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五卷 少年期 重逢篇web版 48話 方針的再確認 
  
第五卷 少年期 重逢篇web版 48話 方針的再確認

這天一整天都在和保羅談話,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只是一般地談著話.

首先,我離開布艾那村,留在城塞都市羅亞那幾年間.

保羅被兩個老婆包圍著,但沒有變成酒池肉林的情況.

簡妮絲與莉莉婭之間經過多次協商,保羅基本上沒和莉莉婭有性方面的接觸.

但是如果簡妮絲懷上第三個的時候,保羅無論如何都忍耐不了的話,經過請求就可以被許可.

簡妮絲對于這樣一個流程也非常糾結,但是對于保羅來說卻是一個好結局.

真是十分令人羨慕啊!

「那麼,有生下第三個妹妹嗎?」

「不,並沒有……奇怪啊,你那時可是一次就……」

「一次就生出這麼優秀的兒子,父親也真是好運啊.」

「就是嘛」

完全不像是11歲的兒子與父親間的對話,但是自我感覺意外地舒服.

沒有談論到簡妮絲與莉莉婭的生死,是故意不談論的,這個彼此都知道.

關于生死的話題,絕對不會是一件高興的事情,談論後剩下的也就只有沮喪.

「希露菲過得還好嗎?」

「嗯,那孩子過得很好.真是深深地感受到你作為老師的才能啊.」

希露菲十分的有精神,上午自己進行魔力鍛煉,下午去簡妮絲那里學習治愈魔法.

愛莎也有很大的成長了,她在跟莉莉婭學習禮法.

「不過話說回來,希露菲經常去盧迪你的房間去呢.」

「……希露菲,她在那里找什麼東西嗎?」

「怎麼?難道那里藏著些不能見人的東西?」

「不,怎麼會.不會有那種東西啦.」

更何況.

「嘛,現在大家都消失了啊.」

根據保羅所說,菲托亞領的所有東西都消失了.

小至羽毛筆和水壺,大至房子和橋梁等建築物,全部都消失了.

唯一,只是你穿在身上的,被一起傳送了.

「是嗎.」

真是可惜啊,雖然不知道有什麼可以可惜的,但心中充滿了孤獨感.

「那麼你那邊又怎樣?」

「羅亞那時候的事麼?」

被問到了,我如實地回答.

第一天就被艾麗絲毆打,心都快碎了的事情;

偶人被人擄走,想盡辦法逃走的事情;

以此為契機,與艾麗絲關系慢慢好起來的事情;

但是艾麗絲完全不聽我的課啊,哭著求基列姆幫忙的事情;

多虧了她,艾麗絲終于肯聽我的課了,也慢慢跟她搞好了關系;

一起學習跳舞的事情;

還有,10歲生日的事情.

「生日那時,抱歉……」

「怎麼了?」

「指我沒有出席的事情.」

對于亞斯拉王國的國民來說,10歲的生日是特別重要的.

為什麼會那麼重要?不清楚,也許有什麼緣由吧?

生日那天會盛大地慶祝,也會贈予禮物.

「沒關系,艾麗絲的家族為我好好地慶祝了.」

「是麼,那麼收到什麼禮物了?」

「十分昂貴的魔杖.不過有著"傲慢的水龍王"這種令人害羞的名字啊.」

「是嗎?感覺很帥氣啊.」

帥氣?

這個中二,而且又令人後背發癢的名字?

或者,在這個世界,越是有著厲害性能的武器,就會有著越誇張的名字也說不定.

「還有,從阿爾馮斯那里聽說了,盧迪,你得到了一樣好東西了?」

「什麼東西?」

咦,那是什麼?智慧與勇氣與無限的力量?哪個都不足夠啊.

「瞧,就是飛利浦家的大小姐啊.剛才第一次見面了,真是健康又可愛的孩子啊.而且也拼死地維護著你……」

……清楚了.

但是,感覺有點不同啊.

不對,雖然得到了飛利浦"可以出手"的許可,但也未到說"那麼我不客氣"的地步啊.

我想好好地珍惜她.

就像昨天的事情一樣.失落的時候有誰給予溫柔的擁抱,被摸著頭睡覺還是第一次呢.

我絕對不會背叛艾麗絲的.(譯者注:擼帝,你這樣1說真的可以麼? ( ̄., ̄ ))

不會忘記15歲的那個約定的,但如果到了15歲,艾麗絲還是不願意,我也是能忍耐的.

雖說如此,但是性欲旺盛的我,到了4年後,恐怕更加厲害的欲望吧,實在不清楚是否能忍耐啊.

至少,現在有著這樣的決心.

「艾麗絲是我重要的存在啊.但是,"得手了什麼東西",不太喜歡這種說法啊.」

「插門女婿,那麼說的話,這樣比較正確吧?」

「啊?」

發出奇怪的聲音了.女婿?

「你啊,不是以飛利浦為後盾,然後成為貴族麼?」

「什麼時候,變成那樣的話題了啊?」

「什麼怎麼樣的?從轉移前的一年前左右.

你與艾麗絲感情逐漸深厚,你自己的心情也逐漸改變,准備嫁去做女婿,不是這樣寫信過來了麼.

雖然我覺得亞斯拉貴族是像屎一樣的東西,但是既然是你自己決定的,就隨你喜歡吧……」

原來如此.

也就是說,飛利浦在我10歲那時,就已經和保羅協商好了嘛.

如果,那時候拒絕了的話,恐怕在那數年間,會千方百計地拉攏我和艾麗絲在一起吧.

這哪里是酒後的胡言亂語啊.

這樣的話,保羅誤會我和艾麗絲的事情也是可以理解的.

有著婚約的兩人,彼此都不安的時候,兩人互相喜歡上了,在旅途上親熱也是沒辦法的.

「那個啊,是飛利浦他們的計劃啊」

「這樣啊」

我們兩人同時歎氣.

現在,我和保羅的腦中,浮現出同一個男人的相貌.

飛利浦,亞斯拉上級貴族,有著在泥濘般的社交界中應對自如力量的男人.

「那,有著大小姐在的話,希露菲的事情就……不,沒什麼,忘記這句話吧」

保羅失言了,似乎在含糊其辭.希露菲並沒有被找到,至少,在保羅知道的范圍內.

無論怎麼樣考慮,我都是喜歡希露菲的.

但是,好像是與艾麗絲的有點不同.怎麼說呢,我就像把希露菲當成了妹妹或女兒,被欺負了,我覺得可憐,不得不由我自己親手培育,這樣的感覺.在發展出更加深入的感情前就已經分開了.

我對艾麗絲好像也有這種感覺,但是被她幫助得更加多.

要是硬是說哪方勝出的話,我覺得是艾麗絲.(譯者注:正宮確定!)

不過,要是將兩人的綜合情況來判斷的話.相處歲月的問題.

果然,在一起長大,經曆各式各樣事情的青梅竹馬.長時間相處在一起的力量真是巨大啊.而且我與艾麗絲一起渡過的時間,是希露菲兩倍多,經曆的事情也更多.

盡管如此,我還是擔心失蹤的希露菲,這是另外一回事.

「希露菲,那孩子活著的話就好了……」

「就算你不說,那孩子也會努力的.而且啊,她能無詠唱使用治愈術,到哪里都能生存的.治愈術師啊,除米里斯大陸外,到哪里都是相當貴重的.」

「原來如此……」

……咦?

剛才好像聽到了不能置若罔聞的事情?

「等一下,希露菲能無詠唱使用治愈術?」

「啊?嗯,簡妮絲好像相當驚訝啊.怎麼了,盧迪不能嗎?」

「治愈術的話,不能呢.」

我不能無詠唱地使用治愈術,沒有理解原理.用魔術治愈傷口的機制,就算使用多少次都不能弄清.

「是這樣嗎?」

「嗯,詠唱的話就能使用……」

「哦,我對于魔術相關的不是很懂,好像是有著魔術適應性,還是說希露菲在那方面特別有才能?」

或者,與希露菲一段時間沒見,她會比我變得更強吧.

有些害怕見面啊.如果被說,「盧迪,完全沒有成長啊」的話,怎麼辦……(ノへ ̄,)

說著這些話的同時,我和保羅之間的溝壑就被完全消除了.

傍晚的時候,有人來迎接保羅了.

還是那兩位,比基尼裝甲的姐姐,治愈術師的姐姐.

比基尼姐姐今天沒有穿比基尼了,一副樸素城市姑娘的打扮.

昨天那個到底是什麼啊,算了,這也是會造成上次吵架的原因之一啊,還是自重點吧.

「父親」

「什麼?」

「我當然是相信父親的.但因為昨天那件事,姑且是再打聽一次.沒有花心吧?」

「嗯」

是嗎.那我就安心了.

昨天我與保羅的吵架,就是因為互相猜疑所致的.

沒有事實根據,卻從結論上相互指責了對方好女色的缺點.

啊,我醒悟過來了,失敗失敗~

嘛,保羅現在也沒有空閑去關心女人的事情,而且也有過差點引發家庭崩壞的前例.

我也以此為警戒,稍微控制一下我的工口吧.

在最後,保羅確認著我的意志.

「盧迪,你要護衛著艾麗絲,返回菲托亞領碼?」

「是的.」

我說著的同時,重重地點了點頭,然後反問到.

「還是說,我參加搜索團比較好?」

「不,沒有那種必要.而且,伯雷亞斯的血統,也是必須送回亞斯拉王國的.」

「……我好像聽到一件十分重要的任務啊.這麼重要的任務,交給我好嗎?」

「沒有比你更適合的啦,而且我也信賴著你.」

真是隨便就被信賴了.

突然想到,是保羅太高估我了吧.嘛,不管怎麼樣的期待,我都想積極回應.

「不過,另外派幾個團員來護衛,你留在米里西奧也可以哦.」

在保羅笑著的同時,我差點天真地脫口答應.

如果只考慮得失的話,這也是一種方法.

當然,留在米里西奧,與艾麗絲分別,然後再參與搜索.又或者現在返回魔大陸進行搜索,這也是一種方法.

但那僅僅是從得失方面考慮.

決不能將艾麗絲拋下,優先考慮自己的事情,我要將她守護到底.

而且假手于人完成這件事,對我來說也是一個不好的回憶.

生前,我全部事情都是半途而廢的,結果導致了兩頭不討好.

放在現在的話,就是既不能帶艾麗絲回菲托亞領,回魔大陸搜索也不能取得什麼成果就結束了.

另外,也有關瑞傑魯德的.那個不懂變通的人,我不認為他能與護衛的團員搞好關系,而且他說過,半途而廢是戰士不應該有的行為.

「不,還是我送比較好吧.」

「啊,我們團里面的確不存在比你強的人,你應該是能勝任的吧.」

盡管這樣說著,保羅一臉複雜的表情,也許還在在意與我打架輸了的事情吧.

喝了酒,所以稍微失分了,這樣奇怪的安慰?這種不應該接觸的事情還是不要理比較好.

「那麼什麼時候從米里西奧出發?」

「這個啊,因為要存旅費,所以一個月左右吧.」

「旅費我來出.」

保羅向兩位女性轉過頭去,向著穿著長袍,感覺很聽話的雀斑治愈術師姐姐打了聲招呼.

「怎麼了?」

「為了與拉特利亞家見面,阿爾馮斯大人所准備的資金呢?」

阿爾馮斯,好像是為了與米里斯的某人見面時的准備,而交給了保羅一些資金.

「需要使用一些.」

「可以是可以,但是不能拿來付酒錢哦.」

「資金的管理是希拉負責的吧.」

我的父親一臉自豪地說著.

「那麼,要多少啊?」

「王劵20張左右吧.」(譯者注:原文是「王劄20枚相當となります」,在這里沒有說明王劄是紙幣的還是硬幣,但《大辭林》中所注,劄即為紙幣,所以我就將其的數量單位譯為張.)

希拉聽後去取,馬上就回來了.

王劵,米里斯價值最高的貨幣,如果按照石幣=1円來計算,王劵就是5萬.

那麼,20枚就是……

「一百萬円!」W(°Д °)W

「……那是什麼反應?」

驚訝的保羅.

我被這樣的金額閃暈了眼.

總之,在這一年半里,守財奴一樣一直考慮著金錢的我,突然給我一百萬円什麼的!

「這麼多的錢……可以玩樂一生麼?!」

「嘛,在南部建個屋子的話,我認為足夠玩樂一生哦.」

咦,取得一百萬了,贏了百萬超人了!(譯者注:這個梗出自綜藝節目《火焰挑戰者》(日語:ウッチャンナンチャンの炎のチャレンジャーこれができたら100萬円!!;直譯:《小內小南的火焰挑戰者完成這個的話100萬圓!》;香港譯名:《一級奸爸爹》),里面有時會出現一個由專業人士假扮的百萬超人參與比賽,只要贏了百萬超人,就能取得一百萬円.)

綠礦錢1000枚啊!可以讓斯佩爾多族乘船了!

在高興的時候,還有一個問題.

「啊,還有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

「嗯,在勝利港乘船的時候,斯佩爾多族被要求了巨大的渡航費用.西港的話需要多少錢?如果被要求很多費用的話,20張王劵夠不夠……」

「這件事嗎……」

保羅挽著胳膊,該不會說什麼,留下瑞傑魯德吧.

「希拉,斯佩爾多族渡海的話需要多少錢?」

突然,保羅向希拉詢問,希拉「是」的一聲點了點頭.

「王劵100張.」

哇,即時回答了,居然全部都背下來了呢.

剛才那事也是一樣,她真是優秀啊,從外表來看,類似秘書的感覺吧.

「……呃!」

眼睛對上了,她就悲鳴著把頭低下.

原比基尼小姐不知不覺間,就站在擋住我視線的地方了,稍微有點吃驚.

「對不起,這孩子不習慣別人的視線,請不要一直注視著她.」

「哦……」

原比基尼小姐這樣說著,我曖昧地回答.

與保羅的關系是恢複原樣了,但是還是被其他團員討厭嗎?

算了,就這樣吧.

但是啊,100張王劵,相當于500萬円啊.這可不是能簡單存得到的金額啊.歎息.

「為什麼斯佩爾多族特別的貴?」

「這個法律制度的時期,就是迫害斯佩爾多族最激烈的時期.」

在原比基尼的後面,希拉自然地說道.

連勝利港海關人員都不知道的事情,她居然知道.胸部平平,腦袋滿滿的感覺?

「而且,掌管海關的貴族,可是出了名討厭魔族的.即使存夠了錢,也不見得會被通行.」

「原來如此……那麼,可以依靠母親大人娘家的力量嗎?」

「抱歉,這次的事情也已經令那邊像在過獨木橋那樣危險了,已經不能再給他們添麻煩了.」

那麼,偷渡麼?一提起偷渡就會想起討厭的回憶啊.

盡量不想去偷渡啊.大概,也會遇到像上次的那種事件吧.

走私組織之間,也有可能流傳著我們的黑名單.

斯佩爾多族的渡航費用,真是越想越頭疼.

「我知道了,渡航的費用,我們自己來想辦法吧.」

「對不起了.」

這樣說著,保羅微微笑了笑.

然後,轉身向背後那兩名女性,露出了得意的表情.

「怎麼樣,我的兒子?可靠吧?」

「啊」

「嗯……」

兩名女性苦笑著回答.

這樣的話,與兒子難看地吵架的又是誰啊.

「父親,在淑女面前誇耀自己的兒子什麼的,請停止這種俗氣的行為.格雷拉特家的品性,會被懷疑的.」

「你的發言也相當的俗氣啊.」

這樣說著,我們相互笑了笑.兩位女性好像被稍微嚇到了,算了,不管了.

「那麼,盧迪,我要走了.」

「好的.」

保羅站起來,肩膀發出吧唧的響聲.

真是聊了十分長的時間啊.

在吧台那邊,老板苦笑了起來.

午餐時間也一直坐在這里,稍微多付點錢吧.

「如果決定好了出發時間就跟我說一聲吧.出發之前,與諾倫吃個飯吧.」

「嗯,知道了.」

這樣說著,我就與保羅告別了.

帶著兩個女人離開酒吧的保羅,我一邊看著他的背影,一邊這樣想著,真是像一個好色的不良父親啊.

與保羅告別後,我回到了艾麗絲與瑞傑魯德那里.

艾麗絲眼角旁邊有一個很大的瘀傷,瑞傑魯德一臉難為的表情.

「怎麼了,兩個人在一起?」

「什麼事都沒有.那麼,那個男人怎樣了?」

艾麗絲十分不高興地說著,挽起胳膊,哼著鼻息.

「和好了.」

艾麗絲露出晦氣的眼神.

「什麼嘛!」

緊握著拳頭,大力叩向桌子,桌子發出"啪"的響聲,壞掉了.啊啊,真是充滿力量啊……

「這樣啊.和好了啊.」

相對地,瑞傑魯德高興了起來.

「盧迪烏斯!」

艾麗絲抓住我的雙肩,肩膀發出嘰嘰的響聲,真是很大的力氣啊.

「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啊?」

有點不知所措,我這樣反問到.

「昨天明明那樣的沮喪!」

「啊啊,昨天真是幫大忙了.全靠艾麗絲溫柔地抱著我,我從而恢複冷靜了.」

今天之所以可以冷靜地面對保羅,毫無疑問是多虧了艾麗絲.要是沒有那個擁抱,我恐怕會把自己關在房間一段時間吧.

「不是那件事!

那個男人,連盧迪烏斯的十歲生日都沒有來!

而且啊,經過了魔大陸那麼艱辛的旅行!

在大森林里,還被關進了牢房!

千辛萬苦,終于見到面了!

見面後居然就被那樣對待!

被突然推開啊!?

怎麼可能原諒!」

艾麗絲一口氣地說著.

我也明白她所說的.

的確,如果對旁人說,"保羅好像很差勁,也十分討厭我的事情."也會有人相信吧.

如果我是普通小孩子的話,也許不會原諒保羅的吧.

但是,保羅在處理關于我的事情上的失敗也是沒有辦法的.

我繼承著前世的記憶.對于這種奇怪的兒子,一般的應對方法是行不通的.保羅難以把握與我之間的距離,又對如何對待我感到迷茫.

而且,對于我來說,正確的父親到底是什麼樣的,我自己也不清楚.

但我不認為是壞事.

如果我也有這樣的兒子的話,站在保羅的立場上,或者會犯比保羅更多的錯.我的心態會承受不了吧.也許,會與兒子馬上分開了.

「艾麗絲」

「怎麼了……」

怎麼說,我有點迷茫了.

艾麗絲為我而勃然大怒.

但是,這是我自己必須解決的問題.

「父親是一個普通人,也會有失敗的時候.」

我一邊這樣說著,一邊為艾麗絲眼角的瘀傷施以治愈術.

艾麗絲老實地接受治愈術,但是她顯出一副不能接受的表情.

治療結束後,悶著臉的回房間去了.

我看著她回去,然後轉頭問向瑞傑魯德.

「瑞傑魯德先生.」

「什麼?」

「那個瘀傷是怎麼回事?」

艾麗絲眼角的瘀傷,昨天應該是沒有的.

「要阻止她真的辛苦啊.」

坦然的說出來了.

平時對于毆打孩子這種行為會怒發沖冠的男人,現在又是怎麼樣的心情呢?

無論如何都不允許艾麗絲對保羅施暴吧.

艾麗絲與瑞傑魯德可是師徒一般的關系,在兩人練習的時候,艾麗絲受傷也不是第一次了.

不,仔細看看,瑞傑魯德的表情,並不坦然,原本表情不豐富的這個男人,現在露出了一副苦澀的,不情願的表情.

沒辦法,發生了什麼是,進行了什麼對話,經過了怎樣的流程才會變成這樣,我完全不知道.

唯一能知道的是,瑞傑魯德與艾麗絲發生的爭執,是我的錯.

現在我與保羅和好了,那麼能對他們做的,就只有感謝.

「十分感激,多虧了你們,我才能與父親和好.」

「只是做了力所能及的的事情.」

但是,現在艾麗絲已經變得瑞傑魯德不動手就阻止不了的地步了?不知不覺間,變強了啊.

之後,過了一會兒,我們召開了作戰會議.

「那麼,在米里西奧的,第二次作戰會議,開始!」

地點是酒吧.仔細想想,我今天好像沒有離開過旅店.不過這酒吧挺舒服的,客人也較少.

「前天不才開過麼.」

艾麗絲已經不生氣了.原本以為她會關在房間,但十分鍾左右就回來了.應該學習一下她轉換心情的速度.

「狀況有變.具體來說,就是不需要再存錢了.所以,近期就會從米里西奧出發.」

得到了20張王劵,已經沒有必要再存錢了.情報收集,已經從保羅那邊打聽了,不需要再做.

關于恢複斯佩爾多族聲譽的事情,暫且先放下.這樣的話,再這個城市需要做的事情就變少了.

概括地說著這些事情.

菲托亞領的現狀,會令艾麗絲迷茫的事情,也直接說出來了.

比起到現場後才體會到絕望的心情,倒不如現在就做好心理准備.

「艾麗絲,我們的故鄉,已經消失了.」

「嗯」

「飛利浦大人,薩烏羅斯大人,也都沒有找到.」

「這是沒辦法的事情」

「基列姆也不知道在哪里,或許……」

「喂,盧迪烏斯」

艾麗絲用雙手托著下巴,看著我.

「我已經有那個覺悟了.」

艾麗絲眼中沒有一點迷惑,與平時一樣,充滿力量,桀驁不馴,對自己的未來沒有任何迷茫的眼神.

並不是忘記了,而是有著覺悟.

她那樣說著.

「基列姆一定在哪里活著,不過,父親大人和祖父大人會那麼死去,我也不奇怪.」

哼的一聲,這樣說道.

也就是說,自己被傳送到魔大陸,已經十分艱辛了,或許她已經預料到其他人的死亡.

不,也許在逞強吧,艾麗絲逞強的時候和真正充滿自信的時候,有時是挺難分辨的.

「盧迪烏斯所隱瞞的,我也清楚.」

我不清楚她知道了什麼,但是能感覺到她不是在逞強.

艾麗絲自己本身也在考慮各種事情.

也就是說,忘記菲托亞領的當事人,就只有我,有點慚愧啊.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

不愧是艾麗絲.

這樣想著,繼續說道.

「總之,這周內,就計劃從米里西奧出發……」

「可以嗎?」

瑞傑魯德聽到了,說道.

「怎麼了?」

「啟程繼續旅行的話,說不定不會再見到父親了.」

「又在說那麼不吉利的話……」

瑞傑魯德這麼一說,稍微有點道理,但是,現在並不是戰爭時期.

倒不如說.

「現在不去尋找家人的話,說不定就真的不能再見面了,所以想優先去尋找家人.」

「哦,這樣子啊.」

瑞傑魯德好像是接受了,于是進入本題.

「今後的旅行,就以收集情報為中心繼續下去吧.」

在一個城市大概停留一星期左右,在此期間,並不是為了賺錢,而是進行一收集情報為主的工作.尋找的目標,主要是被傳送的人們.

米里斯到亞斯拉之間的道路,是這個世界來往人流最多的道路.在其周圍居住著各式商人,這個世界的絲綢之路.

當然,搜索隊肯定調查過,但是,也許有些前面的人沒有留意到的地方.

恢複斯佩爾多族聲譽的事情,在此期間會想辦法進行的.

但是,米里斯和中央大陸好像沒有什麼人知道"Dead End"的名號,必須考慮一下如何推銷這個名字啊.

「問題在于渡航的費用.」

這是目前的首要問題.這個世界,渡海有著特別的意義.

如果從陸路進入他國的話,多少會有點辦法.但渡海就沒有那麼簡單了,特別是斯佩爾多族.

「關于這件事,盧迪烏斯,你看下這個.」

瑞傑魯德從懷中取出一封信,與我昨天看到的那封信一樣.

我收下了.

表面寫著"巴什基爾公爵收",這樣潦草的文字,上面用紅色的蠟作蠟封,好像是家徽一樣的印記,給人一種粗獷的感覺.

「這是?」

「昨天,請朋友寫的東西.」

朋友,說起來,瑞傑魯德好像說過去見一個熟人的.

「你的朋友,是怎樣的人?」

「一個叫伽修·布拉什的男人.」(譯者注:ガッシュ·ブラッシュ,其實也可譯為卡修·布拉什,但因為後面的原因,就譯為伽修了.)

「職業是?」

「不清楚,但是好像是挺偉大的樣子.」

不管怎樣,他好像與伽修在40年前相遇.那時候是在魔大陸,瑞傑魯德幫助了被魔物襲擊,即將被全滅的騎士團,伽修就是其中一人吧.

當時的伽修好像還是孩子,看著瑞傑魯德的眼神,充滿了恐懼與敵意,但在分別的時候,關系變好了.

在將他送到附近的城市前,好像說著,如果有機會請務必拜訪米里西奧,後來瑞傑魯德一直沒有機會,所以漸漸就忘記了.

但在冒險者區外周轉著的時候,突然想了起來.

所以,姑且試著去拜訪一下,或許對方也忘記了,瑞傑魯德抱著這種不安的心情前往.

對方卻是理所當然地記著這件事,誇張地歡迎著他.

最初只是打算打個招呼,但沒想到與對方意氣相投,瑞傑魯德就將旅途中的事情全部說了出來.

對方為了他能在西港通關,特意寫下了這封信.

與瑞傑魯德意氣相投,應該是像獸族的古斯塔夫一樣的人吧.(譯者注:德魯蒂亞的老戰士ギュスターヴ,前面譯為舊司塔巴,這里取自一個常用的德語名字,所以我就采用了國內的一般翻譯,而不直接音譯.)

馬上就寫下一封介紹信,或許真的是十分偉大的人,我有這樣的感覺……

嗯,想看看里面的內容啊,但是這樣破壞了蠟封,會不會讓這封信無效啊?

「那個叫伽修的人,是不是貴族?」

「有很多的部下.」

部下,按瑞傑魯德的說法,應該是仆人什麼的吧.

有很多曖昧的地方啊.不過,不論怎樣,瑞傑魯德認識的人,是一個目標成為溫柔國王的魔王候補也不奇怪啊.(譯者注:好像是梗,但我不知道出自哪里)

「去他家了嗎?」

「啊」

「大麼?」

「十分大」

「大概哪種程度?」

「克西里斯城都比不上」

克西里斯城.

湖中心的白色王宮看上去比它小,那麼應該不是王族.

但是啊,在哪里有克西里斯城大小的建築物?

唔嗯~

瑞傑魯德的朋友,應該不會是壞人……

保羅說過,負責海關的貴族,是出了名討厭魔族的.如果將一知半解的人寫的信交給他,也許會引發問題.

叫伽修的那個人,調查一下比較好吧?

不,取得信件時,瑞傑魯德露出了高興的表情,如果現在表示懷疑的話,也許會遭到討厭.

啊,好吧.反正也想不出其它方法了.

看著瑞傑魯德認真的表情,那麼,關于伽修這個名字,稍後再偷偷地向保羅打聽一下吧.

「我知道了,那麼就試著依靠這封信吧.」

聽到我的話,瑞傑魯德點了點頭.

一周後出發.在此之前,已經預先將能做的事情全部完成了.

「我的話,明天就出發也無所謂耶!」

聽著艾麗絲的話,我苦笑了一下,作戰會議就這樣結束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五卷 少年期 重逢篇web版 47話 與保羅的再會    下篇:第五卷 少年期 重逢篇web版 49話 米里西奧的一周間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