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九卷 青少年期 希露菲艾特篇web版 第八十八話「森林之雨・前篇」  
   
第九卷 青少年期 希露菲艾特篇web版 第八十八話「森林之雨・前篇」

傍晚,亞麗愛爾在學生會室靜靜地思考著作戰計劃,想著要多少下些猛藥,事實上都已經把宿舍破壞了來進行偽造現場了,竟然還是失敗了.希露菲一臉老實地等著亞麗愛爾開口.

「沒有夜襲他嗎?」

「怎麼可能辦得到!」

希露菲大聲回應了盧克的話語,猶豫了很久結果最後累趴下了這個沒有說,被一聲怒吼的盧克無奈般聳聳肩,臉上露出我就知道會這樣的表情.

「…………盧克,你怎麼想?」

「什麼怎麼?」

「是盧迪烏斯的行動」

亞麗愛爾這樣認為,明明萬事俱備了,可失敗了.

「不是,偶然吧」

「是呢」

就算發覺了這邊是假裝偶然,也能感受到他防范必然于未然的意志.雖說希露菲是很遲鈍,但不會有那回事.能在他的行動中感受到意志,說到底,像那種高手對于整個晚上從床上下來又上去的,既沒醒也沒發聲是在匪夷所思.為什麼他沒說什麼呢.

(果然是我的關系嗎)

盧迪烏斯明確便是不想與亞麗愛爾敵對,雖然不明白其原因…….或許在他眼里亞麗愛爾是強大的也說不定.認為亞麗愛爾過度警惕,懼怕著盧迪烏斯.

(我也沒想要和盧迪烏斯・格雷拉特敵對,真是相親相愛呢)

在心中說著笑不出來的玩笑,亞麗愛爾歎了一口氣.

「看來,想辦法讓他想起希露菲愛特這個人物更好呢」

「…………太晚了吧?他已經忘掉了吧」

對于盧克所言,亞麗愛爾也想到,確實,忘記的可能性很高吧,希露菲與盧迪烏斯分別是在八年前,八年時間足以能讓一個人忘卻另一個人.至少在這一年里,希露菲似乎沒有從盧迪烏斯嘴里聽到「希露菲」這個詞語.也就是說,他忘記了希露菲這個存在的可能性很高.

要怎麼做才能讓他想起來呢,亞麗愛爾以自己為例思考起來,就算是自己也不可能記得住八年前侍奉過自己的侍女的名字,但是,記住了幾個人,比方說莉莉婭,雖然自己懂事的時候就已經不在了,不過她在眼前為了自己而戰的事情則記得很清楚.

「希露菲,你與他之間有什麼回憶嗎?」

「回憶?」

「是的,每個人根據自己的能力以及回憶而記住別人,因此,貴族每次有事就舉辦派對並在那里互相介紹,花言巧語一籮筐,以洗禮過的動作跳著很難的舞步,為了多少能留下一些印象…….因為貴族人數很多,只是一面之緣的話,很快就會忘得一干二淨呢」

希露菲的能力要留在記憶里不難,不詠唱魔法在世界上就算看見了能做到的人物也很少,像希露菲和盧迪烏斯這樣的年紀就能做到的人物,幾乎完全不存在吧.可是,即便如此盧迪烏斯也沒有回想起來,為什麼啊.

這是亞麗愛爾他們無從知曉的事情,一點是有關他的前世,他過著喪家犬一樣的人生,因為自己能做到,所以別人也能輕松做到吧,有著這樣的意識.一點是瑞傑魯德,克西莉卡,奧爾斯蒂德,巴蒂加迪這樣的存在的關系.與這樣壓倒性強者相遇,結果使他形成了在這個世界上比自己厲害的人物多到遍地都是,不詠唱的施咒者會有相當人數吧,這樣的認識.

以及亞麗愛爾的存在,普通人的程度能用不詠唱先不說,公主的護衛就能使用不詠唱魔法,那個事實使他錯誤地理解為,擔任公主的護衛的話,那種程度是必須的吧.

「回憶……我想想,以前我說過被欺負的事情吧」

「嗯,聽你說因頭發顏色而被欺負」

順帶一提,希露菲沒對任何人提起自己原先的發色是綠色,要是讓別人知道了綠色的話,公主或盧克也許會對她另眼相看也說不定,她那樣想過.並不是不信任,只是她很害怕,因此一直都說出生後就是頭發就是白色,說了一次謊後就難以糾正,所幸,變成白發的她的發色並沒有恢複到原來的顏色.

「在那個時候得救就是與盧迪的邂逅,對我來說是最美好的回憶啦」

「…………是呢」

亞麗愛爾想著,叫歹徒襲擊希露菲,再得到盧迪烏斯的救助,想著那樣的作戰計劃.

一段時間盧克總有辦法,他的專屬領域,然而問題是希露菲很強,別看現在這副模樣,一旦遇到戰斗判斷既迅速又准確,恐怕會秒殺這一帶的歹徒的吧.盧迪烏斯對于『菲茲』的強大應該也有所認同的.能把那樣的希露菲逼到死角的高手,真的存在嗎.……有的.現在強力的冒險者家族『閃電霹靂』來到了這座城市,只要存些錢的話就可以雇傭他們,不過聽傳聞他們與盧迪烏斯很親近,『泥沼盧迪烏斯』與『梯級先導的索達特』在咖啡館喝茶的傳聞.聽說在那里『龍道愛麗娜利茲』與『克里夫・格瑞摩爾』也在場.因此,否決了委托『閃電霹靂』.

再比方說,就算委托完全沒有任何關系的冒險者,恐怕冒險者『泥沼盧迪烏斯』的人際關系或許比亞麗愛爾所想得到的更加廣大,就算選擇毫無關系的冒險者,也有可能通過某些途徑產生聯系.那樣一來,想都不用想,事情就會變得有些棘手了,沒准會出人命也說不定,亞麗愛爾也不想為了這種事情鬧出人命來.

讓連冒險者都不是的那一帶的地痞流氓去襲擊希露菲也是一種方法,不過對手太弱的話,那才有可能會讓盧迪烏斯對希露菲失望,如果那樣讓他產生「我來保護你」的感情的話也就算了,不過希露菲是以靠得住的前輩而著稱的,起到反效果的可能性很高.

要極力避免希露菲股價掉落那樣的事情,以那種方針行事,那麼,讓歹徒襲擊這個主意就否決了吧.

「其他,還有什麼回憶嗎?」

「我想想……還有一個啦」

希露菲邊回憶邊紅著臉.

「起先,盧迪一直以為我是個男孩子,練習魔法的時候下雨了呢,後來要在盧迪家里洗澡,盧迪他,那個,強行想要脫我……」

說到這里,希露菲看向盧克,盧克看見了她的視線後,一語不發地用雙手捂住耳朵,他是個懂得察言觀色的男人.

「接,接著,胖次被,拽下來了…….然,然後,那里,被看到了,終于,明白了,我是女孩子」

希露菲說,在那之後,盧迪烏斯消沉了一陣子,順便一提在那之後的事情,亞麗愛爾以前也聽她說過.因此,亞麗愛爾原來如此般點著頭.

盧迪烏斯並沒有揭穿『菲茲』的真實身份是因為有著那樣的過去吧,盡管不記得希露菲了,下意識地認為強行揭穿真實身份的話,不會發生什麼好事吧.與此同時,亞麗愛爾認為別無他法了,營造出相同的場景,要他親手脫掉希露菲的衣服.

「好吧,那麼,就這麼辦吧」

一錘定音.

「盧克,把手從耳朵上拿下來,接下來要談作戰計劃了」

然而,亞麗愛爾這時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希露菲相當的畏縮,如果不采取一些措施的話,又會以相同結果而告終吧.

「在此之前,有一點需要確認一下」,

「嗯,您說」

「希露菲,你想和盧迪烏斯,怎麼樣?」

希露菲被這麼一問思考了起來,想和盧迪怎麼樣嗎,自己想要怎麼樣呢.想要在一起,對他有好感,一直都喜歡著他.

具體的幻想一直都有做過,比方說和盧迪結婚後生活的事情,想象中的家是在布埃那村盧迪所住的房子,住在那樣子的房子里.

睡在一起,早晨醒來後盧迪就睡在身邊,盧迪說早安後親了我一下,盧迪很快就換好了衣服,晨練去了.

下樓去做飯,做早飯是妻子的工作,早飯不用很講究,但盧迪很能吃,所以量要做得足.

走啊反剛做好盧迪就回來了,然後就吃著飯,說著今天也很好吃啊……說不定不會說.只不過盧迪默默地吃著飯,而希露菲則笑眯眯地注視著他.他說要再來一碗,希露菲給他盛飯.

早飯吃完後盧迪去工作了,把盒飯拿給他,送他出門,希露菲也到亞麗愛爾公主那里去,像盧迪雙親那樣共同賺錢,盧迪烏斯做什麼工作雖然沒有設定好,幻想的話那種誤差是在允許的范圍內的.

希露菲工作結束一回到家,就在門口碰上了盧迪.盧迪看見希露菲後,苦笑著拍落肩上的雪花,抱了過來.兩人進入家中,在壁爐里點上火,熱水很快就會准備好了的吧,洗淨身子,身體暖和後准備做飯,准備期間,盧迪坐在壁爐前做著人偶什麼的吧.

然後一起吃飯,和早飯不同,盧迪愛說話,今天工作場上發生了這個事那個事,全部都是希露菲難以想象到的很厲害的事情,希露菲呵呵地笑著,坦率地說好厲害啊.

吃完飯後,悠閑地坐在壁爐前,希露菲緊緊靠著盧迪,而盧迪的手繞過肩膀,有時候會說些什麼,有時候什麼都不會說,盧迪的臉湊了過來,接著重疊上去的希露菲.盧迪抱起了希露菲,熄滅了壁爐的火後走進臥室.

(盧迪有時候會變得很下流,問我「小孩子要幾個才好?」也說不定,那樣的話我也會下流地反問「盧迪你呀,想讓我生幾個呢?」,盧迪強忍著笑著說「好幾個啊」什麼的一邊脫下我的衣服…….那樣的話我也會微笑著回應「那麼,就多生幾個呢」……說著那樣的話!)

「……說著那樣的話!」

「咳咳咳」

「哈!」

幻想被亞麗愛爾的一語中止了,希露菲臉變得通紅邊撓著耳朵低下頭,亞麗愛爾見她這樣子,平靜地說.

「請把那個幻想……里的自己換成其他女人試試」

把幻想中飾演盧迪烏斯妻子的人換成了七星,希露菲充當在鄰家窗戶中偷看著他們兩人情事的角色,盧迪和七星察覺到希露菲的視線後,呵地一笑便拉起了窗簾.

「不想吧?」

「不,不想」

「很好」

亞麗愛爾鄭重地點頭,說到.

「希露菲,這個作戰計劃,就看你自己的努力了」

「嗯,好的!」

亞麗愛爾想到,光是這樣還不足夠吧,于是裝上了炸藥.

「不允許像昨晚那樣畏縮地失敗,如果再發生相同的事情的話,我們不再幫你了,不,這樣還不夠呢.以亞斯拉王國第二公主,亞麗愛爾・亞妮末・亞斯拉之名,禁止今後你與盧迪烏斯・格雷拉特進行任何接觸.」

當然了,只是權宜之計,可希露菲卻對這句話猛咽了一口口水,亞麗愛爾在確認了之後,又補充了一句.

「認真一點」

「嗯,好的」

「很好」

亞麗愛爾再一次鄭重點頭,然後她開始講作戰計劃的概要——

希露菲的視線——

作戰計劃付諸實施,現在是午休,午餐時間,食堂的一樓,這里有著冒險者出身的學生和魔族的學生混在一起.貴族的人們歧視著他們,多半是偏見.亞麗愛爾殿下說偏見是無意義的,說400年前被那些歧視的對手逼到死路的究竟是哪個族的.不過帶著偏見眼光看著盧迪的亞麗愛爾殿下這麼說,也沒有說服力呢.

盧迪坐在第一層的最深處那張桌子,在那里和幾個人談笑著.盧迪,紮諾巴君,巴蒂殿下,角落里朱莉也在,用小小的手包裹住似的拿著杯子,時不時地看向三人.

「總之,巴蒂殿下所說的人偶的所需條件,究竟是什麼樣的?」

「要比本尊更可愛,而且更重要的,是需要能把全部觀看的人迷住的愛啊」

「愛!不愧是巴蒂殿下的慧眼,來來,再來一杯」

巴蒂殿下的皮膚染成了紅黑色,看起來心情很好地喝著酒,盧迪和紮諾巴君則別有用心地笑著往杯子里添酒,好奇怪,這個食堂里應該是沒有酒的,不去購買的話應該是沒賣的.

「話說巴蒂殿下,如果我做出克西莉卡大人的人偶的話,該怎麼辦?真是,很色情的家伙」

「我輩的未婚妻嘛?可是,你是不會知道變為完全體的克西莉卡的吧」

「正因如此,變成完全體的話就不能複原了吧?所以必須把她現在可愛的樣子保留下來才行啊」

「有點道理啊,可是那家伙很大意,有時會輕易的死掉啊,即便不保留現在的樣子也可以吧」

「擺放著各種年齡的克西莉卡大人的話,魔王城也會變得漂亮的吧」

「你是人族,是不可能看到各種年齡的克西莉卡的」

「對,就是這里,要能同時看見各種年齡的克西莉卡大人,就需要將我的人偶制作技術傳給後世,為此,巴蒂殿下的協助,呢,咕嘿嘿」

「哇哈哈哈哈!你有著此般力量卻還像個商人那樣敲詐,實在太有趣了!我就跟你一票!好吧,好吧,想要什麼盡管說,要錢,還是要人?」

「不不,只不過是萬一遇到什麼事的時候,如果您能成為我的靠山的話……」

盧迪奸笑地笑著,非常邪惡的表情,盧迪打從以前起就不怎麼笑,但是一笑起來就是那樣的表情,一點也沒變過.

在王宮里也有用那種表情笑的的人,記得,是達柳斯上級大臣,就是追殺我們的元凶,是個不可饒恕的人.但是,是因為盧迪那種笑法的關系嘛,覺得笑容本身沒問題,我認為那是聰明的人獨有的.

盧迪和紮諾巴君為了使用土魔法制作雕像而癡迷著,這件事我聽說過.雖然並不明白有什麼好的,不過那是極其高級的事情我還是知道的.在看到制作到一半的紅龍的雕像的時候,我由衷地感到佩服.

對碳礦族實行英才教育,似乎終于把魔王殿下也卷了進去,這是真正的策略,雖然還想把身為同樣不詠唱魔法施咒者的我也拉攏過去,不過我要守護亞麗愛爾殿下,是不可能的.

「盧迪烏斯君」

「啊,菲茲前輩」

我打招呼後,盧迪開心地對我笑著,最近我明明盡做些奇怪的行動,但他似乎並不提防,果然盧迪很遲鈍啊,但是,沒被提防也就是信任的依據吧,好開心.

「有什麼事嗎?」

「嗯——」

紮諾巴君和魔法殿下的視線向我刺來,嗯…….

「這里有些不方便,換個地方說吧」

「好吧,那麼紮諾巴,你來繼續說吧」

「是,之後的細節部分就交給我了」

盧迪和紮諾巴君的關系真好啊,好羨慕啊,明明以前我在那個位置上的啊,好羨慕啊…….那樣想著,我把盧迪帶到食堂外面,來到沒什麼人的地方,切入正題.

「那麼,有什麼事嗎?」

盧迪的表情變得認真起來,一臉嚴肅的表情,……果然好帥啊.

「嗯,其實呢,有一件事務必請你幫忙」

「我明白了,請放心交給我吧」

我什麼都還沒說,盧迪拍著胸膛包下了.

「你別急啊,我還沒說內容呢」

「不是什麼大事的話我是不會拒絕的」

真是可靠啊…….要欺騙這樣的盧迪有些過意不去,不能說出真實身份本來就已經很難受了…….

「其實呢,之前我說過亞麗愛爾殿下這幾天住在認識的貴族那里吧,那個人雇傭的保鏢好像非常非常厲害呢」

「要我去把他做掉嗎」

「不,不是啦!」

「是嘛,那就太好了,因為我不擅長與人爭斗」

不擅長與人爭斗的說,虧你說得出口…….難道說剛才那是盧迪式的幽默吧,我笑一下更好吧?不對不對,比起這件事還是繼續說下去吧.

「亞麗愛爾殿下被那個人自誇著,感到不甘心的說,我家的『菲茲』才更厲害,的說著反擊」

「嚯,然後呢」

「不過那個貴族則說『我家的保鏢四人組隊進入冰雹森林的深處,摘到了只生長在那里的花 』」

只見盧迪突然像是思考著什麼似的手托著下巴.

「冰雹森林深處生長著的花,是冰棘花吧.花瓣可以制成偉哥,因只有在冬天才開花而聞名于世」

哇哦,不愧是盧迪,什麼都知道,還要有好好調查過實物.

「冬天的冰雹森林很危險,不過要是有四個A級以上的冒險者的話,也並不值得誇耀,只要慎重推進的話,也不會太累就能把花摘回來的吧」

盧迪說著便把冰雹森林忠出沒的魔物的名字詳細地報了出來,雪蜂,白豹,芥末藤…….真能流利地說出來啊,全都記得的嗎.

「我說,後來呢,亞麗愛爾殿下騎虎難下了,就說出了『要是菲茲的話能以更少的人數摘回來』這話」

「原來如此,是這麼一回事嘛」

盧迪像是完全明白了似的點頭.

「我去找冒險者熟人,便宜些從他們那賣下吧,只要說那是自己去摘回來的,他們應該也會相信的」

的說.

「哎喂!盧迪烏斯君,這不太好喲!這是必須展示我力量的場面喲!?」

「雖說是力量也是有好多種的吧,人際關系也是力量,是人脈.我在冒險者中臉熟,菲茲前輩在我這里臉熟,菲茲前輩的人脈,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化為了力量,通過人脈獲得物品,這就能展現力量了.」

在,在狡辯,突然在說些什麼啊.

「那樣不行啦,要是識破的話亞麗愛爾殿下的面子往哪掛啊」

「是嘛,那麼,要去摘嗎」

盧迪輕易地就說了出來,分明是要進森林,但一點也不逞強,不愧是盧迪,剛這樣想的時候下一句話讓我凍結了.

「因為現在開始預訂而要召集熟人,所以請等上三天,湊上10來個人就足夠了吧,正好現在『梯級先導』全員都在這座城市,很快就會召集起的」

不,慢著,這不對啊.

「不,你等一下盧迪烏斯君!亞麗愛爾殿下可是說過『更少的人數』的喲!?要召集10個人你想要怎麼樣卅」

「請放心,那些人只是『碰巧和我們同時進入森林而已』啦,他們中有接受了討伐委托,也有為了收集材料而奔走的人,可能會把在路上遇到的魔物統統消滅掉也說不定,但沒人摘花,要摘花的只有菲茲前輩一人」

呃,呃呃.這就是冒險者的智慧吧,不,盧迪當了好幾年的冒險者,非常清楚森林的可怕之處,他想我這樣一個外行要去那里,所以就有些擔心起來了啊,嗯,一定是那樣沒錯.

「就,就算沒那麼多人,只要有我和盧迪在,很輕松的吧?」

「…………莫非,菲茲前輩指的是那個嗎,想托我護衛嗎?」

我一開始不就那麼……沒,那麼說嗎.

「嗯!是,是的啦,我只想拜托盧迪烏斯君啊」

盧迪聽後低聲說了一句「嚯」後用手托著下巴,想了一會後,點頭說道.

「菲茲前輩幫過我不少忙,既然找上門來就不能推脫了.那個委托,我就卻之不恭地收下了」

「太,太感謝你了盧迪烏斯君!叫我一個人進森林實在放心不下啊!」

雖然有著許多障礙,但總算突破了第一道關了.但是,只是從我嘴里聽了一點點,真拿得出一套一套的方案啊,盧迪果然很厲害呀——

作戰計劃進行到第二階段,我和盧迪進入了冰雹森林,冰雹森林位于魔法都市夏麗雅往北走上三天的地方,森林的盡頭是巴謝蘭特國的邊境.

我只帶了簡單的旅行裝備,而盧迪則是重裝上陣,在很大的背包里,塞滿了應急用的食物等等.本來還以為盧迪他會空手來去的,我那麼說了後,他回答我「不可以小看森林,因為有魔物看到岩炮彈後會躲開呢」.

我心想這怎麼可能,于是詳細地詢問了後得知,在魔大陸的森林里似乎到處都是那樣的魔物,雖然我認為是開玩笑的,不過盧迪的眼神卻很認真,就算冰雹森林里有出沒,頂多也是B級的魔物,那種程度的話,我也能應對,雖然我這麼認為…….

「不好意思啦,好像全都讓你准備了呢」

「不會不會,當做護衛委托去想的吧,這是理所當然的吧」

他提起這件事就是要收取委托費什麼的吧.

「我說,我還是支付你委托費更好吧?」

「怎麼會,這是出于我的一番心意而做的,請不要在意」

盧迪特別強調了「心意」這部分.

「也沒什麼啦,支付盧迪烏斯君委托費這種事情我還是能做到的呢」

從亞麗愛爾殿下那里多少也拿到了一些薪水,因為沒地方可以花所以一直存著,只雇傭盧迪一個人應該能做到的,啊,可是盧迪有著王級以上的實力,夠,夠不夠啊?

「呵,我可是很貴的喲」

「很,很貴的說,嗯,說不定是那樣,不過……」

聽到盧迪的那句話,讓我想起並非金額,而是奴隸市場的事情來了.腦子里全裸的盧迪登上了展示台,用錢,買,盧迪…….下腹部仿佛在對我發牢騷般地一緊,明白自己現在害羞般的臉在發燙.

「總,總之,快走吧!」

「好的」

我們進入了冰雹森林,冰雹森林乍看之下和普通的森林一樣,長得很高的樹埋沒在雪里,是隨處可見的森林.這個森林每隔一段時間會下冰雹,是片魔力異常的土地,只有這一帶,每當踩踏雪地就會發出沙沙的聲音.

「花開在懸崖上,盡管把這一帶學都融化了可以直線前進,但請你一邊提防著周圍同時跟上我」

盡管把雪融化了,盧迪若無其事地邊說邊直往前走,雖然我也想要試試,不過不行.雖然僅是自己周圍應用火魔法來做到,不過要持續做出一條路的程度太難了,盡管不是做不到,只不過太消耗魔力了,盧迪的魔力使用方式真鋪張.

融化肩膀附近的落雪同時前進,雖然覺得融化時產生的水蒸氣可能會被魔物發現,可水蒸氣被盧迪那一頭弄消失了,當我問了怎麼做到的之後,據說只要調節溫度,就可以不產生水蒸氣地把雪化掉.

(比起這件事,該開始作戰了)

在我深呼吸了一下時,盧迪將手里的魔杖向前伸出.

「那把魔杖,前些天讓我拿過,好厲害呢.帶色的魔石只有在王宮里才見過喲」

「這是當家庭教師的10歲生日時,大小姐送給我的」

盧迪說著,露出有點淒涼的表情,說起來當家庭教師的大小姐的事情沒怎麼聽他說過,盧迪似乎不怎麼想提起,根據情報,只記得好像是個非常粗野的人…….有著令他不快的回憶吧.

「那把魔杖可以讓我拿拿看嗎,我只用過新手用的魔杖,對那種東西很憧憬」

「是嘛,給公主當護衛的話,不是可以拿著更好的魔杖的嘛」

「因為我會不詠唱魔法,不需要魔杖吧的說,很小氣是吧」

顯然,我從沒覺得亞麗愛爾殿下小氣什麼的,這把魔杖是盧迪給我的,所以我很珍惜它,因為像這樣的魔杖隨處可見,所以盧迪並沒有察覺到卅.

「來,請捏一下看看,怎麼樣,粗細方面」

盧迪嘻地一笑問道,怎麼了嘛,有什麼有趣的事情嗎.想著這些疑問,我握緊了魔杖,是不是我的手小的關系,感覺有些不太好拿.

「好粗呢,是設想成雙手握住的嗎」

「……是設想成我長大以後的吧」

「是嘛」

盧迪一邊笑著,一邊融化著雪地開始前進,我拿著魔杖跟著他.很好,總算作戰成功了,下一步.我把戴在小手指上的戒指靠近嘴邊,接著很小聲說出關鍵詞.

「紅塔」

說完,戒指的寶石的顏色從藍色變成了紅色,這枚戒指是亞麗愛爾殿下總是貼身攜帶的魔道具.說出關鍵詞後顏色會改變,與此同時,在遠方的另一枚對戒也會變色,這個用途的魔道具,不過呢太遠的話就不會發揮效果了.這次另一枚戒指在預先在外面等待的人的手里.

(沒問題吧……)

我時不時地往天空上去等待時機,與心中的不安相反,突然天空開始陰沉了下來,很好,一切順利.

「嗯?」

很快盧迪就察覺到了,看向天空,嘟噥著說了一句.

「……雨云嗎,真少見」

北方大地的冬天極少下雨,因此在這一帶所使用的禦寒用具不防雨.

我們身穿的用雪地刺猬的毛皮制作出的禦寒用具,能把雪花不融化地拍落,因此作為禦寒用具是非常優秀的,但是有著容易被水滲透的缺點,一旦水滲透了的話,只是吹著冬天里的寒風就會堅硬地凍結住.

「菲茲前輩,好像要下雨了」

在冬天里快要下雨的情況下,要麼就地做出個屋簷躲雨,或者最好是在洞窟里避雨.相比用魔法做出避難所,可以說洞窟相對的更安全,雖說盧迪擅長土魔法,要在雨停之前持續使用魔法會覺得麻煩的吧,所以我這時候提議.

「是啊,看地圖上前面有……」

有個洞窟所以去避雨吧,剛想要說的時候,盧迪搖了搖頭.

「不,我馬上吹掉它」

說著便把手舉了起來.

(糟了)

那個瞬間我察覺到自己的失策,盧迪是水聖級魔法師,天氣操作之類的得心應手,雖然亞麗愛爾殿下說過雇傭了兩名水上級魔法師,不過盧迪動手的話轉眼間云就會被吹跑的吧.怎麼辦,怎麼辦.如果這里不下雨的話計劃就泡湯了,我把魔力注入自己雙手握著的魔杖里,感到強大的力量,這,這樣的話也許能行.

「嗯?」

盧迪舉著手歪起腦袋,恐怕沒能如願吹跑雨云而感到不可思議吧,這是當然了,因為我現在正在妨礙著.盧迪沒有拿出真本事嗎,還是說多虧了這把魔杖嗎,我的天氣操作和盧迪勢均力敵,那樣一來,這對在森林外的上級魔法師來說是有利的.

我以祈禱般的心情將魔力不斷注入,為天空中擴散開的雨云添柴助火,如同盧迪教我的那樣,集中水分,彙集成云,冷卻它,然後落下!

「呃……」

盧迪皺起眉頭,下一個瞬間,冰冷的雨水開始落了下來.

「……非常抱歉菲茲前輩,今天我的狀態好像有些不好」

盧迪像是有些受到打擊的表情說到.

「沒,沒關系啦,我沒把魔杖還給你的關系啦,大概」

「就算沒有魔杖,那種程度的雨云的話,本該能吹跑的呢,最近不太用的關系,遲鈍了麼……還是說……?」

盧迪看著自己的手掌唔吱唔吱地嘟噥著,似乎察覺到了那片雨云是有意造成的,可是就算想要吹跑,但他沒料到會被進一步的妨礙吧.

「算了,既然已經下下來了就沒辦法了,記得前面有個洞窟,就在那里避雨吧」

「對,對啊!」

我向盧迪的話語用力點頭,我們再次動身.雪地刺猬的毛皮吸收了水分,轉眼間就開始奪取我的體溫,一切按部就班.

「就是那里吧」

接著,盡管我們全身濕透了,還是到達了洞窟,到達了深度只有10米左右的小洞窟,到達了目的地.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九卷 青少年期 希露菲艾特篇web版 第八十七話「被守護的秘密」     下篇:第九卷 青少年期 希露菲艾特篇web版 第八十九話「森林之雨・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