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八卷 青少年期 特別生掌握篇web版 第70話 無法企及之力(前編)  
   
第八卷 青少年期 特別生掌握篇web版 第70話 無法企及之力(前編)

網譯版 轉自 百度無職轉生吧

塞諾巴·西隆.

西隆王國第三王子,天生擁有怪力的神子.

同時也是個變態,不折不扣的變態,就算稱之為手辦宅也不為過.

當我發現時,他每天都會凝視人偶.並且,只要稍加注意,還會看到他溫柔地不停撫摸那個人偶.

他對待人偶絕不會粗魯.雖然一興奮起來怪力就會無法制禦,但只要面對人偶就絕對不會在力道的制禦上出差錯.

這或許就是他對人偶傾注的愛.

愛.

沒錯,他偏愛,深愛著人偶.

比如說,放在他的房間里的銅制裸體少女像,那好像是以前在市場發現時順著沖動買下來的.一個身材苗條卻略顯嬌豔的裸體少女像.

我第一次找到塞諾巴的房間時,他正全裸地抱著那尊裸體少女像.

當然啦,錯全都錯在想嚇他一跳,連門都不敲就闖進房間的我身上.

可盡管如此,塞諾巴一看到我的臉就慌忙穿上衣服,很尷尬似的對我低頭致歉.

至于全裸緊抱雕像在干什麼的話……你懂的.

他的愛十分異常.

北方大地仍然偶爾會有降雪.一出門都冷得不禁發抖,而金屬制的雕像有多冷用腳趾頭想都知道.

在這樣的溫度下,他明知會凍傷也依然優先自己的欲望.

太屌了我完全模仿不來.

不過,也不是不能理解.我生前也有過『使用』手辦的光榮戰績.但是,若敢對神像(洛克希手辦)這麼做我決不輕饒.

……說起來,我在塞諾巴的房間里沒看見洛克希的人偶呢.

可能放在老家了吧.

————————————

這樣的他,某天突然在我面前低頭跪下了.

那是一個夜晚,而我手邊有一個正在制作的人偶.

「師傅,請將人偶(手辦)的制作方法傳授給余!」

在過去的一個月里,我一直都對塞諾巴說再稍等一會.

他則像一匹順從的狗般一直在『等待』,現在看來終于達到忍耐的極限了.

「我們不是約好了嗎!為什麼您還不開始將技術傳授給余呢!」

塞諾巴有些生氣了.

當然,我也沒有拒絕的理由,一開始也是這麼約好的,為此我進行了兼作康複訓練的複習.

而之前沒教他也有生活沒有安定下來,和我本來的目的相去甚遠,還有契機未到的原因.

「……塞諾巴喲,吾之修行可是很嚴酷的」

我故意用戲劇般的口吻說道後,塞諾巴驚訝地吞了口氣鄭重地低下了頭.

「當然了.師傅,希望您不要太看輕余.哪怕嘔心瀝血,余也絕對要掌握師傅制作人偶的精髓!」

「嗯,這份氣魄甚好」

綜上所述,我開始著手教塞諾巴制作人偶.

時間是睡前,每天花大約一兩個小時.

當然我也有居心.

他對人偶的愛可是貨真價實的.

順帶一提,王族都是土豪.

說不准像我之前放棄的人偶的上色,量產事業都能付諸實行呢.

首先是洛克希人偶的量產.

雖然以前制作的那個是最棒的,然而這個世界存在制作銅像的技術和制作西洋風格人偶的技術.如果借用那些技術,哪怕做出來的成品略遜于前者卻也將量產化為了可能.

接下來就是瑞傑魯德的人偶.

我打算執筆在還原史實的基礎上,一個勁美化斯佩爾多族的書.

描寫多一點戰爭,以便讓這個世界的讀者更容易接受.

一方面描寫不被承認的男人與被這個世界所承認的英雄形成的對照

一方面敘述即便不被承認也一直努力的男人的苦惱與迷茫.

而書的附錄里附贈一個手辦.

作為贈品的手辦和書組成一套.

畢竟主人公有與沒有形象化的影響可是天差地別.

如果這麼做成功的話,之後執筆歌頌洛克希偉業的書也不錯呢.

好,上吧.

或許只有我一個是辦不到的,但塞諾巴再怎麼說也是王族.

既有錢,又有熱情.

作為工作伙伴那是再好不過了.

有句話叫盡打如意算盤.

那時候的我恰恰印證了這句話.

「那麼,吾將奧義傳授于你吧!」

「是!師傅!」

我們的人偶制作之路才剛剛開始!

就結果而言.

做不到.

塞諾巴沒辦法以無詠唱使用土魔術制作人偶.

理由有兩條.

他無法以無詠唱控制魔術.

外加本身的魔力總量壓倒性不足.

仔細一想,這個世界里能使用無詠唱魔術的人寥寥無幾.

我見過的人里,也只有奧爾斯提德,菲茲,還有希露菲.

聽說學校里還有一個無詠唱駕馭風魔術的教師,不過好像在去年去世了.

雖然從小就能做到的我並沒什麼實感,但是無詠唱是一種高度的技術.

仔細回想一下,艾莉絲或是基列奴也沒能掌握無詠唱魔術.

這種情況下,剛開始學習魔術的塞諾巴更不可能學會了.

另外,魔力總量的問題也很重要.

當初我制作手辦的時候,也是為了將無止境持續增長的魔力有效地用盡,花費相當多的魔力制作的.

這時我第一次理解到,自己魔力總量似乎比其他人多得多.

不,是隱約覺察到了.

論多少的話應該算多的一方,可從未沒想到差距有那麼誇張.

冒險者時代,看到其他不到一會用光魔力的魔術師時,我最多也就想著「他在多余的事情上浪費太多魔力了」而已.

若以數值劃分,將一般魔術師的魔力劃作100左右,以為自己充其量也就500的水平.

而實際上,我的魔力總量好像還要多很多.

萬萬沒想到塞諾巴連一個配件都做不了.

嘛,我的事先放一邊.

塞諾巴努力過了.

一早起來就使用魔力直到暈闕,一醒過來又使用魔力到再次昏迷.

他一整天這樣不停地反複練習.

可能因為堅持將魔力用至極限的關系,他的臉頰都急劇消瘦下來.

那副尸骨般的面孔上沾滿了淚水與鼻涕.

沒有最想做的事情所需的才能.

他從自己的那副樣子清楚地領會到了.

我對他做了何等過分的事.

之後我反省了.反省,並且對他道歉.

「抱歉」

塞諾巴搖了搖頭,無力地答道.

「哪里,余要是能更優秀點的話……」

一個被打垮的男人的背影,一個沉浸在哀愁中的敗犬的背影.

就此放棄可不行!

我開始思索.

連制作手辦的第一步都踏不出去也太可憐了.

不過,無詠唱的制作方式還是放棄了.

魔力總量都不足的話,想用和我一樣的方法制作出手辦是不可能的.

「好,換個方法吧」

我自然而然地得出了這個結論.

「還有別的方法嗎!?」

被打垮的塞諾巴立馬恢複精神,興奮地探過身來.

「嗯,盡可能采取不用魔力的方法吧」

我這麼說道,同時制造出一個土塊.

那個土塊就是粘土.

「這雖然是用魔術制造的,不過這種土塊也應該能在自然界找到」

粘土在哪里都應該能找到.

我聽說有名的陶藝家會在山上閉關修行,不過這個世界的山和森林滿是危險.

即便如此,應該也會有像是哥雷姆(一種泥人怪)什麼的材質類似粘土的怪吧,就算不特意去挖掘地面能利用的東西也有很多.

「那要怎麼做?」

「削」

一點一點地削.

這是最原始,最確實,卻無比艱難的方法.

將粘土塊慢慢削成每個部件.

這樣的話,就算是沒有魔力的人也有可能做到.

雖然沒有專門用于削土工具是個問題,不過去市場在魔力附著品里找一下應該就沒問題了.

能像切黃油一樣切岩石的小刀之類的,我以前也在某些地方見過.

「原來如此,師傅!這樣的話余好像也能做到呢!」

塞諾巴聽過後發出了明朗的聲音.

那份表情滿載希望.

————————————————————

希望,簡簡單單地被粉碎了.

塞諾巴的手指一點不靈活.

原因就是與生俱來的能力.

怪力.

沒錯,他的怪力成為了阻礙.

雖然他能控制怪力不至于弄壞物品,但最多也就這樣了.

很難進行將配件精密地削出來這種細致的工作.

塞諾巴每天紅著眼不停努力.

他的熱情沒有半點虛假.

每日不眠不休,埋頭制作人偶到幾近餓死.

無法照預想般削刻,重新制作了無數遍.

每當這時他都會哭泣,嚎叫,發出怪異的吼聲.

然後,終于完成了.

他從零制作出的——人偶.

那個人偶絕對稱不上好看,而且做工很差.

要是在前世我恐怕會嗤之以鼻,作為搞笑圖片或是拼貼畫的素材大量出售吧.

然而,我很清楚.

這就是他滿腔的熱情.

我決不能嘲笑.

可即便我沒有笑話,塞諾巴自己也理解了這份作品有多糟糕.

「師傅,余做不到……余……余完全達不到師傅的水平!」

塞諾巴流下了淚水.

為做不出自己所想像的作品,流下了淚水.

帶著一副被擊垮,仿佛在訴說自己已經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的神情.

從開始傳授到完成的兩個月.

看著塞諾巴那急劇消瘦的憔悴臉龐,我不知如何是好.

——————————————————————————

「我遇到了這樣的問題」

我決定試著找菲茲前輩商量.

找他人商量自己弟子的不才,身為一個師傅實在是丟臉.

然而,我希望借助他人的智慧.

塞諾巴真是太可憐了.

「制作,人偶?」

菲茲前輩露出一副沒怎麼理解的樣子.

他和我並肩坐在圖書館的椅子上,困惑地聽著我的話.

「是的,就像這樣」

于是我使用土魔術隨便制作一個簡單的人偶給前輩看.

樣子類似于沒穿衣服的猿A寶的簡單人偶.(猿寶寶)

「好,好厲害……」

菲茲前輩緊緊盯著我的手頭,凝視做出來的人偶.

然後自己也嘗試性將魔力集中在指尖,做出一個扭扭捏捏的不定形史萊姆狀的土塊.

馬上能模仿我,這人也挺厲害的呢.不過,似乎沒能塑造成他想要的形狀.

最後菲茲前輩「哈」地歎了聲氣放棄了.

「做不到啊」

嘛,制作手辦可是我很久之前孜孜不倦地鑽研而來的技術,光是看看就被輕易學會的話我可要哭了.

話雖如此,感覺看樣子只要多加練習菲茲前輩也能做到.

畢竟他也是能使用無詠唱魔術的人.

「這種事普通人是無法輕易模仿的哦」

「確實呢.其他方法的話,雖然我也想過采取削土塊這種方法,但是……」

「雙手不夠靈活所以做不了嗎」

菲茲發出「唔——」的低鳴,手放在下顎上思考起來.

思考時手會放在下顎上似乎是他的習慣.

不知道是不是墨鏡的關系,那個姿勢看起來特別帥.

順帶一提,害羞或為難的時候他會撓臉頰或者耳朵後面.

那些動作與他的年齡很相應,讓人感覺很親近.

雖然說長耳族十分長壽,外表可能跟實際年齡不同.

「唔——,也是呢.雖然不知道能不能作為參考,不過阿斯拉的王都里也有類似的人哦」

「類似的人嗎?」

「嗯,盡管自己很想做,卻沒有能力和技能的人」

「那個人是怎麼解決的?」

我一問到,菲茲前輩就像有些難以啟齒似的輕輕撓起耳後.

「那個,就是,讓奴隸來做」

「嗯……」

從菲茲前輩的話來看.

王都里的那個人好像是有知識卻沒有技術的人.

因此買下奴隸並加以指導,讓他做出自己所希望的東西.

「根據你說的話,那個,塞諾巴同學是很喜歡魯迪烏斯同學制作的人偶,因此想要更多希望自己學會制作對吧?」

「啊咧?我說的是這意思嗎?」

「那個,在我聽起來是這樣哦?」

是這樣嗎?

不過說的也是,如果只是普通的喜歡手辦,就算會做一些塗裝或改造,一般也不會想自己著手做吧.

我生前也至多是喜歡享受魔改造的程度而已.(一般指將手辦改成近乎工口狀態)

「塞諾巴同學肯定是希望魯迪烏斯同學成為自己的專屬人偶師吧,不過他清楚這是不可能的才會這麼說不是嗎?」

「我倒不覺得有什麼不行」

在西隆王國被塞諾巴雇傭,每天過著制作人偶的生活.

總的來說,這種生活也挺不錯.

在王宮工作的話,工資肯定很穩定吧.

這麼說來,菲茲前輩在安莉埃爾王女那一個月有多少呢.

……問起來感覺很失禮.

「嘛,姑且試著對塞諾巴這麼建議吧.真是謝謝你了前輩」

「嗯,不用客氣」

我低頭致謝後,菲茲前輩靦腆地笑了.

不知為什麼,一看到這份笑容我都會有點心動.

謎.

謎之男人菲茲,真是不可思議.

——————————————————————

購買奴隸並傳授技術,讓其來做.

試著這麼建議塞諾巴後,他馬上興奮起來.

仿佛正合他意似的,歡喜地開始制定奴隸購買計劃.

實際上,他原本好像是希望自己來做.但是,自己辦不到才會無可奈何朝這種方向想.

出乎意料的是,菲茲前輩所說的「讓奴隸來做」這種方法在這個世界似乎是一般常識.

盡管如此,在有著師傅與弟子的關系的前提下,請求師傅傳授給奴隸而不是自己似乎相當失禮.

況且塞諾巴一開始也說過就算嘔心瀝血也要學會,因此一直不好意思開口,在我主動這麼建議後總算松了口氣.

「因此,下個月的假期我們決定去奴隸市場」

我再次向菲茲前輩道謝.

遇到困難的時候能有一個聽取建議的存在,實在令人感激不盡.

「這樣啊.能找到一個不錯的孩子就好了」

就此這個話題結束了.

雖然已經結束,但菲茲前輩之後顯得有些坐立不安.

怎麼回事?

「話說回來,下個月的假期我也有空呢」

「是嗎」

「嗯,而且,那個,我也沒什麼要做的事所以想去鎮上逛逛,但是沒什麼特別想去的地方……再加上我孤身一人也沒什麼朋友……」

說到這里,他時不時瞄過來,就像在暗示什麼.

護衛的工作不要緊嗎.

萬一遇到狀況時,不在王女身邊也沒問題嗎.

……嘛,那也不是我該考慮的事.

魯庫肯定會有辦法解決的.

「呃,下個月假期,前輩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去?」

「可以嗎?不會打擾你們吧?」

「嗯,作為建議的謝禮,起碼讓我請你吃頓飯吧」

「這樣啊?那承蒙好意了」

菲茲前輩說完後,有點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

——————————————————————————

就這樣,我們決定三個男生一同前去奴隸市場.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七卷 青少年期 入學篇web版 第69話「菲茲前輩」     下篇:第八卷 青少年期 特別生掌握篇web版 第71話 無法企及之力(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