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九卷 青少年期 希露菲艾特篇web版 第八十話間話 燃燒吧狂犬  
   
第九卷 青少年期 希露菲艾特篇web版 第八十話間話 燃燒吧狂犬

網譯版 轉自 百度無職轉生吧

翻譯:墓師l,Dark.Pact

劍之聖地.

有一塊被如此稱呼的土地.

全年被雪覆蓋著的,殘酷的大地.

初代劍神建立流派,晚年有在此傳授弟子劍法的地方.

對于劍士來說是目的地,然後也是起點.

如果是劍士的話,不管是誰都應該造訪一次的地方.

這就是劍之聖地.

這樣的劍之聖地,聚集了將來大有希望的劍士之卵,

十幾歲就展現出劍士的才能的人們,年輕的天才們.

現在的劍之聖地,有著三位擁有突出的才能的天才劍士.

首先是,劍神的長女.

妮娜·法利昂

現在18歲,16歲的時候就因為持有不二的才能而被成為劍聖,

20歲成為劍王,25歲前成為劍帝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最有希望的幼苗.

妮娜的堂兄弟

奇諾·布里茲

劍神流宗主法利昂家的分家,布里茲家的次子.

現在14歲,12歲是被授予劍聖的稱號,最年輕的劍聖.

雖然現在比起妮娜還差一點,但是將來會怎樣誰也說不好的天才劍士.

然後是,艾莉絲·格雷拉特

現在17歲,

她是另所有見到她的人感到膽怯的,對于咬上的目標毫不留情的狂犬.

兩年前,成為劍王基列努弟子的她,對于自己的行為沒有任何妥協.

每天決死的進行修行,直到身體破破爛爛為止.

她在劍之聖地的出道令人印象深刻.

數年後的今天,仍然是人們交談的話柄——

約兩年前 ——

劍之聖地·當座之間.

艾莉絲在基列努的帶領下,在劍神面前初次亮相.

站在周圍的是,擁有劍聖以上的稱號的,劍神流最高的弟子們.

其中,也有妮娜和奇諾的身影.

艾莉絲在劍神的面前,既沒有下跪,也沒有低頭.

「對你這種雜魚一樣的家伙不需要!」

面對現代最強的劍士,劍神卡魯·法利昂,僅僅是說了這麼一句話.

周圍的劍聖們緊張起來.

「靠!你丫,對師傅說什麼呢!」

「跪下!不知道劍神流的禮儀嗎!」

「基列努殿下是怎麼教的!」

「坐下」

劍神一聲令下,劍聖們就沉默了.

這個年輕的傲慢狗要被劍神親自斬殺了.

所有人都這麼想著.

對劍神卡魯·法利昂吐出傲慢言語的人,沒有能活下來的.

而且還是讓那個基列努都唰的豎起耳朵和尾巴的暴言.

但是,劍神嘿嘿的笑了起來.

一邊笑一邊問.

「很好的眼神.到底,你是有什麼想要斬殺的人麼?」

想要斬殺什麼人.

被這麼問道,艾莉絲明確的回答道,

「龍神呦,龍神奧爾斯蒂德!」

無論是誰,都聽說過龍神的名字.

但是,沒有人知道奧爾斯蒂德這個名字.

在這個場合,知道這個名字的只有艾莉絲和另外一人.

「哈啊哈哈哈哈!確實,和奧爾斯蒂德相比,我就是雜魚!

是嗎是嗎,想要斬了那貨嗎!除了我以外,還有人想要斬了那貨嗎!」

劍神啪啪的拍著膝蓋,愉快的大笑著.

在場的所有人,都因為這可怕的情況咽了口口水.

那個劍神笑了.

被傲慢的言語挑釁,被稱作雜魚,但是卻笑了,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只有劍神知道.

斬殺龍神奧爾斯蒂德,

也就是說,以最強為目標.

「但是啊」

劍神突然停止了大笑.

當座之間回複了寂靜.

「單是說說的話太簡單了.你能做到嗎?」

「會做到」

艾莉絲理所當然的說道.

眼神里,沒有什麼特別的氣勢,也沒有任何猶豫.

劍神揚起了嘴角.

「好.看劍.奇諾,做她的對手」

「誒!?是,是的!」

被伯父叫到名字,奇諾·布里茲站了起來.

和自己年齡相仿的少女.

靠嘴皮子讓伯父笑了,讓人喜歡不起來的少女.

為了將其一氣擊破而打起精神.

「這家伙是我們家最年輕的.比你還年輕,雖然還很天真,但是相當能干呦」

奇諾和艾莉絲接住其他劍聖扔過來的木刀.

「那麼到中央准……」

「有空隙啊啊啊啊啊!」

接到木刀的瞬間,艾莉絲向奇諾攻了過去.

奇諾沒能瞬間反應過來.

一擊正好打在手腕上,木刀脫手了,

正准備說參上的時候,不,還沒明白發生了什麼的時候,木刀就被打飛了.

完美的殺氣.

讓奇諾產生了被真劍砍到的錯覺,暈了過去.

「什麼!?」

當座之間里的人啞然了,面面相覷.

怎麼可能有這麼蠢的事情.

開始的時候,至少應該先到中央面對面站好吧.

首先,奇諾根本就沒有朝向艾莉絲.

卑鄙者,劍聖們這麼想著,

想要連被欺騙的師弟的份一起把艾莉絲打倒的妮娜當然也是.

沒有這麼想的有四個人.

劍帝兩人和劍王一人,然後還有劍神.

「呐,太天真了吧?」

「真是如此啊」

艾莉絲搖晃著剪短的頭發,注意著全員的動向.

不論何時,任何人攻擊過來都能夠應付.

沒有任何多余動作的站姿,睥睨著周圍.

劍神沒有責難艾莉絲.

只是對被打倒,暈了過去的奇諾做出了太天真了的評價.

言外之意就是雙方持劍的狀態,是大意了的一方不好,

沒有考慮到突然襲擊的可能性的家伙就是笨蛋.

「好,接下來妮娜.你來.這回在中央面對面站好再開始.

雖然突襲也好,但是還要看看准備好的時候的劍技」

這麼一說,劍聖中的一人向妮娜扔出木刀.

接到手的瞬間,妮娜向那位劍聖的方向看了回去.

木刀略顯沉了一點,是中間填有金屬的木刀.

「…………」

扔出木刀的劍聖別有含義的點了點頭.

妮娜看到之後,渾身一震,頷首回示.

滅了這個無禮者.

妮娜也是,那個劍聖也是,不是沒有斬過人.

雖說這樣稍微有點卑鄙…….

但是是對面先不講禮的.

考慮到奇諾受到的屈辱,根本罪該萬死.

在中央站好位置,兩人擺好架勢.

「開始!」

隨著劍聖的信號,妮娜將木刀舉過頭頂.

以使用過上萬遍的劍神流劍技,將這個無禮的紅毛女打垮.

帶著這樣的氣概的一擊.

劍與劍相交的瞬間,伴隨著干燥的聲音,艾莉絲的木刀破碎了.

妮娜確信了自己的勝利,

接下來只要將毫不姑息的一擊就這麼扣入艾莉絲的頭頂就好了.

瞬間,妮娜被打臉了.

接下來,下顎遭到猛擊.

然後被從立足點踹飛,像騎著馬一樣飛了出去.

反應過來的時候,手腳已經被壓制住了.

仰視之處,帶著真正的殺氣的惡魔正揚起拳頭.

「呀,亞美!亞美,亞美路!」

說出停止的宣言的時候,妮娜已經被揍了數拳了.

流著鼻血,牙齒折斷,昏死過去,

從股間涓涓的流出了溫熱的掩體,四散開來.

艾莉絲慢慢的站了起來,撿起妮娜那把嵌入金屬的木刀.

然後,哼和發出個鼻音,把妮娜向奇諾昏死的地方踢飛過去.

「這里就只有這種幼稚的家伙了嗎?」

「你……你丫啊!」

劍聖們激怒了.「卑鄙者!」的罵起來.

但是,擁有劍王以上稱號的人們,不如說是在以冷漠蔑視的視線看著這樣的劍聖們.

他們,沒有一個人正確的理解了這件事.

「抱歉抱歉.稍微看走眼了.本大爺來做你的對手」

但是,劍神站了起來,兩位劍帝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師傅明明從前都沒有出手過」

「這種場合,因為是基列努的……弟子,所以由我來」

劍神無視他們的話,握住了自己的劍,真劍.

艾莉絲看到這個,用力蹬了下地板.

向後飛出,來到放著自己的劍的地方.

然後,把在漫長的路途中一直陪在自己身邊的伙伴,拔出了鞘.

「不用慌張,我會好好的讓你幾步…….

話說,你,拿著不錯的劍嗎.尤里安的吧,那個」

「不知道.在米格魯特族得到的東西」

「啊,是嗎.……這個也是,尤里安的作品呦」

劍神說著慢慢的拔劍出鞘.

劍神閃耀著金色的光輝,是劍神的七把劍之一.

魔界的名匠尤里安·哈利斯科,用王龍王カジャクト之骨打造的48柄魔劍之一.

魔剣『喉笛』

劍神隨隨便便的提著魔劍.

劍聖們倒吸了一口氣.

劍神拿起真劍,除了與劍帝的練習戰之外非常少見.

然後劍神隨便嘟噥了句.

「好,來咯」

瞬間,艾莉絲被吹飛了,

撞破當座之間的大門,飛出門外,埋入積雪之中.

劍神不知何時靜止在了揮完劍的姿勢,沒有人看清那個動作.

「漂亮!」

「漂亮!」

「十分漂亮!」

周圍的劍聖紛紛開口誇獎這個劍技.

並不是魔劍的力量,劍神發出的斗氣,將艾莉絲吹飛了.

那個無禮者已經死了,大家都這麼想.

但是,艾莉絲並沒有死.

「唔……呃唔……!」

雪中傳出了微弱的呻吟聲.

受到劍神的斬擊然後幸存了?不,是劍神手下留情了.

但是,本來對上這種野狗一樣的家伙劍神就不可能用上全力.

只要趕出門外,扔到雪里就好了.

但是,劍神接下來說的話與劍聖們預計的正好相反.

「基列努,治療艾莉絲.從今天開始她就是劍聖.明天開始由我傳授她劍法」

劍聖們臉上的微笑凍結了.

傳授劍法,也就是說,劍神的直傳弟子.

基列努以來一位都沒有,高徒中的高徒.

「不可能!劍聖是賦予習得『光之太刀』者的稱號!

竟然給這個山猴子一樣的小鬼……!」

這麼說著的男人,被劍神的劍一指,閉肛了.

「學會『光之太刀』的小鬼有那邊兩個,已經足夠了」

「但,但是……」

「『劍神』,不記得有什麼要注意的規矩啊?特別的本大爺說了要特別對待

,有必要劍聖的特別允許嗎」

「…………萬分抱歉」

劍聖什麼也說不出來了.

已經發現自己持有的感情是嫉妒了,

同時劍聖們理解了,嫉妒會讓自己的劍變鈍.

然後誤解了.

劍神提倡的劍術,是就那樣保持著感情欲望的劍術.

然後,像嫉妒那樣負面肮髒的感情往往會讓劍更加鋒利.

然而,劍神沒打算把這種重要的東西從頭教起.

被別人說教後才注意到這點的家伙,就算教給他也沒有什麼前途.

就這樣,艾莉絲帶來深刻的印象的同時,拿到這劍聖的稱號.

妮娜討厭著艾莉絲.

不管怎麼說,在眾人面前昏厥,失禁了.

恥辱.

對,被他羞辱了.

突然就冒出來的野猴子.

劍不行了的話就拿拳頭毆上來,死皮賴臉的態度.

不說劍聖的名號,連劍神流都配不上,這樣宣傳這.

近兩年,都沒有和艾莉絲正經交談過.

和奇諾兩個人,叫上同齡的弟子們一起,徹底的排斥著艾莉絲.

本來,艾莉絲平時就只是不斷地與劍神和基列努修煉,

睡覺也是和基列努同室.

既沒有節點,也沒有必要,所以和妮娜一行人沒有對話.

對話的話,最多也就是每月一次的門徒總操練中的三言兩語,以挖苦口角為主.

在這個操練中,艾莉絲和妮娜較量著實力.

妮娜覺得的自己的勝率比較高.

劍被打落或是折斷就算輸,這樣定好規則的話,自己不會處于劣勢.

妮娜是這麼認為的.

會這樣想本身就是她太天真,實戰經驗不足的原因,她明白這件事,是在之後了.

競爭對手的關系.

雖然周圍人都這麼認為,但是艾莉絲對于妮娜的事情根本是不屑一顧.

直到有一天.

妮娜和同伴的女孩子在一起的時候,說了.

就像年輕的女孩子喜歡的,關于男弟子中誰最帥啦,

前一陣子,誰和誰交往了啊,這樣的話題.

妮娜有生以來一直都是專注于練劍,對于這種話題比較苦手.

而且,覺得今後也和自己無緣.

被問起身邊的男性的話,首先想到的是小自己4歲的堂弟奇諾,

但是被當做兄弟一樣養大,不認為會發展成那樣的關系.

也就是說,自己只有劍就能活下去.

這是因此,無法置艾莉絲不理.

不想輸給那個女人,這樣想著.

這時候艾莉絲從那里走過.

她全身冒著熱氣.

妮娜她們閑聊的時候,她還在修行.

這麼想著,妮娜有點焦急了.

因此,這麼說了.

「哼,這個時候也在修行呢!

你一生都找不到男人把!

就這麼保持著處女和劍一起活下去吧!」

明明自己也沒有經驗,卻這麼說了.

因為是自己介意的事情,如果是對自己說的話肯定會受傷,

想必艾莉絲也會受到傷害吧.

「哼……!」

但是,艾莉絲用鼻音笑了.

面對那張得意的臉,妮娜畏縮了.

「什,什麼呀」

「抱歉啊,我,不是處女」

帶著點得意的感覺,稍稍紅著臉說道.

這其實也不是什麼能拿出來顯擺的事情,

但是,當時的場合誰都沒有發覺這點.

「誒……!?騙人的吧?誒?誰?和誰?」

妮娜完全藏不住內心的動搖,

擺出難看的樣子,驚慌失措的想要向艾莉絲問出.

「從小一起長大的人」

平常無口的艾莉絲,

關于那個男人的話題,一個一個的冒了出來.

從小一起長大啦,一起從魔大陸到故鄉旅行啦,遇到龍神,那個男人還以龍神一箭之仇啊.

然後和那個男人一起迎來了第一次.為了那個男人想要變強等等.

戀愛中的的少女成就戀愛為止的戀愛物語.

妮娜被完全打垮了,認輸了,

完全敗北了.

劍術勢均力敵,但是從年齡角度來講自己輸了,

而且,對方還有男性經驗.

妮娜能做到的,只剩下否定那個男人的存在了.

「騙,騙人!父親大人說過!龍神有『龍聖斗氣』纏身,半吊子的攻擊根本傷不了他!

空口無憑!那種人,真的存在嗎!?承認說謊吧,現在還來的及呦?」

「沒有說謊.盧迪烏斯可不是什麼半吊子!

…………但是,現在的我配不上盧迪烏斯.不變的更強的話」

艾莉絲最後這麼說著,握緊了拳頭,

眼中燃燒著決意的火炎.

然後,無視妮娜他們,自顧自的回到了修行場『練氣之間』

妮娜啞然的目送艾莉絲離去.

本來覺得最不可能的對手,已經超過自己了.

這個事實,讓妮娜腦中嗡嗡作響——

明明自己還沒有,那個山猴子艾莉絲先有了戀人.

怎麼可能有這種事,一定是謊言.

那個盧迪烏斯是架空的人物,妮娜這麼認為.

休假去情報屋的時候,收集了盧迪烏斯的情報.

嘛,應該收集不到的,因為是架空的人物嘛,這麼想著.

事與願違的,收集到了情報.

盧迪烏斯·布雷德

阿斯拉王國費德亞領出身.

三歲時,成為水王級魔術師洛克希·米克魯迪亞(當時水聖級)的弟子,

五歲時成為水聖級魔術師.

七歲時成為費德亞領都城洛亞城主之女艾莉絲·B·格蕾拉特的家庭教師.

之後,卷入費德亞領轉移事件行蹤不明.

但是,最近與中央大陸北部,以冒險者『泥沼的盧迪烏斯』為名被眾人所知.

現在作為魔法大學的特別生,駐留在拉諾亞王國魔法都市謝麗雅.

在一部分冒險者中備受尊敬,有傳言,曾經單騎擊破過離群龍.

現實存在的人物,不是艾莉絲的妄想王子.

妮娜屈服的同時,也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

確實,7歲之前的經曆相當厲害,但是終歸是冒險者.

又不是水王級,而且泥沼這個名字也很土.

反正是年幼時候的才能而已,一定是這樣沒錯.

這麼考慮著.

然後,起了壞主意.

把這個盧迪烏斯打倒,作為奴隸帶回這里,艾莉絲回事什麼表情呢.(譯:其實你喜歡艾莉絲吧)

擇日不如撞日.

妮娜發揮遺傳自父親的急性子,當天就備馬啟程了.

就這麼,向拉諾亞王國出發了.

冬日將盡的時候,拉諾亞近在眼前了.

駕馭著劍之聖地培育的名馬的話,往返連2個月都用不了.

她是個急性子.

一個月的旅行之後,來到了魔法大學,然後被震驚了.

妮娜說實話,覺得魔法師這種東西就是笨蛋.

覺得是一幫不進行有收獲的修行,只是唧唧咕咕的詠唱著就像變強的家伙.

但是,走在路上的是強壯的男人們.

不知為什麼,獸族有很多,穿著戰士風服裝的人也很多.

有穿著披風和可愛的制服的人,但是擁有強壯的肉體的也很多.

妮娜羞于自己的不懂世故,活了18歲,一直對魔術師抱有偏見.

妮娜總之先向附近的青年打了招呼.

肌肉隆起,完全是戰士的感覺的獸族.

向他問盧迪烏斯的所在.

然後他說他正好要去找盧迪烏斯,

這樣正好,妮娜跟著他走了.

就這樣來到這一個穿著制服的少年面前,

據說他就是盧迪烏斯.

和妮娜想象的一樣的人物.

身體雖然好像受過一定的鍛煉,但是感覺不到什麼霸氣.

臉是不錯,但是看起來沒什麼自信,沒有男人的魅力.

和艾莉絲很配.

好,把這家伙打飛……這麼想的瞬間,獸族青年喊道.

「單騎打倒離群龍的『泥沼』的盧迪烏斯殿下,如您所見!

請與我進行婚約決斗!」

大吃一驚,

這個男人突然對盧迪烏斯提出決斗.

「不,我還要練習鋼琴所以……」

盧迪烏斯毫無男子氣概的當場拒絕了.

但是,青年哈啊的繞道盧迪烏斯面前,問答無用的襲擊了過去.

妮娜想,下個瞬間盧迪烏斯就要被撕碎了.

雖然比不上自己,但是那個獸族青年也是相當強力的,然後盧迪烏斯是魔術師.

魔術師拉近距離的話比劍士弱是常識,這種距離的話魔術師什麼也做不了.

但是,結果正相反,盧迪烏斯轉眼就將青年打倒了.

連3秒都不到吧,正可謂一瞬間.

然後,瞥了一眼呆然的妮娜,快步離開了——

然後,終于從呆然中回複過來的妮娜,再次開始打聽盧迪烏斯的所在.

然後,聽說是在圖書館.

問出了圖書館的所在,直沖過去,建築物前排著大量的獸族.

想著反正和自己無關,進入了圖書館.

「你也是找盧迪烏斯申請決斗的嗎?」

獸族青年這麼問道.

「誒,嗯.是啊」

妮娜不由得回答.

「那麼排到最後面去!

有先來後到的!」

這麼的被怒了,

聽說,這個隊伍,全都是想要和盧迪烏斯決斗的.

有30人.

妮娜對這個事實感到戰戰兢兢的同時,走道隊尾乖乖的排隊去了.

然後,被前面的獸族青年「對不住啊」這樣說了.

已經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然後等著等著,到了中午.

然後,那家伙出現了.

皮膚漆黑,筋肉隆起的魔族,那家伙,用相當偉大的態度俯視西周.

「吼,這隊伍是要干什麼的!」

「排隊和盧迪烏斯·布雷拉特決斗!」

「什麼!這麼多嗎!呼哈哈哈哈!盧迪烏斯還真是有人氣啊!

我等等是沒什麼關系,但是沒有什麼辦法提前一點吧!」

男人堂堂正正的宣言到,周圍沸騰了.

排著隊,按順序等待著的妮娜生氣了.

千里迢迢來到這里的自己都在等,

憑什麼用這麼了不起的態度說不排隊.

然後,有一個二貨說出了不能說的話.

「無論如何都想先來的話,就把排在前面的全都打倒再說」

「呼哈哈哈哈!這樣正好!我喜歡!

那麼,全部一起上吧!

看在向吾挑戰的氣概上,先讓你們一擊!」

過于傲慢的態度讓在場的全員都暴怒了.

「說什麼啊啊啊啊啊!」

「別得意忘形了啊啊啊啊啊!」

然後,不知天高地厚的攻了上去.

妮娜不知怎的也參加了那個隊伍.

然後,輸掉了.

魔族吃下妮娜的斬擊之後,沒事似得站著.

劍沒有砍進漆黑的肌膚.

妮娜釋放出殺氣使用光之太刀,終于傷到了魔族,但是一瞬間就又再生了.

「吾乃不死身的魔王巴帝伽迪!

呼哈哈哈哈!打贏我的話就賜予你勇者的稱號吧!」

妮娜算是很善戰的人了,

但是,攻擊力不足,就這麼被捉到,摁倒在地,愛劍也被折斷了.

然後只感到恐怖,混亂.

為啥自己會在這種地方和魔王戰斗啊,

本來,魔大陸的魔王,為啥在這種地方呀.

當場的每個人,都在這麼想吧.

妮娜被干掉後不久,排隊的人們就全滅了.

不可思議的是,雖然有人受傷,但是沒出現死者.

手下留情了吧,這麼想著,妮娜的眼淚滴落到緊握的拳頭上.

但是,就算後悔,已經失去劍的自己也什麼都做不到了.

「……怎麼回事」

幾乎和全滅同時,盧迪烏斯從圖書館走了出來.

他說著這個那個的,開始移動.

妮娜皺著眉頭忍受身上的疼痛,追了上去.

寬廣的校庭.

盧迪烏斯在那里和魔王對峙著.

在說著什麼的樣子,魔王偶爾放聲大笑.

但是,不知道具體說了什麼.

一個腳程很快的少年把杖送來之後,決斗開始了.

盧迪烏斯和魔王的決斗.

妮娜將決斗從頭看到了尾

盧迪烏斯把杖拿在手中,解除了封印,

三言兩語的說著什麼並把杖指向魔王,

下一個瞬間,

魔王的上半身被吹飛了.

自己傷不到分毫的對手,只用一擊就打倒了.

看到這個事實,妮娜呆然了.

之後的事情都記不太清楚了——

妮娜回到了劍之聖地.

聽說艾莉絲的等級已經提升的事情,愕然了.

愕然的同時,看著努力的艾莉絲,妮娜的視線不知不覺的軟化了.

之後,妮娜洗心革面了.

比至今為止更加努力,為了應對劍折斷的場合,拿起了兩把劍.

也不小看艾莉絲用拳頭的攻擊方式了,和輕浮的同齡弟子之間也疏遠了.

這之後,妮娜名副其實的成為了艾莉絲的對手…….

不過,這都是後話了——

順便一提.

聽說魔王來襲干勁滿滿的磨亮愛劍的劍神,

聽到妮娜的彙報,一臉殘念的樣子收劍回鞘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八卷 青少年期 特別生掌握篇web版 第80話 魔法大學的一天     下篇:第九卷 青少年期 希露菲艾特篇web版 第八十一話「希露菲的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