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八卷 青少年期 特別生掌握篇web版 第78話 白色假面 前篇  
   
第八卷 青少年期 特別生掌握篇web版 第78話 白色假面 前篇

最近,大家很害怕我.

魔法大學的學生都是如此,

最初沒想到是這樣.

本以為單純是被避開了.

例如,不良的人家伙從對面走來.

我正想著「不想被糾纏」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對方先躲到走廊邊上了.

偶爾還有若無其事的看著窗外自言自語「今天天氣不錯啊」的家伙.

明明下著雨呢.

我覺得「沒被糾纏真是lucky」

不會,對方也這麼想吧…….

發覺真相,是解毒魔術課程結束之後回去的路上.

最近,我在接受4年級水平的中級解毒魔術授課.

總之,那件事,先放一邊.

授課結束來到走廊,看到了戈利亞德.

戈利亞德.

對,就是開學第一天因為偷胖次的冤罪糾纏我的肉彈系女子.

她身材很大所以很顯眼.

同時也看到了我,對上視線了.

姑且,先打個招呼,對方是前輩.

不打個招呼很失禮的吧.

順便也想就開學第一天的事情道個歉,我這麼想著靠了過去.

于是她渾身顫抖,移開了視線,

縮著寬闊的肩膀,提心吊膽的低頭看著自己腳尖.

「戈利亞德前輩.開學第一天那件事啊」

我這樣一說,她全身咔噠咔噠的打起顫來.

然後,用微弱的聲音說.

「那,那個時候,那個,抱歉……十分對不起,請饒了我……」

與入學第一天的態度明顯不同.

我覺得很困惑.

就好像我恐嚇了她什麼一樣.

「嗯……不,那個,該道歉的是我,是吧.

那個,宿舍的規矩已經記住了,那種事情,不會再做了……」

語無倫次的時候,周圍的圍觀群眾多了起來——

「喂,看啊.是盧迪烏斯」

「入學第一天那件事,還懷恨在心呢吧……」

「戈利亞德桑,真可憐……」

「明明是自己打破了規定,什麼家伙嘛……」

「笨蛋,被聽到怎麼辦」——

周圍的聲音,混進了同情和責難.

戈利亞德淚目了,

我也淚目了.

好奇怪.這是怎麼了.

視線好痛.

「怎喵了,怎喵了,打架麼?」

「大白天真是血氣方剛的說」

正好這個時候,莉尼婭和普爾塞娜路過了.

後來聽說,她們兩人和戈利亞德是同學年的樣子.

兩人看到我的樣子,然後看到淚目的戈利亞德,

然後心領神會的點了點頭,

然後一臉得意的擠了進來.

「boss,這種程度的就饒了她唄喵.

戈利亞德也沒有惡意喵.

同樣是獸族,都放下面子哭了喵.」

「好了,趕緊閃吧.記住教訓別再做影響BOSS心情的事情了的說.

算你運氣好的說.沒有二把手的我出來說情,你就要被撕碎了的說.」

「啊,是,是……!」

戈利亞德覺得得救了,向兩人低下頭.

寬闊的背影縮的小小的快步離開了.

「喂,你們也散啦喵!

看雜耍那喵!」

莉尼婭話一落,圍觀群眾作鳥獸散了.

我也松了一口氣.

「普爾塞娜,剛才那是怎喵?」

「剛才是指什麼的說?」

「二把手是我才對喵」

「最近boss的小弟增加了,笨蛋的莉尼婭勝任不來的說」

「普爾塞娜的成績也是一樣的喵」

聽起來話題轉變了,

慣例的對口相聲開始了.

「喂,二人不要吵架,二把手的話倆人一起也可以吧」

「boss不喵白呐.組織中的上下順序不喵定好的話」

「就是的說,很重要的說」

嗯,對獸族來說,上下順序很重要的樣子.

本來,我也沒打算建立組織,

那邊是二把手都無所謂.

言歸正傳.

總之,這回多謝她們兩個了.

作為感謝,送她們點禮物吧.

魚之類的怎麼樣呢.

「但是觸碰boss的逆鱗,戈利亞德真是笨蛋喵.

到底發生了神喵?」

「不,入學第一天被誤認為是胖次小偷……」

「啊!那個嗎!胖次小偷是boss嗎!」

「……FUCK的說」

突然被投以輕蔑的視線了.

最後說一遍,冤罪啊,冤罪.

再一次,把絕望和屈辱作為禮物送給她們吧.

「說起來,前一陣戈利亞德滿臉自豪的說過的說.

有個窩囊廢的一年生,被菲茲前輩庇護了的說.

窩囊廢明明是她自己的說.搞笑的說」

「明明自己被小看了還放過了她,boss真是寬大喵…….

但是也不表示以後會這樣,再發生什麼的話就刷的把她絞殺喵」

絞殺神馬的.

你們不是從不良畢業,做優等生了麼.

「別這樣呀.增加了多余的敵人的話怎麼辦」

「哈,boss的上進心不夠喵.現在開始組織的話,

打倒亞麗愛爾把宿舍掌控在手中都有可能」

「就是,boss打倒了菲茲前輩,是學校的頭牌的說」

無論如何,獸族的家伙都想占據首位啊.

說不定是真真正正的newleader病患者.

「掌握了宿舍,成為了學校的頭牌,然後又能怎麼樣呢」

我覺得頭牌什麼的怎麼都好.

基本上,想要貫徹不干架主義.

出于人上的立場,很有可能會得罪人.

這個世界里,走在路上,突然被貫穿心髒的事情也發生過.

所以,遇到對手表現的謙遜一點比較好.

「成為學校的頭牌之後喵?說的也是喵……

從新來的一年生開始,女子宿舍全體征收一枚胖次怎喵樣?」

「這個號.boss喜歡胖次到要裝飾在架子上的程度,一定會高興的說」

「會高興……才怪呦?」

雖說的確喜歡胖次.

並,並不是因為喜歡才裝飾起來的.

收到連臉的都沒見過的女孩子的胖子會高興……才怪呦?

比如說,就算見過臉,收到戈利亞德桑的胖次也不會高興呦.

但是,偶爾會有可愛的孩子呐.

雖說不是什麼愛好…….

例如,收到莉尼婭和普爾塞娜的胖次的話還是有點高興的.

這倆貨雖說有點野獸勁兒,但也算是美少女.

聞起來也有女孩子的味道.

不,但是.

對,對了,菲茲前輩

菲茲前輩討厭那樣的行為的吧.

所以不行.

嗯.

好嘞.

別被誘惑了.

滾開,我的欲望.(原文マーラ)

好危險啊,還在我視線中的女學生們啊.

要不是我有病在身,可就危險了呦.

「對各種各樣的胖次完全沒有興趣,要干的話你們自己去干吧.

話說回來,給菲茲前輩填麻煩的話,就是我的敵人了呢.」

「唔咕……嘛,嘛,boss這喵說了的話,就這喵辦吧」

「……對的說,唯命是從的說」

就是,

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終于發現了,

我好像被周圍人懼怕著呢.

反省之後發現「原因」了

打倒了學園第一的實力者菲茲前輩

馴服了問題兒童莉尼婭和普爾塞娜

然後,打倒了讓學校陷入恐慌的魔王,僅僅一擊,

最後那個,效果相當明顯

那樣,當然會被懼怕的吧.

巴帝伽迪說過,

想要傷到他那纏繞著斗氣的漆黑軀體的話,沒有相當于劍神流王級劍技的攻擊力是不可能的.

王級.

即是說勉強可以與基列努和瑞傑魯德同等戰斗的等級.

然後由于是憑肉體戰斗的方式,想要做巴帝伽迪的對手是必須要有一定的攻擊力的.

言歸正傳.

那個說法可信的話,也就是說我的岩炮彈已經有相當于王級的威力了.

不知不覺間,我的岩炮彈已經有著相當高的火力了啊.

但是,只有威力而已

我沒有巴帝伽迪說的斗氣.

斗氣這種東西,好像是世上的劍士們無意識的纏繞在周身的東西.

但是,不管怎麼鍛煉,我的肉體也沒法擁有像愛麗絲和瑞傑魯德一樣的速度和力量,

僅僅是增加了一些肌肉而已.

結果,我只是攻擊力高而已.

魔眼能發揮作用的程度的對手可以取勝.

(據說)魔力總量與拉普拉斯並駕齊驅.

但是,肉體很普通.

本來,一般學生應該是不知道這種事的.

攻擊力是王級的話,很可能認為肉體也是王級水平的.

魔王以上的存在.

如果我站在一般學生的立場上的話,也不想與這樣的家伙扯上關系.

「boss應該更自信喵.那件事更自信的話一定也能解決喵!」

「對的說,但是解決的話也希望只襲擊莉尼婭就好了的說」

莉尼婭和普爾塞娜這麼說.

自信嗎?

小兒子閉門不出也是因為我喪失自信的原因嗎,

這麼一說,還真覺得是這樣.

被奧爾斯蒂德打敗,又被愛麗絲拋棄,

就那麼無力的,失意消沉了.

取回自信的話,說不定還能站起來.

確實,現在可能是取回自信的絕好機會.

學生們都懼怕著我.

試著帶領著莉尼婭和普爾塞娜前進,學生們散開兩邊.

生前沒有處在過這種立場.

新鮮呐.

可以說是大搖大擺走路的立場吧.

就像是院長先生巡回視察一樣.

或者說,像摩西一樣.

感覺真不錯啊,

當我在在走廊里的時候…….

就在我得意忘形的時候,

突然想起來,

說不定,

生前欺負我的家伙們,說不定就是這樣子得意忘形的感覺.

………….

…….

稍微想起討厭的事情了…….

還是不要太得意忘形的好吧.

我不要做回NEET啊.

就那樣,有一天.

我像往常一樣,去圖書館進行調查.

查著查著,發現轉移和召喚的共同點越來越多了.

召喚過來,和傳送出去,

雖然有區別,但是這兩種魔法陣不管是外型,還是發出的光芒都很相似.

果然有必要認真學習學習召喚魔術.

雖說這麼像,但是這間大學里,沒有專門傳授召喚魔術的教師.

魔術公會感覺有人會用,但是頂多是初級或中級,

能召喚出沒有意識的使魔,或是幾乎沒有自我的精靈的程度.

問不到專門的知識.

雖說有付與系的上級人物在,

但是付與和召喚有相當程度的區別,就算問轉移的問題也得不到答案.

吉納斯對這個學校教師陣容相當自傲,也就是說說而已嘛.

雖然這麼說,就算在這樣的世界里,說不定也有辦不到的事情.

仔細想想,在我還是冒險者的時候就沒有看到過召喚魔術師.

召喚魔術師,數量非常少的吧.

或者與結界和神擊一樣,是某個國家的壟斷技術.

但是,總覺得我,認識那麼一個,熟悉召喚魔術的人物.

從哪里聽說過來著?

想起來的話就去見見吧,

嘛,既然想不起來,就是說沒實際見過吧.

那麼,圖書館關于召喚魔術的文獻基本上都讀過了.

這一上,自學的話應該辦不到了吧.

就是說,終于陷入瓶頸的感覺.

這時候,被菲茲前輩找到了.

「盧迪烏斯君.終于找到了呦,這個學校里,有一個專門研究召喚魔術的人!」

「哦哦!」

「問了吉納斯教頭,格奧爾古校長,你猜是誰?」

菲茲前輩像是想起什麼惡作劇來著,嘿嘿的笑著說.

學校里的一個人.

首先,不是教師了吧,

學生中,有學習召喚魔術的人,

但是應該沒有上級和聖級以上的人物才對,

到底是誰呢?

「……是魔術公會的人麼?」

魔術公會的話,也有主要使用召喚魔術的人吧,

那個研究員,說不定正以這個學校作為據點從事研究也說不定.

「嗯,說是魔術公會的A級會員.」

「哦」

就我所知,魔術公會A級是支部長的等級.

S級就是干部等級了.

記得格奧爾古校長是S,吉納斯教頭是B.

「A級,不就是相當于魔術公會支部長等級了麼?」

「嗯.很驚人吧」

有B級的話,記得魔法學校就會提供研究材料和資金了.

「那麼,是誰來著?」

「名字的話盧迪烏斯君也聽說過呦.」

名字我聽說過嗎……?

哎,我認識的人里面沒有魔術公會的A級會員啊.

但是,菲茲前輩說出來的名字,我的確聽過很多遍了.

「特別生賽倫特」——

特別生賽倫特

他在這個學校的功績是無法估量的.

首先,食堂菜單的改進,

確立來自阿斯拉王國食材的運輸路線,

本來吃不到的北方大陸的食材也能入手了.

然後,發明出了名為ケリースープ的獨特料理.(譯:吃貨的預感)

把土豆,胡蘿蔔,洋蔥等食材放進鍋里煮,在放入十幾種香料,(譯:這是咖喱吧)

熬出茶色粘稠的湯用面包沾著吃.(譯:絕對是咖喱)

總之.就是咖喱.(譯:果然是咖喱)

與我記憶中咖喱的味道相去甚遠,但是食譜和咖喱很相似.

制服也是賽倫特設計的.

他在阿斯拉王國的設計師和工房那里有門路,在那里做出的制服.

通過制服,統一了彙集各種種族的學生的這個學校的整體印象.

是學校整體imageup了.

然後,名叫黑板的東西也是賽倫特設計的,

在漆黑的板子上,用石灰做的筆寫字,

僅僅是這樣,授課就順暢了許多而備受好評.

還有其他很多.

真是很多細小的地方都是賽倫特設計的,

這些功勞被認可,魔術公會授予他A級會員稱號.

那麼,他創造的東西,全都有印象,

都是這個世界居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東西.

就算是我這麼遲鈍的家伙,也發覺了,

賽倫特是怎麼樣的存在,可以預想的到.

但是,那個時候,我沒有把那個單詞說出口.

為什麼呢?

我也不知道.

自己的存在,說不定特別的,

說不定是這個世界上特別的存在,

唯一擁有異世界記憶的存在.

但是,仔細想想的話,不可能只有我一個.

說實話,我被賽倫特的存在嚇到了.

可以的話不想與其接觸.

同樣的條件下,比我做的更好的家伙,我不想見.

而且,遇到這樣的家伙要是被說「你明明有這麼好的條件卻在閑玩什麼?」的話,

一定會覺得無地自容的吧.

但是,從菲茲前輩那聽到名字的時候,我立刻決定去會會賽倫特.

說不定是有點得意忘形了.

對,

我當時,得意忘形了,

有個神子作弟子,被稱作師傅,

戰勝學校第一的不良,被稱作boss,

向學校第一的天才投以同情的目光,

戰勝魔大陸的魔王,被稱兄道弟,

全體學生都害怕我.

所以我得意忘形了.

當然,心里也知道不能得意忘形.

但是還是不知不覺的優點那種感覺了吧(譯:原文變成天天狗了)

這樣的話,不會被看不起了,

無意識中,我可能是這麼想的——

向吉納斯教頭詢問了居住的地點.

研究樓的三樓.

最深處.

賽倫特借了三個房間,

吧那三個房間作為研究室,幾乎沒從里面出來過.

我一個人去了那個研究室,

不知道為什麼.

本來,菲茲前輩應該也一起來的.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必須一個人去.

來到門前,深呼一口氣做好覺悟.

賽倫特和我一樣是『轉生者』

我決定了,絕不畏縮.

輕輕的敲門.

「……請進」

于是,響起了輕輕的回應聲.

我慢慢的推開門.

房間里,散亂著大量的書和紙張,到處都有不知道有什麼作用的魔道具,

然後,魔力結晶和魔石堆得像山一樣高.

里面坐著的人物回頭的瞬間,我啞口無言了.

「啊啦,又見面了」

這個黑發

這個女人

忘不了

絕對忘不了

帶著平坦的白色的假面的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大叫著逃走了.

那個帶著白色假面的少女,

是與奧爾斯蒂德一起的.

名字想不起來,

對,奧爾斯蒂德,是奧爾斯蒂德.

本來做好與轉生者相遇的覺悟了,

但是沒做好與奧爾斯蒂德相遇的覺悟.

瀕臨死亡的時候的恐怖複蘇了.

現在已基本淡忘了的,當時的恐怖感,在看到白色假面的瞬間再生了.

肺部被貫穿的痛苦,什麼都做不到的無力感,

心髒被貫穿的疼痛,然後還有臨死的恐怖.

全部都回憶起來了,我逃走了

逃啊,逃啊,逃啊

根本不知道逃到了哪里.

然後回頭一看,

追上來了,

白色假面追上來了.

我繼續逃跑,

一下摔倒,一下打滾,踏著凌亂的步子逃跑.

明明為了這種時候鍛煉了腳力,

但是我的腳根本不聽使喚.

明明和魔王對峙的時候都沒有顫抖.

「……!」

突然,在樓梯下看到菲茲前輩的身影.

如果是他的話,會救我,

這麼想著,放下心來.

「噗,看到別人的臉就逃跑了,不是很失禮嗎?」

肩膀被拍了,

回頭一看,是那家伙,

我的身體因為驚愕和恐怖痙攣了,

下一個瞬間,腳下踩空摔下樓梯,暈了過去.

感覺誰在輕撫我的頭部而醒了過來.

溫柔的手.

感覺從那手中注入了什麼東西,我血流不順暢的地方就消失了.

看向手的主人,是菲茲前輩.

撫摸著我的是菲茲前輩.

菲茲前輩的手很溫暖,

不像男人得纖細.

我什麼都沒說就握住了菲茲前輩的手.

「啊,盧迪烏斯君,起來了?

我很擔心啊,突然就從上面落下來了」

「……夢見了很殘酷的夢.被帶著白色假面的女人殺掉的夢.」

「那個……」

菲茲前輩感覺很為難的樣子.

怎麼了?

說起來,這兒是哪兒?

不是我宿舍的房間.

根本就不是宿舍,

但是我見過這里.

菲茲前輩背後並排著床鋪.

對,這里是醫務室.

我支起身子,看看四周.

醫務室里除了我和菲茲前輩誰都不在.

不,常駐的的治愈術師也在,繼續看向四周.

「唔哦……!」

床的另一側,

坐在哪里的,是帶著白色假面的女人.

不由得,從床上摔了下來,

于是她歎了口氣,俯視著我.

「真失禮啊……為什麼這麼害怕啊.

之前不是救了你麼?啊,你死了所以不記得了吧.」

當時,死了,

果然,沒錯,她是那個時候的

奧爾斯蒂德身邊的家伙.

「奧,奧爾斯,奧爾斯蒂德呢!?」

「不在這里,他很忙的」

假面女人若無其事的說了.

不在,

奧爾斯蒂德不在,

真的嗎?

不,沒必要撒謊,

哦,不在嗎?

「放心吧.他暫時不會針對你了」

「暫時,就是說,過一段時間之後還會來殺我嗎?」

「我想沒有那樣的預定……但是,也有那個可能.你是次要的」

總之現在不會怎麼樣,

明白這點的瞬間,我松了口氣,

我真是活在當下.

看到我的樣子,菲茲前輩吱吱的撓了撓耳根,向假面女問道.

「那個,我完全跟不上話題,能說明一下嗎?

首先,你和盧迪烏斯君是什麼關系?」

「什麼關系都沒有」

假面女面對菲茲前輩,爽快的回答了,

菲茲前輩生氣了

「但是,盧迪烏斯這麼驚慌失措還是第一次見到.

你,什麼都沒做嗎?」

菲茲前輩加重了語氣,

要您保護這麼沒用的後輩,真是感謝,感謝.

「之前見到的時候,被龍神干掉了,還記得當時的事情的原因吧」

「龍神……?七大列強的?」

「是的」

「你是龍神?」

「怎麼會,只是前一陣一起旅行」

假面女說著那種事怎麼都好,撥了撥頭發.

現在才發現,她穿的是這個學校的校服.

「即使如此,沒想到會在這里再會呢」

假面下的視線很強烈.

「但是,立起與『紅龍的下顎』相遇的flag之後,在這個學校再會.

就是這樣的因果路線吧.」

她從懷里取出一張紙.

「問你3個問題,請正直的回答我」

不由分說的口氣,

我咽了口口水點點頭.

「第一問.對這個有印象麼?」

遞到手中的紙上,

『篠原秋人

黒木誠司』

這樣寫著.

……日語.

馬上發覺是人名,

同時,覺得果然,

果然,這個女人是

『第二問,這句話明白麼?

第三問,你是哪邊的?』

這個問題用的是日語.

到了這種地步可以確定了,

她和我是同樣的存在.

但是,我考慮到.

這張紙,

這個名字,

…………完全沒有印象.

但是,稍微迷惑了一會,決定了,

慢慢的用日語回答道

『哪邊都不是.我對這個名字沒有印象』

『那麼,語言是能明白的吧』

「誒?這是什麼語言?盧迪烏斯君?」

菲茲前輩看著紙上的字,焦急的問道.

「沒什麼,她和我是同鄉呦」

「同鄉?不可能呀!」

菲茲前輩否定了,

不知道問什麼會否定,

但是現在比起這個,

『那麼,你也是那樣的麼?』

我戰戰兢兢的問了

她點點頭.

『是啊,我回過神來已經到了這個世界了.』

這麼說著,她摘下了白色的假面.

這個瞬間,記憶恢複了.

生前的記憶,

最後的瞬間,

吵架的男女,

擠進事故中,

女方的那個,

和那個有著同樣的容貌的少女就在我面前.

同時,浮現了疑問.

一樣的容貌,

從那時起明明過了15年,卻擁有同樣的容貌的少女,

然後,稍稍有點,時間差的感覺

真可笑!

為什麼經過了15年還是同樣的容貌?

不,本來,怎麼會是同樣的容貌?

轉生的話,臉應該是會變的.

我的疑問的回答,

很快的,她自己就說出來了.

『就是說,穿越呢.

我穿越到這個無聊的世界里來了.』

穿越.

和轉生稍微有點不同.

我,是所謂的轉生者.

肉體不同,帶有之前的記憶誕生于這個世界.

穿越不用.

穿越,也就是傳送.

年齡和肉體就那樣不變,來到這個世界.

這家伙……和我不一樣嗎?

『我的名字是七星靜香.日本人.

最近用的賽倫特?七星ー是假名』

疑問和混亂,

我腦中亂成一團.

她對什麼都說不出的我繼續問道,

『這麼說來,你是哪里的人?

美國人?還是歐洲人嗎.

是白人吧……但是會說日語.

難道說是混血兒?留日外國人?』

不是說3個麼,沒這麼問出來.

我沒有回答,

就算沒回答,她還是繼續說著.

『不管怎麼說,這樣一來,總算有一步進展而來.

果然讓你活下來是正確的.

說是不知道奧爾斯蒂德的時候就這麼覺得了……』

七星興奮的說著,無視于我的混亂.

『以後要多多指教了,那個,名字是?』

『盧,盧迪烏斯.盧迪烏斯?柯雷德』

『這是你的假名吧?真名是?』

我不想說生前的真名.

所以,閉嘴了.

于是,七星理解了似得點了點頭.

『啊啊,我知道了.還在警戒著呢.

我明白的.那種感覺.

因為發生過那種事情.

但是安心吧.我是同伴呦』

『……』

『話說回來,除了我之外還有別的人呢…….

我來到這個世界之後還是第一次見到『地球人』呢.

總覺得很安心啊』

七星握住我的手,

菲茲前輩皺起眉頭.

然後,七星高興的說,

『為了回到原來的世界,我們互相協助吧』

為了回到原來的世界,

我混亂的頭腦中浮現出一個單詞

只有一個單詞

『不要』.

我當場甩開手.

『我,不想回到原來的世界』

『咦……?』

七星啞口無言.

「盧迪烏斯君和賽倫特……說我能聽懂的語言啦……」

然後是,不懂日語的菲茲前輩.

醫務室里,飄蕩著微妙的氣氛.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八卷 青少年期 特別生掌握篇web版 第77話 絕壁的婚約者 後篇     下篇:第八卷 青少年期 特別生掌握篇web版 第79話 白色假面 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