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二卷 少年期 家庭教師編web版 12話 大小姐的暴力 
  
第二卷 少年期 家庭教師編web版 12話 大小姐的暴力

特別說明:該書為日本網絡連載小說,現由MF文庫出版.此web章節譯本在文庫本譯文出來後會重新收錄.

網譯版 轉自 百度無職轉生吧

翻譯:Dark.Pact

羅亞這座城市在這附近一帶是唯一而且是最大的城市,是個十分活躍的城市.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城牆,七八米高看起來很可靠的城牆,它將城市包圍起來.

馬車通過了巨大的城門,一進入城門後立刻看到並排擺放著的各種攤販.

深處還有像是馬廄一樣的屋子.

像是等候的場所,拿著行李的人們坐在那里,那到底是什麼呢?

"基列努,那個是什麼你知道嗎?"

"你小子,是想耍我嗎?"

基列努凶巴巴的瞪著我,我被嚇了一跳,怯懦懦的回答到.

"啊不,我只是,不知道,那個是什麼,所以,想請教一下……"

"是這樣啊,抱歉.那個是公共馬車的等候處,一般從一個城市到另一個城市都需要乘這個,給商販一些錢就能乘上去了."

我擺出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基列努慌忙就告訴我了.

接著基列努指著一家一家店鋪,告訴了我.

那個是武器店,那個是酒館,那個是什麼公會的支部.

轉過一個街角後周圍的氣氛變了.

並排著武器店和防具店那種面向冒險者的商店,

隨著馬車的前進,這次看見許多面向居民的商店.

在小巷的深處有居民住著吧,

這樣的設計很合理.

外面遇敵的時候,大門周圍的人會先抵禦,

趁這個機會,市民可以往城市中央或者反方向逃離.

隨著馬車的繼續前進,看到房屋變得更加氣派,商店的檔次也變得高了.

這個城市中央都住著有錢人啊.

然後,在城市的正中央,豎立著一棟最為高大的建築.基列努朝前方指著說.

"那個是領主的府邸."

"與其說是府邸,到不如說是座城呢."

"畢竟這里是城塞都市."

相傳羅亞在距今400年前的與魔族的戰爭中,作為最終防守線的作用,是一座曆史悠久的城市.

所以,是座城中城.

不過,只有曆史是真的,

對住在王都里的貴族來說,這里不過是個住著眾多卑微的冒險者的鄉下地方.

"都到這里來了,要我教的大小姐的身份相當高貴呢."

"也不完全是."

就快要到領主的府邸了,住在這邊附近的都是身份顯貴的人吧.

還是說正好相反?住在這樣邊境的地方,身份也不會高貴到哪去.

"是領主大人的女兒嗎?"

"不是啊."

"不是嗎?"

"差了一點."——

進入館內,被管家帶到了會客間一樣的房間.

對著並列的兩張沙發向我指示.

"請坐在那邊."

我遵從著坐下,基列努站到了房間的角落.

"大少爺馬上就要回來了,請稍作等候."

管家往一個很高級的茶杯里注入像是紅茶一樣的水,

我把茶杯端到嘴邊嘬了一口.

原來是紅茶,雖然我不會品茶,

不過不難喝,一定是相當貴的那種.

似乎沒有給基列努准備茶水,看樣子只有我一個人被當做賓客.

正想著這些那些事情的死後,耳朵里傳來了粗暴的腳步聲.

"是這兒?"

一個體格剛健的男人破門而入.年齡差不多是50歲左右,

暗褐色的頭發里夾雜了一些白發,但精神看起來相當好.

我放下茶杯,站起身子,90度彎下腰.

"初次見面,我叫盧迪烏斯格雷拉特."

男人滿不在乎得哼了一聲.

"哼,連怎麼打招呼都不會."

"老爺大人,盧迪烏斯閣下是布艾那村出身,尚且年幼,未學習禮儀,請您"

"你給我安靜."

管家被喝一聲啞然,我察覺到自己似乎有什麼不足,

雖然想著盡可能的謹慎的打招呼,似乎貴族的禮儀另有門道.

"哼,帕烏羅竟然自己的兒子禮儀都不教嗎."

"聽父親大人說過,討厭家里死板的規矩而離家出走,也許並沒有教過."

"立馬就找借口嘛,和帕烏羅簡直一個如出一轍."

"父親大人總是找借口嗎?"

"可不是麼,張口閉口就是找借口,尿床了還找借口,吵架了也找借口,學習偷懶了又找借口.你想要學的話,至少會禮儀會學會吧,你壓根就沒想過努力才會像現在這樣."

男人一臉不快的說到,

不過他說的沒錯,

一直以來我只學劍法和魔法,從來沒想過學什麼新的東西.

可能是視野太狹窄了,必須坦誠的反省啊.

"您說的對,我對自己失禮的言行深感道歉."

我低下頭後,大老爺用腳猛踩地板說.

"不過,看在你沒有強詞狡辯,以及以自己的方式作出盡可能表現出禮儀的這個姿勢的份上.允許你留在館內."

雖然我不太明白怎麼回事,但似乎被原諒了.

大老爺扔下這句話後,猛得轉身,風馳電掣般的離開了.

我朝著管家問道.

"剛才那位是?"

"菲托亞領主,薩烏羅斯·伯雷亞斯·格雷拉特大人.是帕烏羅大人的叔叔."

那個人原來是領主啊,我心想.

嘛,這里冒險者很多,沒那份氣勢的話,也許不能勝任領主的事務吧.

嗯?格雷拉特,叔叔……?這也就是說,那個什麼來著.

我再次朝管家詢問到.

"也就是說是我的堂外祖父嗎?"

"正是."

我早就猜到了,帕烏羅利用了已經斷絕關系的自家的門道.

不過話說回來,老家竟然是出身如此高貴的家族真沒想到.

那家伙其實是個不錯的地方的大少爺吧.

這時一個人物從那邊的門登場了.

"怎麼了嘛托馬斯,門怎麼一直敞開著.

話說父親看起來心情不錯,這到底"

每根頭發都看起來又細又輕的清爽的茶色頭發,這樣一個男人.

根據他說父親這一點來看,這個人和帕烏羅是堂兄弟吧.

"少爺大人,這真是非常抱歉.剛才大老爺引見了盧迪烏斯大人,似乎十分中意."

"呵,父親大人中意的小孩麼,會不會選錯人了."

他一邊說著一邊走到我正對面的沙發旁坐下.

啊,對了,得趕緊打招呼.

"初次見面,我叫盧迪烏斯格雷拉特."

和剛才幾乎一樣的彎下腰低下頭.

"啊,我是飛利浦·伯雷亞斯·格雷拉特.貴族打招呼是把右手貼到胸口,少許低下頭.像你這樣打招呼,一定惹惱了老爺吧."

"是這個樣子嗎?"

我模仿飛利浦的動作,少許抬起了頭.

"就是這樣,不過,剛才那樣打招呼挺禮貌的還不錯,難怪父親中意你,坐吧."

飛利浦撲通一下坐到沙發上,我也坐下.

這算是開始接受面試了嗎.

"帕烏羅是怎麼和你說的?"

"說五年里在這里教大小姐,工作圓滿完成後,提供入學資金資助我去上魔法大學."

"就這些?"

"是的."

"是這樣啊……"

飛利浦把手放在下巴上,像是在思考著什麼,視線往桌子看下去.

"你喜歡女孩子嗎?"

"還沒到父親那種境界."

"是嘛,好吧合格."

對飛利浦的話一下沒有反應過來.

"現在的情況,那孩子中意的老是只有教禮儀舉止的艾德,以及教劍法的基列努兩個人.至今已經解雇超過了五個人了,其中有一個人是在王都執教的."

在王都執教都被解雇了,那一定是教的方法不好吧,我心想.

"說明白些,我對你不抱什麼期待.

因為是帕烏羅的兒子,總之想先讓你試試看而已."

"哎呀,您說的也太明白了啊."

"怎麼了,你有自信嗎?"

"還沒見過面所以不太清楚."

沒有自信,雖然想這麼說,但現在這氛圍是在說不出口啊.

而且這份工作如果失敗了,再去找其他工作的話,一定會被帕烏羅嘲笑的很慘的.

什麼你果然還是個小毛孩這樣的話,搞毛,我怎麼能被比我年輕的那家伙嘲笑.

"實在不行的話,還是設一個騙局的話效果可能會好些."

這里就讓我借鑒一下生前的知識吧,馴服不聽話的大小姐的手段.

"騙局,怎麼說?"

"我和大小姐在一起的時候,被盯著這個家的壞人綁架.我利用讀寫,算術,魔法的本領和大小姐一起逃出來,然後自行回到府邸."

我簡介的做出說明.

"原來如此,讓她自己想要主動的去學嗎.挺有意思的,不過真的會那麼順利嗎?"

"比一味聽從大人指示更有成長的可能性."

在漫畫和動畫上經常看到的展開,

讓討厭讀書的小孩吃點苦頭,讓他知道學習的重要性.

"這就是那個麼,把女孩子搞到手的一種方法,是帕烏羅教你的麼?"

"不是,父親大人就算不這樣做也很受歡迎."

飛利浦不屑的呵了一下.

"就是,那家伙一直都有女人緣,光站在那里都會有女人貼上去."

"通過父親大人認識的人全部都和他有一腿,那邊的基列努好像也是."

"啊,太讓人眼紅了啊."

"我擔心他會不會對留在布艾那村的我的玩伴下手."

我嘴上是這麼說的,說實話真的不放心.

五年後她會變得很大了啊.

別到時候回去之後希爾菲變成我的媽媽其中之一了啊,天呐.

"這你不用擔心,帕烏羅只對大人感興趣."

"原,原來是這樣."

我朝基列努轉頭看去,好大.

詹妮絲和莉莉婭也好大.

什麼好大?當然是波霸了.

"只有五年而已沒問題的,長耳族混血兒的話,就算長大了也不會看起來那麼大人的.而且,我想就算是帕烏羅也不至于做那種事情吧."

"倒不如說,我還擔心你會不會勾引我女兒."

"像我這樣七歲的小孩,你擔什麼心呢?"

瑪德,太失禮了吧.我什麼都不會做的啊.

頂多誘導她自己迷戀上我罷了.

"但是,看帕烏羅來信上說,你在村子里和小姑娘玩的太激烈了,所以才把你隔離開的啊.雖然我認為這是開玩笑,聽你說了剛才的作戰計劃,不見得是假的我認為啊."

"我除了希爾菲之外沒有其他朋友了,僅此而已啊."

是的,那是我唯一的朋友,

只是想把她培養成為順從的雌性奴這種就算話嘴巴裂開了也說不出口啊.

"是嘛,好吧,在這里說話也不會有什麼進展,

讓你見見女兒吧.托馬斯,給他帶路."

飛利浦說著就站起身來.

之後,我見到了名為地獄的光景.這家伙好過分,看到第一眼的瞬間,我做出這樣的評價.

年紀比我大兩歲,眼角猛得揚起,燙過的頭發,感覺是在原有的發色上潑上染發劑那樣的火紅色的頭發.

第一印象是兩個字,爆裂.

將來她會是美女嗎,絕大多數的男人都會認為這不可能吧.

天性如果是抖S的話,也不會如此具有沖擊力.

總之危險,我全身上下都在對我喊著別靠近她.

但是,不管怎麼說也不能逃走.

"初次見面,我叫盧迪烏斯·格雷拉特."

用剛才學到的姿勢打招呼看看.

她撇了我一眼,和她爺爺一模一樣的鼻音哼了一下.

她把叉起雙手人字形站著,用一副鄙視我的態度,從上方看著我.

比我個子要高啊.

"什麼嘛,比我還小.居然要這種人來教我有沒有搞錯."

呵呵是啊,自尊心似乎挺高的呢.

可是我不能因此退卻.

"我認為這和年齡沒關系."

"你說什麼,竟敢和我頂嘴?"

"只不過大小姐你不會做的事情我會做呢."

說著,大小姐的頭發似乎要豎起來了,

我從沒想到過能真實的看到實體化的怒氣,嚇死人了.

"什,太狂妄了,你知道我是誰嗎啊?"

"是外堂姐吧."

"堂?那是什麼?"

"我父親的堂兄弟的女兒,也可以說是我的堂外祖父的孫女."

"什麼亂七八糟的."

是不是我用詞不當,嘛,直接說親戚的話更加簡單易懂吧.

"你有沒有聽說過帕烏羅這個名字?"

"我怎麼可能聽說過."

居然不知道這個名字,算了,親屬關系什麼的先不去管它了,

總之先和她對話,一開始的相互之間的對話是很重要的.

啪!我被突如其來的一聲愣住了,大小姐突然掄起手打了我一記耳光.

"你為什麼打我啊?"

"明明比我小還那麼狂妄,不打你打誰啊."

"哦,原來是這樣."

被打的臉頰火辣辣的疼,第二印象也是兩個字,暴力.

瑪德,這真是麻煩啊.

"那麼我要還手了."

大小姐發出了疑問的一聲,我還沒等她回答,就一巴掌扇回去了.

噗!聽起來好弱的一聲.

"人被打了會疼的."

我用明白了嗎的語氣說著,就看到大小姐舉起拳頭怒氣值MAX狀態.

這簡直就是仁王像啊.

還沒等我想完,一拳頭就揮過來了.

我踉蹌的退了幾步,順勢胸口被狠狠踹了一下,整個人翻到下去.

下一個瞬間,我被完全騎住,雙手和全身都不能動彈.

我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大小姐充滿殺氣的朝我吼到.

"你還手是吧,給你點顏色看看."

拳頭,不,是鐵錘,掄了下來.

差不多被掄到第五拳的時候,終于使用出了魔法,從她身下逃了出來.

忍住打顫的雙腳站了起來,舉起手准備用魔法迎擊她.

我施放出沖擊波的風魔法,朝大小姐的臉部打去.

大小姐的臉受到沖擊朝後揚去,

但她似乎沒有受到任何阻礙,像鬼神一樣的沖過來了.

我連滾帶爬的逃開.

看到那副模樣的瞬間,我發現自己搞錯了.

那和我所知的大小姐完全不同,那整個就是不良漫畫的主角.

雖然也許可以用魔法把她揍一頓,但那一定會沒什麼效果,

大小姐一定會複活之後重新找我報仇的.

和不良漫畫里的主角不同,不管多麼陰險卑鄙的手段,她肯定都會用的.

比方說從二樓扔花瓶下來,或者躲在某個地方突然竄出用木刀劈我.

她一定會用盡一切手段,十倍以上報複我的吧.

到時候她一定會用盡全力K我的.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如果不詠唱治愈魔法的話根本用不出來.

不過我現在唯一的選擇就是用盡全力制服她,讓她聽話.

我帶著這份恐懼的心情,從這邊逃到那邊,從那邊再逃到這邊.

"今天就放你一馬,下次再敢還手,就別怪本小姐不客氣了."

我哆哆嗦嗦地躲在牆角,聽到大小姐的喊聲回蕩在屋子里——

我回到飛利浦那邊,他苦笑著等著我.

"怎麼樣?"

"怎麼樣都不行啊."

我欲哭無淚的回答.在躲避她的攻擊時候,差不多快哭出來了.之前也有類似的遭遇,雖然談不上是心理創傷.

"那麼,要放棄嗎?"

"我不會放棄的,那麼那件事就拜托你了."

"好的."

我什麼事都還沒做呢,被白打了就虧了.

一定要讓那頭野獸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恐怖.

飛利浦使了個眼神,管家走出房間.

"話說回來,你想的主意還真有意思呢."

"是嗎?"

"是啊,在教師里提出這麼大規模對策的人只有你一個."

"您認為會有效果嗎?"

"那就要看你自己了."

他說的太對了.

就這樣,綁架計劃開始執行——

我進入分配給我的房間里,

房間里的各種擺設似乎都是高級貨,

一張豪氣的大床,裝飾精致的家具,

漂亮的窗簾,還有嶄新的書架.

如果還有可樂和電腦的話,

實在是快樂舒服地過著吭老族的生活啊.

不錯的房間,也許我擁有格雷拉特姓氏,

不用住傭人的房間,而特地准備了客房吧.

說到傭人,不知道為什麼女仆大多都是獸族.

在這個國家,聽說魔族受到差別對待,難道說獸族另當別論嗎?

"哈啊……帕烏羅你這家伙可以的,居然把我送到這個要命的地方來."

我脫力般坐到床上,抱住隱隱作痛的腦袋,詠唱治愈法術.

盡管這樣,也要比生前的時候好很多了.

被踢打出家門的這個過程是相同的,

但那時候感到的壓力和現在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

帕烏羅幫我好好打理了生活,還給我准備了工作,睡覺的地方也有.

而且就連零花錢都有不是嘛,簡直是無微不至.

要是生前的兄弟們能做到這個份上,

也許我就會重新做人的.

幫我找工作,幫我准備房間,監視我不讓我逃跑.

不,這不可能.

34歲還沒工作經曆,實在無計可施只好把我扔掉.

再說,要是當時他們這樣對我好,我也只會慪氣而已.

更談不上勉勉強強的去工作了,

把我從戀人(電腦)身邊拉開,我甚至可能會自殺.

現在不用擔心,找到工作,決心賺錢的現在.

雖然手段有些強硬,但時機挑得非常好.

我可能有些錯怪帕烏羅了.

但是,也不能那樣啊.

那頭凶暴的生物到底是什麼玩意.

我40年生涯頭一次看到那種東西.

已經不能用可怕兩個字來形容了,

那種凶殘的程度簡直就像瞬間沸水器那樣.

差點就引發我的心理創傷了,

嚇得差點,或者說已經尿出來了.

感覺我全身上下都會被砍,再說了,

從大小姐的視線看過來,我也只是個靶子.

我會被大卸八塊.

難怪會被要求別去學校,

打人已經打成成習慣了,如果遇到抵抗就死命的打,

打到對方無力抵抗為止,已經可以說是流水作業了.

我到底能不能教那種人啊.

我和飛利浦商量過,讓她被綁架犯擄走,體驗無力感.

然後我去救她,之後她會尊敬我,老老實實的接受我的輔導.

計劃雖然簡單,但我清楚基本的流程.

只要讓她做出預想中的反應的話,應該會順利進行.

不過真的會順利嗎?

那種凶暴程度,遠在我想象之外.

竭盡全力的嘶吼,獵物一旦被咬住,立刻就被撕個稀巴爛.

為了取得壓倒性勝利的意志般的暴力.

只是被綁架犯擄走,一點也不痛不癢不是嗎?

我去救她的話,她會擺出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

然後對我說什麼,你個人渣快點來救我,之類的話不是嗎?

有可能,那個大小姐的話.

她有可能做出預料外反應,

必須設想好一切事態的對策.

必須下定決心.

不管怎麼說,絕對不許失敗.

……….

…….

….

可是,想著想著,思考就陷入泥潭了.

"神啊,請保佑我成功."

最後我無力的祈禱,我壓根就不信什麼神.

像許多11區人那樣,出事情了才去求神明庇護,說什麼請一定讓我成功……

還有我的神像,胖次被留置在自己房間里,我哭.

洛克希,我的神不在這里——

狀態——

姓名:大小姐

年齡:9歲

職業:菲托亞領主的孫女

性格:凶暴

和她說話:不聽

讀寫:能寫自己的名字

數學:只能算個位數

魔法:完全不會

劍術:劍神流初級

禮法:伯雷亞斯流

喜歡的人:爺爺,基列努.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一卷 幼年期 插圖    下篇:第二卷 少年期 家庭教師編web版 13話 自導自演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