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果然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搞錯了(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果然有問題) BD特典 6.5卷 4.由比濱結衣出人意料地有人氣.  
   
BD特典 6.5卷 4.由比濱結衣出人意料地有人氣.

自那天會議之後又過了幾天,運營委員會總算開始運作了.

不過,倒不能說是非常順利.盡管已經決定對工作安排進行了變更,但工作效率卻反而更低了.

只要變更日程安排就能讓大家照此行動起來,這只是天方夜譚.

我們並不是機器,身體狀況不好的時候也需要休息.有時會突然有別的事情要做,有時會出現疲勞而需要休息的情況.

所以,現在雪之下便調整安排,讓大家有一定的緩沖時間.

但是,即便如此也有一些東西是無法完全避免的.

所謂的調整,其實就是將工作職責固定下來.決定自己的工作職責之後,大家在某種意義上作出了絕對不會越權的約定,誓約或者說是限制.

執行完全分工制,反過來說就是將他們的工作范圍進行了全面的限制.

令人感到諷刺的是,規定工作量之後大家反而是被戴上了鐐銬,成為他們不去工作的理由了.

嘛,我懂的.

哈?那不是我的工作啊……這種牢騷在世界上到處都會出現吧.不做事的人反而能拿到報酬真是太奇怪了.真的,真的!

……話雖這麼說,為什麼我必須這樣充滿干勁地干活不可呢.

我正在安排方案,模擬學生們入場出場的情況時,旁邊「咚」地又扔下了新的文件.

「這次是什麼啊」我嘮叨了兩句翻了翻,是比賽中要使用物品的租借申請表.

「……」

我撓了撓頭,站了起來.

有必要轉換一下心情.為了轉換心情,需要走到外面回家進澡堂洗澡吃完飯再睡個覺.轉換心情是很重要的.

在我打算去買罐咖啡而走出會議室時,被由比濱逮個正著.

「啊,小企,正好」

由比濱好像是在外面進行入場門什麼的制作工作的.怎麼,是回來休息嗎?我這麼想著,扭了扭頭問她怎麼了.

「不—,人手不是很夠.小企,過來幫忙」

「不,我還有別的工作…….話說,現場班怎麼樣?」

聽到這點,由比濱有氣無力地笑了.

「因為有社團活動……」

「又來了嗎……」

這幾天,已經頻繁出現這種情況了.

以相模的「不會讓這邊的工作成為大家社團活動的負擔」話作擋箭牌,早退,休假的人相當多.

然後,因為來的人越來越少,原本在的人集中力也越來越低,工作效率每況愈下.

大家都有事要做,不可能總是以一副萬事俱備的姿態開展工作.所以只要有空著的坑,就要有人去把它填上.

可是,只要大家都只想著「我的工作表」的話,這個坑就無法填上.盡管為了回避這種情況的發生,已經准備了充分的緩沖時間,漸漸也無法彌補了.

為此,我們首腦部也傾巢而出開展工作.

尤其是由比濱在許多地方都積極露面,忙碌于調整安排以及工作之中.

可是,冷靜想一想,就現在的制作工作來說,並不是很適合由比濱啊…….雖然也有她是女生的因素,但是更重要的是從她的料理天分來看,她似乎沒有制作物品的能力.這不僅給別人添麻煩,而且還推遲了工作的完成.正好我盡是一些坐著做的工作也有些累了,剛好動一動身體也不是壞事.然後……在那之後……嘛,無所謂了.

「……我來幫一下忙吧,順便轉換心情」

「嗯!謝謝」

由比濱高興地推著我的背部.

我的肩膀和背部都老實地遵從了.可是,工作之余的轉換心情還是工作,這個……只讓人感到絕望啊.

走過走廊,下完樓梯,到了一個由很多基柱支起的空間里,我看到幾個人正在做一個不知道是不是入場大門用的柱子.我還以為只有現場班的人在,原來還有一些用鋸子鋸東西的學生會成員.

其他的現場班的家伙都不怎麼動,不時地注意著時間.

「這是什麼情況……」

「哎呀—,啊哈哈」

由比濱敷衍地笑了笑,但是實在笑不出來了.距離體育祭來臨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可是現在卻是這副慘狀.

雖然已經做過心理准備,但是實際一看還是讓人心碎.這種情況我去休息也無所謂了吧?

「……這還真是那個,我打工的時候的狀態啊」

「小企,這種態度居然沒被炒魷魚啊……」

我也覺得很不可思議,為什麼打工隨便干都不會被炒魷魚呢.我是多麼希望被炒魷魚啊.之後再偷懶也經常是那個樣子.

店方也知道讓高中生來打工會有這種風險吧.不過進一步說,要找替代的人也是異常簡單的.

但是,運營委員會里就沒那麼簡單找到替代的人了.當然,跟各個社團交涉,再進行新的人員招募也是可行的,但是已經沒有時間了,也沒有人有空去從頭再跟社團進行交涉.

跟各個社團的進行好協調是首先要做的事情.

話雖如此,我再次用腐爛的眼睛斜視著周圍.

到處都看不見有干勁的家伙.在沒有干勁的我看來都覺得沒有干勁,這確實已經相當嚴重了.

就在我想著這是怎麼回事的時候,旁邊的由比濱撓了撓臉頰,苦笑著說道.

「雖然我是動員一下大家的,如果不是這種氛圍……」

「不,這樣就行了」

這樣子一個人精力過剩地說話反而會招致反感吧.現在已經過了鼓舞人心的時候了.

人就應該對別人的事情漠不關心,按照自己的步調干下去的吧.沒有干勁的家伙無論怎麼說都不會有干勁.

黑板也好入場的門也好,看來還有許多工作必須要做呢.既然人都來了就把它干完吧.

剛好在學生會成員里看到了一個認識的面孔,于是便向著他的方向走去.仔細一看,在他後面有幾個正在休息.不是輪換制嗎?(裝傻)

「我帶幫手來了哦—」

由比濱指著我說道,學生會成員們都露出了放心的表情.

……唔,一個人也很努力啊.我默默地伸出了手.很快,他們明白了我的意圖,把錘子遞給我.然後我點了點頭.他們也點了點頭,走到陰涼處處坐了下來.

學生會成員們是珍貴的戰力.要是勉強他們去干也會很麻煩的.你們就好好休息吧.

我那晃了晃錘子,調整好情緒後,我蹲下身子准備好.

「那麼,來吧」

「哦——」

由比濱回應道,然後在對面蹲下來,把木材按住.不,那個,正面蹲下來底褲會走光的,那個……這時候就應該穿運動套衫啊!真是的!我的眼睛都沒地方放了!

我為了排除雜念揮起了錘子.要是不集中精神的話會打到手指的哦.

兩人叮叮咚咚叮叮咚咚干起來後,一直在休息的人似乎也覺得有些過意不去了,站起來說「我們也來干吧—」.

然後,特意在我們的視線范圍以內繼續工作起來了.嘛,他們是感覺受到了監視吧.不過這也只會是暫時的威懾力量而已.

我一邊頻繁盯著那些家伙干活,一邊釘著釘子.這家伙是真的在釘釘子的嗎…….哼,似乎說了這樣的話呢.

繼續工作後不久,突然有一個現場班的人過來搭話.當然,搭話的對象不是我.

「啊,由比濱同學啊」

「哦,什麼事?」

由比濱回頭問道.因為這樣,木材失去了平衡,錘子差點就打到我的手指上了.好危險—,如果真打到我可是會發出「咻」地一聲哦(譯注:「くぎゅ」是釘宮理惠所配角色受傷時發出的聲音,各位可自行想象)

等下,這樣很危險啊?好好給我摁住哦?我正想這麼說而抬起頭去,看到由比濱回頭望去.

似乎是在看著說話的人.

「這里這樣弄好嗎?」

「啊—.大概好吧!……不是很清楚」

不清楚嗎…….真隨便啊,這家伙…….此時,學生會成員迅速過來了.嘀嘀咕咕說了幾句又走了.

「哦,好像沒問題」

「謝謝.幫大忙了.啊,對了,在這之後也會出現一些不太明白的事,能夠留下聯系方式嗎」

「好啊」

于是,由比濱向著剛才學生會成員離開的方向跑去.將樹蔭底下休息的學生會成員正在玩著的手機拿了過來,一下子就交換了郵箱地址.

「謝,謝謝……」

現場班的人一臉不知說什麼為好的樣子道了聲謝.

……嘛,那種事也有的啊.

假借參加活動之便,真正目的是結交各式各樣的女孩子的男生也是有的.這也是沒辦法的.

無視,無視,不要在意.

今天的我只是一個想盡辦法又快又好地把釘子釘好的職人.其他事情我全不在意.

盡管不在意,為什麼聲音卻那麼清晰地傳過來了呢—.真不可思議啊—.這算是世界三大七項不可思議之一了.不,總共是二十一個不可思議!

「話說回來啊—,周末怎麼辦呢?」

盡管我知道他們不是跟我說話,但我還是瞟了說話的人一眼.

緊接著,他不干活,轉變成聊天模式了.喂喂,上沼惠美子的聊天廚房至少還是邊說邊干啊.去向惠美子學習一下啊.(譯注:上沼惠美子是日本的搞笑藝人,『上沼惠美子的聊天廚房』是朝日制作的電視節目)

可是,嘛,繼續說話也是理所當然的.由比濱是會對別人的話好好回應的人.

「哎?跟平常一樣啊—,不過,最近要做跟體育祭相關的工作.嘛,今天也必須做啊—」

「周末做的話我們社團活動結束後也過來幫忙怎麼樣?給我一個聯系方式吧」

是是,真有心想幫忙的家伙剛才就不會偷懶了呢.我的手上突然出汗了.不愧是我.小學二年級的時候,男女生遠足被強制手牽手的時候因為手上出汗被人覺得惡心了呢.手上出這麼多汗連錘子都有點拿不住了.接下來或許我會忍不住一錘子扔到某個運動部男生的後腦勺上呢,嗚呼呼呼.

就在我不時抬頭瞟准投擲目標的時候,由比濱開口說道.

「哦—,這樣也好呢~.但是,這周只要好好干就不需要周末再干了.果然我還是想休息日去玩呢」

盡管由比濱將話題轉回到了工作上,那個男生卻已經沒有了干勁,仍然在繼續說話.該怎麼說呢,還真是執著啊…….

「玩嗎—.去哪里玩啊?」

「哎?大概是優美子決定吧…….嘛,就交給優美子吧?」

「啊,三浦同學呢……三浦同學嗎—……」

男生的聲音似乎變小了.

這是那個嗎,我現在極為專心的證明嗎.肯定沒錯.在我一邊聽音樂一邊學習的時候,只要一專心就聽不到音樂的狀態,就是那個狀態,大概吧.

專心,專心.專心鋸木頭.現在不是讓其他事情分心的時候.你看,那個啊,我,我喜歡工作的…….

……總之趕快搞完離開這里吧.

我「咔嚓咔嚓」釘著釘子,心情就像是丑時參拜一樣.一擊將釘子打進那用作詛咒的,英文叫做fantasista doll的草人之中.我將平常的怨恨與痛苦也順便注入其中,一個勁地打釘子.

我順利地打完一顆釘子,正准備從箱子里再拿出一根來打時,發現里面空了.

「……沒有釘子了啊」

五寸釘.不,普通的釘子就好了.(譯注:『丑時參拜(丑の刻參り)』是日本古代流傳的一種咒術,在每晚丑時前往神社附近找一棵大樹將代表憎恨的人的草人用五寸釘釘在上頭作法)

「給」

我循聲抬起了頭,看到由比濱迅速地遞了一根釘子過來.

「……哦」

我慎重地在不碰到由比濱的手的情況下將釘子拿了過來.那個,就跟偶爾出現的顧客接過可愛的便利店店員手上緊緊握住的零錢時而喜歡上了對方的現象一個道理.身為男人應該盡量避免與女人直接接觸.

「話說回來,這樣好嗎」

「哎?什麼」

聽到我的問題,由比濱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不……好的話就好了」

由比濱在男生當中相當有人氣.

這是暑假在千葉村的時候聽戶部說的.話雖如此戶部並不是當著我的面這麼說的,但是我聽到了.

那也是很自然的.

相貌可以說是比較可愛的風格吧.而且對每個人都很好.屬于上位團體這一點更加讓她成為所有人都想與其交往的女生.

最重要的是,她很溫柔.

笨蛋這個最大的缺點,在不同的人看來也會成為優點吧.

在這種容易讓人擁有男女之間距離感會變近的錯覺的學校活動中,會被平常不太熟悉的男生搭訕,也是非常自然的.大概這種事也並不只是在搞活動的時候才有吧.

親眼目睹之後,我再次有了這樣的感覺.

果然這家伙並不普通啊.不愧是處于最高群體.是要故意表現得天然嗎,在那樣的盛情邀請之下,居然還拼命躲避,還真有點奇怪啊.

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才注意到周圍異常平靜.

「啊咧?人都到哪里去了啊」

我向四周東張西望了一番,卻只看到了休息中的學生會成員.以及在我正前方的由比濱.

「唔,好像是說還有社團活動所以先走了.……或者說,大概是因為優美子吧」

……哦,果然這家伙是在自覺躲避邀請嗎.

看來她是為了避開那個男生故意搬出了三浦的名字.從外表和平常的言行來看,三浦都是個相當強勢的女生.這種女生政治,或者說是班級政治的學問是很深的.如果政治拿到90分的話,就能擁有三浦現在這樣的地位吧.順帶一提,三浦的統治力大概有95分.在驅逐男生的時候用這招是有多可怕啊.不,男生們的心情我也是明白的.三浦好可怕.

可是,告訴人家聯系方式卻無所謂,嘛,大概是有其他原因吧.而且,要是深入思考其中的原因的話會變得極度消沉,還是算了.

我調整好心情,換了一只手來拿錘子.

「……總之,繼續吧」

「哦—」

由比濱抬起手充滿朝氣地回答道,不過工作的基本上是我.

錘子發出「當當」的聲音.

在中庭里能更清晰地聽到工作所發出的回音.和遠處操場上棒球部,足球部,橄欖球部的聲音,以及田徑部尖銳的哨子聲產生了共鳴.

在打進一個,兩個釘子後,我感受到了目不轉睛盯著我的視線.

「……怎麼了啊」

這樣看著我我可沒法繼續工作啊.我這麼問道,由比濱慌忙擺了擺手.不,給我把木材按住啊…….

「啊,什麼也沒有.……話說,小企,意外地很熟練啊」

「這種事大家都做得到吧」

因為男生總有搗鼓過迷你四驅車之類的經驗的,工具總是會用的.螺絲刀自不必說,鉗子啊針鉗啊砂紙啊都是用過的.

不僅是四驅車,手上有工具就什麼都想做的才是男人.隨手做出些木屑之類意義不明的東西.瓦楞紙箱也能做出來.

做得好不好撇開不談,總之簡單的工作是能做到的.尤其是沒有其他技能的男人更是如此.

嘛,女生不怎麼會做啊.或許以後要是需要有人來工作現場的話,還是我來比較好.如果不需要來當然是最好…….

就在我一邊想一邊揮舞著錘子的時候,由比濱不經意地嘟囔了一句.

「總覺得……這樣不錯呢」

「哪里不錯啊……」

工作的進度完全趕不上啊…….話說,這種時間還在工作,而且是我們在干這工作,這可真夠奇怪的…….明明還有其他事情必須要做的…….

這家伙在說什麼啊…….我向由比濱投去抗議的視線,她卻像是很有趣的樣子笑著說道.

「總覺得有種青春的感覺」

「……笨蛋啊.社畜也是這個樣子的吧」

如果這樣留下來工作都叫做青春,而且還是被迫做超越自己職責的工作都叫做青春的話,那公司職員全都沐浴在青春之中啊.至少我的老爸每天累得要死要活的回來後,總不忘大談對公司和社會的怨恨,我可完全不認為那是青春.

「你說的青春是更加無謂地散發光輝,莫名其妙,殘念而又格外喜歡一驚一乍的東西嗎」

「這種印象是怎麼回事?我可沒這麼說啊」

她出乎意料地用這種方式抗議我.不對嗎.我還以為她一定是喜歡這樣的東西的.

由比濱「哈—」地深深歎了口氣.

「我啊,文化祭的時候只是在班上干活,沒有和你們一起做過任何事情呢」

唔.這麼說確實如此.倒不如說能夠讓班級順利運作都是拜由比濱的大活躍所賜.這家伙,雖然什麼也不懂,但是對瑣碎的資金管理則是相當關心的啊…….

可是,這種活躍對她來說不可能稱為「青春」.

「在班里青春了吧?而且,還和雪之下組了樂隊.你就忍耐一下吧.那已經夠青春的了吧」

「不只是那樣啊……」

由比濱鼓起臉,視線一下子移開了.臉有些紅.夕陽從特別樓的上面傾瀉而下,當我注意到的時候整個中庭都已經被染紅了.

由比濱所說的青春的定義如果是和雪之下一起做成某件事的話,嘛,還真是相當那個啊……有愛.

我應該給她一個忠告.

「要是平日太黏著人家人家會很辛苦的哦.最重要的是,當感覺到自己辛苦的時候是最辛苦的」

「嗚哇……別說些討厭的話啊……」

由比濱一副極度受挫的樣子說道.上半身不要明顯地後仰啊.木材和地板的接地面都偏離了哦.如果不弄偏的話你上身怎麼後仰都無所謂.

調整好後我把釘子釘在了最後一個角上.

唔.總之,這樣釘子就打好了吧.接下來只要用鋸子把多余的部分和凸出的地方全部鋸掉就好了.千葉縣民跟鋸子有很深的因緣.因為有一座叫鋸山的山.其他倒沒有什麼因緣.倒不如說根本就是無緣吧.

我站起來去拿鋸子過來.就在我拿著合適的鋸子回來的時候,由比濱仍然一臉生氣的樣子.

「我也不是想說那些話的啊……」

「嘛,無所謂了」

我換了一只手拿著鋸子,使勁踩著招牌固定住它.為了讓自己手不哆嗦,我的眼睛一動不動地望著前方.

「要進行那種奇怪的社團活動,還要干這種事情.就算不是一起做,平時我都會做的」

嘰喳嘰喳拉動鋸子的聲音到底消弭了多少的聲音呢.我手腳麻利地拉動著斜切的刀刃.

「……嗯,也是呢」

可是,無論發出怎樣的聲音也完全沒有意義.由比濱的聲音我仍然清楚地聽到了.

平時都會去做,這種說法更加.

讓我比任何人都對自己的話沒有自信.

還是不要以為凡事都會有下一次為好.不能這麼想.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比想象中還要危險.

我們的關系也是如此.

木材一點一點被削去,木屑撒了一地.鋸子拿在手上的感覺變得輕盈起來,終于發出了「咔嚓」的干燥聲音.

× × ×

我把工作完成之後,後面的工作就交給由比濱和學生會成員,我則回去繼續做自己的工作.

進入會議室的時候,雪之下抬起頭看著我.

「啊啦,我還想著你跑到哪里去了呢…….剛才我拜托的模擬移動線路的確認工作完成了?」

「搞定之後交給你吧」

別問我些無聊的問題啊!這種事想想就明白的,工作做完了我也想立馬就扔給你,等做完的那一刻我肯定立馬交給你.

我盯著雪之下,她一臉冷酷地撥了撥頭發.

「我現在不是確認你的工作,而是在向你施壓」

「是嗎……」

嘛,要是上司問你「做好了?」,你只能回答「現在馬上做!」.職場上是絕對不能說不的.

沒辦法,工作吧.被人施壓也是沒辦法的.雪之下不愧是公認的高壓鍋啊.自己心里也一直承受著壓力吧.想必是在相應的抵抗之中成長了吧.

我一邊在心里抱怨,一邊無精打采地坐到了雪之下旁邊那准備好的椅子上,繼續剛才沒做完的工作.

將桌子周圍堆積的文件抽出來進行確認.

一張.兩張.三張…….四張,喂—.

工作又增加了啊…….

我以類似番町皿屋敷的怨恨視線望向雪之下.感受到這份恨意的雪之下無言地望向巡前輩.(譯注:皿屋敷是一名女子阿菊的亡靈數盤子的怪談,類似的傳說散布日本各地,其中以江戶番町的『番町皿屋敷』和播州姬路的『播州皿屋敷』最著名.內容大多是井中傳來含恨而死的阿菊的亡靈,數著「一個盤子……」「二個盤子……」「九個盤子……少了一個盤子……」的聲音.)

……啊,對了,是巡前輩.

不過,仔細一看巡前輩也正忙于工作之中.明明已經是應考生了,這些工作應該交給別人做了吧.話說回來,在那之前要先進行學生會會長選舉…….在決定繼任人之前還不能引退啊.

至少應該有人多少減輕一下她的負擔.

我狠狠撓了撓頭,轉換好心情後,再次望向文件.

將學生坐的地方,移動的線路,等待下一項活動進行的地方,進場退場門口的位置都分別進行標記,一邊對照著自己的實際記憶一邊模擬學生的行動,然後再進行綜合調整.

真乏味…….

「這些也拜托了」

在文件山上又多了一份.追加的是夾著文件清單的文件.那個啊,我的桌子不是DropBox啊,不要什麼東西都往這里放啊,我會很困擾的……(譯注:DropBox是美國DropBox公司提供的在線云存儲服務)

往旁邊一看,雪之下對著電腦正在輸入什麼.

唔,這家伙果然也在工作啊…….別人在工作的時候,就感覺自己也必須工作才行.我覺得壓力同步可不是什麼好事呢.

不,這種壓力對現場班似乎是無效的,很遺憾,現在的現場班彌漫著一種隨便處置的氛圍.

這部分的活也不得不由我們來做.

雖然我明白這點,但是如果不抱怨一句還是不舒服.我的手一邊工作,嘴巴也一邊動了起來.

「總覺得這段時間盡是在工作啊……」

「意料之外啊」

雪之下冷靜地回答道.當然她的手也沒閑著,還聽到了噼噼啪啪的敲擊鍵盤的聲音.

正如雪之下所說,意料之外就是意料之外.沒想到我要做這樣的工作……

「是啊.要是老爸聽到我在工作的話會昏倒的」

「不是說這一點……不,這也相當讓人意外呢.話說,你父親也該反省反省了」

聽到了雪之下驚訝的歎息聲.但是,對此只要一句話就能解釋.

「因為是我老爸啊」

「微妙地有說服力呢…….比起這個,我更意外的是相模同學」

聽到這個名字,我吃驚地轉過頭,雪之下正看著在斜前方的座位上工作的相模.

「意外地正在認真做事呢」

「這說法真過分啊……」

意外…….把她推上委員長之位的是你啊…….可是,這麼說的話我也覺得有點意外.

滿以為相模肯定已經是失去斗志的了,但卻沒想到她突然間發奮地認真工作起來.

嘛,對相模來說現在也肯定是個重要關頭.

如果此時評價再進一步下降的話,相模就沒有出頭的機會了吧.剩下的路就只能是通過嘲弄比自己低下的人來保住自己的自尊心.人的自尊心,虛榮心是一種很敏感的性格.

可是,如果她是認真干也就好了.現實卻並非如此.

這一點雪之下似乎非常清楚,用略為帶刺的話補充道.

「不過,因為她絕不能算是優秀,所以不能把我的工作也交給她,真是遺憾」

「拿她跟你比較,那是沒法比的吧」

基准是雪之下的話,基本上所有人都是無能的了.

雪之下一瞬間向我投來責備的視線.

「也不只是我.還有其他相當優秀的人」

「嘛有是有的……」

能夠跟她相提並論的人是陽乃或者葉山之類的人吧.

「而且……」

雪之下小聲地繼續說道.

不知何時,她的手停了下來.輕輕地在鍵盤上握成了拳頭,微微注入了一點力量.

「……我也不能說是非常優秀.這份日程表眼看就要崩潰了」

她用力地按下了鍵盤.看來是正在根據現在的進度修改日程表.

但是,日程安排需要修改並不是雪之下的錯.倒不如說,如果沒有轉換表的話誰也不會動手吧.

「並不是你的錯吧」

「是嗎……」

「對啊.這是社會的錯,社會的錯」

「究極的推卸責任呢……」

雪之下突然鄙視我一樣地笑了,她挺直腰板,再次望向了電腦.似乎是為了將剛才聊天的時間取回來一樣,輕快地在鍵盤上敲擊著.

雪之下似乎是感到了責任感,但實際上問題的出現並不是雪之下的錯.

比起轉換表和安排表,造成進度緩慢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

那就是動機.

會議盡管沒有遭到抵制,但是經常因為出現反對意見而停滯不前,甚至連工作也在「不能成為社團活動的障礙」的情況下開展的.

在這種情況下來干活的家伙不可能有動力干活.

為此才會根據轉換表來調整工作分配,如果以工作轉換來解決問題的話,就不能靈活調度人員了.缺口只能由首腦部的人去填補.

結果還是一成不變地為了雜事而繼續加班.

而且,沒有完成的部分還有許多不安定因素.

按照現在的進度,估計不久的將來這些不安定因素就會被點燃吧.

× × ×

單是聽到早上那嘈雜的喧鬧聲就讓人覺得郁悶.

明明一天才剛剛開始,就有一種「已經完了」的感覺.真是糟糕.

尤其是在學校玄關處因為摻雜著其他班級的人,所以籠罩著一股比教室里更掃興而輕薄的氛圍.

人與人之間盡管並沒有什麼隔閡,但是卻要保持一定距離.

朋友的朋友.

去年還是一個班的,卻不知不覺間疏遠了的朋友.

社團的伙伴.

和許多不太熟悉的人相遇時,大家都靈活地戴上了相應的面具.每一種偽裝都和自己的本性有一些差距.

每個人都會在日常中適當地欺騙他人.從這一點來看,孤單真是好啊.自始至終都只有自己一個人哦.

按照故事里的邏輯,總是對自己和世界率直的我絕對會發大財.

就在我沉浸于殘念的思考之時,周圍的雜音已經完全被打斷了.我為了身體不被人流沖走,身體前後左右地微微動了動,就像是輪擺式移位一樣.

來到自己的鞋櫃後,我小聲地說道「幕之內,幕之內」,(譯注:輪擺式環衛出自動畫『第一神拳』幕之內一步的招式,當幕之內使出這招的時候,觀眾就會大叫『幕之內!幕之內!』)將手伸上前去.並不是要出拳,只是拿拖鞋而已.我對這種十分無聊的妄想總是樂在其中,真是太糟糕了.

就在我為了取出拖鞋,將手伸入鞋櫃的時候,突然感覺摸到了什麼.

那是什麼?我這麼想著拿出來看看.

……噗.

鞋櫃里被扔進垃圾了嗎…….

扔到拖鞋里的是用包糖果的包裝紙揉成的紙團.

哎—,這是什麼—,欺凌—?

總之確認一下里面還有沒有丟其他東西.

我順便也看了看上下左右其他人的鞋櫃,似乎只有我的鞋櫃里扔了垃圾進去.

……嘛,就是這麼回事吧.

明白之後,微妙地有一種心灰意冷的感覺.當意識到這件事之後,從肩膀到背部都有一種沉甸甸的疲勞感襲來.

與其說是憤怒或悲傷,不如說是徒勞感更恰當.

如果是無視,不理不睬的話,這和以前沒什麼區別也無所謂.背地里說我壞話我也可以理解.

可是,做出這種小孩子一樣的舉動就讓人莫名其妙了.這種行為有什麼意義,有人能得到什麼好處嗎.

糾纏在這種事上才是白費力氣.說是虛無感也行.

這所學校是升學學校,所以覺得校內笨蛋會少一些,但凡事皆有例外啊.

這種行為只比暴力略勝一籌吧.

扔進去的垃圾不是帶水的垃圾算是比較幸運了.

在這個還有更多更殘念的家伙存在的世界上,只跟這種程度的人做對手已經可以算是幸福了吧.

多虧如此我得到了一個教訓.

人要是一朝沒落了,就會被人一踩到底.

誰都會認為,被欺負的人就一直欺負下去好了.

時間稍微靜止了一會兒.

在這所學校里不管會變成如何,我都能理解,並且有心理准備的,但是即便如此也還是多少會有些動搖.

真為一瞬間因為那小孩子一樣的行為而驚慌失措的自己感到害臊.

嘛,這種程度的話還是有辦法應付的.

我迅速調整心情,把鞋櫃里的垃圾拿了出來.

然後,集中精力感受周圍的氣息.……好,我的隱身能力似乎還是健在的.在人多混雜的環境之下還能繼續使用.

確定沒有任何人注視後,我又重新看向鞋櫃的配置.

我們的座位順序是按照五十音順序來分配的,所以我前面的人是葉山.然後再前面是戶部,再前面是戶塚.

這個鞋櫃也是按照座位順序排的.所以,這四個人的位置關系也和鞋櫃是一樣的.

這正是神之搭配!

我把抓到的垃圾,扔到了位置比較近的戶部的鞋櫃里.

……原諒我,戶部.

就像我因為某人的惡趣味而光榮犧牲一樣,也必須有人為我犧牲.

嘛,這就是所謂的自衛策略吧.並不是在任何地方對任何人都管用,但這次則是有效的手段.

我拍了拍雙手把沾滿灰塵的手擦乾淨,英姿颯爽地離開了.

然後,後面聽到了嘈雜的聲音.看來是晨練結束的戶部走到了玄關處.

我回頭瞟了他一眼,戶部和往來的許多朋友打了幾聲招呼,把手伸進了鞋櫃里.

「早上好!哦?」

戶部似乎是感到有些異樣,他一下子停止了動作.然後,戰戰兢兢地拿出了自己的拖鞋.

「哎…….話說!真的啊!哎—!?等,等,哎—!?」

戶部的喊聲讓所有人都注視著他.

大家都遠遠地望著戶部,幾個關系比較好的人走到他身邊來爆笑地說道.

「戶部,怎麼了,這麼有趣」

「呼呼呼,被人欺負了?」

聽到這些話,戶部立刻誇張地回過頭去.

「等一下啊!我的鞋櫃里可是有垃圾扔進去了,這是什麼,欺凌!?等一下,我被欺負了!?」

盡管聲音相當嘈雜,但卻透出一股悲壯感.罪惡感如針一樣紮著我的胸口.嗚嗚,對不起,戶部.

我在心里道歉的時候,葉山從戶部周圍的人群中擠出來.他和戶部一樣,剛剛晨練回來吧.

「戶部,好吵啊……」

似乎是對耳邊仿佛從四面八方傳來的戶部的哭聲束手無策,葉山的情緒也有些低落.可是,不知是否為了彌補這一點,戶部的情緒突然高漲起來.只要和葉山相遇情緒就高漲,是喜歡葉山嗎…….

「等下,葉—山—君,聽我說,真的.有人往我的鞋櫃里扔垃圾哦!百奇棒和酥脆梅子之類的.啊,里面是男梅哦!」

「……」

聽到這一點,葉山的表情突然僵硬了.

他沉默地將手伸到自己的拖鞋上.然後就這樣定住了.他緊緊盯著自己的鞋櫃.

不過,也就定了一會兒.

葉山把自己的拖鞋拿出來後,一邊穿著拖鞋一邊回頭對戶部微笑了.這和剛才那僵硬的冷淡完全不同.

「自己的鞋櫃弄乾淨點啊.是有人把它跟垃圾箱弄錯了吧?偶爾也應該把拖鞋拿回家去洗一下比較好的」

「等一下,隼人君!這太過分了!」

「開玩笑的.如果這種事繼續發生的話再去想吧.總之先回部室放行李吧」

葉山輕輕拍了拍仰天長歎的戶部的額頭和肩膀.然後催促他去部室.

「等一下,我可真的是很吃驚的啊—.文科省還說這個學校不存在欺凌,這謊也撒得太大了吧—.所以我才討厭政治家啊—」

戶部一邊走一邊繼續叫嚷著.

不愧是戶部.

受到傷害還能夠那麼吵鬧的人可真是不多見啊.而且,還在這種時候將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將消息傳播開來了.

我並不是討厭戶部.在喜歡和討厭之前,已經覺得這是非常無所謂的了.

我將垃圾扔進戶部的鞋櫃里並不是因為怨恨,而是為了自衛.

借由像戶部這樣醒目的存在將問題公開,使得那些暗中活動的家伙無法再次發動直接攻擊.

沒有必要讓那些家伙目睹現場.戶部向很多人說的時候就會進入那些人的耳朵里吧.

盡管戶部會不會大吵大嚷老實說我也並不確信,但是我相信戶部.

他的內心深處是個很懦弱的人.盡管可能經常受到傷害,但如果是那個戶部的話,我估計他即便是為了自衛也會大吵大嚷的.

在這次事件上,他們不會以「欺凌」問題來看待,而是理解為「被人捉弄」「有趣的惡作劇」,並將其上升為笑話來處理.

我這麼想的理由有兩個.

一是戶部的殘念性格.

他希望話題能夠向著有趣的方向發展.

二是戶部身處的位置.

因為身處于上位的團體,所以不會認為自己是受到欺負了,更重要的是遇到這種情況下背後能夠有強大的支援.所以,可以當作笑話一樣來處理.或者說,還有一種不想讓別人看到自己消沉的樣子的矜持.

不管是哪一種,我或許應該第一次對戶部表示感謝.

將事件傳播之後,對手也難以行動了.沒有必要將犯人找出來.這樣對我沒有好處.

這樣子阻止攻擊就好了.

即便繼續發動攻擊,也會尋找另外一個祭品吧.

哇哈哈哈!真是遺憾啊!雖然到目前為止這種隱忍手段或許有效,但是我比你們所想的還要隱忍三倍!而且我還很卑鄙!

……呼.

可是,有人對我討厭到要做這樣的事情嗎.這還真讓我有點吃驚.嘛.因為我們的關系相當疏離,所以只能使用這種攻擊方法了嗎.雖然我不覺得這種攻擊還能繼續升級…….

我一邊想著今後的對策,一邊向教室走去.

爬上樓梯,轉一個彎後來到通往2-F班的走廊.我注意到這里格外寂靜.平常都吵得翻天覆地的,今天卻只有零星的聲響.

我環顧了一下走廊,所有人都遠遠地注視著一個地方,然後撇開視線輕輕笑了起來,小心地說起悄悄話來.

我向著漩渦的中心望去.

那是相模南.

還有遙和悠子.

以這三個人為中心,有幾個人圍成了一圈.遙和悠子她們一邊也站了幾個人,還有人站到了中間.另外,也有人站在相模一邊.在其中我看到了由比濱的身影.

乍一眼就能看到她們似乎在吵些什麼.

那些家伙在干什麼啊……我正在看著,注意到我的由比濱迅速跑了過來.

「怎麼了啊」

聽到這話由比濱靠近我的耳邊.所以說太近了啊…….

「好像是小模去跟她們打招呼,她們不理她所以就吵起來了……」

由比濱疲倦地歎了口氣.氣息吹到耳邊讓我的脖子有些打冷顫,但現在不是說這樣的話的時候.

剛才那是相模和遙,悠子相互瞪視的狀態.從位置關系上來看,打算進教室或者是從教室里出來的相模恰好跟遙和悠子碰見了,然後就被無視了的樣子.

因為她們擋住了教室後面的門,F班的人都從前門出入.

又變成麻煩的事態了…….

這里應該制止她們還是驅散她們呢.我不知該怎麼做,于是望向由比濱,她也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正在想著對策.

如果在這里插話的話,就會將委員會也牽扯進去了.即便相模是委員會的人,遙她們並不是,也沒有作用.

所以,就讓她們保持膠著狀態,直到超過時限後自行解散才是上策嗎…….

就在我准備放棄的時候,一個人的出現徹底顛覆了這一情況.

「喂.我想從這里通過啊」

三浦優美子驅散了遠處圍觀的群眾,向著相模等人靠近過來.她輕輕搖了搖卷起的金發,銳利的眼光憤怒地望著眾人,說了這麼一句.

相模,遙和悠子都有所顧慮地讓開了,以此為契機四散開來.

女王的前進輕而易舉地將雜兵擊退了.

既沒有勸解也沒有調停,就讓她們閉嘴了.

三浦真厲害啊…….

多虧如此今天早上異樣的一幕也拉上了帷幕.

但是,火種並沒有因此消失吧.

就像炭火一樣,靜靜地,永不熄滅地一直燃燒著.當風向改變的時候,一定會變成熊熊的火焰的.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二卷 第五章 再次,比企谷八幡返回原本的道路.     下篇:BD特典 6.5卷 中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