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果然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搞錯了(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果然有問題) 第九卷 ⑧在這之後,雪之下雪乃她.  
   
第九卷 ⑧在這之後,雪之下雪乃她.

入夜之後,位于臨海部的迪士尼樂園開始吹起了冷風.

雖然若是風太大,游行之後的焰火是有可能會中止的,但既然並沒有進行任何的廣播通知,大概焰火還是會按計劃舉行吧.

在潘先生商店買完東西後,我們又轉了幾個娛樂設施,拍了一些參考用的照片.雖說這些照片到底在哪里有派上用處的可能性基本是個謎,不過,嘛,在這兩天的休息日里我們也沒法去做成什麼.考慮到這點,作為參考程度的照片,也不能說就是完全無用的了.

在停停走走,走走停停的過程中,漸漸積累起了疲勞感.雖然中途也休息了幾次,不過在擁擠的園內大家也沒法放松,各自都或多或少地有些累.

現在大家想要趕在游行開始之前再過去坐一個娛樂設施,但相比白天,行進的速度卻慢了下來.

不知道是不是一直以來的毛病,在以集團行進的時候,我會自然地跑到集團斜後方的位置.拜此所賜,可以不留痕跡地觀察到因為疲勞而話變少了的大家的表情.

特別是在我斜前方走著的一色特地跑去和戶部搭話的這個身影,印象格外強烈.

「……戶部前輩,我能說點事嗎?」

「喔—,怎麼了小彩羽?」

一色雖然打算盡量不引人注意地小聲地說著,但戶部回應的嗓門卻很大.像是要怪罪他一樣,一色揪住了戶部的袖子,開始耳語起來.

「……哎,當真?」

帶著有些吃驚——或者說是不情願的表情,戶部如此說道.雖然戶部一臉不樂意,但還是留意著周圍壓低聲音和一色說起了什麼.只是,平時很吵的戶部說著悄悄話的模樣微妙的有種不自然的感覺.

大概是三言兩語的對話結束了,一色稍微對戶部低下了頭,就快步前往了有著葉山和三浦的前方部隊.似乎是拜托了戶部什麼事.戶部大概也很是為難,不停地扯著自己的發際.

跑去前面的一色排到了葉山的身邊,而葉山的另一邊有著三浦,似乎打算就這樣前往廣場的樣子.雖然搭話的一色和展示出一副溫文爾雅的應對的葉山都沒怎麼露出疲憊的臉色,似乎有些累的三浦卻表現出了疲態.

接著,跟在後面由比濱和海老名同學正兩個人咋咋呼呼地聊著什麼,這邊看上去還算精神的樣子.

接著,在後面走著的我,情緒則少許的有些疲憊.

位于相似位置的雪之下,腳步也略帶遲緩.本來雪之下就對于體力沒什麼自信,更別提這一副人山人海的場面.她的疲勞程度似乎是最高的.

現在也只是有些沉重地拖動著纖細的雙腿.不經意地發出了歎氣的聲音.

「你還好吧?」

「嗯.」

我稍微搭了句話,雪之下的回答卻十分冷淡.不向這邊看來是因為累了的緣故呢,還是因為彼此間的距離感依舊尷尬的緣故呢,稍微有些難以判斷.

「啊,遭了!」

前方傳來了由比濱的聲音,我朝那邊看去.

在我們打算前往廣場而向前延伸的路上,正好為了確保游行的通暢而拉起了繩子.

由比濱和海老名同學一溜小跑著沖出去,趕在繩子拉起來前鑽了過去.在後面稍微有些距離的位置走著的我和雪之下則完全來不及了.

道路被隔斷而和由比濱她們分開後,由比濱也許是想起了在後面的我們吧,回過頭「喂~」地揮著手.我也稍微抬起手回應著.

「你們先走吧,我們之後追上去.」

「知道了——」

由比濱揮了揮手,向前去追葉山他們了.目送之後,我朝雪之下回過頭.

「……那,我們走吧.」

「是呢.」

反正也知道目的地是哪里.雖然迂回前往廣場的路線有些繞遠,但也並非不可行.只不過,受到道路因游行而封鎖的影響,這一側路線的人口密度又更加地上升了.

在此之上,因為入夜,各處的設施也都點亮了燈火輝煌的照明.想要為此拍照而駐足架起相機的人也有很多.由于這些原因,行進並沒有想象中的順利.

抵達下一處的過山車時已經花了相當多的時間,在入口處找了一下,並沒有發現由比濱他們的身影.

雪之下也環視著四周,在領悟到自己找不到人後淡淡地開口說道.

「打個電話吧.」

「是啊……」

我取出手機,撥打了那幫家伙之中我唯一知道的號碼.在響了三聲等待音後對面終于接通了.

「喂——」

在由比濱的聲音背後有著嘈雜的聲音.大概是葉山他們發出的吧.

「你們在哪?我們已經到了.」

「啊,對不起,我們已經進去了」

「喔,哦……」

本來以為會等我們的,不過並沒有等呢…….在我發出了稍微有些震驚的聲音後,也許是從這聲音中察覺到了,由比濱慌忙補充道.

「沒關系沒關系!走快速通道合流的話很快的.現在沒人的,順著就過去了.所以我們就覺得先走也沒關系來著……」

一面聽著,我一面稍微朝等待的隊列看了一眼.

確實,隊列相比平時短了不少.顯示的等待時間也就30分鍾左右.考慮到這個隊列的前進速度,實際大概還會更快吧.而且,就像由比濱所說的那樣,中途要是能進到快速通道的話應該很快就能合流了.在排隊期間去上廁所的人有時也會這麼做,為了彙合的話就算使用了應該也沒什麼問題吧.

「知道了」

「嗯,那一會見.」

掛斷電話,我看向了雪之下的臉.

「似乎要在里面彙合.」

我說完後,雪之下點了點頭回應,我們向隊列走去.

一開始快速通道是沒法使用的,而能用的時間是確定的,會被人仔細地確認.所以我們就排到了通常的等待隊伍里.只是,即便是這一側,隊伍還是在順暢地前進.大概客流都流向了游行那一邊了吧.

「總之,在隊伍停下不動之前我們先排這邊吧.」

能排到哪里是哪里,然後就像並線超車一樣,使用快速通道的話很快就能找到由比濱他們了吧.

在如此這般的過程中,隊列前進著,已經來到了相當前面的地方.

突然之間,也許是哪里的學生,穿著學生服的身影正在前面圍成一團發生了沖突.因為在游行和焰火開始之前設施都沒什麼人,瞄准這一點的年輕人們就會全力沖刺地來回乘坐好幾次,看來這個沖刺就是原因了.他們在「我先排過來的」還是「你是插隊的」地爭執著什麼.

就在此時,員工們跳了出來,一個不漏地下達了全員退場的處分.因為員工的警告,隊列之中漂浮著嚴肅的空氣.

雪之下前後打量了一下排隊的人的表情.

「看來就算說自己有朋友在前面等,氣氛上也不太容易插隊了呢……」

「是啊,我再打一次電話吧……」

取出手機,按下了重複呼叫.然而,在幾聲等待音之後也沒有人應答.

「不接……」

我知道聯系方式的只有由比濱呢…….之前雖然告訴過葉山自己的電話號碼,不過卻不知道對方的.

「你知道其他人的聯系方式嗎?」

為了以防萬一,我雖然也試著問了雪之下,但雪之下卻是使勁搖著頭.就是說啊…….我毫無辦法,只得一邊排隊,一邊反複地打著電話在隊列中前進,連下方的樓梯都已經能看到了.拐過那道彎的話就已經來到登車口了.

「既然都來到這里了,比起回去似乎還是坐一下更快呢.可能他們在出口處等著我們也不一定.」

「……是,是呢.」

回答的雪之下的聲音中有種不淡定的感覺.視線稍微朝她看了一眼,她一下子背過臉去.

「……怎麼了?」

「…………」

我雖然問了雪之下卻也什麼都沒有回答.

……等等.稍微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感覺這場景我可是遭遇過幾次了哦…….因為稍微產生了不安,我清了一下嗓子向雪之下詢問道.

「能讓我姑且確認一下嗎?」

「什麼事?」

雪之下以一臉嚴肅地表情看著我.而我也直勾勾地看著雪之下的眼睛,在留神不看漏她的表情的同時緩慢地詢問道.

「你,不擅長這種東西嗎?」

彼此保持著無言,面無表情地互相瞪了一會.接著,雪之下的視線滑向了一旁.

「不擅長……倒也算不上」

啊啊,這種拐彎抹角地說法我有印象…….和說自己不擅長應付狗的時候一樣.

啊~果然是這樣的嘛——.和我知道的雪之下行動模式是一樣的嘛——.確實,回頭想想,這家伙在坐完太空山之後,腳步也晃晃悠悠來著呢.比起是因為遇到了人流,那個更單純是因為對過山車系比較頭痛而已.

「這種事你早說啊…….回去了.」

「沒事的.」

「沒,你不是不太擅長這種東西的嗎?」

聽到我的話,雪之下有些上火地擰緊了眉根.接著,用略帶強調的語氣說道.

「我都說了沒事吧.」

「你二嗎.這又不是需要勉強的事,也不是什麼值得逞強的東西.」

因此,我的語氣也相比平時有些嚴厲.

聽到我這麼說,雪之下的肩膀顫抖了一下,低下了視線.

「……不是的.是真的沒關系」

如此說著的聲音,相比平時略帶些幼弱的感覺.不,雖然平時確實看上去很成熟,但實際畢竟也是和我相同年紀的女生.

「雖然以前沒什麼自信,但和由比濱同學在一起的時候是沒關系的.……所以,應該是沒關系的.」

雪之下所說的並非是清楚明確的理由.和平時那種據理力爭的口氣不同,有些不得要領.不過,我想正是因為不合理,才更加地接近真心話.那麼,我就應該對此表示尊重.

「嘛,既然你都這麼說了……」

我這樣說完後雪之下依然沒有抬起頭.明明就是很不擅長,以這樣的狀態去乘坐根本就不是沒問題…….我一邊思考著要說什麼才好,咯吱咯吱地撓了撓頭.

「嘛,那啥.更加放松地去坐不就好了嗎.這又不會死.」

「說,說的是呢」

雪之下依舊埋著頭,說出了這樣的話,接著,用向上的視線朝我看了一眼.

「……不會死的吧?」

到底有多不安啊…….

「沒問題的.至少我是沒聽說過」

我一邊說著一邊隨著隊伍前進,雪之下也一步不離地跟了上來.轉過最後一個拐角後,我們來到了登車口.

于是,終于輪到我們了.

是我先坐上去的,接著,雪之下也攥緊著拳頭坐了上來.剛一就座,就一把握住了扶手.因為太過用力,就連胳膊都開始顫抖起來.

滑車緩緩地開動了,而雪之下的姿勢依舊巋然不動.

很快,幻想風的音樂流淌起來,鼬鼠咚和雪貂咚東拉西扯地說著,鋪墊起這處設施的背景故事.鼬鼠的機器人每眨一次眼,都會發出咔嚓咔嚓的機械的聲音,然而,雪之下就像是完全沒有關注這些的余裕一樣,只是一個勁地盯著前面.

「那個……,還沒開始下落呢,不用攥著扶手也沒事的哦?」

「嗯,嗯嗯.說的是,呢……」

雪之下終于松開了扶手.「呼」地一聲像是很累地歎了口氣.

「貌似確實不怎麼擅長呐……」

雖然是提前確認了,卻沒想到竟然到了這個地步.聽到我的話,雪之下帶著些自嘲的感覺笑了.

「是的.因為以前,姐姐她……」

「嗯?啊啊,是因為你姐姐嗎.」

又是那個人啊…….

雪之下陽乃,身為雪之下的姐姐,凌駕于雪之下的完美惡魔超人.雖然這麼說,最近的雪之下同學,一點都不完美超人呢…….沒,雖說還是個超乎常規的優秀的人就是了.

只是,將這份完美性超越的,就是名為雪之下陽乃的這個人了.

雪之下也許是因為打開了話匣而稍微產生了一些余裕,視線看向了設施的內部.此時青蛙們正在水池中來回地折騰,水花四處飛濺著.

像是要配合著緩慢前進的滑車一樣,雪之下也緩緩地訴說起來.

「是小時候的事.姐姐每次來這種地方時都會戲弄我.」

「感覺想象得到呢……」

那可是就連現在都在積極地戲弄妹妹的陽乃小姐.在孩童時期,肯定都會毫無疑問近似于欺負等級地玩弄著雪之下.

聽到我這麼說,雪之下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大概,這是她坐上這輛滑車後第一次露出笑容.

「是的.又是搖晃觀覽車,又是將我握住扶手的手扒開,還真是什麼都干得出來呢.另外,坐咖啡杯的時候就算我叫停了還一直地轉…….那個時候的姐姐真是一副特別開心的樣子呢……」

訴說著的雪之下的表情漸漸陰沉起來.連聽著的我的心情也一落千丈.雪之下不擅長的東西,是不是基本上都是由于陽乃小姐的緣故呢?

「姐姐總是這樣……」

雪之下淡淡地說道.

滑車在昏昏暗暗的路線上行進著.禿鷲的機器人訴說起不祥的話語.隨著禿鷲的提示向上看去,天花板猛然張口露出了天空.滑車在響起咔噠咔噠的聲音的同時漸漸升高.很快就是頂點了.雪之下的身體僵硬起來.

正心想著接下來立刻就會急速下降,然而伴隨著咔噠一聲驟停,滑車變為了水平.

接著,迪士尼樂園的外景展現在眼前.海洋公園的類似活火山一樣的景觀發出赤紅的光亮升起濃煙,另外,建築群也點亮了令人意識起聖誕節的燈火輝煌的照明.遠處則可望見新都心的夜景.

最重要的是,無數的光芒仿佛星空一般耀眼,迪士尼樂園的夜景在下方一覽無余.

看到這些,雪之下發出了短短的歎息.

「呐,比企谷君.」

「嗯?」

轉過頭,迎入視界之中的,是被蒼青所映照的白亞之城.

以及,身披純白的外衣,用一副快要哭泣出來的表情微笑著的雪之下.

在這高貴而虛幻的身姿面前,我不禁屏住了呼吸.

雪之下從欄杆上放開手,握住了我的袖口.當肌膚被觸碰到時,產生了仿佛心髒被攥緊一樣的感覺.

終究,仿佛要就此一落不還的浮游感還是來臨了.

「總有一天,要來幫我哦」

細語之聲,與墜落之風一同消逝而去,我沒能夠做出回應.

我想這大概是,從雪之下雪乃口中第一次說出的請求吧.

從出口走幾步的位置有個商店.

我在那里隨便買了些飲料,回到了原路上.

因為雪之下一下滑車又開始搖搖晃晃起來,所以我立刻就讓她到剛離開出口位置的長椅上休息去了.

我回到長椅的時候,雪之下不知道是在什麼時候也去買了東西,正將一個薄薄的細長塑料袋收入背包之中.注意到我後立刻將背包合上,放到了膝蓋上面.

「拿著」

我將剛從商店買的裝入潘先生樣式水瓶的聖誕版飲料遞了出去.雪之下老實地接過了.

「謝謝…….多少錢?」

「不用了,用不著給錢.從病人那里卷錢也太讓人于心不忍了.」

「才沒有這種事.」

「救護車是不收費的吧?」

「就算是救護隊員,也是要收取正當報酬的吧?」

「那是善意的市民無償捐助的.因為我只不過是強加自我滿足而已,你就收下吧.」

「就會說歪理……」

一邊好像無語了一樣地說著,雪之下雙手握緊了水瓶.接著,用手指輕輕地撫摸起了潘先生立體的裝飾部分.

「……之前也有過這種事呢」

「有嗎?」

一面說著,我也抿起了剛才從商店買到的咖啡.雪之下將潘先生水瓶所附帶的,竹子形象的吸管回轉了一圈.

「嗯.那個時候姐姐也在.」

「……啊啊.」

記得那是第一次遇到陽乃小姐的時候.這麼說來在那個時候,還和雪之下將抓娃娃機得到玩偶推來推去來著.然後,緊接著就遇到了陽乃小姐.

「因為你一下子就說中了姐姐的事,我十分的吃驚呢……」

一邊如此說著的雪之下可能是因為回想起來了吧,微微露出了苦笑.

「只是看著就讓人這麼認為而已.而且那個人,就算被看穿也不會去掩飾的呐」

「是呢.我想這也是姐姐的魅力.姐姐從以前開始就一直被眾多的人喜愛.明明是那樣一副性格……不,正因為是那樣的性格,才被人喜歡,被人疼愛,被人所期待……然後回應那份期待.」

如此訴說著的雪之下,聲音之中帶著熱度,某種角度甚至能讓人理解為在為自己的姐姐感到自豪.然而,這份熱度卻突然消失地無影無蹤.

「我一直在她的身後像個人偶一樣地行動.雖說正因此,還被說成是老實,不需要操心的乖孩子就是了…….不過,背地里卻被「不友善」,「不可愛」地說了許多,這些我自己是知道的.」

我一面簡短地對雪之下地話做出反應,一面再次將咖啡搭到嘴邊.雖然身體因此溫暖起來,卻十分的苦澀.

老實,不需要操心,乖孩子.這些大概是將她束縛的話語吧.

「我也被別人這麼說過呐.不友善,不可愛…….現在還在被人這麼說呢,被平塚老師.」

「你的那個是沒規矩和囂張和廚余垃圾之類的意思吧?」

「我說?最後那個是不是不對啊?」

聽到我這麼說,雪之下有些愉快地笑了.而很快又變為了平和的微笑.

「因為姐姐和你都對自己的行為貫徹始終,所以才看上去這樣的.……不過,我並不清楚自己要怎樣做才好.」

雪之下靜靜地望向了天空.位于前方的並不是星空,而是放射著橘色光線的路燈.無數盞成排懸吊,隨著風而搖曳……

「我想我和葉山君在這個意義上一定是相同的.因為一直都在注視著姐姐.」

對于突然出現的葉山的名字,我有些吃驚.只是比起我,葉山同雪之下姐妹相處的時間要久得多,而且大概也要深得多吧.

這還是我所未知的領域.

只是,即便如此,雪之下雪乃和葉山隼人.這兩個人所抵達的位置永遠存在著雪之下陽乃這點我是知道的.

持續著反目卻也不斷投影著憧憬的人.

由于憧憬故而想要接近並與之逐漸同化的人.

這二者,在雪之下陽乃的眼中又是怎樣一副模樣呢.

另外,這二者對于彼此又是怎樣看待的呢.

有些想要去詢問,但我並沒有問.我在張開一半的嘴中灌入了黑咖啡,問起了別的事情.

「依然,想要變得和那個人一樣嗎?」

記不清是在何時的文化祭,雪之下曾說出了自己過去所懷抱的憧憬.

「到底如何呢.現在不怎麼會這樣想了……只是,姐姐擁有著我所沒有的東西.」

「是想要那件東西還是什麼的嗎?」

雪之下靜靜地搖了搖頭.

「不是的,只是覺得為何我就沒有那件東西,對于沒有的自己產生了失望.」

對這種感覺產生了理解的心情.無論是憧憬也好羨慕也好嫉妒也好,總有一天會同失望相連.他人身上一目了然之物往往也只是自身所欠缺的.

雪之下將視線落回到自己的手邊.

「你也是一樣的.你也擁有著我所沒有的東西.……我們,一點都不像呢.」

「這是當然的……」

我們之間絕不相似.即便如此,因為有著不上不下的相近的要素,就不禁與自己重合,擅自地去思考,產生出誤會,將情感發生了混淆.

「所以,我想要別的東西.」

這樣說著,雪之下整理好自己外套的衣領,正面地朝向了我.

「因為我察覺到了自己什麼也做不到,就想要擁有你和姐姐都沒有的某件東西.……只要擁有,我想我就能夠得救了.」

「什麼東西?」

到底是擁有了什麼,什麼就能夠得救了呢.為了填補缺失的詞語我這樣問道.

然而,雪之下並沒有告訴我.

「……是啊,是什麼呢」

雪之下就像在試探我似的,僅僅是露出了少女的微笑.

大概這個問題的答案就是她的「理由」了.

那次學生會選舉時,為何雪之下要出任候選人.

又或者是,她現在並不打算說,而我一直不打算問的某件事.

在那滑車落下瞬間之時的話語的意思,我也沒有詢問.並且,雪之下也並不打算談及.我們就好像要作為替代似的,只是三言兩語地說起了別的事情.

就算不說,就算不問也能夠明白,就好像某處某人錯誤的願望一樣.

我已經將變溫的咖啡喝盡了.接著,目睹這些的雪之下站起了身.

「已經沒關系了,我們走吧.」

「啊啊」

回應著,我朝廣場走去.記得在這之後,在廣場上有著觀看焰火的預定.

很快游行也會結束,這樣一來,閉鎖的道路也應該會敞開了吧.

和由比濱通過電話後,問到了大致的集合地點.

我與雪之下在來到廣場的白色城堡為止,只是並沒有說話地行走著.游行結束後,也許是客流也被稍微引導的緣故,相比之前容易前進了許多.雪之下的休息也有了效果,腳步似乎有些輕盈.

接著,來到廣場後我們尋找起了由比濱的身影.

「啊,小企,小雪.這邊這邊!」

一只手拿著手機的由比濱大大地抬起了手.似乎正打算打電話的樣子.與我們彙合之後,由比濱啪嗒一聲合起雙掌低下了頭.

「抱歉!我們先走了!」

「沒什麼關系的.」

看到雪之下帶著微笑如此說道後,由比濱安心地撫著胸口.

「嘛,還有其他家伙在,讓他們等也怪不合適的呐.比起那個,游行的照片,你拍了嗎?」

「啊,嗯!滿滿當當的!」

一邊說著,由比濱操作起數碼相機,將圖片展示出來.既然姑且有著取材的名分,像這種有聖誕節氣氛的東西都打算一股腦地拍下來才行.

「這個,小雪,快看快看!」

「……數據,能讓我稍微確認一下嗎?」

可能是錯過了潘先生的游行的緣故,雪之下似乎是極為地悔恨,在小聲地說完後,使勁扶著自己的胸口.沒,那啥,要是你說了的話,我們當時就去看了哦?

一邊看著數碼相機,一邊這呀那呀地熱鬧著兩人就先放到一邊,其他的人在哪啊?

很快就是燃放煙花的時間了.

正當我環顧著廣場的 時候,傳來了熟悉而吵鬧的聲音.

「哎—?隼人呢—?」

「啊啊,優美子.來這邊來這邊.」

「等,戶部,什麼事啊?」

戶部拉著三浦朝我們這邊過來了.後面海老名同學也跟了上來.

「額,啊—.沒,你看那啥,怎麼說的來著?這邊角度比較好還是啥的來著?海老名同學也在這邊看吧?」

「誒?嗯,我隨意.」

感覺對于戶部的關照,海老名同學展開的屏障也太過堅固了……

總之,這樣一來基本上人就齊了.剩下的是葉山和一色嗎…….可能是我在環顧四周的緣故吧,由比濱也跟著眺望起了周圍.接著向戶部詢問道.

「小戶,隼人他們呢?」

「呃,啊……,嘛,一會就來了吧.」

雖然戶部說的含糊不清的,不過,嘛,這家伙的話,平時就是一副讓人怎麼理解都行的隨便的措辭呢…….沒,雖說他是個好人就是了呢.

在如此這般的過程中,廣場周圍的街燈和燈飾熄滅了.接著,響起了古典風格的音樂.

「開始了呢.」

說著,雪之下仰望起白亞城的上空.看來焰火會在那附近發射的樣子.不愧是年票持有者,真是清楚.

我與由比濱也和雪之下朝相同的方向看去.

接著,澄澈的冬季夜空中綻放起了五光十色的光輪.雖說提起焰火的話一般都是與夏季搭配的,但莫名地,與獵戶座相疊,綻裂並消逝而去的焰火也別有一番風味.

「感覺好懷念啊」

在我身旁的由比濱悄悄地耳語了這樣的話.

我因為耳邊響起的聲音回過頭,但由比濱卻好像忘記自己剛才說過了什麼一樣,只是觀看著煙花,一邊「哦~」地說著一邊拍手.我說啊,我這邊可是因為剛才那下,注意力全被勾到地面這一邊了,完全沒法集中精神看焰火.訴訟.

我變得沒心情向天上看後,在因為煙花而變得忽明忽暗的視界之中,發現了自己所認識的背影.

昏暗之中的兩人,每當煙花升空之時,都會被發出的光所照亮.

葉山和一色正在離我們稍遠一些的位置觀看著煙花.

明滅之中,兩人的距離接近著.因為這一幕就仿佛影繪一樣,當我回過神來,就已經只是在向那邊看去了.

于是,最後的黃金雨也從夜空中傾注而下.

在廣場被明亮的照亮之下,一色低著頭,從葉山的身邊慢慢離開.而被留下的葉山,也仰望著天空,朝與一色相反的方向邁開腳步.

音樂停止,更為顯眼的設施的光輝與設置的路燈再一次回歸了光明.

在游客們發出的心滿意足的歎息聲之中,一色彩羽獨自一人,捂著嘴角,像是要拼命地壓抑著什麼一樣地,從我們的身旁快步離去.

「小,小彩羽!?」

戶部最先注意到一色的擦肩而過,對那份背影搭話道.

「等,小彩羽—!」

然而,一色並沒有回過頭,就這樣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我,我去稍微找一下.」

戶部慌張地奔了出去.見到這幅樣子,三浦似乎是察覺到了.用手指卷著自己的頭發,發出了深深的歎息.

「哈……,我也去.」

「那我也去找吧.」

海老名同學也跟在了三浦後面.對此由比濱也稍微抬起了手.

「我,我也去!」

然而,三浦卻制止了她.

「結衣就和……雪之下同學?一起在這里等.有可能還會回來的.另外,要是發現的話我會打電話過來,到時候通知一下戶部和海老名.」

像是覺得很麻煩地撥了一下頭發,三浦對由比濱和雪之下說道.雖然似乎沒什麼干勁,但卻做出了相當靠譜的指示.

「啊,嗯.」

聽到由比濱的回複,三浦也點頭回應,快步離開了.

一邊目送著遠去的三浦,雪之下小小地歪起了頭.

「發生了什麼嗎?」

嘛,雪之下似乎光是在看焰火來著呐…….

如果我的預想是正確的話,這個狀況只能說明一件事.

聖誕的迪士尼樂園,游行後的焰火,白色城堡的面前,被安排好的只有單獨兩人的時間,以及,戶部的態度.

收集到這個地步就是役滿了.一色大概是對葉山告白了吧.想不出其他的了.

「……那,我也去一下.」

「嗯,知道了.」

由比濱這樣說道,而雪之下依然歪著腦袋.

然而,我要去的地方並不是一色身邊.一色那邊,大概三浦更能夠出色的處理.比起我去要好得多.

但是,我覺得另一個人那邊我不得不去.

葉山即使是在一色離去之後,也並沒有向我們這邊靠近過來.這也就是說,他也許在等著我.

我一面回憶著在那影繪的世界里所看到的一幕,一面沿著道路前進.

葉山正位于遠離白亞城堡的陰影之中.

正當大家的注意力都轉向一色的時候,葉山轉入岔路,走到了此處.

葉山注意到我,露出了帶著些悲傷的微笑.

「……呀」

「喔」

在廣場的護欄上坐下,葉山小小地歎了口氣.

「……真是做了對不住彩羽的事啊.」

「真是自說自話呢.既然心中還懷著罪惡感的話,那別把人家甩了和人家交往不就好了嘛」

聽我這麼說,葉山有些頭疼地笑了.

「沒可能的.明明都明白這點還說這種話,性格真差呢.」

「算是吧.」

關于這點我也有自信.嘴角不禁露出了討人厭的歪曲的笑容.

然而葉山也並沒生氣,用一種像是帶著悲哀的幽怨眼神朝我看了一眼.

「……你知道嗎,為什麼一色會告白?」

「沒,我怎麼可能知道.」

「是嗎……」

然而,葉山的這個語氣,就好像在說自己至今為止一直在想方設法地阻止一色告白一樣.

「你知道的嗎?一色的,那個啥……嘛,類似心意還是什麼的.」

「……啊啊」

回答的聲音十分憂郁.其中既非自誇也非自戀,只是,流露出一種類似後悔一般的聲音.原來如此呢…….

葉山若是對于他人的好意不遲鈍的話就無法維持住關系.人在自己的心意無法傳達之時只會離去.雖然這本身並不是葉山的過錯,但為了避免這一幕,葉山大概不得不對好意自身采取回避吧.

這點,在修學旅行那時已經很明顯了.那時,我對于那種想法產生了同感.表示了理解.這本身雖然算不上是錯.然而,我知道采取回避是有可能變為傷害他人的手段的.

「既然察覺到的話,不就只是覺悟不夠了嗎?」

聽我這麼說,葉山慢慢搖了搖頭.

「……不是這樣的.對于彩羽的心意我只是單純地感到開心.但是不是的.這,大概,並不是對我……」

葉山斷斷續續的話語讓人把握不到要領.只是,我並沒有等來話語的後續,葉山說起了別的事情.

「……你真厲害啊.能像這樣逐漸改變身邊的人.……彩羽,大概也是如此的吧…….」

「哈?干嘛啊,突然誇別人.」

聽我這麼說,葉山發出了干巴巴的笑聲.

「哈哈,不是的哦.……我說過了吧,我並不像你想的那麼好人.」

葉山再次說出了在那所校庭時說過的話.接著,低下頭發出了深深的歎息.

「我稱贊你……是為了我自己.」

「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我心覺訝異而看向了葉山的臉,葉山少許地眯起眼睛朝我瞪了過來.

「和你認定我是個好人的理由是相同的呢,大概吧.」

「……我才沒有什麼理由.只是看著如此就這麼說了而已.」

「真的嗎?」

葉山回答的聲音十分冰冷.

——啊啊,不是的.我從很早以前就已經察覺到了.察覺到了葉山隼人絕不是區區的善人.這幅刻薄的笑容就是最好的佐證.

葉山收起了微笑,從坐著的欄杆上站起身.

「我先回去了.幫我通知一下大家.」

「給我自己發郵件還是什麼的去.」

「……說的是啊.再見了.」

葉山露出了些微的苦笑,輕輕地抬起了手.

接著,葉山隼人頭也不回地,消失在了宵暗的更深處.

回去的電車中十分安靜.當然疲勞雖然也是原因,但這份安靜最大的原因是會照顧一色而向她各種搭話的戶部不在的緣故.

不光是戶部,三浦和海老名同學也不在.

他們三人是乘坐武藏野線在西船橋站換乘,和雪之下,由比濱,一色的京葉線組回去的路線不同.我雖然無論坐哪條路線都沒有多大的差別,但特地在西船換乘也很麻煩,所以選擇了京葉線.

雖然電車內多多少少有些擁擠沒有地方坐,但畢竟還是沒到通勤通學的高峰期的地步.由比濱和雪之下雖然偶爾會交談幾句,但除此之外都只是默不作聲地看向窗外.

在電車里搖晃了大概20分鍾左右,很快就是海濱幕張車站了,我和雪之下都要在這一站下車.

「那麼,我就在這里下車了」

說著,雪之下站到了門前.于是,由比濱也跟著說道.

「我,我也在這里下.」

「你的站還在前面吧」

聽我這麼說,由比濱挽住了雪之下的胳膊.

「反正明天休息,今天要在小雪家留宿.」

「啊,這樣啊.」

嘛,因為由比濱以前經常在雪之下家留宿,能有這樣的機會大概再好不過了吧.能像這樣恢複關系應該單純地表示歡迎.

不管怎麼說,我也要在這站下車,這樣一來,就只剩下一色留在車上了.

「一色,你是哪站?」

雖然我如此問道,一色卻沒有回應.作為替代,只是一下一下地揪著我的夾克的衣擺.

接著,一下子將塞滿了土產的袋子伸了出來.

「前輩,行李超沉的說.」

「是你買太多了……」

一邊說著,我接過了袋子.見此,由比濱噗地一聲露出了微笑.

「……嗯,也許這樣比較好呢.」

「一色同學,請你務必小心留意.」

雪之下同學?感覺你這話的意思是不是有問題啊?

抵達海濱幕張,兩人下了電車.剩下的我和一色就這樣又在電車里搖晃了三站.

下車的車站是千葉港,之後,要在這里再換乘單軌電車.也許是因為這個時間的乘車人員很少吧,乘客只有我們兩人.

單軌電車在夜晚的街道中行進著.懸吊在不習慣高度的半空中的浮游感,就好像又在乘坐什麼游樂設施一樣.

一面看著窗外,一色交織著歎息喃喃說道.

「哈—……不行呢—……」

「……沒,現在上也是不行的,這種事你應該也知道的吧」

我和一色相處的時間不長,與葉山也絕對算不上親近.即便如此我也不覺得這兩個人會特意采取這樣一種縮短距離的方式.

視線依舊朝向窗外,一色俯瞰著街道,一邊開口說道.

「……因為,這不是沒辦法的嘛.氣氛都這麼好了.」

「真意外啊,我還以為你不是會被這種現場的氣氛耍得團團轉的家伙呢」

我說完後,映照在窗戶上的一色的表情少許地露出了笑容.

「我也很意外的.還以為更加的冷靜呢.」

「……啊啊,你這家伙該說是雖然偽裝成戀愛腦,卻還挺聰明還是什麼的嗎」

正說到一半,一色突然轉過頭,將我的話打斷了.

「不是在說我,……我是在說前輩的事情.」

「哈?」

話題又跳躍起來.我本來以為現在說的是一色的事,話題到底是在哪里發生的跳躍呢.而且前輩說的是別的前輩嗎?話說回來,為什麼這家伙對我就僅以「前輩」二字相稱呢…….是那啥嗎,難道是沒記住我的名字嗎?

正當我思考著各種事情的時候,一色直直地朝我看了起來.果然是在說我的樣子.一色露出「呼呼」的笑容.

「讓人看到那副樣子的話,會心動的啦」

「看到什麼」

聽我這麼問,一色一本正經地端正了姿勢,挺直身子好好地看著我的眼睛說道.

「……我也想要真貨了.」

我因為這句話不禁臉紅起來.這樣啊,當時剛一出活動室就撞見了一色.我不禁將手捂在了額頭上.

「你聽到了啊……」

「聲音自己就傳出來了哦」

對若無其事說著的一色,我以不像樣的聲音回複道.

「……給我忘掉.」

「不會忘的.……忘不了的.」

這樣回答的一色,露出了遠比平時認真的表情.

「所以,今天才想要像這樣邁出一步.」

我並不知道她想要怎樣的真貨.這與我所抱有的幻想也並不一定就是同一件事物.而且說到底,這種東西到底存在與否我也不清楚.只是,一色彩羽確實在期求著.我認為,這是十分崇高的行為.

我想不出什麼像樣的安慰人的話,只好能說什麼是什麼地搜尋著詞語.

「那個,那什麼.就是那個了,別介意.這不是你的錯.」

聽到我這樣說,一色啪嗒啪嗒地眨起了眼睛.接著一點一點地和我拉開了距離.

「干什麼呀是趁著人家傷心泡人家嗎對不起很抱歉現在還有點不太行.」

「才不是……」

到底是把什麼解釋成了什麼啊…….是把別介意的位置做了文字變換嗎?看到我都無語了,一色清了清嗓子,又將拉開的距離坐得靠近回來.

「話說啊,我現在還沒結束呢.不如說,這才是對葉山前輩的有效進攻.大家也都會同情我,身邊的人不也是會顧慮到我的嗎—?」

「喔,哦.這麼回事啊.」

總覺得,真不愧是一色啊…….看到我半是佩服半是呆然地這樣說,一色「嘿嘿」地挺起了胸脯,得意地繼續說道.

「就是這麼回事.而且,也是有著明知道會被甩也還是不得不上的狀況的.另外還有那什麼,對甩掉的對象不是會在意的嗎?不是會覺得很可憐的嗎?一般來說是會感到抱歉的.……所以,這次的失敗只是布局,只是為了下次更有利的前進……所以,所以……我不加油的話」

小小的嗚咽聲漏了出來,眼中也浮現出淚水.

對于加油的家伙是不能說「加油」的.小町云,這種時候只需要說「我愛你」就夠了,不過這句話是妹妹專用的.雖然心想著至少為她摸一摸頭也好,但這也是妹妹的專用指令.

「真厲害啊,你這家伙.」

我能說的話只有這些了.于是,一色濕潤的雙眼用向上看的視線朝我看了過來.

「我會變成這樣,都是前輩不好」

「……沒,會長那件事確實是,其他的就」

然而,並沒有聽到最後,一色就靠到我的臉旁,在我的耳邊私語道.

「責任,可要好好地負起來哦」

接著,我的後輩,露出了小惡魔一般的微笑.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九卷 ⑦總有一天,由比濱結衣她.     下篇:第九卷 ⑧在這之後,雪之下雪乃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