竟還是覺得自己不對了,變得垂頭喪氣起來.

「對,對不起.下次我會好好說的.」

「……沒有下次了」

雖然臉上是笑眯眯的表情,聲音卻極為冷淡.話一說完,雪之下就邁著吭哧吭哧的步伐離開了.

「對,對不起了嘛!小雪,等等我嘛——!」

由比濱慌慌張張地朝雪之下追去.雪之下的步調逐漸遲緩下來,接著兩人開始並肩走了起來.

我在兩步之後的位置看著這一幕.

她們之間一直難以掌握的距離感,也許已經一如平時了.

空間太空山,此為宇宙之山.

我們正打算排入三大過山車系景點之一的這個「宇宙之山」的隊列之中.

當來到這座太空山(空間太空山的簡稱)的巨蛋跟前的時候,雪之下交叉起胳膊,小小地歪起了頭.

「這里沒什麼聖誕節的元素,不是沒法當做參考的麼……」

真是有認真的雪之下的風格,似乎清楚地記得作為今天來到此處的為活動取材的目的.

然而,她身旁的由比濱卻似乎並沒有想得這麼深,手指指向了巨蛋的旁邊.

「啊,不過,那邊裝飾著聖誕樹什麼的哦.……所以我們排吧!」

「那個不是哪里都有的嗎……」

確實,由比濱所指的是迪士尼樂園內通用的聖誕樹,隨處都能零星地見到.完全就是一副已經把排天空山的隊當作前提,開始東拉西扯的狀態了.

沒,那啥,平塚老師也說過喘口氣什麼的,所以這應該也不賴就是了…….

由比濱向雪之下投以著幼犬一般的眼神,也許是終究放棄了,雪之下歎了口氣.

「……哈,只陪你這一次哦」

這時,排在前面的一色回過頭來.

「嘛,反正到頭來每個景點肯定都只能坐一回,這也沒什麼不好嘛—」

「是這樣嗎?」

「是的,因為我覺得還是整體都看看比較好」

啊啊,因為這個目的嗎.這麼一說我就理解了.

今天的路線是由一色來考慮的.

在拍完照片之後,乘坐了加勒比海的海盜王,然後隨著人流乘上black thunder mountain的快速巴士,轉了一圈後來到未來科幻區.恐怕在這之後還會去別的不同的區域吧.

往往多數的千葉人對于迪士尼樂園的游玩路線都有著無端的拘泥,會根據自己的目的計劃更有效率的游玩路線.也有這份經驗起了作用的成分在,這也許是在地理位置上得天獨厚的千葉人獨特的思考方式也不一定.

由于雪之下低了頭,我們開始零零散散地排起了太空山的隊列.

在等待隊列的前方是葉山他們,而最後面是雪之下,由比濱二人.因為這個太空山的過山車是兩人一排的座位,所以等待隊列自然地排成了兩列.

「小雪,我們一起坐吧!」

「嗯,嗯嗯.……這個到底能不能當做參考呢」

雪之下和由比濱似乎已經打算兩個人一起坐了.

唔.雖然不清楚是不是和以前完全一樣,不過兩人的關系看上去十分平和.

同時在另一方面,前方正變得如同地獄繪圖一般.

雖然隊伍應該排成兩列才對,但有個地方明顯排了三個人.

是葉山,以及夾在兩側的三浦和一色.三浦和一色都積極地向葉山搭著話,同時又會在某個瞬間互相一瞟,彼此牽制著對方.

雖然我在後面看不見葉山的表情,不過我總覺得,大概還會是那副帶著些困擾的笑容就是了.

三浦和葉山之間的關系也許是因為迪士尼樂園的效果,似乎並不怎麼尷尬.

另外,在他們身後有個正在念念有詞的家伙.

「怎麼辦啊,我要怎麼辦啊?!」

戶部正嘀嘀咕咕地自言自語著什麼.然後,好像是在心中下定了什麼決心,猛地抬起頭,朝葉山的方向撲了過去.

「隼—人——,我們一起坐嘛!」

剛一氣勢洶洶地闖入三人之間,三浦和一色都向戶部投來了銳利的視線.

「戶部,我說你啊……」

「戶部前輩,你很礙事哦?」

三浦擰緊眉頭使勁砸著嘴,一色則是一邊微笑著一邊說著過分的話.

嗚哇,那邊的氣壓真低啊…….光是看著我都有種寒意襲來的感覺了…….

然而,今天的戶部是不會退縮的.他「啪」的一聲合起雙手向兩人請求道.

「額,哎呀—,我不是有點那啥嗎?真心怕太空山這種東西啦.真心的,這次真的求你們了!」

「「哈?」」

這美妙的和聲都到了叫人不禁想要脫口說出「nice coupling」的地步了.戶部對此終究還是發出了悲鳴聲.就在這時,有人伸出了援手.

「行啊,戶部.我們一起坐吧.」

「隼人……!」

戶部帶著一種似乎能幻聽到「噢噢—我心靈之友喲—」之類台詞的感覺,纏到了葉山身上.而三浦則是以「隼人真溫柔……」一樣的眼神看著這一幕.

光看這里的話葉山可能的確像個不錯的家伙,不過若是俯瞰事情的全過程,實際就並非如此了.被幫到的人是葉山,另外,三浦和一色在某種意義上也得救了.

戶部,真是個好人…….要是在劇場版里可能更是個好人了.

在我佩服地看著的時候,因為戶部跑到前面去的緣故,海老名同學從後方順勢靠近過來.然後發出了輕輕的笑聲.

「小戶,似乎很辛苦呢.」

雖然還算不上是完全的無關人物的口氣,但在這句話語中明顯拉開了一步的距離.海老名同學,現在是否也依然像修學旅行時一樣沒有改變呢.是否還依然懷有,我們在那個瞬間確實共有的想法呢.

因為有些想要確認這件事,我不禁問道.

「是呢.……那你去幫幫他如何?」

海老名同學稍微煩惱了一下,視線落在了自己的腳邊.

「嗯……」

然而,這也只是短短的一瞬間.海老名同學一下子抬起頭,眼鏡閃起了光.

「腐腐腐,此時不如比取古君去幫他,開啟戶八線如何?啊,要是現在開始動手的話,冬comic的小薄本也許還趕得上!」

「別呀……」

「都怪比取古君說了奇怪的話.」

回答的聲音格外冷漠.就算我朝海老名同學的表情看去,因為鏡片之後瞳孔的光線被遮擋住,我也無法看清.

「比取古君啊,比起我們的事,還有其他該操心的事才對吧.」

「…………」

這到底是指什麼,根本沒有確認的必要.所以,我並沒有做出任何回應.見此,海老名雖然心知肚明,卻還是打起了哈哈.

「比如隼人什麼的!」

「沒有的事,沒可能.」

聽到我當即的否定,海老名同學也有些開心地笑了.接著,一下子收起笑容壓低聲音說道.

「……那個時候,對不起了.」

「哈?」

因為突然說出奇怪的話,我不禁回問,海老名同學在身後以就要聽不見了似的小聲低語道.

「你們變得這麼尷尬,是不是那個時候的錯呢?」

「……跟那個沒關系」

修學旅行的那起事件只不過是契機而已,我想類似的事態一定總有一天會來臨的.那並不是海老名同學的責任,歸根到底是我的選擇.

「那就好.」

「你們那邊不尷尬吧?」

「……嗯,托你的福.」

海老名同學用手指靜靜地調整了一下眼鏡的位置.因為並沒有感覺眼鏡有哪里偏掉,所以這應該是她做出的什麼調整吧.

這之後,我和海老名同學都沒有再進行對話,只是安靜地站在隊列之中.

所說的話語並不一定就是真實所指的事情.

這是我從她的委托之中得知的.

另外,就算認為自己得知了,也有東西會看漏這點我現在則明白了.

海老名同學一定,又撒了一個小小的謊言吧.

下了天空山之後,腳步飄忽不定.雖然在高速地轉著圈的時候沒什麼感覺,現在卻一下子襲來了回歸重力的感覺.這就是,G的Reconquista(反攻)…….(注:Gのレコンキスタ為富野由悠季的新作動畫.)

當然,有這種感覺的人不光是我,雖然各自程度不同,其他家伙也都是一樣的.其中一色也一邊發出著「唔誒……」的不像樣的聲音一邊晃晃悠悠地走著.

一色的手被某人一下子握住了.

「非,非常感謝……」

一色一下子綻開了笑容,而對方只是感到十分麻煩地歎了口氣.

「我說你啊,真的沒事嗎?」

「啊,原來是三浦前輩嗎……」

一色的笑容頓時消去了.同時,三浦趕忙遞出了寶特瓶.

「唉,你臉色怎麼這麼差啊?要喝水嗎?」

「我,沒關系,的說…….非常感謝……」

一色措手不及地斷斷續續說完後,接過了寶特瓶.

……三浦人真好啊——.

看來一色本來是想瞄准葉山的關照,但在三浦的大媽體質面前,似乎沒有效果的樣子.

在三浦照顧著晃晃悠悠的一色的期間,我們開始了移動.

可能是由于宇宙山周邊的人氣設施比較多的緣故,四周的人員十分雜亂.這其中還有一個家伙也邁著晃晃悠悠的步伐.看不下去的由比濱出聲搭話道.

「小雪,沒事嗎?」

「沒事…….只是不太擅長應對人群……」

這能稱作沒事嗎…….嘛,心情我能理解,我對于人流也是相當厭煩的.

以這種狀態接下來沒問題嗎……雖然有些擔心,但雪之下一到達下一個目的地時就已經完全地回複了.

沒錯,都知道了呢!下一處設施就是《潘先生的bamboo fight》了!

就和雪之下事前提供的情報一樣,這處bamboo fight,在這座聖誕節氣氛滿載的迪士尼樂園中就像在說「誰管你啊!對哥來說還是春節更重要!」一樣一點聖誕節的感覺都沒有.雖說因此似乎一點都當不了活動的參考,但這次雪之下卻是一句抱怨都沒有就跑過去排隊了.沒,這倒也沒什麼就是了…….

雖然隊伍排成了長龍,但只要使用本人的特技?一個勁地發呆術,就完全不會在意等待的時間了.

很快進入了室內,因為溫暖稍微喘了口氣.

「接下來,乘坐的順序要怎麼辦?」

由比濱一說完,一色和三浦就進入了臨戰態勢.雖然有過剛才的照料之恩,但一色似乎並沒有退讓的意思.戶部則是再一次趕緊探出身去.

不過,戶部的擔心是多余的.

在前方運行著的葫蘆形狀的滑車,似乎是三人乘還是四人乘的樣子.

于是,葉山他們三個人已經決定下來.正當我考慮著余下來的組合要怎麼辦的時候,很快就輪到了我們.

雪之下對由比濱搭話道.

「我們走吧」

「嗯」

一邊回答著,由比濱也排到了雪之下的身邊

嘛,也是呢.今天的雪之下會一步不離地呆在由比濱身邊.因此,這個bamboo hunt是她們兩人一起坐也是自然而然的.

這麼一來,我就要和海老名同學還有戶部一起坐了嗎…….真討厭啊搞啥啊這超囧的.雖說是假的,但畢竟也是告白的對象和情敵.這個能不能一個人坐啊?雪百科小姐請告訴吧——正當我想著這種事的時候,雪之下正好颯爽地登上了滑車.接著,正當由比濱也打算坐上去的時候,卻突然朝這邊回過頭,小跑過來揪住了我的袖子.就這樣低著臉,拽著袖子將我拉去了滑車.

「小,小企,快點呀」

「額,等,我要和戶部……」

雖然一點都沒打算和戶部一起坐,但是不禁脫口而出了這樣的話.

「好了啦,後面的人還等著呢」

被這麼一說我也只能老實地坐上去了.

接著,滑車的車門關閉,工作人員的大姐姐揮了揮手,一邊說著「請盡情享受bamboo fight的世界~」一邊目送我們離開.

正當滑車在黑暗中移動,前行的時候,突然打來了紅色和橙色的光線.可能是這份光線的緣故吧,低著頭的由比濱的側臉染上了些許的緋紅.由比濱用向上的視線朝我看了一眼,拜此所賜連我也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座位的順序是雪之下,由比濱,接著是我.我盡可能地靠在邊上,由比濱也稍微和我拉開了距離.雪之下的空間因此被壓迫了.

「……好擠」

雪之下自言自語地說了一句.

「啊,對不起. 」

由比濱稍微朝我這邊靠了靠.而同時,我也盡力將身體往外靠著.正因如此,我們之間的距離並沒有多大的改變.

滑車繼續前進著,來到了巨大的屏幕之前.

屏幕之中的潘先生自由自在地到處奔走著,另外,玩偶的潘先生也在設施內翻天覆地地折騰著.

「喔—,這個好厲害啊……」

「安靜」

聽到我所發出的直白感想,雪之下蹦出了聲音.

簡直就像禁止私下交談一樣…….到底有多聚精會神啊,你這家伙…….

只是,不說話的話,每當滑車劇烈晃動的時候,胳膊和胳膊就會抵到一起,手和手就會碰到一起,令人十分的在意.真的對心髒不好.

從中途開始我就再也看不進娛樂設施的內容,而只是想要拼命地集中精神了.

從「潘先生的bamboo fight」里一出來,就是潘先生商店了.

先出來的葉山他們在入口處等待著,而跟在我們後面出來的海老名同學和戶部也過來了.

「哎呀—,果然潘先生最棒了呀—」

戶部可能是因為能和海老名同學一起坐滑車而十分開心吧,露出了至福的笑容.此外,還有一個家伙也是滿面放光的.

是雪之下雪乃.

帶著滿足地深深呼了一口氣,看來是盡興地享受到了呢…….

「呐,小企,那邊,好像是潘先生的商店,要怎麼辦?」

在我半步之後的由比濱一下一下地捅著我的後背,一邊向我問道.我沒有回過頭地,將視線看向了潘先生的商店.

「是啊……」

嘛,既然都對雪之下說過那種話了,應該要在這里挑一下小町的禮物吧.

「抱歉,我要在這里稍微買點東西.」

我對葉山他們這樣說道.于是一色噗嗤地笑了起來.

「誒,前輩要在這種地方買什麼啊?」

「……妹妹的禮物.」

干嘛要露出這樣一副覺得很有趣的表情啊,小彩羽……?就算不被人特意指出來,我也知道自己和潘先生的周邊商品一點都不搭的.

「是嘛,那我們要怎麼辦?」

葉山向其他人問道.于是,三浦從潘先生商店那里一下子撇開了眼睛,看向了出口的方向.

「人家要pass.」

「優美子,沒關系嗎?」

「因為嘛,潘先生的眼睛不是一點都不可愛嗎?比起那個,人家更想去看小大人貓咪瑪麗醬.」

所謂的小大人貓咪瑪麗醬,是在女生之間擁有很高人氣度的迪士尼角色之一,好像是只粉色的貓還是什麼的.

雖然展現出了對潘先生的毫無興趣,但是對更有女孩子氣的角色做出了選擇的(三浦的昵稱あーしさん,這個真的無能orz),反而很會耍小聰明呢!果然還是最喜歡粉色了呢—.本人也相當喜歡粉色滴說.

在佩服著的我的身旁,有個家伙正釋放著寒氣.這個人自不必說是雪之下.凍結的眼神直勾勾地盯著三浦.不好,雪之下超生氣的.這樣下去只會看到花了30分種被駁倒然後號哭著的あーしさん了.

這樣下去就糟了……正當我這樣想的時候,一色邁入了潘先生商店中,拿起了手邊的布偶.

「是這樣的嗎—?這個可是很可愛的哦,對吧,葉山前輩?」

雖然一色是向葉山問的,但不知為何卻是雪之下閉著眼睛一個勁地點頭.嘛,一色不是在展示潘先生多可愛,而是在展示這樣說著的自己多可愛就是了呐.

不過,拜一色所賜雪之下的不快也得到了緩解.寒氣瞬間散去了.

「總之那啥,既然我們不買,就去午飯那里排隊吧,那里的人似乎也特別多呢.」

戶部打了個響指這樣說道.這個動作雖然很招人煩,說出的話卻是很棒的提案.真是個好人啊,雖然很招人煩.

只是,我們買著東西的時候,卻讓他們幫忙排隊稍微令我過意不去.我因此不禁問道.

「……沒關系嗎?」

「啊,沒事啦—!比取古君不是要那啥嗎?要選妹妹的禮物是吧?慢慢挑慢慢選.」

「抱歉了呢.」

我稍微低下了頭,戶部則像是在說不必在意似地揮了揮手.

「沒事沒事.隼人—,我們走吧—!」

「啊啊.」

葉山回答後,戶部就和葉山一起離開了.既然葉山走了,那三浦和一色也就跟著走了.接著,海老名同學也像是對潘先生沒有多大興趣似的,只說了一聲「那我先走了」就跟著葉山他們離開了.

留在潘先生商店里的只有我,雪之下和由比濱三個人.

雪之下一邊摘掉圍巾一邊仔細地疊著,一邊將視線看向了我和由比濱.

「那麼,我們開始選小町的禮物吧.」

「啊啊,幫大忙了.要是有什麼推薦的就麻煩你了.」

「嗯,讓我先斟酌一下.」

說著,雪之下以一副習慣的樣子開始在潘先生商店里物色起來.雖然這再可靠不過了,不過干勁是不是有些過了啊…….嘛,不過既然是我拜托的,自然也不會有半句怨言就是了.

只是,全部都交給雪之下一人也讓人有些坐立難安.我也稍微挑一下吧…….我總之將手伸向了手邊的架子.正當我和穿著聖誕服的潘先生玩偶大眼瞪小眼的時候,由比濱來到了我的身旁.

「我也來幫忙選.」

「不好意思啊.說實話,光憑我的眼光來選確實有點那個.」

「我覺得小町妹妹的話,肯定還是會很開心的.」

「沒,別看那家伙那樣,對于自己的喜惡還是會對家人直說的.」

「是嘛.那就一定要好好選才行呢.」

接著由比濱就將布偶還有毯子,布偶手套和鑰匙圈之類各種各樣的東西進行起了比對.話說回來,潘先生的周邊也出的太多了吧……,光是布偶就有相當多的種類.

「給小町的禮物嗎——.你有沒有聽她說過想要什麼?」

由比濱一邊感到新鮮地看著潘先生的布偶手套一邊向我問道.

「雖然姑且是問過,不過都是圖書券還有禮品券什麼的……」

「啊,啊…….啊哈哈.」

由比濱露出了既像是頭疼又像是無語的笑容.光舉出代金券就是這個反應.第三希望的白色家電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了呢…….

由比濱也許是十分中意自己手上的布偶手套,手一張一合地動著.還一邊「嘿!」地說著一邊用那個手套握住我的手地搗著亂.唉,真是又煩人又可愛又礙事還很讓人不好意思.真心很讓人不好意思的,真希望停一停.

我將那個布偶手套揮開到一邊.這次這小東西則伸到了我的面前,趾高氣揚地動了起來.

我和潘先生的布偶手套對上了眼,這時由比濱操著奇怪的聲音說了起來.

「……小企君在聖誕節想要的東西是什麼呀?」

大概是想模仿潘先生吧.一點都不像呢,真心的.再說小企君是啥啊.由于實在太逗了,我半是笑出來地回答道.

「沒,我」

然而,話正說到一半的時候,我不禁回想起了前幾天的事.弄得話沒說完就噎住了.可能是對這奇怪的沉默感到不可思議,由比濱稍微歪起了腦袋,向上地朝我看來.目光重合後,因為留意到了什麼發出了小小的聲音.

「……啊」

接著,由比濱的臉眼瞅著就紅了起來.

大概是回憶起了同一件事吧.回憶起了那個時候我說過的話.

因為實在太過羞恥了,我用右手捂住了臉頰和嘴,將臉撇向了一邊.

「我沒什麼想要的……」

「是,是嘛……」

由比濱急急忙忙地摘掉了玩偶手套擺回原來的位置.

彼此之間,暫時什麼話也沒說地盯著商品.潘先生商店之中,人們熙熙攘攘地聚集過來.似乎是來了團體客的樣子.由比濱向那邊看了一眼,開口說道.

「人真的好多呢.」

「嘛,畢竟是這個時期嘛.竟然會喜歡在這個時期來真是搞不懂.可以的話真是一次都不想再來了……」

環視了一圈開始變得擁擠的店內,我不由得發出了歎氣聲.果然還是因為聖誕季的緣故吧,公園之中哪里都是人擠著人,走著走著,光是由于人潮就感到疲憊起來.

「不過,我的話,還想,再來呢」

我朝斷斷續續的聲音回過頭去,由比濱正輕輕地撫摸著一只大個的玩偶.

「不管什麼時候都能來的吧,反正這麼近.」

「我不是這個意思啦……」

一邊說著,由比濱像是在試探我的反應一樣向我送來了偷看的視線.對此我的胸口像是被針紮似的刺痛了一下,回想起了文化祭時自己不負責任的約定.因為體育祭,修學旅行還有學生會選舉的原因一直過著手忙腳亂的日子,這件事就一直這樣拖了下來.

打算踏入一步的距離感到底改變了多少呢.

我朝由比濱剛才撫摸著的大個的潘先生布偶伸出手去,一邊瞧著那家伙的臉,一邊開口說道.

「……嘛,這個時期的迪士尼樂園雖然是這個樣子,邊上那個比較新的不知道怎樣就是了.」(注:千葉縣的迪士尼有兩個,一個是正統的東京迪士尼樂園「Disneyland」,另外一個是較新建成的東京迪士尼海洋「Disneysea」,八幡這里的「邊上比較新的那個」是指東京迪士尼海洋.)

「誒?」

由比濱抬起頭看向了我.

「樂園(land)這邊的話如果不擠那倒也行」

雖然我自己心里也覺得應該還有更好的說法,不過卻想不出什麼好詞來.

然而即便如此,由比濱還是以小小的聲音做出了答複.

「……那一邊的話,可能,挺安靜的」

「……是嗎」

「嗯……」

由比濱一邊向下低著臉一邊點了點頭.

我用余光目視到這些,拍了拍玩偶的腦袋,向其他的架子走去.

「……嘛,那就到時候了」

「嗯,到時候.」

回歸開朗的聲音從後面跟了上來.

「那麼,趕緊選吧—」

我用一副沒什麼干勁的聲音如此說道.這件事就先這樣告一段落.剩下的就留到實現約定的時候.緊接著,由比濱也像是要配合我一樣,用有精神的聲音呼喚起我來.

「啊,小企,這個怎麼樣?」

我回過頭去,由比濱頭上正帶著狗耳朵的發圈.看來似乎是潘先生中出現的狗狗角色的商品,有一只耳朵是耷拉著的.

一邊問我一邊卻似乎我的意見怎樣都無所謂似的,自己看著鏡子「哇~」地鬧騰起來.

「啊,這邊這個似乎很適合小雪.小雪—」

正當由比濱呼喚著的時候,雪之下雙手抱滿了潘先生的周邊走了過來.

「不知道小町會中意哪個呢」

雪之下煩惱著看向了自己手里的潘先生周邊.那,那個……不用這麼干勁十足也沒關系的哦?

由比濱將拿著發圈的雙手藏在身後 ,來到了正在煩惱的雪之下面前.

「呐,小雪」

「怎麼了?」

在雪之下歪起頭的間隙,由比濱「嘿」地一聲將發圈帶到了雪之下的頭上.這個應該也是潘先生里出現的角色吧,帶著貓耳發圈的雪之下一臉莫名其妙的表情.

接著,由比濱事不宜遲地站到了雪之下身旁.

「小企,快拍照快拍照!」

「呃,啊啊.」

這個不買沒關系嗎…….嘛,就當做是試穿還是什麼的吧.我一邊這樣想著,一邊扶好相機,按下了快門鍵.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九卷 ⑥盡管如此,比企谷八幡他.     下篇:第九卷 ⑦總有一天,由比濱結衣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