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四卷 少年期 航海篇web版 第三十六話「失之交臂・後篇」 
  
第四卷 少年期 航海篇web版 第三十六話「失之交臂・後篇」

魔眼,突然拿到了這種東西,一般來說會害怕的吧.為何魔界大帝會在那種地方,為何把這種東西給了我.機會主義般的故事展開讓我有些跟不上節奏了.

不過,我是根據神諭行動的,這種故事的展開正如那家伙所料,這樣想來,現在就想把魔眼揪出來踩扁.不過好像會很疼,很害怕所以不敢做.

總之我現在在回程的路上詛咒這自己的天真,走在城里看到的人影都是雙重的.

因我目測錯誤,好幾次和人撞上.被人罵了兩次,低頭道歉了兩次,和別人吵了兩次.吵是吵贏了,不過是無意義的爭論,像這樣和人吵架越少越好.

必須盡快的熟練控制住才行,不如說如果控制不住的話,就不能繼續旅行了——

回到了旅店,我遇到了魔界大帝!和他們說了這件事,兩人非常震驚.

「魔界大帝麼,沒想到她複活了啊」

能看到瑞傑魯德吃驚的樣子還真是稀奇.

「真沒有想到突然就得到了魔眼」

「給予他人魔眼是魔界大帝的能力」

魔界大帝克西莉卡・克西利斯,複活的魔帝,別名魔眼的魔帝.她的戰斗能力並沒什麼大不了的,不過體內暗藏了十二種魔眼,據說可以看透任何事情.

最為可怕的是,能把他人的眼睛換成魔眼的能力.因此克西莉卡的屬下全都擁有魔眼,掌握著可以統治魔族程度的力量.還有些魔族為了得到強大的力量也成為了克西莉卡的屬下.

「為什麼會在這個城里呢?」

「這個嘛,魔王和魔帝想的事情,我怎麼可能知道」

瑞傑魯德說著聳了聳肩.就是嘛,你連長年侍奉的魔神他的真意都不知道啊.如果這樣對他說了肯定會消沉的,所以沒說出口.艾麗絲聽到魔界大帝這四個字後,眼中閃爍著光輝.

「好厲害呢,我也想見一見!」

「你想見嗎?」

艾麗絲和克西莉卡,把她們兩個人湊在一起會說些什麼呢,我也有點興趣,沒准會挺合得來的吧.

「還在城里吧?」

「這可就不知道啦……」

說不定明天再去小巷的話,可能又會看到她餓著肚子倒在那里,給人一種會故伎重演的氛圍.

……不,這不太可能吧.怎麼說呢,她好像在找誰的樣子.肯定已經走了吧,被因果循環什麼的指引著.

「可能已經不在這個城里了吧」

「啊,可惜了呢」

艾麗絲嘴上是這樣說,明天也會去小巷看看的吧.

「都已經這樣了,我就窩在旅館里了,你們兩人請隨意」

兩人先後點頭——

控制住魔眼前後花了一周時間,從結論上說,不是特別困難.使用魔力控制魔眼,這和無詠唱使用魔法的時候很像.至今已經使用了無數次的東西,用魔力,調整,能見度.

起先還手足無措的,不過很快就注意到了有兩個焦點.一個是飽和度,和工口游里出現的對話窗口差不多的感覺,起先飽和度MAX時看人和東西都是雙重的.盡可能的將飽和度調低,和眼睛深處的魔力攪合起來,未來的景象變得淡了,漸漸能看到現在了.

平時看東西的那樣子更方便,因此把飽和度調整到不會察覺到的程度.維持住這個狀態,一旦松懈,色彩深淺就會變化.花了三天才穩定下來.

另一個是焦距,可以看到未來的距離,可以往視線前方注入魔力來調節.最後弄明白了最遠大約是1秒.

當然,注入魔力的話可以看見2秒以後的未來,雖然能看見但是會抖動,能看見雙重或三重.

未來總是變幻莫測的吧,注入魔力雖然可以看到3秒4秒之後的未來,如果到5秒以後的話,多重的抖動導致頭疼.也就是說未來有很多種.

而且聚焦稍微遠一些的未來的話,似乎會增加大腦的負擔.克西莉卡也說過如果同時得到兩個魔眼的話會變成殘廢.難道說看她那樣天然呆,可能也是受到魔眼的影響了也說不定.

不管怎麼說,要安全的使用它就是1秒,知道這事情又花了三天.做到同時調整色彩和焦距又過了一天.一共花了一周時間,我成功把預知眼熟練控制住了——

好吧,就在我使勁對著自己的眼睛說「沉睡吧!我的預知眼」的時候,艾麗絲和瑞傑魯德兩個人每天不知道去哪了.

艾麗絲每天都渾身是汗,瑞傑魯德則是和平時那樣一臉全搞定了表情可是稍微出了一點汗回來了.

兩個人都做了些出汗的事情啊,而且是每天!

「我說,只是作為參考有個問題想問,你們都在做些什麼呢?」

艾麗絲一邊將擰干的毛巾擦著汗一邊回答說.

「哼哼,不告訴你」

笑的很開心的表情.做了一些不能告訴我的事情才不告訴我的吧,一杆入洞的好球那樣的事情吧?我最多也只會拿著艾麗絲擦過汗布使勁嗅嗅而已吧.

不,雖然我並不是感覺不安心,反正這兩個人不知在哪進行特訓什麼的吧.艾麗絲是個喜歡偷偷努力的孩子,在菲托亞領地的時候,休息天總和基列奴訓練,每次問她在做什麼,都像這次一樣一臉得意的回答說「不告訴你!」.那麼這次也是那樣吧.

那天晚上做夢夢見,34歲土肥圓的家伙一邊在我臉上蹭著蹭著一邊再我耳邊說「從今天起你的別名叫敗・家・犬」,我想著大概又是人神干的,那家伙從來不做什麼正經事啊——

一周後,我做出控制住魔眼的報告.

「那麼,你和艾麗絲比試一下試試」

瑞傑魯德向我提議到,是想確認一下戰斗中有多管用嘛,還是說想看一下艾麗絲特訓的成果嘛,我連續答應了兩次同意了下來.來到海邊,由瑞傑魯德做見證,隨便撿了根木棒轉身面對.

「得到了魔眼你就以為可以打贏我了麼?」

今天艾麗絲看起來比往常更加自信滿滿,一定是在這一周里抓住了什麼訣竅了吧,我想守護她的這張得意的表情.

「輸了也沒關系喲,在戰斗中能看到多少,只是想知道這個罷了.」

今天不帶魔法,設定為能看見1秒之前,嘗試只用魔眼進行戰斗.

「呵,還真像盧迪烏斯會說的……」

艾麗絲話說到一半突然看見了未來景象,.

沒有預知眼的話,反應不過來的吧.對于先發制人的攻擊,她擁有與生俱來的才能.

「哈!」

「嘿~」

因為看得一清二楚,我用橫向反擊一拳擊中艾麗絲側臉,下一個未來景象出現.



這是艾麗絲的強項,不管受了什麼攻擊,不會有絲毫動搖立刻攻擊過來.因為基礎紮實,多少被打了也不會動搖,倒不如說被攻擊後,怒氣值會上升,提升攻擊力.

「疼!」

「嘿喲!」

加重力氣往艾麗絲手腕打去,艾麗絲手中的木棒掉了下來.換做平時的我的話可能會認為已經分出勝負了也說不定.至少,在基列奴那邊修行的時候,劍掉落的瞬間就已經敗北了.但是下一個未來景象並不這麼認為.



也就是說,這是假動作的一種,丟下劍讓我的大意.



艾麗絲擅長的伯雷亞斯流猛擊,故意把劍扔下,乘間伺隙,接著使出一套格斗連續技.

「………啊!」

「腳下有破綻喲」

我伸出腳把她絆倒,艾麗絲一拳揮空往地上摔去,可是,她似乎還沒有放棄.



「嘿喲」

我抽回腳的同時膝蓋抵下,趴在艾麗絲背上封住她的動作.艾麗絲扭動著慘不忍睹體態的還想著咬我,一只手被壓在自己身下,一只腳彎曲著被我坐在屁股下面.都已經這樣了還想怎麼樣嘛…….剛這樣想著,艾麗絲像是鬧騰了起來.

「到此為止」

裁判的聲音響起,艾麗絲脫力般放松了下來.

贏了……我贏了嗎?第一次在近戰中贏過了艾麗絲,不用魔法的情況下.

「慘敗呢……」

艾麗絲露出少見的舒暢的表情向上看著我的臉,我挪開腳,艾麗絲緩身站起,拍了拍身上的塵土.



我用手啪的一下接住了她,只見艾麗絲的表情突然就變得很不開心了.

「……回去了!」

艾麗絲大聲說完後,就這樣肩膀顫抖著回旅館去了.

我惹她生氣了嗎?不,不是的啊.可能我令她喪失自信了也說不定,以前一直能穩贏的對手,突然變強了,換做是我也會嫉妒的吧.

「艾麗絲還是個孩子」

瑞傑魯德目送著艾麗絲這樣說道.

「和她的年齡很相配吧」

瑞傑魯德轉過身,看著我的眼睛,點了點頭.

「漂亮的連續技啊」

「只要有魔眼,不管是誰都能做到的啦」

雖然我花了點功夫,在這個世界擁有我這樣身體能力的人還大有人在,只要得到了魔眼,應該就能差不多做到那樣.

「魔眼這種東西,不是得到後就立刻就能控制住的」

「是那樣嘛?」

「曾經,斯佩爾德族的戰士團里有個擁有魔眼的人,不過他總是帶著眼罩,臨死前都沒控制住.只花了一周時間就控制住的你是異常的.」

是嗎,是嘛,是嘛是嘛.嘛,我可是在花了不少功夫用魔力控制住的呢,花了一周時間才控制住的呢.是嗎是嗎,像我這樣的很快就控制住的人沒有嘛.哼哼哼.

「沒准,現在的話我可以打贏瑞傑魯德你也……」

「用魔法的話啊」

「近戰呢?」

「要不試試?」

這個引誘讓我心動了,說白了吧,我得意忘形了.

「請多指教」

瑞傑魯德把長槍夾在腋下,架起雙拳,對付我這種雜魚不需要用上吃飯家伙的意思嘛.

「要不,你用魔法也可以啊」

「不……機會難得,我用徒手」

在我說完之前我看見了未來景象.



能看見,瑞傑魯德的動作也能看見,可以做出應對.

「嘿喲!」

我伸出手打算接住這一掌.



看到未來景象,下意識的把手縮了回來,這個時候未來景象出現了抖動.

未來景象浮現出另一個未來,抓住我手腕的瑞傑魯德,以及往我臉部直拳揮過來的瑞傑魯德.

少許有些抖動,可是少許有些錯開的未來.

為什麼,1秒的話明明應該不會抖動的,思考著這些的時候已經過了1秒了.

「哎嘿喲!」

閃開身子勉強避開了.



看得清清楚楚,不過我的體態已經瓦解了,就算能看見他的下一次動作,也做不了回避動作了.

「哇呀!」

瑞傑魯德的拳頭揮到我鼻尖……擊穿了過去.我後腦勺著地摔在沙灘上,又滾了一圈,趴伏在地上.

以為臉部凹陷下去了,用手摸了摸,嗯沒事.

我美麗的臉蛋沒有遭遇修羅場吧,沒有變回吃供應伙食的五歲幼童吧.(PS.這里指智商)

「還打嗎?」

被問到時我才意識到了敗北.

「我,認輸了」

看到一開始時的歡迎還以為能贏,似乎不太順利.

「這下你明白了吧?」

瑞傑魯德向我伸出手,我一把抓住站起身來.

「搞不懂啊,未來突然抖動了,你做了什麼嗎?」

「我不清楚你究竟看到了什麼…….不過,我只是在想,要是你用手防禦的話就抓住,不出手的話就打.」

哦,就是這麼回事啊.我的動作被預料到的話就能采取應對措施,實力差距太大,就算能看到1秒之前也沒有意義.

用將棋的話說就是,就算知道對方下一步棋要下哪,外行人也贏不了名人,的情況吧.

這個世界的居民能力值高得離譜,能做到和瑞傑魯德同樣動作的家伙也很多吧.

「不過我以前和擁有和你相同魔眼的對手戰斗過,之後我總是以此為假設進行戰斗的,經驗上的差距.」

「你說的對呢」

瑞傑魯德憑經驗應對魔眼,難道說這個世界的劍法也存在魔眼應對方法,對抗技術也說不定.比方說劍神流的『光之太刀』,就算能看見出招感覺上也躲不了.

「我好像有些得意忘形了呢」

而且要說魔眼的弱點,自古以來就有了,比如把眼睛蒙起來,用鏡盾反射,從後方襲擊,在黑暗中戰斗之類的.不過,就算優勢被抵消掉了,魔眼之力果然還是相當誘人啊,都贏了那個艾麗絲了啊.一想到今後魔眼的使用方法,就令人心潮澎湃.完全看得見艾麗絲的動作,看見了至今都無法看清的動作.也就是說進一步應用的話,瑞傑魯德的行動應該也能看見的.

這時我心中的帶著太陽眼鏡的禿頭大仙嗙的一下冒了出來.

『這下終于可以不挨揍就能確認成長度了呐!』

原來如此,感激不盡,波霸大仙!

嗯,想到今後魔眼的使用方法時,不准心潮澎湃!——

我伸長鼻子般得意的回到旅店,只見艾麗絲雙手抱膝坐在床上.啊,我忘了,她正在消沉著.總之,我心中的大仙騎上烏龜不知消失去哪了.

「我說,艾麗絲小姐?」

「干嘛啊?」

艾麗絲的聲音和往常一樣.

後來我從瑞傑魯德那里聽說了兩個人在這一周里做了些什麼,果然在進行特訓,當然,不是H特訓.是為了變強用上一整天進行劍的修煉.而且艾麗絲似乎從瑞傑魯德那里贏過一手,從瑞傑魯德那里的一手,絕不輕松,換做是我也許一輩子也贏不了半手.

瑞傑魯德說過,艾麗絲的技術稍微變好了一些,所以利用我讓她頭腦冷靜一下.豈有此理,那個蘿莉控裝B戰士,竟然讓我給他的失誤擦屁股.不過效果似乎十分顯著,從平時穩輸的瑞傑魯德那里贏了一手,再慘敗給平時能穩贏的我,得意的長鼻子被毫不留情的打斷了.

可是,可是啊,不過可是啊.那樣不太好啊.想著『我是不是進步了?』的時候的感覺,我是很清楚的.她會將至今的一切努力全部否定,變得郁郁寡歡的.也許這樣做可以讓她頭腦冷靜,也許就不會出現致命的失誤了也說不定,但是,艾麗絲大概現在是成長的全盛時期.像這樣用力摁住她的頭的做法不太好我認為,應該讓她不斷得意忘形不斷的進步,指出她進步後的缺點再進行修正.

「艾麗絲變得很厲害了」

「不用特地安慰我啦,我早就知道贏不了盧迪烏斯你的啦」

艾麗絲撅著嘴巴鬧起變扭.呃——怎麼對她說才好呢,這種時候可以用的台詞在數據庫里找不到.瑞傑魯德還沒回來,是那家伙讓她鼻子伸長的,那家伙總得做些什麼啊,我只是打斷了鼻子而已啊.

但是,如果現在好好安撫她的話,好感度絕對會上升的.艾麗絲慢慢迷上我後,兩個人跳著親密無間的成人迪斯科.瑞傑魯德一定也是假設那樣才和她兩個人在一起的.

「請不要失去信心,聽說你從瑞傑魯德那里贏了一手,很厲害不是嗎?」

我邊說邊坐到她身邊,剛坐下艾麗絲便把身體靠了過來,汗水的香味隨之飄來,好好聞.不過我要忍,這里要像個紳士一樣的…….

「盧迪烏斯太壞了,自己一個人拿到了魔眼什麼的,人家明明已經很努力了……」

我僵硬了,瞬間頭腦冷卻了,我心中的大灰狼夾起尾巴逃走了,找不到任何回答她的詞語.

「…………」

我在得什麼瑟啊,是啊,太壞,太壞了啊.

魔眼並不是我通過努力後得到的力量,更像是天上掉下餡餅那樣得到的東西啊.我做的僅僅是購買了食物在小巷里走來走去而已啊.

雖然之後我確實花了一周時間調整,但是,僅此而已,沒有付出任何辛勞.然後我用這份力量,打贏了在這一周汗流浹背努力著的艾麗絲,有什麼好開心的啊.

「對不起」

「不要道歉啦……」

「…………」

在之後,艾麗絲一語不發,不過也沒想要從我身上移開.換做平時的我,會對艾麗絲的體溫和體味激動不已.不過,現在完全沒有那個心情.只是一味的感到情況不妙,艾麗絲發燙的體溫和汗酸味仿佛正對我進行著批判似的.

在這沉重的氣氛中,我下定決心,魔眼不到萬不得還是不用為好,這種方便的道具會影響到我的成長.

是啊,在和瑞傑魯德對戰的時候不是已經很清楚了嗎,重要的不是想著如何使用魔眼,而是提高我自己的戰斗力啊.

用魔眼的話,確實我會變強吧,可是總有一天會止步不前的.一味的依賴道具,早晚會嘗到慘痛惡果的.

好險,差點就中了那個名為人神的邪神的詭計了.那家伙肯定是想讓我墮落的,把魔眼當做底牌,就這樣去想吧——

那天晚上,我一個人思考著.結果,沒得出渡海的方法.究竟是哪里出錯了呢?這次事情很順利,不過得到的只有魔眼.

用它能做什麼呢?比方說抽老千什麼的.不過話說回來在魔大陸沒有賭博這樣的娛樂活動,頂多就是賭賭兩個人打架誰輸誰贏了.

用這種方法賺錢著實令人不爽,讓瑞傑魯德當劍斗士出賽,報名費鐵錢1枚,賞金綠礦錢5枚.想得可能挺美的,反正不一會就沒人來挑戰了.

嗯——再怎麼想也不清楚,唯一清楚的就是回到得到人神建議之前.換句話說,可以說一周時間都浪費了,而現在起的這一周也要浪費了.

「好吧……賣掉吧」

我下定決心把這句話說了出來,湊巧今天晚上瑞傑魯德不在,艾麗絲在床里邊露著肚臍睡覺,怕她感冒了就麻煩了,給她蓋上毛毯.

沒有人來阻止我,這個時間胡同里的當鋪還開著的吧,買賣非正常物品的商店總是晚上開的.我一手拿著魔杖走出旅店,剛走出三步.

「大半夜的你上哪去?」

瑞傑魯德把我攔下,因為不在旅店里,還以為去了什麼很遠的地方,不過好像不是.糟糕了啊,這家伙是偷窺狂嘛,必須蒙混過去才行啊…….

「嗯—我想去H店里洗腳」

「把妹要帶魔杖干嘛?」

「嗯——,要玩魔法師游戲」

寂靜——————

這理由太牽強了嘛?

「你要賣掉它嗎?」

「……嗯」

被漂亮地說中了,我趕緊坦白.

「我再問你一次,你要賣掉魔杖嗎?」

「是,這把魔杖質地很好,能賣得高價」

「你不能說這樣的話,你不是很珍惜這把魔杖嘛?和這條項鏈一樣.」

瑞傑魯德從胸口取出洛克希的項鏈.

「嗯,都很珍惜」

「那要是遇上相同的情況,這條項鏈也要賣掉嘛?」

「……如果必要的話」

瑞傑魯德深深吸了一口氣,要開始吼了嗎.雖說他是個除了有關小孩子的事情,其他時候不會大喊大嚷的男人…….

「我就算走投無路,也絕不會把槍扔下」

他沒有吼出來,僅僅只是歎氣般述說著.

「因為那是你兒子的遺物吧?」

「錯!這是戰士的靈魂」

戰士的靈魂嘛,說得挺漂亮,但渡不過海.瑞傑魯德眼神中浮現出悲傷.

「你之前說出三個選項」

「說過的呢」

「其中應該沒有把魔杖賣掉這個選項吧」

「沒有呢」

他想責怪我說謊吧,不,我並沒有打算說謊,把魔杖賣掉是合法方法其中一種.

「我還沒有得到你的信任嗎?」

「信任?我很信任你喲」

「那為啥不和我商量」

我移開視線,我確信會遭到反對的,所以沒有商量過,也就是說,可以說這是不信任的證明.

「就我來說,通過這一年也是知道這世道的,就算接受委托,就算去迷宮探寶,也不可能存起綠礦錢兩百枚這筆巨款的.」

今天瑞傑魯德倒是罕見的說得的實在啊,吃了什麼奇怪的東西了嗎?

「你明白這一點,所以你想到了走私販這一選項.我根本沒有想到過,但是我要去米里斯大陸的話,只有這個辦法.這方法就是正確的,為啥你打算把魔杖賣掉?」

我能想得到的,總是一些糟糕的選項.顧全大局的最佳選項過于困難會失敗,所以正確的什麼的,從來沒有想明白過,我也不認為走私販這選項是正確的.

「就算是正確的,隊伍會產生裂痕,這樣就一點意義也沒有了.那也就是說你認為,找走私販的話隊伍會產生裂痕啊?」

「嗯,用瑞傑魯德大叔的話說,走私販是壞人呢.」

走私,他們的運貨的清單里也包含著奴隸吧,而且,說到這個世界最常見的惡行,就是拐賣了.小孩子容易被拐,就是說走私販是拐騙小孩的綁架犯的同伙.

「盧迪烏斯」

「你說」

「這次是因為我才變得這樣,如果只有你們兩個人的話,根本不必為了兩百枚綠礦錢這筆巨款而煩惱」

可是,來到這里的旅途中也許發生過一些意外情況,瑞傑魯德幫了我們很多很多.

「要你賣掉這把杖來解決,我的榮耀是不允許的」

就算說你的榮耀不允許啊.

「把杖賣掉,拿到了錢,付了規定的船費渡海.這樣誰也不會後悔,誰也不用忍受著什麼,最合理的方法不是嗎?」

「讓你把杖賣掉我只會感到過意不去,對艾麗絲來說也會不開心的吧,這就是你自己所說的隊伍的裂痕不是嗎?」

我一言不發,瑞傑魯德看著我的眼睛,真誠的視線.

「去找走私販,所有的壞事我都當沒看到」

認真的表情,恐怕他現在已經下定決心就算看到小孩子被拐了也見死不救了,為了我不把魔杖賣掉,是為了我啊.為了我,他扭曲了自己的理念.

既然他都已經下定決心到這種程度了,我也不能說什麼了.

「如果途中看到人渣混蛋忍不住的話請告訴我,救小孩子的余地應該我還是有的.」

瑞傑魯德有那份決心的話,我就不耍帥了.托走私販渡海,不過這次我不會唯命是從,萬一瑞傑魯德忍無可忍,我就毫不留情的背叛他們去幫他.壞人只配被利用,我呸.

「那麼,就選擇去找走私販這條路吧」

「啊,這樣就好」

「我想可能會對你留下許多不愉快的回憶,還請多指教」

「彼此彼此」

我和瑞傑魯德重重的握了手.就這樣,我對艾麗絲先出手,在戀愛的戰爭中獲得勝利.

不,開個玩笑——

自然的,第二天也對艾麗絲做出了說明,聽後艾麗絲非常驚訝.

「哎?我說,你去小巷里去,不就是為了去找那樣的人商談的吧?」

她似乎早就已經認定我去找走私販了,換句話說,關于這件事,她在進行特訓的時候似乎已經說服了瑞傑魯德了.真敗給她了啊.

好吧,那麼全隊既然已經統一意見了,就去找走私販吧.

間話「失之交臂・附加篇」

洛克希・米格爾迪亞結束了海上旅行,在魔大陸的港口城市勝利港下了船.

洛克希這時停下腳步,勝利港和米里斯北部的沙石港的街景非常相似,初次來訪的人都有一種似曾相似的感覺吧.

不過,洛克希止步的原因並不是因為這種即視感,而是感受到了明顯與米里斯大陸不同的氣氛.

(好懷念啊……)

心中湧出的是懷念的感情.

洛克希從前造訪這里是幾年前的了呢,差不多有十五年左右了吧.回想起來,當年憧憬著人族從村里逃了出去,已經過了相當長的時間了.

在這里乘上船的時候,想著到時候要回來.可是到了米里斯大陸後,吃了米里西奧人族做的點心時,認為世上竟然有如此美味的食物,在魔大陸是絕對吃不到的,下定決心再也不回去了.

(自己竟然如此單純呢……)

事實上,洛克希自從經米里斯大陸到了中央大陸後,至今都沒回來過,也沒想過要回來.

在中央大陸有著各種事物,看到的全部都是新鮮而有趣的.不知不覺在中央大陸度過了和居住在魔大陸差不多的年月.

從沒想過魔大陸的事情,就算進入迷宮後體會到恐怖死亡那一瞬間,也沒有想起留在魔大陸的自己的雙親.

而現在自己就這樣回來了,洛克希深刻的感到人的一生難以捉摸.

「洛克希!出發啦!」

見洛克希停下,一名女性在呼喊她.一頭金色的像法國面包那樣的豪華的頭發里,隱隱露出長耳朵.身材高挑,腰圍纖細,以及豐滿的臀部.

每次遠遠地看著她,洛克希心中就湧起羨慕嫉妒恨.就算是種族特征上無可奈何的事情,哪怕自己有那樣的身高的話,洛克希想到.

只有胸部是差不多大小,可是美麗的她體型勻稱,而自己則是貧酸.

「哈啊,我這就來」

歎了一口氣.那名豪華的女性名叫愛麗娜利茲,全名是愛麗娜利茲・龍之王.手持細劍和輕盾以刺擊為主擔任著穩固的前鋒.和她豪華的外表一樣,是個擁有著華麗劍技的戰士.

正常的話細劍不是冒險者所擁有的武器,那是亞斯拉王國貴族在決斗時使用的,或是在北方大地劍斗士身穿甲胄時用的武器.愛麗娜利茲所持有的是從迷宮深處得到的魔力賦予物.比諸多的劍堅硬得多,只要揮動一下,可以放出真空波斬把數米外的樹切斷.另外輕盾也是魔力賦予物,有著可以緩解被擊中時沖擊力的能力.

「喔,喔喔,大地,是大地啊……」

碳礦族的老人在洛克希身後緩步走下船,厚重的鎧甲發出鏗鏘鏗鏘的聲音,粗獷的胡須搖晃著,拄著拐杖鐵青著臉.

他的名字叫塔魯漢多,正式名是『險峻山峰之塔魯漢多』,身高和洛克希差不多,但身體寬度在兩倍以上.

這名全身穿著厚重的鎧甲,留著粗獷胡須的人物是魔法師,魔法師為什麼要穿鎧甲,起先洛克希抱有這個疑問.

他腿腳遲緩,敏捷度幾乎為零,被魔物攻擊了也無法隨心所欲的躲避.正因此才穿上那樣厚實的鎧甲,這樣他在前鋒位置也可以使用魔法了.

「您沒事吧塔魯漢多,要治療一下嗎?」

「不,不需要……」

塔魯漢多揮揮手,晃動著腦袋,笨重的身體也跟著動了起來.平時他更輕快些,是因為暈船才變得虛弱的.

「哎呀,乘個船就這樣,太沒出息了呢」

「你說啥……你這家伙……」

愛麗娜利茲把手搭在腰上輕輕一笑,塔魯漢多氣的滿臉通紅.將動不動就吵起來的兩個人分開,這就是洛克希現在的任務.

「請等會再吵,愛麗娜利茲也真是,說了一次就可以了啊,暈船可是由個人體質決定的啊」

洛克希與他們在王龍王國的港口城市東方港相遇,起先兩人在冒險者公會里吵架時洛克希當作沒看到,不過聽到吵架的內容是關于到魔大陸去搜尋菲托亞領地失蹤的人後,洛克希擠了進去.兩人因為不熟悉魔大陸的地理情況,意見出現了分歧.

主張應該去熟悉的貝卡利特大陸或到中央大陸北部的塔魯漢多,以及主張就算不熟悉也可以尋找人,要不就雇傭當地人的愛麗娜利茲.還有一個憂心忡忡的魔大陸出身的洛克希,該相遇的人始終會相遇的吧.聊著聊著沒想到他們兩人竟然是以前和帕烏羅和詹妮絲是同一個隊伍『黑狼之牙』的人.

洛克希也有所耳聞,那曾是中央大陸最著名的隊伍之一,是一支盡由怪人組成的不規則的隊伍,當時成了各種話題.

隊伍組建後只花了幾年時間就升到了S級,沒過多久就解散了,洛克希記得很清楚.不過沒想到帕烏羅和詹妮絲竟是『黑狼之牙』的成員,洛克希沒有抑制住自己的驚訝,而他們也同樣很驚訝.

說起洛克希・米格爾迪亞,她是聞名于世的水王級魔法師,是從魔大陸來的藍發少女.入學魔法大學後只花了幾年就得到了『水聖級魔法師』的稱號,solo通關了西羅恩王國郊外的地下二十五層迷宮,之後當上西羅恩王國宮廷魔法師.

她的冒險故事由吟游詩人所歌唱,變得相當有名.從村里出來的魔法師少女,與三個新手冒險者相遇,在魔大陸旅行,出發前往米里斯大陸的故事.這段歌唱中並沒有出現洛克希的名字,不過那名魔法師少女的名字被確定是洛克希,對歌開始流行起來的時的冒險者們來說是出了名的.

三人一拍即合…….雖然也不至于如此,要去魔大陸尋找盧迪烏斯的洛克希,與受了帕烏羅的請求尋找家人的這兩個人目的一致.立即就組成隊伍,向魔大陸出發了.

首先乘船去了米里斯大陸,在米里斯大陸的港口城市西部港買下八腳馬和馬車,雖然花了很多錢,但對三人所擁有的錢來說不成問題.因為這兩人都和帕烏羅關系很差,所以沒有去米里斯神聖國首都米里西奧.因為這兩人在故鄉都曾是響當當的壞小孩,所以沒去青龍山脈的碳礦族部落以及大森林的長耳族部落,筆直往沙石港前進.

按兩人的說法,馬上大森林就要迎來雨期,還是快些趕路為好.但從他們吵架的內容,以及一秒都不想呆在米里斯大陸而不停地驅使馬車奔走來看,只是單純的不想回去罷了,洛克希得出這個結論.

不過,就結果來說,比通常情況下提前了不少時間抵達了魔大陸,洛克希也不好發什麼牢騷.

「先去一趟冒險者公會吧」

聽從洛克希的提議,三人往冒險者公會走去.先去一趟冒險者公會,作為一名冒險者這是常識.

「要是有俊男就好了呢」

對于愛麗娜利茲這番話,洛克希直皺眉頭.這個名叫愛麗娜利茲的長耳族不像外表看起來那樣賢良,非常無節操.從她那麼苗條的身段絕對無法想象,她已經生過好幾個小孩了.雖然她說過自己身附詛咒,不過被不認識的男人抱住完全沒有悲痛感,看上去還樂在其中.這是洛克希無法想象的事情.

「愛麗娜利茲姐,要找的不是男人……」

「我知道的啦」

根本沒聽進去,洛克希又皺起臉.雖然當事人說這沒什麼問題,不過也要為一起旅行同伴考慮考慮.空閑時愛做什麼就做什麼去吧,可現在是緊急事態啊.而且,要是她這個時候懷孕的話,相應的旅途也會被拖累,稍微克制一下啊,洛克希心想.

「洛克希也去找一兩個男人……」

「辦不到」

要是能有愛麗娜利茲那般美貌的話,洛克希這樣想著.不過可惜的是洛克希覺得好的男人,對方並不把洛克希看做一個女人.洛克希大受小孩子們喜愛,男人則對她避而遠之——

魔大陸冒險者公會,由五花八門的種族組成的隊伍,這與中央大陸比起來感覺相當奇異.

洛克希進入會館時,與顯然是新手的冒險者們對上視線,戰士風格裝扮的三名少年,他們怯生生地往洛克希走了過來.

「請,請問,如果方便的話,一起組隊嗎?」

少年們下定決心般的說道,見狀洛克希苦笑起來.

「不了,你們看,我已經有隊伍了」

被拒絕後,三人苦笑著走開了.

像這樣被人邀請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至今被邀請過好多次,幾乎都是少年三人組.雖說是曾經游吟詩人的詩歌,不過沒想到居然這麼出名.

「哎呀哎呀,也有帥哥來勾引洛克希的不是麼」

愛麗娜利茲拍輕輕拍打洛克希的腦袋戲弄她,她老愛這麼干,洛克希沒空理她,又不是小孩子了.

「說到底,等級不同是不能組隊的吧」

洛克希現在的冒險者等級是A級,喜歡游吟詩人詩歌的少年平均等級是D級,至少,還沒見過B級以上的.

最早受到邀請的時候,那時洛克希曾得意地稱自己就是那詩歌里的主角,但她沒有宣傳過洛克希這個名字因而相當狼狽,洛克希又回想起不想再回想起的事情了.

誰會料到游吟詩人竟不知她的種族是米格爾德族,把她說成是12歲前後開始旅行,花了兩年時間升到A級.而且,現在詩歌的內容已經被改得面目全非了,變成只花了一年就通關魔大陸升到A級.

搞笑啊,洛克希這樣想著.真正升到A級前後用了5年時間,在魔大陸打下基礎,升到B級就花了3年時間,之後又麻煩了很多隊伍用了2年時間.即便如此和一般人比起來應該是快了許多.換做現在如果運氣好的話,從F級開始用1年多時間也許能升上去也說不定,不過什麼都不懂的小孩組成的菜鳥隊怎麼可能1年就升到A級.

「要是成長起來的話也許會成為我的喜好,但委實可惜」

說著洛克希回想起了從前的往事,回想起了曾經對自己打招呼的三名新手冒險者,自稱是『利卡利斯的流氓』的三個人.

從米格爾德村里跑了出來,幫了地生人不熟的鄉巴佬般自己的人是那三名少年.一個人是調侃家,總是吹牛說大話,但特別照顧自己.另一個人總是爆粗口說別人壞話,但是個堅定的人.還有一個人非常聰明擔任隊伍的指揮,但旅途中死去了.不過到達勝利港後就和他們分離了…….

洛克希在想,剩下的兩人還活著吧.在中央大陸活動後才得知,在魔大陸的冒險者非常嚴酷,喪命的可能性很高.

(還活著的話就好了啊……諾克巴拉和布瑞茲……)

想到了這些,洛克希輕輕一笑,那之後已經過了20多年了啊,壽命不是很長的那兩個人,早就已經退役了也說不定.沒有改變的只有自己.

(下次再懷舊吧)

洛克希重新整理了心情,回到魔大陸絕不是為了回鄉,而是為了尋找到盧迪烏斯以及他的家人.

「那麼,開始收集情報吧」

洛克希向兩人提議,並向冒險者公會內環望過去——

情報收集下來後,得知這個城市里有著一個『死路一條』的存在.好像是最近急速成名的新銳.

說起『死路一條』,那是在魔大陸無人不曉的惡魔的名字,在斯佩爾德一族里最危險的人物,是個只對小孩下手的怪物.

洛克希小時候被母親嚇過好幾次,壞孩子會被『死路一條』抓走的哦,的說.

回到旅店後,看著收集到的有關『死路一條』的情報,洛克希皺起眉頭.

「這太假了啊」

「什麼太假了?」

「冒充『死路一條』什麼的,我不認為那是正常人干的」

死路一條有什麼可怕的嗎?因為那是實際存在的人物,在中央大陸不為人所知,但死路一條確實是存在著的.當然了洛克希從沒見過,只是聽到的傳聞都是非常可怕的.在魔大陸全境最為可怕的魔物吧,冒險者公會怕被報複,似乎沒有張貼過通緝令,要是貼出討伐委托的話,毫無疑問是S級的任務吧.而且成功的話,將會成為SS級的委托.

「這我到是不清楚呢」

根據愛麗娜利茲所掌握的情報來看,自稱是死路一條的男人是個高個子,白皮膚,禿頂拿著長槍,而且是個俊男.

「聽說是個帥哥,要我在床上問個清楚嗎?」

塔魯漢多很不爽的呸了一下.

「毫無意義的情報啊」

根據塔魯漢多所掌握的情報來看,『死路一條』是三人一行.

分別自稱為

『狂犬艾麗絲』

『警犬瑞傑魯德』

『飼主路傑魯德』

後面兩人是兄弟嘛.

狂犬是個紅發,警犬是個大塊頭,飼主是個矮個子.

狂犬用的是劍,警犬用的是長槍,飼主用的是一把魔杖一樣的魔法賦予物.

三個人的風評都不怎麼好.

「狂犬動不動就吵架,飼主似乎盡干些壞事.不過警犬是個好人呐,據說他是個喜歡小孩子,絕不放過壞人的正義男啊」

相當古怪的評價啊,洛克希這樣想到.可能情報不知在哪被歪曲了也說不定.壞人稍微做了些好事就被過分誇大的傳播開了,警犬是個好人這一點肯定就是這樣被散布開的吧,或者說放出這些情報是為了欺騙誰吧.不僅使用暴力,似乎而且還相當的聰明.

「都是些危險的家伙呢,還是別和他們牽扯上吧」

「就是啊,今後在找人時被惡徒盯上的話,沒有勝算」

「那麼,切入正題吧」

洛克希改變了話題,到冒險者公會去說到底也不是為了收集死路一條的情報.

「有沒有關于菲托亞領地人們的消息?」

「沒有啊」

「一點都沒呢」

會不會來晚了呢,洛克希想到.魔大陸不是什麼不帶著像樣的裝備就被傳送過來後還能活著的,那樣快樂的地方.就算什麼事都不做,要殘喘活上一年已經是相當艱難的地方了.這一年里,從菲托亞領地傳送出去的人,可能都已經死得差不多了.

「說到底,我們要尋找的人是帕烏羅的家人.」

「詹妮絲,莉莉婭,愛莎,和盧迪烏斯吧」

洛克希將知道的每個人的特征告訴兩人,只有愛莎是從盧迪烏斯信中所知,有些模糊不清.

「嘛,詹妮絲的話應該沒事呢」

「是啊」

這兩人都認識詹妮絲,所以他們不擔心.洛克希雖然不知道詹妮絲有多能干,不過原黑狼之牙的兩人實力不容置疑,那兩人說沒事的話就是沒事吧.

「盧迪烏斯也很顯眼,很快就能找到的」

洛克希想起五歲時顯示出壓倒性才能的弟子,那個孩子的話,不管到哪都會成為顯眼的話題人物吧.

詹妮絲和盧迪烏斯,在城里打聽這兩個人的情報的話,不用多久就能找到的吧,三人如此認為.並且只要距離村莊進的話,有能力在魔大陸活下去吧.所以,必須先尋找的人是莉莉婭和愛莎,搜集這兩個人的情報,初步這樣決定了下來.

「設定個期限吧,莉莉婭和愛莎的情報在兩天內收集完,第三天准備一下去周圍的村落看看,這樣如何?」

「兩三天不會太短了麼?」

洛克希搖頭回應愛麗娜利茲.

「已經死亡的可能性也很高,再說魔大陸很大.先到魔大陸主要的城市轉一圈,去各冒險者公會貼出尋人委托吧」

亞斯拉王國提供菲托亞領地居民搜索的援助金,在每個城市的冒險者公會以委托形式貼出,委托成功後報酬由亞斯拉王國支付,接下來就讓冒險者們去尋找,姑且因為需要作為委托人的簽名,不去走一趟的話是貼不出委托告示的.反過來說,不去一趟的話亞斯拉王國不會付錢給公會.

面對那場大災難亞斯拉王國應對態度的惡劣程度,讓洛克希感到焦躁不安.她覺得那麼大的國家,采取更大一些規模的行動不就好了嘛.實際上去各地尋人的只有帕烏羅他們……只有受災的那些人啊.

(似乎亞斯拉王國內部腐朽並非空穴來風呢)

擁有最長曆史的國家被傳統和權力腐朽般操縱著啊.

「那麼,明天也進行情報收集的工作吧」

「知道了啦」

「了解」

洛克希是做事不費時類型的人,不管在哪里都不會浪費時間,以最快的速度完事,出發.把大招傳授給自己的弟子盧迪烏斯後就立即啟程,也是這個性格使然.這份當機立斷是她的長處,不過也包含了認定自己敗給了盧迪烏斯這部分.不過沒人指出她的不是,其本人也堅信這才是自己的長處.

話說回來,第一天去委托公會,第二天自行粗略的搜集一下,第三天啟程出發,可以說是沒有多余的安排.

不過至少預定停留一周時間的話,會有更不同的結果吧……——

第二天.

洛克希的好奇心使然,去看『死路一條』是什麼人了.他們因為出眾,很快就找到所在處了.

在海灘上努力訓練的男女一行兩人,如同和情報所述,禿頂大塊頭和紅發少女.雙手拿著應該是真家伙的以可怕的速度砍向禿頂的少女,以及輕松閃開的禿頂.記得『死路一條』應該是三人一行,一個大家伙和兩個小家伙.

(飼主那個矮個子好像不在呢……)

警犬和狂犬反複著極其高水准的攻防戰,雖說是攻防,只是警犬不停閃避著狂犬的攻擊而已,不過那邊施展著的,是遠勝于洛克希的技術.洛克希在遠處的岩石背後眺望著這一幕,就好像是在職業棒球界用魔球為武器戰斗著的棒球投手大姐那樣.

兩個人都很強,作為一個環游世界有著長年冒險者資曆的的洛克希看來如此,至少她認為,那種狡猾的身手是無法企及的強大.

(和他們接觸一下可能比較好……)

就在洛克希這樣想的瞬間,警犬回過頭.

(……!)

清楚地感受到目光對上了,那是強烈的視線.洛克希感到不言而喻的恐懼,錯以為自己被當成了獵物,趕緊從那里離開——

瑞傑魯德從一開始就察覺到了少女的氣息,是有什麼事嘛,還是就看看罷了嘛,往那邊掃了一眼,一個少女正在岩石那邊窺視著.

(不……不是少女)

那是米格爾德族的成人女性,雖然看一眼很難斷定,但瑞傑魯德的眼睛不會受騙.但那並不是自己所知的氣息,米格爾德族的部落也不只有一個,只是感到好奇看著這里吧.瑞傑魯德看過去後,少女突然轉過臉,不知跑去哪了.

(呃……我嚇到她了嘛……?)

「有破綻!」

放松下來的一瞬間,艾麗絲沖了過來,氣勢十足的一擊.

「唔!」

那天,瑞傑魯德對艾麗絲第一次失誤了.

「耶!打中了!打中了是吧?噢耶!」

艾麗絲高興地舉起雙手.最近艾麗絲的技巧進步了,將來會成長為一名優秀的劍士吧,但太還嫩了.現在就自大起來的話,早晚會會吃苦頭的.瑞傑魯德看過很多那樣的戰士.因此,還沒有打算讓她贏一手的,在意那個米格爾德的女人,有些大意了啊.瑞傑魯德發出了一聲艾麗絲聽不見的歎氣聲——

洛克希全速趕往旅館,路上好幾次回頭張望,沒有追來嗎,沒有被襲擊嗎,驚魂未定回到旅館.要與那種級別的人戰斗,准備魔力結晶是必要的.可能還需要用到畫有魔法陣的卷軸.雖然洛克希心想不至于就看了看就打過來吧,不過那些人是自稱『死路一條』的瘋子,還是准備一下吧.

「啊啊,好,好爽,再來,再來!」

在房間門口聽到愛麗娜利茲的喘氣聲,洛克希感到渾身脫力.那個女的不去收集情報,把男人帶回旅店,一個人在逍遙快活著.

「無語……」

愛麗娜利茲動不動就帶男人回來,這些話從塔魯漢多那里聽說過.不管什麼情況下,看到男人的話立刻迷住,然後就發生一夜情.在沙石港也是這樣,聽塔魯漢多說,她在迷宮深處似乎也這樣.

但是聽到那聲音的同時洛克希也感到了安心,一個人的話總覺得心里沒底.愛麗娜利茲就在隔壁房間的話,自己做好戰斗的准備,先等那邊完事吧.等她完事後,拽著愛麗娜利茲的耳朵,兩個人重新進行收集情報的工作,也可以對愛麗娜利茲進行監視,一箭雙雕.

(嘛,我想他也不會追到旅店里來吧……)

一邊想著洛克希一邊在自己房間做戰斗准備,明明房間的牆壁不算很薄,但能聽到愛麗娜利茲的喘氣聲,這種聲音聽著聽著,就連洛克希的心情也開始變得奇怪了起來.

(…………哎喲)

突然,洛克希的左手抓住了不經意間往下腹部伸去的右手,現在沒工夫做這樣的事情了.

(話說回來,怎麼還沒好……)

三個小時,洛克希靜靜地等待著,愛麗娜利茲完全沒有完事了的樣子.而且『死路一條』看樣子也沒有攻擊過來.洛克希開始變得無趣起來,同時對不務正業的愛麗娜利茲感到無法言喻的不快.現在沒時間做那些事情了,自己明明都忍住了…….火冒三丈的洛克希一腳踹開愛麗娜利茲的房門.

「你要玩到什麼時候啊!情報還…沒……」

「哎呀,洛克希?回來了啊?」

「……嗯,啊?」

房間里有五個男人.

「你也來一起玩嗎?」

整個房間彌漫著男人的氣味,露出沒品的笑容的男人們,以及在那樣的男人身上露出恍惚表情的愛麗娜利茲.

和許多人做那種事情,而且是兩方都認可的,這不存在于洛克希的常識中.

「啊,哇……」

此般罪孽深重的景象,一下子就超出了洛克希的處理能力.

「嗚呀啊啊啊啊啊!」

洛克希發出不像樣的慘叫聲,從那里逃了出去,逃到隔壁房間後,大口大口喘著氣握緊魔杖.

「宏偉的水之精靈,升入天空雷帝的王子啊!用勇猛的冰之劍將他們擊落!『冰霜擊』ice-cool-break.」

旅店半毀——

第三天.

出城啟程,因為發生了那種事情,各種事情都不了了之了,收集情報也沒完成,去公會貼出委托也忘了,弄壞了旅館,作為修理費賠付掉慘痛的費用.

「全部都怪愛麗娜利茲不好」

「這沒辦法啦,去小巷收集情報時,受到了強烈的勾引啊.」

「我說,那樣的……5個人,有5個人啊!」

「洛克希到時候就明白啦,像我這樣漂亮又強大的冒險者,把那樣五個小混混當玩具一樣耍,光想想都感覺要懷上了」

「我不想聽」

直到魔法大學時代洛克希都是個小孩子,根本不知道戀人或夫妻有什麼好的,認真的想要找對象,是在看到帕烏羅和詹妮絲親密的生活在一起的時候開始.自己也想要個伴兒,就在思索著如何是好的時候,想起了魔法大學一個認識的人說過的話.她是在迷宮的最深處遇見他丈夫的,克服重重困難最終兩人結婚成家了.

就是這個,洛克希想到.如果我也潛入迷宮質至少能逮住一個人吧,幻想在腦中膨脹,被一個有男子氣概的,英俊的相貌,直挺挺的高個子不過還帶著一些小孩子氣的人族青年在迷宮深處碰巧救了我,就那樣在兩人合力逃出迷宮的途中互相產生戀慕之意,逃出迷宮後洛克希安撫了得知同伴死去的青年,接著漫長的夜晚開始了…….

但事實上潛入迷宮後,那樣的幻想被輕易的粉碎了.迷宮是個嚴酷的地方,冒險者每個人都板著臉,小孩子氣的只有自己.下到第五層的時候已經見不到SOLO的冒險者了,這時已經完全不去想什麼邂逅了,差不多到了十層覺得實在很艱難因此想組隊,但別人瞧不起我像個小孩子的樣子,被嘲笑了好幾次.

之後我賭氣似的繼續SOLO,最終通關了迷宮,之所謂的年少氣盛.差點死了好幾次,運氣也很好.再也不想去了.

「嘛,洛克希如果不先找到第一個人可不行呢,怎麼樣,要不下次一起……」

「絕對不做!」

幻想粉碎了,但是,理想還殘留著.在迷宮深處入手帥哥是不太可能了吧,像平常人那樣戀愛,像平常人那樣結婚應該還是可以的.

絕不會像愛麗娜利茲委身于勾引來的連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而且…….

「現在沒功夫去想那種神魂顛倒的事情」

至少在魔大陸旅行期間,自己一個人就好,洛克希做出決定.

就這樣,洛克希帶著踏出第一步的挫敗感開始了魔大陸的旅途.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四卷 少年期 航海篇web版 第三十五話「失之交臂・前篇」    下篇:第四卷 少年期 航海篇web版 第三十七話「船里的賢者」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