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九卷 青少年期 希露菲艾特篇web版 第八十三話「公主與騎士與術師」  
   
第九卷 青少年期 希露菲艾特篇web版 第八十三話「公主與騎士與術師」

希露菲的生活發生了劇變,從一個平凡的鄉下女孩,過上了王族的護衛的生活.

首先衣服煥然一新,已故的守護術士所使用過的披風,靴子和手套.能以通常數倍的速度奔跑的『疾風之靴』.隔熱的,能讓使用者保持一定溫度的『悶熱披風』.能讓手掌受到沖擊減半的『壓制手套』.全部都是魔力賦予物.

以及為希露菲量身定做的內衣『鋼絲蠶之緊身衣』,這是由防刃纖維制成的,雖然不能擋住劍神流的劍,不過飛刀這種程度還是可以免傷的內衣替代品.

還有在特定人物面臨危險的時候能夠通過改變顏色從而獲知的,指示那名人物方位的魔道具,名為『搜救』的墨鏡.遮住面部的同時,能在公主遇到危險的瞬間察覺到.全都是些珍品,在冒險者眼里,是人人都渴望得到的吧.

另外也有提議讓她拿魔杖,不過希露菲拒絕了.現在自己使用的初學者所用的魔王,是從盧迪烏斯手里得到的.唯一一個屬于自己的財產,因此不想放手.

用初學者所使用的魔杖就將蟒蛇終結者一擊打敗的魔法師都那麼說了,誰也不能強迫她.

飲食上也發生巨大的變化,在布埃那村時,主食是黑面包和蔬菜湯.有時會加上父親獵回來的兔子和鳥作為主食,希露菲所認知的主食,就是這些.盡管希露菲家境貧寒,但布埃那村也是亞斯拉王國的一部分,因此與饑餓無緣.

這一切都因亞斯拉王國的宮廷飲食而改變,雪白松軟的面包加上帶有許多食材濃厚香味的湯,加了大量香料的,經過長時間烹調的肉和魚,還有生蔬菜沙拉,就連甜點都有.對于希露菲來說都是過于奢侈的食物,不過就算是如此奢侈的飯菜,最多也就是護衛吃的東西,與上級貴族吃的東西相比差了好幾個檔次.但是與在布埃那村的飲食相比簡直天差地別.

對希露菲來說這是做夢般的生活,要說唯一不滿的,只是自由時間很少吧,雖然如此,鍛煉身體和練習魔法的時間還是能得到的.

當然了,布埃那村和盧迪烏斯是擔心的,盡管收集到了情報,但成為領主的傑穆茲・伯雷亞斯・格雷拉特只顧著自保,搜尋工作幾乎沒有進展.達柳斯大臣開始行動,幫助曾經的薩烏羅斯領主的管家名叫阿爾方斯的人物設立了難民營,不過前景暗淡.

希露菲主張想要自己親自去找,不過被否決了.你認真做好你的護衛工作,等著就可以了,的說.

希露菲遵照指示做著護衛的工作,一開始的時候不斷失敗,特別是在眾人面前的時候,不管學會了多少禮貌規矩,也不能完美掌握全部.餐桌禮儀失敗了,在走廊打招呼時失敗了,在典禮上也失敗了,失敗成了與第二公主敵對的貴族們的笑料.

「雖說是天才少年,規矩也不是完全掌握的啊」

即使不是赤裸裸的,但一聽就明白是帶有惡意的.希露菲回想起被人欺負的那時候,腳似乎就要癱軟了,但是沒有蹲下來.因為這些嘲笑並不是沖著自己,而是沖著盧迪烏斯的壞話.對希露菲而言,這是無法容忍的.換做是盧迪烏斯的話,盧迪烏斯的話在這種情況下,一定能做得很好的吧,自己必須和那位盧迪烏斯做的一樣好才行.如此一想,火熱的感情從希露菲胸口湧出.

為了今後不再犯同樣的錯誤,而小心謹慎地行動.遇到不懂的事情馬上就問,然後反複練習,措詞也改為男性的第一人稱『我』,模仿盧迪烏斯,變得像個男孩子那樣的行動.

盧克善意地接受了她的行動,他是公認的喜好女人的人,為了征服一個女人而仔細觀察,分析她的嗜好,這是他的行為模式.因為進行了仔細的觀察,所以能發現一個人的好的地方,那是他的強項,不過只限定女人.

盧克看透的希露菲的拼命勁,看透了貴族女孩所沒有的那份堅定,看透了她全神貫注地注視著某一點,竭盡全力地朝著目標前進.

盧克看著努力著的希露菲,很自然的從旁協助她,悄悄彌補她的不足之處,悄悄告訴她所不懂之處,發生什麼事的話就暗中協助她,是暗中,因為他在這一帶很受女孩歡迎.希露菲察覺到了,不過希露菲並沒有迷上盧克,在她的心里已經容納不下盧迪烏斯以外的人物了,盧克也是同樣,他對長耳族獨有的飛機場沒興趣.于是在兩人之間萌發出的是奇妙的友誼.

盧克幾乎沒什麼朋友,生于諾特斯家,因為父親愚蠢的判斷而加入了擁護第二公主的派系,因年齡相仿而被半強迫地任命為守護騎士,過著每天練武的生活,沒有對等的人,只有俯視和仰視的人.希露菲的前任守護術士德里克同樣,考慮到年齡和經驗上的差距的話,實在不能說是對等.而在他們中,希露菲成為了可以說是對等的存在.對他來說可以說是唯一的朋友吧——

在與盧克關系融洽的背面,希露菲加深了與亞麗愛爾的交友,可是最初的一幕絕不是溫和的.

當時,亞麗愛爾是個極端的虐待狂,曾是一名給予痛覺而感到興奮的少女.起初,亞麗愛爾命令貼身女仆全裸進行打掃,或用馬鞭抽打侍童的少年,換句話說就是喜歡欺負弱小.

當然了,她是想極力把那個性癖給隱瞞起來的,不過早就已經是宮廷內人盡皆知了的事實了.

起先亞麗愛爾總挑弱者欺負,但慢慢地她對弱者失去興趣,而是被「強者」吸引住了.讓「強者」屈服于自己的權力及身份,從而為所欲為,對那樣的事情感到興奮了.盧克不行,他不會對亞麗愛爾展示出強的部分,雖然那是因為他對亞麗愛爾有所想法,而只好作罷了.

希露菲的前任守護術士德里克也不行,他們對作為主公的亞麗愛爾絕對不會展示出強勢,而是絕對的服從.亞麗愛爾對從不展示出強大意志力與反抗心的他們不合胃口.不過,可以說正因為不合亞麗愛爾胃口,他們才得以全心投入護衛的身份.

那麼希露菲怎麼樣呢?用不詠唱魔法把蟒蛇終結者一擊殺死,在陌生的地方,和陌生的人,對陌生的規矩全心全意地努力著希露菲的話怎麼樣呢?正和胃口.

不論是魔法的本領,還是幼小的年齡,還是雪白的頭發,還是長長的耳朵,或是拼命勁,而且似乎有喜歡的男孩子,全部都對亞麗愛爾的胃口.雖然合胃口,不過亞麗愛爾起初還是忍了,不管怎麼說希露菲都救過自己,是救命恩人.

魔物出現在眼前時候的恐怖至今仍曆曆在目,要不是守護術士把自己撞開,自己的胸和肚子早就分開了吧.並且要不是希露菲出現的話,自己和盧克也活不了了吧,蟒蛇終結者與哥布林不同,看見女人不會去侵犯,只是會被吃得滿地都是.

她救了自己一命,作為自豪的亞斯拉王族,必須報答她才行.可是,那想法逐漸消散了.

每天津津有味地吃著飯的希露菲,每天拼命生活著的希露菲,這麼好吃的東西是第一次吃到,對著亞麗愛爾如是感謝著說道的希露菲.在亞麗愛爾眼中,看得出那是至高的幸福感.當然希露菲就像希露菲那樣,理所當然的擔心著盧迪烏斯以及家人.不過與此同時,希露菲也認識到『被亞麗愛爾所保護』,從態度上就看得出.

看到她那樣的態度,亞麗愛爾在想,這樣做可以吧,不需要忍了也可以吧.

這份錯覺把亞麗愛爾引向了暴行.某天夜里,亞麗愛爾帶著亞斯拉王國禦用的皇家假陽具,朝希露菲的臥室展開強攻.那是一個令人炫目的粉紅色的夜晚,沒有人膽敢忤逆王族,希露菲的清白之身猶如風中燭火.

就當這麼想的時候,希露菲反擊了,對著眼睛充血的朝這里襲來的亞麗愛爾反擊了,失去理智地反擊了.

希露菲學過禮貌規矩,但並沒有對尊敬王族的執著,而且也從莉莉婭那里聽到一些有關夜晚房事的事情,她認識到自己將被侵犯了.

當然了,她是感激亞麗愛爾的,不過這是兩碼事,希露菲使用魔法把亞麗愛爾打了一身半死不活的傷勢.要是希露菲自己不會用治療魔法的話,差點就出大事了.事實上差點出事了,盧克聽到希露菲的慘叫趕了過來,他所看到的是慘不忍睹的亞麗愛爾以及治療著她的希露菲,亞麗愛爾是必須守護的第二公主,被打得那樣支離破碎.

盧克瞬間就認識到了,這是亞麗愛爾的老毛病又犯了.與此同時,想著,這下麻煩了.不管自己再怎樣也無法袒護,亞麗愛爾只要一聲令下,自己和希露菲就不得不人頭落地,那樣直覺地認識到.盧克動搖了,為求自保而殺死朋友嗎,明知不行也要袒護朋友嗎?可是,那份內心的糾葛以白操心而告終.

「被人虐待沒想到這麼舒坦呢……」

亞麗愛爾新的性癖覺醒了.亞斯拉的王族和貴族,不論是誰都有著奇妙的性癖,關于受虐狂也不例外,因此這次的事情就被當做是游戲的一環而平定了下來,因『身為受害者的亞麗愛爾』袒護『身為加害者的希露菲』而理所當然的平定了下來.

亞麗愛爾從那以後再也沒有做過侵襲希露菲那樣的舉動,話雖如此,通常來說會感到不舒服而回避,可是不可思議的是,希露菲從那天起,能感到了亞麗愛爾的信任感了.【DP:ナント!!(゚ロ゚ノ)ノ】

出生後被同齡人避開,成為自己唯一一個朋友的人也是一名叫做盧迪烏斯的特別的少年,另外,希露菲自己的年齡還很幼小,第二次性征還沒出現,因此和還缺乏著的危機感也有關吧.或許只是對沖著自己而來的無防備的善意而感到困惑也說不定.

雖然契機有些扭曲,亞麗愛爾與希露菲之間系上了友情的繩子,從此之後,希露菲作為她的朋友,慢慢地與亞麗愛爾關系密切了——

事態發生變化是在傳送事件發生過去一年後的時候,非也,事態早就已經發生了變化,在希露菲所不知的地方,從傳送那天以來一直都在變化.

起因是利斯通卿的胡言亂語,他將那次意外事件說得好像是第一王子干得那樣到處宣傳,因為他認為要不是有內應,魔物是不會出現在王宮里的.而且他覺得不管栽贓給誰都無所謂,要讓無辜的人蒙冤的方法應有盡有.

可是,如果事件並非人為的話,就另當別論了.利用令人忌諱的天災來抹黑對方,因而受到了第一王子派的猛攻.

利用令人忌諱的天災來抹黑別人,大部分貴族都干過的事情,可是利斯通卿算錯了時機,在沒有確定是天災的期間,就產生了對其他派系展開攻擊的這個事實,讓別人看到了可乘之機.

第一王子派系的主帥,達柳斯上級大臣趁著這個天賜良機攻擊了利斯通卿,利斯通卿威信掃地,喪失了半數以上的領地並淪為了中級貴族.因為他的失勢,本來力量就弱的第二公主派受到了進一步的攻擊達柳斯上級大臣對第二公主派進行了激烈的攻擊,有力的貴族一個接一個失去了權力,要麼就是反叛,第二公主派土崩瓦解了.失去了有力的擁護者事實上亞麗愛爾已經失去了成為王的道路.但是,亞麗愛爾的領袖氣質極其高,在民眾中的聲望也很高,可以預料到要是她活著,必定會成為阻礙.

達柳斯向第一王子進言,派刺客去給亞麗愛爾一個了結,有權力的貴族早就已經被控制住了,沒有士兵保衛她.

兄長,要暗殺自己的妹妹.得到亞斯拉王國的王位也就意味著在那樣的權力斗爭中勝出並活下來,現任的國王也同樣是那樣坐上王位的.

沒有戰力保護第二公主派,沒有辦法通過政治手段阻止暗殺,亞麗愛爾的性命像是風中燭火一般.

可是,暗殺被阻止了,依靠了希露菲,她反而將暗殺者殺死了.那是一場殊死的戰斗,如果,她不是盧迪烏斯的弟子的話,如果她不懂得利用不詠唱的混合魔法以及利用沖擊波的高速移動的話,如果不去模仿那個聽過的理論和理由的話,而且,如果對手沒有輕視小孩的話,希露菲的已經喪命了吧.

作為結果,希露菲幸存了下來,刺客所用的毒藥致使她在生死的邊緣徘徊了三天之久,運氣很好沒有留下後遺症並幸存了下來.

因此,希露菲『菲茲』的名字在王宮內被廣為知曉了,雖然聽說過天才少年的傳聞,可是有許多人認為那是冒牌的或是紙糊的.說起來守護騎士及守護術士自古流傳下來的王族的貼身保鏢,那些幾乎都是有權貴族的二子或三子充當的裝飾品.

要是被派來了刺客,為保護王族而勇敢的死去,父母則會很做作的悲歎,自己的孩子是英勇戰死的.王族會授予那個貴族獎章以加深感情,如此的存在.換言之就是棋子,虛榮的道具.

可是,希露菲卻不同,雖然她缺乏實戰經驗,卻是有實力的魔法師.得知刺客被擊退的消息,就連達柳斯都顯露出了警惕.被派出的刺客是有著相當實力的人.

警惕著的第一王子派,與之相對的亞麗愛爾她們感到恐懼.想著,就這樣繼續呆在王宮里的話,早晚會被弄死吧,自己人已經不多了,包括有權貴族,手邊只剩寥寥幾名.

刺客光明正大地出現在王族的房間里,沒有人被責怪,不僅如此,根本就沒被當回事,就是那種情況.亞麗愛爾派的主帥貴族皮雷蒙・諾特斯・格雷拉特得出了現在這種情況已經徹底結束了的結論.

「請快逃,亞麗愛爾殿下,留在這里只有等死」

「怎麼可以逃跑呢」

「我與達柳斯有往來,我會潛入第一王子派內部,削弱他們的力量.亞麗愛爾殿下在別國積蓄力量,拉攏伙伴,見機行事的話,就能重整態勢了吧」

皮雷蒙是個狡猾的男人,對他來說,亞麗愛爾成為王才是最有利可圖的結局,留著這條路的同時,為了諾特斯家就算亞麗愛爾死了也不至于滅亡而巴結好達柳斯,下著隨情況變化不論倒向哪一方都可以的棋.

亞麗愛爾不知道那樣的事情,不過這樣下去話毫無疑問會被殺死,于是決定聽從他所說,前往遙遠的異國他鄉避難,在那里積蓄力量,韜光養晦,伺機待發.

有幾個候選的留學目的地,像王龍王國,米里斯神聖國這樣的大國也列入了候選.但是,亞麗愛爾選擇了北邊,以拉諾亞王國的魔法都市夏莉雅為目標,魔法三大國所自豪的魔法大學為目的地.在其他國家,能助在亞斯拉大國的權力斗爭敗北中的亞麗愛爾一臂之力的要素不多吧.不會有人想要與資金充裕的怪物國家起爭執的.不過,換做集合了世界各國的所有種族的這所大學的話,或許能成為在亞斯拉王國恢複權利的踏腳板也說不定.

亞麗愛爾還沒有放棄,沒有放棄活下去,而且也沒有放棄成王之路.不僅僅是如同貴族所言,她明白作為亞斯拉王族出生的自己的命運.

「希露菲,對不起」

亞麗愛爾知道在這趟旅途中,希露菲沒有理由一起跟來.希露菲的嫌疑已經幾乎消除了,菲托亞領地搜尋團里有著帕烏羅的名字,弄清楚了她與傳送事件無關這件事.薩烏羅斯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地厚著臉皮來到王都時,被皮雷蒙和第二王子派設局處死了.這個時候飛利浦及盧迪烏斯的下落仍舊不明,不過從薩烏羅斯的說法以及舍身面對刺客來看,希露菲是清白的,她只是傳送事件的受害者啊.

「……事態已經發展成這樣了,我認為應該讓你得到自由,但是求你,請保護我,除你以外我無人可托了.」

「我也求你,我的劍還不熟練,沒有信心能保護住亞麗愛爾殿下」

亞麗愛爾與盧克對比自己身份低得許多的希露菲低下了頭,即使是希露菲,也想要親自去尋找家人與盧迪烏斯,不過在這一年里希露菲也把他們當做了朋友,有些奇怪的處境的朋友,和她與盧迪烏斯的關系又有點不同.但是,朋友就是朋友,對希露菲而言是掰著指頭也能數出來的朋友.

「好的,我會保護亞麗愛爾殿下的喲」

希露菲在真正意義上成為公主的守護術士,也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的也說不定——

他們以留學的形式離開了亞斯拉王國,只看得出他們像是恐懼著暗殺,放棄了所有的一切從國家逃亡的,雖然其中有一半是事實.

但是提到第一王子,他派遣了更多的追兵.他明白亞麗愛爾的危險性,她的領袖氣質也許會將魔法公會占為己有,在大學上學的學生中也有著亞斯拉王國的貴族子弟,雖然是以不會繼承家業的次子或三子為主,不過存在有很多方法可以使他們成為當家.另外那里還有其他國家,多種族的王族.兼備極高領袖氣質的亞麗愛爾在與他國加深關系後回來的話…….第一王子派這樣想著,于是增加了過度的攻擊.

追兵自從公主一行人離開亞斯拉王國後一直持續著,殘余的貴族帶上的隨從雖然有五十人,每次襲擊後一個人,又一個人地喪命.特別是在國境『紅龍之上顎』的襲擊慘烈至極,埋伏著數十名劍士以及給予其支援的魔法師,治療術士.迄今的襲擊全都是為了這場伏擊所做的布局.

這場殊死的布局不過都被希露菲給擊潰了,盧迪烏斯所創出的根據不詠唱的戰斗方法果然有效,希露菲在從事護衛工作的同時,鍛煉自己身體也沒有松懈下來.有時候盧克一邊教,自己也一邊揮過劍.這個時候她的身體上已經開始薄薄地覆上了斗氣.

之後,在穿過了『紅龍之上顎』後,襲擊也嘎然而止了.第一王子派沒有把襲擊者送到看不到的其他國家去的膽識.殊死的布局被擊潰,就連國內都沒辦法殺死的對手,沒有信心能在其他國家殺死.

不過,這是第一王子派的失策,事實上,要是再重複襲擊兩三次的話,亞麗愛爾喪命的可能性就很高了.隨從不舍生保護公主的話,就憑希露菲一個人應該是保護不了周全的.可是,誘使第一王子派判斷失誤的,毫無疑問正是拜希露菲的戰斗力所賜.

此後,他們來到了拉諾亞王國,不習慣在國外旅行的五個人.幸存下來的兩名隨從,艾爾默婭・藍狼,克麗妮・埃爾隆德,他們都是年紀輕輕的少女.

知道旅行入門的時候,中年隨從已經都死光了.行程沒安排好,路上花了很多時間,在途中就已經是冬季了.把追兵視作危險的他們,拒絕了村民的挽留開始行動,差點就遇難了.身處險境的他們在山賊和魔物看來如同美味的野鴨,路上好幾次被襲擊,不過全都擊退了.除此以外,還有好幾重困難等待著她們.

幾番周折到達魔法都市夏莉雅的時候,他們感受到了更加強烈的羈絆,這就是所謂的同伴——

希露菲她們入學了魔法大學,魔法大學以及魔法公會歡迎亞斯拉王族,並說好給予特別生的待遇,不過亞麗愛爾婉拒了,說到底只是為了與一般學生在一起,如此一來就能得到與其他學生一起交流的機會.

亞麗愛爾經過了周密的計算,在這里要獲得權力該怎麼做,如果滿足于亞斯拉王族的身份的話,難成大業吧.

手里的棋子要有效地利用,首先希露菲身為護衛,負責展示亞麗愛爾的『力量』.盧克雖說同樣身為護衛,負責展現出不帶力量的,緩和而又寬容且親近的一面.亞麗愛爾自己成為成為憧憬般存在的象征.而兩名隨從艾爾默婭以及克麗妮則在始終在暗中行動.

希露菲繼續著喬裝,擔任著亞麗愛爾的護衛的話,女孩子的裝束更加方便.可是,強調『謎』這部分比展現出『力量』更加有效.不露出臉,也不發出聲音,是少年還是少女也不知道.不詠唱地使用魔法,極其強大的護衛.比起保護公主,那個真實才是重要的,能使公主的存在感看起來更大.另外,不清楚對手的底細的話,一些人就會猶豫是否動手.(PS 手を出す有很多種意思,包括不良含義在內,請自行腦補)

兩名隨從主要任務是收集情報,混在一般學生里,收集一些詳細的傳聞,做一些情報操作的事情,身為秘密情報員的工作.她們是不是的會假裝盧克的粉絲,若無其事地接近並把情報帶給他.菲托亞領地的搜尋團的情報以及在校學生的個人情報,亞斯拉王國的現狀,附近有實力的冒險者的情報等等.盧克為了自然的收下情報,會開一些玩笑.作為親近的存在,保持著爽朗的姿態.不過,由于他原本就喜好女人,雖然很多次不擺姿態地行動過.

在陌生的地方,陌生,與不同文化的人們相處,提升地位,不容許失敗——

慢慢,亞麗愛爾憔悴了,在不允許失敗的情況下,從不放松,因為一直保持著作為象征的舉止.沒有一刻安心,一件很小的事件也會勞心傷神.

即便是這樣,一開始的幾個月總算熬過去了,因為希露菲會與亞麗愛爾說話而釋放壓力.

可是,消息送了過來.

菲托亞領地的死亡人員名單的更新…….即是希露菲雙親死亡的消息.這下,就連樂觀的希露菲也開始消沉了.以雙親的死亡回答了,拼著命一路熬過來的希露菲.這是一個希望被擊碎的瞬間.消沉著想要一個人待一會兒,可是現狀卻無法允許.

亞麗愛爾憔悴著,希露菲支離破碎,兩名隨從也過著不適應的生活,絕不是能為他人分憂的狀況.

振作的只有盧克一個人,由于他擁有著格雷拉特家特有的,既樂觀又勇敢的性格,因此不管在哪里都能保持同樣的狀態.只因為他身為亞斯拉上級貴族而使女生接二連三的送上門來的情況,也對他精神狀態的穩定起到了幫助.

盧克想到,現在這種狀態必須采取一些措施才行.話雖這樣,但在自己的知識中,只能想到在女人失落的的時候抱著安慰僅此而已.隨從那兩個人姑且不說,自己沒有想過去抱亞麗愛爾和希露菲,對盧克來說,這兩個人是超越了戀愛感情的特殊的存在.

他煩惱著,心想該怎麼辦才好.這時,他突然想起了.曾經教伯雷亞斯家那只殘暴的猴子學習的那名天才少年,七天還是十天一次,做出了名為休息日從而平息了猴子的憤怒,的說.有著放蕩癖好的他,察覺到了緩一口氣的重要性.于是提議每十天一次放下包袱出去玩,借此宣泄壓力.

雖然亞麗愛爾懷疑那樣有沒有用,但還是同意了,希露菲也因為想要一個人的時間而同意了,可同時有了一個顧慮.

亞麗愛爾必須是象征一般的存在,那樣的存在幾天一次甩開包袱去城里玩的話,其他人會怎麼想呢.亞麗愛爾必須是象征才行,不能讓別人看見和平常女孩一樣的地方.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形象,現在不能弄壞.

這份擔憂因為一件魔道具的存在而解決了,可以變裝成他人的魔道具.這個魔道具的形狀是個兩只戒指,綠色的戒指與紅色的戒指.帶上綠色戒指的人,會變得和帶著紅色戒指的人相同的長相和發色.這是亞斯拉王國代代流傳下來的祖傳的魔道具,亞斯拉王國的禦用替身都是用這個魔道具培養起來的.

亞麗愛爾與希露菲在國內四處逃跑的時候,用這個方法做出冒牌的亞麗愛爾,欺騙襲擊者的目光.不過,這個用魔道具並不能改變身高,體型,聲音以及眼睛顏色等等,被人仔細觀察或者發出聲音的話,立刻就會被識破.

話雖如此,這樣已經足夠了.用了它亞麗愛爾就能喬裝成希露菲,希露菲平時就帶著墨鏡,再加上生活中幾乎不發出聲音.魔法也全部都是用不詠唱的,這樣很好.希露菲的身高也和亞麗愛爾差不多,情況很好.

亞麗愛爾用了這個魔道具,變成了『菲茲』,作為『菲茲』就可以在城里走動了.期間,希露菲就需要呆在冷清的地方了,作為自己的容身處,她選擇了安靜的圖書館,想到雙親之死,想要做一下關于那起事件調查.

就這樣,希露菲她們在魔法大學開始了生活.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九卷 青少年期 希露菲艾特篇web版 第八十二話「守護術士菲茲登場」     下篇:第九卷 青少年期 希露菲艾特篇web版 第八十四話「入學第一天・附加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