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七卷 青少年期 入學篇web版 第64話「泥沼之冒險者」 
  
第七卷 青少年期 入學篇web版 第64話「泥沼之冒險者」

[翻譯:safawu 校對:gin818]

魔力災害.

通稱『費托亞領轉移事件』之後過了5年.

領主薩烏羅斯·B·格雷拉特死亡.

他的兒子,城塞都市羅亞市市長,飛利浦·B·格雷拉特以及其妻子也已經死亡.

以上報告之後不久,菲利普的女兒艾麗斯·B·格雷拉特也被報告已死亡.

因此,大流士·席爾瓦·伽尼烏斯上級大臣也停止了資金援助.

雖然還有以個人名義繼續開展著的搜索活動,事實上費托亞領搜索團已經解散了.

難民營將其行動方針從搜索慢慢轉變成了開拓.

就這樣,對阿斯拉王國而言,轉移事件已畫上了句號.

但是對于當事人而言,仍還沒有結束——

甲龍曆422年.

地點是中央大陸西北部的巴謝蘭德公國.

巴謝蘭德公國被稱為魔法三大國之一,在北方大地也是屈指可數的大國.

在這樣的大國的第三都市匹匹亞駐留著的一個冒險者,則是這次關注的對象…….

他是在街巷里被大家稱作『泥沼』的男人.

他是因轉移事件而飛向遠方,經過了好幾年回到費托亞領時,卻體會到絕望的眾多難民中的一個.他為了尋找自己的家人朝中央大陸北部————通稱『北方大地』移動,以冒險者的身份在各國滴水不漏地尋找著.

泥沼的一天開始的很早.

擁有深厚信仰的他,在太陽升起前就起床去供奉神.他對著放在小小的盒子里的神佛,默默地祈禱.

他並不是米里斯教團的人.

如果米里斯教團看到這個情形的話一定會皺眉頭的吧.

不過他祈禱的姿態是真摯的,沒有一絲虛假和懈怠.

早晨的祈禱結束之後,泥沼開始了訓練.他換上方便活動的衣服,繞著城跑一圈.

體力是作為冒險者的他的頂梁柱.

他說道「我雖然是魔法師,但是在這之上更是一個冒險者,在關鍵時刻倒下了不能動彈的話可是非常糟糕的」

長跑一個小時左後後,他開始進行從故鄉里傳承而來的獨特的訓練方式.

這是在巴謝蘭德公國里從沒見到過的訓練方式————臉朝下伏在地上,用手腕將身體上撐.

他重複做這個動作100次以上.在這之後,臉朝上,抬起上半身的動作也做了100次.

他說這個訓練是每天不可間斷的.

「肌肉可是會嫉妒呢,如果每天不照料它的話,就會跑到一邊去,和女人一樣哦……但是,它和女人不同,不會突然就離我而去,肌肉可是不會背叛我的」

泥沼這麼說著,寂寞地笑了笑.

早晨的運動結束後,開始上街.

泥沼去的地點是旅館一樓的食堂.他去那兒吃早飯.

據說冒險者的平均飯量是一般人的2倍或3倍左右.

不過,因為北方大地的食物很貴,冒險者之中也有稍微控制飯量的人.

但是,泥沼和他們不一樣,他很能吃.

他吃盛滿著米和大豆的料理,飯量約為一般冒險者的1.2倍.

早飯吃的飽飽的是他的力量來源.

他吃完早飯後去冒險者公會.那兒是街上的粗人們的聚集地.

泥沼一走進公會,大家的視線就會聚集到他身上.

泥沼沒有固定的隊伍.他根據情況臨時與其他隊伍組隊,接受大型的委托.

今天也有個S級的冒險者隊伍的隊長朝他搭了話.

「喲『泥沼』你聽說了嗎?北方似乎出現了一條落單的紅龍嘞!」

找他搭話的是S等級的冒險者佐爾達特?赫坎拉.

他長著一張北方大地的人特有的凹凸有致的臉,是個掌握上級劍神流和中級水神流的劍士.

在這一代是個有名的冒險者之一.

他率領的冒險者隊伍是『Stepped Leader(ステップトリーダー)』,是在整個巴謝蘭德公國里表現活躍的集團(clan)『Thunderbolt(サンダーボルト)』旗下的一個隊伍.

主要接受討伐類委托,是個武斗派的隊伍.

『Stepped Leader』的隊伍由六人構成.

劍士2人.

戰士1人.

治愈魔法師2人.

攻擊魔法師1人.

曾經是7人隊伍,不過其中的一個魔法師遭遇不測死掉了,所以現在火力輸出不太夠.

「我說,『泥沼』啊,差不多也可以正式加入我們的隊伍了吧,你也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好不是嗎?」

佐爾達特每天都這樣勸誘泥沼.

但是泥沼從來沒有答應他.

「不了,我出名了的話在這兒待一會兒就會去下一個國家的」

泥沼是有目的的.

他為了搜索他的家人————母親.

但是泥沼他知道,轉移事件過了五年,不可能這麼輕易就找得到的.

因此,泥沼把自己的名字傳開.

一邊這樣做著,一邊在一個國家里進行仔細地搜尋.

從國家的一端到另一端,不漏一根毫毛地仔細搜尋.

他有這麼想過,如果他出名了的話,家里的人說不定就會找到他.

「啊,不過討伐落單的龍的話我還是會參加的哦」

泥沼接受了工作的委托.

如果成功地討伐了龍的話,名聲一定會大揚.

他立刻走向櫃台登記進了隊伍.

「不過應該不會只有我們這幾個人去討伐的吧?其他隊伍會來參加嗎?」

「我正准備去召集……不過這是久違的大工作呢,大家都干勁滿滿嘞」

討伐龍的任務都是由多個隊伍進行的.只有一個隊伍去干的話……簡直就是自殺行為.

這次紅龍討伐任務有5個隊伍表明要參加.

S級隊伍『Stepped Leader』

A級隊伍『Rod Knights(ロッドナイツ)』

A級隊伍『鐵塊兵團』

A級隊伍『Cave·A·Mondo(ケイブ·ア·モンド)』

A級隊伍『醉漢的蠢話』

總計25人.

討伐龍比較保險的預期隊伍數量為7個.這次的數量稍微有點少.

「喂喂,這可是紅龍誒?明明打贏了就能暴發致富,為啥就這麼點人啊!?」

「最近有說東邊發現了迷宮哦,大家不是都去那兒了嗎?」

佐爾達特焦躁起來.

這些人之中,一個男的摻雜著歎息說道.

「……我們還是算了吧,這樣果然還是不行」

『Cave·A·Mondo』退出,還剩21人.

果然還是解散比較好,這個人數去討伐是很困難的,是個人都會這麼想的.

不過,佐爾達特一錘定音地說道.

「好的,如果是21個人的話,分到的報酬反而更多呢!」

大家都覺得不安.

但是,沒有一個人對領隊發出反對的聲音——

他們21人走在北方大地貧瘠的土地上.

雪蓋得薄薄的一層.樹上的葉子都掉了,枝干上披著潔白的外衣.

馬上長長的寒冬就要來臨了.

「泥沼,偵察就拜托你了」

泥沼聽從了佐爾達特的指令,用魔法生成一根柱子.他站在那個上面,眺望周圍一圈,一邊看著一邊向大家傳達周圍的情況.

紅龍是非常大的,定期地偵察的話,是不會看漏的.

哦呀?

泥沼好像看到了什麼.

「兩點鍾方向,有一群Luster Grizzly(閃光灰熊),雪塵滿天飛!」

「有幾匹!」

「8……不,有10匹呢!它們注意到了我們了哦!徑直朝我們這兒過來了!好快!」

不是目標.

對于隊伍人數不多但以紅龍為目標的他們,沒有多余的精力去和其他的魔物戰斗.

但是,危險降臨了還是得積極防禦.

「給我散開!泥沼,快下來,援護就拜托了!」

「了解!」

隨著佐爾達特的命令,四個隊伍散開了.大家為了將集群突入的熊之魔物包圍住而埋伏起來.

「泥沼!」

「好!」

隨著佐爾達特的命令,泥沼開始了行動.

如同他的這個外號一樣,他擅長生成泥潭的魔法.

多達數十匹的Luster Grizzly群被突然在面前出現的高粘性的泥巴黏住了腳,動作變遲鈍了.

「就是現在!」

冒險者們同時發動襲擊.

高等級的他們攻擊很激烈,連續不斷地地砍殺著魔物.

這兒容不得半點留情,不確確實實地將它們殺死的話,下一秒就是自己被殺死.他們都明白這樣的常識.

Luster Grizzly不一會兒就被驅逐了.

但是在還剩有幾匹時,有人注意到了.

「喂,是紅龍!來了哦!」

「Grizzly是從這家伙那里逃過來,唔哦哦!」

是紅龍.

從龍群中落單,落到地上的中央大陸最強的生物.

它的獵物是Luster Grizzly群.

「泥沼!怎麼回事啊!」

「雪被濺的滿天飛看不清啊!」

面對紅龍,冒險者毫無反手之力地只能任其蹂躪.他們本來是准備在遠處找到紅龍然後使用奇襲的.現在不但還沒有准備好奇襲,反過來還被紅龍給奇襲了.

根本沒有勝算.

「可惡,撤退了撤退!」

紅龍是在空中飛行的生物,但是它的四肢也是非常強健的,動作要比看上去更輕快.

龍就算降落在地上也是非常強力的生物.

現場極其混亂,泥沼開始了行動.

「我來制造煙幕,請快點分散逃走!」

泥沼十分冷靜.

擺出一直做的那個手勢放出了火魔法,將周圍的雪融化,用水蒸汽做出了牆壁.

使用大自然而臨場制造出的煙幕.熟練的魔法師會這麼做來騙過敵人的眼睛.

但是,那匹落單的龍很聰明,眼睛很尖.

泥沼被它盯上了.

「……唔!」

泥沼開始向同伴們的反方向逃跑.他的任務是如果被盯上了就要想辦法讓隊友逃跑.

敏捷的泥沼靠著每天的訓練活了下來.他明白不停地行動,不停地逃跑是存活下來的秘訣.

惱羞成怒的紅龍嘴里燃起了火.

火焰噴射而出.一瞬間,周圍燃起了熊熊烈火.

這是紅龍的必殺技「Fire Breath(火焰吐息)」,正面被擊中的話,任何生物都會被燒成灰.

泥沼已經死了嗎.不,他還活著.

泥沼快速地回過頭,做出了巨大的水牆.他切開煙霧蒙蒙的水蒸氣,繼續行動著.

殘留的火焰燒焦了他的斗篷的邊緣,他無暇顧及這個,馬上使出岩炮彈.高速射出的炮彈射穿了紅龍的鱗片.

「嘎啊——————!」

紅龍回避了若干個接連不斷射出的炮彈,但是沒能回避掉所有高速射出的炮彈.

紅龍立刻轉過身子開始逃跑.紅龍是聰明的生物,它立刻就明白了這麼小個的泥沼蘊藏著強大的攻擊力的事實.

泥沼沒有追上去,捕獲獵物的最佳時機要放過嗎?

正當人們這麼以為的時候.

「咕嘎啊————!」

紅龍的咆哮聲傳了過來.

它跑出去的方向有一個泥潭.

紅龍陷入了高粘性的泥中,泥沼隨後向其傳送了更多魔力.紅龍橫沖直撞,拼命想要掙脫泥潭,但是周圍的泥已經帶上了更強的粘性.

「哦哦,踩上了……」

泥沼充滿意外地小聲嘟囔著,對著拼命想要掙脫的紅龍砸下了巨大的石塊——

散開的冒險者回了過來.

「哎呀,泥沼,你真的是太強了啊……」

「真不愧是在魔大陸旅行過的啊」

「雖然之前有覺得你很強大,不過沒想到你居然把紅龍都打倒了」

同伴們一個個都稱贊著泥沼.

泥沼很謙虛,一點也沒有驕傲自大,因為他知道驕傲會產生人際關系的摩擦.

「我也被它逼得差點死了呢.不,即使那樣我當時也完全也沒想過怎麼可能會靠我一個人打倒的喲.比起這種事,去搬龍的尸體吧,我只帶回去我帶的動的部分就行」

他慷慨地將自己的功勞分給了大家.這麼做的話,他的名聲就會在國家里傳開.

「這樣好嗎?」

「反正我一個人也帶不回去,放著也只會被其他魔物吃掉.大家拿完後剩下的我會全部燒掉,否則變成僵尸龍的話可就麻煩了」

泥沼的一天就這樣麼過去了.

雖然實際上到紅龍的地方來回要花7天左右.

今天的收獲是紅龍的素材.

泥沼把值錢的素材賣了,錢包變得鼓鼓的了,准備回被窩睡覺.

他在酒吧里吃了晚飯,和早飯相比飯量稍微少了點,之後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信仰虔誠的他在一天的最後,感謝神保佑他平安無事地度過了一天.

感謝一天結束的儀式,不知情的人看到了的話一定會覺得非常奇異吧.

但是,對于他來說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泥沼就這樣渡過了一天,明天又要開始尋找家人的生活……——

盧迪烏斯視角 ——

這是晚上突然發生的事情.

我在酒吧同平常一樣吃著飯.

當然是一個人.

一個人吃飯最好不過了.

我是因為孤獨而充實的家伙呢.

我才沒有寂寞哦.

因為我討厭人群呢.

『就在那個時刻!紅龍出現了!』

在酒吧的舞台上面,有三個吟游詩人操著樂器演奏著.

一個人站在前面用著清脆的聲音說著故事,另外兩人配合他演奏著背景音樂,還會加入效果音.

吟游詩人.

這是在酒吧的舞台等地方彈著樂器,唱著詩歌,賺取小錢的職業.在大的城鎮里,也有和劇院之類的有專屬契約的.

但是,不止是這些.在冒險者中也有很多從事著「吟游詩人」職業的人.

他們把和其他冒險者一同旅行的故事寫成詩歌,聽冒險者敘說他們有趣的冒險故事然後將其做成冒險民謠.冒險者和吟游詩人的相性很好.

此外,在這個沒有著作權的世界里,把別人的詩歌重新編排後作為自己的這種事也是很常見的.

互相把手上的詩歌拼湊在一起,想出新的點子使詩歌煥然一新這種事也是有的.

在這些人里面,也有和不同樂器的演奏手組成隊伍,作為樂隊在世界巡回旅行的家伙.

當然,這樣的家伙多少也有點和魔物戰斗的本事.

一邊唱著跳著舞一邊戰斗的冒險者,這就是這個世界里的吟游詩人.

現在在舞台上的三個人偶爾能在冒險者公會里面看到他們,記得應該是C級的隊伍.隊伍名叫『Big Voice樂團』

從名字中可以看到「變大吧」這種積極的意志,是個不錯的名字.不過,才能方面卻差強人意,他們自作的歌曲沒什麼人氣.

即使沒有人氣他們仍然繼續著創作活動.我接受了他們關于前幾天我接受的討伐委托的事的采訪.

現在他們在歌唱的就是從我這兒聽來的話後做成的冒險民謠.

這個算翻唱吧.

也不太一樣.

嘛,算了不管了.

我生前時完全不懂音樂.曾經有試過某caloid【譯者注:vocaloid】做過歌曲,但是沒做多少就遇到挫折了.自那以後,我就只說我會的樂器只有敲尻♂鼓那種程度.

說是會敲不如說我是被敲的一方呢.

只聽我述說的話語就創作了故事還能彈唱,即使他們沒有才能,他們的創作性還是應該認可的吧.

他們用那種村里自說自話部的老爺爺那樣的口氣唱著歌.

就我感覺,像紀錄片的風格.因此,對我來說聽起來還挺有趣的.

但是,平淡的語調作為歌曲果然還是得到了差評.

「無聊死了快點換一首啊」已經有人開始喝倒彩了.

明明歌曲的主人公還在場呢,真無情啊,喂.

我這麼亂想著時.

嘭!

酒吧的門突然被一下子打開了.

寒冷的空氣吹了進來.

視線都集中到門口.

大家冷的瑟瑟發抖.

「總算找到你了喲,『泥沼』之盧迪烏斯!」

門口站著一個梳著法式長棍面包一樣的發型的長耳族.

雖然是冒險者風格的裝扮,不過服裝感覺像是哪個國家的禮服,背著背囊,腰間掛著劍和盾.

用一個詞來說她的長相的話,那就是"美女".

長著細長而清秀的眼睛,長長的耳朵,閃閃發光的金發.

修長的身體,平坦的胸部,長長的耳朵————標准的精靈特征.

她用手指著我.

大家的視線集中到我身上.

「擦……原來『泥沼』居然在這兒……」

先前喝倒彩的那個男的露出了討厭的表情.

先無視他,因為我心胸很開闊的呢.

我回頭朝向那個精靈.

「曆經千險萬苦終于找到我了嗎……」

我隨意地作了回答.

但是,我印象中沒有見過她.

我在這幾年也沒有做過招人仇恨的事.我一直在為了傳開我的名字而行動,為了傳開『泥沼』之盧迪烏斯這個名字.助人為樂,避開摩擦,一直注意著不能留下壞名聲.

雖然這還是第一次被這樣的美女搭話,但是被不認識的人道謝的事還是很多的.

她一定是也來道謝的……才怪,我直覺上這麼認為.

「和聽說的一樣呢,你這麼惹人矚目,很快就找到了呢」

「剛才你不是說了『總算』嗎?」

「本以為你會在更東邊的地方的說」

女人這麼說著,一對漂亮的眼睛直直地盯著我看.

不知為啥她嘴角流下了口水,又把它舔掉了.

什麼啊,對我一見鍾情了麼?

還是說對最近變得非常健碩的我的肉體垂涎欲滴嗎?

哼哼,這可是因為最近我有鍛煉呢.而且我現在又處在成長期,所以肌肉就長出來了哦,肌肉.

「有什麼問題嗎?」

「不不,什麼都沒有哦!」

精靈女「咳咳」地咳了下,坐到了我的旁邊.酒吧里「哦哦!」地嘈雜了起來.這兒那兒都能聽到「泥沼居然有妹子」這樣的聲音.

他們都震驚了,沒想到我居然會有女人這種狂妄自大的東西.

「呼——」

她把背囊放在腳邊.

咕咚一下把椅子拉近.

好近.

離我的距離好近.

如果我是處男的話,一定會誤以為「這家伙不會喜歡我吧」.

「我的名字叫愛麗娜利茲,愛麗娜利茲·龍道.是你父親保羅的原隊友……」

「哈啊」

原來如此,是保羅的朋友啊.

那麼,特地來找我的原因我也能理解了.

應該是來給我帶口信的吧.

「而且,還是洛克希的朋友喲」

「誒!是老師的朋友嗎!老師現在在哪里?」

好久沒有從別人口中聽到洛克希的名字了,我一下子興奮起來,探出了身子.

愛麗娜利茲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沒有告訴我我最想聽的事情.

像在對著這樣探著身子的我親上來一樣,她在我耳邊說道:

「我聽說了喲,你一個人把落單的龍給打倒了呢」

「誒……誒誒,嘛,不過我也差點被它弄死了呢」

「終于明白了為什麼洛克希會這麼引以為傲呢」

雖然也不能說是很從容,不過和龍神奧爾斯蒂德對峙那時比起來壓力小多了.

人類這種生物只要一想「如果和那個比的話」,就會不可思議地冷靜下來.

「聽你說老師引以為傲什麼的,總感覺心里有點癢癢的呢……你在摸什麼?」

「在摸你的胸肌呢,好健壯呢」

愛麗娜利茲在我的手腕和胸前周圍擺弄著.

怪不得前面會癢.

而且被說了很健壯,我也不會不高興.

「誒呀?」

愛麗娜利茲的手指碰到了某個東西.

是莉莉婭給我的掛墜.

「哎呀哎呀,樣式不好看但是好可愛呢,是在哪里得到的呢?」

「是我家的女仆給我的」

「女仆?是長耳族的人嗎?」

「誒?不,不是……不過為啥要問這個呢?」

驚訝了一下後她移開了.

「沒什麼,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

愛麗娜利茲毫不在意地把自己腰間別著的劍的劍鞘上掛著的東西給我看.

是個和我的一樣形狀的掛墜,但是做工比我的更精巧.

如果把我的掛墜當做業余級的作品的話,那她的那個就是專業級的作品.

「和你是一個款式的呢」

愛麗娜利茲這麼說著嬌媚地靠在我身上.

搞什麼啊.

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在和我身體接觸.

「從剛才開始你究竟想怎麼樣呢?難道喜歡我嗎?」

「嗯呢,你是個好男人呢.超出我的預想,讓我大吃一驚了呢.本以為你應該更像個小孩子……原來這麼有男·人·味……」

她是在戲弄我嗎.

心里有點小鹿亂跳.

「那個……哼哼,大姐姐你也非常漂亮哦」

哼哼.

不過,我現在可不是被稍微戲弄了下就會慌亂的純情處男了呢.

這麼想著,我把手指放到她下巴下面抬起她的頭.

「嗯……」

愛麗娜利茲隨後輕輕地閉上了眼睛.

簡直就是等待接吻的動作.

正想著她在開什麼玩笑呢,她的手居然摟住了我的頭.

「…………誒?」

當真的嗎?

雖然的確有了點這樣的氣氛,誒?這樣可以嗎?

我這麼想著,突然愛麗娜利茲一下子睜開了眼睛.

「啊,不行不行,我真是的」

「請不要過分地戲弄我啊」

「我不會戲弄男人的喲,但是我也不想變成保羅的干女兒,也不想破壞和洛克希的友情呢」

……怎麼回事.

保羅似乎和以前的人不歡而散了,所以她不能和他的兒子交往吧.

嘛,怎麼樣都行啦.

「那,愛麗娜利茲小姐找我有何貴干?」

「嗯,我是來給你帶好消息的呢」

愛麗娜利茲嫣然一笑.

這一天,我得知了發現了簡妮絲的消息.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六卷 少年期 歸鄉篇web版 第63.5話 相遇的兩人    下篇:第七卷 青少年期 入學篇web版 第65話「推薦信」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