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六卷 少年期 歸鄉篇web版 第53話 西隆王國 
  
第六卷 少年期 歸鄉篇web版 第53話 西隆王國

(翻譯:荒川奶牛 校對:gin818)

我們抵達了西隆王國.

雖然是個小國,但西隆也是有著200年曆史的古國.

在這個曆史以千年為單位的世界里,200年看起來也不是那麼古老.

但是,400年前的戰爭導致人族國家除了阿斯拉王國和米里斯神聖國以外全滅了.

中央大陸的南部,直到300年前王龍王國將最南端一帶支配之前都還一直是激烈的紛爭地帶.現在也是,往北方前進的話也會有面積廣闊的紛爭地帶.

離那片紛爭地帶相當近的國家便是西隆王國.

在這種地方,為什麼西隆王國能夠在200年間保國呢

說實話,雖然我沒有興趣,但僅僅作為知識來說姑且還是知道的.

都是托了在早期階段就和王龍王國締結了同盟的福.

雖然是這樣,但就算是同盟,其間的國力差距也是一目了然.

西隆王國其實也和途中經過的兩國一樣,都是王龍王國附屬國一樣的東西.

我所感興趣的,是洛克希就在這個國家這件事.

那個年幼的……不,一點也不年幼嗎……

那個可愛但有點天然的師傅,現今還在這個國家當宮廷魔法師吧.

雖說對手是個棘手的王子,但她一定也在想辦法努力著的吧.

希望能夠久違的見上一面.

見上一面,然後告訴他自己平安無事.

想一起聊一聊自己曾去過的洛克希的故鄉.

也想見識一下王級的魔法會是怎樣.

我一邊這麼想著,一邊向著首都前進.

……………………………………

雖說這里也像是王龍王國附屬國一樣的東西,但和途中的兩國不同,並沒有給人以殖民地的印象.

是因為位置離得太遠了呢,還是因為想要將其作為紛爭地帶的防洪堤的原因呢.

關于這點不太清楚.

沿著街道兩邊接連能看到沒有統一感的田地和放養的家畜,還有就是不知是否在休耕中的,種著三葉草一樣的牧草的區域.

雖然我沒有關于農業的知識,但也看得出來這個世界的居民並不是在沒有計劃地胡種亂種地.

一邊欣賞著這樣的風景一邊移動著,就到達西隆王國的首都拉塔基亞了.

城鎮被城牆圍得密密實實的.

在這個世界,主要的都市基本上都會用城牆圍起來.

羅亞和米里西奧都是如此,基卡王國或薩那基亞王國規模較大的城鎮也都有一眼看上去就令人覺得奇幻風格的,堅實的城牆.

就算是在魔大陸也存在城牆這東西,倒不如說,魔物強大的魔大陸那邊做的更徹底.

雖然其他城鎮沒有像利卡利斯城同樣規模的天然防壁,但是各自都會使用居住在附近的各種族的能力做出堅固的防壁保護城鎮不受威脅.

就算是小型的集落也會將村子周邊的魔物驅逐作為日常作業.

和這些比起來,中央大陸的城牆看起來讓人覺得完全就是做做樣子的程度而已.

……………………………………

我們抵達了首都拉塔基亞.

進入城鎮後,和往常一樣先把馬車寄存在馬屋里.

因為這個國家周邊存在著不少的迷宮,所以有實力的冒險者也相應多了起來.

這個世界里有不少以探索迷宮為主的冒險者.

保羅和基列努曾經是其中一員,就連洛克希也有一段時期泡在迷宮探索里.

記得保羅說過,迷宮探索者里有很多實力高強的家伙.

西隆周邊有很多迷宮,只要能夠第一個通關其中任何一個,便能夠獲得一筆龐大的資金.

如今在這些迷宮里穿梭的冒險者們中,也有很多是以一夜暴富為目標的S級冒險者吧.

……………………………………

到達旅館,和往常一樣,是間面向D級冒險者的旅館.

因為這個城鎮高等級的冒險者有很多,所以就算是低等級的旅館住宿費也偏高.

話雖如此,論房間的話中央大陸這里的D級可比魔大陸的C級住起來更舒服,因此房間的檔次可以再降一些也沒問題,但手頭的錢多到根本不用在意費用的程度,反倒是去住更高檔一點的房間也無所謂.

過去總是想著找更好的房間住,但實際上有錢了以後卻沒有奢侈的念頭.

我骨子里意外地是個窮人也說不定.

不過話說回來,這幾個月伙食費倒是增加了點.

「好了,我們也到達西隆王國了,來開作戰會議吧」

對著一如既往在房間里待機的兩人,我這麼宣布道.

于是啪哩啪哩地響起了敷衍的掌聲,他們還真是應付慣了啊.

「很好,那麼從什麼討論起呢……」

「會去見盧迪烏斯的老師的對吧?」

聽到艾麗絲這麼說,我考慮了起來.

人神的話語浮現在腦海中.

『愛莎·格雷拉特.

她現在被扣留在西隆王國.

你應該會出現在剛才的影像所示的地方然後幫助她吧.

但是請記住一點,千萬不要被她知道你的名字.

你只要自稱"Dead End 的飼主"並聽她解釋事情的來龍去脈就好.

在這之後,寄一封信給在西隆王宮里的熟人.

這麼一來你就能從西隆王宮救出莉莉婭和愛莎兩人吧.』

大致就是這樣.

如果對此照單全收的話……

也就是說,我只要去找在夢里見到的小巷就行了.

是不是應該帶艾麗絲和瑞傑魯特一起呢?

只有自己一個人的話老是會失敗,而且這次並沒有指定必須要自己一個人去找,果然還是三個人一起去吧?

但夢里出現的那兩個士兵,他們的那身裝扮在這個城里見到過不止一次,是這個國家正規士兵的裝扮.

稍微思考一下吧.

正如人神所說的,莉莉婭和愛莎兩人應該就在西隆王宮里.

然後被軟禁在王宮的愛莎,不知用什麼方法從王宮里逃了出來,但是王宮也派出了追兵去抓她,然後我就在那里閃亮登場了.

在那里光明正大地救人的話,就成了光明正大地對王宮找茬的情況.

所以絕對不能暴露真名,這里就使用假名吧,也許把臉也藏起來更好.

趁著騎士們以假名搜尋我的時候,向在王宮的熟人——洛克希送出求救信.

以洛克希的宮廷魔術師的身份的話,她應該會有一定程度的發言權的吧.

她一定會幫助我們的,又要承蒙她關照了.

真是睡覺時都不敢把腳朝向她啊.

反過來她睡覺時把腳朝向我的話,就趁她睡覺的時候幫她清潔乾淨吧.(校對:用什麼清潔?你懂得)

嗯,簡單地考慮的話人神的助言大致就是這個流程吧.

但,這都是人神說的,可能有什麼企圖也說不定.

他緊接著也「太詳細的話就沒有樂子了」這麼說過.

也就是說,會發生那家伙覺得"有趣"的事吧,並且對我來說那是無法回避的.

雖說是這樣,那家伙也說過「希望你下次請更加信用我」什麼的.

那麼,就算會有什麼神展開在前面等著,我想應該也不會發生受重傷,親屬的誰死亡之類的事態.

但這說到底也只是建立在信用那家伙的前提下.

這回只是為了欺騙我而說謊,其實根本就沒有考慮下回的事……什麼的也不是沒可能.

但是,就因為這個而沒事找事違抗他使得事態惡化的話也吃不消.

雖然討厭被他在手心里擺弄的這種感覺,但也只能聽他的.

不管怎麼說,

尋找愛莎,隱藏姓名,給洛克希寄信,這三件事是板上釘釘的了.

然後,到底該怎麼和兩人解釋呢.

信就算了,探索小巷的理由和隱藏姓名的理由,不得不同時考慮這兩件事.

自從米里西奧以來,就算是指定休息一天的日子,艾麗絲或瑞傑魯特其中一邊一定會跟著我.

和保羅吵架導致我非常消沉的那次貌似給他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也就是說他們特別地關心我啊,真是對不住他們.

但是,這回和騎士之類的挑起事端的可能性很高.

帶著演技笨拙的那兩個的話,搞不好會打草驚蛇吧.

"斯內克"可是在哪里都能潛伏著的啊.(校對:合金裝備的蛇叔)

嗯,到底該怎麼做呢.

「盧迪烏斯,在煩惱什麼呢?」

看著長時間沒有說一個字的我,艾麗絲偏了偏頭問道.

唔……

車到山前必有路,干脆說出來吧.

「其實啊,我們暫時要在鎮里隱藏一下姓名」

「又是演技嗎?為什麼?」

「這個……」

就算隱瞞人神的事,但兩個家人的事應該沒有瞞的必要.

「其實,從某條渠道得的情報表示,我的家人正被囚禁在這個國家的某處」

「是這樣嗎?」

「喔喔」

在哪里,從何處打聽到的,兩人沒有問.

原本,情報收集這兩人也都有在做.

既不問也不追究,對我來說也省了不少事.

「原來如此,如果報上了格雷拉特的家名的話的確會被警戒呢」

「就是這麼回事」

「然後呢,有誰在這里?」

「莉莉婭和愛莎…………前女仆還有我的妹妹」

說起來,我該怎麼稱呼莉莉婭來著?

總不會是繼母吧……

「盧迪烏斯的妹妹?在米里西奧也見過的吧?挺自大的不是嗎」

「是另外一個妹妹」

「哼~~」

艾麗絲一副無聊的樣子嘟著嘴.

諾倫一副自大的樣子嗎,我是不這麼覺得.

在艾麗絲看來,那樣也算是自大嗎?

妹妹被她打了的話,我該站在哪邊啊.

「是這樣的話我沒意見!不愧是盧迪烏斯呢,考慮的真周到」

艾麗絲呼呼的哼著鼻子.( ̄ω ̄)

說是考慮周到,其實只是聽了人神的花言巧語行事罷了.

唔嗯,這麼騙他們有點難為情.

「隱藏姓名對吧,要用假名嗎?」

「挑常見的名字比較好吧」

「為什麼?」

「聽說假名取不容易記得住的比較好」

無視煩惱著的我,兩人已經開始這個好那個好地想起偽名來了.

「選這一帶比較有名的名字怎麼樣?」

「旅行時經常聽到夏伊娜和雷德爾這樣的名字呢」

死神騎士夏伊娜是北神英雄傳里的女騎士,北神三劍士的其中一人,也曾是北神的伴侶之一.

無論多麼殘酷的戰役她都一定能從中生還,是個異能生存體一樣的人物.(校對:裝甲騎兵的梗)

不過,恐怕是虛構的吧.

雖說如此,聽說這里的人們為了讓孩子不會因為意外事故死去,經常給他們起夏伊娜這個名字.

雷德爾則是水神,反擊的天才,凍結海面制造立足點,打倒了海龍王的英雄.

借用這個偉大人物的名字,水神流的每代宗主,是男人的話就取名雷德爾,女人則取名雷妲.

此外,雷德爾作為名字也很常見.

水神流學著學著就改名的情況也很多.

雖然只說了要隱藏姓名,但兩人也都在認真地考慮,真是幫了大忙了.

但是,人神好像說過要用「Dead End的飼主」這個名字來著.

不,只要對愛莎報上這個名字就行了吧.

嗯,就這樣吧.

好了,我也認真地出幾個主意吧.

「盧迪烏斯,到底怎麼辦?」

「是呢,這種情況下,干脆用個一聽就知道是假名的假名會更好吧」

「為什麼?」

「反正對方也不知道我們的臉和名字,故意報出花哨的名字的話,讓對方搞不清我們的目的,有可能能讓對方混亂起來」

以前看過的動畫也有過類似的情節.

說實話,偽名什麼的怎樣都行……

「那,就挑聽起來帥氣的吧」

聽起來帥氣的嗎……

「知道了,那麼我就選影月騎士(ShadowMoon Knight)吧」(校對:假面騎士的梗)

「ShadowMoon Knight !·」

艾麗絲興奮地臉頰泛紅雙眼放光.

不過實物是一副伙食值班員樣子的家伙就是了,而且還裝模作樣地說著川柳.(是日本詩的其中一種,與俳句一樣)

艾麗絲的話,看到的瞬間就會不由分說地揍上去的吧.

「我也要那樣的!啊,但是同名的話就麻煩了呢,嗯……」

就這麼中意這名字嗎……

好,那麼就授予你一個名字吧.

「這樣的話,艾麗絲是影月劍士(ShadowMoon Sword),瑞傑魯特則是影月槍手(ShadowMoon Lance)怎麼樣,這樣的話就一致了吧」

「好啊,全員一致!就這麼決定吧!」

雖然在意瑞傑魯特會不會感到羞恥,但那個人好像也沒什麼不滿的樣子.

保羅也說"傲慢的水龍王"很帥,看樣子這個世界沒有中二病這個概念啊.

「但盧迪烏斯可沒有給人騎士的感覺啊」

決定了後,被愛麗斯這麼嘟囔了.

不是騎士的話,那我換成魔術師(Evil)或司令官(Omega)怎麼樣?

……嘛,實際上會不會用到還不清楚,隨便怎樣都行啦.

根據當時的情況再判斷,如果不行的話改叫飼主就行.

「那麼,偽名差不多就這樣」

「是呢,然後還要干什麼?」

「總之,給在王宮的洛克希寄信……到回應來之前先收集一下情報吧」

我這麼宣布道.

利用自由時間去搜索的話,應該就會遭遇那個場面的吧.

總之,為了計劃順利進行而努力吧.

………………………………

第二天,在市場購入信封信紙後開始寫信.

先是慣例的時節寒暄,轉移也後平安無事的事也寫上.

在那之後,很有精神所以不用擔心,總之到了西隆首都所以想見你這樣寫道.

委婉地提起布艾那村很多人都行蹤不明的事,在搜索中誰也沒能找到而感到擔心和不安,在那之後不經意地提到女仆莉莉婭的事,因為這件事很重要所以把擔心家人這件事重複了一遍作為結尾.

每行的開頭,如果豎著拼起來看就是"請幫幫我",寫到這份上的話洛克希也會察覺到的吧.

用蠟封好後,緊緊地蓋了一個洛克希掛件模樣的印章(自制的).

雖然對寄件人的名字要怎麼寫迷惑了一陣,但在羅亞時就已經以盧迪烏斯的名字寄過好多次信了.

雖然也想過用偽名,但如果她看到後"誰啊這家伙"地把信扔了的話可就麻煩大了.

洛克希這種偶爾會天然的地方可以說是美中不足了.

>(校對:這里翻得很文藝,其實就是個跟蹤狂宣言)

嘛,恐怕就算用了假名,洛克希看了我的字跡後也能立刻明白是我吧.

雖說如此,在關鍵時刻慌慌張張地掉鏈子的才是洛克希啊.

這封信的去向在到達洛克希手里並被打開閱讀之前完全處于不確定狀態,簡直是薛定諤的洛克希啊.

不經意地想象了一下寫著"請把我抱回家"的箱子里的洛克希.

噢噢,神啊,紙箱子是用來倒扣著把自己藏起來的東西啊.(校對:蛇叔經典形象)

嘛,那個暫且不提,她能去閱讀書信內容的可能性無論怎麼提高都不為過.

「那麼,我去寄信了」

「啊啊,知道了」

「嗯,路上小心」

艾麗絲他們滿面的笑容向我告別道.

還想著鐵定會跟上來呢,我有點亂了步調.

「阿嘞?兩人有什麼計劃嗎?」

「准備去鎮里收集一下盧迪烏斯妹妹的消息啦」

啊啊,的確是說過要進行情報收集來著.

嘛,情報即是力量,多收集一點沒有損失的.

反而是對忘了情報收集這回事的自己感到無語了.

「是這樣啊,那麼那邊就拜托了.我寄完信後也會去打聽一下消息的」

這麼說著,我和那兩人分頭行動了.

……………………………………

在冒險者公會寄完信後幾分鍾,我注意到自己被人跟蹤了.

最初以為是瑞傑魯特擔心我會發生什麼麻煩才監視著我的,如果出了什麼問題他好協助我.

不過,瑞傑魯特這幾個月來根本沒有特意尾隨過,從來都是和我一起行動的.

而且原本瑞傑魯特的跟蹤能力就極其優秀,他要跟蹤的話根本不可能被我發現.

現在尾行我的家伙根本是個半吊子,不會是瑞傑魯特.

恐怕也不是艾麗絲吧,艾麗絲跟蹤技能更差,即使在剛離開旅館時就被我發現也不奇怪.她也沒有特意從冒險者公會跟過來的理由.

那麼是誰?

這個國家和我有仇的人…………應該沒有.

再怎麼說我也是昨天才到的這里.

接下來會在這個國里惹事的可能性很高,但到目前為止一點麻煩也沒有惹過.

難道說是在魔大陸時被我們收拾過的人?

特地從魔大陸屁顛屁顛地追著我們想要報複,怎麼可能.

是在沙石港偷運組織的殘黨的可能性也有.

偶然在這里看到我,想要抓住機會把我解決掉也說不定.

當然,也有可能跟我一點關系都沒有.

能夠被我察覺的粗枝大葉的跟蹤術就是證據.

我在轉彎時偷偷瞥了一下身後,看到小小的影子"唰"地藏進了陰影里.

是個小孩.

說不定是附近的小孩,誤把一副傲慢模樣的我鑒定成壞人開始玩起跟蹤游戲了.

我也不會去想為什麼跟蹤我之類的,應該是小孩子一時興起鬧著玩的吧.

突然藏起來,對著慌忙追上來的小家伙"哇啊!"地嚇他一下吧……

不,說起來這個世界也有小人族這種身材矮小的種族來著.

不能掉以輕心.

找個地方甩掉他吧.

這麼想著,在經過兩個十字路口後右轉進入了一條稍窄的小巷.

「……嗯?」

突然,有種不協調感.

不過我沒有在意,做了一道土牆出來.

我的魔力使得一堵三米高的牆拔地而起,把小巷變成了死胡同.

從牆的另一邊傳來了"噠噠"地慌忙跑來的腳步聲,隨後是無力地敲打牆壁的聲音.

沒有企圖用魔法或劍術打破牆的樣子.

原本還想著可能是艾麗絲追來的說,但對她來說這種程度的牆一下就能翻過去.

果然是附近小孩的惡作劇嗎.

我滿足地離開了那里.

那麼,為了甩掉那小鬼走得太深入了,大路是在哪個方向來著?

有點迷路了……

嘛,看到大的街道的話馬上就能明白了吧.

我一邊想著,一遍順著曲折的小路走了起來,但是卻沒法向著自己希望的方向前進,真是傷腦筋.

這個城市的街道都千回百轉,和米里西奧的棋盤一樣的街道差了十萬八千里.

就算是沒有迷路屬性的我,現在也和迷路的小孩沒什麼兩樣了,雖說需要的時候只要用魔法登到屋頂上就行.

說起來,在人神那里看到的景象也是這樣的巷間小路來著.

「啊!!」

突然想起來了剛才的違和感.

那不是什麼違和感,

是即視感!

我馬上轉身跑了回去.

順著曲折的小路跑來跑去,

又是在T字路口走錯,又是發現走錯路而轉身往回跑,最後返回了剛才走過的小路.

「不!不要…!」

聽到了少女的悲鳴聲,

我的視野里也出現了自己剛剛做出的土牆.

「快還給我!」

我伸出手抵住土牆集中魔力.

用土魔法把牆壁搞出龜裂,同時用風魔法在牆壁中心作出沖擊波.

隨著"咚!"一聲巨響,土牆整個粉碎散落了.

我的視野里映出了那個景象.

一位少女被地粗暴抓了起來.(譯者:宰了他們啊啊啊啊啊啊啊!!(屣v皿▔)凸)

抓人的是一方是士兵.

士兵有兩人.

另一個士兵把從少女那里搶來的紙撕得粉碎.

「不要撕掉寄給父親的信!」

兩個人的士兵,不禁啞然的看著我的臉.

「什,什麼人……?」

少女的臉上能看出莉莉婭的影子,和保羅很像的茶褐色頭發綁成了馬尾辮,穿著小號的女仆裝,平時應該會給人飄飄然的活潑印象的臉,現在則是歪著鼻子滿是淚水和鼻涕.(譯者:別攔著咱!咱要千刀萬剮了他們!!(╯▔皿▔)╯)

看著這樣的她,那兩張卑劣的臉……

不,並不是卑劣的臉,兩個士兵倒不如說是一臉抱歉的表情.

說到底也只是在執行任務而已,應該也不是自己想這麼做的.(譯者:多說無用,洗內!(‘▽′)ψ)(校對:翻譯君你別急,幕後黑手在後面,有你氣的)

「是誰!報上名來!」

「我是那孩子的……」

欸呀,說起來不能暴露真名來著.

呃……

「我乃影月騎士!」

「什麼騎士啊,怎麼看都是魔法師吧!」

「唔咕……」

被吐槽了,該死,下回就改叫成魔術師吧.

嘛隨便了.

「聽好了小少爺,玩正義的同伴游戲是沒問題,但大叔我們就算這樣也是王宮的衛兵啊.她迷路了,所以我們就只是來接她而已啦」 (譯者:大叔x 2 & 深巷里 & 被弄哭的蘿莉……還有什麼遺言嗎?向神獻上祈禱了嗎?(╰.╯))

結果,我被他用一副看著調皮孩子的眼神溫和地說教了.

這話里混了一些謊言吧,旁邊的騎士也以一副困惑的表情看著痛哭流涕的愛莎.

看樣子不是壞人啊.

就算王宮因為某些理由而軟禁了莉莉婭和愛莎,這些在末端的騎士(雜魚)們也不都是壞人哪.

說不定,和這些騎士們敵對並不是上策呢.

不是用戰斗,而是用溝通來解決問題比較好.

「不是把她拿的信給撕掉了嗎?」

「啊~……那個啊,嘛,怎麼說呢.大人也是有著各種各樣的理由的啦」

是啊,大人也是有各種各樣理由的呢……

「啊!」

咚,愛莎看准了間隙揮開了衛兵的手

「請,請救救我!」 (譯者:好好好,不用怕,咱現在就宰了這兩個雜魚)

她筆直地跑向我身邊,躲在我的身後,依舊是一張被淚水和鼻涕浸濕的臉,緊緊地抱著我. (譯者:放開那個妹妹讓我來!)

看到這張臉和她拼命的表情,我有一種和王國敵對什麼的怎樣都好的感覺.

「那,那些壞銀們,因是把倫家的近茲掉了……」(那些壞人們,硬是把人家的信撕掉了……)

雖然聽不懂她在說什麼,但明白了她的拼命勁兒.

不管了不管了.

像我這樣adult的中年可玩不起young的正義伙伴的游戲.

讓我像往常一樣來一發吧. (譯者:…………)

「……哼!」

我忽地舉起手發射了無詠唱的岩炮彈.

「唔!」

對著突然飛過來的岩炮彈,騎士立刻拔出劍格開了.

唔哦哦,反應好快.

水神流嗎,有點難辦啊.

但是嘛,我也不是只會使用岩炮彈的啊.

這個距離的話輕松加愉快.

呼呼,你可是第四個能避開我岩炮彈的人啊.

「竟然是無詠唱魔法!?」

「這麼說,難道說這家伙就是洛克希殿下的……!?」

「真的來了嗎!」

「快叫支援!」

「知道,唔哦哦哦!」

我在想要飛奔起來的騎士腳下設置了落穴,讓他下台一鞠躬.

同時一邊連發岩炮彈牽制住另一個騎士,一邊向愛莎搭話.

「要逃了哦,沒問題嗎?」

「咕唔, 嗯……!」(啜泣中)

愛莎抽抽噠噠地哭著,慢慢的點了點頭.

好孩子好孩子.

之後把另外一個也打昏的話就完事了,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

嗶一一一一!

突然響起了和鳥的叫聲相似的尖銳的聲音.

聲音是從落穴的底部傳來的.

是笛子.

他吹響了警笛.

然後,稍稍停頓,從很遠的地方,或者附近的從胡同,接二連三地響起了笛音.

嗶——嗶嗶嗶————!

各自的鳴響方式和聲音都有微妙的不同.

恐怕,是在用聲音來傳達位置.

看到我發射岩石炮彈的手停住了,士兵開口說道:

「這一帶的道路全部封鎖了!不久這里也會有援兵趕來.別做無用的抵抗,離開那個女孩!不會對你怎麼樣的!」

「…………」

糟了.

把援軍給叫來了.

恐怕,馬上就會有士兵啊騎士啊向這里蜂擁而至的吧.

但,我還有牌沒出呢.

「愛莎,好好抓緊我別放手」

「誒!?」

「絕對不要放手哦!」

愛莎困惑地用雙手環過我的腰,緊緊地抓住我.

我用左手握住她的衣服,讓魔力集中在右手,在腳下使出尖端是平整的土槍(Earth Lance),借著這個勢頭像個人肉炮彈一樣被打上空中.

「什,什麼!?」

「咿呀呀呀呀呀!!!!」

聽著士兵狼狽的聲音以及愛莎的悲鳴,我華麗地從那個場所逃脫了.

哇哈哈哈,再會了明癡君!(校對:"再見了明智君"的梗)

順帶一提,因為得意忘形想要飛得高點,導致發射的時候雙腿"啪嘰"地應聲折斷了.

這麼危險的魔法不在平日多練習一下可不行呢.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六卷 少年期 歸鄉篇web版 第52話 《大米》    下篇:第六卷 少年期 歸鄉篇web版 第54話「神不在」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