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一卷 幼年期 第六話「尊敬的理由」 
  
第一卷 幼年期 第六話「尊敬的理由」

自從來到這個世界,我就沒有出過家門.

我有意識地不曾離家.

我很害怕.

若是走出院子,看到外面的景色,記憶馬上就會被喚醒.

那一天的記憶.側腹的痛楚.雨水的冰冷.悔恨.絕望.被卡車撞飛的疼痛.

這些記憶就像發生在昨天一樣蘇醒.

我的腳在發抖.

我可以從窗口望向外面.也能夠靠自己的腳走進院子.

可是,無法再進一步了.

因為,我是知道的.

眼前那祥和的田園風景,有可能在一瞬間變成地獄.看起來如此和平的風景,是絕對無法包容我的.

生前.我在家中輾轉難眠時,不知妄想過多少次.

如果日本突然被卷入戰爭的話.如果某一天突然出現了個美少女同居人的話.

若是那樣,我一定能開始努力.

我就那麼不斷妄想著,借以逃避現實.

不知做過多少夢.

在夢里,我雖然不是超人,卻也有一般人的水平.跟一般人一樣,做著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能夠靠自己生存下去.

可是,夢醒了.

哪怕,我踏出家門一步,現在這個夢搞不好也會醒來.

夢醒來,回到那個絕望的瞬間.

被後悔的洪流淹沒的那個瞬間…….

不,這不是夢.

怎麼可能有這麼真實的夢境.

跟我說這是VRMMORPG我還能接受.

這是現實.

我不斷嘗試說服自己.

我明白的.

這個現實並非夢境.

我雖然明白,卻沒辦法踏出那一步.

不管心中多麼努力.

嘴上發誓說要認真生活.

可是身體卻無法跟上.

我好想哭.

※※※

畢業考試在村子外面進行.

當洛克希對我這麼說時,我發出了無力的抵抗.

「外面嗎?」

「是的,村子的外面.馬匹已經准備好了」

「不能在家里麼做嗎?」

「不行」

「不行嗎……」

我很迷茫.

我心里明白.總有一天必須踏出家門.

怎麼可能在這個世界也當個家里蹲.

可是,身體在拒絕.我的身體還記得很清楚.那時的事情.

生前,被不良少年們揍得遍體鱗傷,被狠狠地嘲笑,我的心受到巨大傷害的那一天.

已經走投無路,不得不閉門不出的那一天.

「怎麼?」

「不……那個……外面也許會有魔物」

「在這附近只要不接近森林的話幾乎很少能遇到魔物.而且,即使遇到了,也都是些很弱小的,我一個人就能解決.不如說,盧迪都可以解決掉哦」

洛克希對于我事到如今還找著各種借口不願意外出,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啊,我好像聽說過.盧迪,你是不是從來沒有出過家門?」

「嗯……是的」

「是不是害怕呀?馬」

「馬,馬什麼的我才不害怕呢」

不如說挺喜歡的.

《德比賽馬》也有玩過.(注:一款賽馬游戲)

「呵呵.我放心了.你也有跟年齡相符的地方呢」

洛克希會錯意了.

可是,我不能說害怕到外面去.

那肯定是比害怕馬更丟臉的事情.

我也有自尊心的.

純粹的,小小的自尊心.

不想被這位年輕的女孩看不起.

「真拿你沒辦法.來吧」

看到我不願意動,洛克希突然把我抬到肩膀上.

「呀!?」

「只要坐上去,很快就不會害怕了」

我沒有掙紮.

我的心里也在猶豫,也有干脆交給她算了的心情.

洛克希把我扔上了馬背.

然後她自己也騎了上來,抓住了缰繩.

那匹馬咯嗒咯嗒地向前走了出去.

我就這麼出了家門.

※※※

來到這個世界後,第一次來到庭院外面.

洛克希在村子里慢慢地前進著.

時不時地有村民向我們投來毫無顧慮的目光.

不會吧.

我身體緊張起來.

我對于視線還是很害怕.

特別是毫無顧慮的,鄙視的眼神.

他們不會用嘲諷的口吻來找茬吧.

應該不會的.

他們不會認識我的.

在這個世界認識我的,只有那個狹小的家里的人.

干嘛要看著我.

別看啊.去工作啊…….

不…….

不是我.

是在看洛克希.

他們之中也有向洛克希打招呼的人.

啊,是啊.

她已經在這個村子里建立了自己的地位.

明明這個國家中,對于魔族的歧視還很嚴重.

在鄉下,這種傾向更加顯著.

可就在短短兩年間,她在這個村子里就成為了眾人願意打招呼的對象.

想到這一點,背後的洛克希變得無比的可靠.

她知道路怎麼走,跟人們相互認識.

若是我被說了些什麼,她也肯定會為我說話的吧.

啊浮,想不到我會對曾經窺視著睡房做著那種事情的少女感到如此的可靠.

接著,我身體里的緊張感消失了.

「卡拉瓦喬的心情也很不錯呢.被盧迪騎著,它感到很高興哦」

卡拉瓦喬是馬的名字.

當然,我是不懂馬的心情的.

「這樣啊」

我隨意回答著,身體向後靠去,後腦勺碰到了洛克希那缺少起伏的胸部.

真舒服.

我到底在害怕什麼呢.

這麼祥和的村子,有誰會來欺凌我呢.

「還害怕嗎?」

她問到,我搖了搖頭.

別人的視線我已經不害怕了.

「不,已經沒事了」

「是吧,我就說沒關系的」

心中有了些許余裕.

周圍的風景進入了我的眼簾.

一望無際的農田,零星的房子點綴在其中.

正給人農村的感覺.

巨大的范圍內,能看到想當數量的人家.若是再密集一點,也許就會變成小鎮了.

若是還有風車的話,也許會讓人聯想到瑞士.

啊,也有水車磨坊呢.

放松下來後,我有點在意這陣沉默.以前同洛克希一起時,還沒有過這樣的沉默.

也沒試過這麼緊靠著對方.雖然沉默並不難耐,卻有點難為情.

于是我打開了話匣子.

「老師,這片田種的是什麼?」

「主要是阿蘇拉麥.是面包的原料.並且,這里還有少量的芭提爾斯花跟青菜吧.芭提爾斯花在王都加工後能變成香料.其他的都是飯桌上的材料」

「啊,那邊是青椒吧.老師不能吃的」

「不,不是不能吃啦.只是有點不習慣」

我東一句西一句地問著.

今天,洛克希說了最後的考試.

就是說,當家庭教師要結束了.

洛克希是個急性子的人.今天就是最後一天.也許明天就會離開我們家了吧

那麼,今天就是最後了.再多聊一些吧.

可是,我也找不到什麼有意思的話題,只能不斷地問著村子里的事情.

根據洛克希的說法,這個村子是阿蘇拉王國東北部的非托亞領的一部分,名為布埃納村.

大概有三十戶人家,以農業為生.

我的父親保羅是被派遣到這個村子的騎士.

他的職責是監視村民們的工作情況,同時也負責村子里的爭吵的仲裁,在魔物之類的襲擊時保護村子等工作.

換句話說就是國家公認的保鏢.

雖說如此,這個村子里有年輕人在輪流負責警戒.

所以保羅在上午巡視完後,下午基本都待在家里.

因為基本上是個和平的村子,所以沒什麼事情做.

我們說著這些話題時,麥田漸漸變得稀少起來.

我沒有了可詢問的東西,沉默持續了一段時間.

又過了大概一個小時吧.

周圍已經完全看不到麥田,我們來到了一無所有的草原上.

※※※

那是延續到地平線盡頭的草原.

不,很遠的地方隱隱約約能看到山脈.

至少在日本是無法看到的景色.

給我一種在地理課本上還是哪里看過的蒙古高原的感覺.

「到這附近就差不多了吧」

洛克希在一顆孤零零的樹前讓馬停下,下馬將缰繩綁在了樹上.

然後,將我抱下了馬.

終于跟我面對面了.

「接下來我會使用水聖級攻擊魔術『豪雷層積云(Cumulonimbus)』.這個術是在大范圍降下伴隨雷電的暴雨的魔術」

「是的」

「請模仿我試著使用它」

使用水聖級的魔術.

原來如此.這就是最後考試的內容麼.

接下來洛克希要使用的是她最大的魔術,若是我也能學會的話,洛克希便沒有可以教給我的東西了.

「因為我只是演示,所以我會維持一分鍾左右就讓魔術散去,然後呢…….如果你能讓雨持續一個小時就算是合格吧」

「因為是秘傳所以才在沒有人的地方使用的嗎」

「不是的.是怕人或是農作物受到災害」

哦.

讓農作物遭受災害等級的降雨麼

這還真厲害.

「我開始了」

洛克希向著天空舉起了雙手.

「偉大的水之精靈,登上天空的雷帝之王子啊!!實現吾願,降下凶暴的恩惠,將力量展示給矮小的存在吧!!神之鐵錘擊打鐵砧,展示你的威嚴,讓大地被水淹沒!!浮浮,雨水啊!!沖毀全部,驅逐一切吧!!

『豪雷層積云』!!」

一個一個的單詞被她咬文嚼字般地詠唱出來.

時間長達一分鍾以上.

詠唱結束的瞬間,周圍一瞬間就變暗了.

數秒的延遲後——猛烈的雨水降了下來.

周圍掛起猛烈的暴風,黑色的云層中閃現著雷電.

瀑布般的大雨的唰唰聲中,紫色的電光在云層中奔流,響起轟隆隆的聲音.

云層中的閃電淺淺地變得強力.

仿佛讓光芒帶上了重量般,雷電不斷膨脹——.

——落了下來.

轟!!

落在了樹上.

我的鼓膜在嗡嗡響,眼睛被閃花了.

差點暈倒.

「啊!!」

這是洛克希不小心犯錯時發出的叫聲.

云在一瞬間散開了.

雷跟雨水馬上就停下了.

「哇啊浮…………」

洛克希綠著臉朝大樹那邊跑去.

我朝那邊看去,我們帶來的馬冒著煙倒下了.

洛克希將手放在馬身上,馬上開始了詠唱.

「慈愛的母親之神,請治愈他的傷口,讓他取回健康的身體『EXHealing』」

洛克希慌慌張張地實施了中級治愈魔術,不到一會,馬就醒了過來.

看了並非即死.

中級的治愈魔術是無法讓死者蘇醒的.

那匹馬露出了害怕的表情,洛克希額頭流下了冷汗.

「呼,呼……好危險」

那匹馬是我們家唯一的一匹馬.

保羅每天都精心照顧它,有時會笑著騎著它去遠處.

雖然並不是什麼名馬,可是卻是保羅長年同甘共苦的朋友,說是愛它僅次于簡妮絲也不為過.就是那麼重要的馬.

當然,兩年間一同生活的洛克希也是知道這件事的.

我還知道,有一次洛克希目睹了保羅表情恍惚地趴在馬背上而被雷到.

「這,這件事請務必保密哦?」

洛克希半哭著說道.

她有點笨手笨腳的.

經常粗心大意犯下失誤.

不過,她很勤奮.我也知道她每天晚上都為了我的課程而預習到很晚.

我還知道她因為年輕不想被小看而總是盡力地表現出有威嚴的樣子.

我很喜歡這樣的她.

要不是年齡差距較大,我真想把她娶回家.

「放心吧,我不會跟父親說的」

「嗚……拜托你了」

要是能在同樣年齡相遇就好了.

「嗚……」

洛克希雖然陷入半哭狀態,可是馬上就搖了搖頭,拍著自己的臉頰,用端正的表情看向我.

「來,試試看吧.卡拉瓦喬我會保護好的」

那匹馬現在也還一副害怕地想要逃跑的樣子,可洛克希用她瘦小的身體緊緊地拉住了它.

雖然我覺得洛克希那矮小的身材是拉不住那匹馬的,不過馬也漸漸地老實下來.洛克希維持著那個姿勢,開始詠唱起什麼來.

然後,我看見她跟馬匹被土牆蓋了起來.

不到一會,土制的地堡就完成了.

這是土系上級魔術『土城(Earth Fortress)』

有這個的話,即使受到雷雨襲擊也沒事吧.

好,開始吧.

干脆來個厲害的,讓洛克希大吃一驚吧.

我想想,詠唱是…….

「偉大的水之精靈,登上天空的雷帝之王子啊!!實現吾願,降下凶暴的恩惠,將力量展示給矮小的存在吧!!神之鐵錘擊打鐵砧,展示你的威嚴,讓大地被水淹沒!!浮浮,雨水啊!!沖毀全部,驅逐一切吧!!

『豪雷層積云』!!」

一次就說出來了.

云層滾滾而來.

同時,我理解了『豪雷層積云』.

在中等高度的天空中制造出云層同時,讓其做出複雜的運動,形成雷云.差不多就是這種感覺吧.

如果不持續注入魔力的話云層的運動就會停止,不到一會云就會散掉.

(且不說魔力,要雙手高舉一個小時以上實在是太累人了……)

不,等等.

魔術師必須有創意跟研究精神.

是不是沒有必要維持這收集元氣的姿勢長達一個小時呢?(注:龍珠的元氣彈……)

對,這是考試.

並不是一個小時維持同一個姿勢,而是制造出云層後用混合魔術維持它.

差點沒想到.學過的東西就要用起來.

「我想想.以前電視上看過的.云層形成的過程————」

剛剛洛克希制造的云還留著一些.

好像是水平方向旋轉上升的感覺,為了要做出上升氣流,讓下方變暖比較好麼.

順便讓上方變冷加速上升氣流的速度——.

嘗試著這些時,居然消費掉了我一半的魔力.

不過,這樣的話一個能維持一個小時以上吧.

在著雷鳴暴雨中,我滿足進入了洛克希制造的圓頂土堡中.

洛克希坐在昏暗的地堡角落,手里握著馬的缰繩.

她看見我,點了點頭.

「這個土堡會在一個小時後消失,在那之前讓魔術停下就可以了」

「好的」

「放心吧.卡拉瓦喬沒事的」

「好的」

「不要光說好的好的.要在外面認真控制雷云一個小時」

嗯?

「要控制嗎?」

「嗯?我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嗎?」

「可是,有必要控制嗎?」

「當然了,水聖級的魔術也是魔術,不過使用魔力維持的話,會被風吹散的」

「可是我已經讓它不會被吹散了啊……?」

「哈?啊……!?」

洛克希像是注意到什麼,跑出了土堡.

同時,土堡開始崩潰.

喂喂,你不繼續控制嗎.

馬會被活埋的.

「哎呀呀」

我慌忙接過控制,來到了外面.

洛克希呆呆地望著天空.

「……這樣啊,斜向上的龍卷將云往上帶動……!!」

天上有著我所制造的,不斷無限變大著的積亂云.

自我感覺干得不錯了.

以前看過某個特別節目,用科學來解釋超大胞風暴形成的過程.

雖然不太記得內容了.

我就靠著感覺試著做,結果做出來看還挺像樣的.

「盧迪.合格了」

「誒?可是,還不到一個小時哦?」

「沒有必要.做到這些已經足夠了.不過你能讓它消失嗎?」

「啊,可以.雖然要花點時間」

我在地面附近施展廣域降溫,讓上方加熱,制造出向下的氣流,最後用風魔術強行將云層吹散了.

結束時,我跟洛克希已經全身濕透了.

「恭喜你.這樣你就是水聖級了」

滴著水的美女梳起沾濕的劉海,用平時很少見的開朗的笑容向我宣告著.

生前一事無成的我,終于完成了一件事情.

一陣奇妙的感覺好像從腹部湧現出一樣.

我知道這個感覺.

成就感.

我在這一瞬間,終于確實感覺到了,我來到這個世界後踏出的『第一步』.

※※※

第二天,洛克希收拾好行裝,跟兩年前毫無二致的打扮站在了門口.

父親跟母親也跟洛克希剛來時沒有很大變化.

只有我長高了.

「洛克希,繼續待在我們家也沒關系哦?還有很多料理沒教給你呢……」

「是啊.雖然家庭教師結束了,可是你在去年干旱時立下很大功勞.村子里的家伙們也肯定歡迎你的」

雙親挽留著洛克希.

在我不知道的地方,洛克希跟我雙親也變得很要好了.

嘛,她從下午到晚上都很閑,每天做點什麼的話,也能結交不少人脈呢.

跟主人公不行動就不會有能力變動的游戲角色不一樣.

「不了.謝謝你們這麼說,可是這次的事情讓我感到了自己的無力.這陣子我會周游世界,磨練自己的魔術水平」

好像因為被我追上了等級而受到打擊了.

以前跟我說過討厭被弟子趕超呢.

「這樣啊.這個,怎麼說呢.不好意思了,好像我們家兒子讓你失去自信了一樣」

保羅啊,你這個說法不太好吧.

「不,讓我不再驕傲自滿這件事,我反而十分感謝呢」

「能使用水聖級魔術,驕傲自滿一點也沒關系吧」

「我明白了即使不靠那種東西,依靠創意的話能做出更強的魔術」

洛克希苦笑著說著,摸了摸我的頭.

「盧迪,雖然我已經盡力了,可是我的力量不夠教你的」

「沒有這回事.老師教給了我很多東西」

「你能這麼說我就滿足了……啊對了」

洛克希將手伸進了斗篷里摸索著,然後掏出了系著皮繩的垂飾.

是有著綠色光澤的金屬做成的三根長矛組合的形狀.

「慶祝你的畢業.因為沒有時間准備,拿這個忍耐下吧」

「這是……?」

「米格爾多族的護身符.要是遇見不好說話的魔族時,出示這個並報上我的名字,就能稍微得到融通……也許」

「我會珍惜的」

「只是也許哦.不要太過相信了」

洛克希在最後的最後微笑著,出發去旅行了.

我不知何時已經淚流滿面.

她真的給了很多.

知識,經驗,技術…….

若是沒有與她相遇,我也許現在也還在一個人單手拿著魔術課本進行著低效率的學習吧.

最重要的是,她將我帶到了外面.

來到了外面.

僅此而已.

僅僅是那樣.

洛克希將我帶了出去.

這件事有著重要的意義.

來到這個村子只有兩年的洛克希.

看起來絕不擅長與人交往的洛克希.

身為魔族,村民不可能會給好臉色看的洛克希.

不是保羅也不是簡妮絲,可是洛克希將我帶了出來,有著重要的意義.

說是帶了出來,也只是穿過村子.

可是,走出家門這個行動對我來說,毫無疑問是心理陰影.

她把它治好了.

僅僅是穿過村子.

我的心就像放晴了一般.

她並非有目的的讓我重新做人.

可是,毫無疑問我心中的陰霾被一下吹散了.

昨天成了落湯雞回到家後,我轉身朝著門外踏出了一步.

那里有的,只有地面.

普通的地面.

我沒有發抖.

我已經可以走出外面了.

她做到了誰都沒能做到的事情.

生前,父母跟兄弟們都沒能做到的事情.

她做到了.

並非無責任的話語,而是負責任地給予了我勇氣.

她並非有意識地這麼做的.

我明白的.

她是為了自己.

我明白的.

不過,我還是尊敬她.

尊敬著那位小小的少女.

望著洛克希的背影直到消失為止,我在心里這麼發誓.

手中是洛克希留給我的短杖跟垂飾.

以及各種各樣的知識.

突然想起來.

幾個月前被我偷來的洛克希沒洗過的內褲還在我的房間里.

對不起.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一卷 幼年期 第五話「劍術與魔術」    下篇:第一卷 幼年期 第七話「朋友」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