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三卷 少年期 冒險者入門篇web版 第二十一話「斯佩爾德族」 
  
第三卷 少年期 冒險者入門篇web版 第二十一話「斯佩爾德族」

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

映入眼簾的是星繁的夜空,木頭在啪吱啪吱地燃燒,火光的影子在搖擺著.

我似乎是在篝火旁邊睡著.

當然,我沒有生過篝火的記憶,也沒有進行野宿的記憶.

最後的記憶是啊.

天空突然開始變色,被白色光芒包圍.

然後,是那個夢.

媽的,夢到了令人不愉快的夢.

「哈!」

我慌亂地看了看自己身體.

不是那個肥碩無能的身體,幼小又強力的盧迪烏斯的身體又回來了.

在確認的同時,先前的記憶像夢一般模糊了.

我吐了一口氣,安心下來了.

「切」

該死的人神,讓我不愉快.

但是,真的是太好了,我還活在這個世界上.

還沒有做的事情有一坨呢至少讓我擺脫魔法師的身份吧【你懂的】

我試著起身,感覺背上好痛,是因為一直這樣在地面上躺著的原因嗎.

夜空之下,布滿著裂痕的大地一望無際.

幾乎沒有植物.連蟲子都沒有吧,除了篝火聲音以外什麼都聽不見.

這兒是哪里啊

至少我記憶里沒有見過這樣的地方.

阿斯拉王國都是森林和草原.

難道是那個白光把它變成這樣的嗎?

啊,不,不對.不是這樣的.

人神說過了,我是被轉移到了魔大陸.

那麼,這兒應該是魔大陸.

一定是那個光的緣故啊,基列努和艾麗斯呢!

我起來後發現艾麗斯在我的後面抓著我的衣服下擺睡著.

為什麼她身上披著斗篷一樣的東西,我身上卻什麼都沒

嘛,就當作女士優先吧.

魔杖『傲慢的水龍王』橫臥在她的背後.

姑且看上去沒有什麼外傷的樣子,我松了一口氣.可能降落時基列努用身體保護了她.

想叫艾麗斯起來,不過預感到她會很吵姑且還是不管她吧.

基列努在哪里?

我朝周圍看了一圈,先前沒有注意到,篝火那邊有個人影.

「!?」

我瞬間意識到他不是基列努.

他是個男人.

他觀察著我一動不動,盯著我看.

但不是在警惕的那種感覺.

不如說,那啥,啊對了,就像姐姐朝著貓小心翼翼地靠近過去那種感覺.

這邊是小孩子,他估計在擔心我們是不是怕他吧.

好像沒有敵意.

放松下來的瞬間,我注意到他的外貌.

翡翠綠的頭發.

白瓷一樣潔白的皮膚.

像紅色寶石一樣的額頭的感覺器官.

腋下夾著三叉戟.

他是斯佩爾德族.

臉上有個縱貫全臉的傷疤.

眼光尖銳,表情嚴肅,給人種危險的印象.

同時我回想起洛克希教我的東西———「不要接近斯佩爾德族,不要和他們說話」

我准備抱起艾麗斯全力逃跑的前一秒,突然想到人神的話,停了下來.

「依賴旁邊的男人,並幫助他」

那個自稱神的話語沒法信任.

說完那樣的話後,就立刻出現這般奇怪的男人,要我怎麼去相信他.

而且,還是斯佩爾德族啊.洛克希告訴了我這個種族各種恐怖的事情.

不管神怎麼說要我依賴他幫助他,要我怎麼去相信他.

到底該相信那個?

是真身都不知道的人神,還是洛克希.

不用說,想相信的一定是洛克希.

所以,我現在應該立刻逃跑吧.

不.就是這樣才有可能是建議.如果沒有任何情報,我肯定會逃跑的吧.

如果結果我運氣好成功逃出了會變成怎麼樣呢?

看看周圍吧———又暗又沒見過的風景,滿是岩石,裂痕的地面.

「轉移到魔大陸了」.如果我相信這句話的話,那這邊就是魔大陸了.

話說回來,因為人神的強烈印象而忘了在這之前我看到了奇妙的景象.

在這個世界各種地方飛行的夢.

山上,海中,森林里,谷底.有很多非常危險的地方.

如果那不是和現在毫無關系的夢的話,轉移這件事可能是真的吧.

現在在魔大陸的哪里我也不清楚,如果逃跑的話,就等于在廣闊的大陸的正中被拋棄了.

最終,選擇枝什麼還是沒有的.

在這里從這個男的手中逃出,或者打到他,同艾麗斯兩個人在魔大陸彷徨這樣的好事是不可能的.

或者,賭一把?等天亮了,賭一把附近有村莊嗎?

不要開玩笑了.不知道路怎麼走這事有多麼辛苦我不是非常清楚的嗎.

冷靜下來,深呼吸一下.

雖然不相信人神,但是這個男人怎麼樣?

好好看看.看他的臉色.那個表情是什麼?

那是不安啊.是混雜著不安和氣餒的表情.

至少可以確定他不是一個沒有感情的怪物.

洛克希雖然說過不要接近他們,但是實際上她也說了她沒有遇到過斯佩爾德族.

我知道『差別』,『迫害』,『狩獵魔女』這樣的概念.斯佩爾德族被世人害怕著可能是被誤解了.洛克希應該也沒想對我說假話,可能只是誤解了他們而已.

在我看來他不危險.至少,像人神那樣的可疑感在他身上連一毫都感覺不到.

不選洛克希也不選人神,這次就相信自己的感覺吧.

我第一眼看上去,他沒有那種令人討厭和令人恐怖的感覺.雖然從外觀上看,會讓人有點警惕.

那先和他說說話吧.

就這麼決定了.

「你好」

「好」

我向他打招呼後,得到了回應.接下來該問些什麼呢.

「是神大人的使者嗎?」

聽到著這個提問,那個男人歪起了頭.

「雖然不清楚你的提問的意圖,你們是從天上掉下來的.

人族的孩子是很脆弱的,所以給你們點起了篝火暖身體」

人神的名字沒有出現.難道那個神沒有和這個男的說過話嗎?

如果相信他說的「因為有趣」的話,那不單單對我的行動,人神對和我接觸的他的行動也想很有趣地觀賞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這個男人可能可以信任.再試著多說些話吧.

「被你救了呢,非常感謝」

「你眼睛看不見嗎?」

「哈?」

突然被問了奇怪的問題.

「不,兩個眼睛都能好好地看哦?」

「那麼,是從小沒有聽說過父母講關于斯佩爾德族的故事長大的嗎?」

「姑且不論父母,師傅都讓我要非常注意斯佩爾德族呢,說不要接近他們」

「不遵守師傅的教導可以嗎?」

他慢慢地,在確認般的樣子問道.

真是意外地膽小呢.

「你,就算看到我也不害怕嗎?」

不害怕,因為完全沒有恐懼感,僅僅只是懷疑而已.

但是,這沒必要說出來.

「對救我的人感到害怕是很失禮的喲」

「你真是個不可思議的孩子啊」

他的臉上露出困惑的表情.

不可思議,嗎.

對斯佩爾德族來說,被大家避開的事是很普通的吧.

我學習過關于拉普拉斯戰役的曆史.戰後斯佩爾德族被迫害了.雖然戰後對其他魔族的差別對待程度很小,但是對斯佩爾德族的程度卻異常地大.簡直就像對著戰爭中的美國士兵的日本人那樣,對一切種族的頭發很討厭.【不知道這是啥,直翻的,曆史沒學好】

都快要被說成,「如果說這世界上有絕對的惡,那就是斯佩爾德族」這樣的話了.

「」

他把枯干的樹枝扔進篝火中,發出「啪清」一樣的聲音.不知是不是聽到了這個聲音,艾麗斯「嗯唔」地動了動身子.可能已經醒了.

哇,不好了.艾麗斯醒了的話一定會亂吵,在事態變的亂七八糟之前,至少自我介紹先作下吧.

「我是盧迪烏斯·格瑞拉特,敢問尊姓大名?」

「瑞傑爾德·斯佩爾蒂亞」

特定的魔族會將種族名作為姓.

用家名什麼的作為姓的,基本只有人族.

偶爾其他種族對這個好奇好像也會這麼做.

順帶一提,洛克希詞典里寫到她自己的姓是密古爾蒂亞.

「瑞傑爾德先生.我覺得這邊的那個女孩子馬上就要醒過來了,因為是個稍微有點吵鬧的女孩子,事先先和你道個歉,我得去看看,對不起」

「沒事,習慣了」

艾麗斯的話,就算一看到瑞傑爾德的臉就上去打也不奇怪.為了不與他敵對,就算是重要的對話也應該先停下來.

「失禮了」

看了一眼艾麗斯的睡臉,看上去還沒醒來的樣子.

我又向瑞傑爾德那邊走過去.

在稍暗的光線下看他,有種充滿著民族特征的感覺.像印第安人那樣,穿著帶著刺繡的背心和褲子.

「唔」

心里感到不舒服.(後面一句不知道咋翻)

「話說這兒是哪兒那?」

「這兒是魔大陸的東北,比埃格亞.舊基西利斯城的附近.」

「魔大陸」

確實基西利斯城是在魔大陸的東北方向.人神的話我是相信了,但是.

「為什麼掉到這種地方呢」

「如果你們自己都不知道的話,我也不知道」

「嗯,說的是呢」

因為是幻想般的世界,發生任何事都沒有什麼不可思議的呢

連佩魯基烏斯的手下這樣的大人物都登場了,這說不定不是偶然的產物呢.或者說,和那個人神有關的可能性很高.

如果是因為偶然因素而被卷入的話,那麼單單活下來就已經是萬幸了.

「總而言之,對被你救了的事實表示感謝」

「不用謝,比起這個,你們住在哪兒?」

「中央大陸的阿斯拉王國,費托亞領內的一個叫羅亞的都市里」

「阿斯拉好遠呐」

「是的呢」

「但是放心吧,我一定會把你們送回家的」

魔大陸的東北和阿斯拉王國,是地圖的一端到另一端,就像拉斯維加斯到巴黎那樣遠.

而且,這個世界里,船只在限定的地方通行,因此不得不在陸地上繞路走了吧.

「關于發生了什麼,有線索嗎?」

「線索啊天空在發光的時候,一個叫『光輝之阿爾曼菲』的人來了,說是來阻止異變的.和這個人說話時,一下子白色的光芒湧過來下一秒就是在這兒醒來了」

「阿爾曼菲連佩魯基烏斯都有動作了嗎.那樣的話,真的是有什麼大事發生了吧.只是轉移就完事了真是太好了」

「是的啊,如果那個是爆炸什麼的話可是當場斃命啊」

瑞傑爾德就算聽到佩魯基烏斯的名字也沒有動搖.意外地,佩魯基烏斯居然是那種一有風吹草動就有動作的人呐.

「話說,你有沒有聽說過人神這樣的存在?」

「希多伽米?沒有啊.是人的名字嗎?」

「啊不,不知道的話沒事」

感覺他不像是在撒謊,怎麼想都想不到他想要隱瞞人神的事的理由.

「話說回來,居然是阿斯拉王國呢」

「很遠是吧.沒關系的.只要把我們送到附近的部落的話」

「不,斯佩爾德的戰士是不會推翻已經決定的事的」

雖然頑固但是是耿直的話語呢.就算沒有人神的建議的話,就憑這點我也可能會信任瑞傑爾德了.但是,現在我心中還是有點疑神疑鬼.

「是世界的一端到另一段喲?」

「小孩子不要操多余的心」

他戰戰兢兢地把手放在我的頭上摸著我的頭,(他)怕怕的樣子.

看我沒有拒絕,他松了口氣.

這個人,不會喜歡小孩子吧?

但是,這可不是走10分鍾路就能到的呐,他那樣輕松地說把我們送回去,感覺有點無法信任他呢.

「(魔族的)語言能理解嗎?有錢嗎?路知道怎麼走嗎?」他這麼問道.

這麼說來,突然想到,我從前面開始一直在用人類語來說話,這個魔族的男人居然也流暢地用人類語回應了.

「我能說魔神語.我也會魔法,所以錢的話可以掙.把我帶到有人的地方的話,路我也自己能找」

盡量將對話朝著拒絕的方向推進吧.雖然這個男人可能可以信任,但是覺得還是最好不要讓事情朝著人神的打算那樣發展.

瑞傑爾德耿直地做出了回應

「原來如此那麼就單單讓我做護衛吧.放著小孩子不顧的話,有損斯佩爾德族的尊嚴.」

「尊嚴高尚的一組呢」

「傷痕累累的尊嚴呢」

對于這個玩笑,我哈哈地笑了.瑞傑爾德也揚起了嘴角笑了起來.

和人神的那種令人可疑的笑不一樣,是溫和的笑容.

「總而言之,明天我們就去曾經關照過我的部落那兒去吧」

「好」

雖然不太相信神,但是這個男人說不定可以信任.

至少,到去部落為止,先信任他吧——

過了一會.艾麗斯眼睛咔噠一下睜開了.一下子將身體坐起來,東張西望.逐漸開始不安起來,和我眼神交彙後,很明顯地做出了安心的表情.隨後馬上和我旁邊坐著的瑞傑爾德的眼神對上了.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

簡直是歇斯底里的大叫.躺著那樣向後退,然後站起來想逃跑,但是摔倒了.嚇得癱軟掉了.

「咿呀啊啊啊啊!」

艾麗斯陷入了混亂.

但是就算不亂鬧的話,也沒法偷偷爬著逃走.

她在那兒蹲著打著哆嗦,提起聲音大叫.

「不要!不要不要!好可怕!可怕可怕可怕!快來救我,基列努!基列努!基列——努!為什麼不來呀!不要,不要!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盧迪烏斯!把你踢飛什麼的對不起!因為沒有勇氣對不起!沒有守住約定對——呼——洗——(對不起)嗚哇哇哇哇!」

最後,像烏龜一樣縮著頭哭出來了.

我看著這情景嚇尿了.(原來,艾麗斯那麼恐怖啊)

艾麗斯是個個性要強的女孩子.座右銘恐怕是「天上天下唯我獨尊」.

非常任性非常暴力,碰到問題姑且先打了再說.

說不定,我犯了一個天大的錯誤?

難道斯佩爾德族其實是絕對不能接觸的種族嗎?

看了一眼瑞傑爾德.他還是沉著冷靜的樣子.

「那是正常的反應呢」

怎麼可能.

「難道是我不正常嗎?」

「是不正常,但是」

「但是?」

「也不賴」

瑞傑爾德的側臉看上去好像很寂寞的樣子.

我這麼想著,起身朝艾麗斯那兒走過去.感覺到了腳步聲,艾麗斯害怕地打著哆嗦.我輕輕地撫著她的背.回憶起來,曾經我因為害怕什麼東西而哭的時候,奶奶也是這樣撫摸著我的背.

「好——拉,不怕不怕」

「(抽泣的聲音),哪里不可怕了!那,那是斯佩爾德族呀!」

艾麗斯這麼害怕的理由我也不知道.因為,這可是那個艾麗斯啊.與劍王基列努做對手的時候讓她露出獠牙的艾麗斯啊.世界上應該沒有什麼能讓她害怕的東西的啊.

「真的是很可怕的人嗎?」

「因,因為,斯,斯佩爾德族會!吃,吃小孩!會吃的喲?(抽泣聲)」

「不會吃的啦」

不會吃的吧?我朝瑞傑爾德看去,他搖搖頭.

「不吃孩子」

是吧.

「看吧,他說不吃的!」

「因,因,因為!因為他是斯佩爾德族呀!是魔族呀!」

「雖然是魔族,但是會說人類語喲」

「不是語言的問題呀!」

艾麗斯一下子頭抬起來,盯著看.回到了平時的樣子了.果然這樣的樣子才是艾麗斯.

「啊,沒關系了麼?不好好縮起來的話,會被吃掉的喲?」

「不要把我當笨蛋呀!」

我用調戲她的語氣說著,艾麗斯尖銳地瞪著我.

然後保持著這樣,尖銳朝瑞傑爾德的方向瞪著.

她卡塔卡塔地顫抖著,眼睛也濕潤了.如果她現在也像平時那樣威嚴地站著的話,腳恐怕也會瑟瑟發抖吧.

「初,初次,初次,初次,見,面. 我,我,我是艾麗斯·波波,波雷亞斯格瑞拉特!」

艾麗斯半哭著做了自我介紹.

擺出一副了不起的樣子盯著別人做自我介紹什麼的,有點好笑呢.

阿不,這麼說來過去我可能也被這樣教過.遇到人的時候,總而言之先用自我介紹來作為先制攻擊之類的.

「艾麗斯·波波波雷亞斯·格瑞拉特嗎.在我不知道的時候,人族已經開始用奇怪的名字了呢」

「不是的啦!是艾麗斯·波雷亞斯·格瑞拉特啦!人家稍微口吃了一下啦!比起這個,你也快報上名來呀!」

大叫後,艾麗斯「啊!」地露出了不安的表情,終于意識到了自己在對著誰亂叫.

「是嗎,抱歉.我是瑞傑爾德·斯佩爾蒂亞」

艾麗斯緊張的表情松了下來,做出得意洋洋的表情.「怎麼樣,一點都不怕」————這樣的表情.

「呐,我說沒關系的吧?能溝通的話大家就能成為朋友呢」

「對啊!就像盧迪烏斯說的一樣呢!媽媽個大騙子!」

原來是希璐達教的嗎.但是這是有多恐怖的代代相傳啊.啊不,就算是我,看到了斷腿斷腳的幽靈啊,生剝鬼什麼的也會害怕吧.

「希璐達說了啥?」

「不快點睡的話斯佩爾德族就會過來把我吃掉」

原來如此,為了讓孩子睡覺用了迷信嗎.像し○っちゃう爺爺一樣的東西【這個梗我不知道】

「但是,他又不會吃小孩.不如和斯佩爾德族成為朋友,還能跟大家炫耀呢」

「對,對祖父和基列努他們炫耀也可以嗎?」

「當然了」

朝瑞傑爾德看了一眼,他臉上正做著驚訝的表情.

喲西.

「瑞傑爾德桑看上去好像朋友很少的樣子,我覺得艾麗斯去求好友的話馬上就能成為好朋友呢」

「但,但是」

像小孩子那樣說話說的太多了呢好像艾麗斯在這麼猶豫著.

仔細想想,艾麗斯沒有朋友,我稍微有些不同吧.

可能她對朋友這個單詞感到有點膽怯.看來要我來推一把呢.

「啊呀,瑞傑爾德也主動點!」

這麼催促著,瑞傑爾德也好像總算明白了現在的情況.

「誒?啊啊.艾麗斯請多指教」

「!真,真沒沒辦法呢!我,我就成為你的朋友吧!」

看著瑞傑爾德頭低下來,艾麗斯心中有什麼東西好像崩壞了.

太好了.

話說起來,艾麗斯也很單純呢.這樣那樣考慮來考慮去好蠢呢.

但是,艾麗斯單純的那部分,我得代替她好好考慮啊

「呼,總而言之,今天先稍微休息下吧.」

「什麼啊,已經要睡了麼?」

「嗯,艾麗斯,我現在已經很累了喲,總覺得好困呢.」

「是嗎?那沒辦法了呢.晚安」

我躺下後,艾麗斯呆在我的旁邊,把斗篷樣的東西(估計是瑞傑爾德的私物)披在我的身上.

好累啊.

在意識中斷之前

「你已經不害怕了嗎?」

「和盧迪烏斯在一起呢,沒關系喲」

聽到了這樣的對話.

啊,就算只有艾麗斯一個,也必須把她安全送回去呢.這樣想著,我的意識中斷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三卷 少年期 冒險者入門篇web版 第二十話「自稱神的欺詐師」    下篇:第三卷 少年期 冒險者入門篇web版 第二十二話「師傅的秘密」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