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果然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搞錯了(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果然有問題) BD特典 6.75卷 1.即便如此城廻巡也一直注視著.  
   
BD特典 6.75卷 1.即便如此城廻巡也一直注視著.

網譯版 轉自

掃圖:zyd112

譯者:nidalaowo

校對:nidalaowo

潤色:cle(cleverchm)

第一節課開始後,我為了緩解肩膀的僵硬而向四周望去.

視野的一角捕捉到了相模的身影,于是我偷偷看了她一眼.相模弓起身子,低垂著眼睛一動也不動.

早上在走廊里發生的小沖突對相模南造成了怎樣的影響呢.我想確認一下.

至今為止沖突都只局限于體育祭運營委員會的框架內進行,但現在已經牽連到日常生活中了.也就是說,對相模而言,沖突已經開始侵蝕她的現實生活了.盡管到目前為止,她還是一副等到學園祭結束就把不快忘掉,無所謂的表情過著日子的,但這些事仍然給她留下了一些陰影.

事實似乎漸漸產生效果了.平常碎碎念的「人家好可憐啊」的聲音也消失了,旁人一看就看得出她很消沉.

但是我不認為她很可憐或者滑稽.

本來我並不太注意相模南的事情.盡管曾經被她大發一通脾氣,但也僅限于如此而已.

原本我們之間就形同陌路,在今後的人生道路上,我和她的接觸點大概也不會再有了吧.

但是,即便如此還要繼續觀察她,原因極其明了,或者說是極其單純.

一言以蔽之,她就是一個平凡的人.

或者說她正是我所認識的人當中,最像人類的人.

雖然在相模身上可以找到天真,無邪這些可愛的動物特征,但她的狡猾可以說是人類獨有的特征.哄騙,說大話,愛掩飾自己.只有人才會做出這樣的行動.

可是,相模的交友方式以及溝通方式卻接近野獸,也就是說可以將她當作是高度發育的動物來看.

就像是黑猩猩或者侏儒黑猩猩之類的類人猿.它們之間存在著名次和階級,而且在受其束縛的時候會開動腦筋來擺脫,在受到威嚇的時候會「吱吱」地大聲怒吼.

在溝通過程中經常被排名所束縛,或者說在生活中會有意無意地注意排名的,正是相模南這一類人.

也有些人的交友方法跟她並不相同.

比如三浦優美子.

她的交友方式形象地說就是老虎.

當朋友圈形成之後就會將其劃定為自己的勢力范圍進行維持,將他們當作是自己的孩子一樣守護和培育.

當然,雖然這種形象往往跟慈母或聖母的形象有些類似,但是對于其它動物來說,她只是裝備著標准的爪子和牙齒的凶惡對象而已.不,真的非常恐怖…….

所以她們即便是同樣制造朋友圈,卻是在完全不同的群體內生存的.

不能說哪邊是對的,哪邊是錯的.

當然,兩邊都是對的.

就和人多才是正義一樣,在世界上,因為立場的不同,正確的標准是在不斷改變的.

硬要說的話,或許只有孤獨是罪惡這一點,對她們而言都是正確的.

二年F班里的人抱持著這種想法,教室里充滿著殺氣.

這可以用熱帶草原里的叢林(bush)來形容,灌木叢指的並不是美國前總統,而是森林.順帶一提,森林指的也不是某個和作詞家吵架的歌手,而是聚集樹木的地方.聚集樹木指的也不是元氣玉,倒不如說大家都沒有精神(元氣).(譯注:美國前總統指的是喬治・布什(George Bush);森指的是森進一,他和作詞家川內康范因為著作權問題而吵架;元氣玉是『龍珠』中的招式,通過收集周遭生物的元氣作為能量發射)

在這個高度發達的文明社會里,對這突然出現的精神上的野生世界草食系男子也只能沉默了.真是超野生呢.『國家地理』里所描述的野生完全體現出來了呢.甚至讓人覺得野生動物園里的野生動物還溫順點,自己的生命有危險了.似乎已經能隱約聞到一絲血腥味了.

早上發生的事情讓班里充滿了微妙的緊張感.

原因在三浦和相模.這兩個人不高興還是沒有改變,但力量關系是顯而易見的.

老虎是森林之王.而猴子是森林的居民.草民是無法與光榮的王相提並論的.

要是平常的話,即便是上課的時候都會多少聽到一些嘈雜聲,今天卻是鴉雀無聲.只是偶爾聽到三浦用指甲敲桌子的聲音.甚至連咳嗽都要猶豫的緊張時刻仍然在持續中.

無論是誰,都沒有望向三浦以及她發怒的對象相模.大家都不希望跟她們扯上關系,也認為不要驚動她們會比較好.

尤其是以葉山,由比濱和海老名為首的三浦的朋友們都清楚這種時候的應對方法,因此沒人會特意跟她攀談.

嘛,在別人生氣的時候問他「你在生什麼氣啊?」的話只會火上澆油吧.即便知道對方是出于關心和擔心也是如此.

俗話說君子不近危牆,所以聰明的人是不會特意去接近其他人的.跟他人接觸就意味著播撒了麻煩的種子.因此,孤獨一人是智者,是全年智者模式.

即便如此,從早上到休息的時候已經過了一段時間了,班里多少恢複了一些平日的喧囂.不,或許是有意識地要像平日一樣度過,借由展示自己和往日沒有什麼不一樣,來告訴自己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這種自欺欺人作為潤滑油是很重要的.不過因為我沒必要這麼做,所以感到溫吞得有些火大,甚至感到有點毛骨悚然.

關系好的定義因人而異,但真正親密的人是不會在這時候關心的.

關系不好的人才會去關心.不過即便關心也不會向她搭話,也不會接近她.孤獨豈止一半是溫柔,簡直全部都是溫柔.

就像太陽照常會升起來一樣,隨著時間的流逝教室也會回複往日的喧囂吧.三浦也已經和往常一樣,帶著一些倦怠地和由比濱及海老名聊著天.

確認到這一點後,我不經意地環視了一下整個教室.

相模已經悄悄地離開了教室.即便是到了休息時間,似乎也不想和往日一起在別人背後嚼舌頭,大發牢騷的朋友共處.

早上發生了被遙和悠子無視這種事,而且還被許多人看見了那一幕,這對于虛榮心極強的相模來說,似乎是造成了巨大的傷害.

有時候人會自發地追求孤獨.但明明平常是蔑視和忌諱孤獨的,只在自己方便的時候才說「想一個人呆著」,是不是有點太自私了呢…….

不過,真正追求孤獨的人也是自有妙計的.至少不是為了得到別人的同情,希望獲得別人的關心而去做.那是貶低自己價值的行為.這相當于是向大家宣揚,如果沒有別人認可的話,自己就沒有存在價值.

那時,相模的朋友們想要輕聲向一反常態靜悄悄的她說話.

但是,相模報以無力的微笑.

「我有點事……」

說完這句,相模悄悄走開了.

這和她一直以來的行動模式完全不同.

遠離人群,保持距離.

這和至今為止,沒有別人的認可和照顧就連自己容身之所都不知道的相模大相徑庭.

我對這一變化感到驚訝,視線一直追隨著她的舉動.

再說一遍,人是不可能輕易改變的.

這是我一貫的想法.如果因為什麼原因讓自己輕易地改變了,那麼本來的自己就不是真正的自己吧.

自我,以及擁有自我意識的人總是拒絕變化的.保持自我的統一性,這是人類所應有的姿態.

即便如此還想要改變的話,原因只有一個.

因為從高處落下摔得粉碎,讓自己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了痛苦.于是這次本能地要回避那種痛苦.

這種行動只是讓人看起來像是成長了而已.

但是,成為常態的行動會逐漸地成為自身定義的一部分.

我們只能通過一個人的行動,來判定他的人格.

客觀的評價也就是對行動的評價.

因此,以本能地回避危機的所作所為作為開端,或許會成為客觀變化的征兆.即便本質並沒有發生變化.

這是特蕾沙修女嗎.(譯注:特蕾沙修女(1910—1997),世界著名天主教慈善工作者,獲得1979年諾貝爾和平獎.下面一句是特蕾沙修女的名言)

思考會成為言語,言語會成為行動.然後,行動會成為習慣,習慣會成為性格.

不愧是修女(mother).干得好啊.修女真偉大啊.媽媽牧場好厲害啊.軟雪糕超好吃的.(譯注:媽媽牧場是位于千葉縣富津市田倉,以牧場為主題的主題公園)

我們是根據一個人的表現來評價他的.話語,行動,習慣.周圍的人根據這些東西來判斷每個人的性格和人格.

相模的行動變化,到底可能會成為什麼樣的征兆呢.

× × ×

今天預定召開運營委員會全體會議,確認體育祭的進展狀況,以及商討今後的課題.

但是,一想到早上發生的事情,我在會議開始之前便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感覺會議不可能一帆風順.甚至連我的頭發都對那不祥的預感有了反應,微微動了起來.

放學後,我向會議室走去.不知是不是因為職員室和圖書館比較近,感覺這時間人還比較多.

現在,在走廊上走路的學生們都想象不到,一牆之隔的另一邊正在商討體育祭的事情.本來會知道體育祭運營委員會的存在就很奇怪了.

在不為人所知的組織里也要特意將自己的存在隱藏起來,這正凸顯了我的特殊性.你好,我是忍者比企谷.嘛,與其說是隱藏起來了,不如說我只是沒有興趣而已.八幡知道的哦.超和平的孤獨一人和大家關系都很好的(因為只有一個人).

但是,即便是把氣息消除了,還是有人能注意到我的.

就是正好走出職員室往這邊走來的平塚老師.老師注意到我後,輕輕地舉起了手,我也點了點頭作為回應.

等到兩人走到可以相互聽到對方說話的距離時,平塚老師開口說道.

「比企谷,今天開會嗎」

「嗯,是啊」

我稍微瞟了一眼會議室的門回答道.平塚老師想了一會,然後說道.

「……抱歉,今天我還有其他事情,不能出席了」

「是嗎……」

這樣的話,今天會議上抑制現場班的力量又少了一個啊…….不祥的預感繼續增加了.我的八幡雷達已經是三格了.話說回來三格這詞已經好久沒聽說過了啊.最近的智能手機信號一般都是五格左右.不過,信號並不是真像它顯示的那麼強,這算是怎麼回事啊.

「這時候,二年級學生要繼續活動吧?我的工作也很多啊.修學旅行的事情也必須要處理,接著還有重要的活動等著我呢……真是的為什麼老有工作往我這里來呢……」

平塚老師「呼」地疲憊地歎了口氣.這是那個嘛,根據以前的說法,接下來就要說「因為我還年輕,所以手頭盡是工作呢」之類的話了嗎.

但是,我是不會讓你得逞的.每次聽到這些話的時候,我內心都會有一點悲哀的感覺啊!順帶一提,有時看到為這種瑣碎事情感到高興的老師時會覺得她挺可愛的,所以必須要避免這種事情發生.

于是,我決定先下手為強.

「嘛,老師不要太勉強自己啊……」

畢竟已經一把年紀了,這話我還是吞進了肚子里.我可不想再被揍了.

老師似乎並沒有聽出其中的諷刺含義,而是把它當做是我的關心了.

「難得你也會說些中聽的話啊.我會注意的」

說完,她對我報以微笑.

……嘛,因為這個人感覺自己工作過度了啊.畢竟我也不是完全沒有關心的含義的,也沒有必要特意去訂正了吧.

可是要直接面對她的笑容也很困難.我將視線撇開了.映入眼簾的是會議室的大門.

「……那麼我也該去開會了」

「嗯,慢走」

聽到這有點讓人難為情的話之後,我們又邁開了腳步.

就在擦肩而過的那一刻,平塚老師輕輕拍了拍我的肩膀.

「你也不要太勉強自己啊」

我不太明白其中含義而回過頭去,只見平塚老師不慌不忙地離開了.她似乎是知道我正望著她,輕輕地舉起了手,揮了揮.

……嘛,不要太操心了啊,畢竟上了年紀了.

× × ×

會議室里的喧嘩聲比往常更大了.

這或許和顧問平塚老師今天不在有很大關系.話雖如此,首腦部一方卻沒有任何人說話.只是現場班的家伙在漫無邊際地聊天而已.

如果這是會議開始之前的情景也沒什麼奇怪的.見面之後寒暄兩句也是非常正常的.

但是遺憾的是,現在正處于會議進行狀態.

會議已經子虛烏有了.當然,畢竟是高中生的會議,不管再怎麼沒有干勁,最低限度也會老實留在現場.可是,如海潮聲般小音量的悄悄話則是不可避免的了.

在那中心是遙和悠子.兩人還是和往常一樣那麼路人,我都有點分不清誰是誰了.而且,在兩個人的周圍還有幾個人圍著,更凸顯了她們的路人感.超有路人的感覺.

和前面以コ型坐著的首腦部形成鮮明對比,現場班的群體雖然很雜亂,但是非常堅固地聚集在一起.兩個部門構成了一種異族之間相互牽制的局面.

「嗯…….請各班報告一下現在的進展狀況……」

在嘈雜聲之中,相模說話了.

可是,沒有人回答.

「…….首先是手工制作的情況吧.入場大門做得怎麼樣?」

看不下去的巡前輩插口問道.

嘛,如果是對方有干勁的話,剛才相模問話的方法也是可以的.有干勁的家伙會自發地把事情做好.但是,像現在這樣積極性如此低下的情況下,如果不緊抓要點來問,不指明問誰是不會有人理你的.

雖然巡前輩是對著現場班的人詢問,但站起來的卻是由比濱.

「啊,是.入場大門的形狀已經大致做出來了,接下來是上漆和裝飾……的感覺」

「嗯,明白了.謝謝你」

巡前輩盡管面帶微笑地回答道,但臉上表情有點嚴峻.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與制作相關的工作基本上都是分派給現場班的,負責人也應該是決定好的.本來應該是這個人舉手報告的才對.

但是,似乎是借由讓我們首腦部出手幫忙,擅自將工作轉交給我們了.

嘛,他們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畢竟是中途才被委托工作的.

該說是陷入了負面情緒的螺旋之中嗎,現在不僅是積極性,連責任感也在漸漸失去.

不用做也可以的工作交給我吧!已經形成這種氛圍了.

在現場班當中,肯定已經產生了「我是被迫來干的」「我是干給你看的」這樣的想法.

總之現在是這邊希望他們幫忙的立場.形成了一種他們是在社團活動的百忙之中特意抽出時間來幫忙的格局.

哪一邊占據優勢地位是一目了然的.如果能支付報酬的話還能有些不同,但連這樣的保證也沒有.該說是體育會系社團的命運嗎,每年慣例運動社團都被要求過來幫忙.

既然沒有任何回報,要提升積極性自然是困難的.

盡管肌膚已經感受到了空氣的凝固,但會議仍要繼續下去.

「接下來是壓軸競技項目……准備得怎麼樣?」

說完,巡前輩向雪之下望去.

這一部分姑且是由首腦部全權負責的.即便如此,因為其他雜事在不斷增加,要完美處理也並非易事.

「男生項目方面已經確定好路線了.一直還沒有解決的大將人選問題方面,紅組一方已經選出了候補人,接下來要去向葉山君確認」

雪之下流利地回答道.嘛,推杆子並不需要很多准備.規則很簡單,敲定擔任大將的人選之後就結束了.

另一個問題是千馬戰.

「至于女生項目方面……」

雪之下說明的時候,突然響起了一陣格外響亮的喧嘩聲.向那喧鬧的中心望去,卻見有幾個女生一副嘰嘰喳喳說悄悄話般的神情,互相使了使眼色.然後,其中一個微微舉起了手.

雪之下確認後輕輕點了點頭.

「有什麼問題,請說」

仔細一看,被催促的女生是遙.

「那個……,叫騎馬戰?的活動的話,有點……」

遙沒有望向雪之下,而是一邊窺視伙伴的反應,一邊慢慢說道.這回答似乎是事先合計好的.

我們耐心等待她繼續說下去.

突然,旁邊坐著的由比濱微微歎了口氣.真巧啊,我現在也是這樣的心情.這種說話方式無論如何都只能是一種否定的語氣.

含糊其辭是因為難以啟齒.難以啟齒可不是什麼好事.和我說話的人大致上都是這個樣子的,所以我很清楚.超能力這麼厲害很不妙啊.或許有可能被老爸硬逼去當裸體畫模特的啊.(譯注:捏自藤子・F・不二雄1977年創作的漫畫『超能力麻美』,主角佐倉麻美經常以裸體模特賺取零用錢)

接下來會說些什麼呢.雖然大致上都能猜到,雪之下還是催促她繼續說下去.

「有點……,什麼」

平常視線銳利的雪之下和那冰冷的聲音相結合,就像冰刀一般凜冽.被那眼光嚇得不敢動彈的遙盡管有些畏縮,但似乎是想起背後還有許多伙伴的存在,結結巴巴地開口說道.

「那個,騎馬戰,不是有點危險嗎.……你看,社團大會臨近了,又有社團活動,而且受傷的可能性也很高,所以不太想干了……」

說到這里,遙停住了,吞了口口水.

伴隨而來的這短暫沉默是在等待著誰嗎.在一片寂靜之中,我們猶豫著.

出人意料的是,最先反應過來的是相模.她「啪嗒」地推開椅子站起來.

「為,為什麼,突然說這種……!」

她的嘴一張一合,最後聲音都出不來了.然後,她向遙和悠子望了兩眼,肩膀哆嗦了一下.

「之前我們就這麼想的了……」

「……我們畢竟也有社團活動啊」

遙和悠子都別開了視線.她們有冠冕堂皇的理由.在和相模暫時的和解劇中,已經暗地里讓她認同了將社團活動作為優先的事實了.她們自己也表達了將會極力幫忙的意思.而且,借由得到相模,以及我們首腦部的諒解,她們的主張得到了光明正大的認可.本來在那個時刻,就應該抓住話柄對她們進行反駁才行.只要讓了一步,她們就會以此為根據得寸進尺.

這時應該嚴詞拒絕吧.自稱世界警察的某國經常掛在嘴邊的話,不能向恐怖主義妥協.實際上這種應對並沒有錯.我們不應該做出那種不依靠正常途徑來迫使對方滿足自己要求的行為.

首腦部一方的反應如何呢,我為了確認這一點而偷偷向巡前輩使眼色,巡前輩注意到後,帶著微笑向我點了點頭.然後,望向了相模.

看來巡前輩是將一切都交給了相模.

相模正在緊咬著嘴唇.

「可是,明明已經定好了的……」

終于,相模不肯罷休地說道,聲音卻越來越小了.遙和悠子瞥了她一眼,又向周圍望去.

相互交換了一下眼神,再次向相模望去.

「但是啊,雖說是定好了的,不過如果是錯的,我覺得現在也應該進行糾正才是」

「果然仔細想想的話,應該是這樣的」

兩個人說出了似乎是早有預謀的說辭.

不,其實就是早有預謀的吧.

正因為如此座位才會那樣安排.和自己意見相近的人聚集在一起,坐在自己的周圍是理所當然的.在面對壓力的時候,以數量上的優勢壓倒對方是最簡單的方法.

在會議開始之前,或者會議中零星地發出抱怨程度的不滿和牢騷.通過這樣去培養大家的逆反心理是非常自然的.

對于相模以及首腦部,大家應該都有一肚子的不滿.被使喚的人內心是不可能沒有不滿的.

說別人壞話的威力就好像乘法計算.如翻倍游戲一般以幾何級數增長.說是相乘效果也是可以的.盡管每一個人的不滿是很小的,但將它們聚集在一起就不可小視了.不知不覺間,甚至給自己一種自己是糾正錯誤的正義使者或者革命斗士一般的錯覺.

當得知有人和自己想法相似時,就能將自己所擁有的黑暗正當化.如果大家的想法都一樣的話,甚至會盲目相信自己的想法是正確的.

現在,這一瞬間便是如此.

借由明確表示自己拒絕的意思來尋求大家的回應.心中擁有潛在不滿的人內心應該受到動搖了吧.借由公開表示除了自己以外還有其他人也感到不滿的這一事實,讓這些人都和自己站在同一立場上.

為了防止這一情況出現,首腦部必須發揮自己強悍的領導能力,當場將遙和悠子的意見批駁得體無完膚才行.和野獸的世界一樣,必須清晰地向大家展示出哪邊更強.

如果是雪之下的話大概會這麼做吧.即便多少有些強詞奪理,也必須當場將對方駁倒.如果是由比濱的話,會笑著將事情敷衍過去,一邊說著「哎呀—」「總覺得」之類的話,一邊尋找談判的頭緒.不管哪一種,都是打破現有狀況所應該采取的策略.

但是,在我們行動之前相模已經先說話了.

「現在就算說這樣的話……」

相模軟弱地嘀咕道.似乎是因為急躁,臉上的表情也不好.晃晃悠悠隨時會倒下一般地坐了下來.

這樣一來形勢也就定下來了.

看到首腦部一方的首腦相模屈服的一刻,吵鬧聲如水面漣漪一般擴散開來.

「果然騎馬戰很危險啊」

不知是誰小聲地這麼說道.這並不是遙和悠子說的,而是現場班的其他人說的.接著又響起了其他聲音.

「離社團大會也很近了啊……」

「而且也沒有准備服裝的時間了啊」

「要是受傷了責任誰來負啊?」

聲音從四面八方響了起來.這就像是在原野上放火一般,燃燒開始蔓延.任何人都能隨便地開口說話,或者接著別人的話柄繼續說下去,場面一發不可收拾.

在被卷入抱怨和疑問漩渦的會議室中,響起了拍手的聲音.

「是—,靜一靜!」

仔細一看是巡前輩站了起來.

「大家的疑問我們很清楚了.對策由我們來考慮吧」

她如此宣告道,干脆地將話語都打斷了.

不愧是見過大場面的人,這時候的應對確實迅速.一下子將場面瓦解,在擦槍走火之前將火花拭去方為上策.

如果可以的話應該更早一點打斷的,巡前輩是想要考驗一下相模才沉默的吧.不過嘛,既然我們想法一致,就沒什麼好抱怨的了…….

「總之先繼續其他的工作吧」

為了防止引發其他抱怨,巡前輩說道.

但是,現場班的人仍然面面相覷,交頭接耳地說著什麼.看來他們還想繼續討論這個話題.

向巡前輩投去疑惑的視線.

盡管顯而易見,遙和悠子她們說的話不過是些耍小聰明的挑釁而已,但並不能因此就斷言她們的擔心是杞人憂天.

確保安全方面的工作確實應該是由我們首腦部來決定的.尤其是社團大會臨近,對此多少有些敏感也是可以理解的.

只是,這樣說的話連普通的體育活動都不能進行了吧…….

走路會撞到,跑步會摔跤.人無論做什麼事情都有可能受傷.人生只要活著就會不停地受傷的.

話雖如此,現在拿出這樣的精神論和原則論也是沒有意義的.在這一刻,不能提出讓對方作罷的說法的話甚至可能無法散會.

現場班的人用視線向我們施壓.摻雜著不滿,嘲笑以及汙蔑的目光向我們刺來.

從僅僅得到這種說法的他們來看,面對如此重要的問題卻無法提出明確方針的首腦部是無能的.明明在一些瑣碎的地方吹毛求疵,在最重要的問題上卻無法發揮領導能力,真是沒用的上司啊.

但是,太小瞧我們也會很麻煩的.

面對這種挑釁般的態度時,我們有一個天生討厭失敗,非常較真的人.而且,她還非常優秀.

雪之下一直以來都沉默地抱胸在前,此時卻解開雙臂,舉起手來.

「雪之下同學,請說」

巡前輩叫了雪之下的名字,她無聲地拉開椅子,靜靜地站了起來.然後,走到白板面前,將一只筆拿在手上.

「依據現在的情況,有幾種有效的應對措施」

會議室里的人都聚焦在她身上,看著她要寫些什麼.雪之下一邊承受著這份視線,一邊「刷刷」地在白板上書寫起來.

「首先,最重要的是設置救護班,然後是和地區消防隊進行合作,貫徹執行游戲規則,嚴明懲罰措施,強化監視.當然,這樣子相應地就要增加一些人力成本了……」

雪之下一邊說著一邊寫下去.似乎因為樣子看起來過于平常,大家都張大了嘴巴.

然後,寫到某個程度之後,又快速轉身面向我們.

「在和保健老師商量的基礎上,由我們這邊設立救護班,與地區消防隊的聯絡則交給學校方面正式提出建議嗎」

巡前輩望向雪之下後,點了點頭.

「這樣就沒有問題了.由學生會向學校方面提出申請吧」

迅速得到同意之後,雪之下沒有給其他人提出疑問的時間,繼續說了下去.

「規則方面需要將其明文規定下來,事先向各方傳達,然後請求老師的幫助和監督.這樣應該可以防止危險行為的發生了吧……」

條理分明的說明真像是雪之下的風格.

現場班的人也逐一地仔細咀嚼和檢討著每一個事項.到處可見有人在小聲地交談著.

「怎麼辦?」

「嘛,這樣的話……」

「但是啊……」

「嗯」

「可是啊」

與其說是交換意見,不如說是在互相確認情緒更准確.大家讀取四周氛圍,慢慢將其也反應到了自己的身上了.

高語境的談話仍在不斷進行中,不久後焦點集中在了第一個提出的遙和悠子身上了.

然後,兩人交換了一下眼神,這次悠子戰戰兢兢地舉起了手.

「但是,這樣也並不能完全保證……」

她似乎是害怕雪之下,視線在雪之下的腳邊徘徊,偶爾又會瞄向雪之下一眼.

雪之下即便和她視線交彙,也並不移開,那冰冷而清澈的眼瞳直直盯著悠子.然後,悠子的聲音漸漸消失了.但並不能因此認為她已經收回了自己的話,只是變成了小聲嘀咕而已.

似乎已經不是用理論就可以簡單解決了.就像是一條打結的繩子,即便解開了,只要還卷著彎的話就會再次纏繞在一起一樣.

本來似乎是首腦部一方沒有道理的.只是其中一環出錯就輕易地瓦解了.

沉默持續了很長時間.其實也並不是很久,但是那緊繃的氣氛讓人覺得已經過去很久了.

遙並沒有特意去看時間,慢慢地開口說道.

「差不多到時候……」

聽到這一句話,其他成員也紛紛看表了.

「總,總之,既然有了對策,今天也就……」

由比濱輕輕拉了一下站著的雪之下.

「……是呢.我們就再想想能不能更進一步確保安全吧」

「那麼,今天就先解散吧,各位辛苦了.啊,有工作的人請留下來」

巡前輩接過雪之下的話說道.多虧了這輕快的聲音,使得緊繃氛圍一下子緩解了,緊接著氣氛變得松弛起來.

還有工作的人之間彌漫著一種懶散的氣氛,遙和悠子則迅速離開了.緊接著又走了幾個人.既然有了「不能妨礙社團活動」的免死金牌,首腦部也無法指責他們.

剩下的人目送著他們的離開.首腦部也「呼」地歎了口氣.

但是,這絕不是安心的歎息聲.而應該說是放棄的歎息聲.

問題比想象中還要根深蒂固.

在會議,工作因為時間到而結束之後,我們連一個問題都沒有解決.

結果,今天首腦部也陷入了需要開足馬力應付工作的困境.

僅剩不多的時間和人手,再加上新出現的安全對策問題,感覺無論如何都無法趕上.

因為人數減少了,從開著的窗戶中我們感受到了寒冷的秋意.

職場內通風良好,不就意味著人數減少了嗎,我環顧著自己所置身的非人工作環境,如此想道.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八卷 4 靜靜的,雪之下雪乃做出決意.     下篇:第八卷 5 直到最後,對于葉山隼人理解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