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果然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搞錯了(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果然有問題) 第八卷 3 無論如何,雪之下陽乃深不可測.  
   
第八卷 3 無論如何,雪之下陽乃深不可測.

用自行車仿佛想超越般的追著影子.

已是稱作黃昏也稍嫌遲的時間,沿著河川的林蔭道也變得昏暗了.背對著沉向東京灣的太陽,騎著自行車.

恐怕明天以後會更早回家吧.

奉仕部暫時變為自由參加了.

混戰規則被適用了,(注:"バトルロイヤル"就是"Battle Royal",指三個以上的個人或團體各自作戰,相互為敵.)既然我和她們的做法不同,那麼就沒必要強行合作.我已經決定了自己的做法,那個也不需要太多的准備.是只要當天做了什麼就可以的東西.

這樣的話,到投票日為止可以做的事只有盡量不妨礙她們這種事了吧.

更何況.

就算我不做,只要那兩人做的話就可以了.一定能比我更好的解決吧.

選擇了互不干涉.

沒有選擇特意接近並縮短距離,變成險惡的道路的必要.采取合適的距離,然後維持著那距離就是和人和睦相處的秘訣吧.

關于部活的事姑且不要考慮在此之上的任何事.

但是,因為人類是不思議的東西所以越是想要不去考慮任何事的話,就與之相反的考慮了更多.

將意識從學校的事中放開後,自然的開始考慮起了家里的事.這樣的話,想起了早上在起居室和小町的對話.

還在生氣著吧……

雖然表面上生氣著的部分可以當做可愛從而結束,但那家伙開始無視別人就是真的生氣的證據.

我的父親被無視的話就會向母親哭訴.

恐怕雙親會像往常一樣晚歸吧.這樣的話,就是只和小町兩人在家了.

和妹妹只有兩個人在家平常一定會是心情雀躍的場景吧.但那並不普通哪.

只是,只說今天的話,彼此難以見面呢.

再稍微,等著余怒消退會更好吧.

這麼考慮後,向右轉換了自行車把手.

從學校的歸途,在國道右轉的話就前往千葉.是可以在電影院和書店,游戲中心,漫畫吃茶店隨意的打發時間的街道.

在修學旅行時也相當忙碌所以很少有能悠閑地一個人安靜的平和的度過的時間.回來後的雙休日也在無所事事中結束了.

終于可以放松心情了.本來我就喜歡一個人的時間.

思考著在那里閑逛呢,心情也漸漸平靜了.

哼著ヒーメヒメヒメ的歌曲並交互著踩著腳踏板,在連續延伸的長長的國道上一直奔行著.(注:"ヒーメヒメヒメ"好像是"弱蟲ペダル"譯名"飆速宅男"中的在坂道上哼的曲子,"ペダル"就是腳踏板.值得一提的是,原作漫畫的的作者叫渡辺航.)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到達千葉時已是與其稱作黃昏不如說是太陽已大致落山的時刻,街道展現著歡樂街的風貌.從十四號國道向街中心前進,朝向中央車站的方向.

這附近聚集著動畫的虎之穴,電影館之類,不缺能打發時間的事.

逛了幾個店,買了二三本書,眺望著電影院的液晶展示屏.

距稍有興趣的電影開始還有快一個小時的時間.在哪里喝點咖啡什麼的就能變成不錯的時間了吧.

正好電影院的下面有間薩特巴.雖然有,但不是很明白下單的方法,就去了在這里的其他的客人不是很多的店面.在薩特巴玩弄著蘋果筆記本電腦帶著時尚的眼睛的地雷感不是能用語言表達的.會變成用蘋果打飛那眼鏡的感覺.(注:好像是什麼A的樣子,但我谷歌不到……另外關于蘋果的具體意思應該不用多說吧.)

在電影院斜對面的多拿滋店的話咖啡可以續杯.牛奶咖啡也沒問題.不如說甜美的喝著牛奶咖啡十分符合千葉的特點感覺更好了呢.不認真的對待午茶時間是不行的.(注:"ティータイムは大事にしないネ",是A沒錯,但我谷歌不出來…………還是只能看見一群人玩A)

進入店內後,點了唐納滋和法式多拿滋,與牛奶咖啡.走上二樓,目標是接近廚房的座位.

呀—,用甜美的牛奶咖啡享受著甜美的東西並讀著書什麼真是幸福的一塌糊塗啊.就算是偶像對一些微小的瑣碎的語言感到受傷了也會吃著甜的東西品味幸福呢.(注:"アイドルだってほんの些細な言葉に傷ついたら甘いもの食べて幸せですわ",出自アイドルマスター偶像大師)

輕快的開心的尋找著空著的椅子,于是在視界的角落,注意到了看著我這邊的人影.

"哦呀,稀客呢"

轉身看向被搭話方向,那名女性取下耳機露出了笑容,輕快向這邊揮著手.

立領的白襯衫配上粗針口的開衫,盡管被長裙包住卻依然直觀的高雅的修長的雙腿.明明是冬裝,卻使人感到輕快是因為平常的印象吧.

是勝任奉仕部的部長的雪之下雪乃的姐姐並凌駕于她的完美超人.雪之下陽乃.

與這種多拿滋店不太匹配.不如說,如果坐在剛剛的薩塔巴店內正對玻璃窗的位置的話就相當像一幅畫了吧.

僅僅因為沒想到竟然會在這里見面,無意中身體僵硬了.

試著窺探情況後發現,陽乃小姐在桌子上擺著數冊書.哪一個都不是文庫本,其中也有了不起的精美裝訂的書.粗看的話仿佛是希臘字母,難道是外文書嗎?

"……啊,你好"

我簡單的點點頭坐在了遠隔的座位.只是,為什麼在說什麼之前加上了"A"呢,英語單詞嗎?(注:"啊",日語"あ",音節為"A")

總之,先大口的咬著法式多拿滋.

可惡……為什麼在啊……帶回家吃就好了……大意了……應該先仔細確認店內有沒有認識的人再進入店內的.

總之,趕快吃完喝完離開吧.

雖然這麼想著將牛奶咖啡放到了嘴邊,但不巧是貓舌.

拼命的呼呼的吹著時,拿著托盤的陽乃小姐坐在了我的旁邊.

"並不是什麼要逃避的事嘛.沒禮貌哪—,真是的"

"啊,不,只是認為打擾也不好"

這或許是孤獨者的關心方式.類似一個人在街中的時候,無意中遇到了認識的人雖然彼此之間說著幾句話,但在產生了"這樣的話在什麼時候分別好呢……"之類的微妙的氣氛後不知道為什麼這邊變得非常抱歉的事呢.

遇到預想外的邂逅應該立刻撤退.大意是不好的.

然而,像陽乃小姐這種程度活動區域狹小的人類的話似乎不至于引起那種思考.和最初坐在我旁邊一樣,用和剛剛沒有什麼變化的姿勢將手伸向了書.迅速的拿開書簽繩,打開了讀到一半的書頁.(注:"スピン"就是那種連在書脊上的繩子,主要是當做書簽用,不過最近因為費用和技術等原因不常見了.)

就算在我的旁邊也是讀書的話不用特意移動到這邊不是也可以嗎……

想著這個人真自由哪—並眺望著時,陽乃小姐依舊將視線落在書上向我搭話了.

"在這種地方做什麼呢?"

"……打發到電影為止的空閑"

"喔—,那麼是和我類似的事情呢"

"……看電影嗎?"

發出了有些討厭的聲音.只是,那也是沒辦法的.如果,是以同一個電影為目的的話就算在這里告別也會在電影院偶遇,變成類似的有些麻煩的不愉快的事態……

但是那似乎是杞人憂天,陽乃小姐明朗的回答了.

"嗯—?不是不是.打發到和朋友一起吃飯為止的時間"

這麼說來陽乃小姐進修的大學和這里很近,應該就在西千葉之類的地方.感覺不是那邊才是飲食店聚集點,類似薩特巴的店也很多.說到在哪里吃飯的話就是離開千葉范圍也不是不可思議的.說到在千葉時尚的食品的話,……なりたけ嗎?那背脂,像雪堆積成的一樣哪!時尚!(注:"なりたけ"一種面食,背脂,拉面的材料,大概是做湯底之類用的.)

"哈啊,和朋友.那麼,趁還沒有打擾的時候就這樣"

"還是之後的事嘛.不挺好的嗎,一起打發時間吧~"

稍微移動著椅子充滿氣勢的靠了過來.太近了太近了好柔軟太近了太近了好聞的味道太近了……雖然試著拉開和被接近的同樣程度的距離的蜷縮著身體但那距離仍被拉近了.

然後,被在耳邊低語了.

"比企谷君之類的類型最好了呢"

仿佛背後一陣惡寒流過般的身體顫抖了.那並不是單純的恐怖,而是與像偷窺墮落的話就那樣墮落到任何地方的黑暗的洞穴的快感類似的.連輕輕地搭在肩上的細長的手指的感觸都能被清楚的意識到的蠱惑的聲音和豔麗的嘴唇.

不由得反仰起身看著陽乃小姐,和濕潤的瞳孔視線碰撞在了一起.變得想要被在嘴角浮現的神秘的微笑欺騙了,但是那只不過是享受著我的這種反應罷了吧.

仿佛說著那證據般的陽乃小姐突然離開了我身邊輕快的笑了.

"就算沉默也不會被搭話,可是,這邊搭話不是卻會好好的回答嗎?嗯,方便方便.打發時間最好的對象."

完全沒有被贊揚了的感覺呢……那性能比最近的網頁游戲還要差哦.最近是你看,放置著也會任意的說話呢,比如艦これ.(注:"艦これ",就是"艦隊これくしょん",也就是"艦隊 Collection")

陽乃小姐又回到了讀書中.僅在那一瞬間稍稍補充了語句.

"因為大部分的男生都努力的想進行談話呢,那樣的已經有點看厭了啊"

……啊—,明白呢—.……啊—

不知道為什麼變得拼命的想被女孩子喜歡而搭了各種各樣的話的男生是存在的哦—.明明平常完全不說話,因為偶然有了說話的機會而不知好歹的拿出勇氣擴散談話的結果,由于不能順利的對話而結束的家伙真的存在哦—.那樣的真的看不下去哦—.哎,那是哪里的中學時代的我?

盡管如此,由于陽乃小姐剛剛的行動而錯失了回去的時機.這里或許該再一次等待著那機會.

只是沉默著的情況已經不會再難倒我了.不如說那是我的得意領域.

那個啊,果然寡然的男生比較好呢.

來了嗎……這會來的啊,孤獨者的時代.從此之後不會對話的男生會流行的.(沒有說會受歡迎.)

既然我沒有搭話,也不會產生什麼對話.

悠閑地時間不斷流過.

說起來,這是從文化祭的時候以來的第一次和陽乃小姐見面呢.

只是感覺似乎與至今為止的印象有種巨大的不同是因為,今天的陽乃小姐很沉穩也說不定.不,該說是像大人一樣嗎?

看來雪之下不在的話,似乎不會做出那麼多余的事.不如說是平靜的氣氛.說起來,這個人到底有多麼喜歡妹妹啊.呀,我雖然也喜歡妹妹呢?嘛,但是在妹妹那里因為今天早上的事大概正被討厭著……

想起了早上和小町之間的事,變成了稍微憂郁的心情.這種時候考慮其他的事最好了.

啊啊,多拿滋真美味哪……但是,牛奶咖啡可能有點不夠甜呢.因為沒有放入煉乳.作為代替方案把棒糖不斷地投入進去喝著時,視界的一角里出現了陽乃小姐的身影.

陽乃小姐把書攤在桌子上,用手支著臉時不時,將手伸向咖啡.

可是,這樣安靜的看著書的姿態果然和雪之下非常相似呢.

無論是翻著書頁的指尖,還是在呷著杯子的時候露出的白潔的脖子,還是將眼神停留在某一段文章時微微變細的眼角.

和我半年在近處看到的雪之下雪乃非常相似.

突然注意到我的視線的陽乃小姐"嗯"的僅將臉微微朝向這邊,似乎在問著有什麼事嗎.

我對那搖了搖頭.

"……呀,我要去拜托續杯"

"嗯,拜托了"

親手遞過了杯子,拜托了在附近路過的店員將牛奶咖啡和咖啡的續杯.將接過的杯子輕輕放在不會妨礙到陽乃小姐的地方.

一直看著陽乃小姐也是奇怪的,我也開始看起了剛剛買到的書.

只有沙沙的翻書聲.

也不怎麼在意店內的廣播.只是,這首歌的歌詞意義不明哪.什麼啊.你的事多拿滋.怎—麼變成的.可是仔細聽的話是普通的可以的歌.

一邊喝著終于變溫的續杯的牛奶咖啡,一邊又翻過一頁後,忽然間陽乃小姐開口了.

"比企谷君"

"是"

彼此,維持著繼續讀書的姿態,交錯著語言.

"說些有趣的事吧"

"…………"

對最惡的舉止無意中陷入了沉默.大概感到的十分苦惱甚至表現到表情上了吧.什麼啊這個人……這樣看向了陽乃小姐的那邊,陽乃小姐卻是滿面微笑.

"那個超討厭似的反應……呀—,和期待的一樣哪—."

說著陽乃小姐十分開心似的爆笑了.知道的話就不要說啊……

剛想著平靜著呢,就做出這種多余的事.

天真爛漫,無礙自在,或是旁若無人.

果然弄不明白啊,不擅長應對這個人.

陽乃小姐是看到了適合停止的地方了嗎,合上書,嗯—的大大的活動了四肢.采取了這種姿勢後,那個,有些在意,……和妹妹小姐有著巨大的不同的部分.

"小雪乃精神嗎?"

將手伸向咖啡杯後,用指尖撫摸著邊緣的陽乃小姐詢問著.

"……嘛,和平常沒變,吧"

"是嗎.那就好"

明明是自己問的卻似是沒有太大的興趣,陽乃小姐將書放入包中後說道.然後,將肘部放在桌子上空間多出來了的地方,十指緊扣並把下巴放在那上面.像是哪里的司令的姿勢哪,si ling~.(注:EVA中的經典動作,後面那個原文是"しれぇ",也就是司令的意思.)

陽乃小姐將臉龐朝向我這邊後似是故意的咳嗽了一聲.

"那麼……那之後怎樣了呢,狀態"

"哈啊……"

"有些進展嗎?"

也不是很清楚沒有放入主語的句子指的是什麼事.僅僅做出指的是什麼事啊的哦—的曖昧的回答後,陽乃小姐驚訝的將視線送向我.

"修學旅行,不是有過嗎?"

"真清楚呢"

嘛,陽乃小姐也是我們學校的畢業生呢,大致的日期左右或許還是知道的.但是,就算那樣也是直指中心哪.

我交織著驚訝的說後,陽乃小姐稍顯得意的揭開了謎底.

"因為有土特產被送到家里了"

所謂土特產是來自雪之下的東西吧.從口氣來看似乎並不是直接回去交過去的.

"特意用配送的方式……"

白癡嗎,那家伙.明明也沒花多少錢買,頂多幾站的距離……

陽乃小姐用雙手抱著杯子,無聊般的短短的吐了口氣.

"是不想見面吧"

"明明那樣,卻去買了土特產嗎……堅守禮儀哪……"

因為驚歎和意外而不小心溢出了自言自語.但那也微妙的像是雪之下,可以理解了.但是,聽到了那的陽乃小姐橫著搖了頭.

"啊啊,我認為不是那樣啊"

橫目窺視著異常干脆否定了的陽乃小姐.雪之下對禮儀相當執著,算是堅守禮儀的類型我自身是這麼認識著的.有什麼錯了嗎?

陽乃小姐拿起杯子,視線落在那黑色細波上.

"雖然討厭,但不想被討厭呢……"

輕輕的,用既包含了溫柔又包含了憐憫的淡淡的小小的聲音那麼說了.靜靜的語調是朝著自身,然後是不在這里的某人說的.

我感到詢問那之後的事一定是不被容許的吧,僅僅沉默著.

于是,注意到了沉默的陽乃小姐放下杯子,故意用誇張的感覺的動作輕輕的將身體轉向我.

"但是,修學旅行也結束了那麼也沒有了重大的活動,之後就是集中心思學習,這種感覺嗎.不是很無聊嗎?"

我也附和了那個話題.

"也不是那麼.還有著學生會選舉之類的東西"

"選舉?那個?都到了這種時候選舉還沒結束?"

陽乃小姐因為驚訝而,嗯?的歪起了頭.不愧是畢業生.似乎是在對照自己的記憶呢.

"好像因為沒有決定而延期了呢"

"嘿—.那麼,巡也終于可以隱退了呢"

那口氣似乎充滿了感慨.巡前輩對我來說是可以依賴的前輩,不,不會依賴哪.超不會依賴.不如說甚至是被依賴吧,所以反而是可愛的前輩,但是對陽乃小姐來說就是可愛的後輩吧.什麼啊,不就是說巡前輩是超可愛的嘛.巡~可愛啊巡~.

是想起了那個可愛的巡前輩的事嗎,陽乃小姐輕輕的笑了.

"反正是巡的事情所以不是會拜托小雪乃成為學生會長嗎?"

"啊—,不,不是這回事呢"

"什—麼啊,真無聊呢."

陽乃小姐像是不滿的搖著腿.

"……那麼小雪乃不會做學生會長啊"

"是呢"

現在的雪之下采取的策略應該是擁立候補者.雖然不知道准備擁立誰,但是看上去充滿困難.對比時間和勞力考慮的話不認為是有效率的策略.

在思考著准備怎麼做呢的時候,在旁邊也聽到了似是在思考著什麼的呼吸.

"哼嗯……"

明明是沒什麼的吐息,卻微妙的很在意.並不是嫵媚和妖豔那樣的東西.眺望著窗外,對僅僅出現在嘴角的神秘的微笑甚至感到可怕.

"……那個,那怎麼了嗎?"

呼吸了一下之後發問了,陽乃小姐又露出了一直的可愛的笑容.

"嗯—?呀,因為我是沒做過啊."

"哈,是嗎.只是,那也很意外呢."(注:是嗎的原文"さいですか",「大阪」的方言.)

還以為一定是就那麼曆任著那職位.實際上,也做過文化祭的實行委員長呢.

但是,陽乃小姐平靜的說了.

"是嗎?因為很麻煩的同時不是很不起眼嗎?那個"

"啊啊,因為這種理由"

有些理解.

實際上,在學生會之中不起眼的工作占了大半.有文化祭之類盛大的活動的話也要首先做吧.

但是,其他的工作大部分是像這次的選舉管理委員會一樣在背後出力的,一直做著不起眼的事務工作.

雖然大部分時間是在學生會室里懶散的吃著點心吧,但是出現問題的話會被立刻強行要求工作.在此之上學生會役員會被要求作出符合全校學生的規范的行動.嘛,說起來的話就是像公務員一樣的東西.就是服務人和服務這種東西啊.(注:"サーバントサービス"就是"Senvent Service"也是一個漫畫名.)

陽乃小姐也並不是喜歡華麗吧,該說是快樂主義者這種家伙吧.是喜歡開心的事,高漲起來的事.比起像學生會一樣長時間嚴肅的工作著,像突然迸發的文化祭實行委員長一樣管理著祭典的那一邊更符合印象.

但是,現在看不出那份明朗.

"……真無聊哪"

用使人感到惡寒的,冰寒刺骨般的聲音說後,陽乃小姐又突然淡淡的笑了.那語句的深處有著什麼嗎.

問嗎不問呢,正這樣煩惱著,被從其他方向搭話了.

"啊嘞?比企谷?"

那是從沒有預想到的地方傳來的,不知不覺的削減著腦髓般的聲音.

轉身後發現兩名高中女生.

其中一人,是以蓬松的燙發為主的齊頸短發.那下方是眼睛似乎有些睜大的驚訝的表情.向我搭話的是這邊的人吧.

明明穿著距我家也是很近的海濱綜合高校的制服,拿著的包卻是都內的私立高中的東西.那種打扮並不是看慣的東西.

本該是這樣的,卻立刻認出來了.

"…………折本"

名字一下子湧出來了.

中學的同學什麼的,明明認為應該是早已被丟棄在記憶的深處的東西.

明明是這樣的,折本薫的名字卻毫無停滯的湧出來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身體由于預想外的邂逅而僵直了.

相互確認般的對比著面孔.

兩三年前的事在不經意間掠過了.頭皮的汗腺也緊張的打開了.後背中,也感覺突然垂下了汗水.

折本似乎也是有同伴的,同樣的穿著海濱綜合高校的制服的女生有些拘謹的看著這邊.

雖然同伴有些不知是從,但折本卻沒有特別在意的舉止,重重的輕拍著我的肩膀說了話.

"哇啊超巧哪!不是稀少角色嘛?"

在被毫無顧慮的緊盯著眺望著的期間,我除了露出抽搐的笑容之外什麼都做不到.

確實以我上過的中學的標准考慮的話,和我的遭遇率什麼的很低吧.再說就算這邊注意到了對面也不會注意到.

但是,說到稀少的話,注意到了我的姿態,並進行搭話的折本也是相當稀少的.那種樣子和中學的時候沒有變化.

折本就是所謂的粗神經,自稱溫柔大姐姐.不管是誰都能毫不在意的搭話,做出極端的逼近著與其他人的距離的舉止的人類.(注:"姐禦肌"簡單來說就是那種會照顧,關心人的女人.)

因為自己感到驚訝,折本的動作突然間停止了.

"哎,比企谷是總武高的?"

"啊,啊啊"

被說後,我也蜷縮著身體看向自己的制服.在縣內屈指可數的公立升學學校中也是有名的指的就是我的高中這種程度.這附近的高中生的話僅僅看到就明白吧.

那對折本來說仿佛也是一樣的,漏出了佩服般的聲音.

"嘿—.意—外.原來頭腦很好啊!啊,但是這麼說起來完全不知道比企谷的考試成績之類的呀.因為比企谷,完全不和人說話呢"

折本也一如既往的,說著厲害厲害這種的.似是意識到了不能被做出隔閡而特意突入著.

爽朗系,是以這樣的東西為目標的吧.

然後,那興趣的矛頭也理所當然般的,轉向了在鄰近的陽乃小姐.

"女朋友?"

一邊不可思議般的說著,一邊對比著我和陽乃小姐.盡管對那折本的視線感到不舒服,卻在無意中用小小的聲音回答了.

"不……"

"也是呢~!我也認為絕對不是!"

折本毫無顧忌的笑著,一起的朋友也邊遮著嘴角邊忍不住輕輕的笑著.

以前將之解釋為爽朗的笑容.不加以區別的和誰都能交談的姿態也是能被認為是溫柔的表現.

"哈哈哈……"

做著什麼禮節性的笑容哪,我啊.很惡心.

無意中,兩三年前的事掠過了腦海.仿佛要將那吐出般的,發出了干澀的笑聲.

在一旁看著我們之間的交談的陽乃小姐驚訝的仔細的窺視著我的表情.

"難道是,比企谷君的朋友?"

那種發問方式的言外之意聽起來仿佛像說著"……有朋友嗎?"是錯覺嗎是吧.

只是,嘛,被問了折本是朋友嗎之後,說不出不是朋友之類的反論.

但是,我知道在這種場合下的最合適的答案.

"是中學的同學"

對對,這應該是正確答案.因為,我認為是朋友的家伙,在向人介紹的時候,也是這麼形容我的事呢.

我回答後,折本向陽乃小姐的方向低下了頭.

"折本薫"

接受了自我介紹後,陽乃小姐也,露出那種平時的探尋般的視線.

"哼嗯.……啊,我是雪之下陽乃呢.比企谷君的……比企谷君的……,呐,我是比企谷君什麼人呢?"

"呀,就算你問我"

而且,為什麼有點示好般的靠過來了呢.能不能請不要用可愛的眼神看我呢.

"和我說是朋友也有點奇怪呢.嗯—,姐姐嗎?不,該說是義姐……"(注:"お義姊さん"和"お姊さん"讀音相同什麼的一直都是梗.)

陽乃小姐邊將手放在下巴上考慮著,邊瞥向我.在我用不知道的眼神反看過去後,淡淡的笑了.

"啊,折中後女朋友這個怎麼樣?"

什麼啊那個完美的告白.

這個人是不是笨蛋呢?朋友和姐姐之間要怎麼折中才能變成那樣啊.啊啦啦—?但是,將姐姐換成妹妹的話,啊啦不可思議!不,果然不會呢.

因為知道是在被不會產生誤會的程度的,明顯的戲弄著的,這邊也能保持著冷靜回答.

"普通的叫做學校的前輩不就可以了嗎?"

"真冷淡哪"

說著,陽乃小姐鼓著臉做出不滿的樣子.雖然變得想要戳一戳那臉頰,但是沒有能做到那種事的理由,聳著肩應付了.

雖然是在過剩般的故意表現著,但是現在有陽乃小姐在身邊真是太好了.拜此所賜也不會深入考慮.或許應該第一次對這個人做出感謝.

如果在一個人的時候,偶然的和折本不期而遇被搭話了,我的情緒會低落的再低落,回到家後和牆壁說五個小時左右的話吧.

對我來說,折本薫可以說是中學時代的鬼門.

在各種各樣的過去被發掘出來之前,希望折本她們盡可能早的離去,但是那祈禱也是空虛的,折本向陽乃小姐搭話了.

"感覺前輩後輩什麼的很好呢~"

"是吧?嘛,雖然並不僅僅是那樣呢~"

"哎—?還有什麼嗎?"

在兩人的對話中,時不時,折本的同伴插著幾句話,那樣平靜的對話繼續著.

我僅僅默默的看著那不斷交織的對話.

表面上的對話沒有終點的進行著,能到達任何地方.

那之間,我被容許的行為僅僅是吐氣,將牛奶咖啡放到嘴邊而已.

行走在地雷區般的,那種時間繼續著.

突然,對話中止了.

明明是第一次見面真能持續到現在呢.以此為契機,解散,應該是這樣的流程的.

但是,陽乃小姐自然的把手臂抱著一起,露出輕薄的笑容後開口道.

"只是,和比企谷君一個中學嗎—.沒有什麼有趣的事嗎?"

以那句話的發端為契機,折本"哎—"的說著並開始搜尋記憶.

產生了十分不好的預感.不如說,說是確信更合適吧.

"你看,不是有什麼嘛?啊,戀愛小故事!姐姐我,想聽比企谷君的戀愛小故事哪!"

陽乃小姐似乎超開心的煽動著.

又緊張的流出了汗,對中學的時候的感覺的複活了的事變的想要露出不安的笑容了.呀,記得真清楚啊.真是困擾啊.人類,只能記住討厭的事.

如果,我再稍有點交流能力的話,一定會自己主動說出,將那戀愛小故事什麼的變成自虐風的笑談吧.

自己說和被別人說是完全不同的.我應該在這里取得先手的.

但是,因為在那思考上花費了時間,因為躊躇了所以沒趕上.

折本撓弄著蓬松的頭發,浮現出了害羞的笑容.

"啊—,這麼說來我,被比企谷告白過啊—"

若無其事的,說出了一個事實.

"騙人的吧—"

"那很在意啊—"

不僅是陽乃小姐,折本的朋友也高興的吵嚷的順著話題說著.

似乎是足夠炒熱氣氛的話題呢,打出那張牌的折本也開心的繼續著聊天.

"因為之前完全沒有交談過的所以超害怕的—"

折本這麼說.

但是,交談過的事是有的.確實是有的.

雖然折本不記得了.更正確的說的話,是完全沒有被認識為談話的對手.

不僅僅那樣.連郵件也發過.

不管是出于人情還是憐憫,對著收到的交換的郵箱苦惱過要發什麼郵件好呢,牽強的用無關緊要的理由發過郵件,對會回信嗎忽喜忽憂著,並對在等待著回信的時候來的訂讀郵件過于生氣以至于解約了.

盡管有過那種事但折本既不會知道,也不會記得吧.

那個時期,一定誰都會喜歡上誰,所以對沒有進入那個圈子的人什麼的沒有興趣.就算能把那人類的行動當成笑料,也不能容許那被當成回憶殘留.

言語喚醒了記憶,記憶動搖著感情.

應該是在十分久遠之前笑著應付過去的事情,卻又准確的深深地刺中了那個時候的傷口.

從浮出了抽搐著的僵硬的禮節性的笑容的歪曲的嘴角,慢慢的吐了口深深的呼吸.

"哎—,比企谷君告白哪~"

陽乃小姐用驚訝般的口氣說著.但是,在那開心的眼神中能看到嗜虐性的色彩.從我對折本的反應中察覺到了什麼,猜測著是不能問的嗎.

我邊看著地板的角落邊設法使嘴動了起來.

"嘛,都是以前的事了……"

"就是哪!都是以前的事了沒關系呢!"

大概我和折本是用不同的語調使用著同樣的語言的.

因為是以前的事了,因為是過去的事了,因為是結束了的事了.所以,說什麼都可以,折本天真的笑了.

大概沒有惡意.只是想開心的聊天吧.折本的同伴也好,陽乃小姐也好,簡直像看到了值得一笑的東西般的笑著.

是和那個時候一樣的.

明明應該是只有兩個人的時候的告白,不知道為什麼第二天就在班級中傳開了,和從遠處能聽到嘲笑的那時.

告白後被拒絕了的事本身並沒有什麼.

經過一段時間後就會成為笑料.能作為幼年時期的一段插曲好好的被接受的.

痛苦的是,注意到了對自己認為喜歡的女孩子,因為那種程度的事就失望的自己.明明連那種事情都不明白,沒注意到的自己才是錯誤的.僅僅由于自己幼小的無知不能笑著敷衍過去.

那之後似乎也進行了幾句對話,但是沒有傳達到我的耳中.

大概在發著呆思考著以前的事情吧.

"啊,對了比企谷"

"嗯?"

被叫了名字後意識回來了.

折本已經忘了剛剛的話題嗎,說出了完全沒有關聯的事.

"話說回來,總武高的話知道葉山君嗎?"

"葉山……"

反射性的重複後折本突然向前傾起了身體.

"對,葉山君!足球部的人!"

情報聚集到那種程度的話指的和我知道的葉山隼人是一個人吧.

"啊啊,嘛姑且"

"真的!?希望能介紹的人,大量存在哦~.比如說這孩子啊—"

折本急切的打斷了我的話說到.然後指向旁邊的朋友.

"啊,這孩子,是同一個高中的朋友呢.仲町千佳"

叫仲町同學什麼的人在折本的旁邊用曖昧的笑容輕輕的點了頭.折本用肘部輕輕的敲著那仲町同學的腹部.

"喂,千佳,或許能幫忙向葉山君介紹哪"

"哎—.我就算了吧."

雖然叫仲町同學什麼的人這麼說著,但看著那有點變得害羞的感覺,似乎是被期待著.

但是,非常抱歉我和葉山不熟.連相互的聯系方式也不知道.

"不,並不是認識的人……"

說了後折本與其說是失望不如說是理解般的稍顯誇張的點了頭.

"啊—,也是哪.不像是有接觸點呢"

"哈哈哈……"

又發出了干澀的笑聲.從剛才開始一直有什麼纏繞在喉嚨的深處.

正不知道多少次的清著嗓子時,聽到了將那輕而易舉的消除了的陽乃小姐的小小的自言自語.

"……哼嗯,好像很有趣"

"哎?"

試著轉身看去,陽乃小姐的眼中閃動著危險的光芒.然後,突然充滿氣勢的舉起了手.

"好—,姐姐我來介紹哦"

"哈?"

突然說出了什麼呢,我和折本她們都困惑著,陽乃小姐輕快地拿出了手機開始打電話.

到接通為止咚咚地用拳頭敲著桌子.大概響了三次左右嗎.對面看上去接了電話後,陽乃小姐就立刻一口氣滔滔不絕的說著.

"啊,隼人?現在馬上能來嗎?不如說,過來"

僅僅說了想說東西後,陽乃小姐立刻掛了電話.

"你,做了什麼啊……"

"嗯哼哼~?"

陽乃小姐浮出了滿面微笑.

這個人,雖然好像超開心的……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在等待著葉山到來的期間中,透過窗戶呆呆的眺望著街道.

街上已經十分昏暗了,慢慢地顯露著作為歡樂街的風貌.

霓虹燈對面的卡拉OK店的招牌中舞動著,向上看向高空發現單軌道列車撕裂著夜宵的奔馳著.在道路中行走的人也是年輕人變多了嗎,呈現著橫向擴散的懶散的走路的姿態.

最終,聽到了走上店內樓梯的足音.

"喔,來了哪"

陽乃小姐反過上身窺視著樓梯的方向,果真葉山隼人出現了.

是在部活結束後就那樣過來了吧.依然穿著制服,將皮包挎在肩上.葉山也看到了我們的身影,用有些疲憊的表情松著繩狀領帶.

"陽乃小姐.這是?"

葉山盯著陽乃小姐,順便看向了折本和仲町.然後,最終那視線滑向了我,正好在那里停止了.

"因為有希望介紹給隼人的孩子"

陽乃小姐伸展著雙手,那手輕快地舞動著指向了折本她們.

折本她們大概沒想到葉山真的會來吧,兩個人喧雜的動搖著,面對面相互低語著什麼.

"……是嗎"

葉山漏出了短短的短短的,大意的話就會錯過的程度的小小的歎息.

但是,立刻淡淡的微笑了.

"初次見面.我是葉山隼人"

簡直像是切換了開關般的,展現出了一直的葉山隼人的臉孔.就那樣子極為自然的開始了自己介紹和談笑.折本和仲町都用比剛才可愛多了的樣子開始交談著.

托了興趣關心從我移動到葉山那里的福,終于可以取回了平時的呼吸.開著淡淡的暖氣的室內的空氣也莫名的感覺舒服起來了.

那麼,葉山也來了,之後就交給年輕人們回去嗎……最後變得連電影都沒看成就結束了呢.說起來,用現在的狀態進入電影館的話感覺馬上能睡著.

合上讀到一半就放置起了的文庫本,放進包里.等待著在合適的地方說出讓我回去吧的時機的時候,四個人卻莫名的情緒高漲了.

"啊,下次不一起到哪里玩嗎?"

"啊,那不錯哪!"

折本和仲町這麼說後,葉山輕輕的點頭笑了.

既不說YES也不說NO,只是姑且用態度表示著氣氛的事是只有帥哥能被容許的技巧.如果是普通以下的男生這麼做,會被說是優柔不斷,或是被完全無視.

"嗯嗯,去玩這樣的不錯呢.大家去的話就好了.非常好呢"

陽乃小姐抱著手臂似是認真的這麼說了.

有贊同者的話,折本她們激動起來也是理所當然的事,開始相互說著想去哪里啊想去這里啊什麼的.

嗯,雖然是現在才注意到,盡管陽乃小姐說了大家什麼的,這並不是在邀請我呢……

嘛,理所當然嗎.

對于對面來說,我只是為了召喚葉山的祭品.為了上級召喚五星以上的怪獸必須把低級怪獸解放送到墓地呢.沒辦法呢.遵守規則快樂的決斗吧.(注:以上都是游戲王的東西)

作為已經被送到墓地的孤獨者,只能做到看著事情的變化.

雖說是變成了一會兒歡談的時間,但是在不到十五分鍾中葉山毫無遺漏的巧妙的躲著兩名女生,似乎順利的制作了撤離的時機.

"那麼,我們差不多就……"

"嗯,葉山君下次再見呢!記得發郵件呢—!"

對被揮著的手,葉山也舉起了手回應.雖然在離去的時候折本和仲町似乎也在"真不妙""好帥""真不妙"的這樣那樣的談議著葉山,但是離開到樓梯下面之後那聲音也聽不見了.

直到完全看不見兩人的身影為止都用眼神送著,之前都一直露出著微笑葉山的表情突然變得冷淡了.

然後,眼睛中似乎有火焰燃燒著的瞪著陽乃小姐.

"……為什麼做這種事?"

"因為很有趣啊"

陽乃小姐沒有畏懼的,清脆的笑了.將那稱之為天真就相錯甚遠,可以明顯的看到惡意透了出來.

葉山吐出了勸誡般的責備般的歎息.

"又是那個嗎……那麼,為什麼連他也在這里?他看上去似乎是沒有關系的"

僅僅將頭轉向我這邊的葉山說了後,陽乃小姐立刻反論了.

"沒有那種事哦—.那個孩子,啊,燙發的孩子呢.那個孩子,是比企谷君以前喜歡過的孩子什麼的!不是超有趣嗎?小雪乃之類如果知道後會做出什麼樣的表情哪……哪,比企谷君"

然後,最後向我露出了微笑.但是,感到有趣的只有陽乃小姐一個人.

我沒有會感到有趣的理由.還有,葉山也莫名的做出了沉郁的表情.

"……"

與心情很好的陽乃小姐對比的,我和葉山沉默著.

對話中途結束後,陽乃小姐也無趣似的輕輕的短短的吐了口氣.然後,轉換心情般的站了起來,輕輕的敲著葉山的肩膀.

"嘛,總而言之先去玩吧.說不定會意想不到的開心的進行下去呢"

被這麼說後,葉山無力的垂下肩膀.視線落在葉山和陽乃小姐的腳邊.正好是兩人的中間.

"不會有那種事的啊……"

"是嗎?那也未必哦?"

清淡的應付過無力的回答的葉山的語句,陽乃小姐輕巧的卷起袖口.在那里粉銀色的可愛的手表閃著光.

"嗯,感覺很好的打發了時間.那麼,我也要走了呢"

剛一說完,陽乃小姐就輕快地收拾著東西.

"比企谷君,謝謝你陪了我"

悄悄的將嘴放到我的耳邊,秘密般的低語著.清新的花香系香味飄蕩著,柔和的吐息纏繞在耳邊.于是無意識的毛骨悚然了.因為耳朵非常癢所以希望請您住手!

急劇的從陽乃小姐身邊退了兩三步拉開距離後,正好從那里經過的陽乃小姐颯爽的走向了樓梯.

離去的時候,輕輕的轉過身揮了手.

"有進展的話告訴我呢~"

雖然好像是對我說的可是我不會有進展啊—.我,因為沒有被邀請呢—.這樣沉思著,我也點了頭用目光送著她離去.

喧鬧的女性們離開後只有沉默.

被留下來的只有我和葉山.

雖然這麼說我們在這里也無事可做.

事到如今,已不必多說.

我和葉山隼人過去,已經對過話,然後,使那一切全部結束了.就算,盡管懷著相似的目的,盡管宣示著接近的理想,但理解了有著絕望性的隔閡.

今後,恐怕也沒有相關的事吧.那種事從今天早上他們的態度中也可以清楚的明白.做出那個選擇的正是我,也是葉山.

我抓住包後走了出去.

"你是……"

背後,傳來了仿佛要消失般的聲音.

沒有對我這邊說話的理由.但是,反射性的停住了腳步.只是並不轉過身,等待著語句的後續.

"……你是,被陽乃小姐喜歡上了哪"

"哈?"

對沒想到的語句無意中微微動了頭.

葉山和我的視線接觸後,輕輕的微笑著.感覺似乎被那微笑看穿了哪里,我邊吐棄般的說著邊重新朝向前方.

"白癡嗎.那只不過是被捉弄罷了"

"至少不是有興趣嗎"

越過後背傳達來的葉山的聲音.

那,語調突然間變了.

"那個人對沒有興趣的東西不會加以干涉啊.……什麼都不會做啊.喜歡的東西只會死一般的玩弄過頭,討厭的東西只會徹底性的擊潰."

忠告嗎,還是說警告呢.葉山的語句中的確包含著荊棘.盡管很在意現在到底做著怎樣的表情呢,可是我還是沒有回頭.

"……那自然很恐怖"

只是,沒有忍住的漏出了率直的感想,並且是早已注意到了的事實.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用自行車沿著夜晚的國道不斷奔行著,終于回到了我居住的街道.明明連一天都還沒過去,卻格外感到懷念.

我到達家打開玄關後,卡瑪庫拉少見的出來迎接我.

發出嗯那—的沒有干勁的聲音後,在我的腳邊咕嚕咕嚕的用頭追著身體轉著圈.制服上沾上毛了吧,住手.

"什麼啊,怎麼了"

試著發問,但是喵咪沒有會說話的理由,只是似乎不滿的噗嘶的吐著氣.什麼啊那個喵噗嘶.喵帕斯性的招呼嗎?(注:喵帕斯原文是"にゃんぱす",「のんのんびより」的登場人物宮內れんげ即悠哉日常大王的登場人物宮內蓮華的獨特用語.)

"好了,走吧"

向卡瑪庫拉發出聲音,走上了樓梯.

二樓沒有開電燈.

並不是雙親會歸來的時間,小町看樣子還沒回到家.恐怕是去了補習班吧.考試也在三個月後逼近著.

也有制服上粘了毛的原因,換上了家居的運動服.

脫下的制服就在那附近隨意的放著,走向了起居室.在那時,也沒忘記拿上作為土產品的多拿滋.如果這樣就能消點氣就好了呢.

然後,似乎等得不耐煩了,卡瑪庫拉又用平和的聲音叫著強烈的抗議著.

"什麼,又有什麼了?"

卡瑪庫拉邊嗯哪—的叫著邊朝向著廚房的里面.

在那里的是上面貼著木制字母KAMAKURA的盆子.粗略的看的話,雖然也許看成KADOKAWA制的盆子,但毫無疑問是小町手制的卡瑪庫拉用食物盆.(注:"KAMAKURA"就是卡瑪庫拉,日文指的是像是愛斯基摩人的冰屋的那種東西,這里是取其象征意義為卡瑪庫拉,明明,以前的小說里就講過這個,但還是有人把名字翻譯成"鐮倉",讀音也是"KAMAKURA",不過動畫里卡瑪庫拉雖然是白的,但小說插畫中經常出現那個好像是黃的吧……這個我也很迷茫.難不成我眼的色覺有問題?至于"KADOKAWA"就是一家叫卡多卡瓦的賣手電筒的店.好吧,其實是角川書店.)

那個盆子現在已經只剩下卡里卡里的碎片和粉末了.(注:"カリカリ"一種吃的,好像有專門制作貓食的.)

"……沒飼料了啊"

什麼啊,並不是出來迎接我,只是一直抱怨著"沒飼料了"啊,真不可愛哪.

我從廚房里側的櫃子里,拿出貓まっしぐら的熟悉的銀色的勺子的卡里卡里飼料,嘩啦的大量倒入.話說起來這是加上牛奶就似乎會變成巧克力味的視覺系感覺呢.(注:"貓まっしぐら"形容貓很有精神的詞,"銀の匙"雖然也有一個同名小說,但這里應該還是玩的漫畫的"銀の匙"吧)

放入卡里卡里後卡瑪庫拉立刻低下了頭,因為途中就將頭伸進了盆子中,變得不知道卡瑪庫拉的頭在哪里了.

"飯仔細吃更好啊"(注:第一章小町的台詞)

最後撫摸了一下卡瑪庫拉的頭,拍開了粘在頭上的粉塵,我用搖搖晃晃的腳步走到了沙發,然後就那樣倒下.

接著,深深地歎了一口氣.

深呼吸般的,數次,大大的吐了氣.

就那樣一動也不動的呆著時,在腳邊用平和的聲音叫著的卡瑪庫拉靠了過來.

與我想的是來做飼料吃完了的報告嗎正好相反,爬到了坐在沙發上的我的腳上.然後,發出了噗嘶的滿足聲音後,開始從嗓子中發出顧咯顧咯的聲音.

"……什麼啊.不是的意外會看氣氛嗎,你這家伙"

雖然恐怕只是因為冷而代替熱水袋使用著我罷了,嘛,姑且向好的一面解釋吧.

像用刷子般的撫摸著卡瑪庫拉的背,漸漸的眼瞼變得沉重了.

漫長的一天啊.

今天,真的疲憊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一卷 2.不管何時雪之下雪乃都會貫徹始終     下篇:第一卷 4.盡管這樣班級也如往常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