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九卷 青少年期 希露菲艾特篇web版 第八十七話「被守護的秘密」  
   
第九卷 青少年期 希露菲艾特篇web版 第八十七話「被守護的秘密」

在明確了菲茲前輩是女人的第二天,我在宿舍自己房間的床上撐起疲憊的身子,一直在意許久才醒來的搭檔而沒有睡著.

搭檔似乎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似的繼續沉默著,雖然我滿腦子想著菲茲前輩,但搭檔卻事不關己似的.雖說我是想要和搭檔一起發泄這沒有去處的亢奮,還是說只有記憶是不行的嘛.是氣味嗎,觸感嗎,還是聲音嗎.似乎菲茲前輩的存在是完治ED的關鍵這點毫無疑問,人神說的沒錯,只是我沒察覺到罷了,已經有治療藥了的啊.

話雖如此,接下來到底要怎樣進行治療呢,不能揭穿菲茲前輩的真實身份,我也盡可能不想去做被菲茲前輩警惕或是討厭的事情.ED的治療與菲茲前輩的信賴,好歹再早個半年察覺到她是女人的話,就會重視前者而完全不顧她的感受往治療ED邁進吧,但事到如今戀慕之情變得更加重要的.如果這樣的話,我不想像艾麗絲的時候那樣,任憑自己的性欲而行動,結果被甩了.我自然的那樣子思考著.

「……看樣子要順其自然了呢」

死纏著公主的男裝護衛治療ED的男人嘛,這出戲相當有趣啊,我說人神啊,要是覺得有趣的話,可以給我塞個紅包哦.我故意冷笑了一下,從只有下鋪使用床上下來,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哈欠,睡眠不足啊.

「啊哈……」

來到房間角落放著的桶前,在里面放滿熱水,在那里倒映著的是個感覺還不錯的少年,以生前的標准比對的話,絕對不算丑陋的.是一張保羅那樣不良青年那樣胡鬧的臉上帶有詹妮絲溫柔的模樣的臉.雖然我認為還不算差,可是和這個世界的『英俊』又有點偏了.

雖然不管看了多少次總覺得不是自己的臉,也習慣了.僅僅因為不比生前的長相差,就心滿意足了.可是結果這張臉是菲茲前輩所中意的嘛.不,算了,再怎麼想也是徒勞的.他是男人,我什麼也不會做.我已經下定決心了.就那樣正想要洗臉,突然發現了自己下巴上隱約沾了些什麼,用手指碰碰並拉了一拉後皮膚有些粘住了.是胡須,像胎毛一樣的一根悄悄長了出來.

「已經到了這個歲數了啊……」

就算再這個世界,人族的第二性征也沒多大變化,不知是不是因為保羅沒什麼胡茬的關系,胡子長得有些晚,不過其他的毛發都長出來了.雖然不知道其他種族是怎麼樣的,菲茲前輩會怎麼樣呢.長耳族會晚發育吧,那邊也會長毛發的吧,長耳族的生態情況問下愛麗娜利茲就會明白的吧.

嗯?怎麼了?好像哪里不對啊,但就是想不起來哪里不對.

「…………到底是怎麼了」

有什麼,忘記了什麼.可就是回想不起來.我糾結著把胎毛一樣的胡須給剃了下來——

過去了整整兩天,沒有和菲茲前輩接觸過.我可沒有打算做出急著去找菲茲前輩那樣可疑的舉動,不急不急,慢慢來.

第三天的早上,在男生宿舍的走廊上,盧克等候在那里,我不慌不忙想著有什麼活動要發生了.

「早安盧克前輩,真巧啊,在這個時間遇見你」

我盡可能用爽朗的聲音向他打招呼,可盧克卻一臉不高興地看著我.

「菲茲的事我有話要說」

果然.不過這件事情我也想好怎麼回答了.

「我什麼都不知道」

「嚯,你不知道什麼?」

盧克質問般的語氣,之前菲茲前輩的事情他似乎打探過了,…那麼一來,難道說他不確定我是否知道了性別的事情嗎?雖然我緊貼著問了那種話,但菲茲前輩沒說是女的.我又沒有揉捏過她的胸部,也並不像不知哪的長著尾巴的少年那樣做過啪啪啪的事情.說不定他認為還能隱瞞下去,如果是那個方向的話,我沒有異議.

可是,菲茲前輩的秘密被知道了相當麻煩吧.不,或許可能和我的格雷拉特的姓氏有關系也說不定.但是我已經和伯雷亞斯家斷絕關系了,從被艾麗絲拋棄了的那一刻起啊.不對,還是說是因為和保羅有關嗎?不管是哪個,現在必須說個明明白白的才行.

「盧克前輩,我不想與你們為敵,我會裝作不知道菲茲前輩的真實身份.」

「……你竟然說裝作不知道?」

「嗯,再說我與伯雷亞斯和諾特斯家已經斷絕關系了呢」

盧克端莊的表情因吃驚而扭曲了,我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嗎,伯雷亞斯和諾特斯什麼的繼續裝聾作啞更好吧.

「那麼,我告辭了」

「啊,耽擱你了啊……」

無話可說的盧克說完後,我離開了——

那天,在結束了一天的課程後,我前往七星的實驗.

「啊,盧迪烏斯君……」

不知為何菲茲前輩站在七星的房間門口,我記得沒錯的話,菲茲前輩過來幫忙是四天以後的事了,今天應該不是休息天才對.但菲茲前輩卻來了,不去當公主的護衛,而過來實驗了,果然還是因為前幾天那件事吧.與菲茲前輩肉體上的接觸,接著是和盧克的對話,當然我說過我並不想與菲茲前輩以及亞麗愛爾公主敵對的.但是對面沒有理由相信我的說辭,相比之下明顯懷疑我是敵對的,知道了對方的秘密就是這麼回事.

如此一來,今天菲茲前輩的目的就是監視我吧,或許她是為了確認我和盧克談話的真偽而來的也說不定,呵,今天我可是敏銳的哦.

「……」

「……」

「怎麼?你們兩個,吵架了還是怎麼了?」

一言不發的我,神色緊張的菲茲前輩.慌張的菲茲前輩好可愛啊,但是,果然在懷疑我.

這種時候,要怎麼做才能獲取信任呢,看來還是去給亞麗愛爾公主進貢為好啊,我最多只能想到點心盒,不過看起來被相當警惕著,說不定會起到反效果.

「我不管你們怎麼了,可別牽扯到我喲」

七星像是咂了一下嘴那樣的聲音說道,她在這個世界處理麻煩事的方針是極力去避免,不想卷入和亞斯拉王國淵源頗深的菲茲前輩與我的爭吵中去吧.話雖如此,用這種措詞早晚會與別人產生問題的吧.……不過說話的對象似乎只有我一個,那也沒問題的吧.

嘛,不想與這個世界產生關聯的話,即便那樣也是可以的吧,這不是我可以說三道四的,她可能會想在自己的目的不被妨礙的前提下盡量態度好些更好吧.但是我也實在沒法叫每天拼命畫著魔法陣的她在溝通上花點精力.

「……」

「……」

「切……」

平時總是和菲茲前輩或和七星一邊聊著閑話一邊進行實驗,而今天一言不發,時不時的響起七星咂嘴的聲音.實在是微妙的氛圍里七星的實驗結束了.

「…………辛苦了」

七星用疲憊的聲音宣告了結束,她的實驗今天也沒有進展——

回去的路上,果然我和菲茲前輩之間沒有說話,不說些什麼的話,又要和以往一樣了,可是該說些什麼呢.開口的話,感覺會說出「讓我看你的胸部」這樣的話.想不出說些什麼就這樣來到了女生宿舍的岔路.

「……」

走進宿舍後,不知怎麼門口吵吵嚷嚷的,就連很遠都能看見門口附近擠著很多人.

「出了什麼事了嗎」

「…………嗯,我,我去看看」

菲茲前輩用焦急的語氣那樣說了之後突然跑了出去,或許她也對沉默感到痛苦也說不定.我在原地等待,過了一會菲茲前輩小跑著回來了.

「怎麼了嗎?」

「嗯,怎麼說呢——,在宿舍里,發生了,吵架——.接著呢,吵著吵著用起了魔法,走廊和天花板被打出了個大窟窿,最上層的房間不能用了的說」

是平淡無比的語調,也就是說,吵架的人是亞麗愛爾吧,雖然我沒看出有著會和她吵架的人物,可能干了些什麼事也說不定.

「是嗎,那可真糟糕呢」

「嗯,還有呢,亞麗愛爾殿下的房間壞掉了,至今我一直寄住在亞麗愛爾公主房間隔壁的護衛用途的小房間里,不過那里也已經壞掉了呢」

「喔喔」

相當做作的解釋啊.

「亞麗愛爾殿下在城里認識的貴族那住一晚,但是那個貴族怎麼說呢,是個非常討厭長耳族的人啦,所以不讓我進去啊」

「這樣啊」

菲茲前輩的演技真爛啊,感覺是朗讀之前設定好了的那樣的聲音.這次隱瞞了什麼吧,算了,不去刨根問底了.

「還有呢,雖然明天好像會有人來修理,但是今晚我沒地方睡覺了」

「喔,那可真糟糕啊,不如這樣,我去修理吧?修理磚塊房的話我是有經驗的,我覺得可以修好喲」

姑且先給個建議.在冒險者時期,作為訓練土魔法的一環,修理過牆壁,屋頂,街上的牆壁.用土魔法做出磚塊,再用手工作業+土魔法進行搭建.因為知道步驟,給我一個小時的話,只是菲茲前輩的房間的話,能回到可以使用的狀態的吧.我絕對沒有想要參觀菲茲前輩房間這樣的用心.

「唉……!?」

菲茲前輩的表情僵硬了.

「嗚,啊,嗯—,對,對了.三層樓用的是高級的耐魔磚,所以,嗯——,沒有材料呢,要明天才送來啊」

「是嘛」

對了的說……剛剛想到的嘛,我猜也是啊,耐魔磚的話,能被魔法破壞了就見鬼了啊,但我可不會吐槽的喔.這不管被誰聽到都會辯解「耐魔磚因為漏雨而變壞了」的這一點我也想到了,呵,我今天可是敏銳的喔.

「再說,也不能讓男生進入女生宿舍不是嗎」

「是呢」

雖然不明白她在做什麼,不過體諒一下她吧.總之,讓我進入女生宿舍不太好,就是這個意思.

「我說,那個,嗯,盧迪烏斯君,是單人房吧?」

「嗯」

試探般的目光,這我該怎麼回答才好呢.

「可以的話,住到我那兒去嗎?雙層床鋪的上鋪一直空著喲」

既然菲茲前輩一直是男生,我就把她當做男生對待.所以我這樣提議是很自然的,下級生讓前輩留宿,僅此而已,絕對沒有別的意思,沒有想過趁熟睡時襲擊她,那樣可惡的事情,不過是想聞聞菲茲前輩睡過的被褥的氣味罷了.

不過,菲茲前輩怎麼說也會拒絕的吧,和男生同床而睡怎麼說也不太好吧,嘛,我把房間借給菲茲前輩,自己睡在紮諾巴的房間里才是最佳方案嘛,因為即便那樣也能聞到氣味啊.

「真的!?可以嗎?那麼,就一晚,承蒙款待了呢!」

和預料的相反,菲茲前輩開心地點了點頭.哎呀?我歪起腦袋.立刻,頓悟了.

這是監視,菲茲前輩今天要監視著我.不僅是前幾天那件事,或許和亞麗愛爾公主發生了什麼糾紛,也有可能我被當做嫌犯懷疑了.為了不讓我做什麼,而讓菲茲前輩來監視我,說不定是這麼安排的,回想起來,在原本不過來的日子里來到了七星那里,說不定就是那麼回事.

既然如此,雖然我不明白亞麗愛爾公主在戒備著什麼,好好的護衛一個晚上,搞明白我是安全的就可以了卅.

「那麼,我去拿枕頭和替換的衣服了啊」

菲茲前輩說著便嗖得跑回宿舍去了,…………房間不是亂糟糟的嘛——

回到宿舍,把菲茲前輩迎進自己房間,菲茲前輩神色緊張地進入房間.

「請用,是粗茶」

「啊,嗯,穴……謝謝」

結巴著臉蛋泛紅的菲茲前輩.

「我等會要去教紮諾巴和朱莉魔法……一起去嗎?」

「不,不用,我在這里等,打擾你了不好意思啊」

「是嘛,我倒是認為紮諾巴不會冷淡對待菲茲前輩的呢」

不是對我進行監視嘛,不,說不定是想趁房間沒人徹底搜一遍,我是問心無愧的,因此沒有什麼見不得光的東西,雖然少許堆積了一些待洗衣物,這並沒什麼大不了的.

「那麼,我去了」

我往紮諾巴的房間走去.

一邊教著朱莉土魔法與造型,一邊與紮諾巴一起制作紅龍手辦,同時少許想了一想.

我在想菲茲前輩的事情,現在我因為喜歡的女孩在房間里而有些激動.但是思考一下吧,我是不知道菲茲前輩的性別的,也就是說,菲茲前輩作為男生住了過來,為了監視著我.被人提防著啊,雖然對盧克說了不和他們敵對,但畢竟只是口頭上的,無法信任的吧.

而且,似乎在這一年里我讓學校的力量平衡產生了很大的變化,莉尼婭,普魯瑟娜,巴蒂加迪,七星以及與擁有著強大權力的人進行了接觸.從別人眼里看起來是由我統帥著也說不定,把學校里有權力的人添加到自己的控制下,最後就是把身為學生會長的亞麗愛爾公主也給,也有可能別人會那樣想.

怎麼說那也是胡亂猜疑,不過,在街上與像是……亞麗愛爾公主的菲茲前輩接觸過,之後去打探菲茲前輩的性別,被人懷疑的可能性很高吧.

當然了,我沒想過稱霸這所學校,再說也沒想要把亞麗愛爾公主怎麼樣.暫且以後再去想證明的方法,完全不做會讓菲茲前輩起疑的事情更好吧.謹言慎行,今晚我不會犯下被她起疑心的錯誤.

比方說,遇上無意中的突發事件,瞧見了菲茲前輩在換衣服,雖說不是故意的,但會被誤以為是故意的,這種事情很有可能,是戀愛喜劇里常有的劇情,可是只要知道了就很容易回避了.

比方說,廁所,洗澡.這個宿舍的廁所因為是單人房,因此只要上了鎖就沒問題了.洗澡的話姑且說過在紮諾巴那里洗掉,熱水要去一樓取來,或者自己把水燒開.菲茲前輩有關的魔法沒問題吧,考慮到姑且要在別人房間里洗澡會有所抵觸,而准備了毛巾.

啊,要是回去時,有可能會不巧碰上她正在脫衣服啊.因為是自己的房間所以門也不敲直接喀嚓一下進去,看到雪白肌膚的菲茲前輩,她一定會發出一聲「呀啊」的短促的尖叫,然後抱住胸口的吧.當然了,我會假惺惺的說著「要我幫你搓背嗎」什麼的接近她.然後一邊說著「哎呀我的手竟然滑了一下」一邊謹慎地攀上頂峰.然後一邊說著「前輩,你的胸肌鍛煉不足不是嗎」一邊玩弄的話,我的搭檔也會發出大鍾聲般呐喊聲的同時豎起旗幟…….

不,不行啊,所以我說這種事情不能做啊.話雖如此,回去的時候撞上脫衣服的可能性可以說是極高的,至少在我生前看過的戀愛喜劇里確實碰到過.因此,要開門時必須敲門,雖然是自己房間,但與此無關.因為房間里有人,所以敲門是必須的.甲子園里練習棒球的少年的集訓是必須的,要反複的敲.必須敲,門,必須敲.

今晚我不會犯錯,不會放縱欲望去偷看菲茲前輩的裸體,更不會在半夜里去猛撲過去,絕對.要讓自己想著不會犯性神那種錯誤.

菲茲前輩會過個舒服的夜晚的吧——

希露菲的視線——

從盧迪走出房間已經過了相當長的時間了,記得他會把紮諾巴和朱莉一直教到臨睡前,那樣一想就好羨慕那兩個人.我以前也整天粘巴著盧迪教魔法,真是令人懷念啊,真希望回到那個時候.

想著這些事情的我,現在穿著內衣,女用胖次和緊身胸衣,並不是以往一直穿的沒有情調的防刃質地的緊身胸衣,而是從亞麗愛爾殿下那里借來的性感的那種.胸口附近少許有些空蕩蕩的,不過亞麗愛爾殿下卻說「正點」,我不太明白.

也沒有戴上以往一直佩戴的墨鏡,雖然不戴那個的話,亞麗愛爾殿下在被襲擊時會無法得知,不過算了,今天就相信盧克吧,再說今天另外兩個人也在,而且在學校幾乎從沒有被襲擊過…….

順便一提,如果你問我為什麼要打扮成這樣的話,因為這是作戰計劃,亞麗愛爾殿下說過的.

『你聽好了希露菲,盧迪烏斯察覺到了你是個女人,而且他似乎很在乎你,男人的那個站起來也就是那個意思』

就算說他在乎我,我也只是感到非常不可思議,至今見到盧迪時從沒有過那樣的跡象,我認為只是自己單方面的對他抱有好感而已.

『如果惦記著的女性沒有地方過夜的話,他一定會說來自己的房間的吧,你說對吧,盧克』

『正是,換做是我絕對會那麼說』

就連經驗豐富的盧克也大大的點了一下頭,我相信他的話而行動了,事實上就是那樣按部就班,果然名不虛傳.到現在為止都在他們的計劃一樣.

『那麼,本來的話,叫去他房間,再讓他接受.也就是說通過一個晚上的結合而接受這個事實』

和盧迪一個夜晚的肉體關系,一想到那個自己都能察覺到自己的臉紅到了耳根.一定和亞麗愛爾殿下做那樣事情不同吧,就像莉莉婭阿姨教過我的那樣,火熱的,痛苦的,全部托付給他人那樣的絕不會錯.

『可是,盧迪烏斯想要當做沒察覺到你是女人,是那樣吧,盧克』

『正是,他那樣說過』

看樣子,那時候似乎被他摸過臀部後,自己是女人已經暴露了.可是,盧迪似乎是想要幫我隱瞞.

『意想不到的膽小鬼,恐怕那個膽小鬼,只用一般的方法去做的話,就算到晚上也不會對你下手的吧』

『要,要是下手了的話?』

『那麼作戰就成功了,請把你的身體交給他,接著在最後說愛的細語,把自己是女人作為兩個人的秘密,請這樣說.你說對吧,盧克』

盧克迎合亞麗愛爾的話說.

『是啊,那樣一來就萬事順利了』

原來如此,我這樣想到.經驗豐富的盧克說的的話,不會錯的吧.

『你聽好了希露菲,到時候絕對不能逃跑喲,盧迪烏斯是個遲鈍的膽小鬼,你只要猶豫了一下,抵抗了一下的話,下次要他再下手會花上很長時間的吧.不是半年就是一年,不花那麼長時間對方是不會行動的,對方先行動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對著反複說膽小鬼膽小鬼的亞麗愛爾公主,我也有點不高興了.但是,因為盧迪是紳士,所以不會突然撲過來,那樣解釋的話,煩躁就撫平了.

『但是希露菲,那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是要靠自己的手抓住的』

『是嗎?』

『是的,現在盧迪烏斯沒有朝你撲過來是因為他想要保護『菲茲的秘密』.換言之,你主動吐露秘密,對他說「可以 撲過來喲」的話就可以了』

話鋒一轉,亞麗愛爾殿下繼續說到.

『雖然不知道原因,不過他似乎不想與我們產生瓜葛,就算從你口中說出,也會被他當做玩笑話,或者很有可能會說「剛才的我就當沒聽到」』

庫魯大大的點了一下頭,經驗豐富的盧克點頭的話,不會錯的吧.

『那你說我該怎麼辦啦?』

聽聞後亞麗愛爾殿下點了一下頭.

『首先,出示證據』

『證據?』

『沒錯,是證據.』

『趁他上廁所或什麼事離開的時候,把衣服脫下藏好,身上只穿著內衣.就好像想著趁現在換上睡衣吧,這種感覺!』

這就是亞麗愛爾和盧克想出的作戰計劃,首先只穿著內衣,用自己是女人這件事來勾引他.看見眼前的皮膚,哪怕是盧迪烏斯也不能裝作沒察覺到了.就那樣穿著內衣告訴他自己就是布埃那村的希露菲愛特,掛念著的內衣穿著的女孩子,原來是自己才童年玩伴.進一步追擊愛的表白,到時候已經沒辦法拒絕了,就那樣往床上倒去,就是這樣.

我從莉莉婭阿姨那里也聽說過男女禮儀,可是說實話因為是第一次所以沒有信心.雖然我明白和亞麗愛爾殿下所做的是絕對不同的,輕輕從嘴里說出來後,盧克說了.

『只要你按流程做好了,剩下的就全交給男的那一方了,女的只要不拒絕男的想做的事情就可以了,只要半中間露出堅強的表情說「沒事喲,我愛你喲,好舒服喲」隨便哪句都可以』

『盧克……這也未免有點……』

對于經驗老道的盧克的話語,雖然亞麗愛爾殿下露出微妙的表情,但就算亞麗愛爾殿下應該也沒有和男人的經驗才對.我相信盧克的話,但是要是一想到盧迪與盧克是一樣的,就有些不開心了啊.因為盧克所說的理想,完全就想個人偶一樣的啊,雖然盧迪似乎也喜歡人偶……嗯——.

盡管如此,也沒有別人可依靠了,我決定相信那個作戰計劃.

盧迪出門後,我把准備好的木桶里放滿熱水清洗身子,換上內衣,用亞麗愛爾殿下借給我的梳小手鏡檢查有沒有奇怪的地方.順便,因為有熱水,把盧迪的衣服也洗掉了,居然堆著待洗衣物,盧迪果然是男孩子呢.穿上內衣坐在床頭,萬事俱備放馬過來吧.

雖然亞麗愛爾殿下說過,干脆直接脫光光不更好嗎,但是盧克否決了.突然就全裸的話,沒了情趣會起到反效果的據說,我不太明白.

「……哈丘!」

邊打著噴嚏邊等,等啊等啊,凝視著床上的一點.不這麼做的話,會在意起剛洗過的盧迪的短褲,還有盧迪以前說過不要看的神龕里面的東西.我盡可能的不去看那些,模擬著之後的事情.

盧迪回來後,看到我的樣子吃了一驚,我告訴他自己是女人,接著告訴他自己就是希露菲愛特…….

說出希露菲愛特的名字……不會讓他失望吧.沒問題吧.看來,盧迪好像對『菲茲』抱有好感,抱有好感也就是肯定了我,互相喜歡的話,嗯嗯.沒問題的,嗯.沒問題的,嗯.

(爸爸,媽媽,今晚我就要變成大人了)

篤篤篤.

「……!」

這時,門敲響了.敲門,是敲門.沒人會敲自己的房間.

我忘了盧迪在這一年里擴大了交友關系,誰規定了不能有人前來拜訪.我慌慌張張地穿上了放在一邊的衣服,真實身份只能告訴盧迪一個人,戴上了墨鏡後,從內側將房門打開.

「抱歉,現在盧迪烏斯君不在…………哎呀?」

「我回來了」

原來是盧迪,盧迪就在門外面啊.

「哎呀?你,你為什麼要敲門啊?」

「進入有人的地方之前,敲門是理所當然的禮儀吧」

沒錯,他說的沒錯,可是,可是啊,盧迪…….啊嗚…….

才開始就被來了個下馬威,作戰,失敗了——

那天晚上,我煩悶極了,現在我在雙層床的上鋪,一想到盧迪就躺在正下方,就會明白自己的身體越來越燙.在那之後,我用盡了一切手段想要讓盧迪看我的內衣裝的,不過都失敗了.我都認為盧迪是不是故意那樣做的一般的無懈可擊,我沒能說出自己的真實身份.盧迪到底是遲鈍呢還是敏銳呢,我不太明白.從他的行動的每個方面都感受得到他不想讓我感到不愉快.

嗚…….

好吧,最初的作戰計劃失敗了,但是,我還有下一個作戰計劃,盧克提出的終極手段.

『如果說出真實身份失敗了的話,就進入下個階段』

『下個階段?』

盧克鄭重的點了下頭,說.

『是夜襲』

所謂的夜襲是在中央大陸南部流傳著的禮儀,盧克說到.心意相通的男人潛入女人的寢室,進行包含著男女之事的幽會.那事由女人主動出擊.當我反問為什麼會有這樣的風俗的時候,他回答說不知道,不過補充道,為了表達強烈心意,是個不錯的禮儀.

『做那樣的事情,要是被當做是個行為不檢的女人的話該怎麼辦卅』

我從莉莉婭阿姨那里學到的是更加若無其事的勾引方法,比方說出其不意的露出大腿啦,勾住小手指啦,夏天時在他眼前露出胸部啦,說到底是為了讓對方方便下手,那樣的方法.讓老爺認為是在賣淫可就本末倒置了,莉莉婭阿姨這樣說過.

『這有什麼關系,就算那麼認為』

『才不要呢,至少一開始的時候想讓他認為我是個好姑娘』

『相比一開始讓他怎麼認為,不如最後怎麼讓他去認為更重要吧』

才不要呢,我那樣說了.確實是那樣說了.哪怕是一次,我也不想讓盧迪認為我是在賣淫.但是,我現在猶豫了,因為沒能把握住機會.

『要做的事情很簡單,就說「好冷啊,暖一下」同時脫下衣服鑽進床里,邊吧胸口硬貼上去邊在他耳邊輕聲說抱我就完事了』

我可完全不覺得簡單,要是後來沒有抱我的話該怎麼辦啊,未免也太淒慘了不是嘛,再說了,沒有胸部可以硬貼上去卅.

『雖然會有些淒慘和難堪,但是能前進了一步吧』

盧克太樂觀了,我是知道的,雖然盧克總是泡妞,但也不是所有女孩子都被他迷住的,倒不如說被一部分女孩子視如蛇蠍般的討厭,要是我被盧迪討厭的話…….

『就因為你優柔寡斷,都一年了還沒進展吧,要是你想把『喜歡』變成『非常喜歡』的話,要承擔起被認為『討厭』的風險啊』

格外的具有說服力,是格雷拉特家的家訓還是什麼嗎.

因此我猶豫了,一邊猶豫著一邊把男式睡衣的上衣脫了下來,因為很熱,嗯是的,因為很熱啊.這間房間明明是冬天,盧迪對自己關懷備至送入了暖氣,睡覺的同時一整晚溫暖房間的說,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辦到呢.這樣一來實在不能說「冷啊」什麼的,不,雖然知道這樣有利于我.

怎麼辦啊,上嗎,不上嗎.

啊,對了!干脆,不是還有早晨穿著內衣等他醒來這招嘛,是啊,就這麼辦吧,這太好了.這樣就可以不用特地夜襲了.早晨,早晨再說,萬一半當中盧迪醒了的話,那樣也沒事…….

想著這樣的事情,夜深了——

盧迪烏斯的視線 ——

早晨,醒了過來,半夜里菲茲前輩發出相當大的聲響,從雙層床的上鋪下來又上去的,站在床邊,總覺得她在一直向下盯著我看.我面向牆壁閉著眼睛一直在裝睡.我沒有提防過她,雖然在半當中想過也許菲茲前輩為了使命要把我處理掉也說不定.不過,我相信她.

「……」

幾乎徹夜未眠再加上一次翻身都沒翻過,全身酸疼.到底睡了多久啊,說不定真正只睡著了2小時左右,真折騰啊.

扭過頭往房間的中心看去,菲茲前輩站在那里.

「早安」

「啊,早安盧迪烏斯君,你起的真早呢」

「彼此彼此啦」

把校服穿著嚴嚴實實的菲茲前輩站在那里,今天也戴著說好了的墨鏡,雖然看不太清出臉色,不過似乎少許有些倦意.沒准兒一刻都沒睡過,您辛苦了.也許起來泡杯茶什麼的更好吧,我一如往常的洗臉,換上運動用的服裝.

「那麼,我要去每天的晨練了」

「啊,好的,那麼我回到亞麗愛爾殿下那兒去」

菲茲前輩說完後就離開了——

「那個勇敢的希露菲,為什麼一遇上他就退縮了呢」

聽到失敗報告的亞麗愛爾輕聲歎了一下,接著開始想下一個作戰計劃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九卷 青少年期 希露菲艾特篇web版 第八十六話「過度擔心」     下篇:第九卷 青少年期 希露菲艾特篇web版 第八十八話「森林之雨・前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