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三卷 少年期 冒險者入門篇web版 第二十三話「信任的理由」 
  
第三卷 少年期 冒險者入門篇web版 第二十三話「信任的理由」

用一個詞形容密古爾德族的村莊的話,那就是"極貧".

十來個屋子,屋子的外形很難用語言描述,就像挖開地面然後蓋上烏龜殼這樣的感覺吧.

阿斯拉王國的建築技術的話要先進很多.

話雖如此,就算阿斯拉王國的建築師來到這個根本沒法采集到的木材的土地,沒有材料他們也只能束手無策.

雖然在村外也能看見,村里農田里也整齊地種著帶有枯了的葉子的植物.看上去枯掉了的樣子,這樣沒關系吧.

洛克希詞典里沒有對農業的知識寫的很詳細,只寫了「蔬菜很苦又不好吃」.

順帶一提,農田的一端,種著像pakkun花一樣長著牙齒的不詳之花.

【注:pakkun花是馬里奧游戲里水管里一鑽一鑽出來的那個像剪刀一樣的花】

不知這玩意是植物還是動物,齒列不整的牙齒嘎吱嘎吱地發著聲音.那玩意的確是應對侵入農田的害獸的對策呢.

在村子的一頭,有幾個像中學生一樣的女孩圍著火在做什麼.

看上去像林間學校的樣子.她們是在做飯.

在一個地方做好,然後分給大家.

村里基本沒多少男人,只有那些在玩耍的很小的孩子們.

除此之外就只有之前看門的羅因和村長了.

記得密古爾德部落是男人們都出去狩獵,女人們守家的部落.

那麼男人現在應該都去狩獵了吧.

「這邊附近有什麼可以狩獵的獵物嗎?」

「魔物」

雖然這個答案的確是回答了我的疑問,但是還是有點說明不足呐.

就像你去問捕魚人你捕什麼,他給你回答說捕水產動物那樣的感覺吧.

嘛,繼續問下去看看吧.

「那個那屋子上面蓋著的東西也是魔物嗎?」

「是大王陸龜(Grand Tortoise).甲殼很硬,肉又好吃,筋還能做成弓的弦」

「那主要就是狩獵那個嗎?」

「嗯嗯」

它的肉很好吃嗎?

不過,那種大小的烏龜可是沒法想象呐.村中最大的屋子用的甲殼看上去有20多米的樣子了.

這麼想著,瑞傑爾德和洛克斯走進了那個最大的屋子.

最大的地方 = 村長的屋子,這個世界里好像也有這樣的規矩.

「打擾了」

「多,多謝招待」

我和艾麗斯,姑且先打了招呼進入了屋子.

和從外面看相比,里面更寬敞.地板上鋪著毛皮,牆壁上掛著色彩斑斕的壁掛.

房間的中央有個像地爐一樣的東西,火在慢慢地燃燒,照亮了屋子.

屋子沒有被分隔開,到夜里直接把那邊的毛皮裹起來就能睡了吧.

屋子一頭放著劍和弓,看來的確是一個狩獵民族.

跟著村長的兩個女性沒有進入屋子的里面,為什麼到村子入口為止要跟著村長呢.

嘛,算了不管了.

「那麼,就讓我來聽聽你們的故事吧」

洛克斯在地爐附近撲通一下坐下去,這麼說道.

瑞傑爾德正對著他坐下,我盤腿坐在瑞傑爾德的旁邊.

看了下艾麗斯,她好像不知道坐哪里,無趣地站著.

「在屋子里也要坐地板上嗎?」

「上劍術課的話,你不也好好地坐在地上了麼?」

「說,說的是呢」

艾麗斯不是那種會對要不要坐在地上而感到猶豫的那類人.

可能是因為這個和禮儀課上教她的東西出入比較大而感到困惑了吧.

課上教她在別人面前一定要端正禮儀,但是現在又和平時教的東西不一樣,所以困惑了.

等到回去的時候,真希望她的禮儀作法沒有學壞——

在講述關于今後的動向之類的話之前,我先把自己的姓名,年齡,職業,住處,

和艾麗斯的關系,艾麗斯的身份之類的個人情報,莫名其妙地來到了魔大陸而想回家,這些東西告訴了村長.

關于人神的事我沒有說.那個神在魔族之間處于什麼地位不清楚.如果他被當成了邪神,我們可能會被懷疑的吧.

「就如上所說」

「嗯」

洛克斯一邊聽著我說的,一邊手架著下巴思考著.

臉上露出像是被中學生提出的問題難倒了的表情.

「……是這樣啊」

在等著洛克斯的結論的時候,艾麗斯開始昏昏欲睡了.

雖然以旁觀者角度看來好像她還有精神的樣子,果然因為還沒習慣的旅途而消耗了很大的體力.

昨晚也是,好像從遇到瑞傑爾德後艾麗斯就一直醒著,果然快要撐不住了嗎.

「對話我會好好聽著的,你去睡也可以哦」

「說睡覺什麼的,這里怎麼睡呀」

「大概是用那邊的毛皮裹起來睡的吧」

「沒有枕頭哇」

「那就用我的膝蓋喲」

像面包超人一樣說著,啪啪地拍著大腿.

【注:面包超人是日本一個小孩子很喜歡的動畫,講的是一個豆沙面包超人給肚子餓了的小朋友們送去豆沙面包的故事】

「膝,膝蓋什麼啦」

「拿我膝蓋當枕頭也行的意思」

「是嗎?謝,謝謝」

如果是平時的艾麗斯的話,現在肯定會這個啊那個啊說點什麼.

但是現在好像是睡意MAX的狀態,沒有任何顧慮就把頭躺倒了我的膝上.

臉上露出緊張的神色,手緊緊地握著,閉上眼睛,沒過幾秒就像石頭一樣睡著了.

果然很累了嗎.我輕輕地撫摸著艾麗斯的紅發.她好像癢了扭了一下身體.

唔呼呼.

突然感覺到了投來的視線.

「怎麼了?」

被洛克斯笑眯眯的眼睛看著,稍微有點害羞.

「感情真好呢」

「啊是的呢」

但是,我還是被禁止著觸碰她呢.

因為我們的大小姐還持著貞操觀念呢.

因此,我也尊重著她的想法.

「于是,你們准備怎麼回去呢?」

洛克斯的提問和瑞傑爾德當時的提問一樣.

「一邊掙錢,一邊徒步走回去」

「你們倆個孩子掙錢嗎?」

「不,就我一個人掙錢」

怎麼不可能讓不諳世事的艾麗斯去掙錢的吧.

嘛,不諳世事這一點其實我也差不多吧.

「不是兩個人,我也一起去的.」

瑞傑爾德插了進來.

真是令人放心的伙伴啊.

但是因為還有人神的那件事,所以雖然很想信任他,在這兒和他告別應該更好吧,以切斷後顧之憂.

但是,應該怎麼來拒絕他呢.

「瑞傑爾德,汝為什麼要跟著他們一起去呢?」

我在糾結時,洛克斯面露難色.

瑞傑爾德不悅了起來.

「不是這個也不是那個,只是為了要保護好這兩個孩子,將他們平安無事地送回故鄉」

真是微妙的對不上號的對話呢.

洛克斯歎了下氣.

「你要進鎮的吧?」

「唔」

唔?

不進鎮?

「帶著小孩走近鎮的話會變成什麼樣?一百年前你不是被衛兵追趕,然後對方還組起了討伐隊了嗎?」

一百年?

「那是但是如果我一個人等在鎮的外面的話」

「不去了解鎮里面發生的事情是不負責任的」

洛克斯呆呆地看著.

瑞傑爾德用力咬緊了牙齒.

斯佩爾德族是被大家討厭的,這一點就算在魔大陸也是不變的.但是組成討伐隊什麼的是不是有點過分了呢,難道把他們當成魔物對待嗎.

「如果鎮子內發生了什麼的話」

「發生了什麼的話,會怎麼做?」

「就算將鎮子里的人殺光我也要將這兩個孩子救出來」

這是認真的眼神.

好可怕,太可怕了.

這個男人真的什麼都做得出,他有這樣的覺悟

「你這個人,一碰到關于小孩子的事情,就變得善惡不分了說起來,你在這個村子里被接受的開端就是因為你救了個被魔物襲擊的孩子哪」

「是啊」

「那已經是五年前了嗎,時間過的真是快啊」

村長哎呀哎呀地歎了口氣.

雖然對村長成為了我的友方(指不讓瑞傑爾德跟我們走)很不好意思,不過那還真是個令人不爽的動作.

看上去簡直就像一個得意忘形的中學生在對著大人犯蠢的地方嘲笑的樣子.

「但是瑞傑爾德喲.如此這般強硬地做,汝的目的真的能夠達成嗎?」

「唔」

瑞傑爾德眉頭緊鎖.

目的.這個男人似乎有什麼目的.

「那個目的是什麼呢?」

我插入了對話問道.

「是個很單純的目的哦.想要清除掉世人對斯佩爾德族的惡評」

我很想說這個目的根本不可能實現.

種族歧視問題不是靠一個人的努力就能解決的.

連像班級這樣這麼小的單位里發生的欺負現象,也沒法靠一個人來解決啊.

更何況,斯佩爾德族的迫害在全世界已經紮根了.

那個艾麗斯在瑞傑爾德面前就像貝吉塔在布羅利面前一樣.【注:龍珠梗,指雙方實力相差懸殊】

被人家小時候就認為是壞人的存在,怎麼可能變成好人.

「但是,在戰爭中你們一族曾不分敵我地攻擊人的事是真的不是嗎?」

「那個是!」

「不管再怎麼說惡評,斯佩爾德族是個很恐怖的種族是事實」

「不對!這不是事實!」

我被瑞傑爾德抓起了前襟.他用超可怕的眼神看著我.

糟了,我開始嚇得發抖了.啊哇哇

「那是拉普拉斯的陰謀!斯佩爾德族根本不是個讓人恐懼的種族!」

什,什,什麼?

快停下來,好可怕.

身體止不住地在顫抖.

誒,剛才他說陰謀?這是陰謀?

拉普拉斯是400年前的人吧?

「你,你剛才說拉普拉斯怎麼了?」

「那家伙背叛了我們的忠誠!」

抓著我的力道減輕了.我砰砰地敲著瑞傑爾德的手腕,他終于把我前襟松開了.但是他的手還在發抖.

「那家伙那家伙啊!」

瑞傑爾德咬牙切齒地說著.

「那件事,可以詳細說給我們聽嗎?」

「很長的哦」

「沒關系」

瑞傑爾德開始敘述世人所不知的曆史的真相——

拉普拉斯

他是統一了魔族,從人族手里贏得了魔族們的權力的英雄.

斯佩爾德族在很早時候就已經是拉普拉斯的手下了.

斯佩爾德族的戰士團,有者超高的敏捷性和凶狠的索敵能力.

擁有者超高的戰斗能力的他們擔當了拉普拉斯的親衛隊.

他們擅長奇襲和夜襲.

額頭上的眼睛可以像雷達一樣看清周圍敵人.他們絕對不會被他人奇襲,而且一定會成功地奇襲·夜襲敵人.

他們是精銳的戰士.

在當時的魔大陸,斯佩爾德族這樣的名字是被大家懷著敬畏和尊敬之情稱呼的.

拉普拉斯戰役的中期,正好是對中央大陸的侵略攻擊開始的時候,拉普拉斯帶著一把槍訪問了戰士團.

惡魔之槍.

瑞傑爾德沒有說出那把槍的正式名稱,只稱它為惡魔之槍.

拉普拉斯把這把槍賜給了戰士團.外觀雖然看上去和斯佩爾德族拿的三叉戟一樣,但是全身漆黑散發著不詳之氣,一眼就能看出這是把魔槍.

當然,戰士團中也有反對接受這把槍的人,因為槍是斯佩爾德族的靈魂,要舍棄他們自己的槍這種事做不到.

但是,這可是作為主君的拉普拉斯給我們准備的東西.

最終,作為隊長的瑞傑爾德強行要求戰士團全員使用那槍了.他覺得這樣能展示他們對拉普拉斯的忠誠.

「嗯? 隊長?」

「嗯,我當時是斯佩爾德族的戰士團的隊長」

「那現在你幾歲了?」

「500歲之後的歲數就沒有記了」

「啊,是嗎」

洛克希詞典里好像有寫到過斯佩爾德族很長壽的事來著?嘛,算了.

斯佩爾德戰士團把自己的槍插在一旁,用惡魔之槍繼續戰斗著.

惡魔之槍擁有者強大的力量,能讓使用者的身體能力增強數倍,能將人族使用的魔法無效化,還能讓感覺更明銳.

似乎擁有著壓倒性的全能感.

然後,使用者逐漸會變成惡魔的樣子.惡魔之槍把使用者的血吸的越多,他們的靈魂就會越來越黑化.

沒有一個人對此產生過疑問,因為所有人的精神都以一樣的程度在被侵蝕著.

然後,悲劇終于發生了.戰士團們開始變得不分敵我,對周圍的人進行無差別攻擊.

不分男女老少,就算是孩子也毫不留情,不看臉地攻擊所有人.

瑞傑爾德表示當時的記憶仍然曆曆在目.

不知不覺魔族們都開始說「斯佩爾德族背叛了魔族」,人族也都開始說「斯佩爾德族是無血無淚的惡魔」.

當時的瑞傑爾德他們似乎臉上掛著愉悅的表情聽著這些傳言,認為這才是真正的贊美.

在滿是敵人的戰場中,持著惡魔之槍的斯佩爾德族是非常強大的,沒有一個人能夠殲滅那群一騎當千的戰士團.

他們變成了世界上最令人恐怖的集團了.

但是,就算斯佩爾德族再怎麼強大,戰爭中也不可能沒有任何消耗.他們同時與人族魔族雙防都產生了敵對關系,沒日沒夜地不斷戰斗著.

戰士團的人數一個個地減少了.

他們沒有一個人產生過疑問.在戰爭中戰死,這才是至高的榮譽,他們沉醉在這樣的想法之中.

在這些傳言中,他們聽說了斯佩爾德族的部落被襲擊了的傳言.

這是瑞傑爾德的出生地.

雖然這很明顯是為了將斯佩爾德族引出來的陷阱,但是他們之間已經沒有擁有正常的判斷力的人了.

斯佩爾德族戰士團對好久沒回去的部落發動了襲擊.

他們認為,因為那兒還有人,所以不殺光不行.

瑞傑爾德把自己的父母殺了,妻子殺了,姐妹殺了,最後把自己的兒子刺殺了.

雖說他的兒子還是個孩子,但是他一直在為了成為斯佩爾德族的戰士而鍛煉著.和瑞傑爾德的戰斗雖然沒有到死斗這樣膠著的地步,但在戰斗的最後一刻,他的孩子把惡魔之槍給折斷了.

在那瞬間,令人舒服的好夢結束了,同時迎來了令人絕望的惡夢.

嘴里面有什麼東西在咔嗒咔嗒地響著,瑞傑爾德發現那是他兒子的手指後吐了出來.

他馬上想到了自殺,但立刻又打消了這個念頭.在死之前還有必須要做的事情.

比如說,就算死也要狠狠咬碎的敵人現在還活在這個世上.

這時,斯佩爾德族的部落被魔族討伐軍給包圍了.

此時戰士團人已經只有10個人了.剛拿到惡魔之槍的時候的戰士團有200多人,那些勇猛果敢的戰士們現在居然就只剩下10人了.

雖然滿身瘡痍,但他們仍然掛著好戰的表情瞪著近千人的討伐軍.

瑞傑爾德認識到,他們會白白地死掉.

他先把伙伴們手持的惡魔之槍全部折斷了.他們一個個的找到了自我,目瞪口呆.

有因對家里人下手而悲歎的,有痛哭流涕的.

但是,沒有一個人說了還想繼續做之前的那樣令人舒服的好夢這樣的話.

他們之中沒有一個這樣軟弱的人.所有人都發誓要找拉普拉斯複仇,也沒有一個人責備瑞傑爾德的過失.

他們已經不是魔鬼了,也不是戰士這種榮耀高尚的人.

只是一群髒兮兮的複仇鬼.

那10個人最後怎麼樣了,瑞傑爾德也不知道.他說恐怕這些人應該都死了吧.

斯佩爾德族放下惡魔之槍的話,他們也僅僅只是稍微強力的戰士而已.

而且手上拿的也不是自己那把熟識的槍,拿著別人的槍戰斗應該是不可能活下來的

但是,瑞傑爾德突破了包圍,半死半活地逃走了.然後在生死之境徘徊了三天三夜.

瑞傑爾德手里拿著的,是他兒子的槍.他的兒子把惡魔之槍折斷,用自己的靈魂保護了瑞傑爾德.

從那以後,經過了數年的潛伏生活,瑞傑爾德的複仇終于實現了.

在魔神殺手三英雄和拉普拉斯的戰斗中橫槍奪入,終于報了一箭之仇.

但是,就算打倒了拉普拉斯,已經發生的事也無法重置.

斯佩爾德族收到了迫害,曾經被瑞傑爾德他們親手摧毀的部落之外的幾個部落也收到了迫害紛紛散亂.

為了讓他們逃走,瑞傑爾德繼續殺著魔族.

現在,其他的斯佩爾德族是已經滅絕了,還是活下來建立了村莊了,似乎瑞傑爾德自己也不清楚.

他說已經大約300年沒有在魔大陸見到過其他的斯佩爾德族了.

戰後斯佩爾德族受到的迫害極其慘烈.瑞傑爾德的反擊也如同烈火一般.

造成這樣的結果的罪魁禍首就是拉普拉斯.

「但是,造成斯佩爾德族的惡評,我也是有責任的.就算最後只有我一個人活著,我也希望消除這個惡評」

說完,瑞傑爾德結束了他的述說——

他說的話很笨拙,決沒有讓人動情的辭藻.

但是,瑞傑爾德將他的懊悔,憤怒,愁悶,所有的感情都傳達給了我們.

如果這些都是編出來的假話的話,或是說話的方式和聲音都是演出來的話,我可能會在別的方面上對瑞傑爾德感到尊敬的吧

「真是悲慘的故事呢」

簡單地說,斯佩爾德族是可怕的種族這樣的認識是錯誤的.

拉普拉斯為什麼把惡魔之槍交給斯佩爾德族還不清楚.考慮到戰後善後問題,可能斯佩爾德族是被拉普拉斯當成替罪羊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拉普拉斯真是最差勁的大畜生.

對忠義滿滿的斯佩爾德族們,你拉普拉斯說一句話也好啊.

就算是把他們當替罪羊,應該沒有必要做到用這種陷害的方式把他們用完就丟的這種地步啊.

「明白了.我也盡我最大可能地來幫助你吧」

在心中的某個地方,另外一個我說道

(哪有這種空啊?)

(你還有空去管別人的事嗎?)

(你自己的事情都沒有全力去做啊?)

(旅途比你所想的要困難的多哦)

但是我嘴里說的話沒有停下來.

「雖然還沒有什麼好主意,不過我覺得作為人族的孩子的我如果幫忙的話,(斯佩爾德族的名聲)可能會發生什麼變化」

當然,不單單只是出于同情和善意,我也有我的打算.如果前面說的話是真的話,那瑞傑爾德應該是個非常強的人,擁有著和英雄同等級的力量.

我們被這麼強大的力量所保護著.至少,在路上被魔物襲擊而死的情況應該不會發生了吧.

讓瑞傑爾德和我們同行的話,不單給我們帶來鎮外旅途時的安心,同時也會給我們帶來在鎮內行走時的不安.

但是,如果在鎮中的不安有辦法消除的話,他就能成為最強的戰力.

不管怎麼說,他也是個誇口說過不管是奇襲還是夜襲都不會中招的勇士啊.

在鎮里被小偷和盜賊盯上的可能性應該也會大大降低.

除此之外,雖然沒有根據,我覺得瑞傑爾德是個不會撒謊的笨拙的男人,是個可以信任的人.

「我和你約定,我會盡我可能地幫助你」

「啊,嗯嗯」

瑞傑爾德露出驚訝的表情,可能是我的眼神里猜疑的神色已經消失了吧.

怎麼樣都好啦,我決定信任瑞傑爾德了.

我被那樣的一段話就輕易地"騙"得了信任.生前的我,明明就算聽了催人淚下的故事,都能用鼻子笑出聲來,現在居然這麼輕易地相信了.

這樣的聲音在心中回響著.

所以就算是被騙了,也不錯不是嗎.

「但是,斯佩爾德族真的」

「沒關系的,洛克斯先生.會想辦法的」

在鎮外瑞傑爾德守護著我們,在鎮內我們想辦法守護瑞傑爾德.

雙贏.

「瑞傑爾德桑.從明天開始,請多關照」——

如果要說有一點不安的話,恐怕這樣的發展都照著人神的劇本進行著吧.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三卷 少年期 冒險者入門篇web版 第二十二話「師傅的秘密」    下篇:第三卷 少年期 冒險者入門篇web版 第二十四話「抵達最近城鎮的三天內」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