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五卷 少年期 重逢篇web版 46話 親子吵架 
  
第五卷 少年期 重逢篇web版 46話 親子吵架

保羅住宿著的旅店,『門之黎明亭』.

在那的旁邊,稍大的酒館里.

10張左右的木制圓桌並排放著,我坐進的是其中之一.

保羅坐在我的面前.

此外,因為還是白天,所有的座位都被坐滿了.

剛才被打昏的家伙們也坐著讓保羅的同伴中的治療術士治療.

不用說,他們看向我的目光不太友善.

在這里的全員似乎都是保羅的伙伴.

特別令我在意的是保羅的斜後方,坐在那里的女戰士.

很短的栗色卷發,嘴角上翹,給人以迷人的印象.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她極好的身材.

巨大的胸部,纖細的腰部,豐滿的臀部,這些都被所謂的比基尼盔甲包圍著,將近20的少女.

是的,這就是保羅稱呼為薇拉的女戰士.

這已經可以說是保羅所喜歡的那種身體了.

我甚至一直盯著她看.

比基尼盔甲這個東西在這個世界上並不少見.

這是個要是多少受了傷的話,也可以用治療魔法簡單的治療的世界.

在能承受攻擊的前提下,要讓自己身體更輕為目標,而鎖子甲什麼的太礙事了.

那樣追求輕裝的劍士很多.

在魔大陸也可以看到很多.

恐怕,她也是這樣的一個人吧.

但是,盡管這樣,像她那樣穿得那麼少的人還是第一次見.

穿著普通輕薄的衣服,把肩肘關節保護好,即使現在是在酒館里,也應該披上普通的外套.

至少,到現在為止在魔大陸見過的姐姐們都是這樣.

她那樣的裝扮,不冷嗎?

雖然聽說過依靠米里斯的七個塔可以讓氣候穩定.

那樣的話,沒問題吧?

總之,先好好拜見一下.

大飽眼福.

看的時候,突然看到了她的眼睛.

她眨了眨眼睛.

我也回了個眨眼

「喂盧迪……盧迪?」

啊,保羅叫我了,我把視線從女戰士那移開.

「父親,好久不見」

「嗯,怎麼,盧迪……你有好好活著嘛」

保羅用疲倦的聲音說道.

怎麼說呢,真是變了很多啊.

臉頰驟然憔悴,眼睛下方的角落,殘留著胡子茬,頭發亂遭遭的.

吐息中有酒臭,整一個離家出走的人.

和我記憶中的保羅完全不同.

「嗯……嘛……」

實在是,腦袋跟不上了.

為什麼,保羅會在這里呢?.

這里是米里西奧啊.

與阿斯拉間就像是非洲和蒙古間的距離.

是為了找我嗎?

不,他應該不知道我轉移到了魔大陸才對.

那樣的話,是其他事情?

保護布艾那村的工作怎樣了呢?

「那個,父親為什麼會在這里?」

首先想聽聽這個的原因.

保羅出現了意外的表情.

「你說為什麼……你看了留言吧?」

「留言……嗎?」

留言.

寫了什麼話嗎?

話說回來,也沒有見過這東西的記憶.

看著浮現著疑問號的我的表情,保羅苦張著臉.

我有說了什麼影響到他心情的話了嗎?

「呐盧迪,你至今為止怎樣了?」

「怎樣什麼的,真的夠嗆啊!」

想把事情問清楚的應該是我這邊才對,

這樣想著,我說了到現在為止的經曆.

轉移到魔大陸,得到某個魔族的幫助,成為冒險者,和艾麗絲一起在在一年間穿越魔大陸的事.

回想起來,真是快樂的旅程.

最初的時候,確實很糟糕.

經過了半年左右的時間後也習慣了作為冒險的生活.

因此,我馬上就喋喋不休起來,變成了投入地講述迄今為止的旅途中的小故事的腔調.

所說的完全是一部講述盛大奇觀的紀實文學.

旅行的內容被分成了三部分,

第一部分,與心之友瑞傑魯德的相遇,然後是在利卡利斯村的大騷動.

第二部,在瑞傑魯德幫助下,大魔法師盧迪烏斯的改造世界之旅.

第三部,落入卑劣的獸族的陷阱,被囚和窮途末路的我.

一部用著誇張表現手法的故事,從我的口中流利的說了出來.

說著說著漸漸高興起來,還夾雜著身體和手的動作.

朝著使用誇張的擬聲發表演說這種情況發展了.

順便說一下,把人神的事省掉了.

「然後,到達韋恩港後在我們眼前的是……」

「……」

在第二部『魔大陸啟程三人旅·人情篇』結束的地方,我忽然停止了說話.

保羅不開心了.

拉聳著臉,一副怒火的表情咚咚地用手指敲著桌子.

感覺到什麼令人惱火的事了嗎?.

我理解不了,就那樣把話繼續說了下去.

「接下來,之後我們前往了大森林」

「已夠了.」

保羅用生氣的聲音蓋過了我的話.

「你在這一年多的時間里游山玩水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

保羅的話,讓我稍微有點發怒了.

「我這也是夠嗆的啊」

「哪里?」

「哎?」

對著反問的話,我發出奇怪的聲音.

「從你的語調里,我完全感覺不到哪里夠嗆的.」

雖然是這樣.

確實,語調有些太得意忘形了也說不定.

「呐,盧迪,問你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

「你為什麼在魔大陸時不搜集其他被轉移的家伙們的情報?」

我沉默了.

不得不保持沉默.

被問為什麼,我回答不了.

那樣的話只有一個,理由只有一個.

忘記了.

從一開始為了我們自己事已經是竭盡全力.

等到有了富余的時間的時候,

居然除了我們自己以外也有人被轉移到了魔大陸這種事完全沒想到.

「忘,忘記了……那個,沒有余裕」

「沒有余裕?有幫助不認識的魔族的余裕,卻沒有去考慮其他被轉移的人的余裕嗎?」

我沉默了.

優先順序搞錯了.

這樣說的話確實是這樣也說不定.

但是,即使搞錯了,被這樣說也很困擾.

那個時候,真的忘記了.

這是沒辦法的吧.

「哈!人也不去找,信也不寄一封,與超可愛的大小姐兩個人一起,過著郊游一樣的冒險者的生活.而且,還附有一個強力的護衛.然後呢,哈,到米里西奧來最開始做的事是尋找人口販賣的現場,戴著內褲的正義的伙伴游戲嗎?」

保羅嘲笑一般的吐了口氣,拿起旁邊的放在桌子上的酒瓶.

一口氣喝了一半.

然後像是嘲笑我一樣,吐了口唾沫.

這樣顯然的嘲笑般的舉動讓我坐立不安.

怎麼喝起酒來了.

現在不是正在說著重要的事嗎?

「我也很多事情要做啊.在什麼都不清楚的情形下,就算只有艾麗絲也要保護好…….多少有些事情遺漏了也是沒辦法的吧?」

「並不壞啊」

對于這諷刺般的口吻,我終于大聲喊叫起來了.

「那麼,為什麼這樣批評我啊!」

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我不知道保羅為什麼要這樣說.

「為什麼?」

保羅再次吐了口唾沫.

「你才是,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啊?」

不能理解.保羅想要說什麼啊?

「艾麗絲是菲利普的女兒吧?」

「誒?啊,當然,是這樣啊」

「我雖然沒見過,但一定是很可愛的大小姐吧.沒有寄信也是因為,大小姐的護衛增加的話會打擾到你們之間的親熱嗎?」

「都說了,是因為忘記了啊.」

那以外的事沒有考慮.

確實,艾麗絲是身在了一個好地方的大小姐.

大家族格瑞拉特.

如果和砂石港的領主說說的話,能得到一個兩個護衛也說不定.

但是,因為我被獸族村莊抓捕了,所以是不可能的.

好好的說明……說不出來,現在說不出來,

即使是這樣,我是打算做好我能做到的事的.

全部不是用最好的方式去做了嗎.

所以這樣還會被責備太不合條理了.

「團長.就說到這怎麼樣?因為年紀還小,說得太多也沒用不是嗎?」

我沉默著,剛才的比基尼,從後面用手搭著保羅的肩膀.

看到這里,我嗤笑起來.

結果,這個男人,說著看上去了不起的話,

卻是個無法鑒別女人的男人.(原文就是這樣- -)

然後,這樣的男人.

為什麼要對我指手畫腳.

我不會對艾麗絲出手.

確實也有那種危險的時候.

也有被煩惱支配的時候.

但是,絕對的,我不會對她出手.

「女人的事,才不想被父親說三道四呢.」

「……啊?」

保羅的眼睛死死盯著我.

但我沒有在意.

「那個女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薇拉怎麼了?」

「身邊有這樣漂亮的女人,母親和莉莉婭知道嗎?」

「……不知道啊.沒辦法知道吧.」

對保羅憤憤的表情,我沒有去在意.

只是有種吵嘴勝利的錯覺.

「那麼,你又隨便的外遇了呢.真是相當好色啊,這樣,有新的弟弟或妹妹的日子也接近了呢.」

注意到.

等注意到的時候,我被打了.

倒在地上.

保羅用惡狠狠的臉,俯視著我.

「不要開玩笑!盧迪!」

被打了.

為什麼.

可惡.

「你這家伙,盧迪,到這里來了,然後也去了砂石港吧」

「這又怎麼了啊?」

「這樣的應該知道的吧!」

已經不知道什麼意思了.

只是,保羅隱藏著什麼事,只知道對于不知道這件事的我,以理所應當知道為由,批評了.

才沒開玩笑,我想.

即使是我也有不知道的事.

我不知道的事也是有很多的.

「說了不知道的吧!」

我揮起拳頭,向保羅打去.

被躲開了.

我同時使用了預知眼.



我狠狠的踩向保羅的腳.

然後,再回頭以保羅的下巴為目標.



明明已經這麼醉了,卻還能這麼靈活.

我向右手注入魔力.

肉搏戰還是不及保羅.

但是,如果使用魔術的話就可以了.

從右手產生龍卷風,向保羅揮去.

「哇啊啊!?」

保羅飛了出去,撞向櫃台的深處.

零散的酒瓶灑落的同時,掉在地板上.

「可惡!真敢做啊!」

保羅馬上爬了起來,腳步不穩.

酒喝多了吧,笨蛋.

以前的保羅會更強的.

恐怕是用那樣的姿勢,回避我的龍卷.

「你這家伙,盧迪……」

其他的女人向著搖晃著的保羅跑去.

是個披著長袍的魔術師.

自己是被女人包圍著,竟然還對我的事說三道四.

「不要碰我!」

保羅把那人揮開,走到我的面前.

「保羅,你在我不在的時候,和幾個人外遇了?」

「閉嘴!」



真難看的電話拳擊.(原文是テレフォンパンチ,手像打電話那樣擺放的姿勢,再直拳打出去)

這個人真是那個保羅嗎?

這樣的話不是不用預知眼都能回避了嗎?

我抓著他的手臂,用一本背負投的要領,將他猛仍出去.(一本背負投:通常會被叫做過肩摔,是柔道中技巧較高的一種投技.抓住敵人臂部投出使敵人從自己背後越過重重地摔在地上.)

當然,我是不會柔道的.

使用風魔法,增加反作用力,將他用力扔到地上.

「咕啊……!」

似乎沒有好好的受身.(受身:被對方攻擊失去重心將要倒地時,利用慣性調整姿勢,減少沖擊,不致在石塊,坎坷的地面上受傷,而且借此迅速地恢複自己動作的體勢.)

不知道這個世界有沒有受身這種技巧.

我騎在了難看的摔倒的保羅的身上.

艾麗絲總是這樣做,用膝蓋將雙臂壓制,使之無法抵抗.

「我可是!拼命努力了!」

毆打.

毆打.

毆打.

保羅緊咬著牙齒,用惡狠狠的臉朝向我.

可惡.

什麼啊,那眼神.

為什麼要擺出這樣的表情啊.

「沒辦法的吧!在什麼都不知道的地方!沒有任何認識的人!然後好不容易到這里來了!為什麼還要被責備啊!」

「……是你的話,能做得更好的吧!」

「做不到啊!」

然後,我無言的多次的毆打著保羅.

保羅也什麼也不說,只是嘴角流血,只是就這樣看著我.

生氣的,像是看著話都說不通的家伙一樣.

為什麼.

這家伙不應該是這樣的表情啊……

可惡……

可惡!

「住手啊!!!」

這個時候,從旁邊有什麼東西闖了過來,撞上了我.

我因為那個的反作用力而有些搖晃.

接下來的瞬間,保羅把我撞飛了出去

我立即做出追擊的姿勢

但是,保羅沒有動

在我們兩個人的中間,一個少女站在那里.

「別打了!」

與保羅相像的樣子,與簡妮斯一樣的金發

一看就明白了

諾倫

妹妹

我的妹妹

相當大了啊.

現在,好像是五歲了?

不,已經六歲了嗎?

為什麼朝著我張開雙手啊?

「不要欺負爸爸!」

聽到這句話後我呆住了.

欺負?

不,但是

哎?

諾倫用一副快哭了的眼神瞪著我.

猛地向周圍看去,為什麼啊,責難的目光向我聚來.

「……什麼啊,這個」

心漸漸涼了.

想起了幾十年前的事情.

被欺負的時候的事情.

那個時候,我稍微反駁了一下什麼,從教室中就聚集來了責難的目光.

啊啊就是這樣吧.

是說我做錯了吧.

死心了.

心碎了.

已經可以了.

回去吧.

誰也不想見了

我什麼也不想做了.

回到旅館,與艾麗絲和瑞傑魯德待在一起.

然後,馬上出發吧.

明天嗎,還是後天嗎?.

雖然在首都都還沒賺錢.

韋斯特港ト應該也有冒險者工會.

「盧迪.轉移的人不止你們而已,菲多阿領的布艾那村的家伙們也全部卷入轉移災害中了.」

保羅說了什麼啊,

我聽糊塗了.

哎?

什麼,現在,怎麼了?

「砂石港也是,韋斯特港也是,有傳言才的,在冒險者工會.你啊,成為冒險者了吧?為什麼都沒看到啊……」

如果這樣說的話砂石港也有那樣的東西…….

啊,對了.

我沒有去砂石港的冒險者工會.

迎接瑞傑魯德後,就直接去了德魯蒂亞族的村子.

「在你悠閑旅行的時候,很多人死了!」

很多人.

那個規模.

魔力災害.

轉移災害.

為什麼我沒有想到這啊.

人神也說了是『大規模的魔力災害』.

我為什麼會覺得ブエナ村平安無事呢?

是嗎?.

大家都行蹤不明…….

「也就是說……希露菲也?」

這麼說後,保羅又擺出了生氣的表情.

「盧迪.你比起自己的母親,更擔心女人嗎?」

唔.,我屏住呼吸.

「母,母親也沒有找到嗎!?」

「啊.完全找不到啊!莉莉婭也是!」

保羅悲痛的拋出了這番話.

我像是被痛打了一樣,腳步蹌踉.

腳步搖搖晃晃的.

快要倒下了.

踉蹌到了椅子前面

靠著了它.

「我們為了尋找被轉移的人們,組建了這個搜索團.」.

搜索團.

是嗎,在這里的人是搜索團的成員嗎?

「搜,搜索團為什麼要拐賣人口?」

「是變成奴隸的家伙哦.」

奴隸.

被轉移,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被騙,變成奴隸…….

這樣的人有很多.

保羅他們,對照行蹤不明的人的名單.

一個一個的尋訪奴隸,對他們的主人請求解放了他們.

但是,當中,得到了奴隸不願意放手的人也很多.

依照米里斯的奴隸法,有這樣的規定,

一旦成為了奴隸的話,他就會成為主人的所有物.

所以,保羅,采取了強行奪取奴隸的手段.

盜竊奴隸當然是犯法的.

但是,法律也是有空子可鑽的.

保羅就鑽了空子,把大量的奴隸解放了.

當然,如果希望的話,就那樣繼續做奴隸也可以.

但是,大部分的奴隸都含淚的懇請回到故鄉.

這次被救出的少年也是其中的一個人.

想起了是在哪里見過的人.

那個少年,是以前欺負了希露菲的當中的一人,叫索瑪爾.(見第七話)

他這一年之間,被像像男娼那樣對待.(太慘了!)

即使聽到成為了奴隸的人的悲鳴,但是他們當中也有救不到的人.

被一部分的貴族們疏遠,團員們也是,也有不同意這種強硬做法的人在.

保羅被到處責備著,每天過著精神耗損的生活,但仍然沒有放棄,努力的做了.

都是為了幫助因為魔力災害而轉移的人.

「盧迪.既然你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就馬上行動吧.」

聽到保羅的話,我無力地垂下頭.

不要說這廢話啊…….

要怎樣做我也知道啊.

啊,不過,是嗎.

是啊.

或許,到現在為止旅行過的魔大陸也是有從菲多阿領那轉移來的人也說不定.

如果我能從那些人那里聽說的話,

災害的規模到底到了那種程度也就能知道了也說不定.

我在確認情況這點上懈怠了.

比起獲悉災害的情況

優先考慮了瑞傑魯德的事.

失敗啊.

「這確實是,悠閑的冒險……」

真輕率.

啊對了.

是啊.

在我對著艾麗絲的內褲興奮,對著冒險者工會的姐姐的身體興奮,舔著魔界大帝的大腿,玩弄貓耳少女的身體的期間,保羅在拼命尋找家人.

那當然要生氣啊.

「……」

但是,我也沒法道歉.

因為,沒辦法不是嗎.

要讓我怎樣做才好.

那個時候,我覺得那樣做是最好的.

「……」

保羅什麼也沒有說.

諾倫也沉默著.

只是,從她的視線當中充斥著強烈的拒絕的感情.

這種感覺,刺痛了我.

心被刺痛了.

靈魂被刺痛了.

回頭看向周圍,

作為保羅伙伴的團員們也是,

用責備的目光看著我.

腦海里掠過了以前的事情,

那是,全裸被不良們毆打後的第二天,

進到教室的時候,全班的視線的…….

腦中一片空白了.

(

注意到的時候,自己已經回到了旅館.

我倒在了床上.

我完全沒有頭緒.

什麼東西怎麼樣了,完全沒有頭緒.

什麼都不願想.

衣服中發出咔撒的摩擦的聲音.

找找看,把信箋找了出來.

我將它撕得粉碎,扔掉了.

我抱著腿坐在床上.

什麼都不想做.

回想起來,我被父母這樣冷漠的對待也是第一次.

前世也是,今生也是.

不管怎麼說,父母一直是對我很好的.

剛才的保羅完全的把我推開了.

那個態度,對了.

就像是我被趕出家門時大哥的態度.

有什麼沒做好啊?

不明白.

本打算要做好的.

回想起來,自己的判斷並沒有致命的錯誤.

硬要說的話,最初依賴了瑞傑魯德.

一邊懷疑人神的建議,一邊遵從的幫助瑞傑魯德.

旅行的事,也盡量高興的說了.

自己有些得意忘形了.

沒有說讓保羅擔心的事,也是因為自己的自尊心.

我還是能做到的吧,想這麼說.

對保羅來說,也許並不有趣.

對保羅的伙伴們來說也是,果然還是沒意思吧.

我確實說錯話了.

我並不是比起母親更優先考慮希露菲的事.

而是,既然保羅和諾倫都在,

那麼簡妮絲肯定也沒事吧?

不,都是借口啊.

我在那個瞬間,並沒有想簡妮絲的事.

女人的事,就像他所說的那樣.

我沒有對艾麗絲出手,所以,被見異思遷的保羅那樣說就…….

啊,是嗎?.

或許,保羅手也沒有出手嗎?

原來如此.

那樣的話,當然要生氣.

OK,感覺漸漸能統一意見了.

好.

明天再談談吧.

而且,保羅也有點感情用事了.

以前不是也發生過這樣的事情嗎.

好好說的話就會明白的.

沒錯,沒關系.

即使是我,也不會不擔心家人的情況.

調查不出是因為情報有些弄錯了.

的確,這一年半,對能夠搜索魔大陸的卻什麼都沒做的我感到痛心.

但是,我還活著.

總會有辦法的.

正是如此.

慢慢去找的話沒事的.

保羅也應該知道.

在這廣闊的世界,不會馬上就能找得到人.

所以要讓保羅冷靜下來,推敲今後的計劃.

還沒有尋找過的地方是重點.

我也去幫忙吧.

把艾麗絲送到阿斯拉後,就去北部這些其他的地方就好.

是的,首先是與保羅見面…….

回到那個酒館,與保羅見面…….

「………唔」

突然感到惡心,我跑去了廁所.

就這樣,把胃里的東西咕咕的全部吐了出來.

雖然知道理由,但心情卻很不好.

被很久沒見的家人當面拒絕,心全碎了——

午後,瑞傑魯德回來了.

瑞傑魯德表情比起平時稍稍高興.

得到什麼東西了嗎,好像看到了信封一樣的東西,

但看到坐在床上的我,他皺起了眉頭.

「發生什麼了?」

被這樣問了.

「在這個城市,見到父親了」

我回答後瑞傑魯德的表情更加嚴厲了起來.

「……被說了什麼討厭的事情了嗎?」

「嗯」

「很久沒見到了吧?」

「嘛」

「吵架了嗎?」

「嗯」

「詳細說說」

我沒有隱瞞的,把發生了什麼事都說出來了.

瑞傑魯德只是「這樣啊」的一句話.

然後對話就中斷了.

他一會就不在了——

傍晚的時候,艾麗絲回來了.

發生了什麼嗎,相當興奮的樣子.

衣服上粘著葉子,臉頰上也有灰塵.

但是,看上去很高興.

看這個樣子應該順利的狩獵了哥布林了吧.

太好了.

「歡迎回來」

「我回來了,盧迪烏斯,那個呐!啊……」

正要笑的艾麗絲看到我後猛然的收回了笑容.

然後,就這樣跑了過來,

「誰啊,誰做的!」

拼命的搖著我的肩膀.

「沒什麼啦」

「才不是沒什麼!」

我持續幾次的那樣問答了她.

但被纏著不放了,所以只好把見到保羅的事情告訴了她.

不隱瞞的,平淡的.

說了些什麼話,得到了什麼反應,發生了什麼事情,全部告訴了她.

「什麼啊,這種事!」

于是,艾麗絲非常的生氣.

「這種自作主張的話,不能原諒!我知道盧迪烏斯有多麼的努力!把這說成是在玩什麼的……!絕對不能原諒!父親失格!殺了他!」

說了危險的話後,她單手拿劍跑了去了.

我連制止她的力氣都沒有,只能目送著她——

幾分鍾後,艾麗絲回來了.

被瑞傑魯德提著脖子,像貓一樣抓著.

「放開我!」

「只不過是親子吵架而已」

瑞傑魯德這樣斷言後,把艾麗絲放在了地板上.

艾麗絲馬上回頭瞪著瑞傑魯德.

「親子爭吵也有能說的事和不能說的事啊!」

「啊,但是,我能夠明白盧迪烏斯的父親的心情」

「那盧迪烏斯的心情怎麼辦!那個盧迪烏斯他!那個平時飄飄然的,即使被踢了打了也不在乎的盧迪烏斯他露出這麼軟弱的樣子了啊!」

「軟弱的話,你去安慰好了.是女人的話,這種程度能做到的吧」

「什!」

艾麗絲沒有再說話,瑞傑魯德也下樓了.

房間里剩下的艾麗絲安靜的那邊徘徊一下,這邊徘徊一下.

悄悄的朝著我的方向看,偶爾挽著胳膊站著,

嘴巴張開想要說什麼,又馬上閉上,然後又繼續徘徊.

冷靜不下來.

就像動物園的熊一樣.

最終,艾麗絲坐在了我的旁邊.

老實地

什麼也不說.

就這樣坐著的.

拉開微妙的距離.

艾麗絲露出了什麼樣的表情了呢?

沒有看清楚.

沒有去看別人的臉的余裕.

一段時間流逝了.

突然發現,艾麗絲不在旁邊了.

正在想著她去了哪里的時候,我被從後面緊緊的抱住了.

「沒事的,有我陪著你……」

艾麗絲這麼說著,抱著我的腦袋.

柔軟的,熱烈的,稍微帶著汗臭.

這全部是,在這里一年聞慣了的艾麗絲的氣味.

有種安心感.

像是要把被家人拒絕後的不安感,恐怖感,全部都被消除了一樣.

已經,艾麗絲已經是我的家人了也說不定.

如果前世有艾麗絲在的話.

我說不定就能在更早的階段得救了.

就是這樣的擁抱.

「謝謝你,艾麗絲.」

「對不起,盧迪烏斯.我啊,不太擅長做這樣的事情.」

我握住繞在我前面的艾麗絲的手.

強有力的,不像是貴族千金的手.

努力的手.

「不,幫大忙了.」

「……嗯.」

破碎的慢慢愈合,

從容稍微回來了一些.

我有這樣的實感,松了一口氣的同時,將自己的體重加在艾麗絲身上.

只稍微一會,讓我靠一下吧.

(羨慕嫉妒恨,燒死!!)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五卷 少年期 重逢篇web版 45話 一年半的保羅    下篇:第五卷 少年期 重逢篇web版 47話 與保羅的再會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