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六卷 少年期 歸鄉篇web版 第62話「災害的現實」 
  
第六卷 少年期 歸鄉篇web版 第62話「災害的現實」

【翻譯:唱首歌你聽 校對:gin818】

難民營.

這里是非常閑散的地方.

就規模來說,有一個村子的大小.

換而言之對于魔大陸來說估計將近有一個城市那麼大.

但是,沒有朝氣.

整體上彌漫著寂靜的氣息.

與規模相對比,人卻很少.

趕制出來的木屋里有人住的樣子.

雖說在此滯留的人數是不少,但卻感覺不到活力.

死氣沉沉的.

在這麼一個難民營的中央.

我們來到了類似冒險者公會一樣的地方.

入口寫著難民營本部.

進入內部一看,里面有那麼些人,但這里果然還是很陰郁.

只有不好的預感.

「盧迪烏斯,看那……」

艾麗絲指著的地方,有排列著因為這次的事件而行蹤不明的人的名字的紙.

用細小的字,密密麻麻地排列著名字.

將各個村子或城鎮劃分開,以五十音的順序排列.

在最上面的是,菲托亞領領主.

以傑穆茲·伯雷亞斯·格雷拉特的名義,寫著『征求失蹤人員和死亡人員的情報』.

「一會兒再看吧」

「嗯」

龐大的死亡人數.

而且領主的名字不是薩烏羅斯.

體會著這兩份不安的同時,我們進入了建築的內部——

將艾麗絲的名字告知給前台後,接待的大嬸馬上將我們帶進了里面.

將我們帶到一對有強大氣場的男女的所在地後,便回去了.

眼熟的男女.

其中一人是留著花白的胡子,帶著管家一樣的表情,身著稍稍富裕的城鎮居民所穿的平凡服飾的壯年男性.

阿爾馮斯.

另一個人,是有著巧克力色的皮膚,劍士風格穿著的女人.

「基列努!」

艾麗絲露出了滿臉的笑容,跑向了她.

高興得就像有尾巴翹起來的程度.

我也挺高興的.

雖然沒有基列努的情報,但她似乎也很精神.

沒有從保羅那得到情報,說不定是因為在這一年里擦肩而過了.

基列努也同樣,看到艾麗絲的臉以後,臉上綻放出了笑容.

「艾麗絲,不對,艾麗絲大人,終于平安無事地……」

「……真是的,艾麗絲就行了」

基列努暫時保持著喜悅的表情,但很快就被陰云覆蓋了.

阿爾馮斯也用抱歉的眼神看著艾麗絲.

不會吧…….

不安的情緒在我心中侵襲.

「艾麗絲……到里面說吧」

基列努的聲音很僵硬.

尾巴也直直地翹起來了.

這是她緊張的時候的樣子.

並不單單只是為艾麗絲的生還感到喜悅的表情.

「我知道了」

艾麗絲看到那種表情後,好像也感覺到了什麼.

她跟著基列努,往建築的內部走去.

當我想就這麼跟著一起進去時,

「盧迪烏斯殿下請在外面等一會」

「誒?啊,好的」

被阻止了.

聽了阿爾馮斯的話語,我點了點頭.

對了,我也只不過是被雇傭的立場而已,重要的話是不能讓我聽到的吧.

「不行,盧迪烏斯也要一起」

艾麗絲的語氣很強硬.

不許有任何辯駁.

「艾麗絲大人如此希望的話」

艾麗絲的嘴角崩得比其他時候更緊了,手也被緊握到發白的程度——

我們沉默地通過短短的走廊,進入了辦公室一樣的房間.

中央放置著沙發,房間的頂頭放置著的花瓶裝有巴特魯斯的花.

房間內部沒有多余的裝飾,只有一張看起來很便宜的辦公桌.

艾麗絲未經任何人的招呼便在沙發上坐下了.

然後,拉著我的手,讓我坐在了旁邊.

基列努和往常一樣,站在房間的角落.

阿爾馮斯往艾麗絲的面前一站,用管家一樣的動作敬了一個禮.

「歡迎回家,艾麗絲大小姐.

早已經收到大小姐生還的消息,我們一直翹首盼望著……」

「開場白就不用了,說吧,有誰死了?」

艾麗絲打斷管家的發言,用比這個房間里任何人都強硬的語氣發問.

有誰死了,這麼說道.

她用未經任何修飾的言語尋求著答案.

姿勢端正,視線強硬地問著.

但是,我知道她心中的不安就像漩渦一樣.

要問為何,因為我的手被她緊緊地握住了.

「那個是……」

阿爾馮斯的言語含糊不清.

從那個反應來看,薩烏羅斯麼.

艾麗絲是被爺爺看著長大的.

不管怎麼說也是模仿過薩烏羅斯的.

要是他死了的話,就算是艾麗絲也是會很失落的吧.

阿爾馮斯非常勉強似的擠出話語,告知給了艾麗絲.

「薩烏羅斯大人,飛利浦大人,希爾達大人……三位大人,都已經不在了」

聽到這個消息的一瞬間,我的手被猛地一攥.

劇痛傳遍全身.

但是,比起疼痛,阿爾馮斯所告知的事實,更讓人大腦混亂.

一定是哪弄錯了.

還沒到三年.

對,三年都還經過呢.

不,應該說馬上都快要過了三年了才對吧.

「沒有……搞錯吧?」

艾麗絲用顫抖的聲音發問,阿爾馮斯輕輕地點頭.

「飛利浦大人和希爾達大人是一起轉移後,在紛爭地帶死亡的.

這是基列努親自確認過了的」

基列努也點了點頭.

「這樣啊……基列努被轉移到哪去了?」

「與飛利浦大人一樣,在紛爭地帶」

基列努並沒有說太多.

在步行突破紛爭地帶的途中,發現了飛利浦和希爾達的遺體.

只是,這麼說了.

遺體的狀態,發現時的狀況都沒有說.

但是,從她的表情中,能看到那一定很殘酷.

不知道是怎麼殘酷.

尸體狀態的殘酷麼.

還是尸體狀況的殘酷.

亦或者是,看到了什麼更加不願看到的東西.

聽到了什麼更加不願聽到的東西.

艾麗絲「呼」的發出了一聲鼻息.

與我相握的手不停地哆嗦.

「那麼,祖父大人呢?」

「…………背負菲托亞領轉移事件的責任,被處決了」

「不可能」

我不由自主嘀咕了一句.

「為什麼薩烏羅斯大人有被處刑的必要啊?」

負那種天災的責任而處刑?

別開玩笑了.

那是沒有辦法的吧.

還是說,要防范于未然才行?

完全沒有征兆,突然一下子發生的不是麼.

這也叫,責任?

「盧迪烏斯,坐下」

「…………」

我被艾麗絲拉著,坐了下來.

不知什麼時候站起來了.

我的大腦里,有一股難以言表的感情翻湧著.

因為的劇痛原因無法歸納起來.

手很痛.

不,其實我是明白的.

即使沒有預兆.

即使沒有防范于未然.

不但有人死亡,領地也好田地也好,從中得到的農作物也沒有了.

損失已經無法計算了.

有著巨大的不滿情緒,也受到了很多譴責.

某個人不得不成為那個避雷針.

生前的日本也一樣,一旦發生了什麼大事,總理馬上負起責任辭職了.

那時候,我認為他應該先把需要負責任的事態收拾掉才對,

但同時,我想這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只有死亡,才能平息人們的不滿.

然後將貌似可以滿足人們的期待的人扶上交椅.

這麼做的話,多少能心里痛快一些…….

不僅僅是這些.

肯定也和貴族家伙們之間的權利爭斗有一定關系.

我並不清楚薩烏羅斯爺爺擁有多大程度的力量.

但是,一旦垮台便會被殺害的力量他是有的.

如此強迫地接受也可以.

可以麼…….

可是,因此才發展成現在這種現狀麼.

閑散的難民營.

沒有人氣的本部.

我並不覺得國家有認真地考慮過重建菲托亞領的事.

薩烏羅斯還活著的話,

也許會做出更有積極性的動作.

那個老爺子,是在這種情形下越能發揮作用的人物才對.

不.這些全都是後話.

這些事情對我來說太微不足道了.

艾麗絲的心情.

一想到那個的話,我無論如何也無法平靜下來.

艾麗絲的家人全都不在了.

不知道飛利浦與希爾達的死亡消息是什麼時候傳來的.

在薩烏羅斯的死之前麼,還是之後.

薩烏羅斯還活著的話.

也就是所謂的最後一人.

就算不殺也行的吧.

因為那個災害.

因為轉移事件.

多少人死去了啊.

明明已經有無法用一百兩百作單位來計算的死亡人數,

為什麼還要特意把生還了的人殺了啊.

明明艾麗絲好不容易才回來了的.

啊啊,可惡,無法整理思緒.手好痛.

「盧迪烏斯殿下,你的心情可以理解…….

這就是,現在的阿斯拉王國」

這可不是這麼一句話就能打發掉的問題吧.

阿爾馮斯.

你自己的主君被殺了哦.

基列努.

你自己的救命恩人被殺了哦.

很想這麼說.

「…………」

但是,什麼也說不出.

因為艾麗絲也什麼都沒說.

在這種場合,我說什麼也沒用.

盡管受到照顧,盡管對親戚那邊來說是正好,但對我來說薩烏羅斯畢竟是外人.

家人還什麼都沒說,我說什麼也沒用.

「……那麼,該怎麼辦?」

艾麗絲很罕見的,沒有喊叫,沒有狂暴,平靜地提問.

「皮瑞門·諾特斯·格雷拉特大人想將艾麗絲大人以妾的身份迎娶過去」

基列努爆發出的殺氣我都能感覺到.

「阿爾馮斯!你這家伙,想要答應那種要求嗎!?」

基列努怒號道.

讓人感覺鼓膜都要震破了的獸嚎.

「你應該記得那個男人說過什麼的吧!」

與激動的基列努相反,阿爾馮斯始終很冷靜.

「但是,為了菲托亞領的日後考慮,一定程度上的不自由……」

「嫁到那種男人那去怎麼可能會幸福!」

「即便是人渣畢竟也是名門.非自願的婚姻獲得幸福的例子也是有很多的」

「這種前例可沒說過!你有考慮過艾麗絲的事情麼!?」

「我考慮的是伯雷亞斯家族和菲托亞領的事」

「為了這些而打算將艾麗絲犧牲掉嗎!」

「在必要的時候的話」

二人突然開始吵起來.

我目瞪口呆地看著他倆.

反應過來時,艾麗絲已經站起來了.

放開了我的手,交叉起雙臂,張開了兩腿,突出了下巴,站了起來.

「吵死了!」

發出了基列努要遮住耳朵程度的大音量.

最近,基本沒聽到過了,艾麗絲全力的嗓門.

不過,她也只精神了這麼一下.

「……讓我單獨呆一會,我考慮一下」

聽到了沮喪的聲音,那倆人好像吃了一驚.

首先,阿爾馮斯直接走出了房間.

基列努依依不舍地看著艾麗絲,走出了房間.

然後,我留下來了.

如何向她搭話才好,讓我很迷茫.

「艾麗絲……那什麼……」

「盧迪烏斯,你沒有聽到麼?稍微讓我一個人呆會」

絲毫不讓插嘴的語氣.

我有一點,受打擊了.

仔細想想,這說不定是這幾年第一次被艾麗絲拒絕.

「……我……知道了」

我點了一下頭,望著背對著我的艾麗絲,走出了房間.

然後在關緊門的前一點點,好像聽到了吸鼻子抽泣的聲音——

阿爾馮斯為我們准備了房間.

在本部附近的房子,四間狹窄的估計是難民用的房間,連在一起.

我往其中的一間里放入了我的行李,將艾麗絲的行李放進了隔壁的房間.

將旅行用裝束換成了城鎮用裝束.

將款式難看的帶有縫補痕跡的法袍扔在床上後,走出了房間.

我回到了本部.

想和基列努或是阿爾馮斯稍微說幾句話的,但沒有看見他們的身影.

因為沒有尋找他們的力氣,于是便無所事事地看著公告牌.

上面有著這幾個月看見過好幾次的保羅的口信.

去探索中央大陸北部.

寫上這條口信的時間,是在我10歲的時候吧.

我馬上就13歲了.

時間過得還真是快.

掃了一眼死亡人員和失蹤人員的名單.

布埃納村一欄.

我知道的名字,在失蹤人員名單里排成了一排.

但是,其中一半以上被劃上了斜線.

一瞅死亡人員欄上,寫著與被斜線劃掉的相同的名字.

看來,一旦確定死亡,名字就會被斜線劃掉,然後寫在死亡人員欄上.

雖說失蹤人員的數量多一些,但死亡人員欄里也是密密麻麻的.

當我在失蹤人員欄里看到洛倫茲的名字被劃上了斜線時,皺起了眉頭.

洛倫茲死亡的消息在保羅那聽說過了.

具體的死因倒是沒有詳細的提及.

然後,在他下面緊接著.

失蹤人員欄里,希露菲的名字.

在那上面,被劃上了斜線.

咕咚地,聽到了自己的心髒跳動的聲音.

邊想著,不會吧,邊望向死亡人員欄.

沒在洛倫茲的名字附近.

按順序從上往下看去.

但是,沒有.

沒有希露菲愛特的名字.

……咦?

「那個,那啥,這上面的這個名字劃上了斜線,但那上面卻沒有這個名字……」

我感到不可思議,于是詢問職員.

「是的,那是確認還活著的人」

我聽到如此回答後,感到心中的大石一下落地了.

幾乎以為就這麼突破胸腔掉進腹腔,腹腔也突破後變成便便失禁出來了.

希露菲還活著.

這個事實讓我大松一口氣.

「那麼,知道她的聯絡方法嗎?」

「不,實際上不是自己來本部的人都沒有……」

「她的全名叫希露菲愛特,能幫我查一下嗎?」

「請稍等」

向職員拜托後數十分鍾.

「非常抱歉,貌似她並沒有登記聯絡方式」

「是,這樣啊」

可能是沒有定居,

或者是遇見她的人在更新名單時沒有寫她的聯絡方式,兩者中的某一個原因.

亦或者,漏記的可能性也是有的,但不去考慮了.

希露菲幸存的幾率很高.

只為這件事,現在也高興一下吧.

擔心自不用說.

比如說,她的發色.

與斯佩爾德族差不多的綠色.

人神說過,詛咒只適用于斯佩爾德族,

就算是布埃納村,孩子們以外的人也沒有故意為難她.

但是,沒有人性的人在人世中還是有很多的.

她在某個地方因為發色被為難,而哭泣著也說不定.

不,保羅說過,希露菲會使用無詠唱治愈魔術.

雖說是聽說的,但感覺她已經具有一個人活下去的力量了.

說不定和我一樣,在某處做著冒險者的職業.

也從莉莉婭那學過禮法,不論在哪都應該沒問題的吧.

亦或者,還不知道家人死亡的消息,正尋找著也說不定.

不如說,既然在轉移中活下來了,這種可能性是比較高的吧.

希望她別成為奴隸什麼的就好了.

我現在姑且先把莉莉婭和愛莎的名字劃上斜線.

盧迪烏斯的名字已經被劃上了斜線.

因為有艾麗絲正在趕往這個地方的報告,

應該也有我的情報吧.

保羅一家中,只有簡妮絲·格雷拉特的名字還留在了上面.

果然,還沒有找到麼.

下次人神出現在夢里的時候,試著問問看吧——

艾麗絲還沒有從房間里出來.

能讓心情轉換得很快的艾麗絲感到如此煩惱說不定是第一次.

但是,經曆了漫長的旅行,好不容易回到故鄉,迎接她的家人和溫馨的家卻都已經不在了.

就算是艾麗絲也是大受打擊的吧.

果然應該回去安慰她一下才對麼…….

不,再等等吧.

這樣一邊思考著,一邊回到存放了行李的房間.

想著回去以後要怎樣怎樣,但還沒想到要怎麼做.

稍微,休息一下吧——

剛要走出本部的時候,被阿爾馮斯叫住了.

被帶到難民營本部的一間辦公室里坐了下來.

眼前坐著阿爾馮斯,基列努坐在了我的右邊.

倆人都坐著是因為艾麗絲不在吧.

他倆與我不一樣,把上下關系分得很清楚.

「接下來,盧迪烏斯閣下,請簡潔明了地,做一下報告吧」

「報告麼?」

「是的,這三年內,都做了些什麼之類的」

「啊,好的」

我如阿爾馮斯所問的,說起了這三年里的事.

被轉移到魔大陸,遇到了瑞傑魯德的事.

登記成為冒險者,一邊賺錢一邊旅行的事.

在大森林里發生騷動的事.

在米里西奧與保羅的菲托亞領搜索團相遇,在那里頭一次了解了各方面狀況的事.

一邊搜集情報一邊北上的途中,在西隆王國發生騷動的事.

在赤龍的下顎與奧爾斯蒂德相遇的事.

基本上是以與艾麗絲有關的事為中心,極為簡潔地敘述著.

阿爾馮斯安靜地聽著,直到最後.

在說到與瑞傑魯德的分別時,突然插話了.

「……那個護衛是回去了嗎?」

「是的,受到了他很多照顧」

「這樣啊,等平靜下來以後,我打算建議艾麗絲大人去正式的道謝」

「他不是一個會接受這個的人物」

「是這樣啊」

阿爾馮斯點了點頭,靜靜地與我的視線交彙.

他的眼神疲憊不堪.

「那麼,盧迪烏斯閣下…….

為薩烏羅斯大人做事的人,就只剩下我們了」

「……其他的女仆們呢?」

「從沒有回來的情況上看,要麼死了,要麼可能是回故鄉了」

「這樣啊」

那些貓耳女仆們,也都全軍覆沒了麼.

說不定也有好幾人已經回到了大森林了…….

「明明一直受著薩烏羅斯大人的關照,真是令人可歎」

「歸根結底,是只有金錢聯系著的關系啊」

我這麼一說,阿爾馮斯突然擺出了一副撲克臉.

估計是因為說法可能有些偏激吧,但事實就是這樣的.

「還年幼的盧迪烏斯閣下是否包含在內這點原本還感到迷惑的…….

能這麼應答的話就肯定沒問題了吧.

你守護著艾麗絲大人,並平安地把她帶回來了.

對于這份功績的認同,我表示認可你加入伯雷亞斯·格雷拉特家的家臣團」

家臣團.

貌似是代表我們這些人的集合.

「從現在起,打算開始舉行家臣團的會議,是否有異議?」

會議麼.

在轉移事件之前也一定,在沒有我的地方召開過吧.

大概,基列努以前也一定沒有被包括在內.

現在雖然看似只有三人,

過去一定是有很多家臣在商談著的吧.

「非常感謝.那麼議題是什麼?」

我沒有說廢話的打算,于是這麼問道.

無論怎麼說,薩烏羅斯和飛利浦已經不在了.

有關誰的話題,早就決定好了.

「艾麗絲大人的事」

看吧.

「具體的說,打算商討一下有關艾麗絲大人今後的道路」

「今後,麼?」

仔細考慮一下.

艾麗絲回到了故鄉.

但是,那里已經什麼都不剩了.

不僅失去了家人,家也沒了.

已經無法回到以前的那種生活了.

「是的,艾麗絲大人的,今後」

「確實薩烏羅斯大人和飛利浦大人已經不在了,但伯雷亞斯家本身並沒有滅亡不是麼?住宿用的房間之類的也給准備好了不是麼?」

「傑姆茲大人是一個在意風評的人,估計會拒絕收養艾麗絲大人的吧」

傑姆茲,艾麗絲的叔父麼.

已經是現在的領主了.

記得確實是,在與飛利浦的權利爭奪中勝利的家伙.

既然在意風評的話,確實是不會想將沒有貴族范的艾麗絲包含在親屬內的啊.

禮儀做法上也很曖昧,難以把她當成貴族子女對待.

而且,他家里姑且應該還有艾麗絲的兄弟才對.

其他還有什麼堂兄弟表兄弟之類的.

艾麗絲與他們之間引發一些問題,也不難想象.

明知會引發問題還收養她,並沒有寵艾麗絲到那個份上.

「假使她真的被收養了,究竟能否被當成貴族對待也很難說…….

艾麗絲大人被當做女仆使喚什麼的也很難想象.

因此,這個提案不成立」

對于這個發言,我輕輕點了點頭.

是啊,還是別這麼做比較好.

雖說艾麗絲已經變得相當圓滑了,粗暴的個性還是一點沒變.

還沒有到被人看不起也不會打過去這麼成熟的地步.

「接下來,來自皮瑞門·諾特斯·格雷拉特大人的口信,

大意是,如果艾麗絲大人回來的時候無家可歸的話,請務必成為他的妾」

皮瑞門.我的叔父麼.保羅的弟弟.

現在是的諾特斯家的家主吧.

貌似薩烏羅斯爺爺是討厭他的…….

先前引發口角的人物.

我看向基列努,她皺著眉毛,兩眼緊閉.

「不是我說他壞話,皮瑞門大人有肮髒的傳言」

「肮髒的傳言,麼?」

「是的,巴結最近權利急速膨脹的大流士·席爾瓦·伽尼烏斯上級大臣的傳言」

那有哪一點是肮髒的傳言啊.

貴族也有各種各樣的,掌權者巴結更上級的掌權者什麼的,不是很正常的麼.

「大流士卿是這幾年上台的大臣,是擁立第一王子,並將第二王女流放國外的中心人物」

唔嗯.

不認識.冷不丁跟我說第一第二什麼的,

我知道的就只有廣播體操的程度.

「皮瑞門大人原本是屬于擁立第二王女的派系的……」

「由于王女被流放國外,因而實力急速下降了嗎?」

「正是如此」

貌似猜中了.

簡單來說,因為自己的老大輸了,因此企圖叛變到勝利的那一方去.

「那不也是挺正常的事麼.

有什麼問題麼?」

「盧迪烏斯閣下,還記得之前那次誘拐事件麼?」

「誘拐事件?」

「艾麗絲被真正的誘拐犯拐走的那次事件」

由我提案的那次啊.

「那個誘拐犯的幕後主使,就是大流士卿」

「…………呵」

「大流士卿,曾經來過一次菲托亞領.

那個時候,第一眼看到艾麗絲大人後,就已經讓他非常惦記了」

「這說的是,性的意思麼?」

「當然是的」

然後,因為十分中意,所以對薩烏羅斯說將艾麗絲許配給他,

被當即拒絕後,便產生了誘拐的想法.

過了幾年以後大白的真相.

不,實際上在當時就已經判明真相了吧.

只不過對方也是個大人物而沒有把事情鬧大而已.

薩烏羅斯為什麼拒絕了呢.

……因為討厭大流士吧.

這種感情用事的地方也是薩烏羅斯爺爺的特點呢.

唉,到底用什麼標准決定的,這個時候已經無所謂了.

「皮瑞門大人恐怕是想將艾麗絲大人納為妾後,

以某些理由,獻給大流士閣下吧.

皮瑞門大人只會將艾麗絲大人當成道具使用的」

唔,大流士就是所謂的變態貴族啊.

阿斯拉王國里貌似挺多啊.

想要的是艾麗絲的話,喜好還是不錯的.

不錯的只有喜好就是了.

「那麼,駁回了」

「不,對于大流士閣下本人,我也不得不皺起眉頭,

但是,大流士閣下是當今王都里最有權勢的人.

艾麗絲大人多少要受點苦的,但身份和待遇都能得到保證」

「但是……」

「一定程度的任性要求,大流士閣下也應該會聽的.

比方說,為了菲托亞領的居民建造開拓村什麼的……」

原來如此.

成為掌權者的女人的話,多少能使用一些金錢的意思啊.

雖然那麼說,但我不想讓艾麗絲成為那種變態的東西啊.

「其他呢?」

「其他貴族的話,恐怕與艾麗絲大人…….

薩烏羅斯大人與飛利浦大人死了以後,艾麗絲大人作為貴族子弟的價值就基本不存在了」

價值,價值麼…….

是因為這個麼.

要我說的話,艾麗絲本身就已經十分有價值了…….

「盧迪烏斯閣下,你覺得怎麼樣呢?」

「…………在我發表意見之前,先聽聽基列努的意見怎麼樣?」

面對突然的提問,我委婉地回避掉了.

我還沒有考慮清楚.

「我認為,艾麗絲大小姐和盧迪烏斯在一起就可以了」

「和我,麼?」

「你是保羅的兒子.簡妮絲也是米里西奧的有勢力的貴族.

出身和血脈都很明確的話,就能成為阿斯拉王國的貴族的」

不,這可不好說.

我認為當不了.

這麼想著,一邊看向了阿爾馮斯.

「不是不可能.

保羅閣下因為這次的事件而有著功績,如果利用這個的話,

盧迪烏斯閣下是可以成為貴族的吧.

但是,要成為菲托亞領的管理者的話,還是太困難了吧.

保羅閣下的兒子擁有權力這種事情,我想皮瑞門大人是不會允許的.

而且,事關艾麗絲大人嫁給掌權者,

我想大流士卿與傑伊姆茲大人也不會有好臉色」

我想也是…….

唉,不過,總算是明白了.

阿爾馮斯考慮的,完全只是這個領地的重建而已.

「那樣的話,盧迪烏斯帶著艾麗絲逃跑就行了」

「菲托亞領怎麼辦?」

「你自己想辦法」

基列努的話語就像甩出來的一樣.

說不定和阿爾馮斯的關系從根本上就不好.

「薩烏羅斯大人愛著的這片土地讓艾麗絲大人來統治,

這才是我們的悲願不是麼?」

「那只不過是你個人的悲願,別把我混為一談.

我只要艾麗絲大小姐能得到幸福的話,那就足夠了」

「和盧迪烏斯閣下一起逃跑能得到幸福?」

「至少比嫁給皮瑞門好點」

「領地的居民怎麼辦」

「不關我事.艾麗絲大小姐在那方面本來就沒受到任何期待」

家臣團半數的意見不統一.

梳理一下吧.

重點就是,

阿爾馮斯想讓艾麗絲繼承薩烏羅斯和飛利浦的衣缽.

然後治理這片土地.

為了這個目的,被那麼幾個變態貴族做了變態的事情也要忍耐.

基列努認為那種事情怎樣都好,只希望艾麗絲能得到幸福.

為了這個目的,權利或是家族名聲什麼的全都舍棄,和我一起逃跑就行.

對于我來說,我更偏向于基列努的想法.

感情上來說.

你想想,一路守護著到現在的女孩子,怎麼能成為豬一樣的家伙的東西.

不對,大流士啥的是不是豬還不一定.

那樣的話,還是和艾麗絲一起逃跑比較好.

對我來說權利什麼的根本無所謂.

但是,阿爾馮斯想說的東西多少還是明白的.

想讓艾麗絲繼承薩烏羅斯的事業.

他想要以這件事為重的考慮,姑且是理解了.

但無法接受.

不過,哪個都一樣.

「根本毫無進展啊」

我嘟噥地發了句牢騷.

爭吵著的倆人,看向了這邊.

「什麼意思?」

聽了阿爾馮斯的提問,我如是說.

「不管怎麼樣,做決定的是艾麗絲.

我們再怎麼爭論,也毫無意義.

比起這種事,還不如找些更有建設性的話題.

沒有什麼其他的事了嗎?」

阿爾馮斯目瞪口呆地看著我的臉.

基列努也再一次陷入沉默.

「要是沒有的話,請恕我回去休息了」

那天的會議,就這麼落下了帷幕.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六卷 少年期 歸鄉篇web版 第61話 旅途的結束    下篇:第六卷 少年期 歸鄉篇web版 第63話「大小姐的決心」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