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八卷 青少年期 特別生掌握篇web版 第76話 絕壁之婚約者 前編  
   
第八卷 青少年期 特別生掌握篇web版 第76話 絕壁之婚約者 前編

鬼之島.

北方大陸最東端的畢堅利魯王國,那里的更東端.

越過海洋的前方,有著這個島.

鬼之島.

小小的島嶼被這樣稱呼.

在那里,被稱為『鬼族』的特異一族在生活著.

紅黑色的頭發和額頭有角,以強大武士為首領的被稱為『鬼族』的戰斗集團.(譯者注:確定不是紅有三?)

那就是『鬼族』.

他們雖是魔族的一員,卻沒有參加了人魔大戰與拉普拉斯戰役.

因此,人們不將他們視為魔族的一種,通常認為他們是與長耳族,碳礦族相似的種族.

雖說如此,他們基本上沒有離開過鬼之島,所以知名度很低.

就連鬼之島的存在都不知道的人也有很多吧.

他們是排他性的種族,與其保持外交關系的人族就只有畢堅利魯王國而已.

陌生人進入到他們的領地內,會被其毫不留情地攻擊,殲滅掉.

但是,就算是那樣的種族,也會對自己所承認的客人敞開心扉.

現在,也有這樣的一個客人.

他是乘坐海人族的船旅行過來的.

靠近這個島的時候,憑借興趣就登陸了.

鬧了一場後,被『鬼神』認同了,被當成了客人.

他心情舒暢地在鬼之島停留著.

以坦言的態度與『鬼神』對話,對飲.

又時常指導訓練鬼族的年輕人.

這樣生活了大約二年的時間.

對于生存了幾千年的那位客人來說,只不過是刹那般的時間.

有一天,客人收到了一封信.

這是作為緊急依賴的委托,從習慣旅行的S級冒險者手中極為迅速收到的信.

內容短而簡潔.

『在魔法三大國找到了要找的人.幾個月後,將前往拉諾亞王國的拉諾亞魔法大學.』

看完了信,客人站了起來.

看見了信的內容與客人的表情,鬼神詢問了.

「要去麼?」

客人深深地點了點頭,回答道.

「嗯.差不多該去了.」

聽說了這個情況的鬼族們異口同聲地說.

寂寞.

希望您不要走.

在這里生活不是很好的嗎.

他們都這樣說著,客人「嗯」地點頭.

「留著這里的理由有很多.但是,人族的壽命很短,在這里慢慢度過的話,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就老死了.雖然與你們相處了很短的時間,但是很快樂.那麼再會吧.」

但是,鬼族的領導者『鬼神』沒有挽留他.

只是說了句「保重」而已.

鬼神的話,就是鬼族的決定.

依依不舍的同時,其他鬼族也服從這個決定.

但是,至少.

至少,在最後舉行一場宴會.

于是乎,鬼族的村落,舉行了一場盛大的宴會.

鬼族引以為豪的相撲比賽,以及斗飲比賽相繼舉行著,

鬼神與客人也都非常高興.

然後,客人心情暢快地被送走.

突然來到,在村里寄宿了兩年,坦率的男人.

與鬼神戰斗,戰敗了,但第二天就會複活,無論被打倒多少次都能複活.

然後不知不覺間與鬼族搞好了關系的不死之身的男人.

黝黑的肌膚,擁有六只手臂的偉丈夫.

「呼哈哈哈哈!等著吧!」

他向西前進.

一個國家,驚訝于他的突然襲來,用上級魔術招呼了他.

一個國家,驚訝于他的突然襲來,為他准備了貢品.

但是,他都全部無視掉了.

一直沖往西邊.

穿越森林,翻山越嶺,凌駕與人族的信息傳播速度.

各國還在打算探聽那家伙目的的時候,他已經離開了那個國家,到達了下一個國家了.

向西,一路向西.

壓倒性的速度.

然後,到達了.

「嗯,這里嗎?」

魔法大學.

==========================——

盧迪烏斯視點——

自魔法大學入學,已經有半年的時間流逝了.

現在的季節是秋天,豐收的秋天.

這是個極其短暫的季節.

但是,這是為了度過嚴酷的冬天而重要的收獲期,

街道會舉行些新奇的祭典之類的季節……

然後對于獸族來說,這也是有著特別意義的發情期.

這個時期的獸族,無論男女都會開始緊張.

雖然魔法大學並不存在很多的獸族.

10000名學生數來看,頂多也就5%.

即便如此,也有500人.

從魔法大學的面積來說,獸族密度並沒有那麼多.

不過,在這個時期,這個人數較少的種族間的決斗也變得隨處可見.

決斗在男女間進行.

獸族在這個時期,會為了喜歡的異性進行決斗.

決斗結束後,會進行長達數月的調情,然後結婚.

決斗勝利的那方,會成為『家族』或一個群體的老大.

嘛,這也只是「從以前開始就持續的習俗」而已.

對獸族來說,莉尼婭和普爾塞娜可望不可及的高嶺之花.

戰斗力是在這個學校的獸族中的最高級別.

但德魯蒂亞族的公主大人也是很受歡迎的.

習慣于人族的習俗,15歲後就被看做了成年,很多的獸族申請與她們戰斗.

其中,也有專程遠道而來的人.

無關者進入學校.

本來學校方面是應該出面阻止的情況.

但,發情期是關乎于風俗與生殖的極其敏感的問題.

全面禁止的話,獸族的學生有可能發生暴動.

因此,只要好好的經過學校方面的許可,以「參觀」為名,不是學生的獸族也能進入到學校的領地內.

那麼,莉尼婭和普爾塞娜.

向兩人求婚,決斗勝利的話.

就能馬上目指德魯蒂亞族族長之位.

雖說不能馬上成為族長,但下次族長選舉時,無疑會被推舉為候選人.

不過,身在遠離家鄉的地方學習,不能擅自決定結婚對象.

15歲的時候,兩人以此為由決絕了全部的求婚.

但盡管公布了如此的態度,第二年向兩人申請求婚的獸族戰士毫無減少.

很受歡迎嘛.

其中,也有強行襲來的人.

好像說只要做成既成事實就行了.

因為有著這樣的事,兩人在這個時期,總是會躲在宿舍中.

拒絕也嫌麻煩.

拒絕後『饑餓的男人』也會有可能襲來.

先不說女子宿舍的安全性,但至少侵入到內部的時候,會被女子全員追趕出來.

因此,兩人在這個時期,都在房間里寸步不出.

因此,課程活動也都休息.

這就是所謂的經期休假的東西吧.

發情期,兩人現在也處在這種狀態.

想著兩人在房間里面正喵喵汪汪的,我也感到稍微有點興奮呢.

不過,也只有頭腦在興奮而已.

我的房間里放著來自兩人,大意為「給老大您添麻煩了,往後就拜托了」的信件.

雖然被拜托了,但我好像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能做啊.

代去上課好像也能辦到,

但因為不知道在哪上課,所以好像也不行.

另外,在秋天這個季節發情的不只是獸族.

然後,這個時期,在魔法大學會有發生強奸事件的可能.

這應該說是不同種族間交流的弊病吧.

對彼此間的宿舍采取嚴格的警備體系也能理解.

對處于發情期同族人的話,這是自然法則下的趨勢.

但存在著完全無關系,什麼也不懂的一年級生被襲擊的事件.

當然,學校規則是完全禁止強奸行為的.

因此,這個時期,學校到處都有守衛在巡邏著.

負責課外活動的教師也特別注意.

這個時期,為了不卷入那些糊里糊塗的決斗行為,對戰斗力沒有自信的孩子,總是成群結伴地活動.

菲茲前輩也擔心著我,要我注意一些.

"你很強,也許會有些女孩子借著武者修行的幌子來挑戰你.那也許只是謊言,所以請拒絕吧.要一邊留意著不受挑釁,一邊注意著背部,快步離開現場."我被菲茲前輩這樣告誡.

發情期系的女子.

以前的我的話,會借著決斗來大開後宮吧.

但是,被病魔困擾著的這個身體,要是我現在那樣做,受到的只有痛苦罷了.(ノへ ̄,) (譯者注:點贊!)

發情期.

與老夫沒有關系呢~

說有關系的話,喂,那邊的兩個年輕人!(#'д′)ノ

名正言順地成為了戀人關系的,長耳族與人族的少年.

萬年發情期的長耳族長耳族坐在少年的腿上,一起在愉快地學習呢.

哎呀,真是從早到晚到很熱啊.

『心形標志』都飄這邊來了啦!

但是,克里夫姑且不論,愛麗娜利茲對待男人的態度看起來都是一樣的.

將真相告訴克里夫感覺有點可憐,所以說不出口……

老實說,完全看不出這是演技.

應該是不要緊的吧,那兩個人.

「師傅,差不多該著手創作新作了吧?」

看著那兩人,紮諾巴過來跟我搭話.

他和平常一樣運轉著.

不知道發情期對他有沒有影響的樣子.

「新作嗎……」

前幾天,進行康複訓練時,順手開始制作了『1/8艾麗絲』.

但不知道為啥做著做著眼淚就出來了,所以中途就停了下來.

從那以後,雙手不知為何變得遲鈍了.

進入了低迷時期了吧.

「是啊,那麼這次制作誰呢……」

「干脆,試著脫離人形.」

「那麼,要試著制作赤龍嗎?」

「哦,說起來,師傅曾經殺死過一匹啊.」

「那時候真是夠嗆啊,我還以為快要死了.」

「是是是,您太謙遜了.」

「……?主人,在說什麼?」

茱莉歪著頭詢問,所以我將我在冒險者時代打倒赤龍的事情告訴了她.

于是乎,她臉頰上出現紅暈,眼睛閃閃發亮地聽著故事.

果然,這個世界的孩子都喜歡這樣的話題啊.

雖然她看起來不是很孩子氣,但果然還是只有六歲啊.

「好,那麼茱莉試著來制作赤龍吧.」

「唔……師傅,吾呢?吾有沒有什麼能幫得上忙的地方?」

「如果你是我弟子的話,總有一兩件事能幫上忙的.」

「……唔!是,師傅,我雖綿力薄材,但定當全力以赴!」

雖然有著不舒服的一面,但我也是正常地運轉.

初級的神擊和結界課程也快要結束了.

那麼是該煩惱下個課程該選什麼了.

還是說選擇中級的解毒.

但是,現在所處的狀態,沒有與解毒相關的煩惱.

只要記住初級的話,大部分事情都是有辦法解決的,所以沒有必要學習中級以上吧.

或者去學習上級的治愈術?

這也是一樣,擁有中級的話,大致都能想辦法解決,沒有必要學習麼.

又或者說,試著學習召喚系方面關于付與的課程看看麼.

付與是屬于制造魔道具的魔術.

明明是制造系,但卻歸類到召喚系里面,理由實在是不得而知……

也許試著挑戰一下新的領域也不錯.

干脆,將待在圖書館的時間用在上課那里也可以.

轉移事件那方面稍微陷于了僵局,

再去學習一下其他種族的語言,說不定也很有趣.

課程結束後,再要克里夫教教我神擊術如何?

不,他最近與愛麗娜利茲正在恩愛來的.

要是被認為我在阻礙他的話,大概會被討厭吧,這計劃暫且擱置吧.

或者說,向著不是魔術的領域挑戰看看?

馬術的課程看起來很有趣.

考慮著這些,日子在持續著.

和平的日子.

===============================

這麼想著.

「單騎討伐落單龍的A級冒險者『泥沼』之盧迪烏斯閣下!

請接收與我之間堂堂正正的婚儀決斗!」

去圖書館的途中,遇到了決斗申請.

回過頭來,看到的是一位美少女.

淺黑色的肌膚,藏青色的長發被綁在了腦後的一位少女.

年齡大概17,18歲左右.

嘴巴擺著"へ"字形,威風凜凜地說出了這句話.

硬是要說的話,女武士的感覺吧.

衣服是顯眼的群青色,她好像很喜歡青色?

胸部也是平平的.

肌肉也相當厲害.

腰上掛著劍神流劍士經常使用帶曲刃的太刀.

服裝不是制服,而是劍士風的服裝.

這樣的一個少女看向我這邊.

正確的說,是一臉驚訝地看著我面前的人物.

看著向我提出決斗的毛發濃密而又肮髒的獸族.

是的.

說的就是那個髒髒的男人.

怎麼看都不像是魔術師,肌肉隆起的犬系獸族.

那個少女大概只是路過的而已.

身邊的彪悍大漢突然說出了這種事,被嚇了一跳罷了.

總之,現在就是這樣的季節.

我自己勸說著自己,到底怎麼想的啊.( ̄△ ̄;)

「那個」

嗯,暫且放下少女.

問題是,這個男人.

我是男人,這家伙也是男人.

從男人那里,接到了決斗的申請.

這是大問題啊.

「就是那個啊,時下流行的那個為了求婚的決斗?」

「正是!」

Yoooooooooo!W(oдo)W

「對不起,那個,雖說我是這樣子,但也是正常向的,男男什麼的就請饒了我吧.請恕我拒絕.」

「你好像有點誤解.」

「對不起,我接下來還要去練習鋼琴,老夫就此拜別……」

拒絕一次後,就不再聽後面的話,快步離去.

按照菲茲前輩所說的那樣做.

「留步!」

正說完,毛發濃密的一團東西發出一聲大響,跳了起來.

然後,從我頭上飛過,在我眼前著落.

就像逆關節一樣的跳躍力.

好像能變成龍騎士啊.

「你這家伙沒有否決權!

我名為魯盧克=亞德魯蒂亞!

對普爾塞娜發出求婚挑戰,將必定成為亞德魯蒂亞的族長!」

「普爾塞娜前輩現在處于發情期休假中,正在宿舍里面,所以請去那邊說吧.」

說完,魯盧克氏搖了搖頭,牙尖嘴利地說道.

「普爾塞娜大人不在的場合,你被判明為群體的領袖!

從蓋斯大人那里聽說了你的威名!

將雨中森林冰凍起來的力量!

單騎討伐了赤龍的技量!

能成為學校之主的實力,作為對手來說,最合適不過了!」

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單騎單騎的這樣說著,不過我是步行的啊.

怎麼都好啦.

「沒有否決權是怎麼回事?」

「作為群體領袖的你,有接受決斗的義務!」

稍微整理一下吧.

歸納要點.

前幾天,在決斗中打倒了莉尼婭+普爾塞娜的我,好像被她們稱為老大了.

要是想要群體領袖下面的雌性,就必須打倒領袖.

打倒了我的話,普爾塞娜就會作為獎品送給他.

接受決斗,是群體領袖的責任與義務.

雖說我並不希望當她們的領袖.

好像和那種事沒有關系.

這是動物間的規則.

也就是說,故意輸掉的話,我作為群體領袖就會被革職.

普爾塞娜歡天喜地的成為這家伙的新娘.

今後,這樣來提出決斗的家伙,就會一個都沒有了.

「那麼,堂堂正正地……一決勝負吧!」

不等我回答,魯盧克氏就大喊著,飛躍著沖了過來.

………………

…………

……

嗯,怎麼說呢?

只有嘴上功夫厲害的家伙啊.

一路突進,陷入了泥沼之中,被岩炮彈擊暈了.

前後3秒.

總覺得反射性地打倒了,

仔細想想,我好像也沒有必要故意輸掉.

普爾塞娜現在這狀態,不打算與誰結婚.

原來如此,信上所寫的『添麻煩』指的就是這種事啊.

突然扔給我這些事情,雖說有些在意,

但這種程度的對手總有辦法應付,

算了.

想得太輕松了,

在去圖書館的途中就被襲擊了5次.

一直在等這天啊,被這樣說了.

莉尼婭與普爾塞娜,真是受歡迎啊.

那個樣子到底哪里好了?

身體?

不,其中也有很多人,連她們的樣子都沒有見過.

那麼,地位?

最初的家伙也說了想成為族長.

就那麼想成為指揮官麼?

這是哪里的航空參謀啊.(譯者注:紅蜘蛛中槍.)

可是,好歹也是按照順序來決斗的.

途中突然插入來向我提出挑戰的,好像會惹守順序的人生氣.

這好像是獸族的慣例.

獸族的規則都是慣例.

真是的,這個獸族啊…… ┑( ̄Д  ̄)┍

但不可思議的是,他們並沒有踏入圖書館.

是被學校方面交代說不能在建築物內鬧騰了?

還說是,這是獸族的規矩?

不知道.總之,暫時避難吧.

=====================

傍晚,菲茲前輩在圖書館出現了.

「盧迪烏斯君,外面好像很麻煩的樣子呢,又做了什麼了嗎?」

稍微帶著責備的視線.

「沒什麼,好像說是想要娶莉尼婭與普爾塞娜,就必須先要打倒我啊.」

「那是什麼啊……」

菲茲前輩皺起了眉頭,所以我詳細說明了狀況.

將莉尼婭與普爾塞娜打倒了的我,被她們倆認作老大的事情.

只要打倒了領袖,就能娶得美人歸的事情.

說明完畢後,菲茲前輩一張惱火的臉.

「不能這樣子啊.

你又不是德魯蒂亞族的族長.

只是一時間贏了她們而已,不應該有處置她們的權利啊.」

嗯……果然是這樣嗎?

這才是對的嘛.

這樣能說通的話,那麼我就能從那兩人身邊獲得更加多的自由啊.

「話是這麼說,那麼怎麼說服那些挑戰者?」

「誒?嗯……對于發情期的獸族,光是嘴巴說,沒辦法讓他們停手的啊……」

菲茲前輩用手托著下巴,嗯嗯地考慮著.

「如果是這樣的話,不管對手是誰,只要讓他們在決斗中輸了的話,就能讓他們放棄回家了吧.」

「……那麼最終,還是得接受決斗嗎?」

「好像是啊.」

說是簡單.

不知道總共有多少人,但現在外面就有30人左右在排著隊.

幾乎都是目指族長之位髒髒的男人.

要將那些人全部打倒…… (☉△☉;)

「我不希望日常變成那麼暴力啊.」

「這個我當然知道.但是不想辦法的話,你就無法從這里出去啊.一直藏起來的話,要是他們忍不住了,說不定會跑進來,在圖書館里面鬧騰那就頭痛了.」

「是啊.」

真是,為難了.

「與那些邋遢的男人們決斗吧……」

誰受的了啊.

「嗯?那些男人的後面,好像有一個女孩子啊.」

「真的假的?是可愛的孩子嗎?」(—ω—)☆

「盧迪烏斯君……你想接受那個孩子的決斗嗎?」

「不,沒打算.」

責備一般的視線刺過來,我不由得搖頭.

可是,想知道那孩子長什麼樣子啊.

不知道是從哪里知道我的.

「但是,不是很在意嗎?」

知道對方對自己寄予好意,我當然會在意了.

當然,之後要怎樣做,就得等治好病後再考慮吧.

「是嗎?會在意啊?嗯嗯?」

……不知為何,菲茲前輩的心情變得有點不好.

難道是因為我輕易地接受決斗的緣故?

啊,原來如此.

以前盧克一定也遇到過這種情況吧,他也試過這樣被拼命追趕著的吧.

所以,他不希望我那麼輕易地就答應這種要求吧.

「但是,事情都那麼大條了,學生會那邊的人就不能想點辦法嗎?」

「這是與發情期相關的事情嘛,實在是沒辦法.

要是嚴令禁止的話,會發生更為嚴重的事件的.」

學生會那邊,在這個時期也是各種忙啊.

有很多暴走的學生,也有在學校領地外鬧事的人.

甚至會有趁著決斗這種騷亂,在背後放冷箭的家伙.

學生會所屬的學生,不論輩分,都在保護著低戰斗力的學生.

以數人為單位在學校內巡邏,及時鎮壓蠻不講理的事件.

菲茲前輩,姑且在這里露面了,但應該馬上就會去和巡視的人換班了吧.

「這種事情也在學生會的管轄范圍啊,請幫幫我吧.」

「盧迪烏斯君的話,不是自己都能想辦法解決嗎?」

今日的菲茲前輩不知為何比平時的冷淡啊.

是我說了什麼話,影響了他的心情……?

不.

說不定想起了當時測試的事情了.

對于我勝利了的結果,菲茲前輩說過不介意了.

但是,要是我在這里偷偷摸摸地竄了的話.

就等于說菲茲前輩輸給了膽小鬼,菲茲前輩的評價也會下降吧.

我受過菲茲前輩各式各樣的照顧.

雖然不是很想做,但面對這種情況,還是試著努力一下吧.

「明白了,為了菲茲前輩的名譽,就讓我屠盡那些人吧.」

「這,殺掉可是不行的!」

「我明白喲,開玩笑而已~」

雖然是決斗,但不能取其性命.

也有那樣的不成文規定.

雖說如此,但里面也有可能混有強者.

麻痹大意是大敵,小心點應付吧.

==========================================

既然方針已定,那麼就出去吧.

在那里,出現了意外的情況.

「……什麼啊,這是.」

眾多的獸族男人倒下了.

真是與死尸累累相符的情景.

全部都是獸族的男人.

體型有大有小,耳朵的形狀也是各式各樣.

獸族里面也有各種各樣的人啊.

也有穿著制服的,但沒有穿制服的人居多.

啊,有個女孩子啊.

剛才那個劍士風的孩子.

是被卷入了吧?

又或者說,想要除掉我?

思考著這些的時候,一個男人的笑聲響遍了全場.

「呼哈哈哈哈哈哈!!」

然後,從死尸累累的荒野之上,站著一個男人.

抓住了最後一個人,舉起了他,在高聲笑著.

「居然敢挑戰吾輩!!

雖說是不自量力,但是想不到魔法大學里面也有那麼多有骨氣的人啊!」

我與菲茲前輩都啞然了.

因為,為啥一出來就遇到這情況?

死尸累累的,很有氣勢地站在那里?

「……那個」

將最後一個人扔下了地,他面向這邊來了.

「哦!如果不願意排隊,就試著先打到我們吧,被這樣說了,

結果真的馬上就出來了啊!

極好極好地!遵守約定的人感覺真好!」

一望即知是魔族的 如黑曜石般的肌膚,有著六只手臂.

及腰的紫色長發.

「我名為魔王巴蒂伽迪!」

魔王.

就是那種魔王嗎,強搶附近的村子里的年輕女孩,在各種意義上吃掉也沒問題的那種魔王.

將偶爾派來名為勇者的刺客放倒了的話,就能為所欲為的那種魔王嗎.

不,那個怎麼樣都好.

問題是這個.

為什麼魔王會在這里?

「那個預知眼!你就是盧迪烏斯·格雷拉特嗎?!

我從我的未婚妻,魔界大帝克西莉卡那里聽說了!」

那家伙慢慢的走到我的面前.

說出了一句話.

「我向你提出決斗!」

錯過了犬與貓(年輕姑娘)的活祭儀式了嗎……

該話副標題為:

「哥吉拉VS盧迪烏斯」

「特攻魔王B伽迪」

「被汪汪包圍著而為難了!?魔法大學的心跳心跳發情期!」

以下略~

既然方針已定,那麼就出去吧.

在那里,出現了意外的情況.

「……什麼啊,這是.」

眾多的獸族男人倒下了.

真是與死尸累累相符的情景.

全部都是獸族的男人.

體型有大有小,耳朵的形狀也是各式各樣.

獸族里面也有各種各樣的人啊.

也有穿著制服的,但沒有穿制服的人居多.

啊,有個女孩子啊.

剛才那個劍士風的孩子.

是被卷入了吧?

又或者說,想要除掉我?

思考著這些的時候,一個男人的笑聲響遍了全場.

「呼哈哈哈哈哈哈!!」

然後,從死尸累累的荒野之上,站著一個男人.

抓住了最後一個人,舉起了他,在高聲笑著.

「居然敢挑戰吾輩!!

雖說是不自量力,但是想不到魔法大學里面也有那麼多有骨氣的人啊!」

我與菲茲前輩都啞然了.

因為,為啥一出來就遇到這情況?

死尸累累的,很有氣勢地站在那里?

「……那個」

將最後一個人扔下了地,他面向這邊來了.

「哦!如果不願意排隊,就試著先打到我們吧,被這樣說了,

結果真的馬上就出來了啊!

極好極好地!遵守約定的人感覺真好!」

一望即知是魔族的 如黑曜石般的肌膚,有著六只手臂.

及腰的紫色長發.

「我名為魔王巴蒂伽迪!」

魔王.

就是那種魔王嗎,強搶附近的村子里的年輕女孩,在各種意義上吃掉也沒問題的那種魔王.

將偶爾派來名為勇者的刺客放倒了的話,就能為所欲為的那種魔王嗎.

不,那個怎麼樣都好.

問題是這個.

為什麼魔王會在這里?

「那個預知眼!你就是盧迪烏斯·格雷拉特嗎?!

我從我的未婚妻,魔界大帝克西莉卡那里聽說了!」

那家伙慢慢的走到我的面前.

說出了一句話.

「我向你提出決斗!」

錯過了犬與貓(年輕姑娘)的活祭儀式了嗎……

該話副標題為:

「哥吉拉VS盧迪烏斯」

「特攻魔王B伽迪」

「被汪汪包圍著而為難了!?魔法大學的心跳心跳發情期!」

以下略~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八卷 青少年期 特別生掌握篇web版 第75話 天才少年的秘密 後篇     下篇:第八卷 青少年期 特別生掌握篇web版 第77話 絕壁的婚約者 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