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第四卷 ⑤雪之下雪乃獨自仰望夜空  
   
第四卷 ⑤雪之下雪乃獨自仰望夜空

鏗——附近傳來溫泉池特有的聲響。其實我已經納悶很久,這到底是什麼聲音?洗澡盆嗎?

我快速洗好頭、臉、身體後,立刻泡進熱水中。

感覺像是在泡溫泉。

沖掉身上的汗水後,一陣舒暢逐漸竄遍全身。

訪客會館內設有大澡堂。舉凡學校辦理的各種過夜活動,大至畢業旅行小至校外教學,男女生的洗澡時間都會錯開。

不過我目前所在之處,是管理大樓內的澡堂。

由于我們討論得太晚,剩下的時間僅夠一組人使用大澡堂。但是我們有男生、女生、戶塚三組人,時間明顯不夠。

後來,我們決定男生借用管理大樓的這間澡堂。這里跟一般家庭的浴室沒有什麼不同,一次只能進去一個人。反正也沒有什麼男生會因為跟同性洗澡而感到高興,那就這樣吧。

雖然我不是不能跟戶塚一起洗,不過一想到那幅情景……總之,感覺不是不太妙嗎?萬、萬一戶塚其實是女生,我的長槍肯定會興奮起來;萬一戶塚是男生,長槍照樣興奮起來的話,我的性向可能就有問題了。

所以,還是一次一個人洗吧。

男生洗澡其實只是過一下水,根本不需要多少時間。如果我是在戶塚之後洗,還可能泡在熱水里慢慢享受,但事實上,我是接在戶部和葉山之後,于是泡個三兩下便馬上出來。

我在更衣處擦干身體後,手伸進裝衣服的籃子摸索。

「內褲,內褲……嗯?」

我抓到自己的內褲時,更衣處的門正好開啟。即使現在趕忙穿起內褲,也已經來不及了。啊哇哇∼∼主人!敵人攻打過來啦><!

戶塚打開門,把頭探進來。

「啊,八……」

「 」

接著,時間再度開始轉動。

「啊、啊哇哇哇哇!對、對不起!」

「哪、哪哪哪哪里!我也很抱歉!」

戶塚連忙關門,我也用最快的速度穿起內褲、套上T恤和短褲,全程花不到十秒鍾。

「換、換你吧。」

我對門外出聲說道,然後,戶塚非常小心地慢慢把門推開三公分,從縫里確定沒有問題後,才安心地松一口氣,走進更衣處。

「抱、抱歉,我以為你已經洗好了……」

戶塚低頭向我道歉,抬起頭後兩人對上視線,這時,他又紅著臉別開眼睛……為什麼你要臉紅?這樣連我都覺得不好意思。

「那、那麼,我去洗澡。」

「喔,好。」

兩人再度沉默地面面相覷。

「那個……我要脫衣服……」

戶塚揪著身上T恤,抬起泛淚的眼睛,眼神像是在責備我。

「你那樣一直看著……讓我有點為難。」

「啊,對喔。抱歉抱歉,我先出去。」

即使我們都是男生,如果自己換衣服時一直被對方盯著,想必也不會很好受。

我關上更衣處的門離去,背後傳來的水聲格外令人在意。

話說回來,這跟我所知道的入浴橋段不太一樣。老天爺是笨蛋嗎?想死嗎?至少把立場顛倒過來……不對,顛倒過來還是一樣很蠢。

× × ×

葉山和戶部已經回到露營地的小木屋。

他們兩人都在悠閑地玩手機,不過葉山使用的是平板型裝置,手指在熒幕上唰唰唰地滑動,動作既帥氣又華麗,看來有如菁英分子。不過,我還是要不厭其煩地說明:我不管拿出那種裝置炫耀的人,是不是都認為自己很厲害,不過真正厲害的不是使用者,而是裝置本身,快點醒醒吧!

他們腳邊有一疊撲克牌,但絕對不可能找我一起玩。房間內只有葉山和戶部不時發出的談笑聲。

我自個兒在房間的最內部鋪好棉被躺平,接著在行李中摸索一番,但是沒找到什麼可以打發時間的玩意兒。盡管行李是由小町所准備,但在那麼短的時間內,果然沒辦法准備得非常周到。

無妨,現在只要有手機,幾乎能做任何事。于是我隨便玩著手機,等待周公召喚。

這時,我聽到背後傳來戶部和葉山的對話。

「嘿,隼人,你在看什麼?A片嗎?」

「不,只是在看掃成PDF檔的參考書。」

「哇!你說那是什麼?聽起來超厲害的∼∼」

不,你們的對話中,並沒有任何特別厲害的玩意兒。

不過,把參考書掃成PDF檔帶著到處走,聽起來挺方便的。參考書的量一多,重量可是相當驚人,也可能會漏帶其中一本。

「葉山,你的頭腦真好。」

我只是自言自語,對方有沒有聽到都無所謂。獨行俠經常像這樣自言自語。

但葉山是由錯誤的溫柔幻化而成,自然不可能漏聽。

「並沒有那麼好。」

「哪有,隼人的成績超惡的耶!文組中不是排名很前面嗎?」

「惡心」這個字眼原本用于形容不好的事物,不過時下年輕人把它的意思顛倒過來,跟「人家一點也不喜歡啦」是一樣的道理。

「那也只是成績好……」

葉山不知該怎麼回答,露出瞹昧的笑容。

難道他是把考試成績跟聰明程度分開看待,會把話說得很麻煩的那種家伙?

「什麼只是成績好,你的名次不是都排在最前面嗎?」

「但上面還有雪之下。」

…………

好,我知道了,我不小心發現這件事實。

為什麼我總是安于第三名呢?

因為第一名跟第二名早已定下來。

外表、性格、腦袋兼備……這種絕望感,有如看到悟空和貝吉塔合體。為什麼世界上會有這種人,好歹國文這一科讓我贏一下嘛……

我悶悶不樂地准備入睡。這時,房門喀嚓一聲開啟。

「呼……我洗好了。」

戶塚走進小木屋,反手把門關上。他用毛巾擦拭著尚未全干的頭發,走過我身邊時,洗發精的香氣飄散過來。戶塚坐到地上,拿出背包里的吹風機吹頭發。

洗完澡後紅冬冬的肌膚、濕漉漉的頭發——兩相映襯之下產生煽情效果,令我不自覺看得出神。

他最後把頭發往上撥,確定是否完全吹干,接著滿意地呼出一口氣。

「我已經好了……」

「那麼差不多該睡啦。」

葉山回答後,戶部和戶塚都開始准備就寢。我早已鋪好棉被躺平,所以沒什麼事好做,真是有先見之明。

戶塚吃力地把棉被搬過來,鋪在我的隔壁。他看了我一眼,拍拍枕頭問:

「我……可以睡這里嗎?」

「……可以啊。」

彼此視線相對,我的腦海中再度浮現稍早在澡堂發生的糗事。事後回想起來,還是覺得很丟臉。竟然被戶塚看到……只好請他負起責任,養我一輩子。

戶塚倒是沒有特別在意,以毫無防備的姿勢躺過來。喂喂喂,你睡到一半翻身的話,我可是會親下去喔!

葉山鋪好棉被後,手伸向電燈開關。

「我關燈啰。」

啪嚓一聲,天花板上垂吊下來的燈泡熄滅。

「喂,隼人,你不覺得有點像畢業旅行的夜晚嗎∼」

「嗯,有那種感覺。」

葉山回答得有些敷衍,大概是想睡了。

「……我們來聊聊喜歡的人吧∼」

「不要。」

他一口回絕戶部的提議,這點讓我有點訝異。

「哈哈……有點不好意思呢。」

戶塚也尷尬地輕笑道。

「為什麼∼有什麼關系?來嘛來嘛∼好啦,我知道了,我先說總可以吧?」

戶部絕對是因為自己想說才提出這個話題。

葉山和戶塚大概抱持一樣的想法,不約而同苦笑著歎一口氣。

「老實說,我——」

我們不用聽也知道,戶部肯定是對三浦有好感,才會一直向她搭話。

「——我覺得海老名還挺不錯的……」

「……真的假的?」

結果他說出的人物出乎意料,我忍不住反問。戶部一下子聽不出是誰發問,猶豫地回答道:

「咦?喔,什麼嘛,原來比企鵝在聽啊∼我看你沒有反應,還以為你睡著了∼」

「嗯,不過我有點意外。本來以為你喜歡的是三浦。」

「算了吧!我根本對她下不了手……而且太恐怖了。」

原來你也覺得她很恐怖……照這樣看來,幾乎所有男生都懼怕她。喂喂喂,即使是幽靈,也不見得每個人都相信,三浦可怕的程度已經到達大災難的等級。

「不過,我看你很常跟三浦講話。」

「嗯……那個啊,不是有句話說『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不管我怎麼想,三浦才是『王』吧。」

不過,我意外地能夠理解戶部的心情。面對越喜歡的對象,反而越不敢開口。這點男生都相當清楚。

「結衣也滿不錯的,可惜她是個笨蛋。」

沒錯,她確實是個笨蛋,但我覺得輪不到你來說。

「而且她頗受歡迎,競爭相當激烈。」

……好吧,可以理解。

大家都喜歡溫柔的女生,尤其沒人緣的男生經常會錯意而上鉤,次數高到嚇死人的地步,根本是大豐收。她們的釣魚技術可不是開玩笑的,釣到的大魚連天才小魚郎都要自歎不如。

因此,我才沒有感到驚訝感到動搖感到意外沒有嚇一跳沒有動搖也不覺得驚訝……搞什麼,明明動搖得這麼明顯。

我悄悄歎一口氣,戶部則繼續說下去。

「男生看到海老名都不會想追她,我可以算是反其道而行吧。」

海老名位于上層階級,長相又很可愛,可惜興趣實在太特殊,男生才會對她敬而遠之。不過她大肆宣揚自己的喜好,可能也是為了保護自己。真正有那種興趣的人,應該會刻意隱瞞才對。說不定我突破盲點啰!

戶部這時才想到都是他自己在說,于是轉向我們。

「那你們呢?」

「喜歡的女生嗎?女生……沒有特別喜歡的。」

戶塚沒有喜歡的女生。那、那麼,有沒有喜歡的男生?

戶部跳過一個人興奮起來的我,接著對葉山問道:

「隼人呢?」

「我……算了吧,別問我。」

「啊,喂!隼人,那可不行!一定有對不對?快點說嘛!」

「…………」

「第一個字母也可以!」

葉山拗不過他,歎一口氣回答:

「……Y。」

「Y、Y……」

「到此為止,睡覺吧。」

葉山難得有些惱怒,不讓戶部繼續追問。他平時對人總是很和氣,我好像幾乎沒看過他焦躁的樣子。換言之,他如今坦率的表現,也代表他對戶部的信任程度。

「真是好奇∼我睡不著啦!要是我死于失眠,一定是隼人的錯!」

面對葉山的怒氣,戶部選擇四兩撥千斤。那是他們避免氣氛弄僵的方法,開開小玩笑的確可以防止彼此間的關系和現場氣氛惡化。

我在寂靜的黑暗中,盯著虛空發呆好一會兒。

葉山口中的「Y」,究竟是什麼人?

腦海中閃過幾個可能。

一種難以言喻的複雜感在心中盤旋,即使大家都不再說話,我依然無法入眠。

我轉過身,看見戶塚的臉出現在眼前。

「呼……呼……」

他發出規律的熟睡聲。

「嗯……」

接著是微弱的吐氣聲。

月光微微照亮戶塚的臉,他迷人的嘴唇輕輕蠕動,仿佛念著某人的名字,並且露出幸福的柔和笑容。

先前盤據在我心頭的複雜情緒,這次變成另一種型態,擴散到整個胸口。

一旦注意到戶塚的嘴唇,便再也無法從腦海中移除;還有他翻身的窸窣聲、微弱的呼吸聲,同樣在我腦中揮之不去。

「這樣根本睡不著……」

我看看手邊的手機,現在竟然還不到晚上十一點。遠離城市後,時間的流動跟著慢下來。這里的夜晚非常甯靜,沒有吵人的電車聲,也沒有刺眼的路燈。

只要吹吹夜風,或許能平靜下來吧。

于是,我躡手躡腳地起身走向屋外,小心不要吵醒睡著的三個人。

高原的夜晚靜謐又涼爽,讓我的心情隨之沉澱下來——這是我原本的想像,事實上並非如此。這里恐怖得要命,咆哮的風聲呼嘯而過,光是聽到葉子的沙沙摩擦聲,便嚇得我驚呼出聲。

我心驚膽跳地看看四周。

樹林間依稀有個人影……是森林里的妖精嗎?感覺更恐怖了,但願只是我想太多。

我先說結論:那不是森林里的妖精,亦即英文里的Dryad。但我也不知道Dryad這個字是不是從英文來的。

那是一名披著長發的女子站在樹林間。

超脫現實的景象,讓我產生看到精靈或妖精的幻覺。

在柔和的月光照耀下,她雪白的肌膚透著微光。每當輕風吹起,長發便跟著飄舞。那名宛如妖精的少女沭浴著月光,非常、非常小聲地唱著歌。四周是帶有寒意的幽暗森林,她細微的歌聲聽來格外悅耳。

我佇足于遠處欣賞。要是隨意踏近一步,她獨自構築成的完美世界可能被破壞。一想到這里,我甚至不敢發出任何聲響。

還是回去吧……

我緩緩轉身,打算循原路回去,但是一踏出腳步,腳下隨即傳來踩到樹枝的劈啪聲。

歌聲戛然而止。

「…………」

「…………」

一秒、兩秒、三秒,現場的兩人都停下動作,觀察對方的舉動。

「……是誰?」

雪之下用平時的聲音開口。如果換成其他人,現在我發出「喵∼」的貓叫聲,對方可能還會認為「原來是貓啊」;可是換成雪之下,很有可能變成「原來是垃圾」,于是找放棄這個念頭,站到她面前。

「……是我。」

「……你是誰?」

「你為什麼要問第二次?好歹認得我吧?」

不要歪著頭!那麼可愛的臉蛋反而讓人更生氣!

「你在這種時候出來做什麼?現在應該是好好陷入長眠的時候。」

「可以不要那麼溫柔地判我死刑嗎?」

雪之下移開視線,似乎懶得再跟我鬼扯。她抬頭看向夜空,我也跟著往上看。今夜的星星灑滿天。

「你是出來看星星的嗎?」

在光害越少的地方,星星顯得越耀眼,因此這里看得到的星星比都市多出許多。若從這個觀點思考,周圍沒什麼人圍繞的獨行俠肯定非常耀眼。哇!我的未來光明得一塌糊塗。

「並不是如此。」

什麼啊,原來不是浪漫追星社。那麼,她是在找什麼天降之物嗎?

這時,雪之下略帶憂郁地歎一口氣。

「三浦同學跟我發生一點爭執……」

她喪氣地垂下頭。喔喔,想不到這家伙也會敗下陣來。真是稀奇,不傀是三浦,「炎之女王」的稱號絕非浪得虛名。

「我花費三十分鍾把她徹底駁倒,結果把她弄哭了。我真是不成熟……」

「冰之女王」未免太強啦!這個人根本是第六天魔王。

「然後你覺得待不下去,才跑出來的嗎?」

「沒錯,我沒想到她竟然會哭……總之,目前由比濱同學正在安慰她。」

原來雪之下對眼淚沒轍,我看得出她多少在反省。既然這樣,下次我也不顧形象地哇哇大哭好了,不過那樣實在有夠難看。

雪之下順了順頭發,改變話題。

「那孩子的事……一定得想點辦法。」

「你對那個不認識的人真是積極。」

「之前我遇到的也都是不認識的人,並非因為對方是知己才出手幫忙。再說……你不覺得,她跟由比濱同學有點類似嗎?」

「是嗎?」

我完全沒那麼想過,而且真要說的話,她應該更像某人。

雪之下顯得有些落寞,抬頭看向我。

「我想……由比濱同學大概也經曆過那種事。」

喔,如果是這個意思,我就能了解。

由比濱比其他人更掛心班上的大小是非。雖然我不怎麼想產生這個念頭……但是,她想必曾有一次或兩次,順著班上情勢做過那種事。

正因為如此,她才明白那種罪惡感。由比濱的溫柔不同于慈母的溫柔。丑陋、冷酷、慣于逃避——她對人類本性的黑暗面有所自覺,才會產生那樣的溫柔。即使如此,她的溫柔依然相當強韌,能夠不逃避地對所有人伸出手。

「而且……」

雪之下說到這里,低頭踢著腳邊的碎石。

「……我想葉山同學也始終放在心上。」

「嗯……多少會放在心上吧。」

我想那即為所謂的領袖特質,或者說是英雄特質,如同《世紀末領袖傳》。葉山八成是看《少年JUMP》長大的,跟從小就看另一家《BomBom》月刊(注35 讀者群設定為國小學生,但連載作品有不少暴力、哲學、情色內容。)的我不同。

「我不是那個意思……」

雪之下閃爍其詞,原本要說出口的話被樹林的聲響掩蓋,接著陷入一陣無聲。

「我說……你跟葉山到底發生過什麼事?」

不論我怎麼看,她對葉山的態度總是格外冷淡,從來沒有好膾色。從葉山第一次進入侍奉社社辦,我便這麼想;在這次集訓活動中,這種感覺變得更明顯。

我對此多少有些在意,雪之下則一派自然地答道:

「我們只是念過同一間小學而已,家人也都互相認識。他的父親是我們家公司的顧問律師,母親是一名醫生。」

「什麼?」

生在菁英家庭,成績優秀,運動全能,又是現實充帥哥,還有個美少女青梅竹馬?嗯……我不是很想這麼說,不過這種人能不能趕快去死?

我的外表好歹有一定水准,擅長文科,討厭團體競賽,有個超級可愛的妹妹。很好,平手!真想嘗嘗敗北的滋味。

萬一他再有個妹妹,可就真的危險……差點被打得慘敗,好險好險。

「可是,兩家人彼此認識也有麻煩的地方。」

「是啊。」

「你怎麼說得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因為對外事務都是由姐姐負責,我只是偶爾代替一下她。」

這時,一陣風吹過,樹葉沙沙地擺蕩。在靜謐的夜里,樹葉的摩擦聲傳得特別遠,有如水滴落入水面、產生漣漪。

我在一片沙沙聲中聽見雪之下的聲音。

「不過……今天能來真是太好了,我本來還以為沒有辦法。」

「啊?為什麼?」

我無法理解這句話的意思,轉頭看向雪之下,但她依舊仰望著星空,宛如先前沒講過任何話。

但我還是繼續等待她的回答。

初秋的昆蟲已迫不及待地唧唧叫著。夜越來越深,寒意也逐漸明顯,帶有秋意的風從我們身旁吹過。

隨著那一陣風吹過,雪之下看向我。她只是輕輕露出微笑,沒有說任何話。

她不回答我的問題,我也不多加追問。

這陣無聲僅維持一瞬間,她倏地站起身。

「差不多該回去了。」

「……也是,再見啦。」

「嗯,晚安。」

結果,我的問題只到這里,沒有繼續深入。畢竟別人不想多說的事,我也沒興趣勉強追問。有時候不要知道太多,反而能使雙方維持自在的關系。

一路上沒有任何照明設備,雪之下的腳步卻沒有一點猶豫,我目送她漸漸消失在黑暗中。

現場只剩下我一個人,我仰頭看向雪之下先前凝視的那片星空。

我們現在看到的星星,其實都來自遙遠的過去。它們不知花費多少年,才把過去的光芒傳遞到我們眼前。

每個人都為過去所困。不論我們自以為已經往前走多遠,只要在不經意間抬起頭,往事便像星光一樣緩緩降下。我們無法一笑置之,也無法把它們變不見。那些事情永遠會待在我們心中的一角,于某個時刻突然蘇醒。

由比濱結衣是如此,葉山隼人是如此,說不定雪之下雪乃也是如此。

上篇:第一卷 6.但是戶塚彩加很走運     下篇:第一卷 8.于是比企谷八幡在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