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果然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搞錯了(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果然有問題) BD特典 6.5卷 3.綜上所述,比企谷八幡有些預感.  
   
BD特典 6.5卷 3.綜上所述,比企谷八幡有些預感.

午休的教室里,人比平常多.去買午飯的人也陸陸續續回到教室里來了.

我也是其中之一.

我把買到的面包從紙袋里拿出來,放在桌子上.雖然一直以來我都會拿到更寬敞的地方去吃,但是今天卻沒有這麼做.

窗戶上有水滴流下來,陽台的扶手上也落下了雨絲.

這場雨從早上開始一直下,雨勢沒有增大的跡象,也沒有停止的跡象,只是淅淅瀝瀝地一直落下著固定數量的雨滴.

這既不是秋雨也不是秋冬交替所下的陣雨.這種不徹底的降雨看了就讓人感覺有些涼意.

但是,在教室里就更加寒冷了.

教室的前方傳來了讓人以為是雨飄進來了一樣的陰郁氛圍.

看來今天悲劇的相模劇場也在絕贊營業中啊.從在班里算是位于前排的我的座位上也能清楚看到.

新的表演節目,似乎是叫做『聽到在意的某人勸說之後一下子當了體育祭運營委員會會長,不知為什麼又被某個煩人的家伙罵了啊』的首次公演.標題好長.要怎麼省略好呢.

相模擺出一張異常灰暗的表情.有一個女生和她面對面坐著,還有一個女生站在旁邊擔心地看著她.

「所以,他好像是拐彎抹角地叫我別干了……」

「那是什麼,太過分了吧?」

我的身體一瞬間感覺到她們看了我一眼.喂喂,別老是時不時瞄我啊,我會以為你們喜歡我的哦.

感受嘲笑和蔑視的目光是孤獨人士必須裝備的標准能力.孤獨是以全世界為敵的存在,日常生活就是戰場,所以為了保護自己的性命和精神,必須掌握這些技能.這和高手能夠感受到殺氣和人的氣息是一個道理.是不是有點不對呢.不對嗎.

即便事前就已知曉,還是只能采取防禦態勢.就正如外面下的雨一樣.知道下雨的話就可以准備好一把傘.嘛,不過就算是有傘也可能會被淋濕呢.

「我也干得並不出色,抱歉,但是啊—」

「才沒有那種事~.錯的是啊—」

相模的低氣壓仍然在繼續發威.勢力在持續增強,受災面積擴大到了其他區域,連周遭通過的人都受到了牽連.

「哎—呀—,下雨真糟糕啊.去趟小賣部就淋得像個落湯雞了」

被牽連進來的是戶部.他似乎是接受懲罰游戲出去買東西,兩手正捧著面包.

當他一如往常大大咧咧地走到教室前面的時候,被低氣壓卷了進去.

「啊,喂,戶部君,你聽說了那些話嗎?」

「哎,什麼,怎麼了?」

戶部一邊打開裝面包的紙袋,一邊問道.那個女生偷偷靠近戶部的臉.……啊咧?看著她的臉有點紅,不會是其實想說喜歡戶部這類超無聊的話吧?可惡啊,戶部…….

我用充滿殺意的直死之魔眼盯著戶部,此時戶部突然身體大幅度向後仰,拍了拍額頭.(譯注:直死之魔眼是『月姬』及『空之境界』中兩儀式和遠野志貴所擁有的超能力,可將萬物殺死.)

「嗚哇.出現了.比取谷君真是太過分了」

「等,等一下!戶部君聲音太大了啊……」

就在我以為戶部的愛情故事將就此突然拉開序幕時,才發現這擔心是多余的,話題的中心果然是我.變成話題中心的人氣者真是不妙啊.

「呀—,但是這可糟糕了啊.不,比取谷君不應該做那種事啊—」

咕,還在講剛才的話啊…….同樣的話不要說幾遍啊…….

戶部似乎是想就此加入話題,將紙袋放在了旁邊的桌子上.

……這樣好嗎.你不是被人使喚去買東西的嗎.

正當我這麼想著,果然.

聽到了窸窸窣窣的手指敲桌子的聲音.

看來是一股超高氣壓向著低氣壓的中心逼近過來了.

回頭瞄了一眼,只見三浦一臉焦躁地站在那里.從她微微瞪視的眼瞳深處似乎能看到熊熊燃燒的火焰.

所以說你很恐怖啊…….

「喂,喂—!小戶,快過來快過來!」

感覺到三浦有些不高興後,由比濱連忙招手.注意到的戶部也揮了揮手.

「啊,我現在過來.……抱歉,有人叫我,我先失陪了」

「啊,嗯」

這麼說著,低氣壓團體干脆地把戶部解放了.她們是只要能說上話就算不是戶部也沒關系呢,還是在顧慮著背後瞪著的三浦呢.嘛,可能兩者都有吧.然後,這態度讓三浦更加焦躁了.

「抱歉」

戶部一邊說著一邊把面包一字排開,葉山等人都說著『辛苦了』,『謝謝』之類的話,只有三浦一臉不高興地眯著眼睛.

「好慢」

三浦無法隱瞞焦躁地說道,但是選包的時候心情似乎稍有好轉.當她把巧克力螺旋面包拿到手的時候,她好強地笑了.肚子餓了嗎?

可是,我也不能一直看著別人.你看,由比濱好像有點在意地偷瞄著我.

趕緊吃完面包去圖書館吧.

我和由比濱在教室里幾乎不太交談.至少沒有在周圍有其他人的時候交談過.

盡管我們並沒有明確約定過,但是最近已經變成一種默契了.這並不是沉默的要塞.(譯注:『沉默の要塞(On Deadly Ground)』是1994年上映的一部美國電影,中譯『極地雄風』)由比濱似乎也察覺到,自己不和對方說話,對方也不會主動過來說話.

嘛,從相模她們的對抗姿態來看,我們的行動有可能會刺激到對方.在下雨的時候就沒有必要特意去求雨了.

能夠保持這現在種狀況是由比濱的能力使然吧.在群體內能夠讀取說話氛圍的能力真是不錯.由比濱或許適合去當服裝店的銷售員.

不過,要求由比濱以外的人擁有這種能力就不太現實吧.

有一個人影突破了我不想被搭話的氣場,走了過來.……喂喂,不會察言觀色的話在現代日本這個村落社會中可是活不下去的哦?作為人而言可是很糟糕的哦?

雖然是這麼想,不過如果不是人的話就沒問題了.

「八幡」

戶塚啪嗒啪嗒地靠近我.

天使的話就沒辦法了.那是根據和人類完全不同的法則生存的.可以說是在大雨中不打傘翩翩起舞的人,這就是自由吧.(譯注:這是德國著名戲劇家歌德的名言)

「怎,怎麼了?」

「嗯,沒什麼.只是覺得八幡在教室里很稀奇而已」

戶塚說著,在我的桌子上放了個面包.這,這是什麼,是給我的誘餌嗎?就在我這麼想時,戶塚把隔壁桌子旁的椅子拉到了我旁邊,坐了下來.

就在我溫柔地望著戶塚時,他卻有點呆呆地抬頭看著我.

「怎麼了嗎?」

「唉,不,沒什麼……」

那個,為什麼我和戶塚會面對面坐著,一起吃面包呢.這樣下去我會把我吃的面包和戶塚的面包混在一起然後變成面包啪嗒啪♪的狀態哦?(主要是我的頭)(譯注:捏自NDS游戲『歡笑面包房(ぱんぱかぱんやさん)』,是一款面點制作教學的游戲軟件)

在這種狀態下戶塚接近我的意義只有一個.我調整了一下呼吸,用相當不錯的聲音對他說道.

「……那麼,一起吃吧」

如果這時候戶塚說「哎……我並不是想這麼做的……」的話我保證不會再來學校了,不過戶塚非常精神地回答道.

「嗯!八幡總是去外面吃飯,我白天也一直要練習,所以總是沒機會一起吃飯,偶爾一起吃也不錯呢」

和戶塚那舒暢的笑容完全相反,我的內心好像下著梅雨一樣…….

內心得到雨水的滋潤,已經產生了透明質酸的效果了.滋潤成分是咕嚕咕嚕咕嚕咕嚕氨基葡萄糖哦!(譯注:『ぐるぐるぐるぐるグルコサミン』是世田谷自然食品的廣告歌,其產品可以治療關節疼痛)

……雨真是太棒了!干得好,低氣壓.

我的內心正在感謝著上天的恩惠,戶塚的目光則落到了手邊.

「而且啊……」

戶塚停止了擺弄紙袋的動作,小聲地繼續說道.

「看你好像不太精神……」

「……」

突如其來的話語讓我沉默了,戶塚忽地抬起頭來,直直地看著我.

「雖然我不能做什麼…….但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

然後我總算察覺到了.戶塚是在擔心我.

班里的情況是這樣,尤其是相模她們以如此露骨的態度向外廣為宣揚這件事.不管多麼不諳世事,戶塚也會注意到的.

然後,我的態度恐怕也和往常不同了.

即便我想淡然面對,仇恨值也會無意中積攢起來.接著便會很自然地從態度中表現出來.盡管我自認自己並不是會將壓力收在心底的性格,但是也並不是毫無感覺.

就像水滴石穿那樣,總有一天會到達極限的.

所以有時候,通過那不經意的心血來潮的溫柔,注意到了這一點時,會讓我非常想依靠上去.

可是,如果被依靠上去會很困擾的話.我會感到很困擾.

我不想讓溫柔的人背負上如此沉重的負擔.能夠無條件依靠的就只有家人而已.

我無法對其他人發出希望幫我分擔的請求.我也不知道應該如何去請求別人.現在要學會這種方法非常難,而且與其帶著罪惡感依靠他人,不如我自己獨自承受還比較快樂.

戶塚的話語,擔憂和溫柔,就像連綿陰雨中的一縷陽光.

可是,比起呆在陽光之下,我更願意成為在雨中歌唱跳舞的孤僻之人.

「……抱歉,讓你擔心了.不過,沒什麼問題」

我帶著自嘲而卑微地,但是聲音卻並不失落地,笑著說道.盡管我的言外之意是不需要他繼續為我擔心,但是卻不能讓現在的戶塚就此放棄.

「那就好了…….不過聽說體育祭的准備很麻煩……」

「體育祭?」

戶塚微微笑著說道.

突然出現的單詞讓我眨了眨眼,戶塚困惑地歪了歪頭.

「唔,八幡正在體育祭的委員會工作吧?所以我想你是不是累了所以沒有精神……」

咳咳,是說體育祭的事嗎,對呢,是啊,肯定是為我在班里的處境擔憂呢.

這種自我意識過剩是怎麼回事.讓我想殺了自己啊…….將細微的擔心往深處解讀,哎呀——!真是的!

就在我自食苦果的時候,戶塚撫摸著我的背部.

「八,八幡!你沒事吧?」

「嗯,嗯……只是吃面包有點噎著了……」

我帶著咳嗽說出了敷衍的話語.戶塚一臉困惑地望著面包.

「你還沒開始吃呢……」

「是唾液,那個,口水啊……」

「肚子那麼餓了嗎?那快點吃吧」

「嗯……」

沒錯,人類意外地對其他人的情況是漠不關心的.自己已經深刻認識到了這一點,這些事情都是常有的.

……嘛,戶塚有時候會不介意這些障礙吧.因為大家都把戶塚當作是吉祥物啊.可愛系的男生很容易被男生和女生玩弄,于是就會有一種不想讓他觸碰到這些陰暗面的傾向.這對他本人來說也不知是好是壞呢.

但是,無論怎麼解釋,我讓戶塚擔心了這一事實是無法改變的.那麼,無論說什麼結論都是不會改變的.應該作出不讓戶塚擔心的行動.

我帶著複雜的感情啃完那不勒斯面包卷,用茶水送了下去.

「嘛,體育祭無需在意.我會注意分寸的」

「是嗎,八幡的話肯定沒問題的!」

得到如此天真無邪的信賴真是困擾啊.

怎麼樣?聽到這樣的問題回答「啊,沒關系」是孤獨的人的習慣.因此而遭遇很悲慘的事情也不稀奇.現在我已經會下意識地說這樣的話了.

「不過,看起來有這麼麻煩嗎」

「嗯……,網球部已經有好幾個人去幫忙了,該怎麼說呢……」

戶塚此時有些含糊其辭.他是不喜歡說別人壞話的性格啊,這一點跟我恰好相反.也就是說,我和戶塚的相性相當不錯,只能結婚了啊.不對.

最重要的事情不是這個,而是從戶塚說不出口的程度來看,網球部借來的運營委員對首腦部肯定沒有什麼好的印象.

「嘛,在體育祭結束之前就麻煩大家了,網球部也是」

「完全不必在意.話雖如此,雖然我沒辦法做點什麼……」

「不,只要借幾個部員給我們就足夠了.而且,我也做不了什麼」

「那不還是不行嗎」

戶塚稍微愣了一下,「啊哈哈」地笑了.看到他這樣毫不在意地笑了,我也感到暢快了.

可是,還有一件事不能讓人感到暢快.

聽戶塚這說話的口吻,在周末的社團活動中運動部已經多少散布了一些負面印象了.

也就是說,不難想象現場班的人心中的仇恨值還會繼續拉高.

在談論人物不在現場的時候,他們肯定會忍不住謾罵起來的.

網球部是由個性溫厚的戶塚當部長,從這一點中可以得知,網球部還是校內相對比較和平的社團.在他們之間的評價都不好的話,其他運動部的反應就更是可想而知了.

修複關系,巡前輩雖然這麼要求,但我覺得這絕不是簡單的事情.更不用說是由相模出面去做,更加無法樂觀看待了.那樣的話我的工作又會額外增加一份了.而且與其說是為了相模,不如說是因為相模的錯導致我的工作增加,這也是不小的壓力.

一想到我那灰暗的未來,我就不禁深深地歎了口氣.

「但是,我也很期待今年的體育祭哦」

聽到聲音抬起頭來,看到的是戶塚開朗的笑容.戶塚兩只手拿著粗切法式面包卷大快朵頤.好想喂他.

我一口咬下面包.雖然對戶塚有些抱歉,不過還是希望他不要那麼期待.

「大概這次也不會和往常有什麼不同哦.學校活動的話每次都是這樣的」

「是嗎?我覺得會比去年更快樂哦.你看,去年啊……」

後面的話漸漸消失了,戶塚輕輕低下了頭.彩加醬這是怎麼了啊.怎麼突然表情變得如此灰暗,我不可思議地問道.

「發生什麼事了嗎?」

「那個…….因為我被迫穿上了奇怪的裝扮……」

這麼說著,戶塚的眼中漸漸失去了光彩.哎?有這種事?去年發生什麼了嗎……我完全不記得了啊,因為我去年不是沒有參加校園祭嗎?

去年,體育祭,奇怪的裝扮……,哎?cosplay?

「哎,戶塚參加了那個?」

戶塚點了點頭.

「被前輩強迫的……」

戶塚的聲音就像蚊子般細小.被前,前前前前前前輩,強,強強強強強迫什麼的,這是多麼熾熱的展開啊(主要是在薄薄的本子里).可是,我決不允許,強迫什麼的不是職權騷擾麼.如果不是雙方同意之後進行的機器人戰斗是不行的.(譯注:捏自『徽章戰士(メダロット)』,其中在進行機器人戰斗前必須雙方同意才可開始)

話說回來,為什麼我會不記得呢.沒有人給我看照片嗎?不過就算別人有但是因為我沒有朋友所以借都沒辦法找別人借,真是遺憾啊.

我雖然在內心得出了結論,但嘴上還是難掩遺憾地說道.

「我完全沒印象啊……」

「……不記得也好啊」

戶塚別過臉說道.

他穿的是什麼衣服呢…….如果是女仆或是護士裝就太普通了.穿水手服對學生而言也沒什麼意外.也就是說是旗袍?就個人而言,比起敞開胸口的服裝,開叉開得高的服裝更加適合戶塚啊.你看,把頭發包成團狀—

不過再等一下.

這里用旗袍反倒會映襯出戶塚少年的一面,也未必是這種選擇.倒不如說,那樣子反而會讓他顯得更加可愛.

我直直盯著戶塚.

「到底是什麼服裝呢……」

「真是的!都說不能想了!給我打住!」

戶塚「咚咚」地敲了敲桌子,打斷了話題.他嘟著嘴更加生氣了.

「啊,不,可以作為今年的參考啊」

雖然我找了個借口,但戶塚扭過頭去一下子不說話了.生氣的樣子也好可愛.無論什麼時候都必須說「太好了來找吧」呢!

可是,我並不是愛少女八幡娜.要說的話我應該是哀戰士啊.(譯注:捏自動畫『愛少女波麗安娜物語』,「太好了來找吧」是主角波麗安娜的口頭禪)

我知道戶塚並不喜歡別人把他當作女孩子.果然不能讓別人討厭我.話說回來,他會再一次面向我嗎?就算心里碎碎念,戶塚還是不看著我.

相互沉默了一會兒,戶塚像是要問我一樣偷偷瞄我幾眼.那樣子就像松鼠一樣.不禁讓人想問上一句「我欺負你了?」

「我想去買些甜飲,戶塚要嗎?」

「不了.不要了」

「那,那個呢.咖啡要嗎」

根據過去的經驗來看,戶塚意外地很喜歡喝咖啡的.

相互之間尋找一個台階下.本來談判就是這樣進行下去的.嘛,只有雙方都有談判的意思談判才有可能成功.

所幸戶塚好像也有這個意思,猶豫地點了點頭.

「……咖啡的話」

戶塚說完後害羞地微笑了一下.我雖然也跟著想笑出來,不過還是忍住了.因為大概那不不會是笑容,而會變成陰笑啊.

「那,我去買一下.」

「啊,嗯.走好」

我站起來向戶塚輕輕揮了揮手.

平常雖然沒有和戶塚一起吃過午飯,但是像這種流動性的關系也並不壞.這種非強制的愉快關系也挺好.

看起來好像是雨天限定服務啊……要是每天都下雨就好了.

× × ×

走出教室,午休的走廊非常熱鬧.似乎是因為不能到戶外去,走廊比往常更加喧鬧.雖然有一部分家伙頭腦發熱居然玩起了捉迷藏,但是也給出入各個教室的學生帶來了生氣.……下雨好煩啊,要是溫度能再降兩度就好了.

在靠近二年級學生的教室門口的時候,我感受到了一股粘著的視線.周圍走過的人全都強擠著笑容的樣子的感覺,在濕氣的配合下,讓人感到非常不快.

這個學校的學生似乎有一種牆倒眾人推的錯誤傾向.醒目的是惡人,惡人則必定會醒目,必然成為遭到差別對待的對象.

這里最重要的,是不卑不亢.只要不承認失敗就不會失敗,只要不把問題當問題,就不會有問題.

在接受失敗的那一瞬間才是對自己最大的攻擊.因為正義必勝這樣的固有觀念,失敗者則必定是惡人.對罪惡來說,無論如何打擊都是正確的.

這是學校和社會的鐵則.

低層人和失敗者是被大家討厭的,因此打擊是理所應當的.學校正是處在長期缺席審判的狀態.

所有人都是原告,所有人也都是被告.所有人還是檢察官,律師和陪審員.不僅如此,下達判決的法官也是所有人.結果,所有人都一直被「大家」這個概念束縛住.

恐怕解放束縛的日子永遠也不會到來.

或許現充們會興高采烈地跟別人去玩,也是為了逃避缺席審判.似乎是為了防止自己不在的時候被別人背地里放冷箭的預防措施.

我無視貼近的視線,偶爾回過頭以可怕的目光作出威嚇,來到一樓的自動販賣機前.

雖然我是來買甜飲的,但是千葉縣人民所說的甜飲,主要是MAX咖啡.我將零錢扔進去,按下那個黃黑相間像是黃蜂一樣的按鈕.「咔嚓」一聲拿到第一罐飲料後,我開始思考起來.

接下來要為戶塚買咖啡啊.

嘛,要說千葉縣民所喝的咖啡,就是MAX咖啡了.MAX咖啡太萬能了.

就在我毫不猶豫地將手伸到按鈕前時,聽到背後傳來輕快地腳步聲.似乎是有人要跟我買一樣的飲料,或者是來買甜點的.

我從出料口拿出MAX咖啡的罐子,迅速地退到一邊.對不妨礙別人我還是很有自信的.

可是,那個腳步卻沒有繼續往前走.

這是怎麼回事,是在猶豫要不要再靠近我一步嗎?我這麼想著向他望去.

然後,我看到了一臉苦笑的葉山隼人.

葉山確認到我沒什麼想說的,輕輕點了點頭,向自動販賣機走去.然後猶豫了一下要買什麼之後,選擇了黑咖啡的按鈕.哦,在我面前買MAX咖啡以外的咖啡,真是相當的挑釁啊.

我「咔嚓」地打開拉環,就連葉山接下來的話也似乎也有些挑釁的感覺.

「……好像進展得不是很順利呢」

「啊?」

這是想吵架嗎,是想抗議嗎,盡管這話的含義有點不太清晰,但是如果了解葉山隼人這個人,就知道他是發自內心的擔心.不煽風點火是他的處世原則.

「只要有人就會有麻煩,這很自然吧」

對我來說,不,大概對葉山來說是理所當然的.尤其是執行委員和運營委員這些拼湊出來的團體之間還能關系良好才更稀奇.單單是人數本身就可以爭上一番了.我哼笑著對葉山說「現在還問這個啊」時,葉山卻沒有笑.

「不是說那邊,我是說班里的事」

我還以為他是說體育祭運營委員會的事情,看來不對啊.班上的話也就是說是跟相模有關的事嗎.大概三浦也同樣關心著她吧.

但是,無論是哪個,都是一樣的.

「那答案也是一樣的」

結果,問題的本質並沒有改變.重要的是,重點是在人能否順利工作這一點上.畢竟人際關系就是麻煩.無論是宏觀上還是微觀上,做的事情都是大同小異.

所以,對它們的答案都是一樣的.

「一旦心生芥蒂,就難以再恢複原狀了」

葉山似乎無法理解我的回答,他沒有去喝已經打開了的咖啡,只是向我送來責怪的視線.

「……是,嗎」

「是吧」

我說完這話,轉身打算返回教室時,背後傳來了聲音.

「體育祭的事情,抱歉」

「哈?」

我回過頭去,葉山的目光微微下垂.

「因為我太輕率地勸相模同學了……」

「不,本來我就決定對相模做那樣的事了.就算你不拜托我也會做.倒不如說,省了我的功夫真是幫了大忙了.所以這跟你沒有關系」

要是眼前出現爭吵,葉山總會出來勸架,這似乎是葉山的本性.這次我只是很好地利用了這一點而已.對我道歉是不合理的.

「可是,我也贊成相模當委員長的.有什麼問題我都會幫忙的,請盡管說」

「啊,嗯……」

要說有什麼問題,也不是僅僅是有這麼簡單.

就在我打算說出來的時候,葉山察覺到這一點,爽朗地笑了.

「社團方面我也稍微聽說了」

哈,已經泄露風聲了嗎.戶塚都在擔心,葉山會知道也是理所當然的.

可是,這是比想象中更加沉重的打擊.

對于由葉山這種絕對的超凡魅力的人所統領的足球部都是那副鳥樣,從足球部和男子網球部部長的性格來看,部員應該都是一些溫厚的人.

也就是說,其他社團活動的情況會更加惡劣.之後甚至可能會是一副拒絕合作的態度.在背地里搬弄是非團結眾人的同時,也會統一大家的意見.最後拘泥,固執在統一的意見之中.在獲得全體人員的意見和同意之後立場就會更加堅定.

這時候,將葉山這張牌打出來也是一種選擇.

借由葉山這個意見領袖,進而獲得他所統領的足球部的支持,可以使體育祭順利地運行下去.

但是,這樣只是提高了葉山自身的名聲,而不會提升相模的評價.這和文化祭的時候由雪之下實質上擔任委員長時精明能干的表現所得到的結果是一樣的.

……嘛,相模自己也會對葉山的出手相助感到高興吧.

可是,如果葉山和相模接近的話,三浦的心情就會更加惡劣,對三浦的顧慮會讓相模更加萎縮,班級的氛圍則會陷入不斷萎靡的惡性循環.她們的對立也是很麻煩的……

咦,等一下?運營委員會也是,如果獲得葉山的幫助的話,相模肯定會更加讓人厭煩,那樣的話也不得不考慮受到進一步的反對啊…….

無論是葉山還是雪之下,雖然是萬金油,但是要善加利用卻並不容易.這次必須以相模南為中心部署他們的行動才行.

在我心里擺出殘局,並且模擬各個人的行動之時,傳來了有些猶豫的聲音.

「怎麼了?」

看到我突然沉默了,葉山驚訝地望著我.

「啊,不…….嘛,那啥.應該沒問題的,不必擔心」

「……是嗎」

「嘛,要有什麼問題再說吧.就這樣」

我說完轉身離去.雖然葉山似乎還想說什麼,但是看到我不想聽的樣子,沉默地揮了揮手.

我在走廊里快速走著.

葉山對反相模,反委員會聯盟都是很好的王牌,但是又不能同時對二者使用.在相模和委員會對立的情況下,就難以發揮葉山能夠完美協調各方的特性.反而可能會引發新的火種.

首先,必須想辦法消除相模和委員會現場班之間的摩擦才行

為應對這個問題,今天的會議上也有一些對策.姑且做了一些准備.

但是,即便如此.

——一旦心生芥蒂,就難以再恢複原狀了.

自己曾經說過的話,緊緊地縈繞在我的內心深處.

× × ×

進入會議室的人們腳步都異常沉重.

只要想起那天解散時的所見所聞,就知道這是理所當然的.即便隔了雙休日,那種討厭的畫面不僅沒有消失,反而感覺自己似乎也身處其中了.

因為這樣,今天與會的人數和那一天相比有一點點下降,多數人都是准點,或者比開會時間稍晚到達.

為此,會議開始的時間比預定時間晚了五分鍾.

巡前輩一直注視著門口,但也偶爾會看一看時鍾.然後,對相模說道.

「相模同學,可以開始了……」

「……是」

雖然相模回答了,但是卻沒有站起來.

「我,我也一起……」

由比濱似乎是要催促相模想要站起來,卻被雪之下默默地制止了.在她的阻止下,由比濱不情願地重新坐了下來.

這樣就行了.

在那之後相模要做的是修禊的行為.這和其他人都沒有關系.相模應該難以忍受這種受眾人注目的恥辱.

相模深深吸了口氣,下定決心站了起來.如果時間再拖下去我們當中可能會有人站起來,她想回避這種事的發生吧.這樣的自尊心,應該說是虛榮心吧.那還真是相當強烈的虛榮心啊.

盡管相模站起來很慢,但是走路的腳步卻很快.

目標是會議室後面,現場班的主要成員坐的地方.

遙和悠子也坐在那里.

她們直直盯著走過來的相模.那份目光可能是汙蔑,可能是嘲笑,也可能只是單純的疑問.

相模去那里的原因.

由她自己說出來.

「那個,稍微借點時間可以嗎?」

遙和悠子聽到這樣的搭話,兩人面面相覷.她們交換了一下眼色後,一起抬頭望著相模.

「可以是可以……現在?」

「之後不行嗎?」

聽到反問,相模調整了一下呼吸.

「……現在比較好」

聽到這話,這次兩人沒有交換眼色,回答道.

「那麼,……請說」

「會議已經開始了,在這里說可以吧」

「……哎」

面對這順勢加上去的附加條件,相模語塞了.

然後,在和遙她們坐在一起的現場班成員中隱約聽到了微微漏出的笑聲.

另一方面,會議室里的其他人努力保持著沉默.只是靜靜地,一言不發地側耳傾聽著.

這正是修禊,以及制裁.

在眾人的環視之下,相模臉紅到了耳根,肩膀微微地顫抖了.

然後,一點一點地編織語言.

「那個,對不起…….我,只是一味想著,怎麼讓體育祭更開心……」

相模說出了道歉的話.

遙和悠子以及其他人都靜靜地聽著那緩慢而細小的聲音.

就像是將受罪之人游街示眾一樣.

但是,成為眾矢之的的人會變成被攻擊的對象是理所當然的.只要發生負面事情,將出頭鳥抓來攻擊,欺凌,嘲笑是社會的鐵則.因此,她們會要求相模當著眾人的面說出來.

剛才相模的話滿足這個需求了吧.

遙和悠子有點困擾地一邊擺弄著手指一邊說道.

「……沒關系.我們也滿腦子是社團活動的事,抱歉了」

似乎運動社團的人也都這麼想的,現場輕輕響起了「是啊」「嗯」之類的同意聲音.

多虧聽到了這些聲音,相模的話漸漸變得流暢起來.

「嗯.……那個,我啊.……果然還是希望大會能熱鬧起來,想要為此而努力.所以,如果能得到大家的幫助就太好了.……啊,當然,我也會盡量減少大家社團活動方面的負擔的」

相模堅定地抬起頭說道.與之相對,現場班的人反倒是微微移開了視線.

即便如此,她話中的含義或許已經充分傳達出來了,人們陸續回答道.

「……嗯,我們也會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的」

「謝謝.請多關照」

或許是話已經說完了,相模迅速低下頭,轉身回來了.巡前輩看著她的樣子,安心地舒了口氣.

「終于告一段落了啊」

她微笑著轉向了我,我也只得點頭.

「……是啊」

我將那如卡在心中的魚小骨一般的擔心硬是吞進了肚子里,說道.

只看表面的部分的話確實是已經告一段落了.從形式上來看確實是已經解決了.

但是再深入去想的話其中仍然暗藏玄機.

這是孤獨精英的壞習慣.

相模的話聽起來只是在為自己辯護的同時,以冠冕堂皇的理由指責對方而已,只是巧妙地利用遙和悠子以社團活動為後盾的解釋,引出她們的話而已.

真是討厭的想法.

不過,我心中討厭的想法往往都會不幸言中.有時甚至會有一種我是不是能預知未來的錯覺.

我一邊希望自己的想法偶爾會出錯,一邊靜靜等待會議的開始.

× × ×

等遲到的人都來齊後,會議正式開始了.

在平塚老師的注視下,最先說話的是巡前輩.或許是她對剛才突然將一切交給相模感到有些內疚.

「嗯,那麼會議開始了.首先根據上次會議的結果,我也考慮了一下改良的方案.雪之下,拜托你了?」

「是」

說著,雪之下站了起來.然後,掃了其他的學生會成員一眼,他們都迅速地換了個姿勢.不知何時開始已經對雪之下擺出了絕對遵從命令的姿勢了.

學生會成員們向每個人發了一張油印紙.

同樣手拿紙張的雪之下開始了說明.

「上次我們向有問題的各個社團詢問了各自的活動安排,然後重新組合了從現在到體育祭當天的日程安排.已經將各社團的日程安排考慮進去了,請大家確認一下」

聽了這話並看了紙張後,現場班的人發出了不知所措的喧嘩聲.似乎他們是因為看到了意料之外的東西而驚慌失措.

嘛,估計是認為我們是擅自根據自己的立場制定的吧.但是這一點也是在我們的意料之內.

「嗯,因為只是改善方案,如果還有什麼問題可以繼續調整.我也跟部長們說明過了,應該不會有很大的問題的……」

由比濱迅速附和道.如果是位居上位集體的她的話,應該可以簡單地和各個社團的部長進行合作,這一點大家應該都明白吧.

多虧如此,不滿的聲音逐漸消失了.……嘛,我覺得雪之下這個不是方案,已經是決定事項了.

「另外,千馬戰方面,為了能減少負擔,我們決定修改一部分的規則,並且將服裝簡化.這樣子估計可以減少作業量,人工降低上次會議時候訂下的作業目標」

雪之下繼續淡淡地說道.人工算是什麼.是像戀空一樣的東西嗎.那是忍空啊.(譯注:『戀空』是美嘉所著的手機小說,『忍空』是桐山光侍所作漫畫,經常有人把二者搞混,以為是一個人作的.在這里『人工(にんく)』和『忍空(にんくう)』讀音很像)

旁若無人的說明不如稱為威脅更合適.

雪之下新做的日程表,非常細心地將這次和上次的安排作了一個比較.不知是因為她工作勤快呢,還是因為太閑了才這麼干的呢.大概二者都有吧.另外,還很有可能附帶有不讓現場班的家伙再推脫搪塞的含義,性格也相當惡劣.

但是,似乎這樣做還是有意義的,現場班的人都遵從了這一安排.

雪之下環顧了一下寂靜的教室後,坐了下來.是打算之後就交給委員長了吧.

注意到這點,巡前輩催促相模道.

「那麼,接著上次的繼續說」

「是,是.那麼,以這新的安排表為基礎,來進行一下分工……」

我在旁邊一邊看著相模講話,一邊托腮思考起來.到目前為止仍然在控制之內.

會議中調整了有問題的日程安排,取得各個運動社團部長的協助.最重要的議題,千馬戰成本削減也搜集到了建議.

然後,相模和現場班核心成員遙,悠子了敲定折中方案.

在現在的情況下,沒什麼其他事可以做的了,將它作為修複關系的妥協方案應該是相當足夠了.

即便如此,我的眼睛還是為了找出一切不安定因素而擅自行動了.

我那總是假想最糟糕事態的負面想象力仍在持續運作中.

不過這樣做並不是要防止事態發生,只能在萬一發生這樣的事態後能夠作出緩解形勢的應對策略,連我都覺得可悲.

因為你看,這對于知情者和不知情者造成的傷害是不一樣的吧?比起自信滿滿地被打斷鼻梁,只是隱隱約約地覺得不太合理,受傷害的程度會小一些吧.將傷害降到最低,恢複原狀的時間也不需要太長啊.這是生活的智慧.

在會議室里正在嚴肅地進行分工.

乍一眼看去似乎沒有什麼大問題.

相模按順序把工作分配出去.旁邊是巡前輩.在另一端因為平塚老師銳利的眼神,也沒人吵鬧的.

並沒有看見表面上的爭吵.

但是在一瞬間我捕捉到了那副眼神.

那是在白板前登記姓名的遙和悠子,從相模旁邊通過的時候臉上沒有表情.在通過之後,兩人作出了相互點頭的動作.

「喂……」

「嗯……」

我聽到她們交頭接耳的聲音.或許她們是在談其他的話題,具體的內容不得而知.

嘛,畢竟剛才才道歉過的.她們和相模之間那種僵硬的氣氛應該不會演變成什麼嚴重事態的.

我停止了繼續觀察和臆測,靠在了椅背上.挺直腰板,椅子發出了「吱」的聲音.

我幾乎以靠倒椅子之勢靠在椅子上,扭頭看向後面的世界.

背後的窗戶上有水滴順流而下.

雨,還沒有停.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BD特典 6.5卷 2.所以,比企谷小町很努力.     下篇:第二卷 第五章 再次,比企谷八幡返回原本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