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果然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搞錯了(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果然有問題) BD特典 6.25卷 第一章 平塚靜又一次下達了新的命令.  
   
BD特典 6.25卷 第一章 平塚靜又一次下達了新的命令.

網譯版 轉自

翻譯:浩瀚之蓮(lkid:自由^邂逅)

校對:應該是咱本人

潤色協力:poniu

文化祭結束之後,秋意更深了一層.

天高云淡,撫摸著臉頰的風也涼了起來.

重大的活動在結束之後,也會成為遺忘之物.

既沒到會令人懷念一般遙遠的地步,也沒近到可以當作談資.完全位于意識之外的現狀就該稱作遺忘了吧.世上的年輕人們又會將目光轉向接下來的盛會,向前方看去.

拜此所賜,被殘留在殘渣之中的人會更加地將寂寥感記于心中.

只有一人,唯獨處理著文化祭實行委員會殘存事務的我還在糾結于文化祭.

之前本應該寫好的報告書被平塚老師打回,又重新寫過了數次.等到回過神來的時候我已經交出了第五稿.這樣你都已經是那啥了哦?就連職業的輕小說作家都寫不了這麼多的,我說真的.呐,到底這個東西要寫到什麼時候啊…….沒有終結的終結才是終結嗎?(注:jojo黃金之風梗.)

這次一定要取得通過——我今天也帶著報告書來到了職員室.

眼下平塚老師與我的單對單指導正不停地進行著.而且修改的紅色記號也一個勁地標著.

雖說是正如文字所述的紅筆老師,不過好奇怪啊……我小學時做的"進研ゼミ"的那個紅筆老師應該更加溫柔才對啊.在聽說了那個實際上是打工的女大學生所寫的之後,我還因為產生了各種各樣"不可以"的紅筆老師的妄想,心情上變得特別想要去教一教現在的小學生.(注:紅筆老師是網校的類似班主任的東西,會判卷,並且寫一些評語甚至畫些卡通畫來鼓勵小朋友.進研ゼミ則是網校的品牌.)

那種事先放在一邊.實際像現在這樣子臉對著臉被一頓痛批之後,越來越體會到通信教育的偉大之處.

果然通信教育很偉大.不用面對著面的批人真是最棒級別的心情舒暢.不論變得多辛辣都有可能.人,在打電話或者發郵件的時候可以變得超有攻擊性的.

不過,在和人面對面的時候就會不知不覺地介意起來,"怎麼了嗎?"地有所顧慮.被人擺出一副抱歉的表情就會手下留情.稍微落一兩滴眼淚,就連責備人的那一方的話語也會噎住.

有所顧慮還真是重要呢.這正所謂人情世故的潤滑油.

Ok~ let’s come in ~oil~!

我振作精神,打開了職員室的門.

平塚老師正在平時那張桌子的位置一邊吐著香煙一邊看著筆記本電腦,不過卻並沒有碰鍵盤.只是戴著耳機,還時不時呵呵地笑著.我心想這到底是在干嘛呢,化作悄悄從背後潛行接近的八幡w.(捏自:動畫《潛行吧!奈亞子w》)

……在看動畫.

完全不想出聲搭話了,我只是暫時觀察起了平塚老師那個不時練習著拳頭的握法,還做著名台詞筆記的身影.

可能是因為視線太不禮貌了.

平塚老師注意到了背後的氣息,突然轉過身來.

"比,比企谷……"

"您在做什麼……"

"這,這是那個……"

平塚老師鬼鬼祟祟地遮擋著背後的畫面,一邊紅著臉一邊用關上了後面的瀏覽器.這所學校這樣子真的沒關系嗎?

不過也是.既然是休息時間那也沒什麼可說的.只要在我來的時候好好地接待了那就沒關系了吧.

平塚老師一副打算接待我的樣子,開始收拾起了桌子周圍.

"沒,那個什麼,因為我午飯還沒吃,所以順帶著放松一下,而已……"

這麼一說,桌子上擺著可能是外賣的豬排飯和天婦羅面的便餐.還是一如既往的純爺們餐.這樣子還能保持那種體型,這個人實際上不是蠻厲害的嗎?

我帶著驚歎地來回看著平塚老師以及天婦羅面&豬排飯,可能是終于覺得不好意思了,老師想要藏起來似地將天婦羅面朝里面推了推.接著像是要糊弄過去一樣地微笑著把大碗給了我.

"嘛,嘛那個什麼,要,要吃嗎?豬排飯."

"呃,沒,那啥……"

就算被這麼邀請…….話說回來天婦羅面就不害臊啊…….量可是相當多的哦?而且在此之前那個什麼,看動畫這邊希望您能夠更加害臊一些.

"別客氣.我正想著是不是有點多呢."

"哈……那我就收下了……"

不論是白米飯還是什麼,浪費是不可以的.我在農林里讀過了.(白鳥士郎的輕小說《農林》)

我擅自借用了手邊的椅子,擺到了平塚老師的身旁.

雖然對職員室里兩個人端著碗公然吃起東西的模樣產生了哪里不對勁的感覺,不過既然周圍的教師也什麼都沒說,大概平時平塚老師就是受到這種待遇的吧.該怎麼說呢,老師在職員室也是孤零零嗎…….

平塚老師左手往面里撒著七味粉,一邊用右手和嘴掰開了筷子.雖說讓人苦惱這應該說是手法嫻熟還是一股子大叔的味道,不過讓平塚老師這麼一做看上去就變得很厲害的樣子,還真是不可思議.喂,太帥了吧這個人.

接著,合掌.

"我開動了."

我也效仿著平塚老師,合起雙手念了一句"我開動了".一面感謝著生物的恩惠一面朝著豬排飯下起了筷子.無論何時我們都是靠著犧牲什麼才得以生存的.你看銀之匙還是什麼的也是帶著這種感覺吃豬肉的.(注:荒川弘的漫畫《銀之匙》.)

"所以,報告書寫好了嗎?"

喝了一口面湯後平塚老師問道.

我將夾在胳肢窩里的報告書畢恭畢敬地交了出去.

平塚老師"嗯"地點頭接過後,輕快地掃著排在紙上的文字列.接著在另一頁上馳走起視線.

好的.貌似比以前讀得都更加仔細的樣子.前段時間那會兒,可是只看了標題就給我扔回來了呢.

老媽一直都在念的吧.人和輕小說不能僅憑借外貌和標題來判斷.

這次可是老老實實地只寫了「文化祭報告書」所以應該沒什麼問題.上一回寫的是「總高哀史」.不知不覺就流露出了我的修養.雖然說一開始還在為「總高船」這個題目如何而苦惱來著.因為我對小林多喜二風格的題目可能有些難以理解而進行了反省,所以就變成了向「女工哀史」而致敬了.嘛,雖說不管哪個我都沒看過吧.像是「蟹工船」之類的可是"日本三大只靠題目就能記憶深刻的作品"的其中之一.要是用英語來說的話就是"cancer beam",這麼一說就成了蟹光線了,蟹光線!(《蟹工船》,《女工哀史》都是小林多喜二的文學作品,他的作品基本上都是講述窮苦勞動人民辛酸生活的故事.)

然而,就連這個最終也被強硬地否決,我沒有余地地被要求返工.

因為大人的緣由,反抗是做不到的.只要了不起的人說了要這麼做,那就只能老老實實地照做.

最終,就成了這次的《文化祭報告書》這種平凡無奇,有趣性和諧謔性一概沒有的無可非議至極的題目了.

我想,這份無可非議也是人世間的潤滑油.

人們對按照既存的模板所提交出的事物有著高得無端的信賴度.無論是誰都不想冒險.雖然作為娛樂作品來說的冒險或者不可思議adventure的話非常受歡迎,但在實際中對于背負風險的冒險就很容易變得保守起來.

前例,習慣,承襲.大部分的事物只要和以前以同樣的方式進行就可以減少犯下大錯的可能性,至少在被人非難的時候還可以使用"以前也是這麼做的吧"這樣的借口.無可非議最棒了.

潤滑油是用來防止磨損的東西.在心中有著潤滑油也會活的更加輕松吧.

"重寫."

然而,平塚老師與其說是潤滑油(オイル)倒不如說是上了年紀(老いる),一副很累的樣子歎了口氣.仔細地將紙疊敲齊,朝我遞了過來.

"哈……"

我既算不上回應也算不上歎息地從喉嚨深處擠出了一口氣.

平塚老師也再次歎了相同的一口氣之後,從胸口的口袋里取出了香煙.

"比企谷…….聽好了,這份報告書之後也會留在學校,甚至會成為明年之後的學生們的參考.不過,為什麼會寫成閻王薄一樣的東西?誰翹班了誰搞砸了這種東西不報告也無所謂.你是治部少輔嗎?"

"最近的研究對于石田三成的評價也頗有爭議的樣子呢.話說回來,果然教科書的內容也會根據時代而不同呢.現在還有說那個德川綱吉是明君的教材存在果然還是因為年齡差的緣故嗎"(石田三成職位就是治部少輔)

我的話語唐突的頓住了,不,是被停住了.

視線前方的是微笑著的平塚老師的柔和的表情,以及向著我的喉管伸來的肌腱浮起的,白皙纖細的手臂.

我的喉嚨被緊緊地勒住了.沒,說"緊緊地"是那個,可不是joy的廣告.這位太太,我的臉色可是像joy君一樣完全青了哦.(joy君:11區人氣男模,少女殺手)

我咚咚咚地拍手示弱之後終于被解放了.看著咳簌的我,平塚老師一臉無語地點著了香煙.

"用不著耍貧嘴,應該砍掉的是這個長到多余的沒有必要的愚蠢的打小報告的部分,報告其他的部分整理得很好,只要拼湊一下就挺像回事了吧."

"這種做法真的沒問題嗎……"

與其說太像大人的做法,倒不如說是和平塚老師很不相符的撒手不管的做法.而且,該說是朝這邊的攻擊感覺上有些不足嗎,我基本上對平塚老師感到習慣也正是今天了.

聽到我這麼說,平塚老師向上撩了撩頭發短短地歎了口氣.

"也沒辦法吧.我們教師這邊也必須要寫報告書的,一直搞不定也不合適,不早點解決掉可不行呐.而且你和我接下來要做的工作還有一大堆呢."

"哈,真是成熟地判斷呢."

聽到我發出悶在喉嚨里的聲音,平塚老師目光銳利的瞪了我一眼.

"……還想從頭寫一遍嗎?"

"沒……"

很重要呢,必殺一擊·大人的原因.

只要顧慮,無可厚非以及大人的原因攪和在一起,這個世上的大多數事物都可以當作垃圾不如的廢品一樣了.

"明白了的話,就把紅色圈出來的部分接到一起,然後休整一下前後的體裁給我重寫."

"是……"

"不錯的回答.其他工作也靠著這個架勢拜托了呐."

平塚老師將文件拋給我之後,轉動椅子又重新朝向了桌子.好像十分幸福一般地鼓著腮幫子嚼著已經泡漲的天婦羅面的樣子和年齡不相稱地可愛.我當上職業主夫的時候,如果對象津津有味地吃著我的料理的話,八幡的分數會很高的,能得到80000分(八幡和八萬同音).不趕快和命運之人邂逅可不行!

塞下剩余的豬排飯之後,我悠哉地放下了碗和筷子.

"多謝款待"

"嗯.……看動畫的事情希望你能保持沉默."

這是封口費啊…….

平塚老師一瞬間朝我投來銳利的視線,然後又好像在說那是開玩笑地一樣微微一笑.

大人真是肮髒…….

我對平塚老師輕輕地行了一禮,離開了職員室.

接下來不搞定工作可不行啊.

我一面走著,一面確認著文件上用紅色圈出的地方.

主要是我的小報告部分和批注,對個人的人格批判,瑣碎難懂卻有時只有數量過剩的惡搞,網絡俚語,像白癡一樣的大量獨白被削減了相當的分量.

這麼一來,真實漸漸埋葬在了黑暗之中.

在消除懸而未決的部分之後,我和平塚老師得以達成了一時的妥協.

有問題的部分全部都消除掉.如果發生了問題,只要將問題本身消除就沒有問題啦,哇哈哈哈!

不論是我還是平塚老師都不可能一直把時間耗在這個報告書上.文化祭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大人可是很忙的.

為了修改被命令重寫的部分,我就這樣前往了部室.

通往特別樓的走廊之中毫無人的氣息.因為感到有些透骨的寒冷,我將外套披緊了一些.在安靜無聲之中,只有我緩慢的足音回響著.

這所學校的秋天正匆匆而過.

文化祭結束之後,接下來是體育祭,以及修學旅行.特別是我們高中二年級學生秋天的預定擠得滿滿當當,這三個活動連發的現在,大概正是最大級別的青春時期吧.

也許正因如此,班級,年級,學校全體都表現出一種浮躁的感覺.

高中生本身就是一幫看上去很浮躁的家伙.現在則是更加鬧騰.在文化祭的時候全校齊心協力(除我以外),在體育祭中則是對手和伙伴混雜在一起(除我以外),修學旅行時便集合親密的伙伴(除我以外)裝點起青春光輝燦爛的一頁.像這樣"我我我"的注釋過頭了不就成了那個又黑又白又好吃的點心了嗎.泡在牛奶中大概會非常美味.(注:我我我(oreoreore)音近奧利奧.)

雖說我並不是被點心的氣味所勾引了才這麼說的,不過一打開部室的門就飄來了一股甜香的氣息.

"啊,小企!呀哈羅!"

注意到我的進入,手精神地舉了起來,團子頭輕輕地搖晃著.

由比濱結衣,在身為同班同學的同時,也和我同樣地所屬于這個侍奉部.雖說外表上正如現今的女子高中生,一般來講並不像是會輕松地和我打招呼的存在,不過不知何時就在這里定居下來了.該說像小狗一樣嗎,不過就習性而言是像狸一樣的家伙.

由比濱朝著前面的桌子靠近了一些擺出了點心.看來正在進行放學後tea time的樣子.

馬克杯正飄著熱氣,而擺在旁邊的樸素的茶杯之中,現在也正注入著紅茶.

茶壺的主人用指尖輕輕地撫起了豔美的黑色長發.清秀的側臉如白色的陶瓷一般,西斜的日光照在上面,正如眼前的紅茶一樣微微染上了紅色.

雖說我本人對紅茶的實際做法不太了解,不過她——雪之下雪乃的舉止給人教養良好的感覺,說是哪里的貴族也能讓人接受.

准備好茶水後,雪之下靜靜地坐了下來.

"我們開動吧."

聽到雪之下的話,由比濱也緊接著合起了雙手.

"我開動了."

"請."

雖然感覺像是哪里的過家家一樣,不過兩人的氛圍實在太像一幅畫一般了,我還是忍住沒有挖苦.此時此刻,要說這個房間里有什麼東西多余的話,那毫無疑問就是我了吧.

所以沒有准備我那份茶水大概也正因如此.不要再搞得只有我的那一份沒有啦.這不是和前段時間做音樂會的後勤打工的時候,唯獨我的便當沒有筷子時一樣了嘛.當時我都覺得只有我的進食方式會是印度風了.雖說附近就有便利商店實在是太好了吧……混蛋的現場監督.

"啊,小企的份……"

杯子搭上嘴角,由比濱一邊嚼著像是手制的松餅一邊說道.

于是,雪之下似乎也是注意到了,將茶杯放到杯托上,視線快速移動著確認桌子周圍.然而,嘛,也不可能那麼巧就有多余的杯子用.

只不過,擔心和在意都是沒有必要的.孤零零無論何時都會准備不時之需的.因為基本上都不會請別人來幫忙的呐.孤零零久在戰場!!就算和巨大蟲戰斗也會面不改色.

我從書包中"鏘鏘~"地麻利地取出了黃黑警戒色的危險外包裝的飲料.

從入口開始就是最高潮,沒錯,正是max咖啡.與其說是最高潮不如說是搞笑的包袱也沒關系.

"沒,我自己有准備."

我坐到一直以來的指定席打開了M罐(max咖啡的罐子)的拉環.有些粘稠這點原本就是因為加入了煉乳的緣故所以甜味的破壞力超強.從糖分量來考慮的話,作為自衛隊的正式口糧而采用也毫不奇怪.

如果遇難了就靠max咖啡了,爬山的時候帶上就好.

在三個人各自喝起了飲料之後,雪之下慢慢地掏出了一台筆記本電腦.

有文化祭實行委員會工作的時候姑且不管,現在雪之下帶著筆記本電腦的理由我有點搞不明白,所以一臉呆相地看著她.話說回來,ノーパソ(筆記本電腦)和ノーパン(no pants)還真是像呢.「ノーパン」,「ノーパン」,「ノーパン」,「ノーパン」,「ノーパン」,這其中有一個是no pants,到底是哪一個呢?!

在我一個人做著腦內問答的時候,鼓著腮幫子嚼著餅干的由比濱也同樣地"誒—"地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起了雪之下的手邊.順帶一提剛才的問答題,正確答案是全部都是no pants.No pants paradise.回答正確的人可以獲得變態王子的稱號.

"小雪,這個是怎麼了嗎?"

"被平塚老師硬塞過來的.說是新的活動內容……"

在開啟電源等待載入的空隙雪之下簡短地回答道.話雖如此,似乎雪之下自己也對內容沒有明確了解的樣子.

可能是筆電有些古舊的關系,啟動稍微花了一些時間.

期間,雪之下手扶下巴,以一副一直以來同樣的思考姿勢一個勁地盯著畫面.

……哈,這麼說來平塚老師也說了什麼下一件工作還是其他的工作之類的話呢.因為覺得去詢問"是什麼樣的工作"實在是自找麻煩所以我就完全當做沒聽到了呐.

看來那個新的工作就是這個玩意了.因為稍微地有點在意是什麼樣的內容,所以我站起身從雪之下的背後看了起來.到底是什麼樣工作呢?是連打F5刷頁面點擊數的工作嗎?

一瞧,在默認的平淡無奇的背景畫面中只有孤零零的一個寫著《read me》的txt文件.

沒有其他可能會和工作相關的文件.雪之下滑動著手指,點擊了那個文件.

侍奉部的各位

作為侍奉部活動的新內容,郵件形式的煩惱商談即將開始.

題為,「橫跨千葉縣煩惱商談信箱」.

望各位各自勤勉,努力為他人排憂解難.

侍奉部顧問平塚靜

讀完txt,眾人的反應不一.

"原來如此,大體上理解了.總之適當地回複一些建議就可以了呢.不過說到底會不會有來信呢……"

雪之下比起內容大概是對制度本身更加在意,反複地瀏覽著TXT文件.

另一方面由比濱則瞪大了眼睛.

"原來平塚老師也能這麼給力啊……"

驚訝的地方不愧是由比濱.似乎都要讓人簡稱為"不愧由比濱"了.(八幡又來文字游戲)

"沒,郵件的話基本上都是這個樣子的哦.雖說平時是那個德行挺讓人意外就是了呐."

"原來如……誒?"

稍微思考片刻地停了一拍後由比濱再次朝我刷地看了過來.

嘛,這麼吃驚我也理解.一直都是這種該說是直腸子也好阿帕奇也好雪崩也好暴龍戰隊也好(注:以上這些詞日文都帶有諧音,)……至少什麼禮儀端正清秀可人一本正經的印象是零呢.

"姑且也算是個大人吧."

聽我這麼一說,由比濱和雪之下都一同用驚訝的視線看著我.

"一副平時就和平塚老師通郵件的口吻呢."

傳來了雪之下冰冷的聲音.靜靜地交叉手臂,銳利的視線射了過來.這也不是什麼需要被瞪的事情吧.

"比起通郵件,就是那啥,有郵件發過來才比較准確呢.跟手機雜志還有amazon或者麥當勞的外送之類的一個范疇的感覺.偶爾還會來個什麼超長郵件之類的."

"……是嗎.反正也無所謂."

簡短地回應之後,雪之下再次看向了電腦.咔噠咔噠的鍵盤打字聲格外地響了起來.在這聲音中傳來了小小的話語.

"長郵件…….怎麼說,說不定我現在就能想象到談論的內容呢."

自言自語的由比濱同學有點嚇人…….沒,我也想知道回避那個超長郵件的方法哦?要是不回信還會打電話過來的…….

當我正想著要不要也趕緊發一封求助郵件的時候,雪之下的打字聲停下了.

"這麼快就來了呢"

"啊!還真的來了呢.我看看我看看~"

由比濱跑到雪之下身後,抱住了肩膀.自然地進行了身體接觸真不愧是上位種姓的女生.

"……好重"

雪之下小聲地說道.到底是什麼很重呢?嘛,雖然深感好奇,不過如果深究似乎會遭到很可怕的對待所以我只是順其自然地接著問道.

"是什麼樣的郵件?"

"呃——.PN搞基同學發來的……這個顏文字還真是奇怪呢……"

Ok.是誰發的我大概明白了.

"那個不讀也沒關系的."

我這麼說了之後,坐在電腦前的雪之下大概也是相同的意見,好像要減緩頭疼一樣的手揉太陽穴,發出了小小的歎息聲.

"是呢,內容都能猜到了……"

"總,總之讓我念一下嘛!"

由比濱一下一下地拽著雪之下的袖子.雪之下雖然一副厭煩的樣子,卻似乎對像小狗一樣難纏的類型很難斷然拒絕的樣子,拿開由比濱的手後退縮地說道.

"我知道了所以不要拽了.姑且聽一下.姑且,呢……"

"嗯!那我讀了哦!"

呃——地開始讀起了郵件後續的由比濱,和不情願地打算聽下去的雪之下.

對由比濱還真是溺愛呢.comic什麼姬嗎這是?(注:comic百合姬)

正當我以不知為何心頭一暖的心情出神地看著搖曳百合關系的二人時,由比濱讀出了後續的內容.(搖曳百合連載于百合姬.後面還會提到芳文社,也是知名的百合四格的漫畫雜志.)

【PN:搞基同學發來的求助】

文化祭之後,我很在意班上的某些男生(H君和H君)之間的關系.

彼此之間在意過頭的樣子實在是太腐應該了!HxH什麼的太下流了!超下流!干得好給我再接再厲!

雖然覺得兩個人之間的關系更好一些也不錯,不過果然現在這樣朝有著距離感的方向進展更好所以我正在煩惱著.到底是走哪個路線更好呢?

差點就為"腐應該"之類的詞是不是錯字而糾結起來了.

話說回來,這個到底是在煩惱什麼啊…….而且說到底HxH是啥啊,hunter xhunter嗎?

看到我不由自主抱住了腦袋,由比濱露出了苦笑.就連雪之下都不打算聽下去,埋頭讀起了手邊的文庫本.雖然不想搭上關系這點我也能理解,不過這種應對方式是不是不太合適啊.

在雪之下決心無視的同時,由比濱在我的臉和電腦的屏幕之間來回地看著征求意見.

"這,這個要怎麼辦啊……"

"哎呀,就算問我…….要說要朝著哪個方向.這是前進也是地獄,後退也是地獄的狀況吧……"

"就連聽本身也是地獄呢……"

低聲說了不錯的句子呢,這個家伙…….雪之下安靜地翻動著文庫本的書頁,一下子朝我和由比濱瞧來.

"說到底……會有解決方法嗎?"

"……沒有呢.抱歉,小企."

被問到的由比濱稍微考慮片刻之後一副非常抱歉的樣子道歉了.這個嚴肅的氣氛是怎麼回事…….

不要放棄啊!

"話說回來,你們倆能不能不要這麼確定H君就是我啊?"

雖然我自己也明白,不過形式上是不能承認的所以試著抗議了一下.然而,由比濱一副不滿的樣子.

"不過,姬菜一直都在說的……"

我一直在被說的嗎……雖然本人不在場的時候成為話題可以說是受歡迎的證明,不過完全高興不起來.倒不如說這不是我已經習以為常的被人說閑話的那一類嗎?我甚至都覺得被說閑話反而更好.

雪之下夾上了書簽,合上了文庫本.

"不過,既然比企谷君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和誰搞好關系的話,這個煩惱本身也就不存在了呢."

"原來如此,也就是說解決了呢!"

兩個人以完成一件工作的感覺再次開始喝起茶來.

怎麼回事.雖然「HxH」說被否定了這點很好,就連我的人格都被否定了.

"……解決了固然好,不過這個要怎麼辦?是不是回個信更好一些?"

聽到我這麼麼問,由比濱和雪之下都手扶嘴角,"嗯……"地思考起來.

"啊,也是呢…….既然是求助不回複可不行."

"那麼比企谷君,拜托了."

"為什麼是我……"

雖說離電腦最近的確實是我吧,難道這是那種誰從被爐里出來跑去取橘子一樣的規矩嗎?搞毛啊,原來我離著近啊.(注:這里"我離著近"被變音後發音和orange相近,是個非常碉堡的文字游戲orz.)

我不滿全開地腐爛著雙眼,看到我用渾濁的眼神瞪著兩人,由比濱言不由衷地補充道.

"你,你看,小企不是很擅長現代國語嘛!"

"雪之下的成績更好的……"

說到底我也不過是學年第三.第一是那邊的雪之下.而且這個家伙因為其他的科目也全部在我之上所以這已經不是會感到不甘心的次元,而到了讓人佩服地不得了的領域了.

然而,就算不會不甘,該火大還是會火大.

要說為什麼,一涉及到成績或者是輸贏的事情,這家伙就會對著我擺出一張炫耀自己勝利的表情.

眼下雪之下也閉上雙眼微笑著.在一臉平靜地做出了撩頭發的動作中滿溢出了自信.

"比企谷君,重要的不是成績哦."

"那重要的是什麼啊."

"真情實意……,對你要求這個似乎也不合適呢……."

被我問道後雪之下當即做出了回答,不過在句子說到最後的時候表情變得訝異起來,皺起了眉頭.

另外,由比濱也叉起胳膊"唔"地陷入了思考.

"干勁嗎?……這個也沒有"

"交流能力也是X…….呐,你到底有什麼本事呢?"

"不要給我歪著腦袋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

而且因為這個若無其事的表情很可愛所以更令人火大了這個家伙…….有很多的吧?像是那啥,那個,你看……家族愛,方面的……嘛,要是這麼說了的話又會被說成是妹控所以我是不會說的.……啊啊,就是這個了.這種學習能力是我的本事來的.不過,是會越來越自閉的負面的學習能力就是了.

正當我為除這些之外自己過度的低三下四而低頭苦惱的時候,由比濱像是要打圓場一般地開口說道.

"啊,不過不過,寫文章什麼的似乎很快!"

說完雪之下也點了點頭.

"沒錯呢.因為心浮氣躁,花費的時間可能會少很多.比企谷君下手很快.真是太好了呢,發現了長處."

"下手很快是什麼意思.說的跟花花公子似的……"

不由自主地回嘴道.然而,雪之下和由比濱都露出一副微妙的表情.

"……"

"……"

沒,你們在這里沉默我也很頭疼的…….

到底有什麼不滿啊.像我這麼晚熟的可是沒幾個的.真的,總是把大招留到最後,最終什麼也沒做就結束了.就連最後關卡還是最終boss戰的時候我都不用的哦.(注:日語中晚熟為奧手而殺手锏為奧の手)

因為微妙的空當持續著的緣故,我漏出了歎息.

"我知道了,總之這封郵件就我來回複吧."

嘛這些家伙之中由我來寫回信才妥當吧.雪之下沒准會寫一些辛辣的話,由比濱最後可能又會得出一些不明不白的結論.

話說回來,在多數表決的瞬間,我的贏面就是零了.

無論是多麼正確的主張,在集團中采取決議形式的時點上就只能讓步了.這就是社會,倒不如說是會社(公司).

就算抗辯了也只會變成在原地打轉的,這種事我見得太多了,我甯願將這一部分的時間和勞力花費在其他的事情上.歸根到底,還是要給求助郵件回信.

把電腦拉到眼前,咔噠咔噠的敲起字來.

【侍奉部的回答】

我想恐怕,這個HxH只不過是您想象之中的存在不是嗎?

不,雖然這可能完全是我多慮了,不過作為可能性還是容我多嘴一句.

只能通過郵件文字作為情報的【橫跨千葉縣煩惱商談郵箱】的界限,希望您能多考慮一下.

啪嗒地敲下回車鍵,我發送了好似機敏的精神病科醫生一樣的出色回答.大概是因為滿足感,稠了的max咖啡也變得好喝起來.

"好像又來了一封哦."

我對正在重新倒紅茶的由比濱和雪之下搭話道.

"那小企你讀一下吧"

畢竟不是什麼大屏幕的筆記本電腦.比起特意過來看還是我來讀更合適吧.

"嗯.PN,'是姐姐我哦’小姐的……"

說話的瞬間,正在倒著紅茶的雪之下手一下子停住了.

"……那個不讀也無所謂吧"

因為這個反應,我也察覺到了這封郵件的發信人是誰.啊啊,確實會干這樣的事呢,那個人…….

"我說,這個還是從學校外面發過來的啊……"

到底是怎麼知道求助的方式的啊.在戰栗的我的身旁,由比濱左右看著我和雪之下.似乎是還沒搞明白發郵件的人到底是誰的樣子.在"嗯嗯"的點了點腦袋之後,"嘭"地錘了一下手掌.

"啊啊!是陽乃小姐!"

正解.

"嘛,反正是那個人.仔細想想,事到如今也不是什麼值得奇怪的事情了呢……"

雖然雪之下這麼說了,不過普通來講還是很可怕.到底有多在意妹妹的事情啊,而且那個人這麼閑的啊.

"……總之我先讀了."

【PN:是姐姐我哦小姐發來的求助】

哈哈羅~

聽我說聽我說!

最近妹妹對我好冷淡>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八卷 1 不必說,比企谷小町的逆鱗就在那里.     下篇:第八卷 1 不必說,比企谷小町的逆鱗就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