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八卷 青少年期 特別生掌握篇web版 第72話 獸族大小姐綁架監禁事件 前篇  
   
第八卷 青少年期 特別生掌握篇web版 第72話 獸族大小姐綁架監禁事件 前篇

莉尼婭·迪德魯蒂亞.

大森林的守護者,德魯蒂亞族之一的迪德魯蒂亞族(貓).

族長古斯塔夫的孫女

戰士長,下任族長蓋斯的女兒

普爾塞娜·亞德魯蒂亞.

大森林的守護者,德魯蒂亞族之一的亞德魯蒂亞族(犬)

族長布魯多古的孫女

戰士長,下任族長迪魯迪利亞的女兒

德魯蒂亞族.

這個種族在獸族中也是特別的存在.

他們的起源可以追溯到5500年之前,

最初的[人魔大戰]末期.

[人魔大戰]是人族和魔族間的大決戰.

其勝利者是人族.

之後人族便將魔族當作奴隸一般地對待,並洋洋得意起來.

一個接一個地向其他種族發出了宣戰布告.

居住在擁有豐厚木材資源的大森林中的獸族們也沒能成為例外.

人類兵臨城下

對此,當時獸族的首領『獣神迪迦』站了出來.

面對卑劣的人族,獣神迪迦集結了獸族,並親自站到了最前線.

發揮著力量,時而依靠智慧,時而依靠其他獸族的幫助,

最終成功守護了大森林.

『獣神』是君臨全獣族頂點的男人,亦成為了英雄之名.

而那獣神迪迦則正是德魯蒂亞族族人.

所以德魯蒂亞族即是居住大森林中獸族的首領.

只聽這些,可能會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

但是現在,獸族並不僅在大森林,

也能見到其分布在中央大陸呀,貝卡利特大陸大陸等區域.

其總數雖然不如人族多,

但也絕不是可以無視的數量.

說具體一點的話,推測其具備現在和米里斯神聖國進行戰爭的戰力.

是擁有這種程度武力的種族.

然後,莉尼婭和普爾塞娜則都是德魯蒂亞族族族長的孫女.

獸神的直系.

擁有特殊意義的孩子.

是將來成為族長,又或是族長妻子般的存在.

以人族來舉例的話,即是擁有王位繼承權的……公主.

並且還和人族最強國家阿斯拉王國的公主地位相當.

因此在她們入學時,是當時最為顯赫的存在.

那樣的她們為什麼會離開故鄉,來到這遙遠的土地進行學習呢

這是因為上一代的王子和公主,實在是太不中用的關系

作為下一代的她們,也如同上一代的王子(蓋斯)?王女(基列努)那樣頭腦不好

因此,族長(古斯塔夫)為這件事非常憂慮,

命令兩人遠赴他鄉進行學業,獲取知識.

在她們權利行不通的地方,或許能體會到自己的斤兩後再回來吧

但是.有一點卻沒考慮到.

兩人是以『獸族族長孫女的立場行不通』為理由被送進魔法大學的.

因為是獸族,甚至于做好被迫害覺悟的兩人

等待著她們的是,將自己當做易碎品一般對待的教師和不停獻媚的其他學生

沒錯,行的通.

所謂德魯蒂亞族的立場,即權利.

兩人開始得意洋洋起來.

人學時還多少有些擔驚受怕的她們,

在發現將德魯蒂亞族傳承的吼叫魔法以及高敏捷性,筋力,再加上種族特性所特有的打架強悍性,及課業上所習得的詠唱魔法的話,打倒上級生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之後.開始漸漸變得行為惡劣起來.

集團欺凌,恐嚇,敲詐勒索,聚眾鬧事…….

凡是像不良學生的事幾乎都做了一遍,明明是一年級卻成了不良的老大.

但是,這一帆風順之路卻立刻迎來了終點.

升到二年級的時,從阿斯拉王國來了位公主.

亞麗愛爾·亞內莫伊·阿斯拉.

阿斯拉王國第二公主.

直到最近都在利用派閣進行權力斗爭的人物.

那人居然帶著兩名護衛,滿不在乎地入侵了莉尼婭?普爾塞娜的地盤.

然後最不能讓人接受的是,直到最近還一直向莉尼婭?普爾塞娜搖尾巴的教師們,

開始改向亞麗愛爾等人搖尾巴

即便如此,也忍耐了半年.

看不順眼,雖然看不順眼但還是忍耐了一下.

但是,忍耐立刻就達到了極限.

亞麗愛爾非常地優秀,僅僅是一年級就成為了學生會成員

作為優等生被稱贊的亞麗愛爾對比被貼上了不良標簽的自己這邊.

在莉尼婭和普爾塞娜看來,就感覺像是在針對自己一樣.

當然被貼上不良標簽完全是自作自受,所以這完全就是嫉賢妒能罷了

于是莉尼婭和普爾塞娜開始招惹阿斯拉公主等人.

從走在路上時,在她面前往地面上吐口水這種低等級的惹事生非開始

逐步升級到故意用肩膀撞,把水濺到人,

偷盜內褲之後扔在男生宿舍門口之類的.

最終甚至發展到聚集不良學生進行襲擊的事態.

然後,被菲茲前輩打的落花流水.菲茲

近二十名的襲擊者被菲茲前輩僅僅一人所擊破.

包括自己兩人也被菲茲前輩給胖揍了一頓.

接著,事情的來龍去脈被查清

教師之間進行了商議.

最終變成了近二十名襲擊者被集體退學.

但是,莉尼婭?普爾塞娜兩人最終沒有被退學.

認為畢竟是德魯蒂亞族的大小姐,強制退學的話會不太妙.

不良學生銳減,莉尼婭?普爾塞娜的行情也跟著暴跌.

阿斯拉公主等人被學生們看成了英雄.

順帶一提本來也為她們設置了特別生的位置,但在阿斯拉公主的請求下,待遇卻

和一般學生沒有區別.

當然,這對莉尼婭和普爾塞娜並不有趣.

雖然並不有趣,但戰斗力的差距卻顯而易見,手下的棋子也已經沒有了.

最多,也就是在去年入學的特別生紮諾巴呀克里夫惹事生非時,找個理由胖揍他

們一頓撒氣而已的程度.

雖然使喚紮諾巴收集公主一行人的情報,卻也沒有複仇的打算.

最近雖然還是能看到不少行為不端的地方,但授課還是有認真在聽的.

已經面目一新,可以這麼說吧.

對于新入生的我來說,不過是覺得菲茲前輩好厲害一個插曲罷了.

反正是已經結束的事.

曾經我是這麼認為的——

紮諾巴視點 ——

我是紮諾巴?西隆.

事件的起始是的就是那個夜晚.

師傅正向茱莉,一如既往地傳授土系魔法.

師傅稱之為「實驗」並進行的修行方法是種很奇特的方式.

在每天的開始只進行僅僅一次的,利用詠唱發動的魔法,

在那之後便不再教授詠唱,只是不停地讓她以無詠唱嘗試制作土彈.

最初看到時,靠這樣怎麼可能無詠唱使用魔法呢,本王這麼想著.

但是,一個月.

是的,只用了一個月,茱莉便成功地制作出土彈.

以無詠唱的方式.

不得不震驚啊.

師傅說,茱莉的魔法離期望還差的很遠很遠.

確實茱莉以無詠唱制作土彈也只能在數次中成功一次.

魔力也會非常快地耗盡.

整整一天,一次也無法成功的例子也有.

但是,和沒有才能的本王進行比較的話就…….

還是不去想了,本王從別的方面努力就好.

話說回來.

明明是這樣的孩童卻也能做到無詠唱施展魔法什麼的.

雖然師傅說「多虧了菲茲前輩的意見」,但無論怎麼說,

教的人還是師傅吧.

這該說,不愧是師傅吧.

拜在師傅門下當弟子的本王的眼光果然沒錯.

師傅還同時,教給茱莉人類語.

讓人驚訝的是,如果只是單詞的話她居然能理解人類語.

回想一下的話,因為和父母一起在中央大陸待了好幾年,所以這也是當然的事吧.

不知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感覺似乎教起來特別簡單.

那個混蛋商人說了謊呢.

不對,沒有說謊的必要啊,可能只是單純地茱莉沒說過話而已.

對本王來說.茱莉也是很不錯的商品.

茱莉是個很機靈的孩子.

叫拿那個過來就拿那個過來.

喊拿這個過去,就會拿這個過去.

很擅長領會本王的想法.

簡直就如同金潔兒一樣.

本來的話購入奴隸的人普遍會給其烙上特殊的魔法印記以防止逃跑.

但是,師傅似乎很不喜歡這種東西.

買的時候也沒做這種事.

不是奴隸,只是作為弟子來對待的樣子.

正是因為如此,本王也決定將茱莉當做徒孫來對待.

不是奴隸而是徒孫,這樣想的話,便莫名地覺得很可愛還真是不可思議的事.

好了.

那天的事件,便是在課程之後發生的.

在師傅的授課結束之後,本王開始教導茱莉人偶的美妙之處

這可是非常重要的時間,沒有熱情怎麼能成就大業.

作為師傅壯大計劃的骨干而存在的茱莉,一定要讓她理解人偶的美妙之處.

那一天也是如此.

今天就以『瑞傑爾德人偶』為例子來闡述一下師傅制人偶造型上的美妙之處吧!

一邊這麼想著,本王從帶鎖的保管箱中把人偶取了出來.

師傅邊做著回去的准備邊把目光偏向這邊,突然開口問了一句.

「說起來,洛克希人偶怎麼樣了?」

所謂驚出一身冷汗,正是指現在這種事.

直到今天一直想著,不要提,不要提的,終于還是被問了.

本王差點就想謊稱將其留在西隆王國了,

但還是咬了咬嘴唇,忍了下來……

本王不會說謊.

對師傅,本王絕對不會說謊.

「實際上……在,還是在的……」

嘴巴不聽使喚.

手在發抖.

知道了事實的話,師傅說不定會把本王逐出師門.

一想到這,身體便猶如灌了鉛一樣重.

「有在?好久沒看了,能拿出來給我看看麼?」

師傅的聲音似乎有些興奮.

胸口好痛!

懷著末日般的心情,從床底下拖出了一個帶鎖的箱子.

用顫抖的手打開,把里面的東西取了出來.

看到那個的一瞬間.

師傅的目光變了.

「喂,這是鬧什麼呀……」

師傅的聲音顫抖了.

明明是平淡無奇,毫無起伏的聲音,可居然在顫抖.

本王都快哭出來了.

這輩子還從沒遇上過麼可怕的狀況.

師傅的一大傑作.

『1/10洛克希人偶』她,

……悲慘的被解體了.

頭部掉了,為了換裝的零件變的粉碎,

手腕從肘部開始碎裂,腳步則是向不可思議的方向扭曲著.

如同悲慘的死尸一般.

只有法杖比較牢固,沒有什麼損壞.

「怎麼回事紮諾巴,你小子,老子我喂,這到底是搞什麼鬼,來句話啊?」

師傅憤怒了.

那個平時一直以平靜的口吻,平淡地說著敬語的師傅.

失去了一貫的語氣.

「老子我是有多麼地感謝老師,尊敬老師,難道沒有對你小子說過麼?

制作這個人偶時,注入了多少對老師的思念,

你小子難道是不知道的麼?」

確實地能感覺到師傅是真的發怒了.

被莉尼婭和普爾塞娜當成笨蛋也只是表現出退讓,

被克里夫找麻煩也只是消沉一下,

被路克耍了也只是一臉困惑而已的師傅.

釋放了殺氣.

茱莉害怕地躲到了本王的背後.

本王也想躲啊.

「你小子,難道說,是在看不起洛克希?

呐,你小子,難道說,是想與老子我為敵麼?」

「不不不,不是這樣的!」

本王慌慌張張地搖頭.

從師傅那里,經常能聽到洛克希的事跡.

是個優秀的人物,是個值得尊敬的人物,師傅一直是這麼說道.

從那里可以感覺到不僅僅是憧憬,可以感覺到一些狂信.

對,是從米里斯神殿騎士團身上感到的同一種東西.

說實話,本王對洛克希什麼的是無所謂的.

但是,如果在這里說出這話,師傅會用魔法的吧.

師傅認真地使用魔法的話……本王會連灰都剩不下.

雖然被稱作怪力的神子什麼的,但這身體對魔法可沒什麼抵抗力.

「不是這樣的! 這是和莉尼婭,普爾塞娜決斗時堵上的,本王最重要的東西!

是在決斗敗北時被悲慘的破壞,踐踏至此的,

沒有,絕對沒有把洛克希殿下當成笨蛋之類的想法」

「決斗?」

本王繼續辯解.

一句接一句地陳述真實.

一年級的時候被莉尼婭?普爾塞娜要求決斗的事.

那個時候,互相堵上了重要的東西的事.

自己把「1/10洛克希人偶」拿出來的事.

作為神子的本王在西隆從沒有輸過.

所以沒有懷疑過自己的勝利.

因此堵上了「1/10洛克希人形」.

有著即使被使用了上級魔法,也會忍耐著揮舞著鐵拳的覺悟.

但是,那些家伙突然使用了奇怪的法術.

就因為那個,本王被奪去了行動自由.

然後,就變成被隨意毆打的對象了.

本王無可奈何地輸掉了,淚流滿面地交出了人偶.

沒有辦法.因為輸掉了嘛.

那偉大的傑作被奪去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那個絕對是誰都會想要的啊.

這樣想之後,便放棄掉了.

可是,事與願違的是,完全不知價值為何物的那些雌性們.

說著「什麼啊這個」「好惡心啊喵」之類的把人偶摔在地上,又是踢又是踩的,弄

到四分五裂之後還踹飛了.

如此這般.

師傅收起了殺氣.

「這樣啊,你也不甘心吧」

嘭地被敲了敲肩膀.

終于被師傅理解了!

如此想著並抬起了臉的本王因為害怕沒用地發出了「噫ッ」的聲音.

「碰上這種事的話,從一開始就告訴我嘛.

如果知道的話,當時也不會那樣一個勁的傻笑了」

說出溫柔話語的那張臉,仿佛透明了一般.

語氣也和平時不一樣.

伴著憤怒,師傅變成了別的什麼東西.

師傅他對于人偶,平時是不多說什麼的.

或者說,並沒有那麼喜愛人偶也說不定,最近本王是這麼想的.

但卻錯了.

在師傅內心的,是比誰都強烈的熱情.

「就教教她們怎麼做人吧」

今晚,這兩人死定了.

本王這麼確信了.

並戰栗起來.

但是數秒後,戰栗變成了興奮的顫抖.

本王得到了強有力的同伴,終于能為人偶報仇了.

「是的,師傅!」——

盧迪烏斯視點 ——

真是不可饒恕.

把別人制作的東西奪走之後,還特意踩踏碾碎.

真是驚世駭俗的暴行.

這行為簡直就和用棒球棒砸壞電腦一樣.

把別人的東西如此簡單的破壞!

啊啊,可惡.

真是糟透了的家伙,絕對不會原諒.

最最不可原諒的是踹飛了洛克希這件事.

即便是人偶,居然踹飛了洛克希.

我過去,曾經對【踏繪】這件典故不屑一顧.

覺得靠這種行為是不可能分辨出是不是基督徒的.

但是,現在理解了.

基督徒們的心情.

這種信仰在自己眼前遭受踐踏的屈辱.

這就是島原之亂的真實麼.

是卡諾莎之辱麼.

是十字軍強行遠征的原因麼.

必須要讓她們了解一下.

那兩匹愚蠢的雌性究竟做了什麼.

不得不讓她們自己體會一下.

出來混遲早是要還這件事.

「聽好哦,紮諾巴先生」

「在,我在!」

「要活捉她們.不要殺掉.因為必須對她們違抗神的行為進行處罰呢」

「處罰麼,明白了!」

「目前來說,我想把她們分別抓起來」

「可是,她們一直是兩個人一起行動的!」

兩人組麼.

會群聚的動物還真是聰明.

「說的也對.聰明到簡直讓人感覺不像是動物一樣呢.然後說雖然是以二對一,卻能完勝作為神子的紮諾巴的戰斗力……看來會變成一場苦戰呢」

「不,本王覺得師傅的話綽綽有余」

「不要過大評價.勝利這種東西,永遠是被送到謙虛的人手里的」

我要讓自己維持冷靜.

變得冷靜.

要Cool!

在冒險者時代,冷靜這件事能決定生死.

一如既往地,保持Cool,維持冷靜.然後,把動物們給干掉!

「來說說作戰」

「是!」

「她們的戰斗力雖然是未知數,但是戰斗方法已經掌握到了.

一人一邊高速移動一邊用魔法等方式進行擾亂,另一人則在期間用吼叫魔法將敵人無力化.

雖然非常簡單,但是對于具備同等身體能力的兩人來說.

即便後衛被攻擊了,也能立刻切換所擔當的部分」

被攻擊的那方專注回避,

另一方則是一直使用麻痹攻擊.

菲茲前輩,是怎麼擊破這種配合的呢.

要是問一下就好了.

嘛,這件事就算了.

「不過,這次是二對二了.

公平決斗的話,紮諾巴君,我覺得作為神子的你並不會劣于她們」

「……啊不,本王覺得即使不二對二,師傅一個人也綽綽有余」

「紮諾巴.你如此仰慕師傅讓我很開心.

但是在肉搏戰方面,我一直被大兩歲的青梅竹馬給修理的遍體鱗傷.

雖然從那時起自己多少也有鍛煉過,但說實話完全沒有自信」

「誒っ!? 居然存在能把師傅打的遍體鱗傷的人!?」

「有的是,我知道的至少有三個」

艾麗絲,瑞傑爾德,奧爾斯蒂德.

僅僅我知道的就有三個人,找找的話一定還有吧.

然後,莉尼婭和普爾塞娜就有可能是這類也說不定.

對付艾麗絲的話使用魔眼和魔法就能贏.

但實際上卻並沒有拿出真本事打過架.

莉尼婭?普爾塞娜她們和艾麗絲大概差不多的歲數.

那麼視為實力也差不多強會比較好吧.

「師傅過于謙虛了」

「紮諾巴君.勝利必須是確定的東西.

絕不再能有第二次,變成洛克希老師被踐踏的結果了.

說實話這是想讓菲茲前輩或愛麗娜利茲也來幫忙的情況.

不巧的是兩人似乎都很忙,這次就僅靠我們來干吧」

愛麗娜利茲不怎麼會參與私人糾紛

明明那家伙也受了洛克希老師不少照顧的.

但一定會說人偶程度的事就算了吧,又不是洛克希老師本人被做了什麼之類的.

真是薄情寡義的家伙.

「是,那麼立刻寄出邀請決斗的信吧.

本王祖國的傳統自古就是在信中夾入匕首並插上一枝花.

而德魯蒂亞族族的傳統似乎是把腐爛的果實糊在對手熊臉上的樣子.

事實上,這種傳統以前不曾聽說,有可能也是謊言,

但本王當時被告知這種行為就是其邀請決斗的信號.

師傅您覺得如何呢?」

「偷襲」

「誒? 這麼做有些卑鄙吧……?」

哼,卑鄙就好.

才不是什麼決斗.

此乃聖戰!

因為是聖戰所以就該卑鄙.

在宗教的大義下做什麼都可以不是麼.

成王敗寇,僅此而已.

不過,偷襲還是算了.

因為想不到什麼能瞞過德魯蒂亞族鼻子的方法.

結果,變成了單純的等著她們.

從正面,堂堂正正的!

距離教學大樓稍微離開的獨棟.

從那里通道寢室的路上,找一個沒什麼人的地方作為陣地.

是個邊上鄰接著林子,周圍不怎麼看的到的廣場.

在那里正大光明的抱手一站.

時間正是黃昏.

行人很少.

決斗的話必須一定要黃昏之時之類的堅持實際上並不存在.

單純只是這時間是她們上完課從教學樓出來的時間.

在一天結束的時候她們的魔力也會減少之類想法也是有的.

話說回來還真慢.

那些家伙明明是卑鄙無恥的不良學生,課倒是上到最後嘛.

明明下午曠個課窩在屋頂上不就好了.

我抱著手,帶著紮諾巴繼續站著等.

當夕陽漸漸消失,周圍開始變暗,周圍終于完全看不到人時.

那些家伙出現了.

「干嘛喵?」

「做什麼呀?」

看到像門神一樣的杵在那里的我們.

莉尼婭她們用疑惑的視線瞪了過來.

「喂,你們,在那里傻站著擋到人家了啦.

把路喵開」

雖然莉尼婭這麼說,但我們並沒有讓開.

普爾塞娜嗅了嗅氣味.

舔了舔嘴唇壞笑道.

「莉尼婭,那些家伙好像想干架呢」

莉尼婭聽到後,把目光固定到我身後站著的紮諾巴身上,歎了口氣.

「紮諾巴,你這家伙,難道就不感到害臊麼?

明明是隔了好久的複仇戰,居然把一年級的小鬼給帶過來……」

「哼」

面對一聲鼻音後看向其他地方的紮諾巴.

莉尼婭的額前冒起了青筋.

「氣死了,這讓人不爽的態度.另一個人偶也想被喵成破爛嗎」

「姆嗯……師傅,這里就先讓本王!」

紮諾巴板起了臉試圖走上前去,我一把抓住阻止了他.

憤怒的心情我也是一樣的.

另一個指的就是瑞傑爾德的人偶吧.

是要破壞即是我恩人又是我朋友的人偶.

「不是挺好的麼.沒有什麼可以感到害臊的事啊.

總是黏在一起的她們兩人才更感感到害臊呢.

畢竟是宣傳自己不窩在一起就什麼都做不到的呢」

「你說什麼喵……!」

莉尼婭和普爾塞娜仿佛冒出了「!?」的臉還真挺厲害的.

但是,果然還是不怎麼可怕.

我克認識釋放著更恐怖殺氣的人物.

那個人要是聽到這話,就會一句話都不說的襲擊過來.

先是毆打,再拉倒在地,坐在你上面一邊揮舞拳頭一邊吐口水.

這些家伙還太嫩.

「混賬,新人,喵要太得意了.

因為看上去認識爺爺才特地放過了你,

管不住嘴的話就干掉你哦」

這算什麼.

簡直就像,我們會沒有任何理由而被找上打架一樣不是麼.

「好了,懂了就滾吧喵.

我們已經從不良畢業了,現在是優等生很忙的喵.

打架的話找別人去」

莉尼婭一邊這麼說,甩了甩手.

有這麼句話叫,殃及池魚.

以前的話對喵啊喵什麼的語尾會感到非常興奮,

碰上現在屬于真的發怒的狀態,

只會感到是被當成白癡了.

「喵喵喵的吵死人了.

獸族所有人都只能說這麼爛的人類語言麼?

我認識的獸族可是能把話好好說清楚哦.

又不是小娃娃,好好發音好嘛!?」

「什麼喵!?」!?

莉尼婭張大了嘴.瞳孔一下子收縮了.

呼的一聲吐出了憤怒氣息,尾巴也直直的豎了起來.

「你這混蛋……要把你剝成裸體再淋水啊喵!」

這是已經經曆過的事啦.

作為威脅還真是二流.

硬要說的話,這樣語氣聽上去就像個笨蛋一樣.

「真是的,莉尼婭立刻就會爆發呢……FUCK的說」

普爾塞娜嘀咕了下,一邊露出牙齒,一邊把手放到了嘴邊.

被蓋斯干掉時的動作再現了.

是吼叫魔法.

「呼嘎ー!」

仿佛呼應普爾塞娜的動作一般.

莉尼婭踹向地面.

啪的一聲後,莉尼婭的身體向側面飛出並從視野消失了.



速度還算挺快.

但是,我已經開眼了預知眼.

這並非看不見的速度.

「紮諾巴! 普爾塞娜だ!」

我一邊以眼睛追蹤莉尼婭,一邊向紮諾巴發出指示.

一邊這麼說,一邊向普爾塞娜伸出了手.

吼叫魔法以魔眼難以判斷.還是以預先阻止會比較好.

但是吼叫魔法的魔力流動也搞不清楚.

因而亂魔是否有效我並不知道.

所以,就在她的眼前制造了大量的灰塵.

「……っ! 咳ッ! 咳ッ!」

大大的吸了一口氣的普爾塞娜吸入了灰塵,誇張的咳嗽起來.

「唏呀ー!」

同時莉尼婭沖了過來.

看的見呢.

緩慢,笨拙,只憑蠻力.

恐怕不用預知眼也能毫無壓力地看清.

連艾麗絲的腳邊都夠不到.

艾麗絲會更快,更尖銳,比獸族還像野獸並且強大.

迎上並反擊.

以掌底咚的一聲擊打了下顎.

僅此而已,莉尼婭便猛然停住腳步.

我進一步追加攻擊.

打向太陽穴使其倒地.

然後踏在胸口.

一邊俯視,一邊用岩炮彈探望她.

彭的一聲響起.

「嗚喵!?」

莉尼婭的意識干脆地離她而去.

我把腳從像掛掉的青蛙般的莉尼婭身上移開.

因為戰斗的沖擊她的裙子翻了起來.

哼,今天是白色的麼.

把目光轉向普爾塞娜和紮諾巴那邊.

和作戰一樣,紮諾巴負責使用吼叫魔法的那邊,對峙著後衛.

普爾塞娜四肢著地,像犬類一樣和紮諾巴保持著距離.

紮諾巴並沒有追擊.

四肢著地的普爾塞娜很迅速.

再者,紮諾巴走的很慢.難道那家伙是投技角色麼.

有的只是腕力麼.走動不足啊.

我在普爾塞娜的眼前制造出泥沼.

她被突然變得泥濘的地面絆到腳,整個臉都摔進泥巴里去了.

「汪嗚っ!?」

與此同時,我再次使用了土系魔法,將泥沼硬化.

「什麼!? 這是怎麼了!?」

對著慌慌張張地,想從硬化的土地里拔出身體的普爾塞娜.

我以左手放出了岩炮彈.

「呀!?」

發出彭的一聲好聽的聲響後,普爾塞娜昏倒了

結束了.

「呼……好了,過來!」

發出信號後,在附近的草叢里藏著的茱莉,拿著大麻袋一路小跑過來.

她和紮諾巴互相幫忙,迅速把兩人塞到了袋子里.

話說回來,總感覺有些不夠啊.

就這種程度而已麼.

艾麗絲的話,不會特地想出從側面攻過來這種事.

她的拳頭總是走最短路線.

並且,最初的反擊絕不可能吃到把.

即便假設吃下了,也會避開要害,避免腦震蕩.

如果這樣的話,也不會發生太陽穴受到攻擊,倒向地面的事.

就算倒下了,因該也會立刻組織動作攻擊過來.

也不可能發生把腳踩在胸口的事.

做這種事的瞬間,膝蓋或腳就會被抓住,被捏個粉碎也說不定.

雖然碎了也不能阻止岩炮彈就是了.

普爾塞娜那邊也是.

艾麗絲的話,在視野內的腳邊出現泥沼的話,絕不會被絆倒.

會好好的保持平衡,在泥沼前一點點止步並逃處泥沼吧.

當然,艾麗絲也不是一開始就能做到這樣的.

是對我積累了對戰經驗後,才能應付過來的.

但是,對保羅做同樣的事時,第一就應付掉了.

實戰經驗豐富的上級劍士的話,泥沼程度是能夠回避掉的.

再說時至今日,連魔物都不會被泥沼絆倒了.

你看離群的龍…….

咦.離群的龍好像中了泥沼的招呢.

……咦.

難道說,保羅呀艾麗絲什麼的相當強麼?

當然他們有這方面才能什麼的倒是聽說過…….

「不愧是師傅,完全沒有本王出場的機會啊」

背著麻袋的紮諾巴回來了.

我停止了思考看向他.

「不是這樣,我自己也很驚訝」

「太謙虛了,來來,回房間吧」

「啊恩」

我們走在昏暗的道路上.

小心著不被任何人發現.

「茱莉,注意腳下哦」

「沒,沒,沒問題」

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總感覺看向我的茱莉的眼神中混雜著懼怕.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八卷 青少年期 特別生掌握篇web版 第71話 無法企及之力(後篇)     下篇:第八卷 青少年期 特別生掌握篇web版 第73話 獸族大小姐綁架監禁事件 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