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果然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搞錯了(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果然有問題) BD特典 6.25卷 第四章 然而他們的祭典還是毫無進展.  
   
BD特典 6.25卷 第四章 然而他們的祭典還是毫無進展.

在材木座宣戰布告後不久的放學後.

體育祭運營委員會的會議室內籠罩著異樣的氣氛.

終于,決戰之時到來了.

東軍,材木座義輝

西軍,海老名姬菜.

死宅對高端腐女,如噩夢一般的夢之對決拉開了帷幕.

要為這意料之外對決做准備的我們正做著布置.放下會議室前方的投影屏幕,為投影儀暖機,確認著筆記本電腦的連接情況,檢查實際的投影效果——處理著各種各樣的工作.

在准備的過程中,平塚老師在後方一面打量著,一面感慨頗深地說道.

"喔?Powerpoint嗎.最近的高中生很擅長器械呐."

"PPT是經常會用的哦?"

聽到由比濱的回答,平塚老師露出了苦笑.

"沒,因為在我學生時代還是OHP的."

"……OHP?那是什麼的簡稱呢?"

由比濱因為陌生的單詞歪起了腦袋.

于是,平塚老師的更進一步地苦笑道.

"不,沒什麼.不必在意.快,繼續下一個工作吧."

一面說著平塚老師深深地陷入了椅子之中.

"是嘛…….都不知道呢,現在的孩子……"

平塚老師用不想被人聽到的小聲嘀咕著.沒關系!我是知道的哦!

說明一下.所謂的OHP,並不是寫作OPP的歐派,而是overhead projector的簡稱.在感覺像保鮮膜一樣的透明塑料上用手寫下文字,然後用機器將其投影出來.現在有可能在有些地方的小學還有使用.我也有著零星的印象.

就在平塚老師坐在椅子上一邊純白色地燃燒殆盡過程中,這邊彙報的准備工作完成了.

最後,一開一關檢查完激光筆後,雪之下對巡前輩搭話道.

"巡前輩,這邊的准備完成了."

"謝謝."

巡前輩在微笑著回複後,窺探起了坐在身旁的相模的臉色.

"那就開始吧…….來吧,相模同學?"

"是,說,說的是呢……"

相模的聲音在顫抖著.大概從這次會議開始就要交給相模一人來主持了.要形容這幅模樣的話,比起緊張,剛像是在害怕著.

不過,相模與其說是害怕這個委員長的頭銜,更像是在害怕著身旁一副干勁十足的海老名同學.

"那就……姬菜醬和……你,請多關照了……"

"交給我吧!"

"喔呼!"

既帶著興奮,也帶著些緊張的兩人都一下子站起身,來到屏幕一旁.彼此互相看了看,交換著挑釁的笑容.

終于,彙報對決開始了…….

Xxx

令人意外的是,這次取得先機的是材木座.

這類比試中取得先攻的大體上都有種要輸的感覺……那啥,先手必輸,特別是在大多數的料理漫畫中.

"唔呼!"

材木座站到屏幕前,清了清嗓子.

在只有低了低頭地行禮後,材木座操作起電腦,將用ppt做成的材料顯示出來.是名為"體育祭競技提案"的意外正經的標題.雖是帶著些毛筆感覺的字體,不過在此之外似乎沒什麼出格的地方.

《simple is best》之類的話經常被用來作為偷工減料的借口,我也經常說的.

于是,到底這個簡潔的題目會帶來怎樣內容的展示呢?所有人都在吞著口水嚴陣以待.

時不時,只有蚊子飛動時的翅膀聲一樣的聲音響起.太安靜了.大家都是一副嚴陣以待的架勢.

然而,材木座完全沒有張口的跡象.

"…….………….…….……了."

材木座深呼一口氣後,又一次鞠了一躬就退下了.

誒?!這就完了?!

難,難道說,剛才那個像蚊子翅膀一樣的玩意就是材木座的聲音來著?!

"因為極度的緊張完全發不出聲音來呢."

雪之下冷靜地分析著.

嘛,似乎是對這種事不太習慣呐.實際上,校園生活中在人前說話的經驗也的確並不怎麼多.現實中,要說到發言的場合,基本上也就是被人嘲笑的場合.甚至都有著要將立于人前,立于風口浪尖的家伙無條件的批判,責難也沒關系的風潮了.

"小企,"

我知道由比濱想說什麼.嘛,既然是我們請來幫忙的,就算那個人是材木座,我們也應該盡到禮數.見義才為勇.古人說得真不錯.

"我來嗎…….嘛,也是呐.也只有我了呢……"

悲哀的是,眼下這個場合有能力和材木座進行交流只有我一個.感覺和王蟲進行交流什麼的似乎就是這種心情…….(注:這個梗出自風之谷)

我短短地歎了一口氣後站起身來,對好像雕像一樣凝固住的材木座搭話道.

"材木座,我來幫你,再來一次."

唧唧……唧唧唧唧……材木座一面發出結(ムスビ)一樣的聲音一面轉過頭,將我收入視界之中.接著,緊繃的表情就像冰雪消融一樣的變得柔和起來.真是討人厭啊,這樣的ユキトキ.(注:結(ムスビ)是漫畫《はだしのゲン》的登場人物,ユキトキ是本作TV版的主題曲,歌詞大意就是春天到訪冰凍已久的內心……嘛= =.)

"……呼,呼姆.果真如此嘛."

大概是安下心來,漸漸恢複了平常那副德行.這個也挺讓人火大的呢……

"嗯,那就開始吧……"

輕輕行了一禮後,我敲了敲ppt

"提案的內容請看這邊.是叫作千葉市民對抗騎馬戰,的樣子.呃,這是啥玩意?"

我不由自主地看向了材木座的方向,複活了的材木座朝著我大幅地手舞足蹈,還扯開了嗓門.

"千葉市民對抗騎馬戰.簡稱!!!!!千馬戰!"

明明只要一開始把這些對著大家說就沒這些事了……

"所以說,這個到底是什麼啊."

"哈咳.以前,里見氏和北條氏曾在千葉發生過爭斗呐.這可是考慮到那份曆史意義的美妙項目."

"我是覺得當時這附近還是淺海的.所以說,規則呢?"

配合著朝著我饒舌的材木座,我正要敲擊回車打出下一張幻燈片.手卻被材木座制止了.

"啊,不對,等一下八幡.那個什麼,稍微有點難為情!那張幻燈片還沒做好!還在半成品階段,是亂寫的!是亂寫的來著!不,不是認真做的來著!"

材木座一面一個勁地找著借口一面氣勢洶洶的沖過來攥住了我的手,結果就這樣把回車按下去了.

"嗚嘿誒誒誒誒!"

伴隨著材木座的慘叫,放出了帶著合成圖感覺的東西.是在很常見的騎馬戰的照片上,貼上了鎧甲武者的亂七八糟的玩意.可能是用圖畫工具剪貼的,原創性低的跟白癡一樣.

合成圖暴露在眾目睽睽之下,材木座再一次當機了.而在這期間,我繼續推進著演示.

"呃,雖然規則和普通的騎馬戰幾乎相同,卻是要決定複數的身穿鎧甲cosplay的大將,依靠將打倒大將的數目來分出輸贏.因此,相比通常的騎馬戰更加富有戰略性,場面在視覺上也能更具沖擊力…….什麼嘛,在規則方面意外的正經不是嗎."

我忽略了寫在最後的《大將之櫻伴以浪漫之嵐》的文字,讀出了規則說明.說實話,對材木座竟然會認真考慮問題而產生的驚訝難以掩飾.

"是,是嘛?"

材木座似乎是在為自己被正面評價而產生了疑惑.

"簡單又易懂呢.圖像也很直接."

巡前輩嗯嗯地點著頭.看來合成圖也充分地傳達出了梗概的樣子.在巡前輩吧唧吧唧的拍手後,掌聲也在會議室內稀松地擴散開來.

嘛,怎麼說呢.就算展示得不錯,如果表達方式有問題在很多情況下還是得不到認可的.本來還想著應該好好地教一下表達方法什麼的.這麼一來在上課時引發的精神創傷也會少一些吧.

材木座被報以掌聲這一事實所驚異,視線東張西望地游移著,非常地不淡定.

"八,八幡,這到底是……"

"嘛,不是挺不錯的創意麼.辛苦了."

我輕輕地拍了拍材木座的肩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丟,丟呼"(注:只是材木座的怪聲而已.)

因為受到意料之外的高評價,材木座漏出了滿意的微笑.于是,掌聲也瞬間停止,開始變為了"真惡心"的竊竊私語聲.

要是沒有最後那一下就好了呐…….

Xx

在材木座的展示結束之後,接下來輪到的是海老名同學.

海老名同學不愧是有著星音☆的經驗,而且還屬于上位種姓,以一副習以為常的樣子開始了說明.

"呃,我想的是這個."

海老名同學噗唧地按下了回車,powerpoint的幻燈片前進著.

在封面上寫著"推杆子".

令人意外的普通…….明明是海老名同學…….某非這不是海老名姬菜(Ebina Hina),而是Vigna Ghina嗎?(注:機動戰士高達F91的相關機體)

"這次的重點,說直接點就是大將的存在.雖然和剛才的展示有些撞車,不過這邊的比起戰略性更重視個人魅力."

完全沒有留意到我懷疑的視線,海老名同學滔滔不絕地說明著.唔.這個人實際上樸實無華地高規格呢.無論是創意還是技巧還是領導氣質都有,是相當稀有的人才呢.(插:就好像某人一樣呢= =.)

"在學生之中大受歡迎的,足球部部長的葉山隼人君.通過在這個推杆子中將他抬上大將的位置就能吸引所有人的注意."

刷地切換了幻燈片後,出現了露出爽朗地一塌糊塗笑容的葉山的照片.這什麼玩意…….

雖然我是一副脫力的心情,然而運營委員會的女孩都開始尖叫吵鬧起來.效果拔群.(注:出自口袋妖怪系列)

"好像會很有趣!"

特別是,相模似乎也是大贊成.

這樣看來,其他女生大概也都是同樣的反應了.海老名同學的選角沒有任何問題.要搞活動的話就要選擇招徠顧客的角色,確實地瞄准銷量.海老名同學的戰略無可挑剔.

然而,仿佛這個方案也有著缺陷一般地,海老名同學的臉色困擾地布上了陰云.

"不過因為隼人君是白組的,紅組也必須有個人當大將才行,呃……不知道紅組有沒有合適的的人呢?"

海老名同學將視線投向了身為委員長的相模.

"不知道,到底如何呢……"

在相模歪著頭的同時,巡前輩向會議室的全員說道.

"有紅組的人在嗎?如果有誰能出任候選人的話就幫大忙了呢."

大家都開始確認起各自的組別.然而,還是沒有人提出合適的人選.巡前輩自己也"嗯嗯"地考慮著,接著發出了"啊"的聲音.

"雪之下同學你們也是紅組的,有沒有想到誰來做候選人呢?"

"誒?!比取谷君是紅組的嗎?!"

海老名同學立刻就纏了上來,話說回來,是對我撲了上來.

"那毫無意外就是比取谷君了嘛!因為敵對的大將間的配對是紅白可喜可賀,今天都可以吃紅豆飯了哦!終于來了啊!!"

才沒來,完全沒來.

"呼姆.八幡,你這家伙是紅組的嗎……"

材木座撇嘴一笑.也就是說這貨也是紅組的嗎…….那就索性讓材木座當大將——我雖然冒出了這個念頭,不過如果不是和葉山相稱的家伙似乎也不行的樣子……若是在負面方向向量的意義上感覺倒是很相稱,不過這種概念上的相稱肯定是行不通的.

自然,因為相同的理由,我作為大將的選項也是不存在的.必須是和葉山相同的,能聚集廣泛人氣的會讓別人為他加油鼓勁的人物才可以.

然而,已經進入了腐模式的海老名同學持續暴走著.

"總,總之.海老名海老名毫不掩飾驚訝困惑和喜悅淡淡地繼續著說明.那個,白,白組是隼人君,紅,紅組則是比取谷君的推杆子噗呼"(注:這里捏他的是禦坂妹妹的說話方式.海老名和禦坂妹妹cv都是佐佐木望.)

海老名同學一下子反仰過身體,就這樣停下了動作.察覺到這份危險狀態,巡前輩朝著學生會成員們點了點頭.于是,學生會成員們瞬間行動起來,拉過海老名同學的手帶到外面去了.那副被拖著地拽走的身姿感覺就像羅斯威爾事件一樣.(注:羅斯威爾事件是指發生在美國51區的疑似外星生命體訪地騷動.)

就趁著這個間隙把讓我當紅組大將的提案擊潰吧.嘛,雖說就算我不來擊潰估計大家也不會同意就是了.

"我還有運營委員所以沒辦法呢.就是這樣,這個推杆子還是找一找其他的候選人吧."

"唔——,也是呢,而且首先不決定到底舉辦哪一個也不行."

巡前輩點了點頭.

"相模同學,來表決吧."

"是,那麼,覺得騎馬戰不錯的人~"

手零零散散地舉了起來.

"那麼,下一個,覺得推杆子不錯的人~"

相模一邊說著一邊也舉起了手,這次也零零散散地舉和剛才的人數差不多.

雖然勢均力敵,不過推杆子那邊大概稍微占了上風.既然那邊能夠看到葉山的活躍,倒也沒什麼意外的.

我和雪之下,由比濱哪邊都沒有舉手.對我們來說必要的是得出意見,而不是要決定哪一邊.

"幾乎持平呢……"

巡前輩在清點後說道.

就這樣決定是推杆子倒也無所謂.這在多數表決的情況下是可以接受的.少數意見,哪怕是僅以微弱之差的近乎半數的意見也一樣,是無法拒絕的.總數越是增加,可以舍棄掉的人數也就越是增加.

這就是多數表決.這個系統可以說有著致命的缺陷.也就說是有問題的.反過來講,應該進行少數表決才對.簡單來說,不是像我這樣的少數派往往才是正確的嗎?是嗎,我才是正義嘛.

"那麼,男生方面就舉行推杆子……"

相模也沒怎麼深思熟慮就做出了決定.

"把騎馬戰作為女生的壓軸項目不行嗎?"

"哦!原來如此."

巡前輩接受地拍響了巴掌.接著,向平塚老師看了過去.平塚老師也"嗯"地點了點頭.

可能是因為干勁已經消磨殆盡了,雖說是十分敷衍的回應,不過似乎沒什麼問題的樣子.

確認到這點後,巡前輩環視著會議室內的所有人.

"大家覺得怎樣?"

嘛,穩妥的判斷.每個項目都得到了將近半數的支持.,巡前輩的提問也沒引起什麼反對的聲音.

將一半的意見抹殺掉.對此要如何處理,在多數表決的情況下,或者說在那之後的善後工作是十分重要的.

就這點來說,相模的應對可以說是極為合格的.

作為判斷來說並沒有什麼問題.騎馬戰在概念,以及創意上也並不遜色于推杆子,也得到了以學生會為主體的首腦部的贊成.

然而,會議室內的反應十分遲鈍.

騷動,一瞬間氣氛變得令人作厭起來.

沙沙地如蟲子腳步聲一般匍匐的私語聲.

這如同前兆一般的東西雪之下和由比濱都敏感地察覺到了.

"…………"

雪之下眯起眼睛看向了發生源.雖然現在相模還沒有注意到,氣氛卻已經產生了變化.

"那個,似乎沒有什麼反對意見,那就決定女生是騎馬戰了.接下來決定一下分工吧."

因為自己的意見得到采用,相模心情大好.

"現在派發的是流程圖.請大家在前面寫好自己志願的工作."

相模做出了指示.于是,學生會的各位開始派發起了材料.接下來則是短暫的自由思考時間,根據做出的決定填好空白處.

"會請大家在當天以運營本部的身份工作,負責工作不是很辛苦,不用擔心的哦."

"是.那麼,我們來進行領導部門的分工吧."

雪之下點了點頭,做出了首腦部個別會議的提案.

"嗯,也是呢."

"啊,那小模也來一起……"

由比濱尋找起相模的身影.

不過,這是在同一間會議室之中.距離並沒有遠到會看漏的程度.

因此,看的清清楚楚.

"負責人的事情,要怎麼樣?我呀,要是負責推杆子就好了呢~.呐,悠子你們也來這邊吧!"

相模身處遙和悠子的身旁.是和文化祭實行委員會的時候一樣捆在一起的人,會在這個體育祭運營委員會上也走到一起可以說是必然.

然而,和那時的距離感覺有著明顯的不同.

遙和悠子在互相交換了目光之後,像是以此為信號地說出了同樣的話.

"那個,我們……"

"因為還有社團活動,准備工作會很辛苦的所以……"

對著些許拉開的距離,相模自身也一瞬間露出了困惑的表情.然而,瞬間又笑臉相迎了.

"誒…….誒?不過這樣一來會很沒勁哦?"

相模剛說完,兩人就同步地,就好像事先分好聲部一樣地,委婉拒絕起來.

"嗯,雖然的確是,不過我們還有大會什麼的呢"

"果然時間上還是難以通融,所以那麼盛大的還是……"

"啊,不過,小南不必介意的,想做哪個就做吧."

相模毫無辦法.一次又一次的提及社團活動領域的問題,最後表現出一副在意相模的樣子將話題強制終止.

這樣的處理過程就好像哪里的將棋一樣.

"也,也是呢……就是說啊!"

相模為了展現出自己的不介意作出了格外開朗的笑容.

"抱歉啦!"

相反的,兩人就像在強調自己的過意不去似的,聲音十分的抱歉.

于是,相模他們的交涉結束了.

正好由比濱過去搭話道.

"噢——小模.開會了."

"啊,嗯.馬上去.那我走了啊."

相模朝兩人揮了揮手,回到首腦部的一側,于是我們也開始了會議.

"喏,八幡.吾到底要怎麼辦."

"呃,啊,你還在啊?可以回去了."

突然被材木座搭話我嚇了一跳.倒不如說,為啥還留在這里啊,這貨.

"不,我認為還是讓他留在這里會比較好呢."

"是嗎?感覺完全派不上用場就是了.啊啊,就是那個了.作為暖氣或是加濕器的功能還能期待一下是嗎?"

我是覺得其他地方也沒什麼利用價值了.我剛說完,由比濱唔地憋住了呼吸.

"感覺突然呼吸困難起來了……"

"哈……"

雪之下像是有些無語地歎了口氣.

"你是笨蛋嗎?只是因為騎馬戰還要整理一下詳細情況,還是提案者在場會比較好哦."

"啊啊,是指這個啊."

海老名同學沒回去沒關系的嗎…….這下又要身處不知道哪里的51區了…….

相模就坐後,首腦部開始了會議.

確認了必要的職務,決定了負責人.各項目舉行時的人員管理則交給現場班就可以了.

問題在于其他方面,救護和廣播,另外則是活動前的道具制作和會場設置.這方面單獨首腦部是處理不過來的,所以有必要將一部分工作交給現場班.

巡前輩一面參照著曆年的內容,進行了說明.相模點了點頭.

"那,其他需要的就是……"

"因為壓軸項目是全校規模的,就要進行現場總動員了呢.這方面,可以各自動員男女生的全體嗎?"

"啊,說的是呢."

因為雪之下的話而注意到的相模一下子站起身來.現場班的現場工作的分工正進行到一半,必須事先告知他們工作的總量才行.

"不好意思——.壓軸項目方面請全員參加.分工請填寫除這個以外的——."現場班因為相模的話些許騷動起來.可能是動機不太強烈,這份騷動之中否定的聲音更多一些.

這之中有著一下子停下了動作的人.

是剛才和相模說過話的,遙和悠子.兩個交換著悄悄話,像是確認了什麼一樣點了點頭.

兩人仿佛氣息重合一般的,向前邁了一步.

"那個,小南.我們反對."

雖然都分不清誰是誰了,不過其中一個人話語的波紋在會議室中擴散著.

"誒……"

相模因直接的否定而語塞了.似乎是沒法理解她們到底說了什麼.不過實際上,正確把握住了現狀的人大概是不存在的吧.

"如果要強制全員參加的話,我們,可能沒法幫上什麼忙了呢……"

聽到另一個人的話,相模臉色都變了.

"那個,不過,這是大家決定的事情……對,對吧?"

"不過啊,大家都有社團活動……如果不是負責其他的項目的話……"

"准備要花很多時間,負擔不小很頭疼呢"

兩個人這麼一說,相模也只得住口了.

委員會的成員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從運動社團派來的人.和以學生會成員為主體的首腦絕對算不上是齊心協力的.

巡前輩也面有難色.

"雖然可能確實會很辛苦,能不能請你們幫幫忙呢?"

聽到這帶著顧慮的話,因為畢竟是學生會長面對面的話語,遙和悠子也錯開視線陷入了沉默.然而,完全沒有點頭的意思.

巡前輩對這副頑固的樣子也苦笑起來.

溫度差顯而易見.

既然是作為首腦部向現場班進行的「請求」,就不能過于強硬.因為並沒有建立起明確的上下級關系和指揮系統.

所以就算是委員長,其本質也不過是作為項目成員之間的紐帶而已,既無法強制命令,服從請求的必須性也是沒有的.

存在著架構上的缺陷.

不是上下級關系,而是信賴關系的話,接受請求的可能性大概也是十分充足的.恐怕巡前輩和之前的人就是這麼做的.

然而,相模和那兩個人之間並沒有這種東西.不,正確來說的話,是失去了也不一定.

她們在文化祭實行委員會時正因為身處在相同一側的位置,之前的關系才能夠親密無間.然而,在體育祭運營委員會中,因為相模是首腦部,而她們則被分開到現場班,才產生了社團活動和工作量的增大這些看得見的負擔之間的差異.

前兆確實是存在的.

因相模細節上的言行產生的竊竊私語,大概就是由她們發出的吧.對現場欠缺考慮的言行不斷積累,最終積攢起了她們的不滿.

就在現在,爆發了.

"到此為止吧."

通透的,強有力的聲音.

定眼一看,站起身的平塚老師富有氣勢的打開了門.

"已經很晚了,今天先解散下次再說."

首腦部和現場班,雖然互相之間立場不同,卻都同樣是學生.如果不是更高一級發出的聲音他們就無法行動.

能收拾這個事態的只有平塚老師.

遙和悠子看了看彼此,拽起書包小跑著離開了會議室.像是跟隨他們一樣,現場班的人也離開了.

留下的只有首腦部,學生會的成員和我們,以及相模.

"城回,能稍微來一下嗎?"

"是……"

被平塚老師叫到,巡前輩也走了出去.

會議室中沉默降臨.

戳在那里的相模,也仿佛倒下一樣地坐到了身旁的椅子里.

傾斜的日光射入會議室之中.

對著耀眼的夕陽,相模僅僅低垂著視線.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八卷 2 總覺得,一色伊呂波散發著危險的香味.     下篇:第八卷 3 無論如何,雪之下陽乃深不可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