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八卷 青少年期 特別生掌握篇web版 第79話 白色假面 後篇  
   
第八卷 青少年期 特別生掌握篇web版 第79話 白色假面 後篇

ナナホシ·シズカ.

寫作漢字的話,七星靜香.

她是穿越者.

穿越者也就是說,轉移者.

與死後,變成小嬰兒在這個世界上轉生的我不同,

她就像是迷路的人的感覺.

和那個區分開來,我明確了自己是轉生者.

不是穿越者,是轉生者.

死因是事故.

但是,那種狀況也是注定的了.

生前的狀況很殘酷.

回想起來的話,全都是人們的偏見,

人們的看法是很重要的.

嘛,說不定七星穿越過來也是我造成的.

也不想被指出這一點——

我和七星說了話.

令人懷念的日語.

由于互不相識的關系,菲茲前輩也同席了.

但是,對話用的是日語.

對菲茲前輩來說,是一段無聊的時間吧.

十分抱歉.

談話中,她一開始就這樣宣言了.

「我對這個無聊世界完全沒有興趣.

沒打算像無聊的召喚小說和漫畫那樣,用原來世界的知識給這個世界但來繁榮.

只是為了自己,為了回到原來的世界竭盡全力」

這樣的想法,與想要在這個世界上活下去的我正好相反.

被無聊無聊的說來說去,我也有點不爽了.

但是,也不是無法理解.

她一定是『無法適應』.

沒有自己的容身之所,毫無興趣,無聊的東西想要舍去的心情,不是不能理解.

因此,關于這件事,不想矯正她的看法.

但是,七星警戒著我.

最初表示不合作不造成負面效果了吧,

恐怕是感覺被知道了自己的秘密.

當然的吧.

不知道是敵是友的對手,當然不可能完全信任.

我也警戒著七星.

也就是說,有點失敗了吧,我認為.

如果當時看到她的臉沒有逃跑,之後說「我也不想留在這個世界,一起尋找回去的辦法吧」

這樣說的話,她應該會放下警戒吧.

嘛,已經過去的事情沒有辦法了——

七星回過神來的時候,身處在阿斯拉王國.

身處在什麼都沒有的草原中,日後才知道是阿斯拉王國.

周圍什麼都沒有,誰都不在,不知道在什麼地方,正在困擾的時候,

奧爾斯蒂德出現了,把她保護了起來.

「為什麼是奧爾斯蒂德?」

「……誰知道,只是,像是把他呼喚來了的樣子」

她在阿斯拉王國開始學習這個世界上的知識.

從語言開始,魔法的存在,貨幣,生活習慣等等.

這些,和我一樣.

厲害的是,她只用了一年就完全掌握了人類語.

因為奧爾斯蒂德有著被人厭惡的詛咒,所以有必要盡早學會吧.

有必要的話,不管是誰記憶東西的速度都會變快.

之後的一年,是在阿斯拉王國度過的.

那個時候,通過傳料理和縫紉的技術賺到了錢.

然後利用那個權力投入資金建立了組織.

有七大列強的龍神做後盾,在通過自己的交涉技術,建立了渠道.

現在已經有了可以玩樂一生的財產.

很厲害的事情啊.

語言也學會了,金錢的基礎也有了,

這些都是為了能回到原來的世界.

她在奧爾斯蒂德的帶領下,為了回到原來的世界四處收集情報,

然後兩人發現可能是穿越到這個世界的人的時候,已經旅行了一年了.

奧爾斯蒂德的敵人很多,到處都在戰斗,

奧爾斯蒂德很強,大部分對手都是一擊打倒.

和我的戰斗也是那樣,

但是覺得我有些有用,所以建議讓我活下來.

關于那件事,坦率的表示了感謝.

不論原因如何,沒有七星那一句話,我已經死了吧.

「話說回來,為什麼奧爾斯蒂德桑和人神要互相爭斗呢?

突然就出手嚇了我一跳」

「具體我也不清楚.但是,說是個人恩怨.

還有,人神的使徒基本上都很強大,所以先下手為強比較好,這麼說的」

因為個人恩怨突然襲擊過來什麼的還是饒了我吧.

還有,我可不是人神的使徒.

最近相處的好點了,但見面只是一年一次.

比沒有使徒那麼親密的關系.

不管怎麼說,她環游世界,遇上了形形色色的人.

奧爾斯蒂德雖然挺討厭的,但是龍神的名字又利用價值,

他寫一封信,著名的魔術師,騎士團長,甚至是國王都能見面.

「一年就環游世界……?」

這個部分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繞世界一周用了3年.

「嗯,用了特殊的方法」

「什麼樣的方法?」

「是啊,簡單來說,就是傳送裝置」

任意門嗎.

「這個世界里有叫做『轉移魔法陣』的東西呢.知道麼?」

「名字的話聽說過」

確實聽說過,

記得是從魔大陸回來的時候,

從瑞傑魯德那里聽說的,好懷念.

「但是聽說轉移魔法陣已經不存在了?」

「人魔大戰時候的遺跡里還有殘存下來的」

「誒,遺跡.哪里有遺跡麼?」

「因為是禁止外傳的所以不能說.在這個世界上,因為是禁忌,所以沒什麼人說」

「……是這樣嗎」

「本來,我只是被帶著走來走去,不是很清楚位置」

好像是這樣.

通過魔法陣之間的傳送環游世界.

說不記得不是騙人的吧.

不帶地圖的傳送的話,根本不知道具體位置.

可以的話,這種方便的東西,至少想要知道一個,

萬一發生什麼的時候能夠用上的.

言歸正傳.

七星沒有找到要找的人.

但是,遇到了很多人物.

其中有一個人,這樣說道,

『你難道不是經由某人之手,被召喚到這個世界上來的麼』.

「那位,是什麼人?」

「不能說.約好不和任何人說那次見面的事情而來」

「為什麼?」

「『讓知道自己的人發現的話,會引來麻煩的家伙.

不想引來麻煩的話不要提名字』這麼說了」

不能說名字的人.

但是,那個人物貌似是召喚術的權威.

但是,就算是那個人來進行,也沒法用處從異世界召喚人類的召喚術.

本來,從異世界召喚人類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論如何,她為了調查召喚魔術,把魔法大學當做據點了.

通過大量捐款,買到了魔術公會B級特別生的地位.

並且,使用阿斯拉王國的渠道,引入了學生制服.

改革教育制度,改進教學道具.

轉眼間就升為了魔術公會A級會員.

並且說如果能進一步提供知識的話可以升為S級.

但是她拒絕了.

「再說一般,

我完全沒有把這個世界變得更好,

或是在這個世界成為上層人物,這之類的想法」

因此,除了自己需要的東西以外,一概不做.

她如此宣言了.

我多少有點不滿.

世界變得更方便,不是壞事吧.

察覺到我的想法,

七星歎了口氣,這樣說道.

「我說呀,我們在這個世界上算是異物呦.

對曆史造成太大影響的話,說不定會被世界排除也有可能呦.」

「被世界排除?那是什麼」

「沒讀過SF小說麼?就是說,命運石之門的選擇啊」

向原本的曆史收斂的力量.

說起來,以前讀過這樣的漫畫.

因果律什麼的.

「……那種東西,真的存在麼?」

「雖然不太清楚,但是我想應該注意」

她這麼說了.

那種東西,應該是時間旅行的家伙應該注意的,

向我們這種來到異世界的不用很在意吧……算了.

她怎麼干是她的自由.

制造出不會被干擾的環境之後,她開始了召喚魔術的研究.

使用假名,為了防止聽到七星的名字蜂擁而來的人們.

話說如此,賽倫特?七星ー這個名字,

稍微再偽裝一點比較好吧…….

啊,是為了讓另外的兩人聽到就能明白嗎…….

話說,還有兩個人嗎?

七星以外的名字完全沒聽說過.

召喚魔術的研究.

為此,首先要學習魔法陣的基礎知識.

這個世界上的召喚魔術,基本上是利用魔法陣實行的.

攻擊和治愈之類的動態魔術主要靠詠唱實行,

兒召喚和結界之類的靜態魔術主要靠魔法陣實行.

她通過閱讀文獻,理解了魔法陣是怎麼樣的東西,

不是從教師處聽取,而是通過查閱過去的文獻,獨力獲取知識.

「這個世界上的人類的思考方式很不靈活.

為了生存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吧,由于沒有見過的事情,所以教也教不明白」

這麼說,

那老是教別人的我算什麼呢?

嘛,我到現在為止沒有教過什麼不存在的東西,所以沒問題吧.

「而且,我們沒有魔力對吧?

所以,以魔力為基礎對話的話我也很困擾啊」

「……誒?」

我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什麼?

沒有魔力?

「怎麼了?有什麼奇怪的麼?」

「我有魔力喲.也能使用魔術.

前幾天,還被說是擁有這個世界上頂級的魔力量」

我說完,她拉下了假面.

看不到假面下的表情,但是能明白她的動搖.

「…………是嗎,因為是轉生,所以不同呢.

我的魔力總量……好像是零呢」

魔力總量零.

就是說完全無法使用魔術嗎.

「順便一提這個世界上,任何物體都持有魔力.

就連尸體也一樣.我因為來自沒有魔力的世界,所以覺得理所當然……」

就連尸體也有魔力嗎.

是嗎,這我還是第一次知道.

那樣的話,沒有魔力的話是相當艱苦的吧.

「還有,恩,這個對你來說也不適用嗎?」

她這麼說著,取下面具,

令人還念的,日本人的臉.

談不上美少女,也是中等偏上的水平.

想來,是因為我來到這個世界之後,看到很多美麗的容顏的原因吧.

說不定,七星水平也是班級里數一數二的.

「我啊,來到這個世界上,已經過了5年了,但是年齡沒有增長」

不老.

五年.

她的年齡16,17左右.

「真令人羨慕啊」

這麼一說,她皺起眉頭.

哈的笑了,帶回假面.

「…………嘛,比起來不認識的土地上衰老算是好的吧」

這麼說起來,在人神的夢里,我生前的樣子也沒有變老.

是不是異世界的人,基本上都不會增長年齡呢?

「雖說不知道是什麼原理,像開玩笑一樣的事情呢」

「我的話普通的增長年齡」

「……是嗎.身體的問題吧.有機會的話讓我調查一下吧,

說不定能有什麼線索呢」

七星這麼說著,在手邊的筆記本上寫了些什麼.

是注意到事情,還有之後想要調查的事情吧.

對于知識用腦子記住所以忘記很多東西的我,需要模仿一下呢.

「那麼,言歸正傳」

她學會了魔法陣相關的知識.

魔法陣這種東西,好像是用將魔力結晶磨成粉狀以一定比例與其他材料混合制成的顏料繪制的,

這種顏料會融入塗上的物體中,所以不會簡單的消除.

魔力在塗料中流動並得以加強,發揮出形形色色的魔法陣的效果.

大體來說,塗料使用一次就會被蒸發掉的樣子.

並且,使用不同魔法的也是由塗料的材料不同來決定的.

姑且,想要使用王級以上的大規模魔法的話需要特殊的塗料,

實際想要使用的話需要相當于國家預算的資金吧.

「那麼,遺跡中的轉移魔法陣也是使用一次就消失了麼?」

「那個不是用這種塗料繪制的,另當別論」

說是這樣.

使用塗料繪制魔法陣,說到底是現在的基本.

在魔法陣全盛期的時代,好像還有著各種各樣的方法.

現在那些方法也有些殘存下來,

例如,好像還有用石頭雕刻出魔法陣直接吸收魔力這樣的方法.

七星由于自己沒法使用,所以沒有仔細調查.

制作魔道具的時候,也用不上那樣的技術.

「倒不如說,那邊,才是基本的不是麼?」

「反正我用不了,怎麼樣都好」

好任性啊.

有了形狀,塗料和魔力,大部分魔法都可以通過魔法陣使用.

但是,有一個問題.

由于魔法陣的『形狀』是口口相傳的,所以大部分都已經失傳了.

現在已經沒有能夠新創魔法陣的人了.

只是從遺跡深處的壁畫或是沉睡在古代國王寶庫深處的卷軸中抄取的話,

沒法誕生新的魔法陣.

但是,七星顛覆的這種狀況.

研究魔法陣的規律性,

畫出大量的魔法陣,反複試驗,

成功研發出了一些自己獨創的魔術.

好厲害啊,

無論如何,希望能教教我.

這麼想著的時候,她叮囑道.

「但是,我調查的東西,說不上是什麼大家伙」

說什麼啊,這麼想到.

她繼續說著那樣的話.

「來交易吧」

那麼,

現在終于進入正題了.

「我沒有魔力,也沒有戰斗的技術.多半,雖說不老卻不是不死」

「嗯」

「我討厭現在的世界.沒有現實感,飯菜也不好吃.

倫理觀也很奇怪,很不方便…….

……我想你也知道,這個世界上連香波都沒有呦?

而且,原來的世界里還有被留下的人.

所以想回去.你怎麼樣?」

被問到,我立刻回答.

「我喜歡這個世界.這邊認識的人也比較多,不想回去」

「是嗎,原來的世界里沒有家人麼?」

「沒有什麼留戀了」

生前的事,沒有什麼難忘的回憶.

我已經決定要在這邊的世界活下去了.

已經過了十五年了,

這期間,經曆了各種各樣的事情.

有好事也有壞事,

相當的充實.

現在就算說讓我回去,我也會全力抵抗的吧.

「是嗎,從新來過了啊」

七星隨便的就接受了.

再重複一遍,我沒有告訴她,我是那個時候擠進事故中的那個人,

雖說說了死因是事故,但是具體情況隱瞞了下來.

「我和你的目的不同.但是都擁有對方想要的東西,所以,交易吧」

「我有什麼七星小姐想要的東西麼?」

「剛才,你自己說的吧?說是擁有頂級的魔力」

想要魔力麼?

原來如此.

但是,她的研究室里應該有大量的魔力結晶,

那些還不夠麼?

「你協助我進行試驗.然後,我教給你你想知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的話,就去調查.

我面子很廣,對于調查很有自信.其他方面,也可以幫忙」

「也就是說,give and take,這樣的關系麼?」

「是啊.理解的很快嘛」

她很聰明吧,沒有我幫忙不是也可以麼,

這麼想到.

但是,果然同樣的世界出身,想的也是一樣的,

同時地球人比較可以信賴.

「我知道了,那麼我來協助你吧」

「是麼,謝謝.你能這麼說真是幫大忙了.

事先說好,之後再反悔可是不可能了」

「男子漢一言既出」

「……聽到熟悉的成語總覺得很感動啊」

「在這邊,那些a誰都不知道呐」

七星說著在椅子上直了直身子.

從口袋中拿出戒指戴在手上.

總共三個,

在模仿什麼似的,咳哄的清了清嗓子.

「那麼,接下來,有什麼想要知道的事情嗎?

聽說在調查轉移事件」

「那個,聽誰說的?」

她看過去的,是因為無法理解我們的對話而感覺混亂,稍微有點惱火的菲茲前輩.

原來如此,我暈過去的時候,他們對話來著麼?

『那個,什麼?怎麼了?』

突然被注視,他不安的歪著頭.

『現在開始,想請教一下關于那件事件的事情.

七星小姐,現在開始請用人類語』

『我知道了』

菲茲前輩坐在我旁邊,

七星轉過身來.

從這里開始不是日語了,用人類語.

「那個事件的具體構造並不是很清楚.

但是,五年前,正好是我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

七星吞吞吐吐的說了,

五年前,阿斯拉王國.

這時,就算是遲鈍的我也察覺到了.

然後她也從菲茲前輩那里聽說過我被轉移到別的地方的事情了吧.

「也就是說?」

「恐怕那個事件,是我來到這個世界造成的反動吧.也就是說……」

說到這,七星頓了一下,

然後說道

「也就是說,我就是事件的原因」

果然嗎

預想中的答案.

召喚和轉移很相似的事情,還有七星被召喚的事情.

就算我是笨蛋,有了這些線索也能明白了.

不如說,原因不是我,松了口氣.

但是,菲茲前輩不是這樣.

が,菲茲先輩はそうではなかった.

「你丫啊啊啊啊啊啊!」

用平時聽不到的大聲,對著七星揮起手臂.

「……反應大的是這邊!?」

七星舉起帶著戒指的手,戒指發出光芒.

菲茲前輩的魔術沒有發動,那個戒指是怎麼回事.

「我,我們多少都卷入那個災害!

父親也是,母親也是……!

都是你的錯!」

明白魔術用不出來的瞬間.菲茲前輩撲了上去.

但是,第二個戒指發出光芒,菲茲前輩的拳頭在空中撞到了什麼東西.

那個戒指,是魔道具嗎?

「稍等,盧迪烏斯·柯雷德,別光看著救救我啊!」

七星聲音焦急,

我上前抓住呼呼喘著氣空揮著拳頭的菲茲前輩.

「菲茲前輩,請冷靜」

「這個,怎麼能冷靜下來!

這家伙就是原因,剛剛她自己說的啊!

為什麼還能這麼冷靜!

你不也是,你不也是遇到了很嚴重的事情嗎!」

菲茲前輩,前所未見的亢奮.

平時的態度很淡然,但是果然在轉移中失去了重要的人啊.

經過了五年,雖然很大程度上已經放下了,

但是面對造成事件的禍首,還是沒法保持冷靜.

但是,根據我聽到的信息,

呢個事件不是七星引起的.

她被轉移的瞬間,生前的我也在.

也就是說,她應該只是被卷入了.

啊,是嗎.

那一段是用日語說的.

也就是說,菲茲前輩沒有聽說,

所以誤會了也不奇怪.

「抱歉.說明不足.她也不是自己想要那樣的,也就是說,她也是被害者.」

「被害者……是,是這樣麼?」

菲茲前輩還是氣喘噓噓的.

但是,相信了我說的話吧,大口喘息著,坐回了椅子上.

「抱歉.之前的說法有點欠缺考慮了.十分抱歉」

「不,夠了,我這邊才是,突然就,抱歉」

七星是想著我可能火上心頭襲擊過去才戴上戒指的吧,

意外的不好對付啊,不如說,好方便的戒指,是自衛手段吧.

我也想要一個.(譯:嗯,你什麼都想要一個,我想要一個擼弟)

「總之,那個事件,我也不是很清楚.

雖說是那個世界把我召喚過來的,

但是到底是誰出于什麼目的,又是為何引起了那樣的災害,

這些問題,誰都不知道」

「奧爾斯蒂德……先生,他什麼也沒說麼?」

「嗯,只說了這種事情是第一次」

是嗎,不知道嗎.

嘛,就連有著神之名的家伙都不知道的話,應該沒法簡單的解明了吧.

人神好像說過類似于是奧爾斯蒂德引起的之類的話.

嘛,奧爾斯蒂德身上有著惹人厭惡的詛咒,人神也受詛咒影響討厭著奧爾斯蒂德.

奧爾斯蒂德和人神也有個人恩怨,那兩個人關系很差.

說不定,人神也被先入為主的想法影響了也說不定.

如果相信七星所說的話,想來事件不是奧爾斯蒂德引起的.

召喚過來,再全力幫助她回去,沒有意義.

「那麼,為什麼說是你自己的原因?」

「之後在被指出這個那個的很討厭的吧.

所以我事先聲明了,恐怕原因是我.」

「原來如此」

比起隱瞞,不如先說出來,

然後再加以訂正,比之後被發現更容易平息憤怒.

我耳朵有點痛.

不過也要把七星和奧爾斯蒂德說謊的可能性考慮進去吧.

「但是,這樣嗎,完全不明白嗎」

「不明白啊.但是,已經開始研究了」

「繼續研究的話,能搞清楚轉移事件的真相麼?」

「至少,從理論上應該可以說明.」

明確斷言可以明白嗎?反而值得信用了啊.

「因此需要大量的魔力」

「原來如此,我的存在是雪中送炭呢」

「雪中送炭……呵呵,對啊,就是這樣」

我們的對話,讓菲茲前輩不高興了.

他還在懷疑七星吧.

嘛,等下好好的解釋一下吧.

即便如此,沒想到那個溫厚的菲茲前輩會那麼激動.

記得說是認識的一個人已經找到了……原來父母都已經去世了麼.

等他稍微冷靜一點之後再談比較好吧.

「我知道了.七星小姐.

今天的事情我想要整理一下,以後,再來拜訪,

具體要我幫忙的內容,到那時再說吧.」

「我知道了.那麼就這樣」

最後簡短的交流後,我帶著菲茲前輩離開了那里——

對菲茲前輩從頭說起七星的事情之後,稍微冷靜下來了.

強行被帶到這個世界,拼命的想要回去.

這麼一說,菲茲前輩收起了憤怒.

但是,最後,菲茲前輩這麼說了,

「那麼,盧迪烏斯君,對她,是怎麼想的?」

怎麼想?

這不是問容貌怎麼樣吧.

是問能不能信任她.

對于轉生來的我,她說的話都可以接受.

但是對于生長在這個世界的菲茲前輩來說,或許是相當難以置信的吧.

但是,從七星的話里能感覺到,這個世界怎麼都好的感覺,

盡是好像快點結束回家,這樣的感覺.

她和我不同,來到這個世界上之前也干的很成功的樣子.

可能也有著各方面的考慮.

雖說不是炫耀自誇…….

稍微有點看不順眼啊.

「說實話,有些看不順眼的地方,但是總的來說可以信任」

「……是麼,看不順眼嗎……嗯,那就好」

菲茲前輩苦笑著.

如果這里說要全面信任七星的話,會被忠告「再警惕一點」吧,

雖然說是我這邊不請自來的所以不覺得會被騙…….

嘛,也不是什麼異常的事情,

信任我所以覺得擔心也是可以理解的.

「前輩在擔心我呢,十分感謝」

「誒!?不,不是,沒有,沒有擔心呦,嗯……為,為什麼這麼說」

看著語無倫次的菲茲前輩,心里暖洋洋的.(譯:遲鈍系,如願練成)——

就這樣,我和七星結為同盟.

不用急著問她問題,慢慢的聽下去就好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八卷 青少年期 特別生掌握篇web版 第78話 白色假面 前篇     下篇:第八卷 青少年期 特別生掌握篇web版 第80話 魔法大學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