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三卷 少年期 冒險者入門篇web版 第二十八話「人的性命與初次工作」 
  
第三卷 少年期 冒險者入門篇web版 第二十八話「人的性命與初次工作」

利卡利斯城二號地,克里布長舍,是一棟一層樓的建築,長方形的建築物有著四個大門.

住在里面的人不能說是富裕的.不過也不至于像貧民窟那樣窮苦不堪,是魔大陸的普通階層.

在那樣的地方有三個影子在晃動,兩個小的影子以及一個大的影子.他們旁若無人般緩慢走著路.過了一會兒他們若無其事的在其中一扇門口停下腳步.

「有人嗎?冒險者公會的人來了——」

幼小的少年高聲喊著並敲門,好奇怪啊,這一帶的冒險者沒人會用那麼慎重的語氣說話,說到冒險者,基本上都是一些粗野的家伙啊.

可是,房間的主人一下就被那個溫柔的聲音欺騙了,喀嚓一下把門打開.從門口出現的是一名7,8歲左右的少女,長著一條長長的蜥蜴一樣的尾巴,吐著尖端岔開的舌頭特征的霍咖族.少年笑嘻嘻地對著看見他們三人睜大眼睛的少女說.

「你好你好,這里是梅賽爾住的地方嗎?」

「嗯,請,請問?」

「啊,十分抱歉.我是『死路一條(DEAD END)』的盧迪烏斯,嗯」

「死,死路一條?」

少女梅賽爾也知道死路一條這個名字,在400多年前的拉普拉斯戰役中會使用很多武功,不分敵我濫殺的惡魔,斯佩爾德族.是他們之中最最凶惡殘忍的個體.

遇到那家伙的話,只有死路一條,和他遭遇過的人不論是誰都說「不拼命逃跑的話早就死了」.這個名字在魔大陸就是恐怖的代名詞,即便是放言可以打敗任何魔物的頑強的冒險者,在聽到死路一條這個名字後都會打氣冷顫.

說起死路一條的特征,梅賽爾也是知道的,不是眼前這樣的小不點兒.

「今天關于尋找寵物這件事,我們接受了您的委托,我想了解詳情,請問您有空嗎?」

死路一條,好可怕的名字,身後那兩人也怪怪的,不過聽見少年說著這樣傻得可愛的話後,就不怎麼害怕了.而且他們是冒險者,好像接受了自己的委托.

「請幫我找我家的咪—」

「好的,名字叫咪咪對吧,很可愛的名字呢」

「是我取的啦」

「哦,您的取名品味好真好啊」

聽見這些話後,梅賽爾的心情好極了.

「那麼,咪咪長得什麼樣子呢?」

梅賽爾慢慢說來,寵物的外觀,三天前不見了蹤影,沒有回家,平時一喊就會跑來卻沒跑來,沒有喂過飼料應該肚子餓了,等等.

是和年齡相仿的不得要領的說話方式,一般成年人要是聽到這種說話方式的話會覺得厭煩,沒准兒聽到一半就回去了也說不定.可是少年卻笑眯眯地全聽完了,努力把少女說的話一句一句點頭回應.

「我明白了,那麼我們就去找了.請交給我們死路一條吧!」

少年哼的一下豎起了大拇指,不知怎麼了,後面的兩人也豎起了大拇指,梅賽爾不明就里地也模仿者豎起了拇指.少年確認後轉身離去,肩上披著兜帽的女人也跟著去了.最大個的男人蹲了下來把手放在小女孩頭上,大個的男人說.

「一定會幫你找到的,你安心等著」

臉上有一道很長的傷疤,額頭上有寶石,還有雜色樣的藍發,很可怕的臉.不過頭頂上的手很暖和,少女輕輕點了點頭.

「拜,拜托了」

「啊啊,交給我們吧」

離去的三人,看著三個人的背影,梅賽爾朝著最大個的男人問.

「請問,你的名字是什麼?」

「瑞傑魯德」

他做出簡短的回答後,立即背過身走去,梅賽爾臉頰紅潤,口中默默念著瑞傑魯德這個名字——

盧迪烏斯的視線——

與委托人相遇了,在那里我確實抓住了對話的要領.試著模仿了生前總是來上門推銷的人,似乎模仿的不錯.被其他冒險者笑也無所謂,必須給委托人一個良好的第一印象.用恭敬的態度和委托人對話.

「真有你的,會那種演技嘛」

放下心來的時候,瑞傑魯德朝我搭話.

「沒啦沒啦,瑞傑魯德大叔最後的那個,太棒了喲」

「最後的哪個?你在說啥?」

「把手放到那孩子頭頂上,不是說了些什麼嗎?」

那完全是即興表演,不知道說了些什麼讓我提心吊膽的,但取得了出乎我意料的成果.

「啊啊,你是說那個啊,有什麼好的啊?」

別管什麼了,那個少女滿臉通紅地看著瑞傑魯德,我要是被那樣的眼神看上一眼,理性早就飛到九霄云外去了吧.不過正經些說的話,那個喜歡小孩的瑞傑魯德,會板起臉告誡我的言行吧.

「嘿嘿,那個女孩,已經完全迷上大哥了,咦嘻嘻嘻」

因此我裝作開玩笑的語氣,用手肘戳了戳瑞傑魯德的大腿,瑞傑魯德苦笑著沒什麼自信地說沒那回事吧

「嗚嘿嘿嘿,大哥要是認真起來,那種小妞……哎喲!」

腦袋被後方啪的錘了一下,回過頭去,只見艾麗絲撅著嘴巴.

「不要發出那麼奇怪的笑聲喲,不是演技嗎?」

似乎她看不慣我那種卑劣的言行,艾麗絲討厭卑劣的人,從那次綁架事件起,在羅亞城里每次看見盜賊模樣的人就會皺起眉頭.雖然我是想開玩笑的,似乎艾麗絲不太爽.

「對不起」

「哎!格雷拉特家的人不能這樣沒品的笑啊」

她這番話,我差點就笑噴了.聽見沒,夫人.艾麗絲她說品的說,那個不把門踹壞誓不罷休的大小姐,竟然變得如此賢淑.

但是,既然你這麼說了,像昨天那樣突然爆發的打架還是別再來了.不,看看薩烏羅斯就知道了,突然爆發毆打別人是在文雅的范疇里的嗎,不,這不可能啊.

……不清楚在亞斯拉貴族中優雅的區分方式

「那個,能找到寵物嗎?」

因為不清楚,所以干脆就改變話題了,從聽到的來看,寵物似乎是只貓.顏色是黑色,從小時候一起陪伴長大的.塊頭挺大的,少女用兩手張開比劃過,如果就那樣大的話,差不多和柴田犬差不多大小吧,對于一只貓來說夠大的.

「當然了,約好了要找到的啊.」

瑞傑魯德清楚地做出斷言,真是可靠啊.就這樣瑞傑魯德走在了前面,步伐沒有絲毫的猶豫.我倒是有些不安,就算瑞傑魯德裝備了生物雷達,要在城里找到一只小動物不會輕松的.

「你有對策嗎?」

「動物的行動很單純,看」

瑞傑魯德指著的地方,在那里雖然看不太清楚看,有肉掌踩過的痕跡.太強了,我完全沒注意到.

「沿著這個腳印就可以找到?」

「不,這是別的吧,比她說的要小」

原來如此,確實這個尺寸只是一般貓的大小吧,嘛,雖然我認為少女比劃得有些誇大了呢.

「嗯——」

「要找的獵物的地盤里,闖入了一個別的家伙」

「是嗎?」

「沒錯的,氣味正變得模糊起來啊」

氣味?難道這個男人用嗅覺把畫地盤的標記給區分開了嗎?

「走這邊」

瑞傑魯德自己理解了什麼似的走進胡同里.我一言不發地跟著,雖然不太明白,總覺得事情有了些眉目.跟在名偵探身後的助手,大概就是這樣的心情吧.

以壓倒性的追蹤術把犯人逼到死路,出于恐懼的誘導性審訊,再用魔界式柔道刑訊逼供,不管什麼事件都速戰速決,名偵探瑞傑魯德在此.說笑的.

「找到了,恐怕就是這家伙吧」

瑞傑魯德指著胡同里的一個角落說到.找到了什麼?恐怕什麼啊?我聽得一頭霧水.至少我沒看見肉掌留下的足跡.

「走這邊」

瑞傑魯德在胡同里滑行板前進,腳步沒有任何躊躇,朝著越來越狹窄的胡同里走去,完全就是只有貓才能通過的小胡同.雖然我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才這樣走的,也許正順利地追蹤著腳步吧.

「看,在這里有打斗過的痕跡」

在一個死胡同里瑞傑魯德停下腳步,叫我看的說,我什麼痕跡都看不見,又沒有沾著血跡,地面上也沒有被怎麼樣過.

「走這邊」

瑞傑魯德走在了前面,我和艾麗絲只能跟著,這是多麼輕松的工作啊.

走出胡同,穿過道路,又走進胡同.走出胡同,鑽進小胡同,而後又回到了胡同.在感覺會要迷路的地方匆匆前進著.

走出某條胡同後,周圍的風景變了.比剛才多了幾分蕭條,房子變得毀壞,牆壁變得光禿,物品變得簡陋.

用可怕的眼神盯著我們看的家伙,在路上躺著的家伙,有很多髒小孩.

這里是貧民窟,但慢慢地我就不這麼認為了,像是抄近道反而迷路的感覺.一下子,我心里提高了警戒級別.

「艾麗絲,請隨時處于拔劍的狀態.」

「……為什麼?」

「以防萬一,還有,如果有人擦身而過時,留心背後」

「呃,嗯,知道了……!」

先和艾麗絲說一下,再說有瑞傑魯德在,想必不會亂來.不過全依靠別人的話,如果失誤了後果不堪設想.自己的安危必須自己來保護.

想到這些,我緊緊抓住懷里的錢袋子,雖然里面沒多少錢,也不能被人扒了.

有時一些流氓瞪著瑞傑魯德,不過瑞傑魯德意外的狠狠瞪了回去後,他們立刻就移開了視線,這眼力不是蓋的.在這個城里別說冒險者了,對強者的警戒心可能相當高.

「真的在這種地方嗎?」

「不好說啊」

瑞傑魯德的回答讓人有些動搖啊,明明是毫不猶豫的走著的不是嗎.不,雖然話比較少,瑞傑魯德一定是發現了什麼,我相信他吧.又走了一段路後,瑞傑魯德在一棟房子前停下腳步.

「到了」

視線的前方是一條向下的階梯,階梯的前方有一扇門.像是視覺系藝人們聚集的地下酒吧的感覺,當然,沒有聽到用搖滾演奏出的流行音樂的聲音,也沒有光頭帶墨鏡的迎賓的看門人.相對的,飄散出一股動物的臭味,像是走過寵物店時的那樣,說不出個所以然的動物的臭味.這就是那個,有犯罪者的氣味.

「里面有幾個人?」

「人倒是沒有,動物很多啊」

「那麼我們進去吧」

如果沒人的話,就不用客氣了.我走下階梯打算推門,但門被鎖住了,于是我用土魔法開鎖.

姑且先確認一下周圍,確認了周圍沒人後,一下進到屋內.以防萬一,從內側把門重新鎖上,整一個入室盜竊嘛.屋子里有一條昏暗的走廊.

「艾麗絲,請留心背後」

「明白啦」

有誰進來的話瑞傑魯德會立即察覺的吧,應該.我們在瑞傑魯德的帶頭下,往房屋深處走去.

走廊的深處有一扇門,這扇門的背後有一個小房間,又是一道門.穿過了這兩道門後,耳朵里傳來了嘈雜的動物的哭叫聲.最里面的房間里擺放著各種籠子,狹窄的擺放著的籠子,大量的動物被關在籠子里.有狗有貓還有從來沒見過的動物,在這樣一間和學校教室差不多大的房間里,堆得滿滿當當的.

「……這,到底是……」

艾麗絲發出顫抖的聲音.

就我而言,在想著這房間是怎麼回事的同時,想著這里聚集了那麼多動物的話,要找的寵物可能就在這里.

「瑞傑魯德大叔,要找的貓在嗎?」

「在,就是它」

立即做出回答,我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有只像黑豹樣子的貓在里面.好大,真心好大,有少女張開手筆劃的兩倍那麼多.

「真,真的是這家伙嗎?」

「錯不了,你看它的項圈」

黑豹的項圈上確實寫著「咪咪」這個詞語.

「確實是咪咪呢」

好吧,委托算是完成了,把這只黑豹從籠子里弄出來,帶到少女家里就完事了.

不過,慢著,其他動物怎麼辦.

目測一下,有多只動物都帶著項圈和腳環,其中也有寫著『咪咪』那樣的,不管怎麼看都是寵物啊.

房間的角落里堆放著繩子之類的東西,要說繩子可以聯想到的詞語,就是抓住.

把別人的高級寵物抓住,再高價賣到別處,似乎有這檔子的買賣啊.在這個世界雖然我不認為有這方面的法律,這確實不是什麼好事吧,要說的話,就是小偷.

「嗯——?」

瑞傑魯德朝入口方向轉過臉去,艾麗絲也察覺到了.

「有人進來了」

我被動物的聲音吵到了什麼都沒發現,瑞傑魯德先不說,艾麗絲非常清楚了.

好吧,該怎麼辦呢,從入口到這里不需要多少時間.要逃跑嗎?不,無處可逃,只有這一條路.

「不管了,先抓住他們吧」

把交涉這個選項放棄了,我們是非法入侵者,十有八九這里就是犯罪現場,但也不能放棄有正當理由的可能性.

總之先把他們給綁了,是好人的話,通過交涉封住他們口.是壞人的話,揍一頓封住他們口——

幾分鍾後.

我朝著房間角落里躺著的三個男女望去,兩個男人一個女人,瑞傑魯德瞬間把他們打昏,我用土魔法把他們都帶上手銬,再潑水讓他們醒過來.

一個男人因為大喊大嚷,我用掉落在附近地上的一塊布把他嘴巴塞住,另外兩個人倒是挺安靜,姑且全部塞住嘴,要平等對待啊.

「……嗯」

突然心里湧出一個疑問,為什麼事情會發展成這樣呢?

我們應該是接受了E級的工作,尋找迷路的貓咪,瑞傑魯德說交給他吧于是就讓他帶頭找時,不知不覺就在貧民窟里迷了路,在進入了一棟房子後發現有很多動物被抓了,回過神來的時候,不知怎麼了把人綁住了,要抓的明明不是人啊.變成現在這樣全都怪人神吧,那家伙早就料到會發展成這樣了.事情變得有些棘手了,要是沒接受找寵物的委托就好了——

我開始觀察綁住的三個人.

男A,魔族.

眼睛里沒有眼白部分,複眼,看起來有些惡心.就是那個大吵大嚷的男人,給人粗野的感覺以及擅長打架的印象.在洛克希的詞典里好像看到過,名字就是想不起來.只記得因為唾液里含有毒素,要接吻的時候該怎麼辦這個的疑問.

男B,魔族.

長著一副蜥蜴一樣的臉,和守衛相比形狀和模樣少許有些不同.因為是張蜥蜴臉,表情就是看不明白,不過從眼睛里露出理智的色彩,在對我警戒著.

女A,魔族.

有著類似于複眼的眼睛,害怕的表情,果然看起來很惡心啊,身體倒是挺標致的正好抵消為零.

那麼,光看著他們也沒什麼用,要審問的話,選誰好呢.心情不錯能吐出情報的人是哪個呢,男的還是女的?

女A嚇壞了,稍微嚇唬她一下的話,沒准一五一十全都招了也說不定.不行,女人喜歡說謊.為了自己能活下來會編一些支離破碎前言不接後語的謊言,雖然我認為世界上並不是所有的女人都那樣,至少大姐是那樣的家伙.我要是聽到那樣的假話的話,一生氣,什麼是真什麼是假就分不清出了的類型的人.所以女A就排除了吧.

接下來,選哪個男人.

男A怎麼樣?他顯得相當激動,三個人里最強健的身配,臉上有傷疤,感覺最擅長打架,頭腦好像不怎麼好使吧,剛才還說過「你們搞毛啊」還有「把手銬給我解開」這些話.

男B怎麼樣?表情看不太明白,他正在仔細觀察著我們,絕對不是個笨蛋,不是笨蛋的話,現在這種狀況下會想一些假話的吧.

我選擇了男A,激動得失去冷靜的他的話,只要稍微挑撥和誘導一下的話,感覺會吧重要的事情全部說出來的.嘛,就算不行,還有另外兩個人呢.

我取出男A嘴里塞的布團,男A瞪著我但什麼都沒說.

「我有幾個問題想問,老實點告訴我的話,我不會亂唔啊!?」

我突然被踹飛了出去,正蹲著的我沒有站穩,就那樣直接往後方飛了出去,滾了一圈後後腦勺撞在牆上,眼睛里很多小鳥在飛.

痛死了,瑪德.真是個腦子不好使的家伙啊.這種情況下竟然還踢抓住他的對手,要是對手生氣起來會怎麼樣啊,壓根就沒想過吧.

「唉?喂喂!住手!」

艾麗絲叫了起來,我一躍而起,男A似乎在對艾麗絲做什麼,就在我思考的時候摘下手銬,在瑞傑魯德的眼皮底下把艾麗絲抓為人質…….

「什……!?」

不對,撞入我眼簾的是插在男A喉嚨里的短槍.瑞傑魯德刺死了男A,艾麗絲看得目瞪口呆.

短槍橫向擰了一下後拔了出來,血沫飛濺,牆上沾滿了紅色的斑點.男A反方向滾了一圈,臉趴在地上,從喉嚨里不斷湧出鮮血,背上也慢慢滲出血液,在地上擴散開,紅色的水塘.散發出香味,血腥味.

男人一瞬間抽動了一下身體後就再也不動了,死了.男人一聲也沒吭出來就死了,被瑞傑魯德殺死了.

「為…為……為什麼要殺死他啊?」

我的聲音顫抖起來,不是第一次看到人死了,基列努那時候為了救我而殺了人,不過和那個有些不一樣.為什麼身體在發抖,為什麼心里在害怕.

(怎麼了,我到底在害怕什麼啊?)

害怕人死了嗎?這不可能,在這個世界里有人死了這是日常便飯的事情,我是知道那樣的才對,即便大腦明白了,但實際上是第一次看到所以不一樣嗎?那麼,為什麼基列努殺死綁架犯的時候我什麼事也沒有呢?

「因為他踢了小孩子」

瑞傑魯德用著陳述事實的語氣,平淡地說到.

啊,是這樣啊,我明白了,我並不是在害怕有人死掉了.

只是被踢了一下,明明就是這點小事,卻像呼吸一般自然地把他殺死了的瑞傑魯德,才是我所害怕的.

洛克希不是說過的嘛.

『人族和魔族在常識上不同的地方很多,因此不知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後就會爆發』

是啊,如果瑞傑魯德把矛頭對准我的話該怎麼辦?這個男人很強,比基列奴更強,我的魔法能贏嗎?應該可以對抗.與擅長接近戰的對手的模擬對戰進行過很多次,帕烏羅,基列奴,艾麗絲.我身邊的人不管是誰都是近戰專家,瑞傑魯德在其中恐怕是最強的.所以,不是有信心就可以說「能贏」的,不過要是動真格的要殺我的話,對抗的方法還有很多.不過,如果朝向艾麗絲的話該怎麼辦?我能完全保住她嗎?不可能.

「你,你不能殺死他啊!」

我慌慌張張的說著.

「為啥,他是壞人喔?」

瑞傑魯德聽後大吃一驚,從心底里沒有理解的表情.

「因為……」

該怎麼解釋才好呢?我想讓瑞傑魯德怎麼做?說到底,為什麼非要殺死不可啊?一般的善心我是沒有的,啃老的那一會兒對「殺人是不行的」之類的話只會嗤之以鼻.父母死的時候也是那樣,一邊想著今後慘了,一邊想著關我屁事,比起那種事情還是打飛機重要.我那樣的說的話,只會變得徒有其表吧.

「不能殺死他的理由,是有的」

我正在動搖,醒悟吧,我現在正在焦慮,醒悟了之後再思考.

首先,為什麼我在發抖?因為我害怕啊,至今都以為瑞傑魯德是個善良的男人,輕易地就殺了人.我深信斯佩爾德族只是被誤解了的心平氣和的種族,我錯了.雖然不知道種族是什麼樣的,至少瑞傑魯德不是那樣的.從拉普拉斯戰役的年代開始,一直持續不斷的殺死敵人,這次也是事件之一吧.

而且,矛頭指向我或艾麗絲的可能性,也不能完全排除說是沒有.我不是瑞傑魯德所認可般的純潔無暇的人,遲早有一天會語言上激怒他的吧.到時他要是生氣也就算了,想法不同所以意見相左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算是吵架的其中一種吧,可是我沒想過殺個你死我活.

不管什麼情況下,都不至于發展到把對方弄死那樣,現在,在這個階段,我必須好好地把瑞傑魯德糾正一下才行.

「這樣,瑞傑魯德大叔,請你好好聽一下」

不過我還沒想措詞,該怎麼說?說些什麼他才能理解?還是懇求他不要殺我們兩人?搞毛啊,我前幾天剛剛說了自己是要和他一起戰斗的戰士,不是在他的庇護的光環之下,我們是對等的,懇求是無用的.

也不能劈頭就說這樣做不行,不讓瑞傑魯德本人認可沒有意義.想一下,我為什麼要和瑞傑魯德在一起?是為了想辦法洗清斯佩爾德族的惡名,瑞傑魯德殺死人的話,斯佩爾德族的印象就會變差,這應該是毋容置疑的.所以要好好勸說不要和其他冒險者打架.斯佩爾德族的印象是最糟糕的,不管做了多少好事改變了多少對他的認識,一旦眼前看到斯佩爾德族殺了人的話,至今一切努力都將付諸東流,瑞傑魯德會聲名狼藉.

沒錯,所以不能殺人,不能讓人們一想起斯佩爾德族就和可怕兩個字畫上等號.

「瑞傑魯德大叔如果殺了人,斯佩爾德族的惡名會傳播開的」

「…………也就是說,壞人也不能殺死嗎?」

「殺了誰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是誰殺了人」

我一邊思考一邊斟酌用詞,慎重地說.

「我不明白啊」

「斯佩爾德族殺了人的話,意義是不同的,像是被魔物殺死了那樣」

瑞傑魯德聽後有些不悅地板起臉,可能是聽到自己種族的壞話了也說不定.

「…………我不明白啊,為什麼會那樣」

「斯佩爾德族,人們認為是專門殺人的種族,只要少許有些不高興,就會立刻把人殺死的魔鬼」

雖然我認為說得有些太重了,不過世間的看法確實是這樣,我就是想要改變這一點.

「斯佩爾德族不是世人所說的那樣子的魔鬼的,說說是挺簡單的.用行動表示的話,大多數人的看法會改變的吧」

「………」

「可是如果殺了人,全部都泡湯了,人們會認為果然斯佩爾德族是魔鬼吧」

「豈有此理」

「你沒有什麼頭緒嗎?以前救了別人後,成為好朋友後突然反目的事情?」

「………………有過」

我邊說邊在心里總結起來.

「可是,如果一概不殺人的話……」

「會怎麼樣?」

「人們會認為,斯佩爾德族也是有理性的」

真的會那樣嗎?在這個世界里不殺人就會被當做是有理性的嗎?不,現在別去想這些,我應該沒有說錯.瑞傑魯德殺的人太多了,人們自然會認為斯佩爾德族是專門殺人的種族.如果不殺人的話,這方面的看法會改變的應該,合乎邏輯的應該.

「請不要再殺人了,為了斯佩爾德族考慮的話」

可以殺或不可以殺,一般來說必須要判斷一下才行.可是,這個世界的判斷標准我不清楚,瑞傑魯德的判斷標准恐怕過激了.在兩個極端要看清楚整條線是很難的,那樣的話,干脆全部禁止更加直截了當.

「又沒人看見,有什麼關系?」

瑞傑魯德的這番話讓我差點抓狂了,沒人看見就可以做壞事,哪里的小學生啊,這家伙真的活了500多年了嗎?

「就算你以為沒人看見,也會有人看見的喲?」

「這周圍沒有喔?」

是啊,瑪德,我忘了他額頭上的寶石了.

「有人看到的喲」

「在哪里?」

就在這里.

「我和艾麗絲不是看見了嗎?」

「姆……」

「請不要再殺人了,我們也不想看到瑞傑魯德大叔就感到害怕.」

「……好吧」

最後的最後,我哭了出來,對自己說的話沒什麼信心.不過,瑞傑魯德對我點了點頭

「那就拜托你了」

我朝瑞傑魯德低下頭,看到自己的手在不停顫抖,冷靜.這種事情是正常的.好吧,深呼吸.

「吸——呼——吸——呼——」

還是冷靜不下來,心跳也沒放緩,艾麗絲那邊怎麼樣,有沒有害怕呢?我朝她望去,艾麗絲相當淡定,雖然事發突然吃了一驚,不過馬上就露出一臉出死有余辜的表情.

不,我覺得她完全沒有認為這是非常殘忍的事情.不過抄起雙臂,岔開雙腳,頂出下顎是最常見的姿勢.就算內心再怎麼動搖,表面上還是會做得和往常一樣.

既然她都那樣淡定了,我還動搖的話成何體統.

我的手停止了顫抖.

「那麼,繼續審問吧」

在這間籠罩著濃厚血腥味的房間里,我強裝著微笑.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三卷 少年期 冒險者入門篇web版 第二十七話「冒險者的住宿」    下篇:第三卷 少年期 冒險者入門篇web版 第二十九話「初次工作結束」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