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一卷 幼年期 第八話「遲鈍」 
  
第一卷 幼年期 第八話「遲鈍」

六歲了.

生活沒有什麼大變化.

上午練習劍術.下午有空就進行實地調查或者在山丘的大樹下練習魔術.

最近正在嘗試能不能用魔術對劍術進行輔助運動.

噴出風提高劍的速度,發出沖擊波讓自己的身體急速反向,在對方腳下產生泥沼拖住對方腳步…….

也許有人會認為,盡是想些小動作,劍術是不會成長的吧.

可是,我不這麼認為.

格斗游戲中變強有兩種方法.

第一是思考以弱勝強的方法.

第二是提高自己的能力進行練習.

現在我所思考的就是第一種.

目標就是贏過保羅.

保羅很強.雖然作為父親還不成熟,可是作為劍士是一流的.

若是重視第二種方式,老老實實地鍛煉身體的話,確實遲早是能贏過他的吧.

我現在六歲.十年過後就是十六歲,那時保羅是三十五歲.

再經過五年我二十一歲,保羅四十歲.

遲早能贏這種話是沒有意義的.

就算贏過年老的對手,對方也能說「呀,要是我還在一線那時」作為借口.

在對方最鼎盛的狀態贏過他才有意義.

保羅現在二十五歲.

雖然已經離開了一線,可是肉體還是最高峰的時期.我希望在接下來五年中至少贏過他一次.

盡可能在劍術上.可是如果不行的話,就用混雜著魔術的近戰.

我帶著這樣的想法,今天也以保羅為對手進行腦內訓練.

※※※

只要來到山丘上的大樹下,就有很高概率碰到希露芙.

「對不起,等了很久?」

「不會,我也剛到」

說著彙合的戀人的台詞,我們開始玩耍.

最開始那陣子,之前的索瑪爾小子跟其他臭小鬼都會跑過來.中途還加入了小學高年級大小的孩子,不過全都被我們擊退了.每次,索瑪爾的母親都會跑來我們家大吵大鬧.

因此才搞明白,其實索瑪爾他母親口口聲聲說著孩子的事情,其實是喜歡保羅.孩子的吵架只是她跑過來見他的借口.真是太蠢了.

每次受了點擦傷就被帶過來的索瑪爾君也感到很厭煩了吧.看來他並不是故意碰瓷的.懷疑他真是不好意思.

擊退了約有五次.

以某一天為界線,他們就完全不來了.偶爾在遠處看著我們玩耍,在路上相遇時也沒有互相說話.

他們似乎決定徹底無視我們了.

就這樣,這件事算是姑且解決了,山丘上的大樹下成了我們的地盤.

※※※

接下來,比起臭小鬼們,還是說希露芙的事情吧.

我以玩耍為名,對他實行了魔術的訓練.

若是掌握魔術的話,他也能一個人擊退那些臭小鬼吧.

一開始,希露芙僅僅釋放了入門級魔術五到六次就氣喘籲籲了,而在這一年間,魔力總量也增長得非常多了.整整半天一直進行魔術訓練也沒問題了.

『魔力總量有上限』

這句話的可信度非常小.

只是,魔術還很嫩.

他對于火系統特別不擅長.希露芙對風和水魔術能很靈活地操縱,可是火卻一直不行.

為什麼.就因為混雜了長耳族的血麼?

不對.

是洛克希課上學過的,『擅長系統,不擅長系統』吧.

如字面意義,每個人都有各自得意的系統跟不擅長的系統.

我又一次問過他「希露芙,你害怕火麼」.

他雖然回答「不會」,可是卻給我看了他的手掌.上面有一道丑陋的燒傷.

三歲大時,他在雙親沒注意時,用手抓住了火爐里的鐵棍.

「可是,現在不害怕哦」

雖然他這麼說,可是還是有本能的恐懼吧.

這種經驗會影響不擅長的系統.

比如說炭礦族(矮人),水是不擅長系統的很多.

他們炭礦族一般居住在山附近,從小就與土相伴,玩耍,成長後跟父親學習鍛造,挖掘礦石為生,因此比較容易擅長火跟土.可是,在山上活動時,經常會被突然湧現的溫泉燙傷,被大雨造成的洪水淹沒,因此容易不擅長水.

大概是這種感覺,並非直接地跟種族有關系.

順便一提,我沒有不擅長系統.

因為我是被捧在手心里長大的.

要制造暖風跟溫水,並不一定需要用火.

只是要教會他這些概念很麻煩,所以還是讓他練習火魔術了.能隨時使用火並沒有壞處.沙門菌只要加熱就會死掉,所以不想食物中毒而死的話,必須要將食物煮熟.

隨時,只要使用初級解毒魔術,大部分的毒都能被中和.

希露芙雖然苦戰著,卻毫不抱怨地持續著練習.

因為是他自己提出的.

拿著我的杖(洛克希給我的)跟我的魔術課本(從家里拿來的),鄒著眉頭詠唱的希露芙看起來很美.

就連男人的我都這麼想,將來肯定很受歡迎.

(妒忌的心是父親的心……)(注:出自松澤夏樹搞笑漫畫《轟天突擊隊》)

腦海中好像響起這樣的聲音,我慌忙搖了搖頭.

不對不對.妒忌沒有意義.再說,本來就是這樣的作戰.

帥哥朋友釣魚作戰.

希露芙大帥哥,我一般般,女人沖我來,啦啦啦

「喂,盧迪.這個怎麼讀?」

我在腦袋里唱著歌時,希露芙用手指著翻開的書頁,抬頭向我問道.

這個仰視太強力了.讓人不禁想抱住他接吻.

忍住.

「這是『雪崩』」

「是什麼意思?」

「是指很大量的雪積累在山坡上,無法承受自己的重量時崩落下來.冬天的房頂上不是會有積雪偶爾唰地掉下來嗎?那個的放大版」

「這樣啊……好厲害.你看過嗎?」

「雪崩嗎?那當然……沒有了」

只有在電視上看過.

我讓希露芙讀著魔術課本.這樣也能順帶教他讀書寫字.學習文字沒有壞處.

雖然不知道這個世界的識字率有多少,但肯定不會像現代日本那樣接近100%吧.

這個世界並沒有讓人明白文字的魔術.

識字率越低,認字越重要.

「成功啦!!」

希露芙發出歡喜的叫聲.我看到他成功使出了中級水魔術『冰柱』.從地面長出來的冰柱在陽光下閃閃發亮.

「已經十分熟練了呢」

「嗯!!……可是,這本書並沒有寫著盧迪用的那個啊?」

希露芙歪著頭問道.

「嗯?」

被他說到我用的那個,我想起來是熱水的事情.

我翻過魔術課本,指著兩個地方.

「有寫啊.水瀑跟灼熱手」

「……?」

「同時用」

「…………?」

他還是歪著頭.

「要怎麼同時詠唱兩個?」

糟了.光按自己的感覺說了.是啊,沒可能同時說兩句話的…….

這下我沒辦法嘲笑保羅是感覺派了.

「這個呢,不詠唱咒文使出水瀑,然後用灼熱手加熱.其中一邊用詠唱也可以,或者把水積攢到桶里邊,然後再加熱也可以」

我演示了無詠唱同時使用兩個魔術.

希露芙瞪大了眼睛.無詠唱在這個世界果然被歸入了高等技術.洛克希做不到,據說魔法大學的教師里也只有一個人能做到.

所以,應當教給希露芙的並非無詠唱而是混合魔術吧.

我認為即便不用很高難度的技巧,只要達到相似結果就可以了.

「那個,教我」

「那個是指?」

「不用嘴巴說的那個」

但希露芙並不這麼認為.

當然,看起來肯定是一次性使出來比起交叉使用兩種魔術更好吧.

嗯……嘛,如果實在教不會的話,他自己便會選擇混合魔術的吧.

「嗯,也是.那麼,用平時詠唱魔術的感覺,就是從身體里往指尖集中魔力的感覺.你試試不詠唱然後重現那個感覺.當你覺得集中了魔力後,想起想要使用的魔術,然後手中擠出來.這麼做試試.一開始從水彈開始」

有傳達好麼.

我沒辦法很好地說明.

希露芙閉著眼睛發出嗯嗯的聲音,扭曲著身體像是在跳奇怪的舞蹈一樣.

要傳達憑感覺而做的事情很困難.

無詠唱既然是在腦海中進行的,那麼不同人也有不同方法吧.

因為我覺得一開始學習,基礎是很重要的,所以讓希露芙這一年一直靠詠唱使用魔術.

果然是詠唱越用得多,無詠唱就越難吧.就像讓至今為止都是右手做的事情改成左手做一樣,要再改回來是很困難的.

「成功了!成功了哦盧迪!!」

可事實並不如我想象那樣.

希露芙高興地大叫著,連續使用著水彈.

雖然一直用著詠唱,不過也只有一年麼.似乎也就是將自行車的輔助輪卸下來的程度的感覺吧.年輕的感性.或是希露芙的才能麼.

「好.那麼,就試試將至今為止學過的所有魔術都用無詠唱來使用一遍」

「嗯!!」

不管怎麼說,如果他也懂得無詠唱的話,我教起來也容易.

因為只是交給他自己正在做的事情而已.

「嗯?」

突然,零星的雨點開始落下.

我抬頭望去,不知何時天空已經被漆黑的烏云覆蓋.

下一瞬間,豪雨如瀑布般降下.

平時我都是留意著天空的情況,確保在下雨之前能回到家而對進度做出調整的,可是今天因為希露芙成功使用了無詠唱魔術而大意了.

「啊——啊,這雨真大」

「盧迪,你能讓雨下起來,不能讓它停下嗎?」

「雖然可以,可是都已經濕了,而且農作物要是沒有雨水是不會長大的.不到被抱怨天氣太差而困擾的程度我是不會干預的」

說著,我們跑向了格瑞拉特宅.

因為希露芙家很遠.

※※※

「我回來了」

「打,打擾了……」

我一進家門就看到女仆莉莉婭拿著一張大毛巾站在門口.

「歡迎回來.盧迪烏斯少爺……跟您的朋友.熱水已經准備好了.趁著沒感冒,請趕快到二樓擦拭身體.老爺跟太太很快就會回來了,我需要他們做准備.您一個人沒問題吧?」

「沒問題」

莉莉婭看到大雨下起來,預測到了我會濕著回來吧.她雖然話很少,而且也很少跟我說話,但的確是為有能力的女仆.即便不用我說明,她看到希露芙便立即回到家中,又拿出了一張大毛巾.

我們脫下鞋子光著腳,一邊擦拭著頭發跟腳丫,一邊來到了二樓.

一進我房門就看到一個大捅,里面裝著熱水.這個世界里,別說沖澡了,連在浴池里泡澡的文化都沒有,只有用這個來擦洗身體.

根據洛克希所說,似乎是有溫泉的.

嘛,對于不愛洗澡的我來說,有這個就夠了.

「嗯?」

我脫下衣服變成全裸時,希露芙卻紅著臉扭扭捏捏的磨蹭著.

「怎麼了?不脫下來是會感冒的哦?」

「誒?嗯,嗯……」

可是,希露芙還是不動.在別人面前脫衣服感到害羞嗎…….

還是說,還不會一個人脫衣服麼.拿他沒辦法,畢竟只有六歲.

「來,舉高雙手」

「可是……嗯……」

我讓希露芙舉起雙手,將他濕透的上衣脫了下來.

露出了沒有長肌肉的白色肌膚.我正要順勢脫下他褲子時,被他抓住了手.

「不,不要……」

對被看到感到害羞麼.

我小時候也是.幼兒園那時.每次游泳都要全裸地沖涼,那時對于被同年級的孩子看到感到非常害羞.

可是,希露芙的手冰涼的.不快點可就真的會感冒的.

我強行脫下他的褲子.

「停……停下……」

手移到了小孩子用的燈籠褲上時,我的頭被他打了.

我抬頭,被希露芙流著眼淚瞪著.

「我不會笑你的啦」

「不,不是這個……不,不要……!!」

他拒絕得很認真.自從與希露芙認識以來,他第一次如此激烈地抗拒著.

有點受打擊.

是那個麼.長耳族有不能被別人看到裸體的規矩麼.

若是這樣的話,強行脫光他也不太好…….

「我知道了.知道了啦.那你答應我,等會要好好換下來哦.濕透的內褲很難受的,而且冰涼得容易搞壞肚子」

「嗯……」

我把手放開後,希露芙流著眼淚著點了點頭.

好可愛.我真想跟這位可愛的少年搞好關系.

突然,我心里產生了惡作劇的想法.

只有我全裸,不是很不公平麼.

「有破綻!」

我一口氣拉下了他的內褲.

去吧!!全裸鍾擺!(注:這個貌似是出自密斯馬路卡興國物語的全裸俠的必殺技……?)

「不……不要!!」

「…………誒?」

希露芙的慘叫.他一瞬間就彎下身子遮住了自己的身體.

那一瞬間,進入我眼簾的,並非最近看慣的純潔的短劍.

當然,也不是有著可怕紋樣的暗黑之刃.

那里有的是,不,那里沒有的是——.

對……沒有.

沒有該有的東西.

生前,我在電腦顯示器上看過無數次.

有時是打著馬賽克的,有時是無碼.看著那些,我一邊想著總有一天要舔,插入真物,一邊讓黑色噴油管中的白色炮彈擊中紙巾——這就是我剛剛看到的東西.

希露芙是.

他是……她來的.

我腦袋一片空白.

我剛剛是不是做了沒法一笑了之的事情……?

「盧迪烏斯,你在干什麼……」

我猛地回頭,保羅就站在那里.什麼時候回來的.是聽到叫聲跑過來的麼.

我一動不動.保羅也一動不動.

旁邊就是全裸地蹲坐著的希露芙.

而我的手上正握著她的內褲.

而我那可愛的BabyBoy正突顯著它的年輕氣盛的存在感.已經是無法辯解的狀況了.

我手上的內褲跌落掉落在地.

外面下著大雨,可是我卻感覺靜悄悄的,只有內褲跌落的聲音.

※保羅視角※

工作結束回到家,卻看到兒子正在襲擊青梅竹馬的少女.

我差點不經大腦地就叱責他,可是我也變得慎重起來.這次也許也是有隱情的.上次的失敗可不能重來.總之我先將抽泣著的少女交給了妻子跟女仆照顧,我用熱水擦拭著兒子的身體.

「為什麼要做那種事情?」

「對本區」

一年前我教訓他時,他展現了絕不道歉的意志,可是這次卻爽快地道歉了.他的態度也很奇怪.感覺就像被鹽醃過的青菜一樣.

「我在問你理由」

「被雨打濕了.我打算幫她脫衣服……」

「可是,她不是不願意嗎?」

「是……」

「父親我說過,對女孩子要溫柔的吧」

盧迪沒有任何解釋.我在他那麼大的時候是什麼樣子呢.

好像盡是在說「可是」「但是」之類的詞.

我就是個找理由的小鬼.兒子真是了不起.

「嘛,像你這麼大的孩子,肯定也是有興趣的吧.可是強迫是不行的」

「…………是的,對不起.我再也不會犯了」

看著好像受了打擊似的兒子,我感到有點抱歉.

好色是我的血統影響.我在年輕時就血氣旺盛,精力旺盛,一見到可愛的女孩子就不斷地對她們出手.現在雖然已經沉靜下來了,可是以前我真的不知道什麼叫忍耐.

這就是遺傳吧.

理性的兒子對于這種本能感到煩惱是理所當然的.

為什麼我沒有注意到呢……不,現在不是共鳴的時候.

應當用經驗來告訴他怎麼做.

「不是對父親,而是對希露菲愛特道歉.知道了麼」

「希露菲,愛特……會原諒我嗎……」

說著,兒子更加失落了.

仔細一想,兒子從一開始就對那孩子很執著.一年前的騷動也是為了保護那孩子而引起的.結果甚至被父親打了.

那之後也是,每天都一起玩耍,從其他孩子手上保護她.劍術與魔術都從沒放下,同時還為了她抽出時間.跟她親近到了願意將自己最重要的杖跟魔術課本送給她當禮物.

一想到可能會被那孩子討厭,我也明白他肯定會失落.

我以前也是.被討厭了也會感到失落.

不過,放心吧,兒子.從我的經驗來看,還有很大挽回的余地.

「放心吧,沒關系的.你至今為止都沒有對她做過什麼壞心眼的事情,只要用心道歉,肯定會原諒你的」

我說完,兒子的臉色稍稍改善了一點.

兒子這麼聰明,雖然這次犯下了錯,可是肯定很快就能補救回來.

更有可能巧妙地利用這次失敗,俘虜她的芳心也說不定.

即可靠又可怕.

洗完澡的兒子對希露菲愛特說的第一句就是:

「對不起希露菲.因為你頭發很短,所以我一直以為你是男孩子來的!!」

我還以為兒子是個完美的人,可是意外地也有很笨的地方呢.

我第一次這麼想到.

※盧迪烏斯視角※

我又道歉又安慰又誇獎地,好不容易得到了原諒.

因為希露芙是女孩子,所以以後稱呼她為希露菲.

本名似乎是希露菲愛特.

我居然將那麼可愛的女孩子看成男孩子,保羅對于我的眼光感到了十分無語.

我也沒想到「原來你實際上是女孩子嗎!!」這種事情會實際發生.

有什麼辦法嘛.第一次相遇時,她頭發比我還短.雖然不像短碎發那麼時髦,也沒有平頭那麼短.服裝也沒有一次打扮地像個女孩子過.淺色的上衣加褲子.就這麼多.若是穿上裙子,我也不可能搞錯的吧.

不……冷靜想想吧.

因為頭發顏色而遭到欺凌.所以,肯定會想把頭發剪短,顯得不那麼顯眼吧.因為遭到欺凌,肯定要逃跑.所以,比起裙子,還是褲子方便吧.希露芙家並不富裕.所以,縫制一條褲子就沒有余裕再做裙子了.

若是在三年後相遇,我也不會搞錯.

只是先入為主地認為她是可愛的男孩子,實際上並非顯得很中性.

如果她……算了,不說了.

說什麼都是借口而已.

既然知道她是女孩子,我的態度也相應改變了.

看見打扮得像個男孩子一樣的希露菲,我總有種奇怪的感覺.

「希,希露菲長得那麼可愛,頭發再留長一點不也挺好嗎?」

「誒……?」

若是干脆外貌都能變過來,我的心情也能切換過來吧.

因此,我提議到.

希露菲雖然不喜歡自己的頭發,可是綠寶石色的頭發在陽光下顯得透亮而閃耀.我非常希望她能留長發.而且最好能弄成馬尾或雙馬尾.

「不要……」

可是,自那天以來,希露菲對我產生了警戒心.

特別是對于身體上的接觸有露骨地避諱.

以前是那麼的聽話,真是讓我有點受到打擊.

「這樣啊.那麼今天也來練習無詠唱魔術吧」

「嗯」

我端正了表情,隱藏自己的內心.希露菲只有我一個朋友,所以只能兩個人一起玩.雖然她心里還有芥蒂,可還是願意跟我一起玩.

所以,今天就先這樣吧.

※※※

現在我的技能以這個世界的基准是這樣的:

————————————————————————————————————————————————————————————————————————————————————————————

『劍術』

劍神流:初級 水神流:初級

『攻擊魔術』

火系:上級 水系:聖級 風系:上級 土系:上級

『治愈魔術』

治愈系:中級 解毒系:初級

治愈魔術果然也是分成七個等級,由治療,結界,解毒,神擊四個系統組成.

不過,跟攻擊魔術不一樣,並沒有火聖,水聖之類的帥氣的名字.

而是用聖級治療術師,聖級解毒術師之類的稱呼.

治療就是如字面意義,治療傷口的魔術.一開始頂多治療一點擦傷,上升到帝級的話似乎連斷掉的手臂都可以再生.只是,即便達到神級,也不能複活死去的生物.

解毒也是如字面意義.治療中毒或生病的魔術.高階級還能制作出毒藥,解毒藥等.異常狀態相關的魔術是聖級以上,似乎很難學.

結界則是提高防禦力,制造出障壁的魔術.簡而言之就是輔助魔法吧.詳細情況我並不是很清楚,我才大概是靠加快新陳代謝來治療輕傷,或是讓大腦分泌激素來麻痹痛覺吧.洛克希並不懂得用.

神擊系似乎是對幽靈系的魔物或邪惡的魔族產生有效性傷害的魔術,不過神擊系是被人族的神官戰士秘藏的魔術,魔法大學里也沒有教,因此洛克希也不清楚.

雖然我沒有親眼看過幽靈,不過這個世界似乎真的會鬧鬼呢.

不清楚原理便無法使用無詠唱,真是很不方便.

再說,雖然攻擊魔術有點理科系的原理,我卻不知道其他魔術是否有相應的原理.雖然我知道魔力這種東西有點類似萬能的元素.可是,要讓其怎麼變化才會做到什麼這一點我完全搞不清.

比如說,讓遠處物體飄起來或吸引到手上的精神力操控.

這些感覺是可以再現可,可是根本不是超能力者的我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再現.

順便一提,我對于治療傷口的過程感覺非常朦朧.所以,我無法做到無詠唱使用治療術.如果我擁有醫生的知識,也許能連治愈魔術也能無詠唱地使用了吧.

其他也是,如果知道些相關的知識,也能用魔術再現吧.

或者,如果以前參與過運動,劍術也能更進一步吧.

這麼想著,我感到生前真是無為地浪費了很多時間.

不.並不是浪費.

確實我既沒有工作也沒有上學.可是,我並不是一直在冬眠,而是接觸了眾多游戲與興趣愛好.在其他忙著工作與學習的時間里.

那些游戲的知識,經驗,思考方式,在這個世界也能派上用場的.

應該……!!

嘛,雖說現在並沒有派上用場.

※※※

那是在跟保羅進行劍術鍛煉時發生的事情.

「哎……」

我不禁漏出歎息.

我還以為露骨地漏出歎氣聲會惹保羅生氣,沒想到他卻笑眯眯的.

「哈哈.盧迪,我猜猜.你是被希露菲愛特討厭了而感到失落吧?」

剛剛的歎氣並不是這個原因.

雖然不是,可希露菲的事情也是煩惱之一.

「是啊.劍術也沒什麼提高,又被希露菲討厭了,肯定會想歎氣的啊」

保羅笑嘻嘻地將木劍插入了地面.他靠著木劍,低頭看著我.

這家伙不會是想拿我當笑話看吧.

「父親可以幫你出出主意哦」

說出了讓我意外的話語.

我考慮起來.

父親,保羅,很受歡迎.簡妮絲可以說是美女,而且還有艾特太太那件事.莉莉婭被保羅摸屁股時也曾喜形于色過.是不是有什麼不會被女孩子討厭的秘訣呢.現充之路麼.嘛因為他是感覺派,我可能難以理解,不過也許能作為參考.

「拜托你了」

「嗯,要不要說呢」

「需要我舔您的靴子嗎」

「喂,你干嘛突然那麼卑微」

「要是不告訴我的話,我就把你對莉莉婭暗送秋波的事情告訴母親」

「這次態度又這麼高壓……哇!!你看到了嗎!!我知道了.吊你胃口不好意思了」

對莉莉婭暗送秋波只是我套他話而已…….

難道是——外遇?

算了.說明這個男人就是有這麼受歡迎.來聽聽受歡迎的男人的講座吧.

「聽好了,盧迪,女人呢」

「是的」

「雖然也喜歡男人強大的地方,可是也喜歡男人弱小的地方」

「哦」

似乎有聽說過類似的論點.是指母性本能什麼的麼?

「你呢,在希露菲愛特面前只展現了你強大的部分吧?」

「這個麼,我也沒什麼自覺」

「仔細想想吧.比自覺明顯要強大的家伙如果展現出欲望逼迫自己的話,會怎麼樣?」

「會感到害怕吧」

「是吧?」

是在說那一天的事情吧.他成為她的那一天.

「所以也要展現自己弱小的部分.用強大的部分守護對方,弱小的部分得到對方守護.要建立這樣的關系」

「哦!!」

簡單易懂!讓人不覺得保羅是感覺派!

光強大也不行,光弱小也不行.可是兩方都具備的話就能受歡迎!!

「可是,要怎麼展現弱小的部分呢」

「這多簡單.你現在不是在煩惱嗎?」

「嗯」

「你只要將一直隱藏起來的煩惱在希露菲愛特面前如實地變現就行了.告訴她你在煩惱,因為被她避開而失落」

「然後會怎麼樣?」

保羅笑了.一臉壞笑.

「如果順利,對方就會主動靠近.也許會安慰你.然後,你就打起精神.關系好的人打起精神來,沒有人不會因此而高興的」

「!!」

原來如此.用自己的態度去控制對方的感情麼…….

了不起.不過計劃不一定能順利的吧?

「如,如果不行的話該怎麼辦?」

「那時你再來找我.我教你下一招」

居然還有第二手.策士,這個男人真是個策士!!

「原來如此,那我現在就去了!!」

「去吧去吧」

保羅向我揮手.我焦急難耐地沖了出去.

「都教給六歲的兒子什麼了……」

好像從後面傳來這樣的聲音.

※※※

來到大樹下的時間還太早,希露菲還沒來.

平時我也有帶著木劍,可是一般我都是擦拭過身體後才過來的,而今天則是滿身汗.怎麼辦.沒辦法.現在應該進行腦內訓練.我揮舞著木劍進行腦內模擬戰.先展示強大.再展示弱小.弱小.該怎麼做來著.對,顯示出自己很失落.該怎麼做.時機呢.是突然表現出來麼.會很唐突吧.應當乘著對話的流向.能做到嗎.不,一定要做到.

我一邊胡思亂想著一邊揮劍,不知何時握力變弱了,木劍滑出了手.

「唔……」

劍掉落的地方,希露菲就在那里.我腦袋一片空白了.

怎,怎麼辦.該說什麼好?

「怎,怎麼了盧迪……?」

希露菲看著我,瞪大了眼睛.怎麼了,在問我為什麼來那麼早嗎?

「嗯,呼……呼,只是舉得看不到希露菲可愛的樣子,很遺憾什麼的」

「不,不是這個啦,你的汗」

「哈……哈……啊,汗?怎麼……?」

我喘著氣靠近她,她露出害怕的神色後退了.跟平時一樣,不願意讓我靠近一定距離.

我明明那麼迷戀著你,你卻不願接近.開玩笑的.(注:這里應該是日文發音的冷笑話)

「……」

我擦拭著額頭上的汗水.氣息也平穩了.好.

我露出一副受打擊的樣子,手靠在樹上,擺出反省的姿勢.雙肩失落地垂下,大大地歎了口氣.

「哈……最近的希露菲,很冷淡啊……」

沉默持續了一陣子.

這樣就行了嗎?這樣就行了嗎保羅.是不是應該更軟弱一些.還是說太假了?

「!!」

我的手從後方被緊緊握住了.我感到即柔軟又溫暖,回頭,希露菲就在這里.

哦,哦哦哦!

好近.好久希露菲沒有離我這麼近了.保羅先生!我,成功了!!

「因為,最近的盧迪,有點奇怪……」

嗯.這點我有自覺.

不用說,我沒有用跟以前一樣的態度對待她.

從希露菲來看,我也許態度大變了吧.就像知道了對方是富二代的適婚女人一樣.

肯定會感到不舒服.可是,讓我該用什麼態度好呢?

像以前一樣肯定不可能的.我跟這麼可愛的女孩子在一起,怎麼可能不緊張.

年幼,同年代,可愛的女孩子.我不知道該怎麼跟她友好相處.

如果我站在大人的立場,或是希露菲再長大一些,我肯定將工口游戲中獲得的知識總動員來想辦法了.如果她是男人,我也能活用弟弟年幼那時的經驗了.可是她是同年代的幼女,又是女孩子.當然,跟這個年齡的女孩子在性方面友好相處的游戲我也玩過,可是那些不過是幻想.而且,我也不想跟她變成那樣的關系.希露菲還太小了.

不在我的守備范圍之內.

現在暫時是這樣.雖然我很期待將來!!

先拋開這些,她是被欺負的孩子.我被欺負時,沒有人站在我這邊.所以,我希望成為她的伙伴.不管是男是女.只有這部分是不會變的.可是,要跟以前一樣對待她是很難的.我也是男孩子,也希望跟女孩子建立良好的關系.

為了今後!!

唔……搞不懂.該怎麼辦才好.要是這些事情也咨詢過保羅就好了.

「……對不起,可是我不討厭盧迪哦」

「希,希露菲……」

我露出不爭氣的表情後,希露菲撫摸起我的腦袋來.

並且,希露菲露出了放心的笑容.溫柔的笑容.

我心里一跳.

明明是我的錯,可是她卻向我道歉了.

我抓住她的手,緊緊地握住了.

希露菲有點吃驚地紅著臉,抬頭看著我.

「所以,就像平常那樣行麼?」

抬頭說著這句話的效果非常強大.

有著足以讓我下決心的威力.

我下定決心.

是啊.她期望著平常.

跟以前一樣的雙方關系.所以我盡可能地平常地對待她.

為了讓她不害怕,不狼狽,我要將自己男人那部分隱藏起來與她相處.

就是那個了.我只要成為那個就行了.

做就做吧.

遲鈍系男主角.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一卷 幼年期 第七話「朋友」    下篇:第一卷 幼年期 第九話『緊急家族會議』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