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果然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搞錯了(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果然有問題) 第九卷 ⑩各人掌中的燈,所照亮的.  
   
第九卷 ⑩各人掌中的燈,所照亮的.

今年的聖誕節也到來了.雖然還是平安夜,但也終于也迎來了總武高中和海濱綜合高中兩所學校的學生會所組織的聖誕節活動活動當日.

拜前天結業典禮的半休日,和昨天的公共假日所賜,工作的進展並不壞.

而且,由于活動是從下午,今天上午也能繼續工作.這個上午,我們按一色的指示埋頭烤著蛋糕和餅干.由于昨天一整天的准備工作,總覺得身體里都開始散發出一種香甜的味道了.

不過,雖然味道聞起來很香甜,但要說氣氛是否也很甜蜜呢,就完全沒這種事了,社區中心的烹調室中彌漫著一股緊張的氣氛.

而化為這間烹調室主人的,正是現在在調理台上工作的雪之下.

「比企谷同學.」

雪之下叫了聲我的名字,就沒了後文.嘛,多半是要我把我手邊的生奶油遞給她的意思吧.不,你好好地下指示啊…….我一邊想著,一邊把碗遞給她.

「給.」

「謝謝.」

接過了以後,雪之下在熱蛋糕上塗上生奶油,並對在她旁邊工作著的由比濱說道.

「由比濱同學.剛才的那些餅干的裝袋,完成了嗎?」

「嗯,剛剛做好—.我也來烤蛋糕嗎?」

由比濱一邊為了活動僵硬的肩膀而轉起手腕一邊站了起來,對雪之下回問道.接著,雪之下沒有停下手上的工作,馬上回答道.

「不用幫忙.所以絕對不要來插手,絕對哦.」

「怎麼覺得你的說法好過分!?」

「比起這個,學校的冰箱里正在醒面團,你可以去拿一下嗎?」

雪之下爽快地把『嗚哇』地叫著的由比濱搪塞過去後,一邊不停工作著一邊說道.

「OK—!……咦,它們有睡覺嗎?」(醒面的說法和睡覺的說法在日語里是一樣的.)

「修辭手法而已.就是放在里面了,你可以去拿下嗎?」

今天的雪之下忙碌得沒有理睬由比濱的空閑.比濱同學好可憐好可憐.實際上真的非常忙,現在烤箱也在『叮』地響起,整個烹調室都在全力運行著.

由比濱一邊嘟嚷著「有在睡覺嗎」一邊朝著烹調室外面走去.

接著,烹調室的門發出喀拉喀拉到聲音被小心翼翼地打開了.

戶塚從門後探出臉來.

「咦,小彩,怎麼了?」

「嗯,問了問學生會的人他們說你們在這里呢.我就想著稍微幫點忙.可以吧?」

說著戶塚向後回了回頭,接著小町也探出臉,朝我揮著手.雖然和她說過如果只是放松一下的話就來這邊露個臉吧,真的過來了啊.接著,從兩人身後傳來了『咳咳,哈』的奇怪的清嗓子聲音,還是不要在意比較好.

「哥哥,小町也來幫忙好嗎.」

小町一邊說著,一邊和戶塚一起走進烹調室.

「哎呀,戶塚同學和小町.你們好.」

雪之下說道,兩人也笑著回以『你好』的招呼.

「你們倆也快來幫忙啊.」

我說完,由比濱想到了什麼似的,朝戶塚轉過身來.

「那麼,小彩,和我一起去學校吧.因為在睡著覺我一個人可能搬不動.」

「嗯,可以哦.……在睡著覺的是什麼?」

戶塚對由比濱的不恰當說明而不知所措,但也和她一起走出的烹調室.會好好地把發面拿來嗎…….總覺得像是讓小孩第一次去幫忙似的無法放心啊.

「那麼,小町就來這邊幫忙可以吧.蛋糕和餅干,你擅長做哪個?」

「小町,哪種都能做!」

雪之下則是讓小町來幫忙制作點心.

「是嗎,幫大忙了.那就拜托你做姜餅了.那里有食譜.」

「是—!和雪乃姐一起做點心,小町,各方面都有進展太幸福了!」

什麼進展啊,到底是.小町洗了手以後立刻開始和雪之下一起做起這樣那樣的活.

我『嗯嗯』地點著頭注視著談笑著做著點心的兩個女生,這次我聽到了伴隨著奇怪聲音(*)的『咳咳』地清嗓子的聲音.這是在清嗓子嗎?【*注:原文里上面和這里都有的「げふんげふん」和這里的「モルスァ」都是2ch用語.前者是形容清嗓子的聲音.後者是源自一個叫ファービー的玩具的叫聲,摸摸它的頭以後它會發出「ファー…ブルスコ…ファー…ブルスコ…ファ-」的聲音,而後會說著「モルスァ」飛快地跳起來.】

在這麼近距離下到底還是沒辦法無視呢…….我放棄了,轉向聽到清嗓子聲的方向.接著就看到材木座站在我的正後方.

「咳咳.」

「材木座,和我一起搬這幾箱餅干吧.」

「哦,哦…….可以讓我,稍微說下我在這里的理由嗎?」

「不,我沒興趣.啊,接著去幫忙搬布景吧.」

「唔,嗯.」

材木座意外老實地和我一起拿起了箱子,暫時和我一起工作起來.

× × ×

于是,聖誕聯合活動開幕了.

我從舞台側窺視著外面,觀眾席已經熙熙攘攘.小町,戶塚還有材木座都在觀眾席上坐著.在他們附近也看到了川崎和葉山他們的身影.川崎毫無疑問是來看妹妹的.把葉山他們叫來這里的大概是一色和由比濱吧.

現在大廳中正進行著海濱綜合高中的節目.

其內容是由海濱綜合的學生組成的樂隊演奏,和外聘樂團的古典音樂會,雖然和當初相比削減了許多內容,但就算這樣觀眾的反應也很不錯.

樂隊和古典樂的落差也恰到好處地相輔相成,讓人愉快.各位演奏家也迎來了雷鳴般的掌聲.

接下來,總武高中的演出節目馬上就要開始了.

雖然這次我的工作是沒有特定職位的名為超級援助的雜務人員,不過並沒有什麼工作.因此我到處溜達起來.

盡管一色她們不斷地發生問題,產生失誤,但同時也似乎有好好地自己解決.

因為沒事可做而在舞台側發呆的時候,我聽到身旁有使勁『呼—哈—』地深呼吸的聲音.看了一眼,發行一色正以緊張的臉色窺視著觀眾席.

「情況如何.」

我說道,一色回過頭來,歎了一口氣.

「啊,前輩,真是—,絕對很不妙的—」

「劇本已經寫好了,彩排也只有一點點小問題吧.我認為不必擔心這個.」

我說道,一色誇耀著什麼似的挺起了胸.

「因為我們的書記很努力寫劇本啊.而且……我們受了前輩們許多指點.……啊,對.我先到大家那里去了哦——」

一色最後像是掩飾難為情似的快速地說完後,啪嗒啪嗒地跑了出去.然後,在跑出舞台側的時候忽然回過頭來.

「啊,前輩請去和副會長確認下最後的時機吧.以及,蛋糕那邊也拜托你了.」

「了解,會長.」

我簡短地回答道,目送著朝成員們所在的地方跑去的一色.

× × ×

然後,舞台的帳幕升了上去.

觀眾席燈熄滅了,舞台的照明還尚未打開.

「1美元87美分(*)…….就這麼多了……」

在黑暗中響起了旁白的聲音.接著,舞台亮起了燈.戴著金色假發的留美一邊數著零錢一邊悲歎著.然後旁白繼續說道.

「無論怎麼數都是1美元87美分.明明明天就是聖誕節了.」

我對這開頭有印象.

這是雪之下給的幾本書中,由一色選出來的『麥琪的禮物』.

【*注:這是O.Henry(歐?亨利)的短篇小說The Gift of the Magi.中譯譯名有《麥琪的禮物》,《東方三博士的禮物》等等(Magi即傳說基督誕生時,帶著禮物去朝拜初生基督的東方三賢人),這里日文原文是『賢者の贈り物』,而這里還是采取普遍中文譯名.望見諒.故事的結尾非常耐人尋味.】

劇本不長,登場人物也很少.而且,由于采用了由旁白為主體而推進的結構,每個演員的負擔都很少,不需要特意分開舞台演員和說台詞的人.考慮到准備時間這大概是最好的選擇了.老實說,我對這個超過我提案的選擇有些吃驚.

這個舞台和剛才的海濱綜合高中相比有些樸素,而且滿是手工感.雖然努力挑選過服裝和其他東西了,可仍沒有超出文藝會的范圍.

舞台上的留美將紮起的金發解開,在鏡子前佇立著.不久後就披上外套,戴上帽子消失在了舞台側中.

舞台暗轉,又再次恢複光亮,舞台上出現了聖誕節的街道.紙箱板和膠合板塗上色,貼上紙,變成了磚造建築物的布景,中間放著運來的聖誕樹.被布景包圍的樹,看起來非常高大.

然後,場景切換了,聚光燈照在了寫著『Madam.Sofronie 收購各類頭發』的字樣招牌上.舞台上的,是留美,和另外一人——扮演成那家店的店主的女孩.

留美邁出一步,用力地吸了一口氣.然後她顫著聲,仿佛竭力鼓起勇氣般說道.

「……可以,買下我的頭發嗎?」

說著這樣的台詞,她果然有當偶像的潛質啊……雖然我想就這樣看到最後,但不能這麼做.

我看完這個場景後,從後面走出了大廳.

× × ×

我回到了烹調室後,里面是筋疲力盡地坐著的雪之下和咯吱咯吱地嚼著餅干的由比濱.不對,那餅干是用來當最後的伴手禮的啊…….算了,如果是多出來的話就沒事.

「辛苦了.蛋糕全部做完了?」

我問著,雪之下指了指案台.

「總算是趕上了…….舞台那邊如何?」

「很順利.差不多該到最後了.」

說著,我拿起最後的蛋糕.接著,吃完了餅干的由比濱『砰砰』地拍了拍手,站了起來.雪之下也隨之而行.

「我也想看看戲劇呢—」

「最後的場景還能看到的,也挺不錯了,走吧.」

然後,我們拿起最後的蛋糕走上樓梯,拿到了大廳前.其他完成的蛋糕都已經搬了進來.

在大廳門前的是幼兒園的幾個孩子和幼兒園阿姨.以及耳朵上戴著無線電,緊緊地靠在門上的副會長.

「差不多到時間了.准備開始.」

「好.」

我回答道,把蛋糕交給了由比濱,我和副會長把手放在不同的門上,這是為了在某個場景中同時打開這扇大門.

我從微微打開的門縫中窺視著舞台,看來就要臨近最後的場景了.

「啊,我去把排骨熱一下哦.」

飾演丈夫的小學生說出台詞,在舞台上擺出了小小的聖誕晚餐.然後,由小學生們組成的旁白繼續說道.

「在所有送出禮物的人中,這兩人是最明智的.」

「在所有交換了禮物的人們中,只有像這兩個人一樣的人,才是最為賢明的人.」

「無論在世界上的哪個角落,像這樣的人都是至上的賢人.」

「……所以,我們給他們,以及大家,贈以寸心的禮物.」

「聖誕快樂!」

最後,很多個聲音重疊在一起說出了最後的旁白,舞台上突然出現了天使.

「聖誕快樂!」

從舞台側出現的是川崎的妹妹,京華.京華扮演成天使搬著蛋糕.偶然看向觀眾席,川崎正戰戰兢兢地注視這京華.你是她媽媽嗎.

觀眾席隨著可愛的天使的登場而沸騰起來.

在這個時機,我和副會長交流了一下眼神,間不容發地把大廳的門扉徹底打開.

和京華同樣打扮成天使的孩子們手里拿著蛋糕走了進去.幼兒園的天使們.孩子們搬著蛋糕,朝著在觀眾席上坐著的老人們走去.

老人們看到了孩子們可愛的臉,綻放出笑容.

但是,演出還尚未結束.

「聖誕快樂.」

舞台上的京華和留美,還有扮演成丈夫的孩子點起了蠟燭.然後,他們點起了分給天使孩子們的蛋糕上插著的蠟燭.

舞台和觀眾席也在同一時間開始點起了蛋糕上的蠟燭.現在的照明僅剩舞台上的聚光燈了.在觀眾席上聚集的星點光火,因天使們擴散開來,整個禮堂都被暖透身體的柔和光芒照耀著.

舞台和觀眾席因光芒相連,觀眾自己也交織為風景的一部分,觀眾席中傳來了舒心的贊歎聲.在大廳的後面看著的我們三人也一樣.

「……唔,算是合格了吧.」

在旁邊觀看著的雪之下低語道.雖然嘴上這麼說,但臉上還是露出了開心的微笑.真是不直率啊.

服務的本質是顧客滿意度.僅此一回的娛樂節目則是看當場的滿意度來定勝負了.正因不是能夠反複品味的樂趣,所以能夠抓住這種場合這種瞬間的氣氛的閃光點的話,那就夠了.

這是受了雪之下啟發的,一色給出的答案.

虧她能夠走到這一步呢.難道說是迪士尼樂園的效果嗎.不會吧……

「欸—,這個好厲害呢,好像什麼火呢—」

由比濱「哈啊—」地長大嘴巴說道,雪之下冷靜地回複她.

「這是聖燭式.」

「你那是和篝火搞混了麼.」

「明,明明就很像啊.」

看著說著就憤慨起來的由比濱,我不由露出了苦笑,舞台上則已經開始謝幕式了.

出場演員和旁白都各自被叫了上去,被介紹後行了行禮.

扮演天使的京華出場的時候,川崎使勁地拍起照片.所以說,你是她媽媽麼.

然後,最後上場的是作為這次主角的留美.她似乎因格外盛大的掌聲而有些為難,但她還是和舞台上的大家拉起手,重重地行了一禮.

我現在正看著大廳最深處,觀眾席的蠟燭深處,那光芒的彼端(*).我差點就不由得為留美今天的盛大表現而有些眼睛濕潤了.Producer真的非常幸運.【*注:原文輝きの向こう側,a偶像大師劇場版『THE IDOLM@STER MOVIE 輝きの向こう側へ!』】

我是不會忘記的!今天的這個舞台(*)!【*注:這段原文「俺は忘れないからな!今日のこのステージを!」,雖然這句最近因為偶像大師而火了起來,但不敢說是出自偶像大師,因為這句話很多地方都有……不過上文剛正好a了劇場版,所以說不定這里也是】

在這之後,我們以蛋糕和姜餅作為茶點,開起了聖誕派對風格的茶會.

無論是海濱綜合高中的人們,還是總武高中的人們,都一邊享用著蛋糕一邊談笑起來.

我們工作人員一邊輪流伺候幼兒園孩子們和老人們的飲食,一邊參與著茶會.我也在大廳里到處走確認有沒有空杯子和被落下的餐具.

我環顧著講堂,和正在吃蛋糕的玉繩對上了視線.玉繩撣著劉海背過了臉.在玉繩旁邊,折本正和朋友們用紙杯干杯,放聲大笑著.

在舞台附近,葉山他們周圍聚集著許多人.大概被那些小學生們認出來了吧.如同延續著那個夏令營一般,還真是受歡迎啊.

而意外的是,留美也在這群人之中.

我並不清楚留美在和葉山他們說著什麼話.

不過,現在的留美露出的笑容,並不會讓我心中感到痛苦,而是隱隱約約地,點亮了有如蠟燭一般微弱,但卻溫暖的光芒.

× × ×

我走在黃昏的校舍中.

聯合聖誕活動已經結束了,收拾完善後以後就已經是這個時間了.

作為收拾善後的一環,我把在活動中使用的道具之類的東西搬向學生會活動室,然而學生會活動室已經被塞滿了一色的私人物品,落到了無處可放的田地.

本來想把絲緞和裝飾品之類的東西都扔掉的,可由于一色主張『說不定什麼時候還能用』,所以並沒有扔成.這可是沒法好好清理東西的典型啊…….沒辦法,最後就決定暫時放在侍奉部的活動室里,這件事就交給雪之下她們了.

然後,雖然我直到剛才位置都在幫忙學生會室的整理,但現在開始也終于解放了.

接著就只剩去向先到部室去的那兩人報備一下就可以解散了.

由于已經進入了寒假,特別棟的走廊里除了我以外沒有其他走著的人影.我的腳步聲在寂靜的走廊里極為響亮地回響著.

就在我朝活動室的門伸出手的瞬間,我聞到了輕輕的,香甜的味道.進去以後,又感到了一絲溫暖.

「啊,歡迎回來.」

「辛苦了.」

由比濱坐在一如往常的座位上,雪之下則正在泡著紅茶.我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注視著桌子上的茶具.香氣和溫暖的真面目就是這個吧.這一個月沒有見到的光景,讓我有種久違了的感覺.

「由比濱同學,泡好了.」

雪之下倒好紅茶後,對由比濱說道.

桌子上的是,畫著似乎沒有干勁的懶狗的圖案的馬克杯,帶著茶托的整潔的茶杯.它們分別被所有者所拿了起來.

以及,最後剩下的是畫著『熊貓潘先生』的茶杯.

無人認領的茶杯上冒著熱騰騰的水蒸氣.

「誒,這是怎麼回事啊.」

雖然我覺得這多半是我那份紅茶,可以前應該是用紙杯泡給我喝的.我問道,由比濱和雪之下一起回答道.

「聖誕禮物!」

「只有一個人用紙杯也不太經濟.」

兩個人說的理由不一樣哎…….『正確答案是哪個啊?』我帶著這樣的疑問看向由比濱,她似乎在為什麼而高興著,擺出一副喜不自禁的表情說明起來.

「我們兩個人一起買的哦!我選的外形,小雪選的圖案!」

也對…….看到明明用來喝紅茶卻選了茶碗的品味,和潘先生的圖案的時候就差不多明白了.不過,我不明白的是什麼時候開了禮物交換會了.我不記得被邀請過啊?

「不,可即使你們說是禮物,但我也沒准備什麼給你們啊……」

我因為被單方面贈送禮物感到不好意思而撓起臉頰的時候,雪之下放下了茶杯的茶托,冷靜地說道.

「不用在意.只是個紙杯的替代品而已.」

哦哦,還是要堅持紙杯的說法啊…….算了,這樣就行了.雖然說是替代紙杯,也還是受人所贈,我也沒有固執幼稚到非要鬧別扭的地步.

「……謝謝了,茶杯.」

「不用客氣!」

聽到以我來說還是非常直率的這聲道謝,由比濱返以燦爛的笑容.另外,說到道謝的話,還有一件事.

「然後,……委托也.謝……謝謝了,幫大忙了.托你們的福這次平安地結束了.」

我馬上低下頭,保持著這個姿勢說道

讓人覺得看不到終點的活動,或者說我以為會以不負責任的方式結束的活動,因委托了她們而得以平安地結束了.雖然不知道我是不是已經盡到了自己的責任,但我還是想把頭低下,好好的道謝.

「委托,還沒有結束吧.」

雪之下說的話傳到我低下的腦袋里.我因為這讓人搞不懂的回答地猛地抬起頭.

接著,雪之下用手指撫起茶杯的邊緣,用有些為難又有些拿我沒轍的表情微笑起來.

「……我們不是,接受了你的委托嗎?」

「不,所以說那個已經結束了啊.你在玩什麼謎語啊.」

我問道,雪之下愉快地噗地笑出聲來.

「對啊,我說不定在出謎語.」

她的微笑和有些淘氣的聲音,十分天真爛漫.這偏離了她一如往常的成熟印象,不由我讓我覺得又了解到了她不為人知的一面.可是,我還是不明白謎語的答案.

呆呆地看著我們交談的由比濱突然小聲地說了句『啊』.然後,她游移著視線,輕輕說道.

「我……明白了呢.……小企不明白也沒關系呢.」

「啊?」

「嘛,這件事就先放到一邊.」

我剛想回問的時候,由比濱充滿精力的拍著桌子站了起來.

「我們幾個聖誕節怎麼過?你們看,這之後的時間里!啊,還有明天!還有聖誕節呢!開個派對嘛!」

「不,不開的吧……」

我這麼說著,由比濱好像完全不在意我的回答,把臉轉向了雪之下.

「小雪,你有什麼……預定麼?」

她那帶著點顧慮的聲音,大概是還在在意之前某次沒什麼意義的對話中,問大家聖誕節預定時候的事情吧.隨即,雪之下露出了溫和的帶著些微苦笑的笑容.

「……如果,要開的話我會把時間空出來的.」

聽到這個答案,由比濱啪的一下露出了笑容.

「真的!?太好了!那就這麼定了哦.」

「不問問我的預定麼……?還是說你這是繞彎子來表示不會邀請我?」

「因為,小企肯定不會有預定的嘛……啊,所以要開派對對吧!我想吃小雪烤的蛋糕——」

「你剛才還在吃的那個蛋糕,就是我的烤的耶……而且不要啦,都做了那麼多了,短時間內我不想再烤蛋糕了.」

看來真的很辛苦吧,雪之下露出了超厭煩的表情.不過,我覺得你做的時候很倒是樂在其中啊……

看著不爽快的雪之下,由比濱唔的嘟噥了一聲.

「小雪不做的話……我,我來做吧?」

想到好主意了!由比濱像是要這麼說著似的指了指自己,雪之下的表情立刻陰沉了起來.

「被你這麼一說……就算不樂意,還是由我來做吧……」

「好像被說的很過分哎!?讓,讓我也一起來做吧!」

由比濱露出笑容窺視著雪之下,雪之下一下子說不出話來.接著,她大約是放棄了吧,輕輕吐了口氣露出了微笑.

「……也是呢,這樣的話也不是不可以考慮一下.」

被攻陷了呢……看到她們露出笑容互相對視的樣子,我不由得露出了苦笑撇開了視線.

看向窗外時,不由得被外面的夕陽閃到了眼睛.夕陽在沉入海面之前散發著的最後光芒,在這短暫的時間內,充滿整間部室.但夜晚還是終將到來,讓這里冷卻下來吧.

但今天是聖誕節,至少今天一天讓這里一直都暖和著,也不錯吧.

果然我還是無所祈願,無所希冀.

被贈予的東西,被給予的東西,那些終究都只是偽物,遲早有一天會失卻的吧.

祈願的東西沒有形狀,想要的東西則無法碰觸.又或者,就算入手也會將這無比美好的事物給葬送掉吧.

在那個閃耀的舞台中所見到的『物語』的結局.

我還無法知曉那之後的東西.

所以,我仍會繼續求索.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九卷 ⑨自然而然地,一色彩羽踏出一步     下篇:第九卷 ⑩各人掌中的燈,所照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