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八卷 青少年期 特別生掌握篇web版 第77話 絕壁的婚約者 後篇  
   
第八卷 青少年期 特別生掌握篇web版 第77話 絕壁的婚約者 後篇

魔王襲來.

這樣的報告,以閃電一樣的速度送往魔法大學周邊的國家.

襲來和情報.

本來應該是情報先送達.

但是魔王的移動速度過于迅速,

各國收到情報,與魔王到達目的地幾乎是同時.

各國陷入了慌亂.

魔王這種東西,基本上是不離開魔大陸的.

急戰派和武斗派的魔王,在拉普拉斯戰役中幾乎已經死絕了.

因此,整個魔大陸只剩下對戰斗沒有興趣的,穩健派和保守派的魔王了.

但是,雖說是穩健派和保守派,他們仍舊是擁有君臨魔大陸的實力的王者.

一旦因為某種原因暴走的話,也會散布壓倒性的破壞力.

聽聞魔王巴蒂伽迪來襲,

拉諾亞,奈利斯,巴謝蘭德三國國內的騎士團開始行動了.

同時也開始募集冒險者.

但是,與大學還有一段距離.

拉諾亞魔法大學所在的魔法都市夏利亞.

那里的魔法公會和冒險者公會,還有駐紮在那里的三國共同騎士團.

他們集結了少量兵力,將魔法大學包圍了.

一旦發生情況,再三國的增援到來之前可以起到牽制的作用.

但是,魔王的目的完全不知道.

魔王的身姿還算有名.

漆黑的皮膚加上六條手臂.

不死身的魔王巴蒂伽迪.

拉普拉斯戰役之前就已經存在的,古老的魔王.

像他的名字所說的一樣,擁有『不死身』的能力.

因為是穩健派,對于他的戰斗力知之甚少.

有傳說,曾與拉普拉斯一戰.

也就是說,如果這是真的的話,就連拉普拉斯也無法將其消滅.

那樣的魔王,為何現身于魔法大學.

然後,又為何將無辜的一般學生,獸族打至昏厥.

各國和魔法大學獲知其中理由,是之後的事了——

盧迪烏斯視角 ——

現在,我在魔法大學的上級魔術演習場.

在空無一物的廣闊校庭中央,與巴蒂伽迪對峙.

(我)挽著手臂兩腳岔開,揚起下巴威風堂堂的站立著,但是心里戰戰兢兢的.

理所當然的吧,

被肌膚漆黑的壯漢魔王盯著,怎樣才能保持平靜啊.

確實,我最近覺得「我說不定是不是有點小強吧?」.

但是,對于魔王來說,稍顯不值一提.

得意忘形的時候被紮了一針的感覺.

說實話,想要逃跑.

就是為了這種情況,持續鍛煉的腳力.

魔力之後想要以體力繼續逃跑.

「……」

回頭看看的話,後方聚集了很多圍觀群眾.

男生,女生,老師都有.

都在看著我.

從這里逃跑的話,他們會怎麼想呢.

不,已經不管他們怎麼想,說實話完全找不到逃跑的時機.

突然,圍觀中的一個人,快步向我身邊跑來.

很適合稍顯露骨的發飾的男性.

……這個世界里貌似也有假發.

「從吉納斯那聽說了情況.不好意思,能稍微拖延點時間麼,現在正在集結戰力.」

他簡短的說完就回去了.

話說,這貨誰啊?

好像在哪見過…….

但是,所說的話是理解了.

不知道吉納斯是怎麼了解的,又掌握了多少情況.

但是,只要能爭取時間的話.貌似就能有辦法.

果然在這種時候,有權利的人比較強.

「嗯,還沒好麼?」

「我想還要一會兒」

巴蒂伽迪抱著全部漆黑的胳膊等待著.

現在,菲茲前輩去取『傲慢的水龍王』了.

等到我回來,他這樣對我說了.

話說回來,好慢啊.

從圖書館到宿舍,並沒有那麼遠的距離.

不記得放在什麼奇怪的地方了.

像往常一樣,前段用布包起來立在床邊.

我想應該馬上就能找到.

「嗯,想著人族總是性急所以急忙趕來,但是看來你並不是很性急嘛.不愧是吾的未婚妻所認可的人」

「未婚妻……那個,克里希亞……大人,是麼?」

聽我這麼問,巴蒂伽迪「嗯」的點了點頭.

魔界大帝克里希亞·琪西里斯.

並沒有忘記.

給予我魔眼的人.

當時並沒有認為是真貨,

突然出現又突然離去,只覺得啞然.

但是,為什麼事到如今她的未婚夫突然出現了呢.

難道說,和獸族一樣,是為了求婚而來.

「和克里希亞大人真的只是說了一點點話而已.魔眼到時確實收到了.」

「克里希亞她,好厲害好厲害的說著你的事,那麼興奮的談論事情真是好久未見了.

就連寬大的吾,也稍稍感到嫉妒了.」

巴蒂伽迪揚起單邊眉毛,微微笑著說.

嫉妒啊.

明明沒有發生過應該被嫉妒的事.

什麼啊,感覺到火大的事.

難道說,是因為開玩笑的拜托來一發的事?

不不,那個只是未遂.

說是有未婚夫所以不行…….

啊,可惡,這貨就是那時說的婚約者.

「我就是個小玩意兒呦.只是只可悲的小老鼠呦.

沒,沒有什麼值得魔王大人嫉妒的事情呦?

克里希亞大人多少有點誇大其詞了.」

于是,他笑了.

有什麼好笑似得,笑了起來.

「呼哈哈哈哈,謙虛了.吾聽說了,你體內寄宿著龐大的魔力這件事.」

龐大的魔力.

被這樣說了.

最近發覺比起其他人壓倒性的大量.

但是,不管怎麼說也不至于招致魔王的嫉妒……是吧?

不,說起來,當時好像被說了什麼,什麼來著?

只記得(克里希亞的)大笑了.

「那個,就是比別人,魔力稍微,多了一點點.」

「呼哈哈哈哈!是啊,就多了"一點"呐!」

巴蒂伽迪笑了一陣.

但是,突然停止了笑聲,咚的坐在了地上.

「坐好」

我聽到之後,當場坐了下來.

巴蒂伽迪就算坐下,也是龐然大物.

筋肉隆起.

我也想要這樣的筋肉呀.

「你啊,好像還不明白被那個魔界大帝克里希亞·琪西里斯說是厲害意味著什麼呐.」

「……就算這麼說」

「有一個擁有驚人魔力的家伙,比拉普拉斯還要驚人.讓她這麼說的,你還是第一個.」

拉普拉斯,魔神嗎?

比魔神還要強大的魔力,沒有實感呐.

確實,很少感到魔力用盡,但是,身體能力也沒有很強.

「魔神拉普拉斯的魔力總量在曆史上是世界頂級的.

也就是說,你也該以世界頂級的魔力而自豪的意思.」

「您又開玩笑」

話雖這麼說,我心里稍微雀躍了.

總之,對方是魔王,擁有實際的.

有種被專業玩家說,你啊,擁有才能的感覺.

「吾不知道是真是假.克希里亞意外的看錯了可能性也是有的.」

這麼說著的巴蒂伽迪露出了苦澀的表情.

想到了什麼了吧?

就算是那個魔帝大人,貌似也有失誤的時候.

「確實,從以前開始訓練所以魔力增加了,但是世界頂級還是言過其實了吧.

這樣的話,和我進行同樣的訓練,誰都能成為世界頂級了喲」

「嗯,普通來說不可能」

普通來說不可能.

那樣的話,和我一樣從異世界轉生而來的人就有可能了吧.

還是說,我不知不覺間,從人神那里得到了什麼外掛?

試著問問吧.

「說起來,魔王大人,我有件事情想要問一下.」

「什麼啊,隨便問吧」

「那個,我絕對不是現在要說的人物的手下啊,下屬呀這種感覺的的關系,

所以希望您不要突然襲擊過來.」

「你就說吧,魔王不會打破約定.」

只覺得是印第安謊言.

是真的吧.

別反悔啊,絕對別反悔啊.

「人神,這個名字您有聽說過嗎?」

「…………你這家伙,從哪聽說這個名字的?」

「在夢中出現的.」

巴蒂伽迪松開最上面一組抱著的手臂,撫著下顎.

知道什麼的吧.

「嗯,是嗎……夢里嗎」

「您知道什麼嗎?」

我這麼一問,巴蒂伽迪稍稍思考了一下.

「嗯」的頷首,搖了搖頭.

「原來如此.不知道!

感覺再那里聽說過,但是想不起來!

至少,這數百年來沒有聽說過!」

「這樣啊,十分感謝」

數百年嗎,又是大概數字啊.

「嗯,想起來的話就告訴你吧!呼哈哈哈哈!」

「拜托您了」

「無聊的家伙,你也笑吧!呼哈哈哈哈!」

巴蒂伽迪是個笑的很開心的人.

從剛才開始,明明沒什麼特別有趣的事,卻笑個不停.

突然,我想起和瑞傑魯德相遇時的事情了.

那時候,和他一起笑著,加深了友誼.

笑,是這個世界上共通的語言.

對面笑著來搭話的話,不笑著回複就太失禮了.

好,笑吧.

「呼唔哈哈哈哈哈哈!」

「很好嘛,很好嘛,克希里亞說過,不管什麼時候總之就是要笑!

想起來了,之前克希里亞死的時候,她也是大笑了,呼哈哈哈哈!」

巴蒂伽迪這麼說著笑了起來.

雖然外表可拍,這個男人好像不是什麼壞家伙.

「嗯?」

和巴蒂伽迪一起笑著的時候,背後的圍觀群眾突然騷動了起來.

回頭看看,誰在吵吵鬧鬧的.

豎起耳朵,能聽到對話.

「讓一讓!要把杖送到!」

「停下!把杖送到的話就要開始決斗了!」

「沒有杖就開始決斗的話怎麼辦!要見死不救嗎!?」

「那,那是」

「這里交給朕吧!」

「啊,紮諾巴君!」

「紮諾巴?西隆!誒,放開,放……好痛痛痛!」

菲茲前輩從圍觀群眾中飛了出來.

然後,已驚人速度飛奔過來.

亂七八糟的步伐.

大概,是我三倍的速度.

紅色的角什麼的沒帶上吧.

「哈……哈……抱歉,盧迪……盧迪烏斯君.

被老師妨礙了.」

菲茲前輩抱著杖,大口喘息著.

「前,前輩,跑得,很快呢」

「誒……哈……這個靴子,是魔法道具,所以……」

這麼一說,看向前輩一直穿著的靴子.

是嗎,是魔法道具嗎.

說不定,一直穿著的斗篷也是魔法道具之類的.

這個人,天暖的時候也沒有解開斗篷.

「難道說,這個太陽鏡也是?」

「哈……哈……這個也……嗯,不……這個是,秘密……」

菲茲前輩笑了.

為啥這個人的笑臉這麼可愛呢?

我,心跳不已了

「呼……好,盧迪烏斯君,加油……但是別勉強呦.

覺得贏不了的話,逃跑也不會有人說什麼的.

別考慮奇怪的自尊心,生命重要,呐.」

我從菲茲前輩手中接過『傲慢的水龍王』.

好久沒有拿著這家伙認真戰斗了.

加油吧,排擋.

教教他什麼是冥土的特產吧.

我們,回來之後就要和パインサラダ結婚了.

我取下包著『傲慢的水龍王』的布.

感覺菲茲前輩吸了一口氣.

稍稍想要惡作劇一下.

「……菲茲前輩,請看著這前端的魔石,請問您覺得怎麼樣?」

「厲,厲害,好大……」

「!」

怎麼說呢,現在,腰部附近有種通電的感覺.

怎麼回事呢?

不,玩笑就到此為之吧.

巴蒂伽迪站起來活動著肩膀.

已經爭取到時間了吧.

一直對話到兵力集結足夠果然不行嗎?

菲茲前輩,依依不舍的回去了.

其實在這援護我也行嘛,

希望能幫幫我…….

「好了嗎?」

「可以的話,想要這樣繼續笑著交談啊」

「呼哈哈哈哈!那個之後再做吧!」

沒想要我命嗎?

不,感覺是個馬馬虎虎的人.

覺得魔力很多沒問題,順手就把我殺了也有可能.

說不定先說出來比較好.

不要取性命比較好,這樣.

巴蒂伽迪插著腰,懶散的站著.

貌似沒准備先攻過來.

在等著我的信號麼?

總之,預知眼開眼.

「……咦?」

預知眼什麼也沒有顯示出來.

巴蒂伽迪站立的地方,什麼也沒有.

「一臉驚訝的樣子……哦,這樣嗎.

馬上就用上從克希里亞那里得到的魔眼了嗎.

不過可惜啊.魔眼對吾無效.」

若無其事的說著,巴蒂伽迪哼了哼鼻子.

真的假的?魔眼,沒有效果嗎?

不愧是魔王.

但是,這樣的話不妙了.

無法將將回避致命傷的幾率增加了.

我的身體能力並沒有多高.

命中不好的地方的可能性增加了.

「魔王大人」

「巴蒂就好了.吾說笑的時候,爽快的笑起來的人,吾允許稱呼那個名字.」

「巴蒂大人,我有一個提案.」

「什麼」

「如果我輸了,請救救我的命」

這麼說著,巴蒂伽迪噗哈的笑了起來.

「呼哈哈哈哈哈哈哈!開始之前就乞求饒命!有趣的家伙!」

「生命是很重要的」

「嗯,是這樣.人族很快就會死去!

聽說很多人都這麼想!」

巴蒂伽迪哈哈大笑.

「但是擁有如此巨大的魔力,你對自己的力量還沒有自信嗎!」

「兩年前,被稱為龍神的人殺掉了,所以」

這麼說著,巴蒂伽迪突然停止了笑聲.

「龍神是指,龍神奧爾斯蒂德嗎?

和那家伙戰斗,還活下來了嗎?」

「馬上就要死了.要不是反複無常的救了我的話,現在我就是幽靈了.」

巴蒂伽迪的臉色拉了下來.

不好.

因為人神的名字沒問題所以就大意了,

奧爾斯蒂德這邊不能提嗎.

「那場戰斗中,你,多少讓龍神負傷了嗎?」

「誒?嗯,僅僅是手背蹭掉皮的程度」

「…………」

巴蒂伽迪突然不說話了.

可怕的表情.

笑,笑一個唄.

「那麼,吾也有一個提案」

「是,是什麼呢?」

我帶著微妙的表情觀察巴蒂伽迪的臉色.

「一發勝負」

「……?」

「只有一發,你用你的最強奧義攻吾.

是啊,傷了龍神的那個就好.

吾受,如果能穿透吾的斗氣造成傷害,就是你勝.

如果沒有造成傷害,就是吾贏了,如何?」

哦.

求之不得的提案.

太棒了.

相當有利的條件.

而且我不用被揍就成.

這樣可以吧.

「但是,這樣不會對我太有利了麼」

「有利?有利嗎?嗯,說起來是啊!

那麼,如果你的攻擊完全無效的話,

吾就進行反擊.一發勝負!」

自掘墳墓的感覺.

因為,那個一發肯定會貫穿心髒了吧?

別在自掘墳墓了啦.

胸口也不想有洞.

「我知道了.那麼,要去了」

「嗯」

這麼說著,我架起杖.

盡可能的將魔力注入杖中.

做出岩炮彈.

但是,比起向奧爾斯蒂德放的,更加堅硬.

那個時候,是空手,一只手,而且是倉促做出來的.

這回有杖在,

威力是那時的數倍.

形成.

魔力反複鍛煉,加固,硬化.

基本上和制作手辦一樣,

但是省去韌性等考慮,一味硬化.

盡可能的光滑,紡錘型,

刻上鑽頭型的紋路.

然後,加上回轉,

盡可能的告訴回轉,

只是一味的回轉,

每秒轉速多少,我也不知道.

還有射出速度,

這里也注入魔力,

盡可能的高速射出.

岩炮彈沒有注入過這麼多的魔力.

魔力的注入需要時間,在實戰中,幾乎用不上吧.

使用的話,大部分魔物都會overkill了吧.

但是,魔王的話,說不定能耐住.

至少要造成傷害,

我不想被揍.

「那麼,來咯」

「嗯!來吧!」

發射!

發出磬的聲音.

沒有反動.

不知道為什麼魔術不存在反作用力.

但是,作用力當然是存在的.

被岩炮彈打中的巴蒂伽迪,發出磅的巨響,上半身粉碎飛散,

六條手臂凌亂的分解,下半身飛出數十米外,咚的落下了.

「…………誒?」

一動不動.

我戰戰兢兢的,慢慢的,向他的下半身走去.

然後,印入眼簾的是內藏溢出的下半身.

血沒有流出來.

因為是魔王吧.

本以為是只會笑沒有淚的家伙,

說不定,血和淚都沒有吧.

「…………誒?」

不,不會吧?

誒?

騙人的吧……?.

死掉了?

不明白發生了什麼.

回頭一看,周圍也是鴉雀無聲.

所有人都看著這邊.

視線好痛.

誰都沒有動,一動不動.

咽了口口水.

喉嚨發出咕嚕一聲.

殺,殺掉了嗎……?

不,因為,騙人的吧?

因為,不不不,為啥?

不是那麼自信滿滿的嗎?

誒?

因為,不是不死身的魔王來著的嗎?

誒誒?

自信滿滿的,說是來一發吧的說?

誒誒誒?

慢慢的,戰戰兢兢的

再一次,回頭.

自己干的事情,確認了.

「呼哈哈哈哈哈!吾複活了!」

向岩炮彈擊出的地方看去.

在那里,站著一半大小的巴蒂伽迪.

和我一樣高了,但是臉還是一樣大.

所以有種不平衡的印象.

大小的事暫且不提.

「啊,還活著」

松了口氣.

還以為不小心殺了人.

太好了,對手不是人.

「呼哈哈哈哈,還以為死定了!

但是,原來如此,明白了!

沒有對戰果然是正確的!

認真戰斗的話,這里已經一片荒野了吧!」

巴蒂伽迪呼哈哈哈哈的笑了.

六條手臂沙沙的爬到巴蒂伽迪腋下,與其合體了.

巴蒂伽迪的個頭慢慢的變大,

但是,還是沒有變回原來的大小.

「哦,飛的夠遠的……回到原來還需要一定時間!」

巴蒂伽迪稍顯興奮的樣子.

「你贏了,盧迪烏斯喲!以勇者自稱也可以喲!」

「不,那個還是算了」

「那麼至少歡呼吧!呼哈哈哈哈!」

巴蒂伽迪這麼說著,高舉起我持杖的右手,

像拳擊冠軍一樣.

是判定勝利吧.

不是很明白的結局.

「勝……」

但是,既然說是贏了,那就是贏了吧.

「勝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圍觀群眾鴉雀無聲.

不清楚為什麼,鴉雀無聲.

確認者這點厚,巴蒂伽迪嗯的點頭.

「沒勁的同伴啊.

那麼,就這樣,來一發咯」

這麼說了.

「誒!?」

和約好的不同!

這麼想著,他的拳頭抓住我的臉,

就用了一只手,

但是他還有3只手握拳.

被抓住的狀態也沒法防禦,

三發被打暈了.

騙子魔王…….

之後,巴蒂伽迪和之前那個發型假的露骨的大叔,披著鎧甲的中年帥哥,

還有穿著長袍的老爺子一起,不知道去了哪里.

是NB的人物之間要去談些什麼吧.

我受到菲茲前輩治愈魔術的治療從昏厥中回複了過來.

之後,在吉納斯的帶領下,在教員樓受到了接待.

拿出了紅茶和點心,休息了一下.

吉納斯問了很多問題.

看起來,他也不是很了解情況.

魔王的突然來襲,包含局外者在內的學生們被擊暈.

只不過是無緣無故的被卷入事件中罷了.

還有,被魔王擊暈的學生中,貌似沒有出現死者.

原本巴蒂伽迪就是穩健派,並不會特意殺人.

他的具體目的,接下來就由那些NB的人物來調查了.

露骨假發的大叔,貌似是這間學園的校長.

名字是什麼來著.啊對了,風王級魔術師格奧爾古.

入學的時候有見過的.

參與協商的還有,駐守在這個城鎮的三國騎士團的團長和魔術公會的總帥.

那四個人,現在正在商談什麼事情.

「不過,不愧是盧迪烏斯君……只是先制一擊就把魔王擊倒了!

然後,還得到魔王的認可……!校長說名為泥沼的冒險者,至少能拖延一點時間.

沒想到,沒想到竟然能做到如此!我這個歲數,沒想到還能經曆如此興奮的場面!」

吉納斯隱藏不住興奮的說道.

看來,並不知道決斗之前的對話內容.

巴蒂伽迪故意吃下我的魔法之類的,

就算沒有效果也會結束之類的都不知道.

被吉納斯投以尊敬的視線過了一陣之後,我被解放了.

總之,在各種事情決定前讓我在宿舍等著.

從辦公室出來,紮諾巴靠了過來.

「哦哦,師傅,吾看到了呀.不愧是師傅.不,對師傅來說是理所當然的.」

紮諾巴這樣的贊美,我搖了搖頭.

「被指教了一下而已」

攻擊確實有效了,但是對手根本沒有做出回避或防禦.

然後,那之後的那個再生能力.

如果認真戰斗的話,不覺得我能順利戰勝.

「太謙虛了.受到魔王的指教不就是一件非常厲害的事情了嗎」

紮諾巴一邊笑著一邊說.

朱莉用更加害怕的眼神看著我.

從遠處看著也很血腥吧.

看到可怕的東西了呢——

會宿舍的途中,與放著閃光彈的愛麗娜利茲和克里夫相遇了.

「哎呀盧迪烏斯,這麼了這麼熱鬧?」

「那個,到是你們去做什麼了?」

「沒什麼啦」

愛麗娜利茲呵呵的笑著,克里夫紅著臉說著「不管你的事!」生氣了.

魔王來襲的期間,貌似兩個人去開大人的會議了.

關系和睦的樣子.

「剛才,巴蒂伽迪大人要求決斗來著,總算是獲勝了.」

「誒!那貨,已經來了麼!?」

…………已經?

什麼叫已經啊.

「早就知道的麼?他要來的事」

「嗯,但是,在鬼族的地方被挽留了,說是暫時先呆在那里讓我先來.

你看,那樣的家伙,不是沒什麼時間觀念麼?

所以說,本以為會就那樣子呆個10年.

實際上,我們分別行動已經是兩年前的事了……」

已千年為單位活著的話,時間觀念也會改變的吧.

我生前也是,30歲之後就感覺時間過得比較快了.

單位有點大了.

「但是,是個好家伙對吧?」

「不是什麼壞人呢」

在我認識的貴族,王族中,是頂級的好人.

經常在笑.

打破了約定,被揍了一發就還回去一發,這樣就好了.

「喂,在說什麼呢?」

「哎呀哎呀,克里夫嫉妒了嗎?

沒關系呀,現在,我心里喜歡的只有你一個」

「不,不是說這個,啊,別這樣,盧迪烏斯看著呢」

「看就看吧」

親熱起來了,馬上離開了.

背後聽見「魔王不會來這種地方的吧!」這樣的聲音.

我到剛才為止也是這麼想的.

宿舍門口,菲茲前輩正等在那里.

他看到我,露出了什麼都說不出來的表情.

果然,也很興奮吧.

紅著臉頰,緊握著手.

看到了厲害的事情,但是什麼都說不出來的感覺.

「盧迪烏斯君,非,非常,厲害呀!」

有點普通.

我想起了這樣的形容.

「沒想到真的一擊就成功了!」

「一發勝負,一開始就說好以那一發的威力決定勝負了,

所以用了最強力的魔術」

「最強的……?咦,和考試的時候向我用的是一樣的吧,那個很厲害嗎?」

「嗯,也是岩炮彈.不過加上了『蓄力』」

「僅僅是中級魔術,用到極致也能發揮出那樣的威力呢……」

菲茲前輩發出「哎∼」的感歎的同時,自己也做出岩炮彈,加以回轉,射出.

發出咻的聲音,插入遠處的地面.

看了一,兩次就能再現了呢,不錯嘛.

但是,沒有我那樣的氣勢.

「倒也沒有練到極致的准備」

「平常總是在用土魔術麼?」

「說起來的確,以前總是用水法術,從某個時期開始變成總用土法術了」

「果然!一直使用同系統的魔術的話,就會用的越來越好了」

是這樣的吧.

不,手辦的制作也越來越順手了.

「……是,是啊.也就是說,精度也上升了」

「但是,消費的魔力也增加了吧!」

「對對.手辦的制作,相當的困難呢」

菲茲前輩看起來很高興.

說起來,有機會的話和菲茲前輩討論下無詠唱魔術的事情吧.

「那個,抱歉,很累了吧.抱歉打擾了.今天好好的休息吧」

「啊,好的」

菲茲前輩說著,向校舍方向跑去.

還想再聊會的,也罷.

那樣的事件之後.

他也有很多學生會的工作,會很忙的.

我回到自己的放假.

把杖立在牆邊.

魔王的事情什麼的,今天真是.

精神和肉體都已經疲勞了,我橫躺在床上.

真是累壞了……——

那件事之後,一轉眼就過了一個月.

魔法三大國和巴蒂伽迪進行了會談,最後把他當做國賓處理了.

巴蒂伽迪對他造成的麻煩表示歉意,把他的一只手臂提供給魔術公會用來研究不死性.

並且作為臨時武術顧問參加了聯合騎士團.

之後……——

下次的班會.

兩個前輩離開宿舍了.

巴蒂伽迪把獸族全收拾了,所以也能來上課了.

「不愧是BOSS喵,謝謝喵.這回把那個喵」

「沒想到,連魔王都引來了的說.我們是魔性的女人的說.

好好的保護了我們的說.作為謝禮揉揉胸部也行的說,莉尼婭的」

「多謝多謝」

得到摸胸的權利了,不客氣了,摸了.

莉尼婭的.

「喵呀!」

被打臉了.

明明說好了.

明明說了可以了.

好過分喵.

小氣.

女人的話不是都有嗎,稍微摸一下有什麼不好的.

「師傅對女性相當的露骨啊,

但是,到是沒有什麼輕浮的傳言呢」

「喂,別說了紮諾巴,別在說下去了!你看,那件事!」

「……哦,是啊,真是抱歉」

最近,克里夫坐的也比較近了.

貌似偶爾從愛麗娜利茲那里聽說了我的事.

不知道具體說了什麼,好像是比較正面的傳言.

總之,同情之類的話,多少有一點.

我被艾莉絲甩了的事情,還有生病的事情.

嘛,也沒什麼.

艾莉絲的事,已經不在意了……!

這一個月里,克里夫和愛麗娜利茲漸漸的不在公共場合親親我我了.

但是,貌似還沒有分手.

克里夫每兩三天就有一次無精打采的.

被榨干了吧.

是他們商量之後決定不在公共場合親親我我了吧.

不如說,也影響學習吧.

嘛,那是他們倆自己的事.

不是我能說三道四的事情.

有點羨慕呢.

「……grandmaster,這里的硬度用魔力做不到,這樣」

朱莉每天勤奮的制作手辦.

最近,同時也教教手工削制的方法.

本來,那就是正規的做法.

紮諾巴同年級的碳礦族同學也來幫忙.

關于魔王巴蒂伽迪的情報只知道個大概.

巴蒂伽迪說是嫉妒我說以來了.

那樣的話,不會找我追究責任問題吧.

不,我想那方面吉納斯應該會想辦法解決的.

本來選中我的就是他.

這是,門喀拉的打開了.

特別生出了賽倫特意外都已經出席了.

還不到教師來的時間.

難道說賽倫特要在班會上露臉了.

這麼想著的瞬間.

「呼哈哈哈哈哈哈!」

教室中響起大小聲.

然後,走進了教室.

堂堂正正的,毫無顧忌的,

然後,站在講台上俯視著我們.

「不死身的魔王巴蒂伽迪,參上!」

真的假的.

穿著制服呢……這貨——

然後,魔法大學廣播通知他的入學.

並不是要學什麼或者要研究什麼.

偶爾會有視察,發生事件學生也可以上報.

本來,以魔王的睿智,也不會發生什麼被上報的事…….

總之,就這樣,拉諾亞王國的魔王襲來事件結束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八卷 青少年期 特別生掌握篇web版 第76話 絕壁之婚約者 前編     下篇:第八卷 青少年期 特別生掌握篇web版 第78話 白色假面 前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