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五卷 少年期 重逢篇web版 50話 往中央大陸 
  
第五卷 少年期 重逢篇web版 50話 往中央大陸

經過了兩個月,

我們終于到達了西港.

與勝利港一樣的街道,但是城市的規模更大.

這是當然的了,從米里斯神聖國首都到亞斯拉王國首都之間的道路,可是這個世界的絲綢之路.

沿途的各個交易站點都發展為城鎮.

西港就是其中一個.

雖然比不上米里西奧的商業地區,但一些商會的總部,以及旗下的商人都會在此駐留.

城外與港口邊上矗立著眾多巨大的倉庫.

倉庫旁,像奴隸或學徒的人們在忙忙碌碌地工作著,他們用載車將巨大的魚類轟隆隆地運送著,穿著長袍的人用水魔術將魚凍結,然後魚就運往了倉庫.

那之後,這些魚應該會被冰凍著,用鹽醃制或熏制,最後運送到世界各地去吧.

那麼,馬車能走的路也到此為止了.

這個世界的船與生前世界的渡輪不同,不能運載像馬車這樣大的貨物.

所以,像那時的蜥蜴一樣,將馬車在這里賣掉,渡海後再另外購買吧.

在馬屋賣掉馬車.

為了不像賣掉蜥蜴時那樣依依不舍,所以這次沒有為馬改名字.

再見了,赫爾o拉拉.(譯者注:這個梗出自電影《ハルウララ》,電影主要講述了一場在賽馬場中的人馬熾熱的愛情故事(大誤).)

之後,我們趕赴往關口.

與勝利港不同,關口是一座巨大的建築物,入口處站立著穿鎧甲的衛兵.

穿著鎧甲的騎士在米里西奧的街道經常能見到.

這個世界的生物有著高攻擊力.

那些穿著鎧甲的地方,如果遭受一次攻擊的話,好像"啪"的一聲就會掉下來,只剩下內衣了.

另加受到攻擊的反作用力被打倒落穴里就完蛋了.(譯者注:這兩句捏他自魔界村.)

先別開玩笑了~

我們一進關所,就發現里面人滿為患.

像冒險者一樣的人,像商人一樣的人,帶著精力充沛表情的職員利落地對應著他們.

這里與冷清的,職員都沒有干勁的勝利港十分不同.

總之,我向其中一位在櫃台的職員搭話.

這里的接待員都是巨乳啊!∑(っ °Д °;)っ

難道說這個世界有著"接待員必須是巨乳"這種不成文的規定?

也許有可能是真的!

嘛,我一邊不動聲色地想著這些不著邊的東西,一邊說著.

「那個,我們是來提交渡海的申請的.」

「好的,請拿著這個牌子到旁邊耐心地等候.」

接待員說著,將一個木制的號碼牌遞了過來.

上面寫著34的數字.

給人在ZF里面辦事的感覺.

返回到等候區,找了張椅子坐下.

艾麗絲立即坐上了旁邊空著的座位,瑞傑魯德則在一旁站著.

從周圍看來,好像還有很多與我們一樣在等待受理的人.

「這好像要等候一段時間啊.」

「不能直接提交申請書嗎?」

面對瑞傑魯德的提問,我搖了搖頭.

「必須要等到呼叫我們的輪候號碼啊」

「原來如此……」

艾麗絲慢慢地坐得不耐煩了,她好像不習慣長時間等待.

嘛,這也無可奈何.

「盧迪烏斯,那邊一直在看著我……」

艾麗絲說著,我尋找注視著她的視線.

在一直看著艾麗絲的,原來是這里的衛兵,衛兵們紛紛向著艾麗絲行注目禮.

艾麗絲受那視線影響,用惱火的表情斜視著我.o( ̄ヘ ̄o#)

「可不能鬧事哦.」

「知道了啦!」

真是不值得信任啊.

好吧,那麼衛兵們注視著艾麗絲的理由是什麼呢?

想不明白.

被她的美麗所吸引了?

艾麗絲在最近的確是變成美女了,

但是,這也是在孩子的范疇而言.

嗯,如果騎士們全員都是蘿莉控的話,也不是沒有這種可能啊.

「34號,請到這邊.」

被叫到號碼了,我們立即走向櫃台.

將申請書交給接待小姐,將我們要渡海的事情告訴了她.

接待小姐滿臉笑容地接過了申請書,

但看到里面寫著的名字瞬間後,立即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請稍候片刻.」

說完,她立即站起,走向事務所的深處後消失了.

過了一會兒,事務所深處傳出巨大的聲音.

同時響起了不知道是誰的怒吼聲.

有衛兵從事務所的深處跑了出來,其他衛兵也在竊竊私語.

面上帶著嚴峻的表情,說著悄悄話的衛兵也向外面走了出去.

一股濃濃的火藥味啊,

雖然有著瑞傑魯德的介紹信,但效果如何還是未知數,

還是說伽修·布拉什這個男人出了什麼問題.

早知道就應該再仔細地調查一下.

剛才的接待小姐回來了,

她掩蓋不了臉上緊張的神色.

「十分抱歉,讓您久等了.

巴什基爾公爵將親自接見您們.」

一股十分不好的預感.

「這位是米里斯大陸海關所長,巴什基爾·馮·維塞爾公爵殿下.」(譯者注:バクシール·フォン·ヴィーザー = Bashkir von Wieser = 巴什基爾·馮·維塞爾.其中巴什基爾為現實中俄羅斯聯邦的其中一個加盟共和國,有興趣的童鞋可以百度.)

這頭豬真的是和豬一模一樣啊.

搞錯了,這位仁兄真的是和豬一模一樣啊.

脖子四周被厚厚的脂肪所覆蓋,連下巴也被埋沒在里面.

油亮的額頭上長著淡金色的頭發.

像熊一樣的眼睛,整體給人一種像狸貓的感覺.

這位像豬一樣的狸貓,毫不隱藏表現出不悅的表情.

啊,以前我也見過這樣感覺的男人.

在鏡子前.

「哼,卑鄙的魔族帶來的介紹信!」

巴什基爾坐在用豪華皮革制造的椅子上,

"啪"的一聲扔下手中的紙,

一邊讓椅子發出"嘰嘰"的聲音,一邊用鄙視的眼神望著這邊.

高級的辦公桌上,堆放這大量的文件,可以看見被拆開了封皮的便條.

這樣看來,那張紙就是信用介紹信里面的文件了.

「這個名字居然出現在這里了.就連信封都十分相似.但是,我可不會被騙了.這是贗品!」

巴什基爾說完,就把紙一扔,

我反射性地接住了.

==========

此人乃斯佩爾多族也,曾大恩于吾等.

雖沉默寡言,但心胸寬廣.

故應免除渡海通關費用,並鄭重地送至中央大陸.

教導騎士團團長 伽爾伽德·納什·威尼斯

==========

我一看見這名字,感覺快暈倒了.

伽修·布拉什這個名字到哪里去了?

伽爾伽德·納什·威尼斯

啊,省略起來就是伽修啊,

對于友好的人,「就用伽修來稱呼我就可以了.」他肯定會對其這樣說的吧.

看來瑞傑魯德是真的被信任了,至少從伽修的話看來是如此.

但是"布拉什"這姓氏又出自哪里?

而且啊,這個職位——教導騎士團團長,是米里斯三騎士之一的那位團長啊.

啊,頭痛起來了,

為什麼這樣的人會和瑞傑魯德認識啊……

不,這應該是可以預測到的.

比如說……立場什麼的.

教導騎士團團長,與名字相應地就是地位十分高的人物吧,

居然在大力倡導與斯佩爾多族友好相處什麼的.

所以這封信有可能是使用假名之類的.

更加單純地考慮吧.

瑞傑魯德與他相會時是40年前,

這期間接了婚,改了名之類的.

「而且啊,要那個沉默寡言的男人寫信什麼的,根本不可能.

我可是很熟悉那個男人,他文筆差勁,就連必要的書信也不會寫的男人.

那個人居然會幫你這個魔族寫介紹信?

不要亂開玩笑!」

瑞傑魯德一臉失落的表情,

他斷定自己帶來的信用書是贗品的樣子.

理由就是,在他自己看來,明明是個斯佩爾多族,被人信任簡直就是不可能的.

其實,保羅也說過類似的話.

這個巴什基爾可是出了名討厭魔族的,

說不定他的理解才是正確的.

而且巴什基爾也算是個名人,

無論是伽修,還是伽爾伽德,

都應該知道巴什基爾是怎樣的一個男人吧,

那麼不是應該用更加有說服力的語言來寫這擔保書麼?

那麼,這封信真的是贗品?

不,根據瑞傑魯德所說,伽修是住在一棟巨大建築物之中的,比起克西利斯城還要大的建築.

相對私人宅邸來說有些過于巨大了,但是,如果是作為騎士團的總部又如何?

巨大的建築,里面有著十分多的騎士,作為團長的話,這些騎士都是自己的屬下.

這樣的話,就和瑞傑魯德所說的「(那人)有很多的手下啊」對應得上了.

雖說如此,但是這樣也沒什麼意義啊,巴什基爾已經斷定這封信是贗品了.

幾經波折來的這里,難道就說句「這是贗品實在是抱歉啊」,然後轉身回去?

當然不可能!

我向前走出一步.

「那麼,公爵閣下是覺得這擔保書是贗品?」

「切,你這家伙……小孩子滾一邊去!」

巴什基爾露出一副驚訝的表情.

被當作孩子真是久違的感覺啊,挺新鮮的.

想被當作孩子卻不被當作孩子,想被當作大人卻被當成孩子.

這樣想著,我把右手放在胸前,總之做出貴族風的問候吧.

「自我介紹遲了,十分抱歉,鄙人名叫盧迪烏斯·格瑞拉特.」

說著,巴什基爾眉頭動了一下.

「嚯,格瑞拉特嗎?」

「是的.說起來慚愧,亞斯拉上級貴族,格瑞拉特家,我只排在這其中的末席.」

「嗯……但是,格瑞拉特家不是應該還附有上古風神名字的中間字麼?」

「是的.但因為我是分家的人,所以使用那些中間字是不被允許的.」

分家.

巴什基爾立即將眼睛眯起,像看待垃.圾那樣.

與此同時,我立即捉起艾麗絲的手.

「但是,這位艾麗絲小姐,是真真正正擁有伯雷亞斯·格雷拉特名字之人.」

我輕輕地將她推前了一步,她隨即用稍微嚇一跳的表情看了下我,但卻沒有展示出明顯的動搖.

她雙腳站開成同肩寬,向外伸出雙手,想要捉著裙子的裙擺.

不,沒有伸出,在試圖捉著裙擺的瞬間,想起了自己並沒有穿裙子.

于是像我一樣,將手放在胸前.

「飛利浦·伯雷亞斯·格雷拉特的女兒.

艾麗絲·伯雷亞斯·格雷拉特,向您請安.」

氣氛凝結了,我在窺探著巴什基爾的表情,有點難看啊.

算了,這里就只能依靠艾麗絲家里的威嚴了吧.ㄟ( ▔, ▔ )ㄏ

「嚯,這位就是亞斯拉貴族小姐麼?」

這是當然的疑問,但是我們也沒有說謊的必要.

「公爵閣下,請問知道兩年前發生在菲托亞領地的魔力災害嗎?」

「知道.聽說有大量的人員被傳送了」

「是的.我們也被卷入其中.」

我繼續陳述著.

我與瑞傑魯德一邊護衛著大小姐,一邊穿越了魔大陸.

為了付從魔大陸渡海到米里斯大陸的關稅,我們將手頭的錢全部用完了,所以導致了現在沒有資金,付不起從米里斯到中央大陸的費用.特別是瑞傑魯德的渡航費用十分高.

所以,我們拜托了格雷拉特家的知己,同時也是瑞傑魯德的好友,伽爾伽德卿.

他爽快地答應了,並寫下了信用擔保書.

這些虛構的故事.

「大小姐之所以一副冒險者的裝扮,是為了隱藏高貴的身份,以免引起不法之徒的注意.公爵閣下應該是能理解的.」

「原來如此.」

巴什基爾帶著苦澀的表情說著.

「也就是說你們,是和最近大鬧米里西奧,強行掠奪奴隸的"菲托亞領搜索團"一伙的?」

「啊……不是的,您誤解了.」

「我沒聽過艾麗絲·伯雷亞斯·格雷拉特這個名字.」

豬的鼻子發出"哼"的一聲,巴什基爾繼續說道.

「但是,倒是聽說過保羅·格雷拉特這個小惡黨,最近有著強行掠奪奴隸的傳聞.」

爸爸真是臭名昭著啊.

「換言之,您是這麼想的嗎?

伽爾伽德大人的書信是假的,艾麗絲大人也不是亞斯拉的貴族.

而我們只是和那個妻離子散,一天只知道喝酒,將生計都扔給女兒的保羅·格雷拉特是一伙的?」

「嗯.」

這家伙也說得太過分了.(譯者注:明明是擼帝你自己說的)

保羅已經很努力地做人了,的確有時候會稍顯不足,使用了錯誤的方法.但是,他絕不是那種不可饒恕的廢材人類!

「這麼說的話,連信封的封印也是贗品?」

說著,我指著桌上的便條.

巴什基爾皺著眉頭,點了點頭.

「黑市上流通著教導騎士團的印章.」

這種事還是第一次聽說.

「那麼作為我的雇主的這位小姐,也是贗品?」

「像這種土包的劍士,怎麼會是亞斯拉貴族的大小姐.」

看了看艾麗絲,她和平常一樣翹著手,手上雖然沒有傷痕,但是卻有著與大小姐不相稱的曬痕,以及比年輕冒險者更緊致的肌肉.

「原來如此.那麼請問公爵閣下知道薩烏羅斯大人嗎?」

我笑了一下,巴什基爾頓了一下.

「薩烏羅斯……麼?菲利亞領的領主?」

雖然不知道艾麗絲的名字,但薩烏羅斯老爺子的名字還是知道的.

「然後,艾麗絲大人的祖父,薩烏羅斯大人,就將這位艾麗絲大人作為劍士般培養,施以英才教育.」

「為什麼做這種事……」

「以下的話就是秘密了……本來艾麗絲大人是預定嫁入諾特斯家的,但是薩烏羅斯大人好像不太喜歡諾特斯家現任的當家……」

「原來如此.」

意思就是,薩烏羅斯將艾麗絲像猴子般養大,同時給予鍛煉,以便在諾特斯家當家的寢室中實施暗殺.

艾麗絲歪著腦袋,如果是知道我話中的意思,恐怕我的臉會馬上凹陷下去吧.

「因此,大小姐必須盡快回到亞斯拉.如果你認為這位大小姐是冒充的話,我們將會返回米里西奧,在適當的地方提出申請.」

我根本不知道所謂適當的地方在哪,不過調查一下應該會知道吧.

「哼,是不是真貨,現在根本無從證明!」

「伽爾伽德大人的書信就是確切的證據.」

「無聊!和你說簡直就是抬死杠.」

「抬死杠也無所謂.但是你有與亞斯拉的格雷拉特對立的覺悟嗎?」

糟了,我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了.

但是,我們也必須要渡海啊,巴什基爾像Giroro(譯者注:某青蛙)那樣瞪著我.

「好吧.那麼你和那位大小姐,都允許通行吧.」

「但是,護衛嘛.」

「就以我巴什基爾公爵的名義,派遣幾個騎士來護衛你們吧.比起依賴魔族,這樣子來得安全得多.」

原來如此,不讓魔族通行,而是派兩個有空的騎士來護衛啊.

總之巴什基爾是堅決不讓瑞傑魯德通行啊,真是意外的頑固.

只是初次見面,就清楚知道他對魔族的歧視啊.

那麼,現在怎麼辦?

是另外將瑞傑魯德運過對岸嗎?那麼又要和走私商打交道?如果可能的話.

怎麼辦……

敲敲,正在此時,門響起了聲音.

「什麼事啊,現在正忙啊.」

巴什基爾露出了奇怪的表情,門不等回答就打開了.

與此同時,身穿著青色鎧甲的金發女性站在門口.

「失禮,我聽說"Dead End的瑞傑魯德"在這里.」

「……母親?」

簡妮絲就站在那里.

聽見我喊著母親,全場所有視線都集中在那位女性身上,她卻對我怒目而視.

「我還是獨身,沒有像你這麼大的孩子!」

咦,簡妮絲大姐?

難道在我不知道的時候失去了記憶?

還是說對保羅的愛已經燃燒殆盡了?

嗯,一邊這樣想,一邊細心觀察.

的確與簡妮絲有著少許的不同,雖然與簡妮絲分開已經數年,有些地方不太記得了,但痣的位置不同,頭發的顏色也稍微不同.

嗯,是別人.

「抱歉,因為你與我失蹤的母親十分相似.」

「……這樣啊」

被同情了,也許被看作與母親分離的孩子了.

雖然最近不太經常被當成孩子,但是我的外表還是像孩子嘛.

「哎呀,這不是剛剛降職的神殿騎士大人麼?有何貴干?」

巴什基爾哼的一聲,像簡妮絲樣子的騎士對他怒目而視.

「米里斯國內出現了斯佩爾多族,熱心工作的我來這里有何問題?」

「你赴任是在十天後,怎麼現在來干涉我的事務?」

「干涉?此言差矣啊,公爵.

我的確是在十天後才正式到任.

但是啊,前任已經去米里西奧了.在這種場合下,如果發生了與關稅相關的爭議,神殿騎士也必須參與其中.

盡管規定如此,但除了我之外,就沒有其他神殿騎士在這里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像簡妮絲樣子的騎士指手畫腳地說到,巴什基爾的面色越來越差.

「必須從兩頭守護關稅.這是米里斯教團定下的鐵則!

難道說,巴什基爾卿打算對米里斯教團干戈相向?」

「怎麼會有那種打算.哎呀,你才剛到這個城市,怎麼會把翅膀伸那麼長的……?」

「我才不需要做那種事.」

豬公爵的臉就像被被屠宰前的豬一樣,看來下次的豬肉應該會很好吃.

「那麼,現在在說著什麼話題?」

這個騎士,似乎和公爵一樣偉大.

一般來說,公爵應該是最上級的貴族之一……也許和米里斯神聖國的宗教色彩濃厚脫不了關系吧.

「其實……」

巴什基爾開始說明,有時候巴什基爾發言不妥的地方,我就在旁補充適當的說明.女騎士沉默地聽到了最後.

「嗯……的確是魔族……」

特別是用強烈的視線注視著瑞傑魯德,但是,看到艾麗絲的瞬間,視線稍微緩和了一些.

最後,她與我視線相交,用手托著下巴考慮了起來.

「……你剛才把我與你母親搞混了吧,你母親的名字是?」

「簡妮絲,簡妮絲·格瑞拉特」

「父親的名字是?」

我朝巴什基爾看了看,唔~不太想說啊.

「保羅·格瑞拉特」

姑且如實回答吧.聽了後,巴什基爾的眼睛眯了起來.

我父親就是那種典型的垃.圾人類,他好像這樣說過.

切,我的父親可是像神一樣的男人啊,稍微打一下,連錢都會掉哦~

「這樣啊」

說著,女騎士蹲了下來,擁抱著我.

「呃!」∑(°Д °)

嚇我一跳,怎麼突然抱住我了?

「辛苦了……」

一邊說著,女騎士一邊摸著我的頭.

雖然鎧甲的觸感不太好,但是這種淡淡的女人芳香.自然而然地,我的小伙伴…….

不,真是可笑!

怎麼了!我的小伙伴啊,你不是最喜歡女人的汗酸味麼!上次還因為艾麗絲……

嘛,瞄了一眼艾麗絲,她在死死地瞪著這里,緊緊握著拳頭.好可怕……(*.>Д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五卷 少年期 重逢篇web版 49.5間話 愛麗絲的哥布林討伐    下篇:第五卷 少年期 重逢篇web版 50.5話 洛克希的歸鄉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