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二卷 少年期 家庭教師編web版 16話 大小姐十歲 
  
第二卷 少年期 家庭教師編web版 16話 大小姐十歲

又過去了一年.

艾麗絲的教育工作順利地進行著.

她的劍法的才能似乎不錯,十歲前就已經上升到了中級的水平.

中級差不多就是能和普通的騎士交手的實力.

基列努說過她可以在幾年時間里升到上級的水平.

才九歲啊,我們的大小姐難道是天才嗎?

你說我嗎?問我的話,我一定會移開視線的.

艾麗絲的讀寫總算會了,

特別是因為基列努對她說了因他不會念字而引發的悲慘往事.

不會念字什麼事情都做不了,被各種壞人騙了,最後淪為奴隸被販賣.

因此艾麗絲拼了命去學讀寫.

算數的進步不太明顯,

我艾麗絲不清楚今後會從事什麼樣的事情,

不過這個世界似乎不太需要高階的數學,慢慢來就好了我認為.

五年里熟練掌握四則運算,把這作為目標.

魔法教課也一切順利,不過差不多快到了瓶頸的感覺.

使用詠唱的初級魔法基本上都會用了,

艾麗絲除了土系魔法之外其他系的魔法都熟練掌握了,對應的基列努只學會了火系魔法.

明明上得同樣的課,為何會出現偏差呢.

水,風和土系魔法是基列努的不擅長系統嗎.

不管怎麼說,魔法教材里寫著的似乎也不是詠唱出來就能用的.

關于這部分,我也不是努力著記的,所以搞不明白.

還有,讓她們練習過無詠唱,不過收效甚微.

希爾菲立刻就學會了,這可能是年齡的問題吧.

還是說希爾菲擁有特殊的才能呢.

我不明白,可能教了她們一些沒用的東西.

差不多該進階教些中級的魔法了吧,但是基列努和艾麗絲都是劍士.

處理一些無關緊要的雜事時掌握初級魔法就夠了吧.

這樣的話,現在這樣就可以了.

我相信總有一天會派上用場的.

我雖然覺得不管什麼科目都很順利,

但禮法上似乎遇到了問題——

馬上就快迎來艾麗絲的10歲生日了.

10歲生日是很特殊的,

按照貴族間的風俗,5歲,10歲和15歲的生日會舉辦大規模的派對,隆重的慶祝.

館內的大廳直到中院都會開放,會收到領地人民的禮物,也會引來城里的貴族參加.

因為薩烏羅斯是粗俗的武官,起初計劃是以不靠譜的站立用餐方式的酒會派對的形式進行.

不過被飛利浦擋下,說是為了讓鄰近的中級貴族也能體面地參加,改變為舞會派對的形式.

說到舞會派對,最頭疼的人就是艾麗絲了.

不管怎樣,她對跳舞一竅不通.連最簡單的舞步都不會跳.

"作為主角的大小姐不會跳舞的話,這太成問題了."

月初在開職員會議時艾德娜提道,我問了問5歲的時候是怎麼樣的,

得知在阿斯拉王國的貴族中舞蹈要到10歲之後才是必修課程,也就是說在10歲之前沒有必要跳舞.

緊急將劍法和魔法的課程全部讓給禮法課程進行特訓.

早上的劍法練習依舊不變,吃過午飯後,練習一小會魔法作為飯後消化,再之後就全部練習跳舞了.

越看艾麗絲的樣子越覺得她沒精打采的煩躁不安.

"冒昧的問一下,盧迪烏斯閣下您會跳舞嗎?"

某天在魔法練習剛結束的時候,趕過來的艾德娜這樣問道.

"不,我不會,怎麼?"

"您不會的話,請一起練習.盧迪烏斯閣下會出席舞會的吧?"

"啊,唔,會,出席嗎?"

我看向艾麗絲,她想當然地點著頭說.

"盧迪烏斯會出席的啦."

是正在上禮法課程的關系嗎,艾麗絲說的話用詞很奇怪.

不過,還是別太在意了.

"似乎要出席."

"既然您要出席,如果不會跳舞的話不好辦吧."

"不,我裝作小孩子呆在角落里的話就沒問題了."

艾德娜就連個苦笑的表情也沒有,

她總是滿臉堆起柔和的微笑,我有注意過,

此人除了這個表情之外,其他表情基本看不到.

換句話說,這就是撲克臉.

"第一次參加舞會,會比想象中更加緊張.

有可能會踩到舞伴的腳,再說對方看到那麼幼小的大小姐有可能會望而卻步.

因此為了化解緊張氣氛,可以的話,我想您能成為"

艾德娜瞥了我好幾眼,不過依舊是笑容滿面.

說了老半天就是要我幫忙吧,

艾麗絲的舞蹈練習進行得如此艱難.

沒辦法,雖然我不想在擅長領域外出手相助,都已經開口了總不能回絕吧.

不管怎麼說我也是教導主任啊.

"原來是這樣,我明白了.不過我可不會付學費哦?"

"那是當然的了,相反我還要麻煩盧迪烏斯閣下您了."

因為這些對話,我也加入了舞蹈的課程——

艾德娜的教學方法是在太爛了,

不,作為教師來說這種程度算是一般吧.

這個是這樣,那個是那樣,總之你先記住.這樣的感覺.

為什麼重要,什麼才是要點,關鍵的地方什麼都不說.

我在中學時代也遇到過這樣的老師,算了,不懂的地方就自己去想好了,反正我也不是小孩子了.

"我懂了."

經過三天的練習,我掌握了幾種舞步的跳法.

所謂的跳舞無非就是配合著節奏踏出預定的腳步動作而已.

最簡單的舞步基本上不需要練習.

可能活用了中學時代在游戲廳里玩過一小會跳舞機的經驗,不過沒什麼太大的關系.

"太出色了,盧迪烏斯閣下真是有才能的人."

在艾德娜誇獎我的時候,艾麗絲愣住了.

自己花了幾個月都沒完成的事情,竟然被別人輕易就做到了,

心里不可能平靜的.

可我也不是這三天里悠閑地學習舞步,我一直在觀察艾麗絲的不足之處.

而且我已經明白了,她的舞步太快而且太硬直了.

雖說舞蹈和劍神流的風格很相配,不過事與願違,

明明是配合著節奏一步一步的幽雅的移動,

她卻嗖嗖地高速行動,把舞伴的節奏完全打亂了.

艾麗絲本能地對打亂自己節奏感到反感,

不論何時都堅守者自己的步調,不會被他人影響.

在戰斗時這是出色的才能吧,可能在跳舞時卻會妨礙自己.

說到底不得不配合舞伴的動作才行.

艾德娜悄悄和我說過,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沒有才能的學生,不過事實不是這樣.

既然可以高速的移動,也就是說可以跳出舞步,只是教的方法不好而已.

雖然矯正有些麻煩,不過我倒是有一招.

"艾麗絲,閉起眼睛,請嘗試讓自己的節奏控制身體的移動."

"…讓我把眼睛閉上,你到底想做什麼啊!"

"…盧迪烏斯閣下?"

艾德娜招牌式的笑臉少許有點崩潰了.

不是,不是那回事情啊.這些人真是太沒禮貌了啊,居然懷疑如此紳士的我.

"我要施展能讓艾麗絲跳出舞的魔術."

"啊?有那樣的魔法嗎?"

"不,是魔術,不是魔法,是不可思議的現象."

艾麗絲不太理解地歪著腦袋,聽我的話閉上了眼睛.

在劍法課程上看了無數次的節奏,快速,細致,敏銳的,但絕不是有規律的節奏.

無法做出預知,很自然的將對手的節奏打亂,

我是肯定做不到的,那種天生的任性節奏.

"現在我會拍手,你就當回避攻擊配合著跳出舞步."

說這我就有規律的啪,啪,啪地拍手,

艾麗絲則是配合著一步一步地移動身體.

就這樣反複進行了一會,我在某個時機開始發出聲音.

"嘿!嘿!"

時機是在手拍響的前一刻,艾麗絲只是一瞬間有點停滯,只對手做出反應.

"這,這是!"

艾德娜驚愕地喊道.

艾麗絲踏出了舞步,雖然還是有點快,但應該不是跟不上的速度.

"成功了,你做到了大小姐!"

"真的嗎!?"

艾德娜少見地露出興奮的笑容的握住手喊道.

艾麗絲睜開眼睛喜出望外地回答.

"還沒好呢,別睜開眼睛啊,剛才的感覺要記住哦."

"記住什麼的,只不過是看透假動作,躲開攻擊而已啊!!"

沒錯,這個訓練在劍法的課程中也教過.

基列努的躲避攻擊的課程,施展假動作說出嘿得一聲,不被假動作迷惑躲開真正的攻擊.

相比對基列努那帶著十足殺氣的假動作做出反應,我不帶殺氣的出聲要躲開攻擊簡單多了.

順帶一說,在這個訓練項目上,我的成績比艾麗絲好.

艾麗絲太老實了,假動作太好騙了.

"艾麗絲,在一個課程上學會的東西,可以活用于其他的課程.

有時候做不好的時候,就想想其他課程上有沒有相似的事情,請一定要好好想一想啊."

艾麗絲鮮少地巴登巴登地眨著眼睛,沒有任何反駁地點頭答應.

這樣的話,跳舞應該沒問題了吧.

"不愧是盧迪烏斯閣下,只花了一年就教會大小姐算術."

艾德娜相當佩服的樣子.

居然說不愧說的,如此絕望般觀望著艾麗絲學習算術嘛.

嗯,不過我也夠辛苦的了,但一半都歸功于基列努,我不可以得意忘形.

"我說艾德娜,我認為這就是啟發,劍法和舞蹈有著共同點."

艾德娜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我現在看到了奇跡,啊啊神啊,您就在我眼前吧的表情.

太大驚小怪了.

「不過,也有專門揮劍的舞蹈呢.」

「哎呀,真有那樣的嗎?」

「是,是啊,我在書上看到過.」

劍舞Sword Dance在我中二病知識庫里的一般常識,不過這個世界可能沒有.

「有那樣的文獻里寫著的,哪里的舞蹈吧?」

「文,文獻里說是在沙漠的國家看到的.」

「沙漠…是貝卡利特大陸嗎?」

「我不清楚,說不定是魔大陸的魔族跳的舞蹈也說不定,

聽說那里有相當多的小部族,也會有用劍跳舞的人們吧.」

我隨便地杜撰了一些.

「原來如此,如此博學多才,盧迪烏斯閣下真的是知識之源泉啊.」

艾德娜招牌式的笑容誇獎我,似乎接受了我編的故事了.

「就是啊,盧迪烏斯本來就很厲害!」

不知怎麼艾麗絲驕傲的接話.

太棒了,多誇我幾句吧.

我是誇了就能進步類型的人,哇哈哈哈!——

舞會那天,我在會場的角落里坐鎮.

舞會開始階段,飛利浦和太太兩人穩妥地將來訪的中級貴族和下級貴族招待進入格雷拉特家.

應該說這兩個人是在比武,不管是誰都不會讓對手看到破綻.

反倒是被薩烏羅斯招待的人,被那他那大聲和蠻橫的語氣嚇壞了,連滾帶爬逃走了不少人.

逃走的人們抓住最後的希望,來到這個舞會的主角艾麗絲所在的場所.

艾麗絲沒有任何權力,也不懂政治,所以不管什麼事情都說請轉告父親大人.

有些人帶著樣貌不錯的青年人和中年人介紹自家的兒子.

雖然有幾個年齡差不多的小孩,不過幾乎全都肥胖得油光滿面.

在家里一定無憂無慮地生活吧,

看著他們仿佛就看見曾經的我的樣子.

心中湧起一股親近的感覺時,舞會開始了.

我根據預定計劃,擔任艾麗絲最初的舞伴.

像個小孩子那樣跳最簡單的舞步,可是因為是主角,所以站在廣場的最中間.

只要當成是練習時那樣,但願不要失敗.

「干,干干干,干嘛啊…!」

艾麗絲表現出相當緊張的神色,整個身體就想生了鏽的機器人那樣.

見狀我以輕松的視線做出假動作踏出舞步,

艾麗絲小聲嘟噥了一句「干嘛啊」便立刻回到了狀態.

舞蹈結束後,艾德娜來找我說話.

遠遠看著大小姐就知道他已經不緊張了.

她問我到底做了什麼,我回答說就按照練習時候那樣做.

我又補充說這本來就是劍法的練習,

聽到這里,原本一臉不可思議的艾德娜偷笑起來.

總之我的任務完成了,可以去覓食了.

在這個派對上有很多少見的料理.

比如不知是什麼果實制作的酸酸的派,用一整頭牛各部分做的肉類料理,

還有裝飾地非常漂亮的蛋糕等等.

滿足地吃著那些高檔食物時,和戒備著的基列努的目光對上了.

她並沒用眼神向我示意什麼,不過口水掛在她的嘴邊.

我也算個懂事的男人啊.

我將料理一點點地用餐巾包好,讓女仆送到我自己的房間去.

警備人員以及傭人們在此之後可以吃到比往常稍好些的工作餐,

但是不會有現在這里出現的料理.

我將食物搬運得差不多的時候,突然注意到眼前站著的可愛動人的少女.

她主動向我搭話,報上自己名字並說了一堆自開場白.

似乎是中級貴族的小女孩,不過名字忘了.

她邀請我跳舞,在我說了自己只會簡單的舞步後,一起朝廣場走去.

我覺得我跳的不錯.

跳舞結束後,又有別的女性前來搭話,說下一個請和我跳舞好嗎.

怎麼了嘛喂,我也挺受歡迎了不是嘛,

我在自我陶醉的時候,她們一個接一個地來邀請我.

其中有超過30歲的大媽,還有比我更幼小的不會跳舞的小孩.

除了身高差距太大實在只能回絕之外,基本上全部都跳了.

我是個會說NO的11區人,只不過對起初的那人說了OK之後,其他孩子不方便拒絕.

雖然我也是有自己的居心的,但我不是記住長相和名字的料,實在太累了.

差不多到了收尾的時候,飛利浦過來對我做出說明.

有人問和艾麗絲跳舞的那個少年是誰,

驕傲的薩烏羅斯說漏嘴,是格雷拉特姓氏的擁有者.

也就是說這都怪薩烏羅斯老爺爺了.

話雖如此,但我也不能怪他.

在第一支舞蹈里成功化解大小姐的緊張感的那小孩,難道是薩烏羅斯殿下的私生子嗎?

被這樣問道的時候,他一定心里很開心.

一開始根據計劃不打算公開我的格雷拉特的姓氏的,

酒過三巡後可能就實在無可奈何了.

也就是說我被當成了分家側室的小孩,早晚會成名的,

因此將自家的女兒或者孫子送來本家.

但是,我向飛利浦詢問,既然是那樣的話為舞會結束後馬上就來告訴我也不奇怪吧.

他說看到我一臉愉快的用餐巾打包甜食,于是想等我忙完再說.

自己做了什麼別人都看在眼里.

我向飛利浦詢問如何回應那些來搭話的女孩子,

飛利浦說只要隨便應付一下就可以了.

看來他不論我今後如何發展都不打算讓我參與政治了吧.

還是說打算讓我依附著誰成為政治力量吧.

不過我對政治完全沒有任何興趣,所以今天受歡迎這件事只是泡沫般的夢境.

不,慢著,如果變得厲害的話,各種可愛的女孩子都可以通吃了吧,用財力.

「不過,像帕烏羅那樣在家族臉上抹黑的事情勸你還是別做.」

我正閃目想象著的瞬間,飛利浦一盆冷水潑下.

最後過來找我的人是艾麗絲.順便一提,今天的她並不是往常那樣活潑的類型,是以水藍色為基調的禮服穿著.

頭發盤起,帶著裝飾著花的發飾,相當可愛.

因為是初次的舞會,陌生的大人一個接著一個來打招呼,想必她也很累了吧.

只不過不知是不是舞會的主角是自己而且舉辦的很成功,有些興奮.

「能和我跳一支舞嗎?」

此時此刻站在這里的人,不是往常的大聲,招牌站姿,毫不客氣,不懂禮儀的艾麗絲.

以之前和我打招呼的女孩子遠不能及的賢淑的大小姐的演技,邀請我跳舞.

來到大廳中央,演奏起了我們從沒練習過的,少許有些難的變調的快曲.

「啊,嗚嗚……」

艾麗絲一下就露出馬腳,誰讓她硬要做這些奇怪的演技啊.

艾麗絲向我投來求助的目光,我配合著音樂用視線進行假動作.

雖說是變調,倒不如說中央的曲子對艾麗絲來說更好跳些.

再說舞步也恰到好處,被埃德娜瞧見了不知道會震驚還是會生氣吧.

我們牽著手,像往常進行劍法比試那樣踏出和後退.

這與搭配著的音樂十分不搭調,旁人眼里正在上映奇異的一幕吧.

可是,艾麗絲卻樂在其中,她笑了.

一直板著臉生氣的她,與她年齡相符的笑了.

僅僅是看到這張笑臉,就是參加這次舞會的全部的意義了吧.

跳完時場邊響起了拍手聲.

薩烏羅斯跑過來,把我們兩人扛在肩上,十分高興的一邊笑著一邊繞著花園跑了起來.

氣色很好的爺爺啊,周圍人們看到後都笑了起來.恩,這是一次十分愉快的派對——

派對結束後,我把基列奴和艾麗絲一起叫來我的房間,其實只要叫基列奴一個人就好了,不過邀請她的時候艾麗絲也在場,順便就把她帶過來了.

看到桌上攤著好吃的東西,艾麗絲的肚子叫了起來.在舞會上又是緊張又是興奮,所以沒有吃過任何東西.

我把之前從城里買了藏起來的廉價酒從壁櫥里拿出來.

雖說是為基列奴准備的,艾麗絲說她也要喝,所以准備了三個酒杯,干杯.

在這個國家要到15歲以上才能喝酒,今天就不拘泥這個了.

偶爾也要瘋一下啊.

「正好趁現在,今天我就把東西給你們吧.」

說著我就從床邊的櫥里拿出兩把魔杖.

「這,這是什麼?」

「算是,生日禮物吧」

「啊?可是我想要那個啊!」

艾麗絲邊說邊指向最近我稱為魔法訓練的作品,用土魔法做出的許多精密模型.

有龍模,有船模,還有可以說是手辦的十分之一希爾菲的模型並排放置著.

不是自誇,二十多歲的時候沉迷在手辦和塑料模型上,甚至自制過上色用的紙盒.

不過塗料確實是昂貴,由于沒有噴霧設備沒有進行上色.

不過因為熱衷于愉快地用土魔法做出胖次再給模型穿上,結構上相當精密.

雖說這樣,畢竟是外行人制作的….

順便一提處女座十分之一洛克希模型被商販以1枚金幣買走了.

現在她正在環游世界吧.

嘛,有些跑題了.

「我的師傅有送徒弟魔杖的風俗.因為不知道怎麼做,而且沒錢買材料,所以晚了些.可以的話請收下它吧.」

基列奴聽到後停下動作,站起身恭敬地單膝跪地.

啊,這個我知道,劍神流門第對師傅表示敬意的時候的姿勢.

「遵命,盧迪烏斯師傅,我非常榮幸地收下了.」

「嗯,隨便些就好.」

有些畏懼似的恭敬地收下了,基列奴看著魔杖好像很高興似的.

「現在我可以自稱為魔法師了嘛」

呃,現在就是那樣了嘛,可以自稱了嗎?

這方面我沒聽洛克希說過,不,不管怎麼說都是入門級的,不算的吧.

但是從開始練習魔法開始時就能自稱魔法師了嗎?

我的師傅沒有詳細說明.

「啊我說,艾麗絲你想要這個麼?」

我半開玩笑地把十分之一希爾菲拿在手上,只見艾麗絲用力搖頭.

「不是啦,那把,是那把杖!我要那把杖!」

「好吧,給你」

艾麗絲一下伸手就拿了過去,大概是想到剛才基列奴那態度,立刻糾正了身姿,恭敬地將雙手捧著魔杖.

「謝,謝謝您,盧迪烏斯師傅.」

「嗯,請妥善保管它.」

接著艾麗絲瞄了一眼基列奴,基列奴注意到她的視線後楞了幾秒,搖了搖頭.

「抱歉啦,我的種族沒有這樣的習慣,什麼都沒准備.」

我還以為什麼事呢,原來是催討禮物.話說我在忙著搬運食物的時候就在進行著這樣的事情啊,艾麗絲一臉失望的坐到沙發上.

傭人給主人送禮物,雖然沒有這樣的習慣,但從最喜歡的基列奴姐姐那兒什麼都沒有拿到,確實挺可憐的.

我就圓一下場吧.

「基列奴,不用特地去准備什麼禮物了,你平時帶在身上的東西,或者幸運符什麼的東西都可以當做禮物的.」

「嗯」

基列奴想了一下後摘下自己手上戴著的一枚戒指.

在木質雕刻出的戒指,上面有著相當年代的劃痕,不過不知是施加了什麼魔法或者說是材質的關系,隱隱反射著綠色的光.

「這是一族傳下來的除魔用的戒指,戴上的話據說夜晚不會被惡狼攻擊.」

「真的是給我的嗎?」

「是啊,只是迷信而已啦」

艾麗絲小心翼翼的收下它,戴在自己右手的無名指上,兩手緊緊握在胸口.

「我,我一定會珍惜它的.」

比拿到我的魔杖時候更加高興的樣子,嘛,反正是戒指呢,女孩子的話,都,都喜歡的吧.

這時我產生了一個疑問.

「是迷信,嗎?也就是說基列奴以前被惡狼襲擊過嗎?」

「是啊,那是一個難以入眠的夜晚,帕烏羅邀我去游泳……」

「啊,還是別說了,之後發生的事情我猜想到了.」

不妙,這個話題如果再繼續下去的話,我的股價就會跌了,都怪帕烏羅,那家伙總是壞我好事.

「是嘛,嘛,你也不會想聽父親的那些情事的.」

「可不是嘛,來,一起吃吧.雖然已經涼掉了,高高興興地吃吧.都是師傅和徒弟間相互照顧的關系,不用拘束.」

艾麗絲值得紀念的十歲生日,就這樣平安度過了——

第二天醒來後發現艾麗絲就躺在身邊睡著.

哇~哦,終于進入了大人階段了,不要啦.

……怎麼可能呢.

回想一下的話,她在昨晚的派對上突然睡著了,搖搖晃晃地倒在我的床上了.

見狀,基列奴也說差不多該回去了,結果扔下艾麗絲回到自己的房間去了.

受到女人的勾引還沒什麼行動的話根本不算是男人.

嘿嘿嘿嘿,我要使壞了哦.我一邊邪惡的舔著嘴唇一邊往床邊靠近.

就看到床上躺著戴著基列奴的戒指,把我送的魔杖緊緊抱在懷中的,

十分滿足笑嘻嘻睡著的艾麗絲的身姿.

吸引著一臉下流表情的惡狼.

「除魔戒指,還真管用啊…」

我嘟囔著,沒有碰艾麗絲任何一下,在床的另一頭靜悄悄地睡下去了.

現在還相當早,從窗外看去,天空剛剛開始微亮,但還是很暗.

我稍微去外面走走,就這樣看著艾麗絲的睡臉的其實也不錯,不過她醒過來的時候我會被揍扁的.

我不想挨打.

我小聲地走出房間,走在體感略寒的走廊上,邊走邊在想去哪里.

領主館的大門不到一定時候是不會打開的,出不去,選項很少.

領主館內在哪里有什麼基本上一年里已經摸清楚了,可是不清楚的地方仍舊不清楚,比方說館里豎著的一座塔.

雖被告知不要靠近,但我興趣十足.

或許,在那我能入手什麼好東西也說不定啊.比方說被風干的誰的胖次之類的.

想著這些美事,我登上了館內最上層,在最上層到處晃悠,終于發現了令人愉快的螺旋階梯.

這就是那座塔的入口吧.

往上爬的時聽到從上方傳來的喵喵這樣誘人的聲音,所以盡可能的不發出聲響往上爬.

薩烏羅斯在最上層,在一個不知一個人也能不能進去的小房間里,正在和貓耳女仆做著喵喵的事情.

原來如此,所以才不讓人過去啊….

原本想著好好觀賞到最後的,被薩烏羅斯察覺到我了.

女仆倒是很早就察覺了,貓耳女仆在完事後,馬上從我身邊走過往台階下走去.

「……盧迪烏斯嗎?」

和平時的語氣不同,是小聲又沉穩的聲音,賢者模式嗎?

「是的,薩烏羅斯大人.您早.」

剛想要用貴族式行禮,被薩烏羅斯出手制止了.

「不用,你來這里做什麼?」

「因為看到有樓梯,所以就爬上來看看.」

「你喜歡高的地方嗎?」

「是的.」

雖然我是這麼說了,如果從那扇窗戶伸出頭的話,腳會顫抖吧.

喜歡和滿足是不同的,就算征服了世界後建造了最高的塔樓,自己的房間也會造在一層吧.

「說來,薩烏羅斯大人為什麼來這里?」

「老夫在對那邊的寶珠祈願.」

哎?為這個館祈福的文化還相當的頹廢啊,雖然這樣想,但我並不介意.

平時那麼嚴厲的這家伙再怎麼說也是格雷拉特家的人,一丘之貉.

「寶珠?」

我看向窗外,那里空中漂浮著一個紅色的寶珠.微微發著光,看得到里面有著一些變化.

那是啥,好神奇.果然是靠魔力漂浮著的嗎?

「請問那個是?」

「不清楚」

薩烏羅斯搖了搖頭.

「差不多在三年前發現的,可是,這不是什麼不好的東西.」

「為什麼,您能如此斷言呢?」

「這樣去想的話更好啊.」

原來如此.說得也是,反正也抓不到它.如果認為是不好的東西,對精神健康不好.

倒不如說認為是好東西向他祈禱,寶珠先生心情也會好的呢.

我也祈禱一下吧,願天上能掉下個漂亮的女孩子.

「盧迪烏斯啊,老夫正打算騎馬出門遠行一次,一起來嗎?」

「一同前去.」

薩烏羅斯爺爺明明剛剛來了一發,氣色卻相當好.今天很空閑,准我去玩一下的樣子.

噢耶!………好像會很累.

「說來.」

「啥?」

「薩烏羅斯大人的太太不在這里嗎?」

突然聽到咯吱一下聲音,察覺到時薩烏羅斯咬牙的聲音後,我直感到背脊發涼.

「死了.」

「是嗎,都怪我問了不該問的.」

老實地道歉,好不容易和貓耳做了喵嗚喵嗚的事情,可能讓他想起什麼不愉快的事情了.

看樣子還是別問艾麗絲為什麼沒有兄弟的事情了為妙.

「那麼,出發」

「遵命」

今天休息,艾麗絲從明天開始讓她用功吧——

狀態

名字:艾麗絲·B·格雷拉特.

職業:菲托亞領主的孫女.

性格:有些凶暴.

和她說話:會認真聽取.

算術:學會了九九.

魔法:初級基本上都會詠唱了.

劍法:劍神流中級.

禮法:至少在舞會上不會出丑的程度.

喜歡的人:爺爺,基列努,盧迪烏斯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二卷 少年期 家庭教師編web版 15話 職員會議與星期天    下篇:第二卷 少年期 家庭教師編web版 17話 學習語言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