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九卷 青少年期 希露菲艾特篇web版 第八十二話「守護術士菲茲登場」  
   
第九卷 青少年期 希露菲艾特篇web版 第八十二話「守護術士菲茲登場」

『亞斯拉王國王都亞魯斯的王城,銀色宮殿.聚集著盛開著白色鮮花的植物的花園,通稱白百合花園.

在那里突然出現了魔物,出現在正在白百合花園里散步的第二公主亞麗愛爾的眼前.魔物蟒蛇終結者將公主的護衛,守護術士迪利克・雷德巴德瞬間殺死.朝公主露出尖牙利齒,魔物被公主的守護騎士盧克擊潰,公主脫離了險境,盧克挺身而出出色地將公主守護住.』

在王宮里出現魔物這樣前所未有的大事件,以這種形式在王宮的貴族們中轉告.希露菲的存在被第二公主派系的貴族們藏匿了起來.

第二公主派系其中一人,利斯通卿斷言.

「能把蟒蛇終結者運到王宮內,見公主在花園散步就把它放出來,這絕對是第二公主排斥派的陰謀,能夠做到這些的只有擔任王宮警備的奧加斯特卿一人.奧加斯特卿是第一王子派的急先鋒,這絕對是第一王子派的陰謀.」

據利斯通卿這個草率的主張,第二公主派會被逼上死路從而瓦解,不過這姑且不提吧——

希露菲被精心看護著,從天而降的她是救了公主的人,化解了危機被當做英雄般迎接是理所當然的.也有聲音與之相左,把她視作危險.不管怎麼說,突然出現後將魔物一擊擊殺,並且是以就連魔法大學據說也只有一個人會使用的不詠唱魔法.太奇怪了,因此貴族們第一步先把她的存在藏匿起來,決定對她進行審問,在他們之中,

「趁她昏迷的時候把她處理掉不更好嘛」

出現了這樣的意見,不過第二公主亞麗愛爾・亞妮末・亞斯拉,直截了當的說了.

「不論她究竟是何人,都是救了我的恩人,休得無禮」

對于這一點,任守護騎士的盧克也表示同意.

「自己也這麼認為,要是她有意加害第二公主的話,應該不需要特地從魔物手里救出我們」

要是希露菲不在的話,盧克及公主顯然會死.不過要是希露菲是男人的話,可能盧克也會有些不同的意見也說不定.雖然希露菲胸部的大小不合他的胃口,但是正因為她是一名長得漂亮的美少女,所以喜歡女人的盧克對她的印象不錯.

「既然公主殿下都那樣說了」

「盧克也開口了」

「那就沒辦法了」

作為協商的結果,雖然對她進行審問,不過就算是敵對的情況也要放過她,得出了那樣的結論——

希露菲醒來的時候,以為自己在做夢.過于奢華的床,穿著過于奢華的衣服的人們,過于奢華的房間,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在在這樣過于奢華的地方.

「哎呀,早安」

其中一名騎士裝扮的,比希露菲少許年長的孩子開口說道.他長得和盧迪烏斯有些像.

「我的名字叫盧克,盧克・諾特斯・格雷拉特,你呢?」

讓人看著感到安心的溫柔的笑容,幼小的他以這個笑容征服了好幾個貴族女孩子.雖然也不是全都征服了,但沒有女孩子不理睬他.他有著那般自負.

「……!」

但是,希露菲為了保護自己,緊緊蜷縮起身子.雖說他長得有點像盧迪,但希露菲不擅長接觸同齡的孩子.就算在布埃那村,至今還有小孩向她投來帶著敵意的視線.

「哎,哎呀?你怎麼了?」

看到過分害怕的希露菲,少年動搖了.第一招就被抗拒了,這對于他來說是前所未有的經驗.見狀周圍的貴族們都笑了.

「哈哈哈,到底色男也招架不住了啊」

「你自己說擅長應付小女孩才交給你去做的……」

「你還太年輕了,閃邊去」

周圍的大人們,對著庫魯你一句我一句地讓他退下,可是盧克卻不肯罷休.

「請等一下,剛才是熱身,現在才是正式的」

對著女的說上一句,那是他的自尊所在.

「抱歉,嚇到你了嘛?即便如此,還請允許我向你道一句謝,向美麗的白發的你,救命之恩的謝意」

希露菲想到,白發到底是在說什麼,你所指的是誰,正在困惑的時候突然看見了床的旁邊,那里放著的梳妝台上,據說是早這個世界里價值連城的『鏡子』.

「…………」

希露菲一開始並不明白那就是自己,有什麼奇怪的東西放在那里,在那里有一個從床上起身的少女.四目相對,自己動一動手的話,那孩子也會動.希露菲很快注意到了這就和水面倒影一樣.她驚呆了.

「……唉?」

希露菲的頭發變成了雪白色.

「白,白色?」

希露菲混亂中向溫柔地朝她交談的盧克詢問.盧克點點頭,用聽不太明白的花言巧語贊美希露菲的白發.

「是的,你的頭發宛如晚秋的初雪一般」

那種狗血的台詞,打動不了希露菲的心,希露菲只是不斷混亂著,自己的頭發本該是綠色的,就算不照鏡子,也把頭發拔下看過,盡管如此為什麼會變成白色的呢,本該高興才對的,但搞不明白了.

「為,為什麼會……?」

到底發生了什麼,這里是哪里,為什麼自己會在這里,並且自己到底是怎麼了,完全無法理解,希露菲只是發出了可恥的聲音——

之後,開始了審問.進行審問的人是貴族們,因為盧克不被她理睬,所以帶著受傷的表情讓到一邊去了.(´・ω・|||)

「從哪來的?」

「誰派來的?」

「魔法是誰教的?」

希露菲一頭霧水了,為什麼自己會在這里,被一臉可怕的人們圍著.

只是被怎麼問到就坦白地回答.

自己是菲托亞領地的出身,是布埃那村獵人的女兒,從朋友盧迪那里學習了魔法.接著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在空中了,總算平安掉下來後眼前出現了魔物,于是用魔法打倒它了.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一點頭緒也沒有,那樣坦白地回答了.

貴族們聽了後歪起腦袋,村里的小孩教魔法,回過神來在空中,回過神來是魔物.不管哪一點都難以置信.倒不如說想要討好公主的流浪魔法師,為了展現實力而打倒魔物的演出,這樣的說法更加簡單易懂,希露菲的說辭里沒有任何令人信服的要素.

第二公主派的貴族們討論了各種事情.

「說起來,有這麼一回事啊」

其中有一名貴族想起了某個傳聞.

「羅亞的伯雷亞斯雇傭的家庭教師,那個人會使用不詠唱魔法,聽說是個很小就已經會用聖級的魔法的天才.那個所謂的天才,會不會就是她?」

那個人是盧迪烏斯,在王都,只有模糊的謠傳著關于盧迪烏斯的傳聞,薩烏羅斯對情報施加了壓力的關系.

話雖如此,那個薩烏羅斯趁著酒興,驕傲地把盧迪烏斯說的像自己的小孩那樣.他說過,打敗上級大臣的部下的天才少年.他說過,劍王基列奴都刮目相看的天才少年.他說過,駕馭了伯雷亞斯那個暴力娘的有著不良嗜好的天才少年.

都是些不可思議的傳聞,因此貴族們純當空穴來風,可是希露菲實際上會使用不詠唱魔法,這樣一來,傳聞一下子就開始含有真實味了.

「不不,那說的是少年」

「再說,出現在王都不覺得奇怪嘛?」

帶著疑問歪著腦袋的貴族,他們再次對希露菲審問,用套話的方式.

「難道說,你的真名是不是叫盧迪烏斯這個名字嗎?」

「不,不是的,盧迪烏斯就是我說的那個盧迪……嗯,就是教我魔法的人」

希露菲把盧迪烏斯・格雷拉特這個少年,教會自己魔法事情的原委道來.盧迪非常聰明,教了自己各種事情.

貴族們聽後大吃一驚,如果那是真的的話,那名天才少年是確實存在的,不僅如此在出村前已經收了徒弟.不是一般的徒弟,是會使用不詠唱魔法的徒弟,用前途無量這個詞非常適合.

不過那些都是真的的話,薩烏羅斯有可能通過情報操作,把少女捏造成少年.可是,她會用不詠唱魔法這是事實.會用不詠唱魔法不是一樁簡單的事情,希露菲愛特如果不是傳聞中的天才少年的話,是那人的弟子的概率極高.

天才的真名叫盧迪烏斯・格雷拉特.聽到全名後有人「嗯?」著歪起腦袋,說到格雷拉特,這是亞斯拉王國守衛四方的上級貴族的名字.格雷拉特這個名字本身在這個國家並不那麼少見,那一族人都喜歡女人.把下級貴族的小姑娘或侍女搞大了納為妾室之類的是常有的事.納為妾室後是被允許帶上格雷拉特的.雖然絕不會帶上作為守衛四方的代名詞,諾特斯・伯雷亞斯・埃烏羅斯・澤辟羅斯之名.在亞斯拉王國有很多人都帶有格雷拉特的名字.

可是,那麼,雖然是爛大街的名字,換做是天才的話就另當別論了.

在一部分特權階級的貴族中有些人認為,如果是天才的話,那肯定涉及到格雷拉特正統的血脈.因為被伯雷亞斯所雇用,能推測出是飛利浦或薩烏羅斯的私生子.至少沒聽說過有人和伯雷亞斯家那個瘋丫頭締結婚約,從而稱名道姓的事兒.盧克也說自己的弟弟或親戚中沒有那樣的少年.

「看來有必要詳加調查」

喜好爭權奪勢的貴族們這樣想到,若盧迪烏斯是諾特斯以外的格雷拉特家族的話,可以成為拖後腿的絕佳素材.若是諾特斯家的話,也許可以把他拉來自己的陣營吧.

漸漸地,他們的對話就偏離了調查希露菲真實身份的初衷,對他們而言比起希露菲的真實身份,權力斗爭更加重要——

一周後,傳來了菲托亞領地消失的情報,是速報.

發生傳送的當天,碰巧在剛好在傳送范圍以外的騎士目擊到了眼前的消失,在最近的城市報告了事態,再由其他的騎士接替後日以繼夜地不停駕馬傳達給大城市,在那里通過飛鴿傳書的手段,將消息傳遞給王都.國王收到消息後下令亞斯拉魔法師團進行調查.

情報傳遞到王都花了一星期,期間陸續收到突然出現的人或魔物的報告.就算有報告,也被當做原因不明的不可思議事件處理了.可是根據這次的報告,明確了那是一起大規模的傳送事件,大災難的情報眨眼間在王都內蔓延開.

當然,那個情報也進入了希露菲的耳中.不知父親和母親身在何處,所有人都下落不明了.

「怎麼……會那樣……?」

聽到那樣的情況後,她只是呆在了當場.不知該作何反應,而且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也不知道自己接下來會怎麼樣.

貴族們也不知道該怎麼樣處理希露菲了,根據大規模傳送的報告,希露菲和魔物的突然出現也得到了解釋,是其他勢力的奸細的嫌疑也變淡了,她所主張的,自己是貧窮獵人的小孩的可能性也變大了.

獵人,盡管救了公主的命,獵人在平民里也是最下階層的存在,不可能一直留她在王宮里,話是這樣說,但要她回家也無家可回.

「哎呀哎呀,這下麻煩了啊」

「又不能讓她留在王宮里,也無家可歸,如此一來」

「哪一位領回去呢?」

會用無詠唱魔法的話,多少能派上用場.不僅如此,白發的長耳族的話很少見,成長後似乎可以派上各種用場…….貴族們露出好色的笑容互相牽制著.這時第二公主投下了炸彈發言.

「希露菲愛特的家消失了的話,就留在這座城里和我住在一起,成為朋友吧」

第二公主非常中意希露菲,那並不是只是因為希露菲救過她.對公主來說,他人救了自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希露菲只學了一些皮毛的禮貌規矩成了問題,通常的話被認為有些失禮的語氣,及被認為有些失禮的舉動,對于貴族來說是勉勉強強能夠允許的底線,不過對于王族來說則是勉勉強強不能夠允許的底線.但公主卻理解為「語氣親近」和「友好」.

「哎呀,公主殿下,我,該怎麼說呢,身份差太多了」

「是嗎?那麼就不做朋友了……對了,我的護衛,請擔任我的護衛好嗎?我現在的護衛只有守護騎士盧克一個人,守護術士的位置空缺著」

「唉?可是,我並沒有那麼強大呀……」

「還說不強呢……呵呵,你太謙虛了」

貴族們當然是反對的,就算與事件有所關聯,就算會用不詠唱的魔法,就算化解了公主的危機,說希露菲是平民家的小孩.而且至今仍然是沒有明確出身的小孩,雖然她主張自己是獵人的小孩,但沒有任何證據.不僅如此,出生成長于鄉下的小孩還懂得禮貌規矩,說穿了十分可疑.

都是些空洞的話語,把這樣有價值的小孩給公主當玩具太可惜了,他們那樣認為.對此亞麗愛爾斷然做出宣言.

「希露菲是我的救命恩人,而且是好朋友!是平民又如何!不得無禮!」

盧克對這句話皺起了眉頭,守護騎士的職責包含了排除接近亞麗愛爾的害蟲,雖然不知道希露菲是益蟲還是害蟲,但像那樣從來曆不明的蟲子那里保護她也是盧克的工作.

他也跟感激希露菲,救了他的性命.這份感激,事實上只有在親臨現場的人,只有瀕臨死亡的人才能體會的吧.

身為守護術士的同事德里克的仇也報了,也帶著這份感激.盧克原先認為守護術士德里克是個十分令人討厭的家伙,不過經過這次的事少許改變了想法.德里克身為魔法師的同時挺身而出阻止了魔物的攻擊,是一位引以為豪的人物.如果沒有他,公主等不到希露菲登場就已經死亡了吧.

並且,如果希露菲沒有出現,盧克自己也會死.不論如何,因為花園內禁止攜帶武器,盧克兩手空空.要是有劍的話,雖說贏不了,但至少可以讓亞麗愛爾脫身吧…….

出于那樣的緣由,盧克對希露菲有著好感.話雖如此,原本光榮的公主的守護術士曆代是由上級貴族擔任的.是不可能接納這樣土里土氣的丫頭的,身為上級貴族子弟的自己都有可能會被人看扁.

「我遵從公主的決定」

因此盧克既不贊成也沒反對,以模凌兩可的態度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見狀貴族們有些焦急了,將他們自己的欲望擱在了一邊,就算公主中意希露菲,但不能排除希露菲對公主不抱有惡意.

她是獵人的女兒,是卷入了傳送的受害者.就算那是真的,也不能排除今後她不會與公主發生糾葛.其他的比方說,不能排除不會被第一王子派的貴族抓住把柄,那樣想的話,實在不能把希露菲安置在公主身邊啊.亞斯拉貴族全都是些腹黑的人.

如果希露菲是個沒有什麼力量的鄉下女孩的話,或許可能能夠允許也說不定.但是,希露菲的存在已經超越了平凡的鄉下女孩的范疇,會不詠唱地使用中級攻擊魔法,既像個鄉下女孩似的有著粗魯的地方,但又多少懂得一些禮貌規矩,是個來曆不明的存在.

「你到底是在哪里學來的禮貌?」

「嗯,村里有個叫莉莉婭的人,是向那個人學的」

莉莉婭,聽到了那個名字,亞麗愛爾的印象變得更好了.

「莉莉婭!我記得啊,是在我小時候,挺身而出救了我命的,在後宮的近衛侍女!」

而且,貴族的印象變得更差了,後宮的近衛侍女,受傷後因不能工作而被解雇,這事情耳熟能詳.大多數情況下,為了不讓後宮相關的關于秘密的事情說漏嘴而被暗中處分掉.而莉莉婭卻逃到了菲托亞領地.

「嗯,莉莉婭阿姨,啊,盧迪的爸爸叫做帕烏羅,她伺候著那個人……」

「帕烏羅,的說?」

新出現的名字.帕烏羅・諾特斯・格雷拉特.說到帕烏羅,那是諾特斯家以搗蛋王而出名的男人,有傳聞說他痛恨前任當家.

從事後宮的女仆,逃跑後被上級貴族的子弟接納,教會不詠唱魔法的人禮貌規矩.就算是碰巧也太巧合了.貴族們不得不不去想這會不會是什麼陰謀或捏造的故事.即使去調查,菲托亞領地已經徹底消失了,很難去確定其真偽.

「這該如何是好……」

「嗯——」

貴族們頭疼了,亞麗愛爾很少不說任性的話,而且守護術士的位置確實空缺著,雖然希露菲是平民出身,但作為魔法師的本事得到了證明,禮貌規矩盡管不完美但也還是知道.能力不差,正因為不差所以警惕.

格雷拉特其中一支,諾特斯家隸屬于第二公主派系.守護騎士盧克的存在可以說是其象征吧,對于亞麗愛爾而言,諾特斯是自己人.但是,帕烏羅・格雷拉特是個與家人起了爭執而後離家出走的男人,與諾特斯家敵對,從而也有可能會與亞麗愛爾敵對.

希露菲有意無意說出了帕烏羅的名字,這到底意義何在.要是想要被亞麗愛爾信任的話,不說出帕烏羅的名字比較好吧,這方面她應該懂的,也就是說,說出名字表明自己沒有敵意,帶著這樣的意思嘛.

可是,即便如此,幕後操縱著這名少女的人究竟是誰.至少是諾斯特的敵人,這點不可能會錯.話雖如此,想要和那大貴族格雷拉特敵對的人很少,能辦到的只有同為格雷拉特的人,于是這里想到了.

同樣身為格雷拉特,與現任當家皮雷蒙關系很差的一個人物,名叫薩烏羅斯・伯雷亞斯・格雷拉特.薩烏羅斯平時就在暗地里出言中傷說,若不是皮雷蒙而是帕烏羅成為當家就好了.話雖如此,他並不是一個會在政治上利用小女孩的人物.

做得出的人還有一個人,飛利浦・伯雷亞斯・格雷拉特.要是他的話,為了擊潰諾特斯以及諾特斯所擁護的第二公主會利用這樣的弱點吧.

薩烏羅斯和飛利浦以及盧迪烏斯,在菲托亞領地消失後全都下落不明了.如果傳送事件是他們搞的鬼的話,有可能會利用這個機會隱匿起來在暗處行動.可能那個第一步棋就是這個名叫希露菲的少女也說不定.

或者如果主謀是飛利浦,而薩烏羅斯並未參與的話,有可能為了陷害下任當家傑穆茲而行動的.為了爭奪伯雷亞斯家下任當家的寶座,圍繞著擁護第二公主的立場,盤算著想要得到靠山.那樣的話,派來的希露菲就算是自己人了.不論是哪種情況,只要存在幕後主使,要麼是薩烏羅斯,要麼就是飛利浦.貴族們得出這個結論,完完全全的疑心暗鬼.

這時有個貴族觸電般的想到了一個主意.

「對了,我們把她謊稱為那個天才少年盧迪烏斯,給對手制造混亂你們說怎麼樣」

薩烏羅斯有所行動的話,盧迪烏斯也會一起行動吧.盧迪烏斯的實力要是真像傳聞中那樣的話是非常可怕的.恐怕薩烏羅斯他們應該是把盧迪烏斯當做殺手锏留在手邊的,想方設法隱藏只是為了修飾沖擊性的出道而為的吧.當他們登場的時候,盧迪烏斯作為諾特斯家正統的血脈繼承人,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出現了.作為強力的棋子,加入伯雷亞斯所擁護的第一王子派.

假設希露菲是他們派來的人物,把她宣傳成盧迪烏斯的話,或許可以妨礙他們的動作也說不定,要是真的發生混亂的話,或許會露出破綻也說不定.

對此其他貴族們擔心起來.

「很快就會被識破的不是嘛?」

「不會,穿上男裝,讓她隱瞞自己的身份就好了,借口總能找到」

「可是,也許她是派來間諜」

「像不詠唱魔法這樣的顯眼的事情怎麼當得了間諜」

「可能要反過來當做珍寶來斟酌」

「不管如何,吸引進來的話要放出假情報還是很容易的」

擔心被逐一擊潰,于是貴族們開始把這個無聊的想法當做了妙計.

「原來如此,如果她是間諜,就放出假情報誘使敵人動搖.要是沒有任何關系的話,就不用勞神去找強大的魔法師而成為公主的護衛,這麼回事吧.要是她想要討好我們的話,就將計就計」

「不僅如此,她的背影很像公主殿下,也可以把她培養成替身,記得應該是有那樣的魔道具的」

「嚯,平時讓她男裝打扮的話,不可能想得到是由平時在身邊的術師喬裝的,沒人會想到男人會打扮成女裝啊」

「佩服佩服,卿真聰明啊」

就這樣,第二公主的守護術士『菲茲』誕生了.

會使用不詠唱魔法的迷一樣的天才少年,因為帶著墨鏡把臉遮住,她的真實身份誰也不得而知.從菲托亞領地的名字里能聯想到,暗示著她是侍奉于伯雷亞斯家的天才少年.可是她的真實身份以及出身沒人知道.不怎麼開口,只是說一兩句的話,很難得知她的性別.那樣一個少年誕生了.

在那種情況下,無關乎希露菲的想法.雖然得到了身份的擔保以及調查事件的情報的約定,但是希露菲沒有拒絕的權力,也沒有其他選項.盡管她無家可歸,還是被半強迫的做了『菲茲』,成了權力斗爭的棋子.

不管怎麼說,就這樣,希露菲成為了亞麗愛爾的護衛『菲茲』.

************************************************

補充:頭發變成白色是因為受傳送的影響+魔力枯竭+恐懼.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九卷 青少年期 希露菲艾特篇web版 第八十一話「希露菲的過去」     下篇:第九卷 青少年期 希露菲艾特篇web版 第八十三話「公主與騎士與術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