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九卷 青少年期 希露菲艾特篇web版 第八十五話「敏銳的遲鈍」  
   
第九卷 青少年期 希露菲艾特篇web版 第八十五話「敏銳的遲鈍」

冬天.

這兒,拉諾亞王國魔法都市夏麗雅也毫不例外地披上了銀裝.雖然魔法大學內也掃了雪,卻被染成了一片白色.雖說從建築物之間鋪著路,但是校園內如不自行除雪的話就進不去.就是那樣的季節.

就在那樣的時候,我收到了一封信,寄信人是『索達特・赫卡勒』.(Soldat Heckle)

是一名S級冒險者,『梯級先導』(Stepped Leader)隊伍的隊長.(PS,階段狀先駆放電).在我身為冒險者的時候,經常讓我混到他們隊里去,他們都是些有本事的冒險者,我將信封打開.

「嗯——」

按信上所述,索達特他們似乎已經來到了這座城市,據說有一個家族集會,『梯級先導』所屬的家族『閃電霹靂』(Thunder Bolt)據說每隔數年會就在這個城里集合.

要說集合後做什麼的話,據說是有關家族方針的會議.趁冬天用兩三個月進行周密的相互議論從而決定今後的事情.當發展成大型家族的時候,就必須要做那樣的事情.

索達特他們是S級,干部之一.因此不能缺席而特地跑來拉諾亞,索達特與家族領袖關系不好,說白了他根本不想大老遠的跑來拉諾亞,這將會是讓他覺得無聊的幾個月,就在他郁悶的時候突然想起了我,話說『泥沼』也在這座城市啊,的說.擇日不如撞日,既然那麼巧就久別重逢吃頓飯什麼的吧,于是他給我寄了這封信.

記得我與索達特的關系還不錯,可是還不至于疏遠了一次後特地寄信過來想要見面那般親密.雖然我一直都很慷慨大方的,但他並不像是個特地想要見面的人物吧.那樣一來,索達特的目的是愛麗娜利茲吧.算了,帶她一起去吧.接著讓他看她與克里夫之間甜甜蜜蜜的樣子,讓他難受難受吧.我帶著那想法,告訴七星下次月休息日的實驗幫忙那天休息.雖然也邀請了菲茲前輩一起去怎麼樣,不過他露出微妙的表情,搖頭說那天不能去.

「其實,那天呢,正好下午要外出一趟……亞麗愛爾殿下的護衛呢」

護衛工作的一部分,是這樣子吧.他不能在大眾假日那些天全部休息啊,反過來說,大眾假日那天才會忙碌,就是那種公司家畜.喔唷,說菲茲前輩是公司家畜真是失敬啊,換個說法說是工作認真吧.

不管怎麼說,如果抽不出空的話就沒辦法了,于是我決定帶著愛麗娜利茲和克里夫,前往冒險者公會——

往冒險者公會走去,雖說雪是掃過了,路卻因被踩實了而變得雪白.因為到了晚上降雪變強,所以不管怎麼掃雪也掃不完.利用現代知識做出從地下抽水的裝置的話,可以大賺一筆吧.

「喂,盧迪烏斯,你有在聽嗎?」

「好啦好啦,我在聽喲」

克里夫從剛才就一直在自誇地說著現狀,似乎他最近在從事詛咒相關的研究,為了解除愛麗娜利茲的詛咒,詛咒從古代起就存在著,雖說直到今日一直在進行著研究,不過不是那麼簡單就能解咒的.實際上,據說這半年里沒有任何成果.

「沒有成果是沒有效果嗎?」

「我可是個天才啊,早晚弄出來給你看!」

克里夫自信滿滿的說著.真是個厲害的家伙,因為我知道自己就算努力也有這無法到達的領域,因此無法那麼努力,踏入迄今無人能到達的領域的人是天才干的事,我沒有那樣的才能.

「盧迪烏斯,要是你知道什麼關于詛咒的事情的話,可以告訴我嗎?」

「嗯……?」

他那樣問我,我思考起來,詛咒,這個關鍵字從魔大陸到這里的旅途期間聽到了好幾次.

「我想想」

那麼,究竟是在哪里聽到過的呢,詛咒,詛咒.這個詞語一在腦海里浮現出來後,好像腳就要癱軟了,也就是說,恐怕是因為奧爾斯蒂德身負詛咒的關系吧,從人神那里聽說了那件事.……說起來,聽說拉普拉斯也身負詛咒啊,聽說那個詛咒轉移到了槍上,使斯佩爾德一族陷入了迫害的曆史.

「據說曾經,拉普拉斯將自己的詛咒轉移到了道具上,嫁禍給了其他種族」

「道具上?」

「嗯,據說斯佩爾德族在拉普拉斯戰役中拿著的槍就是那個的,因而斯佩爾德一族的戰士們變得失常,以至于一族遭到迫害……」

我在那樣說了之後,克里夫睜大眼睛看著我.

「斯佩爾德族!?你說的是真的嗎!?」

「卅,我也是聽人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那就……」

到底是聽誰說的呢,也是人神嗎,姑且,也不能說有理由相信.那種事情也要撒謊就沒辦法了啊.

「但是,原來……詛咒可以轉移到道具上的嘛」

聽我說了之後,克里夫像是在思考的樣子把手放在下巴上.

「但我不知道是怎麼做到的呢」

「不,只要有先例就是一大突破了」

迄今為止將詛咒轉移到道具上,也只有拉普拉斯做過了吧,嘛,人家是魔神,我覺得那種惡毒的事情多半做過,不會是禁術什麼的吧,我記得聽聞神之子和咒之子是一樣的,把那個力量轉移到道具上,有更多的人可以想得到的不是嘛.

「不是咒之子,而是將神之子的能力給轉移過去,這樣的事情誰都沒有想過吧……」

「嗯?為什麼現在會突然冒出神之子這個詞?」

克里夫歪起腦袋,啊咧?哪里出問題了嗎.

「但是,神之子和咒之子是相同的吧?剛出生就發生了魔力異常,身負奇怪的能力的說,只不過分為正方向和負方向而已」

「…………前所未聞」

我朝著愛麗娜利茲看了看,她也露出驚訝的表情看著我,看來是第一次聽說,沒想到他們竟然不知道嗎?不,但總覺得從誰那里滑入耳中那樣…….啊,這也是人神說的嗎,全部都是那家伙不是嘛,把常識上不為人知的事情講得像常識那樣的.

「但,啊對……原來如此,道具嘛……原來如此……難道說」

克里夫聽了我說的話之後,像是抓住了什麼思緒似的那樣欲言又止心神不甯,我認為還是不要把別人說的話生吞了比較好啊.可是,詛咒這個詞語與『神』這個詞語有著關聯啊,人神,龍神,魔神,還有神之子.有關聯嗎,沒關聯嗎.

「謝謝,盧迪烏斯,拜你所賜我感覺似乎明白了什麼喲」

克里夫說著露出了愉快的表情,順帶的,我身患著的詛咒般的病也幫忙想想辦法啊——

索達特他們一看到我全都笑了,比我預料中的更加受歡迎啊,難道不是瞄准了愛麗娜利茲嘛.

來到附近的一家店,圍坐在圓桌旁.索達特他們在得知克里夫與愛麗娜利茲的關系後相當吃驚,說著像你這樣的婊子也結婚開什麼玩笑啊的輕口戲言,把克里夫惹火了.索達爾他們對克里夫的態度笑著不當回事,這下克里夫氣得怒發沖破云霄了.不知道他的怒氣要幾時才能平息,我這樣想.但愛麗娜利茲一下子就把克里夫安撫了下來,轉變了談話的方向,不愧是愛麗娜利茲啊,不論何時仇恨控制都得心應手.

說來,我從未見過她真的動怒或者哭泣的時候,雖然好幾次見過她皺起眉頭,不過從沒見她露骨的生氣過.明確表示討厭的也只有保羅了,保羅到底做了什麼事啊.

話題轉移到我的服裝上了,今天我穿著制服.

「泥沼啊,你這身行頭,像個爛大街的菜鳥而已喔?」

據說在魔法大學的學生里,有些人身為冒險者在制服上披著長袍來到公會.因為幾乎都是F級到E級的,雖然和索達爾他們沒什麼來往,不過聽說偶爾會有些家伙懇求加入閃電霹靂.

「那麼,要我像個菜鳥那樣,像以前一樣當個『人間衣架』吧」

「那樣不是又要麻煩你了?饒了我吧」

和索達特他們相遇是從他錯把我當成了菜鳥,擺出一副了不起死了的樣子叫我來搬行李的事情開始的,是個令人懷念的話題.就這樣,話題從回憶往事轉變到了冒險傳記.克里夫雖然生了一會氣,不過一聽到索達爾他們的冒險傳記,逐漸眼中就開始閃耀起星星.說起來,據說克里夫憧憬著冒險者嘛.雖然平時很臭美,那方面還是和年齡相襯的啊.

飯吃完了,卅,接下來怎麼辦,的時候,家族使者來到索達爾這里.

「索達爾先生,請再集合一次」

「還來啊,上午不是剛集合過嘛!」

「沒辦法啊,這次領袖他十分來勁兒」

看來是聚集隊長召開緊急會議.

「本來我想今天一天和泥沼去玩的……沒轍,泥沼,不好意思啊,下次再說吧」

「好的,請再約時間」

索達爾很誇張的點了一下頭後立刻轉身離去,不知怎麼滴.因為集會沒了主角,解散了吧.現在的時間是午後不到一點的時候,差不多是兩點半,就算回去時間還有得多啊.

「接下來怎麼辦?」

「嗯,說的是呢……我想要教克里夫冒險者的入門啦」

「嚯」

愛麗娜利茲聽了剛才的談話,似乎想要把身為冒險者的優點展示給克里夫看.

「哦喲,不錯啊,菜鳥指導嘛」

「可以算上我們嗎?」

梯級先導的其他幾人對此也贊同,現場的氣氛隨之變成了教導克里夫身為冒險者的精髓,去接個A級的討伐委托,讓克里夫賺經驗,這種感覺的氣氛.雖然克里夫被人看扁了有些不愉快,不過更多的似乎是躍躍欲試的心情.

「盧迪烏斯你也來嗎?」

「我…………就算了吧」

雖然我能教克里夫身為業余魔法師的格斗那個啥的,不過克里夫也不想讓比他小的我高高在上般手把手的教吧.這種時候,身邊只有年長的人的狀況更能老實接受吧.

順帶一提,我不想因委托而騰出幾天時間,再說不先留一個傳話的話,七星會鬧情緒的啊,那家伙過著那樣的家里蹲的生活卻想和別人交流,偷懶的話心情會變壞的.要家里蹲的話,希望她能以孤獨為傲啊.

嘛,她好像十分懷念著日本啊,想找個能說日語的對象,我也不是不明白.從決心想要在這個世界活下去的人來看,多少出去一下啊,也想要這麼說呢.

「是麼,那麼,請你麻煩轉告其他人啦」

「愛麗娜利茲你們也……和初學者一起的話,不要去太危險的地方,請務必小心」

「我不像你,才不會去挑戰龍或魔王什麼的呢」

又不是我要去挑戰的,哎呀算了——

我和他們告別後一個人往回走,從冒險者區來到了位于城市中央的廣場後,一陣串燒的香味撲鼻而來.雖然廣場上積著雪,卻看到有好幾個商人在擺攤.這個大冬天的真難為他們了啊.可是.時間還有得多,就算現在回去,也只能做些學習,修煉或是手辦的事情.或許不找奇怪的借口,而與跟著克里夫他們一起更好也說不定.

「難得來到城里,隨便瞎逛逛吧」

自言自語地嘟噥著,我漫無目的地往商業區方向走去.雖然也不是想要買東西,說不定會發現什麼有趣的玩意.其次,對克里夫說到的魔力賦予物或魔道具產生了興趣,據說拉普拉斯制作的被詛咒的槍也是魔道具的一種啊.

至今買過的東西都很貴,不怎麼想買啊.不過菲茲前輩也裝備著魔力賦予物,七星也有看似很方便的東西,要是在魔法公會腳下的這座城市的話,說不定會發現什麼有趣的玩意,雖然沒打算買…….逛逛商店消遣一下吧.

順便一提,我一開始也搞錯了,魔力賦予物與魔道具,這兩者是不同的,有著兩個不同之處如下:

※魔道具※

在某處刻著魔法陣,使用者通過為了激活魔法陣的詠唱輸入魔力從而發動其效果,只要使用者不斷輸入魔力,可以使用好幾次,是人工產物.

※魔力賦予物※

在物品中注入了魔力從而獲得獨特的能力的物品,通過特定的動作發動其效果,雖然一天只能用幾次,不過一段時間後魔力會恢複.

粗略的說,魔道具雖然不限制使用次數,但消耗魔力.而魔力賦予物雖然一天內有使用次數限制,但不消耗魔力.就是這麼回事.

可以說現狀是,雖說一天里有著使用次數限制,但不需消耗魔力,也沒有輸入魔力這種工序(詠唱)的魔力賦予物更為便利.不過,從迷宮里挖掘出的東西大部分效果和隨機性很高.因此,擁有不錯效果的魔力賦予物極其高昂,菲茲前輩所穿的長靴恐怕用我現在全部財產也買不起吧,順便一提,有一部分的被稱為魔劍的東西分明是人工產物,卻有著魔力賦予物的特性.

就我來說,因為魔力多到發黴的程度,用魔道具也沒問題.就算發動過度消耗魔力的魔道具,換做是我也沒問題吧.像那樣的貌似次品的物品,在魔法公會腳邊的這座魔法都市的話,會找到也說不定.

「嗯?」

突然,在那里發現了熟悉的臉孔,是盧克和菲茲前輩.兩人在服裝類的店前開心地說著話.菲茲前輩看著店面里的一件小商品露出十分開心的樣子,盧克則是一臉苦笑,在他手里提著一只大袋子,就好像是在約會一樣啊.

聽他說過要外出,可是,兩個人在這里沒問題嗎,公主殿下的護衛要怎麼辦啊…….嘛,還是打聲招呼吧.

「早安,真巧啊,在這里遇到你們」

「是你……!」

我打招呼後,盧克的表情僵住了.和以往一樣,似乎他不怎麼喜歡我,雖然我是想要顧及他的面子的…….嘛,我最近出名過頭了,對他而言就沒那麼有趣了也說不定.

嘛,雖說我只要和菲茲前輩保持良好關系那樣就好了啊.

「……哦喲?」

怎麼好像菲茲前輩今天的氣氛不太一樣啊,到底怎麼了,是著裝有些不一樣嗎,不,可以說是整體上的…….

「菲茲前輩,今天的形象有些不一樣呢?」

菲茲前輩聽了我這麼一說後似乎表情驚訝地看著我.嗯,到底有什麼不同呢,該怎麼說呢比如,舉止?就在我看著的時候,菲茲前輩轉過臉去,與此同時盧克一下子擋在了前面.

「盧迪烏斯,怎麼了,在這種地方,有什麼事嗎?」

他像是要把菲茲前輩藏在身後那樣站立著,語氣平穩,視線也少許有些強烈,但也不至于瞪著的程度,不過聲音卻是僵硬的.

碰上了什麼尷尬的情況嗎,難不成,比方說盧克和菲茲前輩正在約會,或者說盧克其實是男人也通吃的類型,和菲茲前輩是摔跤時互扯內褲的關系.(P.S. 超兄貴摔跤),要是公主的護衛那樣同志的事情露餡的話會是一件大事,所以在背地里悄悄幽會啊,明明是開玩笑的,但自己這樣想著卻有些打擊啊,為什麼啊.

「不,因為看到你們了所以想至少打聲招呼……我說,菲茲前輩?」

前輩從剛才起就一直沒打算看我,……啊咧?難道說在回避我?為什麼啊,我做了啥了麼.

「是嘛,感謝你打招呼,菲茲他在公主護衛的時候也是一言不發的,抱歉,體諒一下好麼?」

盧克用草率的語氣想把我打發走,……果然,我似乎是在個尷尬時機登場了麼,可是,一聲也不吭一下的到底怎麼了嘛.

「……」

菲茲前輩沒有看向我,不,雖然時不時的瞄著我,但不管怎麼看都感覺像是否定般皺著眉頭,能不能快點走啊,的感覺,顯而易見.都這樣了,就算是我也已經察覺到了,被他拒絕了.

「你怎麼了?」

「不,沒什麼,打攪了」

我從那里離開了,雖然我認為至少要在表面上裝作平靜,不過內心已經一片空白般受到了打擊.沒心情買東西了,回去吧.眼前是一條有些髒了的白色的道路,開始下雪了.

好冷——

回到了魔法大學,為什麼會被菲茲前輩回避呢,不明白,再怎麼想也不明白,我不記得做過什麼被他討厭的事情.

想要找人傾訴……不,抱怨的心情現在.記得紮諾巴為了神之子的研究什麼事情應該是去了魔法公會那邊,朱莉應該也跟著一起去了.莉尼婭和普魯瑟娜……貌似不會認真聽我說,似乎還會奚落我.愛麗娜利茲剛剛才告別,巴蒂加迪今天好像也沒來學校.七星……比往常更忙更忙了,也許不會聽我的牢騷話也說不定.

基本上想不出來,我的朋友很少.

因而,就那樣我直接來到了圖書館,這種時候安靜地隨便找本書看看是最佳選擇,是啊,挑一本什麼樣的爽快的書才好呢,總覺得英雄傳記才好啊,克西莉卡和巴蒂加迪沒有出書嘛,他們出書的話一定會寫著很爽快的事情才對.

我邊想著那些事情進入了圖書館,對著衛兵用眼神打了個招呼,雖然沒有說過話,不過早就臉熟能詳了.在門口拍落身上的雪花,用不詠唱魔法把衣服的表面快速弄干.呼了一口氣進入圖書館,往經常座的位置走去.圖書館今天也冷冷清清的,在這個世界里很少有學生在圖書館里度過休息天,識字率也很低啊.

「…………哎呀?」

菲茲前輩坐在那里,他一臉無趣地看著書,單手托著下巴悠閑地坐在和我經常坐在一起的座位上.

「啊,盧迪烏斯君」

而且,他一看見我後,和往常一樣帶著羞澀地笑了.

「你回來了啊,真快呢,見過朋友了嗎?」

「嗯,嗯……」

我在他面前坐下,凝視著看著他的臉,和以前一樣,和以前一樣的姿態和氣氛.隨之而來的是不協調感,從剛才相遇後再到圖書館,我是一條直線過來的,恐怕是最短路線吧,而他卻在這里,這太奇怪了.

「怎,怎麼了啦?我的臉上有什麼嗎?」

菲茲前輩說著,輕輕觸碰了自己的臉頰,可是這個氣氛,是以為先前被拒絕了的關系嗎,感覺菲茲前輩現在似乎完全接受了我似的,一點也沒警惕心的感覺,和剛才不同,完全不同.

「剛才,為什麼要無視我啊?」

突然那樣問了後,菲茲前輩的笑臉僵住了,而後努力做出嚴肅的表情.

「其實,我在護衛的時候是不能發出聲音的,因為我是『沉默的菲茲』呢,因為我的聲音太小孩子氣會被人嘲笑的,在公眾場合……特別是在護衛亞麗愛爾殿下的時候就不發出聲音了喲」

「是嘛,就算是那樣,我沒看到亞麗愛爾公主的的身影不過」

「就在附近的商店里喲,是信得過的商店卅,護衛也不是只有我們啦,她們圍在亞麗愛爾殿下身邊,而我們則在遠處注視,是那樣的陣型喲.啊,這可不能對別人說喲?」

不帶停頓地流利地的回答我的菲茲前輩,事先就決定好了那樣的回答一樣,不,已經決定好的吧.

「是嘛,非常抱歉在那時候和你說了話」

「嗯,沒事啦,我才是沒能回答你,對不起啦」

稍微有一點點察覺到了,或許,只是或許,亞麗愛爾公主通過某些手段化妝成了菲茲前輩,用了魔力賦予物嗎,還是用了魔道具嗎.不出聲是因為聲音無法改變,也許,眼睛的顏色也不能改變也說不定.菲茲前輩總是藏著眼睛是考慮到萬一公主的化妝被識破的可能性…….嗯,這樣想的話合情合理.

先前被回避是因為我不經意的接觸而把它揭穿了,決不是因為我被菲茲前輩討厭了應該.

是啊,一定是這樣,我沒有做過任何被討厭了那樣的事情啊,就當這麼回事吧.

「原來是那樣啊,我還以為被菲茲前輩討厭了而擔心呢」

「啊哈哈……我怎麼可能會討厭你呢……」

菲茲前輩撓了撓耳廓,雖說那是他獨有的動作,但最近即便看到那樣的動作也會心跳不已.這麼可愛的人為什麼會是個男人呢,……真的是男人麼,有些在意,菲茲前輩讓我在意起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九卷 青少年期 希露菲艾特篇web版 第八十四話「入學第一天・附加篇」     下篇:第九卷 青少年期 希露菲艾特篇web版 第八十六話「過度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