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果然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搞錯了(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果然有問題) 第八卷 1 不必說,比企谷小町的逆鱗就在那里.  
   
第八卷 1 不必說,比企谷小町的逆鱗就在那里.

網譯版 轉自 百度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果然有問題吧

翻譯:857588149QQ

假設.

假設的話.

假設說,選擇了像游戲一樣僅可返回上一個存檔的選項重新來過的話,人生是否會改變呢?

答案是否.

那是只有擁有選項的人才可以選擇的道路.對于從一開始就沒有選項的人來說,那個假設完全無意義.

因此沒有後悔.更確切的說對這個人生的大部分事情都在後悔著.

話說回來.

雖是現在才說.如果開始討論假設就會沒完沒了,在說出去的時刻也不會有什麼改變.不可能在做出選擇,下定決心的時刻挽回.

不管是如果還是平行或是循環都不存在.所以說到底,人生的劇本是單向路.討論可能性其本身就顯得空虛.

早就明白我存在著問題什麼的.可是世界的方面更存在著問題,產生著很多如戰爭,貧困,差別之類的事情,就算參加就職活動似乎也不會取得內定資格,准備打工的人的話賬面核對不上就被迫做出切腹什麼的隨處可見.

這樣的世界哪里存在著正確?附屬于有問題的世界的正確之類的,不能稱之為正確.

因此,存在著問題的姿態才是正確的吧.

早已明晰事物終將逝去卻延續其生命的行為有什麼意義嗎?

總有一天所有都會消失,這是真理.

只是,盡管如此.

也存在正因為失去才美麗的東西.

正因為知道有一天會結束,意義才隨之產生.不管是停滯還是閉塞,也就是說安息也一樣,一定不是可以忽視或者享受的東西.

應該意識到必將消逝.

時不時輕輕回首看不知何時會失去的東西,猶如寶物般懷念,珍視,一個人靜靜的獨自舉杯般的幸福,也一定存在.

XXXXXXXXXXXXXXXXX

討厭的早上.

似乎清澈見底的晴天,伴隨著微寒的風咚咚地平穩的搖動著窗戶.房間中是邀人微睡的溫暖的空氣.

真是討厭的早上.

從修學旅行歸來,夾雜著雙休日的星期一.

所謂星期一就總是被塞滿了憂郁的心情的日子.緩緩強行喚醒慵懶的似是不在狀態的身體走向洗面台.

用仍充滿睡意的眼睛盯著鏡子.在那里的是每日熟悉的我.

……嗯,和平常一樣哪.

沒有干勁的程度,真是和平常沒有一點區別.

不管是不太想去學校,還是想一直貪眠,或是在走出家之前就開始思家,哪一個都是平時的我.

只是,感覺只有用來洗臉的水比以前微微的,變冷了.

秋天已經離去.把季節稱作冬季也已沒關系了吧.十一月也要結束了,今年剩下的時間也只有一個月多一點了.

雙親為了避開上班高峰期而早早的離開了家.這之後的季節,勉強能趕上上班的時間和稍微有點遲的時間都會更加混亂吧.果然人類,即使成為大人也不能抵抗冬天的早上.誰都想在被子中勉強呆到最後一刻吧.

盡管如此,他們有不得不去公司的理由.

由于積極的,主動的理由而行動的人也確實存在吧.但是嘛啊,由于公司要求了那個,由于其他人都那麼做了,由于不想被從潮流中排擠出去,之類的理由的人也是存在的吧.

就是說人類是為了獲得什麼,或者,不失去什麼才開始行動.

鏡中映出的臉果然即使嚴格地評價也是非同一般的整潔,然而那灰暗的眼睛豈止是一般,簡直是超高校級的腐爛著.(注:"超高校級的XX",出自彈丸論破.)

那正是我.這正是比企谷八幡.

對至今沒有改變的自己感到滿足後我離開了洗面台.

進入起居室後,妹妹小町站在廚房的身影就進入了眼中.正直立在燒水壺的前方.

不知是否和雙親已經吃過早飯有關,今天的飯菜已經准備好了.之後只要小町把茶端出來准備工作就結束了.

重重的拉開椅子後,正好水燒開了,正在向茶壺中倒入熱水的小町突然抬起了頭.

"啊,哥哥,早上好."

"哦哦,早上好."

回應了早上的招呼.接著,小町有些佩服般的發出了哦—的聲音.

"……感覺,今天眼睛正常的,清醒了呢."

被這樣說後,哈地歪了歪頭.平時的我對早上有那麼無力嗎?不,無需考慮確實對早上很無力.雖然血壓不低但是沒有動力.所以嘛,雖然小町那樣指摘了但也沒有什麼錯誤吧.確實,今天相當清醒.

"……啊啊,嘛,因為是用冷水洗了臉."

適當的說出想到的理由後,小町驚訝的看著我.

"嗯—……可是我認為水和往常一樣."

"不是突然變冷了嗎.比起那個還是快點吃飯去學校吧."

"啊,嗯."

使室內鞋發出啪嗒啪嗒的聲響的小町把茶端了上來.看來我家選擇的好像不是綾鷹,而是放入茶器的茶.(注:"綾鷹",日本一種綠茶飲料.)

坐在椅子上,兩個人把手合在一起,做了開動了這樣小小的合唱.

在比企谷家,冬天的早飯上容易出現溫暖的米飯和味增汁這樣的和食系.是出于用味增汁溫暖身體後再出門這樣的目的吧.所謂的老媽的愛呢.

因為是貓舌所以呼呼的吹著味增汁使其變冷時,和對面一樣呼呼的吹著的小町眼神對上了.

小町輕輕的放下碗後,慢慢的開口了.

"……呐"

"嗯?"

簡短的回應後,用視線催促了後續的話.接著,小町試探的問了.

"發生了,什麼?"

"什麼都沒啊.……不如說那個哪.反而是我至今為止的人生過于毫無波瀾呢.雖說世間萬事像塞翁失馬,從那考慮的話,多少有些什麼的一方更順利也說不定呢.積病的人因為經常去醫院反而更健康,之類的.所以反而言之正因為什麼都沒有所以某種意義上波瀾萬丈也說不定呢."

一口氣說完後,小町驚訝的眨了眨眼.

"怎麼了哥哥?"

普通.非常普通.

普通至極的反問了.不,雖然確實是怎麼樣都好的發言,就不能配合一下嗎?

明明剛剛相當努力的想了很多呢……

果然是因為星期一嗎,感覺怎麼樣都找不到狀態的.

"不,嘛怎麼說.……就是什麼都沒有的意思啊."

隨意的用筷子將煎荷包蛋運到口中.煎荷包蛋到底是洋食和食中的哪一種呢.

聽了我的回答後,小町嗯—的無精打采的回答了.

之後小町將盤子輕輕的放在一邊,充滿氣勢的將身體向前傾著,窺視著我的表情.

"呐,知道嗎?"

"什麼?豆知識?"(注:"豆しば"既有豆知識又有柴犬的意思,所以下面說到了貓.)

還是說指的是進入箱子的貓嗎,因為是深閨小姐哪這家伙.不,或許是米飯怪獸帕普(ごはんかいじゅう パップ)也說不定,正好是吃飯中.不會是パンダのたぷたぷ吧.小町又不肥大.(注:進入箱子的貓,深閨小姐日語中分別為"はこいりねこ"和"箱入り娘 ","はこいり"即"箱入り"."ごはんかいじゅう パップ","パンダのたぷたぷ"是日本的動畫節目.)由于向前傾的原因,本該被強調的那個胸部的附近再豐滿一點說不定會更好.不,果然不那樣就好.現在的狀態超可愛.

一個人認可後,小町短短的歎了口氣.

"哥哥雖然平常就說些無可救藥的話,可是狀態不好的時候就會說些更無可救藥的話哦……"

"啊啊,是嗎……"

評分一如既往的嚴格.被說了無可救藥後就沒有回應的語言.因為真的只會說些無可救藥的話呢.可是,從零碎的言談舉止來分析我什麼的,這家伙是心理搜查官嗎.什麼啊那個犯罪分析.(注:"心理捜査官"谷歌搜的話出現的是"AGAIN FBI超心理捜査官",一個游戲或是"心理捜査官.草薙葵"一個漫畫.)

"那個啊……"

小町一邊用筷子戳著色拉,一邊好像為要不要說而躊躇的思考著.手邊的小番茄在盤子中不停的轉著.

莫名的能夠預見那中斷的話的後續,是因為是兄妹嗎?或是由于想到了同一件事嗎?

輕輕的放下筷子後,小町窺視著我的樣子.

"和結衣姐姐,雪乃姐姐之間……發生了什麼?"

盡管在聽著,我卻只是默默的把飯運進口中.因為被教訓過吃東西的時候不要聊天.慢慢的咽下,順便也和味增汁一起咽下了各種各樣的感情.

"……她們說了什麼嗎?"

"不"

被問後小町慢慢的搖了頭.

"那兩個人不是會特意說那樣的事的人,那種事哥哥不也是明白的嗎?"

被這樣說後我沒有可以回應的話.

不管是雪之下還是由比濱,雖然是對一些無關緊要的事多嘴的家伙們,但應該不會突然對別人的妹妹說些什麼.

"只是小町這樣想哦."

說完,小町偷偷的用眼神窺視著我的反應.

正因為一直一起生活著,才會注意到有些事吧,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

但是,不希望被注意到的事,也是存在的.

"是嗎"

用沒有特別意思的語言回答後,眼睛瞥向了掛在牆上的時鍾.然後飛快地動著筷子,繼續吃著飯.

但是,小町與我呈對比般的悠閑著.

"飯仔細吃更好哦.慢慢的"

看來小町似乎還准備繼續談話.悠閑著也仿佛是由于看穿了我打算強行中斷談話.

將視線轉到完全不同的方向上,似是回憶起了什麼.

"之前也有那樣的事呢?"

"有過那樣的事嗎?"

說著時卻已清楚的意識到了.小町說的恐怕是六月時候的事吧.確實感覺那時似乎也被小町同樣的指摘了.

什麼啊,一點都沒改變啊.不愧是我.

不管是成長還是變化,什麼都沒有.

只是,小町像是溫暖手的,緊緊地握住放入茶的茶碗.仿佛觀察茶葉什麼的浮沒浮起來一樣,看著那水面.(注:"茶柱が立つ"有好事的意思,這句也可理解為小町為了觀察吉凶而看水面.)

"……但是,又好像和之前有點不同呢."

"那也正常吧.因為人每天都在變化呢.就算是細胞也在更換著呢.好像是五年還是七年左右就會全部更換哦.所以嘛那個啊,所謂人類就是……"

"是是"

啞然般的笑著輕輕的應付後,小町迅速的從茶碗上放開了手.然後,好像把手放在了膝蓋上.

"……那麼,做了什麼?"

"以我做了什麼為前提很奇怪吧."

盡管反問了,小町卻只是默默的盯著我的眼睛.被那樣看著畢竟不能再說些沒頭腦的話逃避了呢.

不經意間用力的撓著頭錯開了視線.

"……什麼都沒有啊.因為本來就什麼都沒有."

小町歎了口氣.

"就算哥哥沒有自覺,也是有做了什麼的可能性呢.沒辦法……,試著一個一個說吧."

"就算被那麼說啊……"

一直考慮的事是有的.

從京都返回以來,雖只是這幾天的事,但確實在考慮著.有什麼地方錯了嗎,哪里有問題嗎,連自身的行動也反省過了.

但是,盡管如此也只能得出那就是效率最好的,並且確實安全的這樣的結論.我認為已從被限制的時間和少數的手牌中做出了妥當的結果.

回避了被預想的最壞事態,又可以順便完成另一個的委托.雖然過程值不值得稱頌沒有定論,盡管如此成果也相當優秀.

但是,沒有對小町詳細的說明那種事的必要.那是只要我明白了就可以的事.

"果然什麼都沒啊."

聳了聳肩,露出有些開玩笑的態度.然後似乎說著這個話題就這樣結束般的著急的大量吃著剩下的飯.

可是,盡管如此小町還是追問了.

"又來了—.所以,發生了什麼?"

輕輕的歪了歪頭,用手支著臉頰,開玩笑般的笑著.

雖然動作很可愛,但是讓人感到其中存在著強大的意志.是展現著不會容忍使話題保持著曖昧結束的姿勢.

只是,畢竟是感到焦躁了.

平常的話不會對小町這種程度的纏人方式感到煩躁.一定會笑著應付過去,說些適當的話掩飾過去沒錯.

但是,如果本來就和平常一樣的話小町不是也不會這麼執拗的糾纏嗎?

那件事,結果似乎追突到和平時一樣做吧,懷有那樣刻意的意識活動著的自己丑態上,生氣了.

"……真煩啊.要適可為止啊."

"…………"

小町對終于變得粗暴的語氣啞然了,但是,僵硬也只是一瞬的事情,馬上顫抖著身體生氣的抖動著肩膀.

然後劇烈的睜大了眼睛大聲反問道.

"……什,什麼啊那種說話方式!"

"只不過是普通的說著吧.事實上確實很煩很吵."

我該說的話一定不是這樣的吧.不管怎麼想敷衍過去.但說出的話是無法收回的.

任何時候也不能挽回.

小町眯起了眼,瞪著我,但最終那視線輕輕的落在了下面.

"……哼—.是嗎,那麼已經夠了,已經不會再問了."

"請給我那麼做吧."

之後談話就從飯桌上消失了.

相互,只是默默的繼續著吃飯,凝固了般的時間過得格外的慢.

在那之中小町快速的充滿氣勢的喝完了味增汁站了起來.喀嚓喀嚓的慌張的整理好食器,帶到了沖洗台.

就那樣啪嗒啪嗒的走到到門附近後突然停止了.然後不看向我這邊的快速宣告了.

"小町,先走了.門,要鎖上."

"啊啊"

簡短的回答後,小町充滿氣勢的關上了門.

那個時候,聽到了漏出來的小小的聲音.

"……果然發生了什麼嘛."

一個人,被留在起居室的我把手伸向了茶.已經失去溫暖了,放入口中也只不過是溫溫的.

感覺已經好幾年沒有和小町那樣子爭論了.雖是事到如今才說,惹她生氣了嗎……變得稍微有點擔心.

小町生氣的情況非常少.但是,與此相對的是憤怒會持續很久的類型的孩子.再加上現在是正好處于偉大的青春期的正中的女孩子.回來的時候,不知道會被以怎麼樣的表情對待.

連親妹妹都這樣啊.

什麼事都沒有的和人友好相處好難啊.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通往學校的路上已經充滿了秋的氣息.

在沿著花見川的自行車路線上直立的樹木的葉子或已染了色,或已脫落.天高氣爽,潮風像是使人忘記夏日的濕氣般的,干燥的吹過去.

雖是一點一點但確實在移動的季節.事物從夏到秋的變化的痕跡已是一目了然的.到了晚秋的話就能從中看出冬的色彩.

這一連的季節或許才是最充滿著多樣的變化的.

秋深鄰人從何事.(注:原文"秋深き隣は何をする人ぞ"沒谷歌到翻譯,就自己翻了.)

這是名句.

在意鄰人在做著什麼,是這個季節特有的對事物的悲傷和幽寂,或者是從一抹寂寞中產生的也說不定.

由于寂寞而在意誰的存在.為了掩埋自己的寂寞,開始在意他人的存在.反而言之是希望自身的存在被在意這樣的願望的表現也未可知.

有著他人是反映自己的鏡子這樣的話.也就是說,他人說到底不過是通過名為自己的過濾器看到虛像這種事罷了,因此存在的只有名為自己的存在.

結果,人考慮的不過只是自己的事而已.

詢問鄰人在做什麼這樣的行為只是將那個他人與自身比較對證,那麼自己是怎樣的思考的行為.

利用他人為自己立證欠缺誠實.那種追求方法是錯誤的.

因此,孤獨才是正義孤高才是正解.

自行車發出卡拉卡拉的聲音前進著.時不時,產生某處生鏽了般的軋壓聲.盡管如此也不在意,用力踩著腳踏板.

這個時間的話正好不會遲到,並正是能勉強進入教室這樣的地步吧.

一直的,我的上學時間.

進入停車場後看見了大量的慌張的啪嗒啪嗒的趕著路的人.

我也把自行車停放好,和眾人同樣的快步走向升降口.孤獨者走的無意義的快.是因為沒什麼機會和別人走在一起嗎,就這樣掌握了技能.這樣發展到極致的話或許會成為東京奧利匹克競步的日本代表.不會的.

流動著涼爽的空氣的升降口中是平常的光景.

喧雜著的早上的問候和閑談,就那樣流向樓梯,然後擴散到走廊.

修學旅行這個盛大的活動結束了,看上去似是回到了與平常沒變化的學校生活.

那進入教室也是同樣的.

在平和的不斷擴散的閑談中,不發出聲音的穿梭在人和桌子之間.走到自己的座位後,靜靜的拉開椅子.

輕輕的坐下,僅僅等待著早上的HR(HOME ROOM)的開始.

就算發著呆,眼睛和耳朵卻開始任意的收集著情報.

班內的人們看上去對我沒有反應,前些日子的假告白的事似乎沒有被公開.嘛,那也是理所當然.普通的考慮的話,沒有會故意談觸那些的家伙吧.

不管是對戶部,海老名同學來說,還是對葉山來說都不是什麼被知道了會舒服的東西吧.

班內的氣氛也沒有改變.與其這樣說不如說感覺氣氛變得比之前還好.

隨著跨越事件而加深了羈絆,也不是出于這樣的理由.

恐怕是有限的時間使他們變成這樣的吧.

去了微寒的京都,與感到了的季節的變化一起,在高校生活中也是屈指可數的盛大的活動結束了,大家都對那事實產生了實感,我是這麼認為的.

十一月也馬上就要結束.到了十二月的後半的話就是寒假,夾雜著年末年始的一月,然後是天數最少的二月,和臨近春假的三月流逝著,這樣的時間不斷的消失著.在這個班級內剩下的可以度過的時間,也就三個月這樣了吧.

所以,珍惜那時間.

珍惜是為了誰嗎?不是為了朋友.

是珍惜自己的青春.自己的時間,是珍惜自己沉浸著的這個時間和空間.那與自我愛某些地方有些相似.

任意的觀察,任意的分析,任意的得出結論後,哈啊的漏出了小小的哈欠.考慮著沒用的事就是疲憊的證據.

明明剛度過了假期,身體中仍有種殘留著的很累的沉重感的感覺.

我似是為了緩解肩膀的凝固而慢慢的活動著腦袋.

進入視界的是每日熟悉的班級內同學.喧鬧的聊著天的人們.在那之外,一人,眺望著窗戶外面的單馬尾.

川崎就算在浮躁的教室中,也與之前毫無變化的保留著自己.

再向前看,有著兩三人聚集在一起的相互看著照片的女子團體.在那人群中似乎很開心的吵鬧著的是相模嗎.那也經曆了許多但和之前相比卻沒什麼大的成長感覺這也是相當稀有的人種啊.嘛,已經完全沒有相關點了所以無所謂.是修學旅行這個活動的效力嗎,也聽不到憎惡宣言了.(注:"ヘイトスピーチ"憎惡表現,感興趣的話可以自己查查.)

不僅限于相模她們,到處不斷擴散的聊天的話題中最興盛果然還是修學旅行的事.

但是,現在這樣交談的樣子最終也將變成回憶,沉入記憶的深處吧.不斷變化這個向看了照片,不知何時回憶起的,這樣的東西的姿態前進吧.

一定不只是修學旅行,現在這樣度過的時間也是一樣的.

對那種事有自覺的人很少吧.或是正是因為無意中意識到了,所以才仿佛空虛的精神飽滿的玩樂著也說不定.

一定誰都是一點點,通過做出沒有意識到的樣子,來裝作沒有注意到的.

所以,他們或許也是同樣的.

我更大幅度的活動著頭偷偷看向教室後方.

那里存在的也是和以前沒有變化的光景.

"話說,不是回到了千葉?然後京葉線已是聖誕氛圍真的焦急啊.迪士尼的廣告什麼超顯眼的."

一邊拉著似乎很長的領口一邊用輕浮的語氣說著的是戶部.以和修學旅行之前沒有大變化的情緒混在團體中.

"迪士尼太過認真了啊"

"明白"

大崗和大和也和戶部一樣,輕浮的乘興適當的說些什麼.

"迪士尼呐~"

用指尖來回轉著彎曲的金色的雙卷發,發著呆般的感覺的叫做三浦.

想象著三浦憧憬著迪士尼公主後,充滿了少女氣息感覺非常好.

"已經是那種時期了嗎……"

用手支著臉頰並柔和的微笑著的是葉山.聽著對話的由比濱也把手指放在下巴上,向上看著天花板方向拼命的哦—的回憶著說道.

"啊—,說起來不久之前不是推出了什麼新的節目嗎"

于是海老名同學把手臂抱在一起開始思考.

"唉—?那不是海的那邊嗎?有時候變得不明白哪邊是哪邊呢……到底哪邊是攻呢?"

"海老名,擬態."

三浦輕拍著海老名同學的頭,自然的流露出了微笑.

葉山他們和平常一樣.

對那件事稍稍感到安心.

渴望沒有變化的事情,停滯的事情的世界.

也許那最終還是將前往閉塞,腐敗,但是本來這個世界就是閉塞,腐敗著的.所以,那才是應有的姿態吧.

不管是葉山,還是海老名同學都不會對這邊加以干涉.

那是非常正確的選擇.要當作什麼事都沒有的話,修學旅行前後的他們的對應是不能改變的.所以,我和他們的距離感也是不變的.

稍微發呆的看著他們,無意中和由比濱眼神接觸了.

"…………"

"…………"

從時間上來說並不是很長,應該還沒花費數秒.可是,微妙的感覺很長.相互試探般的視線感覺很差,我馬上錯開了視線.

將體重傾放到支起臉頰的左手上仿佛要睡的閉上了眼.但是,盡管錯開了視線耳朵也在擅自的工作著.

"那個嘛?大家一起去迪士尼什麼的,這個有的嘛!"

"就是那個"

"有的"

雖然對話似乎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內容,但葉山他們的對話仍在繼續.

只是,由比濱的笑聲也交雜在其中,僅對此胸中稍稍感到輕松.

…………可是那些家伙的對話真是沒營養啊.

只憑氣氛對話什麼的真是糟糕.

但從根本來說,也許只是為了不觸及相互的核心而這麼做著也說不定.通過沒有波折的對話,他們表演著與至今為止的自己是相同的可能性也是充分存在的.

那麼,關系和睦是美麗的嗎.虛飾和糊塗是美麗的東西.那是因為通過掩飾使其漂亮.那當然漂亮了.

所以關系和睦=美麗=虛飾和糊塗這個極為單純的式子成立了.果然我的數學感糟透了呢.這麼說來被完成的數式是美麗的,似乎一部分的理系是這麼說的.那也不是不能明白.不變的被確定的真理中存在著安心感.但是,就算如此對數式萌啊什麼的理系太變態了真危險.果然數理系很惡心.

一邊考慮著怎樣都好的事打發時間,一邊睜開眼輕瞥著確認時間.馬上就要響鈴了嗎……

接著,在接近極限的時間中出現了沖向教室的人影.雖有些慌張,但那腳步卻很輕巧.

用非常緊張的神情的拉開門後,從中伸著頭偷看的是運動服姿態的戶塚.安靜的窺探著里面的情況後深深的吐了口氣.

戶塚用力的擦著汗瞥向了時鍾.

"太好了,趕上了……"

戶塚放心般的嘟囔著.和同班同學相互打著招呼走向了自己的座位.

然後,在那途中注意到了一直看著的我並走了過來.莫非,抱有對我為何一直在看著這種疑問也說不定,那麼反問有一直沒看的家伙嗎?

是由于剛跑過的嗎,戶塚哈哈的喘著粗氣,臉頰也染紅了.在做著晨練嗎,是出于那疲勞感嗎或是錯覺嗎眼睛看上去也很濕潤.

"早上好,八幡"

"……啊啊,早上好"

使情緒不會過于激動的清了下嗓子後打了招呼.雖這麼說太過平靜也不像我啊.發出正好合適的聲音.

但是,戶塚吃驚的,不可思議似的沉默了.輕輕舉起的手也就那樣停在半空中.

"…………"

"怎麼了?"

問後戶塚揮了那雙手突然掩飾似的笑了.

"啊,不,感覺變成了普通的打招呼."

"…………"

被這麼說,回顧了剛才自己的對應.有哪里和平常不同嗎?可是就算思考也不像是能馬上得出答案的東西.

對此不再多加考慮,開口說.

"啊啊……嘛,是啊.普通啊.戶塚是晨練嗎?"

"嗯.因為久違了所以不小心做過頭了.啊,八幡的修學旅行的疲勞,消除了嗎?"

被這麼說,想起了那修學旅行的歸程的事.歸來時的新干線上也幾乎都在睡著.指的是那件事吧.嘛,雖然實際上有一半是醒著的,卻不是什麼想和人說話的心情.……那個,還有你看,心情也不是很好,不是不想被戶塚看見那種事嘛?像這樣,在戶塚面前一直都想表現出帥氣的比企谷八幡.說什麼呢這家伙.

"啊啊,已完全沒了"

"是嗎,那就太好了."

戶塚笑著回應著,正好鈴響了.戶塚舉起小手後走向了自己的座位.

我用溫和的笑容守望著那個.

是的,已經完全不會疲勞了.不如說,是在現在這個瞬間消除了疲勞.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每次一節課結束時,都感覺身體不斷的變得沉重.于是自然的數著到放學為止的時間.

然後,和放學的HR(HOME ROOM)結束的同時那倒數也結束了.

時間到了.

拿起沒放入重要內容的書包,站了起來.

比要去部活的人們和離校的人們還要快的走出教室.雖感到了從某處傳來的視線,也只是背身用手關上門遮住了那個.

走廊上流動著弛緩的空氣.交錯的學生們是由于有各種各樣的該去的場所嗎,那腳步雖然緩慢卻絕對不會停止.

我在走廊的角落,僅選擇行走在由于照射不到陽光而使得溫度感覺比較低的部分上.

是由于有HR還沒有結束的班級嗎,下了樓梯後感覺人比往常要少.

到升降口為止沒有被任何人打招呼,沒有被任何人審問,非常簡單的到達了.

在這里換鞋子,走向停車場,打開自行車的鎖的話之後只要稍微踩一會兒腳踏板,就能很快的到家了吧.

但是,采取那種行動並不像我.

我是我.和平時一樣.所以,應該與之前毫無變化的度過.

在與升降口有一步距離的地方設置著的自動販賣機進入了眼中.

轉換一下心情吧.選擇的是罐裝咖啡.又一次選擇的不是綾鷹.

"……咖啡真苦啊"

一口氣喝完,將空罐用力扔進垃圾箱中.在口中大面積擴散的苦澀味道就算開始行走也沒有消失.

雖然腳步依然沉重,但仍強行使其動起來從與之前不同的路線走向部室.

不管是走在走廊的期間,還是上樓梯的時候,都在無意中考慮了多余的事.每逢那樣就緩緩的吐口氣.

然後,花了長時間之後終于到達了部室之前.

在把手放在門之前,深深的做了深呼吸.

接著,從中流漏出了說話聲.雖然越過門的聲音有些難以辨別,但是好像兩人都來了.

確認過那件事後,一口氣打開了門.

于是,說話聲停止了.

"…………"

雖然確實是三個人但同樣的陷入了沉默.看著我的雪之下,由比濱都露出有些驚訝的表情.

因為已經比平常遲些所以想著今天已經不會來了吧.有一半正確.並沒有那麼積極想來的理由.

只是,只是在逞強罷了.心靈深處丑惡著的扭曲著的,大概像是已經被切碎的破爛的垃圾的殘渣的小小的固執.(注:原文"ズタボロでゴミカス" 直譯就是"被切碎的破爛的垃圾的殘渣的",我是想不到合適的中文來形容.)

為了不否定自己的過去,行動,為了不否定信念,為了我的,僅屬于我的小小的抵抗.

我僅僅以見面點下頭程度的輕輕的歪著頭打了招呼,前進到我一貫的位置.

拉開椅子坐下後,從書包中取出了未讀完的文庫本.書簽的位置從修學旅行前開始就沒有了變化.

我開始讀書後,凝固般的時間也終于開始流動.

桌子上擺著キルト質地的茶墊,燒制點心和巧克力,然後,冒著熱氣的茶杯和馬克杯各一個.(注:"キルト"有蘇格蘭和一種縫紉手法兩種意思,縫紉手法大致就是所見的那種呈菱形網格狀的那種密縫手法.)

是由于燒了熱水嗎,房間中很溫暖,並有著紅茶的香味.

只是,感覺那氣溫也在漸漸的降低.

雪之下用冷淡的眼神射穿般的看著我.

"……來了呢"

"啊啊,嘛啊"

應付般地回答後,翻過了連一半都還沒有讀完的書頁.

雪之下在那之後什麼都不說.

由比濱也瞥向我,僅僅把馬克杯放到苦澀的彎曲著的嘴邊.

但是,確實通過空氣說著.問著為什麼來了呢.

責備般的沉默持續著.

我不斷追逐著文字列.靠著椅背寄托著身體,放松的抽出肩膀的力量,翻著文庫本的書頁.度過著無意識的數著書剩下的頁數和到放學時刻為止的時間的沒用的時間.

誰的咳嗽聲,誰的衣服摩擦聲,誰的搖腿聲.

最終,只能聽見時鍾的長針咔嚓的移動的聲音.

仿佛以此為契機,由比濱小小的吸了口氣.

"啊,說起來大家相當普通呢.那個,嗯……大家……"

雖然開口了,但被冰冷的凝固的空氣壓倒了嗎,句尾漸漸變得微弱.

但是,我和雪之下都在認真的看著由比濱的方向.

所謂大家指的是海老名同學和戶部,然後還有葉山和三浦他們吧.

確實就算經過了修學旅行,那個團體也沒發生改變.與之前一樣的,大家關系和睦的,大家關系和睦吧,看上去像那樣的度過著.

"……是啊,就看到的來說像是什麼都沒有哪"

並不是對自己的行動感到驕傲.恐怕作為采取的手段來說會被歸入最差的類別中吧.盡管如此也被那行為沒有變成無意義這點拯救了.

所以,這里說出率直的感想也可以吧.

"……是嗎.那麼,很好."

雪之下用指尖描著茶杯的邊緣,這麼說了.但是,那表情中沒有任何一個像是認同,十分憂郁般的視線面向了茶杯的水面.

會話成立的事實激勵了由比濱嗎,由比濱更加明快的笑著撫摸著團子發.

"呀—,雖然相當擔心,但好像不是我該擔心的事哪.大家,全沒,……普通的."

只是那氣勢也沒持續到最後.低落的面朝下,零落的添加的語句中有些空虛的響聲.

"……變得不是很明白在考慮著什麼了."

那到底是,朝著誰的話語呢?突然驚覺了大家這樣的詞語中不是也一定包含著除了葉山他們以外的人嗎.

在我不能對那做出反應的時候,雪之下開口了.

"……本來.我們就不會明白在考慮著什麼之類的."

由比濱的聲音被強硬的不注入感情般的說話方式打斷了,又陷入了沉默.由比濱拿著的馬克杯中已不再冒出熱氣.

似乎很痛苦的注視著由比濱,雪之下,對那,繼續著補充語言.

"就算知道了彼此,能不能理解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雪之下低頭將手伸向茶杯.緩緩地喝著應該已經冷了的紅茶,靜靜的靜靜的將杯子放在杯墊上.簡直像是討厭發出聲音般的.

靜寂質問著我.用她說過的話的意義.

"……是啊"

那個意義所表示的事就算再考慮也是明白的.雪之下說的事是非常正確的,哪里都不能非難.正是真實.

我短短的吐了口氣,整理心情.

"嘛,太過在意也那個啊.我們也普通的做著不就是最好的嗎?"

渴望著與之前一樣的,不變的事的話,周圍也必須那麼做.人的聯系很容易被切斷.不僅僅由于內因,外因也是一樣的.

由比濱慢慢的複唱著我說過的話.

"我們也普通的……,嗯……"

像是勸誡似乎不能理解的自身般的小小的點著頭.

我也像是對此回應般的,點頭.

這是我們的選擇.

不,是我的選擇.

但是,僅僅一人,只有雪之下雪乃沒有首肯,筆直的看著我.被那眼神壓倒後,雪之下緩緩的開口說.

"普通,呢.……是啊,那是對你來說的普通哪."

"……啊啊."

回答後,雪之下小小的歎了口氣.

"……不要改變,這樣說哪."

感覺曾經也被說過那種事.但是,和那時的語句所包含的意義完全不同.是似乎放棄了的,似乎結束了的,那麼沒有溫度的語句.

那隱隱的苛責著我的胸口.

"你是……,那……"

雪之下像是難以說出口的在那里停頓了.像是探尋著什麼的,移動著視線.

————啊啊.這一定是,這之前的繼續.

那時,雪之下強咽下了的語句被宣告了.

從無意中做出了防禦姿態的身體中輕輕的放松力量,等待著雪之下說話.

雪之下啾的用力握住短裙.肩膀輕微的抖動著.然後下定決心似的輕輕動著喉嚨.

但是,最終言語沒有被說出來.

"小,小雪乃!那,那個,那個啊……"

因為由比濱猛地激烈的將馬克杯放在桌子上,搭話並將那遮蓋了.那之後不能被說出來,似乎那麼預感了.

但是那,只是延期並視若無睹,只不過是不為人知的悄悄埋在荒野似的行為.

一度緊張過的空氣沒有弛緩,產生了兩人都在探尋說話的契機的沉默.

那樣到底維持了多久呢,也並不是很長.移動的只有秒針.

盡管如此也意識到了時間,那是因為咚咚的這樣輕快的敲門聲.

雖然我們都僅將視線朝向了門,但誰都沒有開口.

然後,確認般的敲門聲仍回響著.

"請進"

回答的是我.並不是很大的聲音,但仍然像是到達了門的對面.

門被嘎啦的充滿威勢的推開了.

"打擾了"

這麼說著進來的是平塚老師.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四卷 國中暑假作業 讀書心得     下篇:第一卷 2.不管何時雪之下雪乃都會貫徹始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