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八卷 青少年期 特別生掌握篇web版 第80話 魔法大學的一天  
   
第八卷 青少年期 特別生掌握篇web版 第80話 魔法大學的一天

入學魔法大學,已經過了一年了.

我已經16歲了.

這個世界上除了5歲,10歲,15歲意外沒有慶祝的習慣,

所以我完全沒有想起來自己的生日.

每天看冒險者卡片的話應該能發覺,但是那也不是要每天注意看的東西.

嘛,年齡什麼的怎樣都好——

與七星相遇之後,每天的流程發生了變化

首先,早上起來鍛煉,這個很以前基本上一樣.

但是,練習劍術的時候,巴帝伽迪偶爾會出現.

他大多數時候一言不發.

沒有一起訓練,也沒有提出建議,只是六條手臂挽著胳膊叉著腰,一邊嗯嗯的看著而已.

發覺什麼了麼?他什麼都沒說.

打招呼的話,大早上就開始大笑很麻煩,所以我也閉嘴了.

不知道怎麼樣和他相處才好.

雖然是個讓人痛快的人物,但是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到底是魔王,得罪了就不好了.

但是,有一天,巴帝伽迪開口了.

「嗯,有趣的訓練,但是有什麼意義麼?」

說是有什麼意義麼,

心里稍微受到打擊了

「不是完全沒用吧」

我這麼反駁之後

「你浪費的魔力很多,不已斗氣為目標訓練根本沒有意義吧」

這麼的回答了.

斗氣,斗氣嗎.

說起來,經常能聽到斗氣這個詞.

但是,怎麼讓斗氣纏身,這一點很不清楚.

正好,問問吧.

「斗氣是什麼?」

「斗氣就是魔力!」

巴帝伽迪說.

斗氣是,使用體內的魔力,讓身體能力得到爆發性的提升的技術的樣子.

總之就是身體強化,這方面和我想象的一樣.

「怎麼纏上的?」

「將身體的每一塊都用魔力覆蓋,壓實!」

「哦哦」

得到了漂亮的建議.

這就是魔王的睿智嗎,這樣一來我也能變強了,能更進一步了.

因此,試著向龍珠里一樣放出魔力,

像念動力一樣身體周圍的感覺,意識,視線都搖晃起來,

進行了各種各樣的嘗試,但是我的身體能力其實沒有變強,

只是感覺變強了而已.

「你是哪個啊!沒有才能啊!」

一點都不委婉的解說.

一般來說,斗氣這種東西,貌似鍛煉身體的話自然就會纏上了.

雖說我也有稍稍練習一下,但是至今沒有掌握.

也就是說,沒有才能,偶爾也有這樣的人.

不管怎麼鍛煉都沒法斗氣纏身的人.

「呼哈哈哈哈!但是對你來說是必要的吧!

那個拉普拉斯也是,裹著斗氣,很強啊!」

巴帝伽迪經常拿拉普拉斯的名字和我進行比較,

因為都有著巨大魔力這個共同點吧.

「巴蒂大人遇見過拉普拉斯嗎?」

「嗯,只用一擊身體幾乎就消失了,複活需要相當長的時間!

那個時候還以為要死了!呼哈哈哈哈!」

相當驕傲的說著呢,

嘛,和很厲害的對手交戰之後還活著,足夠驕傲了吧.

巴帝伽迪說拉普拉斯雖然是謎團很多的可疑的男人,但是使用魔力的方法很好.

「我也用拉普拉斯一樣的方法戰斗的話也能變強吧」

「放棄吧,你要是像那家伙一樣使用魔力的話,身體瞬間就會四分五裂了吧.

本來,人族身體里擁有這麼大的魔力量就是異常現象了!」

強大的魔力會造成自滅,

關于這件事,我多少能明白.

魔力注入的作業,相當于把手臂伸長到極限,

反過來向相反的方向伸長的話,當然首批會折斷.

拉普拉斯,有著和龐大魔力相稱的肉體和技術.

我的話肉體和技術都沒有.

人族的身體,不管怎麼鍛煉都不可能像拉普拉斯一樣.

就是這麼回事.

「首先,變強了又能如何」

「就算您說如何」

死過一次的話,當然想要避免再次發生那樣的事.

「你以為吾見過多少追求名聲的男人了,都沒有如願啊,

我的外甥也是,總是固執己見,

現在是圓滑了,塊死之前都宣言要成為世界最強的英雄.

比起那個,還有很多更重要的東西啊」

「重要的東西?比如說」

「比如說女人!你也找到一位的話就能明白了!呼哈哈哈!」

巴帝伽迪一臉得意的說道.

生前看的漫畫里也是,一心追求強大的家伙,沒有如願的.

我也沒有那麼追求強大.

這個世界上力量強大的家伙有很大面子,但不代表力量就是正義.

比起追求力量先要追求女人.

這種享樂的思考方法我也可以理解.

但是,因為病的原因,沒法對吃掉女人的我又該怎麼辦呢.

「魔王大人」

「怎麼了」

「您知道治療再起不能的方法嗎?」

「……………………不知道」

對我來說,魔王的睿智也幫不上什麼忙的樣子——

吃過早飯後,去上課.

最近,上午學的是解毒魔術.

中級解毒魔術.

所謂的解毒魔術,初級就已經能應付大部分狀況了.

但是對于特別的疾病,或是高級魔物的毒,根據病情不同,需要精確的詠唱和龐大的魔力.

中級以上的解毒魔術,這種精確的詠唱我已經學會了,那個詠唱很長.

同是中級魔術比攻擊魔術長出數倍.

聽說以前的偉人把詠唱縮短了,但是對于中級以上的解毒魔術並不適用吧.

種類也很多.

中級就好記憶50種以上的詠唱.

其中也有制毒的魔術,

是藥三分毒,這麼說的.

上級有100種以上

到了那種程度,需要的可就不是半吊子的記憶力了.

聖級以上的話,需要記憶的慢慢變少,但是相對的耗費的魔力上升了.

另外,王級以上的,各國在秘密的研究著.

做出解毒魔術無效的毒對他國造成威脅,然後制作出解毒的術式.

不管哪個世界都存在病毒和疫苗的貓鼠游戲.

順便一提,神級的解毒魔術里,好像有著治愈怪病的魔術.

據說是,魔石病之類的.

好像是體內的魔力逐漸魔石話的病症.

曆史上,據說只有一個人可以使用.

那個詠唱咒文的話,貌似被ミリシオン大聖堂鄭重的保管了.

順便一提,中級,上級,聖級,隨著等級上升詠唱越來越長.

王級的話,相當于一本書的量吧,

就算記憶力再好,要全部記下來也需要很長時間.

必須記憶經文,不管是哪個世界的僧侶都不容易呢.

嘛,要是我的話,就隨身帶著記錄詠唱的書了.

說不定,學習解毒魔術的話,有可能能治好我的病.

這樣考慮著,向教師詢問了,結果至少到上級為止沒有治療ED的方法.

也是啊,這個是精神上的問題吧——

午飯.

現在還在外面吃的話有點冷了.

所以做個建築物吧,

使用土魔術,圍繞著桌子做出屋頂和牆壁.

桌子的中央開一個洞點上火.

再在天花板上開個洞,轉眼間熱浪就升起來了.

被火烤熱的桌子相當暖和,

但是做到這種程度的話,吉納斯教頭該生氣了.

所以別再外面做建築物,在里面吃好了.

沒辦法就在1樓吃了.

覺得紮諾巴會討厭,但意外的什麼都沒說.

「3樓的話就沒有朱莉的位子了」

3樓的話,奴隸身份的人是沒有椅子的.

當然,是地方規則.

紮諾巴沒有把朱莉當做奴隸對待.

目前為止,是當做自己的師弟,學生來對待.

雖說如此,立場還是比自己低,所以在那個場合是沒用的吧.

對奴隸的處理方法千差萬別.

紮諾巴的處理方法是好是壞,我也不知道.

但是,比起明顯對于奴隸的做法,感覺還不錯.

進入食堂內,不知為什麼人群分開了.

「哦,喂,盧迪烏斯啊……」

「很厲害呦,只是一年生就收服了全部特別生呦」

「我,看到他打倒魔王了呦,就用一擊……」

嘰嘰喳喳的談論起來.

我可不記得全員收服什麼的,打了魔王一擊之後被還了3下打倒了的說.

但是感覺不錯.

雖說是想著不要太得意忘形了…….

穿過人群,向最里面的桌子走去.

「呼哈哈哈哈!就算是你也對寒冷沒辦法嘛」

不知道為什麼,巴帝伽迪在那里喝著學校食堂菜單上沒有的酒.

皮膚從黑色變成了赤黑色.

喝醉了麼?

這貨的筋肉實在是個謎.

周圍的學生,帶著你趕緊坐啊的感覺遠遠的看著.

是不是經常在這里吃飯呢.

嘛,那樣的話就沒問題了.

順便一提,愛麗娜利茲和克里夫在二樓.

曾近去看過一次那個情景,真是笨蛋情侶.

啊~的喂食,不顧他人的kiss什麼的.

觀看者就覺得空虛,所以不想靠近.

「master,魔汪大人喝的那個,好像很美味」

「呼哈哈哈哈!不愧是碳礦族!

一眼就看出這個酒的好處,對喲,這個是頭頂毛球的男人藏著的好東西呦」

朱莉拉著紮諾巴的衣服下擺這麼說道.

頭頂毛球指的是格奧爾古校長吧.

碳礦族喜歡喝酒,果然朱莉也是這樣的吧.

但是,不管怎麼說都太年輕了吧,

貌似,只有我這麼想.

「嗯,魔王大人,可以分一杯麼?」

「當然.酒一個人喝也很無聊!呼哈哈哈哈!」

紮諾巴聽聞,朱莉接過杯子,咕嘟咕嘟的喝著.

沒關系吧,

不管怎麼說還很年幼呢.

雖說一會兒用解毒做點什麼就好了.

嘛,我在這個世界也是7歲就喝了,沒法說別人什麼.

「那麼,朕也來一杯」

「你還有課就算了吧」

「師傅這麼說了的話,巴蒂大人,十分抱歉」

「呼哈哈哈哈!不能自由飲酒,學生真不容易啊!」

這麼對話著,結束了當天的午飯.

我?沒有喝呦,

午飯結束後,又是上課.

高級治愈魔術的學習,

在5年級的教室.

意外的是,這里和普爾塞娜在一個教室.

更意外的是,只有普爾塞娜一個.

莉尼婭在修別的課程.

好像是普爾塞娜主要研修治愈魔術方面,莉尼婭主修攻擊魔術方面.

還是平時那樣不認真的普爾塞娜.

但是,雖然一遍啃著肉干,還是認真的聽著課的.

本來,又是特別生又是元不良挺可怕的,最近有點孤單的感覺.

實技訓練時要組成二人組的時候挺困擾的,

結果,我的存在幫大忙了的樣子.

「boss的話,拿走我重要的東西也可以的說」

就是,相當于吃的肉干的城東的東西.

我感謝感謝的借了過來,用舌頭舔了舔.

普爾塞娜露出十分不高興的表情,

明明是你自己說可以的…….

莉尼婭的話,最近對我的攻擊魔術這個那個的問了很多.

主要是混合魔術方面不理解的樣子.

攻擊魔術師到達瓶頸的地方,大部分都是混合魔術的樣子.

印象中西露菲沒有怎麼卡殼的樣子,這個也是小孩和大人頭腦柔軟度不用造成的嗎,

今天是混合水與火的魔術.

真懷念啊

蒸發和凝固,溶解和相變相關的,進行了『雨的生成原理』相關的說明

但是,莉尼婭歪著頭困惑著.

海里的水蒸發成為云,水滴在云里成長,變成雨點落下來.

如果能理解這個的話,一定程度上應該能用到.

但是,「海水全都變成雨的話海不就沒有了喵?」她這麼問道

「雨水還會流入海里所以總量一樣」這麼教給她之後,

「騙人喵,因為大森林里的水都是滲進地面里的喵」她得意洋洋的這麼回答.

之後「滲進地面的水被植物吸上來,或者成為地下水……」,這麼按順序解說了之後,

她又歪起脖子不解了.

話說回來,就連基列努那樣幾乎沒有理解力的,這個都能理解的吧.

攻擊魔術方面,我學會土屬性的聖級魔術了.

『沙嵐』,上級魔術『沙塵嵐』的上位魔法,

字面上好像沒有什麼,實際使用的話相當大量的風沙覆蓋住周邊一帶.

視野被封閉,呼吸也變得困難.

效果結束時候,廣范圍內留下大量容易崩塌的沙子.

如果說水聖級魔術『豪雷積層云』是雨和暴風的魔術的話,

『沙嵐』就是沙和暴風的魔術,

聖級魔術里對天候起作用的太多了吧.

教會我的教師說「會對作物之類的造成傷害所以別再城里用」

教聖級魔法的時候,有預先這麼說的規矩吧.

無論如何,這麼一來我也是土聖級魔法師了.

噢耶~

說笑的

關于其他兩種,有空的話向教師請教一下吧.

順便一提,那個土聖級的教師對我說了「想不到你連聖級魔法都不知道啊」.

巴帝伽迪說我的詠唱魔法已經到了王級的程度,至少聖級魔法應該知道的樣子.

那個魔王大人告訴我,我釋放的岩炮彈有相當于帝級的威力.

准確的說,擁有那個破壞力的魔術,

除了從拉普拉斯那里以外還沒有見到過.

那麼可不可以以土帝級自稱這麼問了,他回答說自稱的話隨便.

被含蓄的說別這樣了.

我被沒理由的傳成很厲害的樣子,實際上也沒什麼收獲嘛——

午後,來到七星的研究室.

她的研究室很大.

一進去,放著的東西就給人一種倉庫的印象.

像倉庫一樣的房間的隔壁.

那里是用耐魔磚覆蓋的實驗室.

再隔壁是七星的寢室.

寢室一角有像是食料庫的東西,

和食物睡在一起,不會引來老鼠或是蟑螂之類的麼,

粗略的聽取了房間的狀況之後就明白了,她又家里蹲的才能,

因為是我說的所以錯不了.

順便一提,進入寢室是禁止的.

基本上進行的是,召喚魔術相關的試驗.

在實驗室里,對她自己畫出的魔法陣注入魔力.

僅僅是這樣的工作,但是數量龐大,

對于「估計會失敗的魔法陣」也出于研究的目的加以試驗.

就算錢再怎麼富裕,魔力結晶也不是總能買到的,

而且,魔力結晶在市場上的數量有限,從各處壟斷了的話會被怨恨的,

因此,試驗中猶豫不決.

只是一味的向魔法陣注入魔力.

大部分什麼效果也沒有,塗料也消失了,只剩下草稿的痕跡.

但是也有的時候,也有呼呼的吸走大量魔力,冒出奇怪的東西的情況.

肮髒和黑色羽毛之類的,蟲子腳之類的.

問她是不是成功了,她回答說當然是失敗了.

但是,一直什麼都不知道就這麼做下去,緊張感慢慢的積累了起來.

「話說,到底,是什麼樣的試驗呢?」

「為了從我們的世界召喚人類的……之前的之前的之前的前階段的理論上的試驗」

完成召喚人類的魔法陣的話,反過來也能做出送回的魔法陣……也說不定的樣子.

話雖如此,之前的之前的之前的之前

前方的路還很長啊,

但是,那樣也好.

「召喚人類,做了那樣的事情的話,不又會造成那樣的災害了嗎?」

「當然,沒有引起災害的打算.但是,這之後的兩個理論可以證實的話,

就可以確立那個災害發生原因的假說了」

說是這樣.

「就算試驗失敗,總歸能解決,請不要有這種輕浮的想法.

那個災害中,相當大量的人去世了」

「那就是所謂的『人生』啊.不用你說我也知道.

因此才一步一個腳印的做下去的吧.」

這樣算是一步一個腳印嗎?

不太清楚呢,

這樣子,我也學會召喚術比較好吧.

「我也想學習一下召喚魔術」

「召喚術是我的生命線.不能教給你」

「說什麼也不能交給我嗎」

這麼一說,七星切的咂了下嘴.

「現在的試驗結束之後,又有一個,回答你一個問題」

「一個?不是很公平吧」

「全部試驗結束,我回去原來的世界的時候,

不管是實驗結果,情報還是關系全都讓給你,

所以現在先忍耐一下」

七星焦躁著,

嘛,還沒有什麼成果就伸手討報酬也很難看.

這麼想著,遞過來一本書.

寫著『シグ的召喚術』的書.

「那麼想知道的話,就自己調查吧」

好像在那里見過這本書,但是沒有讀過的印象.

那就讓我心懷感激的讀一讀吧.

試驗至今還是這樣子的感覺.

七星正在從成千上萬的魔法陣中總結其中的規律的樣子.

需要耐心的工作——

去不了圖書館了,

但是,菲茲前輩偶爾會一起來試驗.

看著他,我明白了我做的工作很困難.

因為他激活了20幾張卷軸就已經沒有魔力了.

「盧迪烏斯君,這個,一枚消費的魔力量,就相當于上級魔術了呀」

菲茲前輩這麼說了.

菲茲前輩無詠唱魔術用的很好,但好像魔力總量並沒有很高.

不,一般來說已經是相當高的水平了,果然我是論外的嗎.

想要個能用數字表示別人戰斗力的東西.

但是,就連實力派的菲茲前輩都是如此.

雖說不清楚七星繪制的是什麼樣的魔法陣,

召喚魔術這種東西,基本上都要吞噬這麼大量的魔力的吧.

和攻擊魔術不同,不是戰斗中要打出好幾發的東西,所以也不奇怪.

但是,就算是明顯失敗的卷軸,菲茲前輩使用之後也用盡魔力了.

不,因為是從異世界召喚東西,所以就是要消耗如此大量的魔力也說不定.

「抱歉,我還有護衛的工作要做,所以這個幫不上忙……

萬一發生什麼的時候沒有魔力的話……」

「沒辦法請別介意」

菲茲前輩最近有點陰沉.

可能對于魔術的自信有點受傷.

誰都是有自尊心的

「……」

七星沒有跟菲茲前輩說過什麼.

菲茲前輩好像有點不擅長應付七星.

「我……沒有用處啊」

聽到菲茲前輩寂寞的這麼說道,我搖搖頭.

「沒有那種事情」

「是嗎?」

「嗯,有菲茲前輩在,覺得很安心」

這一年里我受到菲茲前輩很多照顧.

不希望現在說什麼,派不上用場所以再見了.

如果菲茲前輩說什麼也要離開的話,也不會強求,

但是,如果是覺得力量不足想要退出的話,希望能再考慮一下.

「有空的時候就好,請過來一下吧.至今為止不是一起調查下來了麼.

一起探求真相吧」

「……是嗎,謝謝」

菲茲前輩就這樣害羞的笑了.

看來我對這個笑容的耐性很差.

菲茲前輩雖然現在才13歲左右,再過幾年的話,會成為讓女人哭泣的美男子吧.

日落時和菲茲前輩一起回宿舍.

在女子宿舍門前分別.

「啊,對了盧迪烏斯君」

「怎麼了?」

「你,走這條路也沒關系呦?」

菲茲前輩這樣說著,指向眼前的道路.

剛入學的時候,排上內衣小偷冤罪的那條小路.

我從那天一來就沒有接近過這條路了.

「你看你又這麼說,我要是走上去就該咿呀的叫出來了吧?」

「呼呵呵,你,在女子宿舍,相當有人氣的呦」

「誒?真的假的.テニサー里受歡迎的王子大人那種感覺嗎?」

「テニ……?」

菲茲前輩一臉的不解.

「那個就是,懲罰壞家伙,對普通學生伸出援手的紳士.

因為明明有著能把將獸人戰士全部打倒的魔王一擊擊倒的實力,

被圍起來恐嚇的時候,也沒有還手」

騙人

前幾天,被談論了呦,

我聽說了呦,

人氣神馬的沒有

真沒有

「呵呵,最初大家都在害怕,莉尼婭和普爾塞娜到處說,

boss是寬大的紳士,不會對弱者出手喵,這樣.」

菲茲前輩把手放在耳朵邊,學著莉尼婭的樣子說道.

怎麼說呢.

啊啊,

好可耐~

腰部附近有什麼東西降臨了的感覺.

「這麼一來,大家也發覺盧迪烏斯君的魅力了.

雖然稍微有點窮酸,但是仔細看的話臉長得不錯,

有陰暗面這點也很棒,很強但是不驕傲這點也很不錯呢」

吼吼,那兩個人,干得不錯嘛.

話說回來,再起不能那件事也幫我保密了.

請普爾塞娜吃點好肉吧.

莉尼婭喜歡什麼東西呢,地位嗎,還是名譽,或者是現金呢,

「不過還是有害怕的人,戈利亞德桑之類的」

「啊,她的話沒辦法的吧.因為她是沖在最前面的.之前的時間好像也被卷進去了」

「這樣啊.莉尼婭和普爾塞娜見到戈利亞德桑的時候,因為那天那件事把她叫出去來著」

叫出去單談,

前幾天,看到那個猩猩女膽怯的樣子,我想起一句話,

凌辱現場.

「菲茲前輩沒有制止麼?」

「不會制止呦.因為,那個是戈利亞德的錯,

單方面認定盧迪烏斯君做了壞事.這回剛好治治她」

菲茲前輩少見的無情啊,

但是欺負人是不好的.

「她也沒有惡意,所以請不要逼得這麼緊…….

可以對莉尼婭和普爾塞娜也這麼說一下嗎」

聲音稍微強硬了一點,

菲茲前輩慌張的擺手.

「啊,不是呦.並不是逼著她.怎麼說呢,是該說和和氣氣麼,

戈利亞德桑也是『說真的,就放過我好唄』這樣的感覺」

戈利亞德桑,明明是那樣的身材卻是被戲弄的角色嗎.

欺負和戲弄就隔著一張紙,不注意的話很危險.

「是嗎,如果是鬧著玩的范圍內就好……總之我已經不介意了,

請菲茲前輩也看著一下,讓他們別太過分了.」

「盧迪烏斯君很溫柔呢.嗯.我會和戈利亞德桑也說一聲的」

就不用對戈利亞德桑說了吧,

萬一當做感謝把胖次送過來,我也不知道怎麼處分啊.

「誒嘿嘿……」

菲茲前輩一邊靦腆的笑了,一邊走著.

我站在原地,

走了3步之後,菲茲前輩轉回身.

「那個,所說,沒問題,的喲?」

「不,難得保持男子禁入的印象了,我還是不要隨便打破的好」

我擺出耍帥的表情說道.

「是,是嗎?真是盧迪烏斯君的作風呐」

菲茲前輩結結巴巴的說道,還壓下嘴角.

是想要笑吧.

果然我不擺耍帥的表情比較好啊,

笑之顏,被說很惡心,幾經風霜. 魂之俳句.

「嗯.那麼,盧迪烏斯君,下回見」

「好的,再見」

然後,我和菲茲前輩分別了——

午飯後,在紮諾巴房間里傳授朱莉魔術.

朱莉勤奮而且聰明,像海綿一樣吸收著各種事物.

手也很巧,魔術辦不到的時候,就用手工代替.

這麼說也許不太厚道,買到好東西了.

難得的好貨,就是指她這樣的吧.

話雖如此,剛剛一年.

魔力的總量還不足,精密度也完全不夠.

雖說手很靈巧,但是對于雕刻道具用的還很生疏.

要培養的話還需要長遠的考慮.

我一邊教她,一邊自己做起手辦

最近,開始做『1/8菲茲前輩』了.

話雖如此,菲茲前輩總是穿著蓬松的衣服,所以不清楚身體的曲線.

長耳族幾乎沒有什麼脂肪,所以我想應該很瘦…….

問題是,加上還是不加上呢?

衣服不做可穿脫式的所以其實哪邊都無所謂,

但是,猶豫了

我腦補的是沒有加上的,但是本人看到的話說不定會生氣.

完成之後還想讓本人看看,猶豫中…….

「要不然,朕不經意的去扒掉他的衣服試試?」

「別這樣」

紮諾巴對猶豫的我這麼說了,但是我否決了.

順便一提紮諾巴在我的指揮下,繼續著模型紅龍フィギュア的制作.

紅龍的每個零件都很大,紮諾巴也沒問題吧.

不過,紮諾巴依舊手很笨,所以進展很慢.

慢慢做就好——

睡覺前閱讀『シグ的召喚術』

是名叫シグ的魔女一次又一次召喚魔獸的故事.

最後,用大量的貢品和巨大的魔力,召喚出了比自己還要強大的魔獸,然後被吃掉了.

弟子悲歎著,在心中發誓,絕不召喚與自己的力量不相符的魔獸.

類似于童話的故事,其中包含著教訓.

像我這樣只有魔力龐大的新手消費大量魔力召喚的話,很有可能會失去控制,

召喚出不妙的家伙.

如果想要學的話,充分吸收這里的優缺點,一點點著學紮實比較好吧.

但是,這本書里沒有記載具體的召喚方法和魔法陣.

這個能調查出什麼呢——

就這樣,我一天天過著

沒有找到治病的手段,

就在找不到的時候,感覺進入了下一個階段,

或許是因為有各種建議二覺得樂觀了吧,應該向各種方面拼命的探索一下了.

就在我剛開始那麼想的那一天.

我的煩惱一口氣向著解決前進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八卷 青少年期 特別生掌握篇web版 第79話 白色假面 後篇     下篇:第九卷 青少年期 希露菲艾特篇web版 第八十話間話 燃燒吧狂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