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果然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搞錯了(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果然有問題) BD特典 6.5卷 2.所以,比企谷小町很努力.  
   
BD特典 6.5卷 2.所以,比企谷小町很努力.

風從打開的窗戶吹了進來.半夜一旦靠近窗邊,氣溫就會急劇下降,還能聽到遠處的蟲鳴.

我停止了讀書,向客廳走去.

現在還沒有睡意.

明天是休息日.不需要去學校.可以一個人睡到中午.

沒錯.真是非常棒的假日.很自由.Free.

于是,喝一杯咖啡,盡情享受秋天的漫漫長夜為好.

我走出房間,不打擾已經熟睡的雙親靜靜地走到走廊里.其實不需要如此擔心,兩人平日忙于工作睡得都很熟,不會輕易被吵醒的.

燈光熄滅的客廳雖然已經安靜下來,但卻並不寂寞.

在這里住了幾年的比企谷家能夠一家團聚地吃晚飯確實並不多見.父母都要上班,回來的時間是錯開的,連休息日都不得不去工作.小町是應考生,也要連日連夜去上補習班,晚飯要麼是在外面去吃要麼是帶便當的.

雖然現在這飯桌多數時候都是我一個人吃飯,但一想到我是應考生的時候小町也是一個人這樣吃飯的,不知怎的眼淚就流下來了.

話雖如此,也並不是說我們家人之間關系惡劣.這個客廳早上的時候是很熱鬧的.上班的父母和上學的我們兩兄妹的對話經常是在這里進行的.

明天是休息日,所以我會睡過去,雖然會錯過這樣的情景,但相對地夜晚就能變得熱鬧一點了吧.

……不妙啊,有點多愁善感起來了.秋天的漫漫長夜這樣子是不行的.秋天真是感傷的季節啊.

為了讓自己開朗起來,我一邊故意哼歌一邊伸手向照明開關摸去.

只打開了客廳的燈,燈光一直照到開放式廚房.光連那里都能照到,要煮開水之類的也相當足夠了.

我擰開水龍頭,往電熱水壺里注入了水.差不多了就關水,然後瀟灑地啟動.稍微等待水燒開的時刻.

然後,我「嘎吱」地打開了門.

還以為小町會在,但是一眼望去沒有任何人.是風吹的錯覺嗎.或許因為我房間的窗一直是開著的,所以風從那里吹了進來.

不禁又把目光移回電熱水壺身上.

雖然不是說看多幾眼水就能快點燒開的,不過就跟一直盯著洗衣機或干洗機滾動的樣子一樣吧.在那之後,就像連續按下人行橫道的紅綠燈一樣不停按著按鈕.雖然這樣按不會讓它快點弄完,但已經成為一種癖好了.在坐電梯的時候因為這樣按了取消按鈕反而還慢了,所以必須要注意.

仔細傾聽的話還能聽到電熱水壺低沉的驅動聲.

摻雜其中的還有啪嚓啪嚓的聲音.

啪嚓啪嚓.

啪嚓啪嚓.

陰暗的廚房里,響起了讓人毛骨悚然的可怕聲音.仔細一聽是從我背後發出的.我背後有什麼東西存在.

嗚哇—,好討厭—,好可怕—好惡心啊—.真奇怪啊—,我想到.不禁有些不祥的預感.啊咧—好奇怪啊—,這種時間居然還聽到水聲.是不是錯覺呢,當我這麼想而再仔細聽一下.然後從背後……果然聽到了.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的.

啊—,糟糕了啊,真的有啊,然後不禁回過頭去.

然後從黑暗中閃爍出一點光芒.

是貓的眼睛.

因為太閑了,腦子里不禁播放出比企川淳二的真實發生的恐怖事情,回過頭看到我家養的貓卡瑪庫拉在喝水.(譯注:比企川淳二捏的是稻川淳二,日本著名恐怖導演,『真實發生的恐怖事情(本當にあった怖い話)』是朝日電視台播放的恐怖電視劇,內容根據真人真事改編)

可是,夜里啪嚓啪嚓喝水的樣子真像是現實里的貓妖啊.

在等待水燒開的時候,我決定玩弄一下卡瑪庫拉.

我在卡瑪庫拉旁邊蹲下來,不停摸著它的毛.UREYUREY,WRYYYYY地不停摸著它的背部,肩膀,脖子,喉嚨下面,卡瑪庫拉極其困擾地瞪著我.好可愛啊—.(譯注:Urey,WRYYYY是『JOJO奇妙大冒險』中DIO的叫聲)

這家伙從來不會對我撒嬌,只是當我是嚴冬時節的座椅一樣敬而遠之,但對小町就很溫順,總是「喵—喵—」地一邊叫一邊走,睡覺的時候也經常跟小町一起睡.

那麼,卡瑪庫拉現在還醒著,也就意味著小町也還沒睡著吧.

我將手抽離卡瑪庫拉,站了起來.

將電熱水壺先停下來,把水充滿後再次啟動.這樣就好了吧,就在我打算再次撫摸卡瑪庫拉的時候,卡瑪庫拉在我的小腿上使勁地蹭了蹭,然後去了廚房.這是什麼蹭腿妖怪啊.明明可以再陪我一會兒的.要是這樣的話我以後也不工作,來當個蹭腿妖怪了哦.(譯注:蹭腿怪すねこすり是傳說中主要在岡山縣雨夜出現纏縛到人的小腿或腳下蹭來蹭去,妨礙人走路的一種妖怪.)

狗和剪刀雖然必有用,但是貓沒有用啊.(譯注:『狗與剪刀必有用』是更伊俊介所作的輕小說)我放棄了卡瑪庫拉,又望向了電熱水壺.我的周圍空無一人,于是我靜靜地在廚房里想著今天的見聞.

相模南的事.

遙和悠子的事.

果然在現在這種狀態下不能說是毫無關系的.既然明白到自己無法逃避工作了,接下來就是如何能夠盡量減輕作業量的問題.

我的工作雖然主要是和材木座打交道,但是這只是就目前而言.

今後隨著委員會的不斷運作肯定有許多雜事要做.那樣的話所有的雜事都會變成我的工作,雜事的范圍可真是奇怪.

根據文化祭時得出的經驗來看,基本上會接觸到所有的事情吧?這是哪家黑企業的新晉社員啊?

根據相模工作的情況,雪之下的工作在增加,那樣就會讓我的工作也隨之增加.

最重要的是不能由雪之下來分配工作.

話雖如此,恐怕很難做到吧.

只要相模繼續擔任委員長,就會留下很明顯的問題.就跟我放學後在會議室里說的一樣.

但是,即便是多麼無可救藥的人,只要他想要得到拯救,我們就要伸出援手.這就是雪之下心中侍奉部的理念.

只要他有這個想法,我們就要給他找出方法.

問題是這個找出的方法.

就在我思考的時候,熱水煮開的聲音響起來了.

嘛,在沒有見到下一周相模的行動之前,我們束手無策.或許出人意料地能夠若無其事地與她們再次進行表面上的朋友交往也說不定…….

在此我將思緒打住,往馬克杯里適量地放入一些即溶咖啡粉.然後再倒入熱水.

咖啡的香味伴隨著熱氣飄散而出.我先喝了一口,然後把杯子放到了一邊.

正准備伸手去拿另一只馬克杯時,門輕輕地打開了.

「哥哥,怎麼了?」

仔細一看,是用很多發箍把頭發束起,在額頭上貼了張降溫貼的小町.然後,在她腳邊的卡瑪庫拉大大地伸了一個懶腰.

「……不,我只是想喝咖啡而已.要喝嗎?」

「要喝!」

小町立刻回答道,然後到沙發上正襟危坐.旁邊的卡瑪庫拉也縱身跳上了沙發.

我迅速沖好了咖啡,適當地加入了一些牛奶和幾塊砂糖,將咖啡遞到了沙發那里.

「給」

「謝謝」

小町結果馬克杯,「呼呼」地吹冷之後放到嘴里喝了起來.見此,我倚在了桌子旁.

「精神如何啊」

「馬馬虎虎吧」

馬馬虎虎嗎,看來不是很好啊…….這家伙在心情好的時候可是不停地賣弄自己的.

「哥哥呢?」

「我嗎.我可特別精神呢.接下來還有定期測驗呢」

「是嗎」

因為接下來還要舉行校園活動,所以考試還會過一陣子才舉行.一般的學生對此應該會感到高興吧.不過對我來說還是定期考試比較快樂啊…….小町似乎是聽到了我的心聲,像是回想起什麼似地開口說道.

「……啊,還有體育祭啊」

「嗯.為什麼你會知道啊」

「結衣學姐用短信告訴我的」

「啊,是嗎」

關系不錯呢,你們…….

我帶著苦笑歎了口氣,小町也跟著深深的歎了口氣.

「真好啊,小町也想去……」

「這和初中小學的時候不同,是封閉式進行的啊」

那種規模的委員會,要把監護人的活動也安排好果然太困難了.

「而且你還要學習吧」

聽到這話小町深深地歎了口氣.

「是啊…….學習……,學習……學,習」

小町話到這里就停住了,動作就好像丟了魂一樣戛然而止.看來似乎學得相當辛苦呢.

雖然現在說這話有些不太合適,小町是個笨蛋.但是,她很乖巧,腦子轉得也快,又善于察言觀色,又可愛,家務萬能,做飯也很拿手.哎呀這算什麼啊……不知怎的說到一半突然開始為這個妹妹感到自豪了!

總之,就小町本身的素質來看,學習應該是沒問題的.但是之所以現在成績還是馬馬虎虎,主要的原因是不夠努力,更重要的原因是效率太低.

「聽好了,小町.考試沒有必要所有學科都拿滿分.如果不能根據自己對這門學科的掌握程度來計算自己在每一科上的成長空間,從而思考學習對策的話,就只是浪費時間而已哦」

「哥哥老師……」

這孩子怎麼了啊.小町有點痛苦地低吟著.好像這些話我平時都有說過一樣,不停搖頭想要甩開.

嘛,我也不想說這麼抽象的話.缺乏操作性的建議就與自言自語無異了.

這時候應該針對要點來提出建議吧.

「那麼,你哪門課比較棘手呢」

「國語……」

小町耷拉著肩膀說道.

「因為我學國語不辛苦,所以我也不懂什麼學習方法啊」

可能因為小時候非常喜歡看書,所以國語考試從來不感到困難.寫出問題文的作者的心理活動自不必說,就連出題人的心理我都答得出來.只要把漢字,古語和古文語法記住就完了…….沒有遇到太大問題就把題都做出來了,所以小町到底是對國語的什麼地方感到棘手,為什麼棘手,我並不清楚.抱歉啊,哥哥都做得出來.

還有其他的嗎,我的視線望向小町,小町「是」地舉起了手.

「社會」

「背就行了」

社會幾乎都是背的.日本史啊世界史啊地理啊公民這些基本都是背的.雖然有一部分高中升學考試考的是論述題,但只要仔細記住了就能毫無困難地寫出來了.

我繼續看小町還有什麼棘手的科目,她又把手舉起來了.

「理科」

「那也是背啊」

一般說到理科的話,首先是物理和化學,盡管是被分入理數系的學科,但是高中升學考試考的理科顯然是背的學科.雖然會出現求解彈簧和行星傾斜角度,化合物的質量計算之類的問題,但問的問題都是極為初步的程度,只要記得求解方法就能夠機械地代值計算出來.

好,放棄國語之後,又解決了兩門科目的問題.我這麼想著望向小町,她的眼睛卻沒有看著我.啊,啊咧?小町醬?

然後小町忽然像是放棄一樣歎了口氣,嘀咕道.

「……英語」

「果然也是背啊」

高中升學考試的英語就是把英語單詞大致背下來,短語背下來,再把語法知識背下來就沒什麼問題了.雖然這學法很痛苦,但是這樣子考試就沒問題了,這點也很讓人困擾.從學校教育的應有狀態來看確實很奇怪.用這種學習方法是不能學會說英語的,也不能跟海外的人進行交流,不過日本人就是說日語都不能很好地交流.文科省對這問題怎麼看呢?

小町已經不聽我說的話了,只是不停地玩著卡瑪庫拉的額頭.

「那個,小町?」

「啊,完了?那接下來是數學」

聽起來就像隨便說的一樣.但是,對于如此活躍的我來說,只有這個是沒辦法很好回答的.

「……數學嗎.這個真無能為力啊」

我的數學才9分,是年級最後一名.話說回來,數學(mathematics)是什麼啊?聽起來感覺就像受虐(masochistic)一樣啊.學數學總是感覺異常地受虐.

「真沒用啊…….對吧,卡君?」

小町一邊撫摸著卡瑪庫拉一邊說道.然後,卡瑪庫拉也哼了哼鼻子.

真・沒・用・啊!

我還以為能夠稍微幫助她的,結果得到的卻是這樣的話.而且,小町不知怎的用有些微暖的視線看著我…….

「嘛,雖然我是明白哥哥的…….算了,小町對如此不中用的哥哥是很溫柔的,不會討厭的.剛才小町的分數很高」

小町用憐憫而慈悲的視線溫柔地說完,最後還要順帶分數加上去.雖然以前會覺得不加最後那句很可愛,但是最近我連這點小聰明都覺得可愛了,真是困擾啊.

可愛的小町一邊抱著卡瑪庫拉,一邊向我的身體靠過來.

「話說回來,明明數學成績這麼慘不忍睹,還是能進到總武高啊」

「嘛,是啊……」

中學的時候我也是有學習過一些數學的.不過絕不能算是擅長,注意到進入高中的私立文科系會比較愉快之後便立刻放棄了學習數學.反正只要接受補考和補習的話也是可以通過定期考試升級了.

只有在必需時才去干,不必需就不會去干.

人生也是如此吧.活著只會遇到討厭的事,也就是說活著本身就是讓人討厭的,但不能因此就放棄活著.

那麼,要如何應對才能避開那些討厭的事情呢.只要圍繞著這一點去想辦法就能很自然地得出來了.學習方法也是如此.

于是,這就是我學習數學的目的了.

「那個啊,是無法學好的人所用的方法啊」

聽到這話,小町一點點地蹭了過來.

「哦,可以詳細告訴我嗎」

告訴她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嘛算了.

雖然說這是基本的基本,初步的初步,不過或許正因為不會,所以才要返回到最基本的部分.我就簡短地說明一下吧.

「不懂的問題就不要勉強自己去做.大問題靠直覺去蒙,其他問題則完美地解決掉.有些問題也可以不做.因為難的問題其他家伙的正確率也很低,所以可以不做,保證會做的堅決不犯錯.就是這樣」

從一開始就要有所取舍.這是最重要的.

不過,這種做法在平時考試中也可以學會,但是如果有意識地去做或許能更有效果.

真是相當普通的東西啊,我這樣想著望向小町,小町眯著眼睛,擦著那本不存在的眼淚地說道.

「哥哥,小町一開始就是想要這種建議啊……」

小町伴隨著感動的假哭,「嗯嗯」地似乎懂了什麼.嘛,能解決這家伙的問題就好了.

因為話說多了喉嚨有些干,我喝了口咖啡潤潤喉.小町也同時把杯子放到嘴邊.

然後,抬起頭來看著我.

「可是哥哥,如果現在也有好好學數學就好了」

這確實是很正確的想法.能說出如此高論的人,如果無法實踐出來就完全沒有說服力.

但是,在這世界上並非所有事物都可以用道理說明和解決的.

因此,我只說了一句.

「我……舍棄了數學啊……」

「這種像是放棄夢想的豁達言行好帥!」

哦哦~小町的眼睛正在閃閃發亮.

「對吧?就像是因為受傷把棒球舍棄了,之後又不甘心地回到操場上一樣的說法吧?」

「嗯.右手壞了就左手打.左手也壞了就轉去當打者,這樣子好帥!」

是嗎是嗎,原來這麼帥啊,真是太好了.這已經是頂級的帥氣了吧.

「哈哈哈」

「啊哈哈哈!」

我和小町都笑了起來.

……這是哪來的得意洋洋的家族啊.

似乎因為深夜激動的關系,兩人都盡情發出了無所畏懼的笑聲.笑完之後又會突然回複寂靜,這也是深夜特有的.

笑聲過去後,我和小町都靜靜地喝著咖啡.

「話說回來,你除了選我們學校,其他學校怎麼樣?」

雖然沉默的感覺也不錯,但現在是難得的機會.好好了解小町將來的打算,也想給她指一條更好的出路.

因為父母都很忙,所以沒有什麼可以談論這種事情的對象吧.我在這個時候已經決定自己要讀的高中了.

所以,這時應該像個哥哥的樣子,跟妹妹好好商談一下.

「其他……是指的保底學校?」

「沒錯」

「爸爸和媽媽也都問過我……」

……哎,問過的?也就是說,不止我問過?喂喂這是真的嗎我的父母.不,等一下,不對.我大概是得到了父母的信任的.所以他們才沒有問我.這就是所謂的信任.哈哈哈,我被寵愛著啊.

可是,實際的問題是,就算他們問我我的答案也不會改變,他們反對我也不會聽…….不愧是我的父母,真是了解我啊.

嘛,我的事情先放一邊.還是看小町.

小町一邊扳著手指頭一邊數著學校的名字.

「集英和本習,還有江戶女也報了啊—」

嗯,從我們學校的等級來看,這些高中算是理所應當的保底學校啊.

「江戶女嗎…….江戶女啊,去考江戶女吧.干脆去讀江戶女吧」

「這句話跟爸爸說的一樣……」

小町露出吃驚的笑容說道.

不愧是爸爸.仔細想想男女同校絕對不行.在男女同校上學的男生大概有90%以上想要女朋友(根據我的調查).絕對不能將小町放入其中.因為,如果小町不是我妹妹的話連我都會去表白然後被甩.

嘛,盡管因為是妹妹所以完全不會有這種感覺,但身為哥哥為妹妹擔憂是理所當然的.

可是,小町或許是看穿了我的心思,微微地笑了.

「但是,我聽說如果在女子高中沒有合適的對象的話,參加聯誼或者讓別人介紹男友是很積極的」

啊,還真是了解我的想法啊.不要說得好像很了解我一樣啊,這家伙…….

「……那麼那個,還是努力考進我們學校吧」

至少還有一年時間能偷偷盯著.如果讓別人知道小町有一個這麼惡心的哥哥的話,保證想要接近她的男生會減少許多.糟糕,這真是完美的作戰計劃啊.但是,這也會讓小町交不到朋友,是把雙刃劍.

正當我考慮的時候,小町「嗯—」地念叨了一下.

「就算你不說我也會去總武高的」

「能去到就好了啊……」

雖然我不知道現在小町的能力達到什麼程度,但是從平常的定期考試排名的成績來看,距離合格還有很長一段距離.就在我想著有沒有其他方法的時候,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對了,推薦怎麼樣?你以前不是干過學生會的嗎」

小町好像是擔任過學生會成員的.暑假去合宿的時候好像也在車上提到過.

要是學生會成員的話,應該是能夠輕易拿到內申點和推薦資格的.(譯注:內申點表示各科成績的分數,每學期每科滿分為5分,三年的分數對升學有重要影響.擔任學生會,學級委員會成員有加分)說實話,初中生進入學生會的有一半都是瞄准這個而去的.還有一半是受到動漫的影響而對學生會懷抱著憧憬去的,結果真正體會時才發現完全不一樣,因而相當失望.

「你畢竟是個笨蛋,與其一考定輸贏,不如考慮一下特長生選拔之類的途徑比較好吧」

聽到這話,小町無畏地笑了.

「呵呵呵,哥哥,……因為小町是個笨蛋,學習成績很差的哦?」

這家伙一臉驕傲地說什麼呢…….

就在我驚訝的時候,小町就像被自己的話傷到了一樣,哽咽地說道.

「所以評定需要的分數還不夠啊……」

然後就哭崩了.哎呀真是自作自受啊.不過,還是姑且有以推薦為目標來做的啊…….

但是,悶悶不樂地沉溺于過去可不是比企谷家的做派.我也已經將許多的過去舍棄掉了.當然,作為比企谷家最終交流武器的小町也很好地繼承了這一點.迅速抬起頭來,一臉若無其事地繼續說道.

「哥哥也只是定期測驗的排名好,如果能拿著推薦去不是更好嗎」

「哼,真是傻瓜.我的上課態度這麼差,在老師心中的形象也很糟糕啊.那種東西我一開始就沒想要過」

為什麼我能一臉自豪地這麼說呢.看來這深夜的謎之激動仍然沒有消失啊.聽到這話,小町一邊說道「原來如此—」,一邊點點頭理解了.唔,那態度好像有點奇怪啊?哥哥有點傷心哦?

不過,被人理解也是沒辦法的.上課態度和形象自不必說,實用性科目更是慘不忍睹.主要的五門學科的定期考試我都還能應付過去,但是其他的體育,美術,音樂,技術家庭科就無能為力了.這已經是老師喜歡的家伙才能獲勝的惡魔系統了.然後,如果老師成為了某個特定社團的顧問,他會對社團成員有明顯的偏愛,而可愛的女孩子和仰慕自己的學生分數則會極高.因為我不是能夠在這種環境下生存下來的惡魔幸存者,所以這四門課我基本都放棄了.(譯注:捏的是『女神異聞錄:惡魔幸存者』)

總務高是升學學校,如果要得到推薦的話,九門科目總共估計要拿到40分.所有科目拿五分也才45分,門檻相當高啊.嘛.而且我一開始就沒想過推薦啊…….

與其做兩年半品行端正,注意成績通知單上數字的人,不如拼命往死里學習效率還比較高.

不同于畫風質量的差異將對動畫質量產生決定性的影響那樣,通知書上數字的差異對測試不會產生決定性差別……這點讓我來告訴你!

也就是說,結果比過程更重要.

「嘛,考試能拿到好的分數就好.加油哦」

因為要拍小町的肩膀還有點距離,所以我只是將馬克杯輕輕拿了起來.然後,小町也稍微拿起了一下馬克杯作為回應.

「嗯,我會加油的」

我的無聊話語能讓小町有一點點干勁就好了呢…….

那麼,接下來在房間里優哉游哉地看書看到睡著吧.我一口氣喝完剩下的咖啡,進廚房里把馬克杯沖乾淨放好.

「那麼,我去睡」

就在我說話的那一刻,小町一下子站了起來.

「好—!開干咯!哥哥!」

「哎,開干是指什麼?」

夜戰?是夜戰嗎?哥哥現在可打算睡覺了的…….

卡拉庫瑪無奈地打了個哈欠,伸了伸懶腰離開了客廳.

× × ×

桌子上堆了一大堆參考書和往年的問題集.時鍾的短針已經轉到十二點了.但小町還想學習.

小町特意回自己房間里拿出來了整套的學習工具.我一邊看著一邊倒了今天的第二杯咖啡.

桌上混雜了好幾門學科的書,雖然還是和往常一樣一副無法學習的孩子的樣子,學習也無甚進展,但是動機和以前相比稍有不同.

小町一副干勁滿滿的樣子緊緊地握著簽字筆.

「哥哥,小町注意到了.就像剛才說的數學測驗一樣,學習是有竅門的」

「哦,進步很大啊」

倒不如說為什麼至今一直都沒注意到呢,或許出人意料地大家都是這樣.就算上課傳授了知識本身,也沒有傳授學習方法和記筆記的方法啊.即便是上同一個老師的同一門課,注意到這一點或許也能跟其他人拉開差距.

小町現在正在探索的階段.

「背誦其實也是有竅門的吧?」

聽到這問題,我想了想自己的學習方法.啊,有些頭緒呢.但是,因為可能會被一些人說是惡心,不太想說出來啊…….

「嘛,有是有的,不過只是適合我的方法而已.不知道適不適合你的哦」

「不,肯定適合的!」

小町不知為何充滿信心地斷言道.

明明已經含糊其辭地回答了,但是小町這麼說了之後也沒辦法再敷衍下去了.她那閃閃發亮充滿期待的眼神正看著我,只能實話實說了…….

「背誦的訣竅啊…….接下來我說這些你要好好記住哦」

「具體點!」

小町嚴肅地說道.哦,哦…….怎麼,你是我上司啊?說明或者演講都要事先把要講的東西好好想清楚,才能說得有條有理啊…….

我將手邊的曆史書啪啦啪啦地翻了起來.

「是啊—…….比如說,這個世界史」

翻開的部分是近現代史.小町把椅子挪到了我的身邊.手臂是緊貼著的距離,臉更是挨得非常近.這麼麻煩很難說明啊……,無所謂了.

「曆史事件是通過發展的軌跡來記憶的」

「哦,通過發展的軌跡來記憶?」

小町一副不是很懂的樣子重複著我的話,雖然這樣的方法經常聽說,但是如果不仔細說明具體做法的話,要掌握這個概念或許還是挺困難的.

我咳了兩聲清了清嗓子,用低沉而滑潤的聲音說道.

「在很—久很久以前,某個地方有個蘇聯醬和美國醬……」

「哎,什麼,哥哥你怎麼了」

小町一臉受不了的樣子看著我.一下子就把椅子拉得遠遠的.就像我突然說了什麼很惡心的事情一樣.你丫這家伙.明明是你叫人家這樣說的.

「你閉嘴給我聽著.我告訴你背誦方法」

「嗯,嗯……」

小町挺直了腰板,一臉認真地望著我.但是,聽是聽著,椅子還是離得那麼遠,哥哥有點傷心啊.

我強忍悲痛,含淚說道.

「蘇聯醬是一個冷酷的美女蕩婦,美國醬則是可愛又開放的蕩婦」

「蕩婦嗎」

「蕩婦」

盡管我如此斷言,不過只是虛構的角色應該沒什麼所謂吧.如果我被CIA或者KGB滅口了的話這發言可能就是原因了.(譯注:CIA(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是美國中央情報局,KGB(Комитет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ой Безопасности)是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即克格勃,都是情報機關)

問題是這是兩個蕩婦所構成的故事.接下來很重要.

「兩人在同一個班里,都是人氣王最有實力的競爭者.她們都想站在第一的位置,因而互相仇視著」

「真常見的故事呢」

這是常見的故事啊……,女生真是可怕啊.雖然我想隱藏自己的動搖,但是說話的聲音或許還是有一點顫抖.

「……算是吧.要進行表面上的對立卻由于周圍的視線,或者說是因為男生的目光,要做到是很困難的.所以,蘇聯醬和美國醬進行了高程度的情報戰,成立陣營進行爭奪」

「情報戰……」

小町感慨頗深地嘀咕道.

「沒錯.就是說『那個人和打工處的大學生交往哦~』之類的,『不和我們打招呼的~』之類的,『C85的奈葉全都賣光了』之類的話」(譯注:CM中的魔法少女奈葉周邊每次都很快賣完,于是為了能夠有更大幾率買到,近年來有人在2ch和Twitter上發布「奈葉賣完了」的假情報)

「也是常見的故事呢……」

這也很常見的嗎.真是夠了,別再注意小町班里的話題.繼續集中精力說明.

「這就是共產主義國家和資本主義國家之間的爭斗,也就是冷戰」

似乎是聽到了熟悉的單詞,小町「嗯嗯」地點了點頭.說到這里都能明白的話,就繼續往前進行吧.

「而且,在進行這種爭斗的同時,蘇聯醬和美國醬都握有能將對方消滅的重大秘密.雙方都握有對方的弱點.這點你怎麼看?」

「沒辦法對對方下手……」

「沒錯,雖然這樣可能消滅對方,但是自己也可能會遭到報複,遭受毀滅性的打擊.這樣做的話整個班級崩壞也是很有可能的.在現實曆史當中這個弱點就是核彈」

雙方都有破壞對方的方法,而且雙方對此都有正確認識的狀態.這叫做相互保證毀滅.

「大概就這樣的感覺」

「哦哦…….好像懂又好像不懂……」

雖然一席關于冷戰的話已經講完,但小町的反應有點微妙.不過現在重要的不是冷戰的內容,而是記憶方法的問題.

「嘛,我已經非常簡單地說明了啊.不論是擬人化還是什麼的,曆史系的科目都要根據曆史流動的軌跡去記憶.首先構建一個骨架,再將知識作為肌肉附著上去,這就是記憶的方法.單單是靠含糊地記憶術語效率是很差的」

使用這種方式可以記憶曆史事件,在回答論述問題時也可以通過藤蔓式的方法引導出答案.這是我推薦的學習方法.嘛,雖然是推薦,不過我也沒有小町以外的推薦對象.

小町「哈—」地開了口,似乎是慢慢明白了,重重地點了點頭.

「最重要的,是把教科書輕小說化對吧!」

「大概就是如此.我的做法只是其中一種,你也用你的做法來做就好了」

說明完後,我終于可以回房間睡覺了,于是我伸了一個大懶腰,在擠出的眼淚中,印襯出小町迅速轉筆的身影.

……嘛,就再稍微陪她一下吧.

在寂靜的房間里,響起了簽字筆沙沙作響的聲音.小町不停地翻動著頁面,拿起橡皮,偶爾還奮力地用馬克筆畫著什麼.

「小町,能及格嗎……」

小町沒有停手,說道.

「不知道呢.……如果能及格就好了」

她並沒有對我的問題作出答案.這只是願望而已.

和以前上小學初中時在一個學校里的時候一樣,我們也不會特意在學校里聯系.畢竟不是什麼特別值得自豪的親人.盡管我或許對自己的妹妹感到自豪,但是也沒有炫耀的對象啊.

在同一間高中上學既沒有好處也沒有必要,但是如果小町希望考進來,那就這樣做吧.

小町停住了筆,目光從筆記本上移開了.就像是在眺望著不久後即將到來的未來一樣.

「……嗯,我有想做的事情啊」

「想做的事情?社團活動之類的?」

聽到我的話,小町稍微想了想.

「嗯—.……嘛,就是這樣」

「想進什麼社團?」

雖然學校有很多很多社團活動,但是最終都會休部吧……社團是相當多的啊……勞什麼侍什麼網什麼的.順帶一提,回家部可是一直在活動中哦?

不過,就算我問她她似乎也不想說出來.

「呵呵,秘密」

小町豎起了食指,閉上一只眼睛說道.真是讓人可愛到火大的動作啊.

「如果是侍奉部的話就算了吧.那個,不知什麼時候可能就會沒了」

「哎,是這樣的嗎?」

小町就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直直地盯著我.剛才那一直露出笑臉的氛圍一下子就消失無蹤了.

剩下的只有深夜的寂靜.

我用咖啡將喉嚨深處纏繞的話語沖到了胃里.將話壓在心底後,我開口說道.

「我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進去的,由比濱也是如此.嘛,雪之下就不太清楚…….所以啊,一旦發生什麼事就會立刻消失的吧」

這是只有三個人的社團.而且都已經是二年級生了.雖然和運動部不同沒有明確的退部時間,但是這個社團只可能在我們畢業之前的這段時間里存在.時間以外的因素也可能會輕易讓它瓦解的.

這原因會是什麼呢.

小町拿過咖啡一飲而盡.然後露出痛苦的表情.

「哥哥.……發生什麼事,是指什麼?」

「……誰知道呢」

我笑著敷衍過去了.

大概我也注意到了吧.極為有自知之明地.

雪之下雪乃,比企谷八幡,由比濱結衣.這三個人的社團活動總有一天會結束的.我們的立場,成長環境,性格都有差異,我們之間的關系總有一天會斷裂的.

這不僅僅是局限于我們三個,本來人與人之間的羈絆就是脆弱的.大概比我想象中的還要脆弱.

回過神來,我的視線落到了咖啡之上.在黑色水面上游移不定的漣漪中映襯著一個更加灰暗的瞳孔.

「哥哥?」

聽到小町的聲音,我下意識地回答道.

「我在聽.剛才你說什麼了?」

「根本就沒聽嘛……」

小町呆呆地說道.可是,很快又重打精神,握起了簽字筆.

「之後啊,小町必須努力考進總武高!」

「嘛,無所謂了.加油吧」

我忍住笑聲,將杯中的咖啡一飲而盡.

一天,八幡和結衣用手機交談.

結衣:呀哈啰!(= ゚ω゚)ノ

跟中二聯絡了嗎(・.・;??

八幡:聯絡了.

結衣:Σ(゚д゚|||)才三個字!?

好短!

八幡:這麼說足夠了吧

結衣:還能說更多一些吧((((( ;゚Д゚))))))

還有,至少用些顏文字啊>.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二卷 第五章 再次,比企谷八幡返回原本的道路.     下篇:第二卷 第五章 再次,比企谷八幡返回原本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