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八卷 青少年期 特別生掌握篇web版 第74話 天才少年的秘密 前篇  
   
第八卷 青少年期 特別生掌握篇web版 第74話 天才少年的秘密 前篇

克里夫·格瑞摩爾

米里斯教團教皇的孫子

年紀輕輕就擅長魔法的,天才少年.

性格很容易和別人吵起來,

自尊心很強,看起來有自大的傾向.

因此沒有朋友.

雖有才能,但卻沒有怠倦,很努力的在學習著.

雖然不可一世,但卻沒有同伴.

暗地里也有少數人對他有好感.

克利夫目前16歲.

在一年前迎來了自己的成人禮,但是卻沒有一個人來祝賀.

他到魔法大學來的理由很簡單.

用一句話來說,就是為了爭奪權力.

數年前發生在米里斯領土的"神子暗殺未遂事件".

那個事件是教皇派的暴行,使得教會內部的權利斗爭越發激烈.

騷動中,教皇將自己的孫子克里夫送到了世界另一端的拉諾亞王國避難.

"克里夫,你是會成為大器的人物,不要驕傲自滿,向前邁進吧."

就這樣,教皇將克里夫送了出去.

克里夫知道自己被期待著.

這是理所當然的.

雖然敗給了愛麗絲,可自己仍是個天才.

他是這麼想的.

漫長旅途的最後到達了拉諾亞王國,嚴酷的土地.

食物不合口味,氣候嚴酷.

被各種想法大相近庭的人排擠.

但是,盡管如此.

盡管如此克利夫還是只相信自己的才能.

不論是作為特別生還是教皇的孫子,

將來背負著米里斯教會的自己與別人是不一樣的.

他是這麼認為的.

一年之內,他被打敗了兩次.

第一次是叫紮諾巴·西隆家伙,

他是神子.

與生俱來,被神所愛著的人類.

雖然腦袋有點秀逗,但他的能力是貨真價實的.

曾見過他抓住體重是自己三倍的人的臉將他拎起,然後扔出去.

有這樣的能力,他卻入學了魔法大學.

學習著魔法.

只著重土系的魔法.

那個成長速度在克里夫看來實在是太緩慢了.

但是,原本神子學習魔法就是根本沒必要的.

魔法是太古時期神為那些沒有力量的人而創造的,也有這樣的說法.

神子是持有神力的人類.

沒有學習魔法的必要.

克里夫是這麼想的,並且向他詢問了.

"你為什麼要學習魔法這種東西?"

"嗯,因為有想做的事啊."

說著,紮諾巴從隨身攜帶的箱子里拿出了一個人偶.

並且滔滔不絕的說了很多關于那個人偶的話.

克里夫沒能理解他的話語.

但是關于那個人偶是多麼美妙的這點是傳達到了.

"成為這個人偶的制作者的弟子,和他一起向世界推廣人偶的美妙便是余的夢想.

為此,余不會做人偶可不行!再會時連基礎都不會的話何顏面對師傅!

雖然想要用自己的手制作的想法也有就是了!."

那就是"夢".

克利夫所沒有的東西.

不.

克利夫放棄的東西.

神子,肩負著本國的期待吧.

如果回到故鄉,自由什麼的一定沒有的吧.

他沒有丟掉一線的希望.

突然有一天,獲得自由的可能性.

並且,准備在獲得了自由之後,做自己想做的事.

順便說一下,西隆王國的事件和紮諾巴的情況等克里夫是不知道的.

仿照自己的常識這樣思考,得出了結論.

雖然誤解了.

但是克里夫深受感動.

了不起的家伙.

"那個'老師’,這是什麼樣的家伙呢?"

"那位大人名叫盧迪烏斯·格瑞拉特."

聽了名字,克利夫被打倒了.

盧迪烏斯·格瑞拉特.

愛麗絲被甩了的那一天開始,這個名字一直留在心中.

沒想到在這里又聽到他的名字.

還是從讓自己深受感動的人嘴里.

受到的打擊更大.

第二次,則是來自前輩.

當然的,克利夫認為在這個學校是自己是最強的.

包括愛麗絲在內如果是近身戰自己終究敵不過.

但是,如果同為魔法師的話,沒有人能夠戰勝自己.

我是天才,在學校里的,反正就是學生的水平而已.

老師也是,魔法用的沒自己好的人也有很多.

所以,在這個學校自己是最強大的.

知道這是狂妄自大的時候,是入學兩個月左右時.

學生中也是頂級的,常被談論的,兩個獸族的少女打敗他的時候.

莉尼婭,普爾塞娜.

到底是什麼契機呢?

克里夫嘴上不饒人,而且總是不可一世.

當時的莉尼婭·迪德魯蒂亞已經相當變得老實.

但果然還是忍不了自大的年輕人在那里大嘴巴.

克里夫也不記得是哪句話把她們惹火了.

但是,只有戰斗的內容還清楚地記得.

克里夫對她們詠唱了上級魔法,

但普爾塞娜使用初級魔法牽制克里夫的詠唱和腳步.

然後,莉尼婭接近了克里夫靠近身戰把他胖揍了一頓.

當眾被打得稀里嘩啦的克里夫一個人哭了.

2比1,所以沒辦法,自己並沒有輸,他這樣安慰自己.

然而日後,在一個叫菲茲的年輕前輩一個人打敗了二人之後,克里夫第二次受到了打擊.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來這個學校後克利夫明白了這樣理所當然的事.

他終于明白了,能夠使用上級魔法的級別絕對不算強.

那天以來,克里夫便開始努力了.

但是,他異常高的自尊心,使得他聽不進別人的教導,

腦子里只考慮自己該如何變強,

但是他不知道,自己只是一味的隱藏不足的部分而已.

然而,他在入學第二年,

再次受到了兩次打擊.

第一個的沖擊.

盧迪烏斯·格瑞拉特入學.

缺乏自信的表情.

破舊的灰色的長袍.

初次見面時低三下氣的言行.

壓低著腰,可以說是自卑的態度.

看女人時那黏黏糊糊的視線.

讓人感覺不到一點作為男人的魅力的站姿…….

和從愛麗絲與紮諾巴那里聽到的樣子大相近庭.

是這樣的家伙麼,很值得懷疑.

同名同姓的人吧.

但是,紮諾巴稱呼他師傅,愛麗絲的事也知道.

那麼,是這家伙在說謊啊,克里夫得出了結論.

他用不斷堆積的謊言,欺騙了愛麗絲和紮諾巴.

而證據,就是即使莉尼婭和普爾塞娜挑釁,他也僅僅是屁顛屁顛地低頭.

如果是真正的強者,應該打趴那兩個人.

克利夫是這樣判斷的.

但是,他的偽裝也即將被剝下.

紮諾巴是真正的神子,勤奮的努力家.

莉尼婭和普爾塞娜的實力也是一流.

靠謊言和掩飾蒙混過關的余裕已經沒有了.

也有聽到菲茲被盧迪烏斯打敗的傳聞,

但那一定有什麼錯誤,是他散布的謊言,或用了卑鄙的手段吧.

他是這樣想的.

但是,盧迪烏斯展現了他的實力.

他是能夠使用無詠唱魔法的高手.

首先,讓紮諾巴更加心醉.

莉尼婭和普爾塞娜也被他收入軍門下.

那個菲茲前輩也認可了他,成了每隔幾天就一起去圖書館學習的關系.

有了這樣實力的同時,上課時也見到過他.

那是神擊和結節魔法的"初級"講座.

時至今日,沒有必要貪婪的學習自己不足的地方.

盧迪烏斯·格瑞拉特比自己有才能.

比自己勤奮.

得出了與自己不同的結果.

那對克利夫來說,原本是不想承認的事實.

但是,是有與紮諾巴相遇,以及敗給了莉尼婭和普爾塞娜這樣的經驗的緣故吧.

意想不到,順利地接受了.

這個少年,是與自己相當遙遠存在吧.

這樣一來也就沒有喜歡他的理由了.

接受事實和喜歡盧迪烏斯,完全是兩碼事.

然後,最後的沖擊.

那是某一天的事情.

時間是黃昏時的事.

在路上走的時候的事.

忽然抬頭的時候的事.

那里有一位女神.

有著金色的奢華的頭發.

仰臥在窗戶上一副懶洋洋的表情看著外面的.

夕陽染紅了臉是如此美麗.

克利夫的心髒被貫穿了.

一見鍾情了.

原本,克利夫是以貌取人的.

幼年憧憬冒險者的時候,

未來新娘是漂亮的人就好了呢,說了這樣的話.

因為孤兒院的OG治愈術師好美.(from荒川奶牛:OG,就是old girl,不是老女孩的意思你們別想歪了)(譯者:OGG? 節操掉了)

"……誒!"

那個時候,窗邊的女性注意到了克里夫.

輕輕的微笑,揮手.

那個動作,場景,笑容,全部都以直線球擊中了克利夫的好球區.

克里夫是這麼想的.

我是為了與她見面而誕生的.

她是為了與我相遇才出生的.

那一瞬間,愛麗絲的存在由初戀的對手,變成了僅僅只是憧憬的對象——

盧迪烏斯的視角 ——

一月一次的班會.

目前,紮諾巴,莉尼婭和普爾塞娜圍坐在我身邊.

與朋友們課桌拼在一起聊天真是好啊.

順便說一下朱莉也坐在紮諾巴的膝蓋上.

莉尼婭總是那樣,把腳放在桌子上,健康的大腿也毫不吝嗇的在我面前暴露出來.

生活中,可以看到近距離的這個也不太糟糕.

"Boss總是盯著咱的腳看喵,Boss也是饑渴的男人嘛……看吧,哈哈……呀,手伸進裙子里了喵!"

莉尼婭偶爾會有一些無端的挑釁,所以不要客氣,請讓我摸.

但是,我越是摸就越是感到空虛.

沒有去處的性欲變成了哀傷被放大了.

"喵!什喵啊那個眼神,明明是自己摸過來的還是這麼個表情喵!你喵的對哪里有什麼不滿的喵!"

直截了當的說,最近摸摸耳朵或者尾巴比較好.

貓耳和貓尾巴很治愈的.

"莉尼婭是笨蛋的說."

普爾塞娜在我的手夠不到極限的位置吃著肉.

臘肉,或是烤肉,或是生肉.

種類不同,但基本上經常吃的肉.

平時冷酷系自居,愚弄粗心大意的莉尼婭,

用肉勾引的話就會尾巴搖得像電風扇靠一樣過來.

她毛質比較柔軟,撫摸的感覺更好.

從很早以前就很在意了,所以看了一下,獸族是沒有人類耳朵.

人類耳朵的生長的地方斜橫斷一樣長出了獸耳.

不過,按照種族不同位置也不太一樣.

頭蓋骨的形式不同.

恐怕,耳朵的內部結構也不同.

如果我生物學者的話一定回解剖調查一下的吧.

但是,我不是生物學者.

想嘗試的解剖是不同意義的解剖.

不過,一切都是病好了之後.

她和莉尼婭不同,不給肉就不讓我撫摸.

反過來說,只要給肉就可以隨意撫摸.

雖然貞操觀念還是有一點的,

但果然還是有點擔心.

"師傅,腳踝的角度比以前差要了呢."

"主人,我會修好的."

"朱莉,叫我Master就可以了,至于師傅你就叫他Grandmaster吧."

"好的,Master"

紮諾巴今天也是正常運行中.

但是,他在這個集團內的等級卻是最低的.

前幾天與莉尼婭和普爾塞娜的決斗中勝利的是我,

紮諾巴只是粘在一起的金魚的糞而已.

對他狐假虎威的樣子看不順眼,莉尼婭這樣辯解道.

而對紮諾巴來說,

他主張自己是師傅的大弟子.

但是,我曾經教授過的人有希露菲,愛麗絲和基列努,所以加上他是第四名.

就算和基列努是互相幫助的關系所以除外,他也是第三名.

我這樣說以後紮諾巴那可憐巴巴的表情,讓我有些干壞事後的感覺.

隨後,我告訴他,他在人偶的制作方面是我的大弟子.

制作人偶的二號弟子的朱莉,正在認真學習紮諾巴的洛克希人偶講義.

我看出來她已經被洗腦了.

現在已經能積極地進行人偶的制作了.

然而,想要達到與我和紮諾巴對等的水平,討論關于人偶的事還差得遠呢.

並且,雖然有些笨拙,但確實可以使用無詠唱魔法了.

果然在年幼的時候無論是魔力總量的增加,還是無詠唱的學習都是可行的,菲茲前輩的說法是正確的.

"……Grandmaster,沒能做到."

"嗯."

不過,果然還是太年幼了,常有失敗的時候.

現在也是,洛克希人偶的腳部像水腫了一樣.

這麼小的尺寸現在的他想要做出來果然還是不太可能吧.

但是我不會生氣.

什麼事都要先試著教教看.

我教育她,失敗的教訓就是不管做多少次都要做好.

失敗乃成功之母.一次的失敗就放棄早晚會變成家里尊的.

"想要修複洛克希人偶現在還太早了啊."

"對不起."

在她看我的眼神中,偶爾會有恐懼的色彩.

為什麼那麼怕我?

不是我救了你麼.

于是這樣問她.

原來碳礦族的睡前故事里有一種"沼穴怪物".

那個怪物住在洞里面,偶爾會出來捉走壞孩子.

就算想要逃走,也會在不知不覺間陷入泥沼而無法脫身.

最後被裝進袋子里就這麼拖回洞里去.

被帶進洞里的孩子,某一天會突然回到家里.

然後仿佛是變了一個人一樣,變成好孩子.

原來如此,這麼說來也是.

我用泥沼打倒了莉尼婭和普爾塞妠,並把她們裝進麻袋里綁架帶走.

在紮諾巴和朱莉不在的時候叫來菲茲前輩來幫忙調教.

然後釋放時莉尼婭和普爾塞妠就對我唯命是從了.

在朱莉看來和沼穴怪物如出一轍呢

"呼哇,好困啊喵"

"最近不是變暖和了麼"

"Boss,要我告訴你今天的午睡地點麼喵?"

"誒,可以在莉尼婭睡午覺的時候惡作劇麼."

"……Boss,難道你只會想到色色的事情麼."

"師傅你應該把人偶作為最優先事項."

"你一開口就開始嘰嘰喳喳很煩啊所以閉嘴."

"但是."

"好了好了,快去買點肉吧,只要是肉就好."

"老師馬上就要來了喵."

"像破折號一樣沖過來了哦."

"Master,我在這里."

"那麼,我."

"Boss到哪里去了喵?"

"快請."

"喵!?"

直到老師到來為止,我們一直這麼閑談著.

嘛,十分的吵鬧吧.

毫無疑問的很吵.

接下來,房間里還有一個人.

教室的前方.

一個人孤零零地學習的少年.

認真學習的少年.

克里夫

因為我們的閑聊,他氣得肩膀都聳立起來.

「吵死了!都不能集中精神念書了.

如果來學校是為了玩的話就趕緊滾回老家去!」

我沉默了.

紮諾巴停止了閑聊,朱莉也將注意力放回講義上.

但是,原·不良少女二人組

「你在對誰說話呢喵?」

「你的錢包里面的東西,從今天起就是我的囊中之物了的說!」

「!?」浮在克里夫上空中.

一般的話,對于上次打敗的家伙,這次會成為被欺凌的對象」(譯者:噛ませ犬となる,本意訓練斗犬用的專門當沙包的狗,引申為軟柿子,這里指被普爾塞娜當沙包出氣)

但是,兩個人似乎早就已經和克里夫有過爭執了.

克里夫開學不久就被兩人擊敗.

從那以後,一直都在努力學習.

那次的敗北促進了他的成長.

勤奮好學的少年呢.

最好還是不要打擾他了呢.

「十分抱歉,打擾到你認真學習了呢.我們會安靜些的.

喂喂,你們兩個也坐下吧,坐下」

「……BOSS都這麼說了那也沒辦法喵」

「法克的說」

莉尼婭和普爾塞娜一臉不高興的表情坐回了座位.

「呼,知道就好.真是的,為什麼紮諾巴會和你們混在一起,真是的……」

克里夫還真是高鼻子呢.

莉尼婭和普爾塞娜"嘖"地咂了下嘴.

如果認真學習的話他是不會被這樣的閑聊打擾的.

我也不是故意的打擾他呢.

不管怎麼說,我和他之間沒有什麼交集呢.

那時候的我,是這麼想的.

一周後.

我依舊和原來一樣,和菲茲前輩一起調查轉移事件.

最近開始漸漸明白了.

轉移和召喚有著相似的地方.

魔法陣的形狀比較相似

魔法陣散發的魔力光色澤也比較相近.

但是,關鍵的地方卻有很大的不同.

那就是「能否召喚人類」這個點上.

無論是怎樣的召喚魔術,都不能召喚人類

魔獸,精靈,植物……這些都有這被召喚出的先例

唯獨沒有召喚出人類.

即使查閱過去的文獻,資料,甚至是小說,都未曾召喚出人類.

人族,魔族,獸族….這個世界上所有的種族

但凡被稱為「人類」的人都是無法召喚的.

當然

我和菲茲前輩都是召喚魔法的門外漢.

都是調查到這里便沒有結果了.

但是,我又引出另外的問題.

作為「活生生的人類」,是不能被召喚出來的.

那麼,如果是「靈魂」呢?

「……」

這樣的事還是不要說出來.

果然,還是想要問一下專家的意見呢.

從異世界吧人的靈魂召喚過來.

那樣的召喚,做得到嗎?

「菲茲前輩,能給我介紹精通召喚魔術的老師嗎?」

「哎?嗯,知道了,但是,學校里可不教授召喚術這樣的魔法哦」

是這樣嗎?

話說回來,在教學的里斯特也沒有教導召喚術呢.

相關的東西不明白的話,很多東西就不能發現呢.

但是,有關召喚術范疇東西嗎?魔法教科書上寫的東西就這麼點呢.

「總之,先試著找一下吧」

這時

我的心理萌發出一絲不安.

雖然表面上看不出.

多慮了吧,

沒有關系的.

那次災害是在我10歲的時候發生的.

而我轉生,已經10年了.

那麼,10年,什麼征兆也沒有出現.

沒有關系的

在回宿舍的路上

這個世界也是,隨著季節的變化,晝夜的長短也會跟著變化呢.

剛剛入學的時候,這個時間早已是晚上了.現在卻還是黃昏.

「給我站住!」

「不要給他詠唱的時間!」

從校舍那邊,一位少年隱隱約約的跑了過來

而仿佛追趕他似的,6個男人從後方追了上來.

少年拉開了距離,試圖詠唱魔術.

最初打算詠唱大規模的魔術,但是被他們妨礙了.

使用初級魔術妨礙他們,但對6個人來說沒有任何意義.

少年走投無路,被追上,被毆打,蜷縮起了身子.

六人不斷毆打只能像烏龜一樣蜷縮著身體,忍受著的少年.

欺負

欺負人的現場.

讓胸口陣陣發痛的光景.

我毫不思索的出身喊停他們.

「那邊的各位,可不要欺負烏龜哦」

聽見我不經大腦說出來的發言,六個人一齊朝著我這邊瞪了過來.

當中也有比我高出不少的人,有著強烈的威壓感.

「你算老幾啊?!」

但是,其中一個人注意到了.

「喂…喂,那家伙,是泥沼……」

「泥沼?盧,盧迪烏斯嗎?」

「把莉尼婭大人她們監禁在宿舍里然後調教的,那個盧迪烏斯嗎?」

調教了呢(笑)

「不可能!難道是謠言?」

「普爾塞娜可是搖著尾巴稱他為BOSS呢.」

「那個終日吵著給我肉的大人竟然會向他搖尾巴?」

「但是啊,那兩個人聽他的話這件事可是貨真價實的哦」

「啊啊,臉被塗鴉的地方,上課的時候也看到了哦」

「寫了什麼「我是盧迪烏斯大人的性奴隸」嗎?」

「不是,寫了什麼倒是記不清楚了……」

「決斗被打敗了,被綁架當成奴隸了喲……」

「……還把還是德魯蒂亞族給?!」

「和他為敵的話,不知道會出現什麼樣的後果呢……」

男人們不敢正眼看我,在一旁竊竊私語.

最後咽了一口口水,用戰栗的視線看著我.

互相點頭使了個眼色.

然後,目光落在了被打倒的少年身上.

「喂,今天的事就姑且饒了你」

今天的事.

這樣的話,我敏感地作出了反應.

「"今天"嗎,也就是說明天還打算做同樣的事情嗎?」

聽到我尖銳的 語調,六個人露出明顯不耐煩的表情.

「切…」

「呐,盧迪烏斯……先生,這件事和你沒關系吧……」

他們這些人總是這樣

沒有關系,沒有關系

他們拿我和這件事沒有關系當做借口麼.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六對一可是很卑鄙的哦」

六個人用面面相覷,然後搖了搖頭.

不要用眼神交流嘛.

「知道了,不會再犯了.但是啊,那個家伙也,不能再做其他的小動作.」

一名男子說完後,走了回去.

其他的五個人也跟著他,回到了校舍.

校舍里真是什麼人都有呢.

「呼」

我深深地吐出一口氣.

果然,這樣用氣勢威壓對方還是很害怕呢.

雖然我也曾模擬過同時和多個人戰斗這種情況.

但是,這是另一回事.

就算是1對1,還是讓人很害怕呢.

「呀,沒事吧?」

我朝著站起來的少年走了過去.

他一邊把衣服上的灰塵拍掉,一邊詠唱這治愈術.

不愧是魔法大學,就算是被欺負了,也能使用治愈魔術呢.

就當我這麼想的時候,那個少年回頭看了一眼.

原來是克里夫啊.

「…………」

老實說,我對克里夫沒什麼好♂感

看見我之後就朝我猛沖過來.

這次應該也會說「還輪不到你來幫我!」這樣的話吧.

就當我這麼想的時候.

「還輪不到你來…」

然而,再說到這里的時候,克里夫閉上了嘴.

然後,換上了一副好像在考慮什麼的表情.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不,謝謝你幫了我」

「沒關系」

克里夫朝我點了一下頭,快步走了回去.

我被這樣的發展驚呆了.

我確實幫了他一把.

但是,態度改變的也太突然了.

難道他有什麼企圖嗎?

不,這里應該坦率的接受他的謝意.

至今為止克里夫對我的斥責,我不會以牙還牙的.

話說回來,為什麼克里夫會討厭我呢……

「嘛,算了」

我朝著宿舍的方向走去.

朔日

在我吃完午餐沒多久,克里夫叫住了我.

要我下課後到校舍走一趟.

克里夫看起來很氣憤.

不知道生氣的原因.

但是,看起來很為難的樣子.

是打架嗎?

我隱隱約約地感受到.

打開了預知眼.

注意四周的同時,往右手集中魔力.

恩將仇報嗎?最近的烏龜挺過分的呢.

「好,就在這里吧」

一瞬間明白了.

這不是決斗.

不是因為這個把我交了出來.

莫非,這是告白?(擼弟你不是有菲茲前輩了嗎)

這種氛圍,確實很像呢.

真是受不了.

無論對著多少女孩都立不起來.

從胖次中也感受不到熱情.

哼,受歡迎的男人還真是辛苦啊.

開玩笑的.

「實,實際上……」

「喔!」

已經決定怎麼回答了.

我就堂堂正正的回答他吧.

先從朋友做起,然後,從那個地方(哪個地方啊混蛋)結束我們的友誼吧.

「我有喜歡的人了.」

「喔,喔……」

因為十分害羞,克里夫紅著臉底下了頭.

我就這麼拒絕他嗎?

胃好痛.

如果他是女孩子的話我還會考慮.

就算我的劍是聖劍,這樣的鞘也是不行的呢(劍插♂入鞘中,你懂得)

然而,克里夫抬起了頭,朝著一個地方指過去.

「就是那個人」

手指的方向的,校舍.

稍微看遠點,可以看見從窗里探出臉的人.

就算從這里,也能看見那長長的金發隨風飄揚.

她用無精打采的眼神,俯視著被夕陽籠罩的學校.

「在午間,看到的.在這里

你認識她嗎?

那個……能幫我介紹一下嗎?」

「…………喔」

從校舍探出臉的家伙.

她可是,我非常了解的家伙啊.

常常傳出謠言的問題兒.

如同魅魔一樣把同級生吃掉的,魔性之女.

愛麗娜利茲·龍之王

副標題

「克里夫VS愛麗娜利茲」

「被欺騙的童貞,把純真的戀心擊碎的淫靡的性欲.」

「和在意的孩子在一起?自大少年的愛情」

那麼,敬請期待接下來的發展吧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八卷 青少年期 特別生掌握篇web版 第73話 獸族大小姐綁架監禁事件 後篇     下篇:第八卷 青少年期 特別生掌握篇web版 第75話 天才少年的秘密 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