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七卷 青少年期 入學篇web版 第68話「入學初日·後篇」  
   
第七卷 青少年期 入學篇web版 第68話「入學初日·後篇」

[翻譯:safawu 校對:gin818]

班會結束後,紮諾巴上課去了,他沒有獲得免修許可.

克里夫一臉學霸樣,把上課當成理所當然的樣子.

莉尼婭和普爾塞娜雖說看上去像是會抵制上課的樣子,不過似乎她們也很認真地出席了.

聽紮諾巴說,好像再過2小時候就到午休時間了.

他笑嘻嘻地邀請我一起去吃飯.

很令人高興呢.

我不如過陣子也去上上課吧.

不過,目的不能搞錯,我絕不是因為要學習才來這所學校的.

話雖這麼說,也不能2小時發著呆打發過去,因為我也不是過來玩的啊.

目前來說,我首先游覽了一下學校內的設施.

雖然姑且已經聽說過各個教室的位置,地圖也看過,但是用自己的腳切切實實地走一下更好吧.

我這麼想著,邁出了步伐.

首先是保健室,這個學校的保健室很大,並排放著8個病床,里面有兩個治愈魔法師常駐著.

可以看出因魔法事故而受傷的人很多吧.

現在也有一個身高是我2倍左右的男人被用擔架運了進來,他捂著一個手腕,腳部崴向奇怪的方向.

治愈魔法師中的一人捂著傷口快速地詠唱著,是中級治愈魔法.

男人臉上痛苦的表情馬上緩和了下來.

在這兒會礙事,所以我離開了那里.

話說入口處的鐵牌上寫著「第一醫務室」,原來不是保健室啊.

接著前往的地點是體育倉庫.

這個房間在前幾天入學測試的那個修煉場的隔壁.

當然入口被鎖住了.

去教員樓找體育老師借鑰匙嗎或者用無詠唱魔法稍微開一下下鎖.

我用無詠唱魔法稍微開了下鎖,進入了內部.里面有股黴臭,滿是灰塵.

一眼看上去,與其說是體育倉庫,不如說更像普通的倉庫.

皮盔和胸甲像劍道方的面罩一樣並排放在架子上.

角落里立傘架上像傘一樣插著若干根魔法杖.

屋里放著用鐵做的稻草人和放著不明的白色粉末的罐子.

但是沒有我要找的東西.

這個學校里好像沒有跳高或跳床運動的樣子.

話說,名字也不是體育倉庫而是「修煉用具室」

雖然打算好下一個地點就去屋頂了,不過這個學校沒有屋頂.

也有因為降雪很多的原因,基本上屋頂都是很斜的.

屋頂上似乎有房間,不過這次姑且還是算了.

因為沒得去屋頂,所以我下一個目的地定為圖書館了.

這個學校的圖書館是獨立的建築物.

從校舍出來走十來分鍾路就能到達這個2層樓的圖書館了.

正想要進去,在類似玄關的地方被守衛攔住了.

「站住!」

「誒?」

「沒見過的臉呢,新生麼?怎麼不去上課?」

「那個,是的,我是新生.因為是特別生,所以可以免修」

「給我看下學生證」

我以略微可疑的動作從懷里取出前些天剛拿到的學生證遞給了他.

守衛盯著我的臉看了看,確認了沒問題.

我還被做了仔細的搜身,之後又跟我說了關于圖書館使用的注意事項的大概.

在圖書館里面是禁止使用魔法的.

雖然把書帶出圖書館基本上是嚴禁的,不過有一部分書是可以借出的.

在這種情況下,需要得到館內的管理員的同意,做好登記才行.

當然,把書弄破或者弄髒都是要被懲罰的.

不管是哪里的圖書館都有的規矩,如果書本損壞嚴重的話,好像是要交罰金甚至退學的.

順帶一提,圖書館里的書基本上都是抄本.就算是抄本,只要損壞了就要退學.因為這個世界里書是非常貴的,所以也理所當然.

「話說回來,這兒也真是戒備森嚴呢」

「因為以前有來這兒把書偷偷掉包的人呢,居然拿到市場上去賣」

原來是這麼回事.

進入圖書館後,輕飄飄地彌漫著書香.

是那種調和了黴舊的味道,墨水的味道和紙的味道的一種獨特的香氣.

突然發現入口旁邊有個廁所,這該不會是專門應對青木麻里子現象的吧.【譯者注:「青木まりこ現象」指的是人一去書店就不知為啥突然想上廁所的現象】

我跟圖書管理員簡短地打了聲招呼,朝里走去.

入口附近並排放著桌子和椅子,里面放著大排大排的高大的書架.

「哦————」

我不由自主地發出了感歎.

雖然我來到這個世界已經讀了好幾本書了,不過像這樣這麼大量的書並排放著的情形還是第一次看到.

圖書館擺成通風的結構,二樓果然被書架給占據了.

各處都有桌椅,果然還是因為來這兒學習的人不少吧.

在這兒調查東西實在是再好不過了.

「啊」

突然我想起了人神的助言.

『盧迪烏斯喲,請入學拉諾亞魔法大學吧.在那兒,去調查關于菲托亞領的轉移事件.這樣的話就能取回你作為男人的能力和自信了吧』

到現在為止,我一直只注意到最後那句話.但是他前面還說了『去調查關于菲托亞領的轉移事件』.

好險,忘得一干二淨了.

那正好.

有這麼多書的話,應該就能詳細地調查關于轉移的事了吧.

不過,這麼多本,該從哪本開始查起呢.

「要不要問下管理員呢……?」

不,我搖了搖頭.

姑且也不用現在立刻就開始干.關于那個轉移事件的真相,就連阿斯拉王國好像也沒法查明.我就這麼稍稍查一下就能明白什麼的明顯不可能.姑且先弄清楚這一類的書是放在哪塊的吧.

我這麼想著,在書架間漫步.

書架上有各種各樣的書.雖然大半部分書都是人類語寫的,還有一些是魔神語和獸神語的,也有斗神語的書.

用我看不懂的字寫的不知是天神語還是海神語.真希望能翻譯成我看得懂的文字啊.

「啊!」

從背後傳來一個小小的叫聲.

我回過頭,發現帶著太陽眼鏡的白發少年看著我.

是菲茲.

他手里抱著幾本書和卷軸.

我慌忙地做出立正站好的姿勢,低下了頭.

「前些天真是非常抱歉,因為我欠慮考慮的行動讓前輩丟臉了.雖然一直想著過些天買些禮品給您賠不是,不過我畢竟還是新生,要忙著忙那于是……」

「嗚哎!?……沒,沒關系的啦,快抬起頭」

生前有個叫masa的令我尊敬的人物.

他是個只靠下跪就能挺過世間滄桑的社會人.他的絕技之一就是『不管干出了什麼事,先在廁所等著低頭對對方道歉,這樣在重要的場面就不會被突然怒罵了』.【校對:出自漫畫家地獄之三澤的作品《土下座の「masa」》】

對我抱著不太友好的感情的菲茲前輩被我這麼一來慌亂了起來,他對我的感情稍稍朝原諒的方向前進了一步.

成功了.

「盧迪……那個,盧迪烏斯君?你在這兒干什麼?」

「有點東西想要查下」

「是關于什麼的?」

「轉移事件」

聽我這麼說道,菲茲前輩眉頭緊鎖.

我說了什麼奇怪的話了嗎?

「轉移事件?為什麼?」

「我也是住在阿斯拉王國的菲托亞領的呢,那個轉移事件把我吹到魔大陸去了」

「魔大陸!?」

菲茲前輩有些誇張地吃了一驚.

「是的,花了三年才回來.雖然那段期間家人都找到了,不過還有一個認識的人沒找到,正巧現在得到了機會,所以就想詳細調查一下呢」

「……難不成,你是為了調查這個才來這個學校的?」

「是的」

我怎麼可能說我是來治療Erectile Dysfunction的呢.不過想要調查轉移事件也不是假話,我也很想弄清楚那個事件究竟是怎麼發生的.

「原來如此,果然……好厲害呢」

菲茲這麼說著,咯吱咯吱地撓著耳朵.

我還沒發現任何東西就說我厲害是怎麼回事啊.

話說,他說「果然」到底是怎麼回事?

嘛算了.

「前輩您在這兒做什麼呢?」

「啊,對了,我在搬運資料呢,先走一步了哦,盧迪烏斯君再見」

「啊,好,再見」

菲茲慌慌張張地說著,轉身准備走向管理員那兒.

「啊,對了,想要查關于轉移的話推薦讀讀看亞尼瑪斯寫的『轉移迷宮探索記』哦.是以故事形式寫的,讀起來很好理解」

菲茲最後留下這麼一句話離開了.

雖然感覺他不太擅長說話的樣子,不過也沒有感覺到令人不快的感覺.

似乎入學測試那件事他沒有記恨在心的樣子.

雖然他目光太刺眼讓我誤解了,說不定他意外地是個好人呢——

我向管理員詢問了『轉移迷宮探索記』的位置,專心閱讀到午休時間.

這本書不是很厚,厚度只有手冊那種程度,頁數還沒過100頁.

這本書講的是一個北方大地出生的名叫亞尼瑪斯·馬克多尼亞斯的冒險者挑戰迷宮的故事.

他挑戰的迷宮是『轉移迷宮』.

這個迷宮的所有陷阱都是轉移陷阱,是個非常罕見的迷宮.

那兒居住的魔物有五種.

從書里可以知道那兒全部都是高智能的魔物,還有迷宮的構造和轉移陷阱傳送的地點.

運氣不好通過轉移陷阱踏入某些地點的話,會被在那里的大量嚴陣以待的魔物所殺.

在戰斗中還要小心不踏入轉移陷阱是非常困難的.

戰況稍微有點變成亂戰的話,隊伍馬上就會四分五裂了.

這個迷宮被歸為難度超高的類型里.

亞尼瑪斯和他的伙伴們一起挑戰著迷宮,對那兒的轉移陷阱進行了一番調查.

轉移陷阱主要有三種.

一種是單向的轉移,轉移後的地點是固定不變的,但是沒有返回的方法.

一種是雙向的轉移,轉移後的地方有可以返回的魔法陣.

還有一種是隨機的轉移,無法確定轉移的地點.

在轉移迷宮里基本上是通過不斷地在魔法陣之間穿梭來回,來朝深處前進.

不過,在這些魔法陣中混雜著一些隨機轉移魔法陣.如果搞錯了一不小心踏入了的話,會使隊伍分散,落入單人迎戰大群魔物的境地.

書中記載了關于隨機轉移魔法陣的分辨方法.

亞尼瑪斯在探險的中期時發現了這種分辨方法,利用它順利地一步步朝深處接近.亞尼瑪斯他們漸漸地得意忘形了,覺得這迷宮已經被他們攻略了.

但是,他們的分辨方法並不是完全准確的.

在他們探險的末期時分辨失敗了,不幸踏入了隨機轉移魔法陣.

亞尼瑪斯被大量的魔物給包圍,失去了一條手腕,總算是保住了一條命.

但是,他的隊伍因此而一次性失去了三個同伴.亞尼瑪斯自己的身體也已經沒法戰斗了,無奈放棄了冒險.

故事到這兒就結束了,上面寫著「讀了這本書的讀者們,攻略這個迷宮就拜托你們了」.

也不知道是虛構的故事還是真實的故事.

不過說來隊伍分散後進入魔物巢穴什麼的真是可怕呢.

生前的RPG里面也有和這個很相似的地牢.

不過,和以可以通關為目的的游戲不同,這個世界里的迷宮也是有無法通關的可能性的.

雖然有冒險者說過,迷宮是一定可以到達最深處藏有魔力結晶的地方的.

不過,就算特例有一個沒有終點的欺詐地牢的話我也不會感到驚訝.

在書的最後記載著關于隨機轉移的考察信息.

隨機轉移雖然說是隨機的,不過好像還是可以確定一定程度的轉移范圍的.

還有,就算是在洞窟里面,被轉移到土里這種事還是基本不會發生的.根據亞尼瑪斯的推測,是因為轉移點的魔力和轉移物的魔力會發生反彈,這應該和不能在別人的身體里面生成攻擊魔法是一個原理吧,書中這麼寫道.

在別人的身體里面直接生成攻擊魔法是不可能辦到的.我過去無意中已經知道了這個事實.

但是,治愈魔法是可以在對方體內生成的,這也是我無法做到無詠唱治愈魔法的原因之一……不過現在先放一邊不管它吧.

關于轉移也是遵循著這樣例外的理論運作的吧.攻擊魔法可以產生在土里,但是轉移就不行.說不定是意想不到的單純理論呢,例如把人的身體向有什麼東西的空間移動的話,說不定需要額外的魔力.

在我這麼考慮的時候,響起了正午的鍾聲.

時間過得真快——

我前往和紮諾巴約好的地方,一起去食堂.

食堂是獨立的一幢建築物,有三層,不同的階層分別容納不同身份階級的學生們.

三樓是人族的王室和貴族.

二樓是人族的平民和獸族.

一樓是冒險者和魔族.

比起說是差別對待我覺得應該只是單純的區分吧.

人族的貴族和冒險者或魔族這類人一起吃飯的話,會引起不必要的爭執.就說桌面禮儀方面這兩者就有非常大的差異呢.

我也是冒險者所以還是去一樓比較好吧,不過,

「來來,這邊請」

在櫃台那兒拿著紮諾巴推薦的套餐的我被他拉著朝三樓走去.

「唔……」

我在樓梯上現身的時候,那兒的人的視線一下子都集中在了我身上.

我打身體里散發著一股平民味兒吧,同時我今天的裝扮也是非常糟糕的.因為出門很冷,所以我在制服外面又加了一長袍.

我五年前買下的這件老鼠色的長袍,下擺已經破破爛爛了,胸口處也殘留著大大的縫補痕跡.

最近身高也長了,所以看起來微妙地有點小.

說白了,就是很寒磣.

為了防寒而穿上長袍的人在1~2樓里有好多,但是在3樓沒有一個人這麼穿.他們都穿著看上去暖暖的斗篷和毛衣.

舉個簡單的例子,現在的情況就是,在大家都穿著西裝的地方,我一個人穿著運動衫.

就算是對服裝毫不在意的我果然還是要注意一下場合.

「紮諾巴,我不太適合這兒的氣氛,我們不如去2樓吃吧?」

「2樓可不行,因為那兒有莉尼婭和普爾塞娜」

「那1樓呢?」

「1樓有好多不懂桌面禮儀粗野的人,做我王室的寡人是絕不能和這群家伙混在一起的」

「那我們就分開吃唄」

「這太殘忍了!在師傅您還沒有來的時候,您知道我忍耐了多久了嗎.至少吃個飯還是……」

「那也別要讓你師傅忍耐啊」【譯者注:指忍受在3樓吃飯的事】

我們在樓梯口爭論了起來.雖然樓梯很寬,不過果然這樣還是會給走過的學生帶來麻煩的.

這時.

「咿呀,盧克大人喲」

從樓下開始傳來嘰嘰喳喳的聲音,尖叫聲漸漸地接近了.

「盧克大人∼,下一次和我∼」

「討厭,盧克大人你這個壞心眼」

「呐∼盧克大人,下次的約會我也一起去可以嘛?」

被一群女生們圍著上樓梯的一個美男子.

「哎呀——抱歉呢.已經決定好一次約會只帶兩個人呢.你看,我也沒有第三只手,如果帶三個人以上的話就會有人落單了不是嗎?」

「誒∼好可惜∼」

「呵呵,抱歉呢,畢竟我也是很有人氣的呢.下次有機會再和你一起去吧,我記得下個月的話我的左手還是空閑的呢」

在樓梯下方說著非常不得了的話的那位是和保羅長得很像的少年.

兩側跟著看上去胸部要撐破制服一樣的女孩子.

他一邊摟著她們的腰,一邊嘿嘿地笑著,走上了樓梯.

記得應該是開學典禮看到的那個家伙.好像叫盧克什麼的,姓是什麼來著,天行者嗎?【譯者注:為星球大戰梗,里面有個人物叫Luke Skywalker】

我這麼胡亂想著,和他對上了眼.

「你……」

盧克把眼睛眯了起來,前面還在嘿嘿地笑著的臉逐漸板了起來.

「記得是菲茲的……」

話音未落,我立刻低下了頭.

這個人好像看到了我和菲茲比試的過程.

雖然菲茲本人沒有生氣,但是盧克可能會因為他的同伴被我打了而火大.

因為這種家伙會注意團隊中所有人的面子呢.

「初次見面,我是盧迪烏斯·格雷拉特.從今天起給您添麻煩了,請前輩多多關照」

「啊啊,我知道哦,從菲茲那兒聽說過」

盧克擺著不高興的表情看向我.

「那,你知道我的名字嗎?」

「不……」

他像世紀末的霸王的弟弟那樣突然問我,我搖了搖頭.

雖然我已經聽說過他叫「盧克」這個名字,不過還不知道他的本名.

「是這樣啊,沒有把我放眼里啊,是這樣的吧」

「非,非常抱歉.如果可以的話敢問尊姓大名?」

盧克稍稍不開心地凝視了我的臉一會兒後,哼了一聲.

「盧克·諾特斯·格雷拉特」

他隨口吐出這麼句話從我前面走過.

「誒∼什麼啊,有這種人嗎∼」

「話說啊,那個披風土死了∼下端都破破爛爛了∼」

「破了的話明明買件新的就行了呢∼」

圍在盧克周圍的女生們毫不顧忌地大聲地對我指指點點.

不過這些話我根本聽不進去.

盧克·諾特斯·格雷拉特.

我父親保羅的舊名是保羅·諾特斯·格雷拉特.

難不成是他的私生子嗎?

不,怎麼可能.保羅早已舍棄「諾特斯」這個名字了.

堂堂正正地把這個名字報上來的話,恐怕……是我的表兄弟什麼的了吧.

「師傅,被麻煩的家伙盯上了呢」

「果然因為前面那事我被他盯上了嗎」

「那家伙是盧克,是阿斯拉王國的上級貴族,姑且也是這兒的學生,但同時還是亞麗愛爾王女的護衛呢」

「……不管怎樣,還是別在這兒吃飯了吧」

「看來也沒辦法了呢」

在這之後,我們作為妥協最終決定在外面吃飯了.天氣也很好,我隨手用土魔法做出了椅子和桌子,即興做成了露天咖啡館.

紮諾巴看著魔法「嗚哦哦」地感動地叫著.

在我面前如此地感動,對我來說也很高興,

在吃飯時,我向他詢問了關于亞麗愛爾王女和她一行人的事.

亞麗愛爾·亞內莫伊·阿斯拉,17歲.

是貨真價實的阿斯拉王族.

第二王女.

她是沒能再產子的阿斯拉正宮的唯一一個女兒,王位繼承權排位第三.

正宮把她產下後,因為產後恢複得不好,似乎不能再孕了.

是阿斯拉正宮剩下的,唯一的一個有正當血統的孩子.

除了亞麗愛爾,還有兩個王子以下一代阿斯拉國王為目標.

分別是第一王子和第二王子.

他們手下有很多就算在阿斯拉王國立都是數一數二的能人.

擁立的王子變成國王了的話,就能享受到他的福利了.

但是抱大腿的人數太多也不可能保證一定能享受到福利.

大臣圈子里也談資論輩,所以這是當然的.

輩分低的就會被輕視.

這時,感覺分不到福利的那些人就跑到新生的第二王女旗下了.

然後產生了稱為第二王女派這樣的派別.

不過,在四年前左右,這個派別的最大權力者下台了.

第二王女以留學的名義,被流放到這個學校了.

這樣的王女有兩個護衛跟著.

一位是菲茲.

『無言的菲茲』.

是會使用無詠唱魔法的人物.

在下台騷動後王女被人暗殺的時候,靠著可怕的戰斗力反過來把暗殺者們給做了.

雖然已經知道他是長耳族,但是他在哪兒出生,怎麼長大的完全就是一個謎.

把目標鎖定在會教無詠唱魔法的人物上,但是好像也不知道他的師父是誰.

亞麗愛爾一行人也好像有著把他的存在隱藏起來的傾向.

據說好像從那件事以後,菲茲在阿斯拉王宮里被秘密地培養成了一個冷酷無情的戰斗機器(Killer Machine)什麼的.

另一位護衛是盧克.

盧克·諾特斯·格雷拉特.

是諾特斯家現在的當主皮雷蒙·諾特斯·格雷拉特的次子.

好像他從生下來開始就作為亞麗愛爾王女的守護騎士接受了英才教育.

下台事件後仍繼續擔任王女的守護騎士,看來他是對于為了萬一王女重新上台,再次進行王位爭斗時做的保險.

他們在入學時就受到了關注,在被同學們羨慕的同時,也被同學們敬畏著.

「不過,這些話都帶著寡人自己的推測的,這點請注意」

紮諾巴這麼說著結束了他的話.

「好的,謝謝了……話說紮諾巴你知道的還真多呢」

「因為有人讓寡人查過」

「誰讓你查的?」

「那兩個愚蠢的,獸族」

是莉尼婭和普爾塞娜啊.

紮諾巴露出了苦悶的表情.

讓他做跑腿這種差事了嗎?

「紮諾巴……你是在被這兩個人欺負著嗎?」

「欺負?不,寡人只是輸給了她們被收入帳下了而已,只是因為這個」

「被收入帳下呢」

紮諾巴露出稍微複雜的表情,但是聲音還是很平坦.

他既然可以接受的話那也沒問題…….

被欺負的話一般都不會外傳的呢.

如果這家伙有煩惱的話,我也想幫下他呢.

話雖這麼說,對方的實力還是個未知數.

或者和紮諾巴結黨怎麼樣,我有這麼想過,不過德魯蒂亞族似乎是獸族里特別的種族,和其他的獸族敵對也好像有點可怕呢.那群家伙老是立刻就帶上偏見看事物的,常識差別太大了很可怕.

不,當然也是有好人的,比如基列努之類的.

而且我是被欺負的孩子們的伙伴呢.

「如果她們對你做了什麼討厭的事的話請告知我,雖然只是綿薄之力我也是會盡力幫助你的」

「哈哈哈,為了不給師傅帶來麻煩,請放心.比起這個,我們來聊聊人偶吧!」

紮諾巴這麼說著笑了起來.

呼~嗯…….

嘛,先觀察一陣吧——

吃完午飯後,我回去散散步,可是想不出有什麼可以去參觀的地方,粗略地逛了一圈校舍後回圖書館了.

我尋找著關于轉移的文獻,不過我至今還沒有用過圖書館.

只是查找文獻都要花很長的時間.

管理員給我看了藏書列表,我從中找出標題包含「轉移」這個單詞的書,然後去書海中將其找出來.

單單這些都要花好幾個小時.

而且,找出來的書有些並不是詳細記載著轉移的文獻,有些用著專業術語或者很難懂的話寫的,有些用我看不懂的語言寫的…….

沒有預備知識就讀不懂的書有一大半.

「姑且准備認真調查的話,至少還是要一本筆記本呢」

用大腦邊讀邊記是有極限的.我這麼想著,讓管理員幫我保留下找出來的書,走出了圖書館.

外面已經是落日時分了.

上課結束的學生們稀稀落落地開始回宿舍了,好像也有去圖書館的.

我逆著人流走向小賣部.

小賣部在本校舍入口附近.說是小賣部感覺劃分到雜貨屋更好.

走進店門後,看見有幾名學生和和氣氣地在買東西.

我粗略地掃了一下,店里放著魔術課本和魔石,長袍,木劍,新手用的魔杖等等商品.

其他的還有書包和鞋子,肥皂這些日用品.

還有肉干和煙熏肉這種食材,飲料·酒這些飲品.

簡要來說,就是店里啥都賣的那種感覺.

我隨便地買了一遝紙和筆,墨水還有用來將紙系在一塊的繩子,走出了小賣部.

說起來,我明明是來學校的,卻還沒有買過這些文具.

我究竟是來干什麼的啊.

當然,我是來治療我的病的,雖然現在沒有什麼頭緒就是了.

我走出小賣部後,四周已經暗下來了.

雖然沒有路燈,但是路上會發著微弱的光,我就這麼走著.

雖說冬天已經過去了,但是路上還是會殘留著雪,

我一邊注意著腳下一邊趕往通向寢室的道路.

周圍一個人都沒有.

雖然從遠方可以聽到喧鬧聲,但是這兒給我一種正好迷失在沒有人的空間里的感覺.

從校舍開始,後面並排按順序為女生宿舍和男生宿舍.

在女生宿舍前有一條橫向穿過的道路.

我沒有怎麼多想,筆直走向那條路.

這時.

「嗯?」

突然從天上掉下來了什麼東西.

是白色的.

但是不是雪.

我反射性地抓住了它.

「喔喔」

展開一看,原來是一塊純白的布.

上面稍微有點小修飾,但是並不花哨,是一塊給人一種清純的印象的布.

要讓我說這塊布具體是啥的話,那我告訴你,這是胖次.

大概是誰把它晾在外面的.

我這麼想著朝上一看,感覺到和失主對上了眼睛,但是因為天很暗所以看不清對方的臉.

不過好像在哪看到過呢…….

「……那個,你掉東……」

「噫呀——————!內衣大盜!」

誒?∑(っ°Д°;)っ

傳來了女生的大叫聲.

不是從上面,而是從後面傳來的.

我慌忙回頭一看,那兒有個指著我正在大叫著的人影.

被誤解了.

我這麼意識到時已經晚了.

叫聲傳來後沒過一會陽台的窗戶都「砰砰」地打開了.

隨後從一樓飛奔出了人影,人影,和人影.

我注意到時,發現我正以用手展開著胖次的姿勢被包圍住了.

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啊,誒多,那個……」

「哼!」

帶頭站著的是個塊頭超大的女生.該說是女生,還是說是女人,還是說是山賊,還是說是猩猩.

總之就是這種感覺.

肩寬接近我的兩倍.

是獸族嗎……?不,可能是魔族.

「變態的人渣」

這個女生朝還處于混亂狀態我吐了口唾液.

上來就破口大罵.

我不認為這是森林里的賢者應有的行徑.【注:指獸族】

什麼啊.

到底怎麼回事.

為什麼突然莫名其妙把我當成內衣大盜對待了啊.

雖然的確我是個對內衣充滿著興趣的15歲的少年,但是這次我可是沒有偷也沒有聞啊.

只是在從上面掉下來的胖次落到地上前接住了,准備去歸還給失主而已啊.

「稍等,稍等一下,我什麼都沒干啊」

「你什麼都沒干?」

猩猩系的女生抓住了我的手腕.

好大的手.

「那這個手里拿著的是什麼啊?」

我的手里的確有個東西.

她擺著一張好像說著這就是證據一樣的表情.

四周的視線好刺痛.

毫無疑問這是敵意的視線.

我的腳開始打顫了.

「這不是亞麗愛爾大人的內衣嗎.再怎麼憧憬公主大人,在這種時候還這麼一副堂堂正正的樣子,簡直不知廉恥!」

猩猩大姐這麼怒斥著,周圍的女生們也鋪天蓋地向我投來「就是呀!」「變態!」「去死!」等等罵聲.

搞什麼啊,我都已經快哭出來了.

「喂,給我過來,我要讓你後悔到再也不敢來這兒!」

我的手腕和肩膀被她抓著拖著走了.

我有試著稍稍抵抗一下,但是地上只留下了我的鞋子的拖痕而已.

力量的段差太大了.

我雖然也有鍛煉過,但是好像我和她的肌肉量相差太大了.

我就這樣被拖入了房子里,然後落入被動用看上去都覺得殘忍的私刑的下場嗎.

因為冤罪.

要逃跑嗎?

明明我沒有做壞事?

逃跑的話,我是壞人這樣的流言就會傳開了吧?

怎麼辦,在電車上被冤枉為癡漢的時候就是像我現在這種感覺吧.

和她好好說清楚行嗎?雖然看上去她好像已經一口咬定了……

不,這種時候不能縮,因為我可是什麼壞事都沒有做.

我這麼想著,用土魔法將腳固定住.猩猩拖著我突然拖不動了,露出了意外的表情.隨後,好像看透了我的想法一樣對我嘲笑起來.

「嘿哎,怎麼了,突然改變態度准備大鬧了麼?明明只是個內衣大盜真是厚顏無恥.以這麼多人為對手你覺得你能贏嗎?」

誰知道呢.雖然我沒覺得我贏不過.

但是,內衣大盜——就算我在這兒亂鬧也無法改變我會被貼上「內衣大盜」的標簽的事實.

明明是冤罪.

如果我在這種情況下亂鬧的話還會被加上對婦女施暴的罪行,這個可就不是冤罪了.搞不好被大家抗議最後被逼到退學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麻煩了呢.

該怎麼辦才好呢.

「住手!那邊的,先等一下!」

那兒傳來了高亢的少年的聲音.

「菲茲大人!」

「誒!菲茲大人!?」

「菲茲大人說話了!?」

「為什麼在這兒!?」

撥開人群出現在我面前的是一頭白發戴著太陽鏡的小個子的少年.

是菲茲.

「抱歉,我在之前晾干這件內衣的時候掉下來了.他只是把它撿起來了而已哦」

菲茲動著肩膀喘著粗氣,夾入了我和猩猩之間,然後幫我做了辯解.

猩猩哼了一下.

「菲茲……大人,你被亞麗愛爾大人任命洗她的內衣的事我是知道的哦」

但是,猩猩繼續說道.

「但是我說的另外的事哦.這個家伙在這個時間還在這兒走啊.明明已經有規定好太陽下山後這條路只能由女生通過的呢」

是這樣的嗎?

沒有禁止通行的公告板啊.

無視正在困惑的我,菲茲搖了搖頭.

「他還是新生,又是特別生,一個人住的所以沒有室友,因此應該還不知道宿舍的一些細小的規則.希望你能放過他」

菲茲拼命地說道,用著正在聽著的我都能傳達到的拼命勁.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非常感激.

猩猩的臉朝向我這兒,好像在說「這是真的麼?」.

我嗯嗯地點了點頭.

猩猩抓著我的手看著菲茲的臉.

「哼∼那個無口的菲茲大人都給你辯護到這種程度了,看來應該是真的事吧.但是,這家伙破壞了宿舍的規定也是事實,作為儆戒,快接受懲罰……吧!?」

她這麼說著停止了對我的拖動.

不知什麼時候,菲茲拔出了魔杖.魔杖的前端指在猩猩的面前.

「我不是說了這不是他的錯麼.好了,快放開他的手……」

「菲,菲茲……大人?」

參雜著怒氣的聲音.

周圍開始嘈雜起來.

在黑暗之中,可以看出猩猩的臉變青了.

「還是說,在這兒的所有人都想被送進醫務室嗎?」

帥呆了.

我也好想試著這麼放狠話.

「切……知道了啦」

她稍微有點粗暴地放開了手.另外一邊拉著我的手的女生也放開了.

手火辣辣地痛著.不過看上去應該不需要治愈魔法.

「菲茲大人,今天我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放過他的哦.但是,那邊的你!不要再給我在現在這時間之後的時間段在女生宿舍附近閑逛了哦!下次被逮著的話就不會原諒你了啊!」

猩猩丟下這些話,回到了自己跳下來的窗口那兒.

其他的女生們也留下了刺眼的視線離開了.

一瞬間,那兒女生全走光了.

「呼……真是的,戈利亞德同學一點都不肯聽別人說的話……」

菲茲歎著氣目送著她們.

剛剛的那個猩猩好像叫戈利亞德.

真是個看上去就很強力的名字呢.【譯者注:原文「戈利亞德」這個名字是「ゴリアーデ」,而大猩猩的日語是「ゴリラ」,她名字的前兩個音「ゴリ(gori)」和大猩猩的前兩個音一樣】

真是名如其人.

菲茲朝我低下了頭.

「抱歉,因為我不小心掉下了內衣才會發生這種事」

為什麼作為男生的他會在女生宿舍洗內衣啊.

我這麼想著,突然想到有說過他是深得亞麗愛爾王女信任的護衛,可能是被特別許可的吧.

看上去也是個很誠實的人.

從頭到腳都有種人畜無害的感覺.

又可靠.

又年輕.

又是帶著太陽眼鏡的帥哥.

說是帥哥,其實更有種可愛系男生的感覺.

糟了,說文藝點的話,感覺要喜歡上他了.

說糟糕點的話,讓我舔他腳也沒問題.

「不,這不是菲茲前輩的錯……幫我大忙了」

「幫大忙什麼的……你認真的話明明隨手能把她們送進醫院的不是嗎」

我終于明白了他這麼急著過來幫助我的理由.

如果我暴走了的話,女生們都會受傷.

他為了不發生這事故才過來的吧.

不過,話說回來,原來他和她們親如一家呢.

「不過,讓我嚇了一跳啊,那是什麼啊,剛才那件事」

「啊,嗯,戈利亞德同學前面說過了,從日落時分以後,男學生是禁止靠近女生宿舍的喲」

「是這樣的嗎?不過這個在學生手冊里沒寫啊」

「這是住在宿舍的學生們之間定下的規矩哦.日落之後不能走這條路,得饒原路去男生宿舍」

原來是當地規矩之類的東西嗎.

雖說是不知道,要是來個人告訴我就好了,紮諾巴什麼的.

「這個我不知情呢」

「這也是沒辦法的喲.下次可要注意點呢」

「好的」

他就算不說我也會注意的.

比如就算是大白天,我也不會再通過這條路第二次了吧.

我至今還對投來的一大片敵意的視線感到恐懼.

雖然如果包圍我的是魔物,或者是用一個手就能數的人數的話是沒關系的,但是一想到一大波女生的敵意的視線,身體就開始打顫.

「不管怎樣,真是幫大忙了.菲茲前輩如果沒有來幫忙的話完全不知道會變得怎麼樣……」

「不用客氣啦,我只是做了應該做的事而已」

應該做的事……嗎.

這麼一想,我想起了在這幾年里盡是受到誤解和冤罪的記憶.

從獸族那兒開始,保羅,還有奧爾斯蒂德.

難道我的臉這麼容易被懷疑嗎.

但是,菲茲前輩沒有上來就認定是我的錯.

不如說,他還反過來站在了我的一方.

以公平的立場.

雖然這件事的起因是因為他的疏忽,明明入學測驗時還把他打了…….

好高興呢.

菲茲前輩.

性格看上去很直爽,入學測試那件事他也沒有記恨.

上次在圖書館里也給了我建議.

在學校里也是很有聲望的,但是卻從不因此自傲.

剛才發生的事故也很好地幫助了我.

雖然看上去有點正太味,但是他是個人格高尚的人.

前輩.

是啊,就叫他前輩吧.

飽含敬意地叫他菲茲前輩吧.

「不過盧迪烏斯君的話,你靠自己一個人不也可以擺脫她們的嗎?」

「沒這回事,真的非常感謝前輩您」

我低下了頭,菲茲前輩害羞滴撓了撓自己的臉龐.

「啊哈哈……被盧迪烏斯君道謝什麼的,有點怪怪的呢」

「誒?為什麼你這麼覺得呢?」

我這麼問道,菲茲前輩對我展現出了笑容.

「…………這是秘密」

我不由得對這個笑容心動了一下——

就這樣,我在學校的第一天結束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七卷 青少年期 入學篇web版 第67話「入學初日·前篇」     下篇:第七卷 青少年期 入學篇web版 第69話「菲茲前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