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七卷 青少年期 入學篇web版 第69話「菲茲前輩」  
   
第七卷 青少年期 入學篇web版 第69話「菲茲前輩」

[翻譯:safawu 校對:gin818]

過了一周左右很單調的學校生活.

我每天的生活如下所述.

首先起床後開始日常的鍛煉.

生前看過的漫畫里有講一個男的每天做100次俯臥撐,背舉和下蹲,再跑10公里,以所有的頭發為代價,得到了世界上最強的力量.【譯者注:漫畫「一拳超人」梗】

我因為不想變光頭,所以再更加努力點.具體說的話,就是增加空揮木刀或者做些其他什麼的.

之後回到自己房間,稍微做一些魔法的訓練.

我開始了久違的手辦制作.因為紮諾巴一直吵著要我教他,順帶也當做恢複訓練.

不過這邊進展得並不是很好.

訓練一會之後,把紮諾巴叫上去吃早飯.

宿舍的食堂似乎是根據年級和身份來決定吃飯順序的.

不過似乎也只是大約的樣子,沒有很嚴格,因為早晨可是很忙的呢.

吃好早飯後,我和紮諾巴告別前往圖書館.

調查轉移的事稍微變得有點有趣了.

正午的鍾聲響起的時候和紮諾巴碰頭,一起去吃午飯.

他似乎也在努力,課程中有不懂的地方就會來問我.

姑且在我能力范圍內都幫他解答了.

順帶一提紮諾巴似乎沒有選土魔法課.

嘛,他喜歡怎樣是他的事.

順帶一提吃飯基本是在外面吃的.

雖然也有人向我們投來奇怪的視線,不過基本上沒什麼問題.

偶爾能看到愛麗娜利茲,不過在她眼里似乎紮諾巴不是好男人的樣子,立刻就去別的地方了.

她似乎會在食堂的1樓和2樓里面轉來轉去.

因為沒法把男孩子帶進女子宿舍,所以我問過她「那個」怎麼解決,她告訴我似乎是晚上去街上解決的.

白天和晚上都在活動,真是個頑強的家伙.

順帶一提這兒的食堂有很多料理都很合我口味.

比如那個和炸雞很像的七星燒,還有和咖喱很像但是是別的東西的名叫柯哩湯什麼的.

雖然離美味還差一步,不過能做出和它相似的東西對我來說已經很滿足了.

午後我前往主校舍的教室,去試著上關于神擊魔法和結界魔法的基礎的課程.

神擊魔法是對鬼魂系,沒有實體的氣狀魔物有著特別大的效果的魔法.

理論上不知道和『亂魔』是不是比較接近.

感覺就像用魔力就這麼打過去那樣.

不過,直接就把魔力打過去的話是不會產生任何傷害的,似乎有什麼的特殊的作用,不過對于這個我還不太清楚.

如果我生前是個退魔師之類的話,可能能理解這方面的理論吧.

現在的課程只是教給我們理論,讓我們一個個背誦詠唱而已.

根據不同的敵人,有必要變化魔法的種類.

如果要成為優秀的神擊術師的話,看透對手種類的能力是非常重要的,不過這一點也不是只限于神擊術師.

順帶一提,一流的劍士似乎也是可以切開幽靈的哦.

結界魔法如同其字面意思是制作結界的魔法.

基本上都是用魔法陣的,不過初級的結界魔法也是可以用詠唱發動的.

初級的結界魔法是張開一個針對面前的魔法攻擊的牆壁『魔力障壁(Magic Shield)』.『魔力障壁』有隔離·減輕火和冷氣的能力.

用在宿舍的暖房里的耐魔磚塊也是這個的進化型吧.

但是既然有針對魔法的障壁,似乎也有針對物理的障壁.

實際上,西隆王國里的結界連物理攻擊都能彈開呢.

不知道再過不久會不會教我們這個呢.

我試著問了下老師,他告訴我不管是神擊魔法還是結界魔法,所有權都是被米里斯教團所擁有的,魔法大學里只能教初級.

物理障壁(Physical Shield)似乎是中級的,看來是沒法在這兒學會了.

老師是能使用的,而且似乎也是能教授給別人的,不過這是違反事項.觸犯了違反事項的被曝光的話,會被米里斯教團追查,甚至有可能會接受異端審判什麼的.

順帶一提以前就算初級也是不允許教的,不過好像大約兩年前學校接受了某個條件才獲得了教授學生的許可.

因為有以上原因,所以這門課索性把焦點放在怎麼破除結界上了.

結界有對物理型和對魔法型兩種,如果到了聖級以上的話似乎可以設置兼備兩方的特性的結界.

結界用途也有多種,比如保護身體的結界和關住什麼物體的結界等等.

雖然洛克希以前和我說過一些結界的知識,不過我當時以為我已經抓住重點了,多少有點內容沒有聽進去.

因此,從頭開始聽起順帶可以給我自己做個複習什麼的,果然還是能學到東西.

上課結束後我回到圖書館,在天黑前這段時間里調查關于轉移的事.

姑且雖然在到處尋找文獻,不過不知是不是因為轉移術本身被認定為禁術的原因,基本上找不到詳細記載的文獻.

菲茲前輩告訴我的『轉移迷宮的冒險故事』可能是寫的最詳細的了.

這之後,回寢室吃過晚飯,稍微做一會手辦就睡覺.

形成了固定的生活節奏,開始過的有點從容了.

不過,我夜里的暴坊將軍依舊是在城鎮消防隊滅火組里當家里蹲啊.【譯者注:這句是電視劇暴坊將軍里面的梗,作者意思是拿這個寓意"他的小弟弟還是那樣子"】

沒有回複的征兆——

有一天.

傍晚的圖書館里,我正在調查關于轉移的事,菲茲前輩過來了.

一頭白發帶著太陽鏡的他,穿著學校指定的校服,上面披著挺漂亮的披風,穿著看起來很結實的靴子,戴著合手的白手套.

和菲茲前輩遇到過好幾次了,我注意到他一直都穿成這樣.

「盧迪烏斯君,坐在你旁邊可以嗎?」

「坐旁邊什麼的真是見外啊,來來來,這兒我已經坐熱了,趁還沒冷掉請坐吧」

「啊哈哈,不好意思了」

我把自己的座位讓出來,菲茲前輩羞澀地坐了下來.

我朝旁邊移動,繼續查著東西.

「調查有進展嗎?」

菲茲前輩偷看著我的手邊.

自那之後的一個禮拜,我每天都在大量查閱關于轉移的文獻.

「我查到過去似乎也發生過幾次和菲托亞領相似的事件」

我把自己調查到的東西告訴了菲茲前輩.

「雖然沒有像菲托亞領那樣大規模的,但是有一天人突然消失了,又在另外一天突然回來了,這種事好像還是有過的」

也就是所謂的「神隱」.

人突然消失,又在別的地方出現或者在同樣的地方再次出現.

這種事在這個世界里還意外地頻繁……也沒有到那樣的程度,也只是偶爾發生的樣子.

「那和菲托亞領的轉移是一樣的東西嗎?」

「我也不清楚呢……嗯?」

突然看了一眼菲茲前輩的手邊,他手里也拿著一本和轉移相關的書.

「難道您要來幫我忙嗎?」

我這兒問道,他搖了搖頭.

「不是哦,我其實也在調查那個轉移事件呢」

「是這樣啊,為什麼特地去調查這個呢?是被亞麗愛爾王女命令的嗎?」

「不……」

菲茲前輩托著下巴稍微想了想,嘴角微微上翹,笑了起來.

是那種自嘲的笑容.

「實際上,我有個朋友也因為那個轉移事件而行蹤不明呢」

「這可真是,這個,該怎麼說好呢……」

我想起了難民營的死亡者名單.

死者數不勝數.

自那之後5年,生存者應該都沒有什麼希望了吧.

菲茲前輩的朋友看來也沒能活下來吧.

家人都活了下來的我,運氣真是太好了.

「不,最近得知了他還活著呢」

「誒?啊,是這樣嗎?」

「嗯,但是,如果好好調查轉移的話……比如如果能發現轉移發生之前的傾向的話,我覺得這樣會更容易找到人呢,所以就調查了這個了」

轉移發生之前的傾向嗎.原來如此,沒有想到這一塊啊.

「不愧是前輩呢,眼光高明」

「不,沒有那回事哦……而且,我最終也沒能去尋找我的朋友呢」

菲茲前輩這麼說著,稍稍將頭低了下來.

聽說,第二王女下台大約是在轉移事件的一年後,當然在這之前肯定已經可以看出下台的預兆了.

作為護衛的菲茲前輩,會因此而變得非常忙碌的吧.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嘛」

因為他有他的立場啊,他也不能把那邊的工作一丟跑去參加搜索.

不如利用護衛的立場,在這個學校的圖書館從別的角度出發調查轉移事件.

他知道已經找到要找的人了,也就是說他有進行情報收集.

就算只有這些,就已經可以說是足夠了.

「比起已經過去的事情,還是先考慮今後的事情吧,目前前輩調查到的事能告訴我嗎?」

「嗯,沒問題哦,我彙總起來明天給你拿過來……不過,不要太過于期待哦,我不是很擅長查東西,所以沒法像盧迪烏斯君那樣很快就能找到什麼東西」

菲茲前輩好像沒有什麼自信.

他好像說今年是四年級來著.

上課和護衛,還有前幾天聽他說的,他似乎還同時干著亞麗愛爾王女的雜務,還有,好像說還是學生會成員來著.在這麼多繁瑣的事情里,一點一點地調查著,沒有因為忙碌而懈怠.

真是厲害啊.

「我和前輩比起來,只是時間比較多而已」

不管怎麼說,一整個上午我可是一直在調查.

現場自身也經曆過,生前還有些知識,這些多少都對我的預測有點幫助呢.

「誒多,那個,盧迪烏斯君,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

突然菲茲前輩一邊撓著耳後根,稍稍低著頭扭扭捏捏地小聲說到.

我歪著頭問道.

「什麼事呢?」

前幾天受到他的幫忙,還欠他一份人情.

不管他要求什麼我都想幫助他.

「我想讓我也幫你一起調查轉移事件」

聽到這番話,我感到非常過意不去.

「不,不如說幫忙的人應該是我這邊吧,因為我這邊前幾天才剛開始調查,情報量很少呢」

「但是,我也沒有這麼多時間啊.我覺得基本應該還是盧迪烏斯君一個人在調查的……你,會不會不喜歡這樣?只是偶爾過來的人來多管閑事什麼的」

基本一個人在調查,有個偶爾來的家伙對你的調查情況指指點點,這麼一想的話,的確有點討厭.

雖然也有可能,不過菲茲前輩怎麼看也不像是個會指指點點的類型的人.

而且,比起我一個人悶頭查,有個從別的視角看問題的人更好.因為我腦袋不太好呢.

如果是被稱為天才的菲茲前輩的話,從我調查過的東西里面說不定也能挑出什麼重要的信息.

「我不討厭哦,請多關照」

「嗯,請多關照」

我這麼說道和他握了手,菲茲害羞地笑了.

看著他的表情和又小又軟的手,我心跳加速了.

我居然對著男人…….

……不,怎麼可能呢.

是我一時迷糊了吧——

在這之後,我把那一天調查的東西集中起來,收拾東西走了.

走出圖書館後,四周已經變暗了.

我和菲茲隨意聊著走向寢室.

他雖然每天為護衛王女和雜務什麼的忙碌,不過10天里好像還是會有一次像這樣有傍晚的余暇時間.

「話說回來,盧迪烏斯君,白天我看到了喲,好厲害呢」

白天?我歪了歪頭.

我做了什麼來著?

「居然讓那個紮諾巴?西隆像小狗一樣跟著你,讓我大吃一驚呢」

「……哈」

白天的話,是指在露天咖啡館眾目睽睽之下吃飯的事嗎.

「可能你還不知道,他可是入學開始就淨會吵架的暴力問題兒童呢」

一聽到淨會吵架的暴力問題兒童,我苦笑了起來.

果然是這樣啊,看來他不是被欺負的孩子.

說來也是呢,能把人的頭給拔下來的家伙怎麼可能這麼簡單就被欺負呢.

「不過最後還是被莉尼婭和普爾塞娜……這兩個不良學生們頭目一樣的人給打敗了,所以變老實了呢」

看來莉尼婭和普爾塞娜好像是不良學生的老大.

她們向成天鬧事的新生紮諾巴發出挑戰,結果意外地非常輕松就把他打倒了,二對一地.

不過我也不會說她們卑鄙呢.

從那以後,紮諾巴似乎就受到了像不良小弟一樣的對待,雖然我沒有怎麼看見過那樣的場面就是了.

「說不定你會被莉尼婭和普爾塞娜找碴,所以請注意一下」

「雖然我覺得應該沒問題……」

我這邊早已經對她們表現得畢恭畢敬了.

目前我還沒有在其他地方和她們照過面.

雖然不清楚不良學生一般會呆在哪兒,不過在食堂里基本看不到倒是.

「誒多,那個,我覺得你和我碰面會讓她們很不爽的」

「這是為什麼?」

「那個,我還是一年級的時候,她們對亞麗愛爾大人找茬,所以那時我和她們決斗把她們打倒了」

「二對一地?」

「嗯.所以可能我被她們記恨著……」

原來如此.

不過,從他的話中可以看出,菲茲前輩是非常強的.

菲茲前輩打倒了以壓倒性勝利(雖說是二對一)打敗紮諾巴的莉尼婭和普爾塞娜她們.

哦呀,這樣的話,戰勝菲茲前輩的我就是最強的咯.

哎呀怎麼可能.

也有相性的原因吧.

我因為會亂魔所以對使用無詠唱魔法的對手相性較好,因為對對方來說是個突然襲擊呢.

「不過我覺得盧迪烏斯君的話沒問題呢」

「這個嘛,誰知道呢」

「在這個學校里沒有能和我一對一戰勝我的人哦.我啊,看起來是這樣但是至今還沒輸過呢」

雖然菲茲前輩這麼稱贊著我,不過我反而想稱贊他的本性.

至今沒有吃過敗仗的人第一次輸了,明明那樣但是卻沒有耿耿于懷.

不知道他有沒有覺得不甘心呢.

「那個魔法叫亂魔來著?真是厲害呢.下次教教我吧」

「嗯嗯,沒問題哦」

我爽快地答應了他.

他學會亂魔的話,我說不定就打不過他了,雖然我也這麼想過,不過我沒有想要拒絕掉.

「啊,不過,正因為這樣,所以最好注意點呢,因為特別生是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人的……克里夫這個人也很容易和人吵起來,賽倫特在入學時似乎也引起過很多問題,還有今年有個冒險者出身的一年級生,是個奇怪的長耳族,聽說會襲擊男孩子」

雖然前兩個人我已經了解的比較清楚了,但最後那個的「襲擊」和一般的襲擊不是一個意思吧.

「就我來說,為了不發生爭執,我有好好地注意著自己的言行舉止哦」

這麼說著,走到了岔路口.

直行的話就是女生宿舍了,雖然天還亮著,不過我再也不會走這條路了.

「啊,我還有事要找亞麗愛爾大人所以」

「好的,辛苦您了,下次也請多關照」

「雖然每天沒有什麼時間,我還是會來圖書館的」

菲茲這麼說著,走向了女子宿舍.

能夠自由出入女生的樂園……我也沒有特別羨慕倒是,因為我還殘留著前些天那個摔角霸王(Muscle Bomber)大姐的記憶呢.

……話說回來.

說不定,讓菲茲前輩給我帶路侵入女生的樂園是達成我在這個學園里的最終目的關鍵呢.

現在還未能明白人神的助言的意圖——

于是,我和菲茲前輩開始共同協力進行調查了.

我覺得我和他關系不錯,雖然對方比我想象的還要友好占了一部分原因,我自身也在盡力構築良好的關系.

不過,他身上的謎團也有好多.

「話說,前輩為什麼一直帶著太陽眼鏡呢?」

「太陽眼鏡……啊,你是指這個眼鏡?」

菲茲前輩沒有摘下太陽眼鏡,一次都沒有過,不管是什麼時候.

「嗯—,原因不太方便說,抱歉了呢」

「沒關系」

雖然很想看一下他的臉,不過也不想強迫看他刻意隱藏起來的臉.

「話說前輩您住在幾層啊?我在吃飯的時候沒有看到過您呢」

「嗯——.那個,姑且現在是住在女生宿舍里的,因為我是亞麗愛爾大人的護衛」

這樣不會出問題嗎?

雖然這麼想過,不過那個宿舍里只要獲得了許可,『將奴隸帶進去』也是可以的.

就算不是奴隸,只要有權勢的王族·貴族的話,多少也能夠通融下.

男子宿舍里也有帶著女仆的貴族呢.

女仆也好仆人也好引起問題的話,當然是由主人承擔責任.

雖然菲茲前輩是受到的是學生待遇,但他有亞麗愛爾的領導氣質和阿斯拉王族的權力撐腰.同時,菲茲前輩自身也是受到大家信賴的吧.

就連那個叫戈利亞德什麼的還是叫大范·維德什麼的女漢子,也會在菲茲前輩和亞麗愛爾的稱呼後面加上"大人".

【譯者注:維德(Vader)是個摔角運動員的名字】

還有,聽愛麗娜利茲說,菲茲前輩在女孩子當中人氣似乎很高.

那些對著盧克「呀——呀——」地叫著的都是些新手追星族.

老手的話,都會對菲茲那憂郁的側臉感到心動什麼的.

實際和他說過話後雖然沒覺得他有多憂郁倒是,不過她想要表達的意思我還是明白的.

「話說,前輩你和我在非常正常地說話呢」

「……?」

「大家都說你是無口的人……」

「我,那個……是非常認生的喲」

與之相反,我覺得基本都是他主動發起對話的,不過聽說過人和人之間的波長對的上對不上什麼的,可能是因為我和他的波長比較對的上吧.

總而言之,以這個學校的常識來看,菲茲他沉默寡言到令人吃驚的地步,在加上他作為無詠唱魔法師這個身份,所以被加了『無言』這麼個綽號.

或者說是『沉默的魔法師』.

「菲茲前輩的家名實際上不會是瑞貝克吧」

「誒?瑞貝克……北神二世好像是這個名字來著?我怎麼可能是,不是的哦.

再說我本來就沒有什麼家族名喲,又不是貴族」

「實際上你燒菜什麼的也是非常拿手的對吧?」

「那個,我是會燒菜……不過和這個有什麼關系嗎?」【校對:ライバック指電影《潛龍轟天》主角凱斯·瑞貝克,前海豹部隊,無口無表情,因過失降職在密蘇里號戰列艦上當大廚.密蘇里號退役時被恐怖分子輕松占領,結果這幫恐怖分子就栽在了看上去就是個無口無表情大廚的主角手上.順便,北神二世的名字是卡爾曼】

他聽不懂我的玩笑話.

但是,不知道哪里有什麼奇怪的,菲茲前輩小聲地笑了.

充滿著謎團的男人———菲茲前輩.

他為什麼要和我合作,果然也是個迷.

不過,我也沒有特別想要去揭露這個謎團.

他本人也看上去像是故意藏著的樣子,故意的話那就是有什麼原委吧.

硬要揭露出向我伸出援助之手的人心里隱藏著的事———我可不想做這種忘恩負義的行為.

當然我說不在意的話肯定是騙人.

不過,有人神的助言給我打著包票.我遵從人神的助言來行動,遇到的就是菲茲前輩.

以到現在為止的經驗來看,順著人神的助言我不管做什麼,都會在一定程度上収束到一個結果上.

也就是說,和他接觸,總有一天會讓我抓住與治療我的病有關的什麼線索.

那麼,現在就沒有必要焦躁.

就這麼想吧.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七卷 青少年期 入學篇web版 第68話「入學初日·後篇」     下篇:第八卷 青少年期 特別生掌握篇web版 第70話 無法企及之力(前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