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九卷 青少年期 希露菲艾特篇web版 第九十話「最後一把勁」  
   
第九卷 青少年期 希露菲艾特篇web版 第九十話「最後一把勁」

回到魔法都市夏麗雅已經是三天後的中午了,在這三天里,我和盧迪聊了很多事情,多半是盧迪迄今為止發生的事情.

盧迪好像被名為艾麗絲的大小姐拋棄後,烙下了心理創傷,從那以後據說就一直那個樣子了.

在王宮里聽到過一些關于艾麗絲・伯雷亞斯・格雷拉特這個人物的事情,據說是個束手無策的搗蛋鬼,無法想象成人類的凶暴的少女,聽盧迪說起後,雖然我感覺印象稍微好些…….但是,把她從魔大陸開始一直保護到亞斯拉王國,後來竟然說和自己不相襯什麼的,太匪夷所思了吧.如果見到她,我絕對會抱怨幾句的.這樣和盧迪說了之後,盧迪刷白著臉勸我還是別這樣做為好,據說艾麗絲真的是個很強的孩子.

對我來說可就沒那麼有趣了,不過…….但是,多虧了那樣我才和盧迪重逢的,也不是盡干壞事呢.……哎呀?盧迪不是說為了調查傳送事件而來的不是嘛?…………嘛,目的有兩個也是可以的呢.

來到了魔法大學校門口,我已經變回了往常的打扮,『菲茲』的打扮.

「嗯——總之我先去亞麗愛爾殿下那里彙報啦」

「好的,嗯——今後還請多關照」

盧迪苦笑著低下頭,聽到請多關照這個詞語,思考了之中的含義,感到自己臉紅到了耳根,臉好燙.

「啊,嗯,我,我才是,請多關照」

這是正式的交往,……這樣真好啊.好開心,心情輕松,所謂的飄飄然就是這樣的心情吧.得去向亞麗愛爾殿下彙報,我朝著學生會室走去,因為現在是午休,所以亞麗愛爾應該在學生會室.

我一邊走一邊思考著各種事情,想和盧迪一起做的事情有很多,比如一起上街買東西,啊,可是因為我不得不打扮成男生才行,說不定盧迪會被人誤解啊.但,但是,那種事情沒關系吧,嗯,只要有愛的話.

可是,聽說男孩子,會說確認愛而對身體有所要求的吧,嗯,盧克說過,如果沒有身體上的聯系的話,早晚心也會分離的說.但是我的身體好像沒法滿足盧迪,怎,怎麼辦呀——

亞麗愛爾看見愁眉苦臉而歸的希露菲,歎了一口氣.

(看來又失敗了呢)

果然太勉強了吧,亞麗愛爾自我反省.雖說在構想的時候認為是完美的作戰計劃,可是,仔細推敲一下的話,是不合理的.雖說有著凍死的危險,但不會硬脫對方的衣服的吧.

那麼,究竟是怎麼回事呢.雖然根據約定禁止和盧迪烏斯再見面了,不過那只是為了激勵她,雖然亞麗愛爾想盡了辦法,但沒想到好辦法.

「希露菲,總之先冷靜地彙報」

朝著迷惑的亞麗愛爾,盧克放出了一艘救生艇,先聽她說一下.

「啊,嗯,其實,亞麗愛爾殿下想的作戰計劃進行的很順利喲」

對她的話語,亞麗愛爾很吃驚,可是沒有發出聲音,她作為王族,接受過不顯露出內心的訓練.

「是那樣嗎,但你的表情似乎不怎麼好呢?」

「嗯,說的是呢」

「抱歉,原因待會再說,先彙報」

「啊,好的」

亞麗愛爾冷靜下來聽了希露菲的報告,和預想相同的情況,事情發展的情況,在火堆旁互相傳遞著心情的情況,因為希露菲說著那樣的事情時看起來實在很幸福,而把亞麗愛爾的思緒弄的七上八下的.那到底是什麼不行啊,她想到.亞麗愛爾的混亂因最後的最後發生的情況而被解除了.

「然後,盧迪,那個,情緒低落了,魔法大學也是,為了尋找那個的治療方法而來的說」

「你說什麼!?」

「唉?不,我是說,那個,來治療不能的說」

「不,抱歉,我有些激動了」

亞麗愛爾吃驚了,一不留神發出了聲音.

雖說聽說過那樣的傳聞,可是,沒想到竟然是真的,到底是為了什麼入學魔法大學的呢,明明這里是學習魔法的場所,而不是治療毛病的地方.

「是嘛,不過話雖如此,在關鍵時候竟然就沒用了,有些瞧不起盧迪烏斯這個男人了呢,雖然覺得他遲鈍,但沒想到他是個讓拿出勇氣的女孩子蒙羞的男人」

維持住平穩的情緒,亞麗愛爾這樣說道.不是真心的,希露菲會皺起眉頭的吧,再通過對她道歉並安撫她從而想要保護住自己的心,僅此而已.但是,宣告失敗了.

「亞麗愛爾殿下,您說得太過了」

用責怪的語氣說出這話的人是一直沉默著的盧克.

「男人有時會有無可奈何的時候,即便是盧迪烏斯,並不是他想不抱住希露菲的.倒不如說,我總算弄明白他至今那麼安分的原因了」

盧克雖說是個輕浮的男人,但幾乎從不對亞麗愛爾勸告,雖然有時候會提出忠告,但他不是劈頭否定別人想法的人.身為好色男,對女人一味地花言蜜語的男人,更何況對亞麗愛爾用這樣強硬的語氣提出反對意見,至今都未曾發生過.亞麗愛爾對此仿佛挨了一拳般的沖擊.

「盧,盧克……?」

「希露菲,你稍等一下,有樣東西給你.亞麗愛爾殿下,我去去就回」

盧克說著便快步跑出學生會室,亞麗愛爾望著他的背影,皺起了眉頭.

「對不起,盧克他說錯話了呢」

「不,算了.但是盧克說出那樣的話,真是少見呢」

希露菲也對盧克的言行感到吃驚,果然男女間有著很多事情吧.

「可是,那樣一來就麻煩了呢」

「嗯,怎麼辦啊,亞麗愛爾殿下……」

亞麗愛爾此時少許有些誤會了,相比成功交合,希露菲更擔心羈絆因而散開.但是,亞麗愛爾是這樣想的.

(希露菲就那麼想要和盧迪烏斯做嗎)

要是亞麗愛爾真的理解了希露菲的心情的話,說不定就會說那種事情就別去管它了,可是,亞麗愛爾的思考稍稍往其他方向偏移了.

她回憶起的,是亞斯拉王國學到的治療不能的方法,作為王族嫁出去的時候,必須要生孩子才行,因此她想起了遇到對方不能的情況的處理方法,畢竟是幼小的時候的事情,雖說亞麗愛爾沒怎麼認真聽講,多少在記憶中還殘留了一些.

「讓他喝酒的話怎麼樣」

借酒發威,然而,希露菲自己也想起了前幾天的事情,和紮諾巴他們在食堂一起喝酒的盧迪的樣子.那個時候盧迪雖然沒有喝酒,但巴蒂加迪喝得很來勁.

「原來如此,我試試看」

兩個沒經驗的女人,開始籌劃借助酒勁把一個男人推到的計劃——

作戰的第三,不,第四階段.把盧迪烏斯灌醉,然後一氣呵成的這個作戰計劃.依舊是胡編亂造的計劃,歸根結底只是對性知識一知半解的SM公主的主意.

「……接著,就說好熱,把肩膀附近稍稍露出一點」

「那樣就可以順利的進行了嗎」

「沒問題的吧,希露菲很可愛啦,只要抓住時機,之後再說些事先想好的台詞就成了呢」

盧克回來的時候,那個作戰計劃已經謀劃到一定階段了,他沉默地聽著這兩個人的傻呵呵的聚會幾秒鍾,雖然他心想哪里會有那種傻瓜會在大冬天的說什麼好熱啊而露出肌膚啊,但他沒有插嘴,而選擇了更為根本的地方插了嘴.

「用希露菲的身體去色誘是辦不到的」

「呃……」

希露菲語塞,亞麗愛爾對他投去責備的目光.

「你想說什麼盧克,你那樣說她,她現在可是在煩惱著喲」

「……亞麗愛爾殿下,諾特斯・格雷拉特的血脈,有著代代被胸部大的女性所吸引的傾向,實際上我對希露菲身上半只蚊子般的魅力也感覺不到」

諾特斯・格雷拉特喜歡巨乳,這在亞斯拉王國的貴族來說是如同常識般的知識,其他比方「伯雷亞斯喜歡獸族」等也被人所知,總之就是常識.

「那,那麼,你是說我用色誘勾引也沒用嗎?」

「是啊,沒用的吧」

被說成沒用的,一向抗擊打能力強的希露菲也少許有些受傷,雖然平時被這樣說完全不介意,但是如今卻是完全不相信自己的魅力的時刻.

「不過」

說著,盧克便把手中的小瓶子交給了希露菲,拿在手中的尺寸很小的小瓶子.

「讓他喝下這個的話就沒問題了」

希露菲呆呆地看著小瓶子,亞麗愛爾也朝它看了過來.

「盧克,這是什麼東西?」

「是春藥」

「春藥!?」

盧克深深一點頭.

「以前在菲托亞領地做出來的東西,是用芭提爾斯花瓣制成的,包含提煉方法都由羅亞市長獨占,如今不僅停產了,制作方法也是個迷,因此很稀有,終極價格超過金幣100枚」

順便一提,盧克買入的時候一瓶的價格是亞斯拉金幣15枚,他買了5瓶,其中兩瓶在自己身體不適的時候使用了,效果有權威認證.

「雖然我打算在一旦有事的時候賣掉它作為老底的資金,希露菲,我把它給你」

「盧克,把這麼貴重的東西……可以嗎?」

「當然了」

盧克點頭,把幾個注意事項告訴希露菲,使用後男人會失去理智,要是跟不上對方的節奏的話自己也要喝,恐怕不會迎來自己所想象中那樣的甜蜜的第一次.

「盧克……謝謝你」

「甭客氣,你也救過我好幾次了啊」

希露菲和盧克之間有著奇妙的友情,而且有一個人想要加入他們之間.

「你們兩個人關系很好呢,那麼,也算我一份」

亞麗愛爾帶著慈愛女神般的微笑,把錢塞到希露菲手里,是亞斯拉金幣,雖然僅僅只有兩枚,有了這兩枚的話,在這城里能買到很多東西了吧.

「這,這個,是亞麗愛爾殿下的錢吧?」

「是的,是我這個月的錢」

來到魔法大學後四處籌款的亞麗愛爾她們,擁有一筆不小的財富,不過,那是今後的活動資金,個人可支配的金錢另當別論.亞麗愛爾知道自己和盧克完全沒有理財意識,因而設了限制.

「事已至此,我只能教你這些了」

「不,給您添麻煩了,亞麗愛爾殿下」

「呵,不愧是亞麗愛爾殿下」

三個人各自陶醉著,陶醉著而團結起來,年輕就是這麼回事,並且她們的敵人只有一個人,那就是盧迪烏斯・格雷拉特.

「那我去了」

希露菲帶著戰士般的表情,離開了學生會室.目標直指城市的商業區上的酒店.

「那麼,我們也走吧」

「遵命」

目送了希露菲後,兩人也離開了學生會室,午休早就結束了——

希露菲的視線——

時間到了晚上,我買到了這個國家最高級的兩瓶燒酒,我不太懂酒,從沒喝過,也不清楚盧迪的喜好,不過確信只要貴的就沒問題.

順便買了內衣,是新款,不知道盧迪喜歡什麼款式,因而這方面選擇可愛的而不是貴的,與亞麗愛爾殿下的喜好有些不同,是我喜歡的款式.店員露出驚訝的表情,並不是因為男子裝扮的人物來購買女式內衣,而是因為和以往的喜好不同,因為以前亞麗愛爾殿下都讓我以『菲茲』的裝扮前來購買的呢,因此上面並不是以往穿著的『鋼絲蠶之緊身衣』.

而且,在制服內側的口袋里放著剛才說到的春藥.

「好吧」

這下完美了.

「吸——呼——」

做深呼吸.

(天國的爸爸媽媽,希露菲愛特今天終于要成為大人了)

下定決心後敲門,在這個時間段的話,盧迪已經到紮諾巴君那里去了吧,不,記得他應該說過,因為今天剛回來所以休息的.沒問題,沒問題.

「來了……嘿,希露……菲茲前輩,請進」

盧迪一打開門看見我後露出驚訝的表情,而我順勢進入盧迪的房間里,反手關上房門並上鎖.

「怎麼了?」

一進入房間,盧迪就用溫柔的聲音向我詢問,本來應該回答說,今天旅途疲勞了好好休息下,的.

「嗯—,我住過來了」

「…………啊,哦,哦喔.嘛,坐坐」

盧迪雖然像是要說什麼似的,把話吞了回去,讓我坐到椅子上.是我多心了嗎,他露出有些遺憾的表情,是不是我打攪到他了嗎?沒問題的吧?

坐下後,我摘掉了墨鏡,接著從包里取出了兩只酒瓶放在了桌上,帶來了一些作為下酒菜而制作的料理,用不同種類的堅果帶上微辣口味的的炒菜,以及生怕不合盧迪口味而買來的熏肉.

「這些是?」

「嗯—,總之我想慶祝一下重逢啦」

「……啊是嘛,說起來也沒有做過那事情啊」

盧迪撓著臉頰,自己也坐了下來.這時我注意到沒有准備杯子,糟了,不見得吹喇叭吧,怎麼辦,回去拿嗎…….

「沒事,杯子我還是有的」

看樣子全都寫在臉上了,盧迪苦笑著,從位于房間一側的架子上取出了杯子,是灰色的杯子,表面光溜溜的,材料是石頭吧,有點重.除了分量外,看得出就算是為亞斯拉貴族所使用也不奇怪.

「很貴重的杯子呢」

「是我制作的杯子,用土魔法呢,價值是無價的」

「啊,是這樣嗎,呵,好厲害呢」

是盧迪自己做的嘛,那還說得通.那樣想著,我打開酒瓶的封口,往杯子里倒酒,琥珀色的美麗的液體充滿了杯子,盧迪眯起眼睛看著它.

「相當烈度的酒啊」

「嗯,我不太懂酒,不過我買了貴的那種」

「沒問題吧?」

「嗯?嗯,沒問題喲,因為今天是慶祝呢」

他是在意價錢吧,從亞麗愛爾殿下那里拿到錢的事情就不說了吧,盧迪似乎會在意那事情的.酒也倒好了,下酒菜也准備好了,很好,很完美.嗯——作戰計劃里藥是過會再放的吧.

「好了,那麼干杯吧,為了菲托亞領地布埃那村的兩人的重逢」

「……還有,為了我與希露菲的未來」

「干,干杯!」

啊嗚,未來的說,盧迪有時候會像這樣說出非常難為情的話啊,嗚——.我感到面部一陣發燙,同時從杯子里咕咚喝了一大口酒.

「……n! 咔咔!咳咳!」

嗆到了,什,什麼這是!好辣,嘴里好痛!

「沒事吧?看樣子還是摻一下為好吧」

「摻一下?」

「像這種烈酒,可以用冷水或似乎熱水稀釋後再喝的喲」

是嗎,我不知道啊,盧迪像是在說真的服了你了般苦笑著.

「這又不能怪我,我可從來都沒喝過酒呀」

「不,我可沒有責怪你啊,你稍等一下」

盧迪那樣說著,將我的杯子里的酒倒到他自己的杯子里,然後用不詠唱魔法在我的杯子里倒入熱水,熱騰騰的熱氣從我的杯子里冒了出來.

「請」

被勸導著,小心翼翼嘬了一口,于是從剛才起一直殘留在口中的過于強烈的香氣被沖走,接著柔和的香氣一下沖到了鼻子的深處,啊,也許很好喝.

「說起來,我要盧迪教我魔法的契機也是熱水呢」

「是那樣的嘛」

「你已經不記得了?用不詠唱魔法使用混合魔法的說,盧迪盡說些離譜的事情卅」

好懷念啊,雖然盧迪若無其事的使用著不用唱的混合魔法,但我至今仍然不會用,雖然利用時間差可以做到相同的結果呢,盧迪很能干.

「啊,令人懷念啊」

「嗯」

之後我們熱鬧地聊著往事,布埃那村的記憶正逐漸變得模糊,不過要用說的話,還能說出不少.那個時候已經一去不返了,布埃那村已經不複存在了,我們一起玩過的那個小山坡雖然還在,但那棵樹已經蕩然無存了.

那個時候真好,可以無憂無慮的邊玩邊練習魔法,每天都有進步而很開心,如今雖然也有著那樣的心情,不過能不能再實戰中用到,這方面考慮的更多一些.

聊著聊著腦袋開始有些輕飄飄的了,這就是所謂的『喝醉』吧.

「哎呀,不好,差點忘了」

說著,我從懷中取出了之前的那個小瓶子,把它輕輕滴放在了桌子上,盧迪歪起腦袋.

「這是?」

「怎麼說呢,嗯,這是能治盧迪那個的藥」

要怎麼樣才能讓盧迪喝下春藥,這一點我也苦惱過,雖然可以悄悄混入酒中,但要欺騙盧迪有些過意不去.但是,說什麼准備了春藥的話,我可不想被他古怪地誤會啊,因此我使用藥這種說法,再說春藥也是藥,並沒有說錯.

「是嘛……好像在哪里見過呢」

「嗯,是啊,我希望你喝一下試試」

我那樣一說,盧迪落寞地笑了,仿佛在說至今雖然試過這種藥,但全都沒用喲般的笑容.可是,他卻什麼都沒說,喝了下去.這種貌似有毒的粉紅色的液體,要真是毒藥的話該怎麼辦啊,我是如此的被他信任著吧?

盧迪一口氣喝掉了瓶子里三分之二的液體,用量忘了說了.

「這個,喝酒一起喝的話沒關系吧?」

「嗯——據說可以一起喝喲,還,還有就是,好像是立刻見效的」

說著我便脫下了外衣,這樣一來,上身只穿著襯衫和內衣了,少許有些冷,盧克說過,就算不露出肩膀什麼的,把那個喝下去就足夠了.

「見,見效的話,不,不用強忍著喔」

盧迪的眉毛抽動了一下,看得出他的目光正品嘗著我的脖子和胸口,被他看著,好難為情.現在,我正在誘惑著盧迪,吧?嗚嗚嗚……他不會覺得我很下流吧?沒問題的吧.

好像我自己也緊張了起來,明明喝了酒了,明明應該能借助酒勁的,還不夠嗎……好,好吧.

我下定決心,朝小瓶子伸出手去.

「希露菲也要喝嗎?」

盧迪發出困惑的聲音,我將小瓶子里的粉紅色的液體喝完,有些粘稠又有點苦,那個苦味也隨著咕咚一下用酒沖走般喝了下去,感覺到肚子里突然變得火熱.

為了蒙混過去而伸手去拿堅果,然後嘎查一下一咬,喀嚓喀嚓吃了三個,並且把酒喝完了,第一杯酒喝光了.

「喝得太high的話,說不定會難受的」

「嗯,但總覺得,有點緊張」

「是嗎,嘛,你是第一次喝酒啊」

盧迪邊說邊慢慢地喝著杯子里的酒,沒有稀釋因而不能一下喝太多的樣子,盧迪拿起酒瓶往我的杯子里倒酒,邊倒邊摻入熱水.

「……」

「……」

之後一段時間里兩個人一言不發的喝著吃著,雖然熏肉鹽放多了不怎麼好吃,但不知為什麼手停不下來,過了一會兒身體開始發熱了,大腿那邊有些忍不住了,見效了.

盧迪那邊怎麼樣了呢,看起來像平常一樣,像平常一樣的帥氣,看起來比平常更帥了,視線往平常不看的地方看去,脖子啊,嘴唇啊,好像有些色色的.

盧迪臉有些紅吧,四目相對,盧迪從剛才起就一直凝視著我.

「…………」

凝視著我,被他盯著在看,從剛才起一直互相看著,是我多心了嗎,盧迪的呼吸沒變得急促起來吧.

「呼……哈……」

不,呼吸急促的是我自己,我真下流啊,可是,因為喝了春藥,沒辦法的吧,再說剛才腦袋就開始暈乎乎的了,不得已的啦,是啊,不得已的.

身體好熱,我將襯衫最上面的一粒紐扣解開,敞開胸口,明明體感寒冷,但是好熱.能感受到盧迪的視線盯著我的手,已經不在難為情了.

我拿起杯子,火熱的酒落到肚子里,傳來讓人麻痹的暖意,第二杯也完了,朝酒瓶伸出手去,那只手被一把抓住了.

「……啊」

盧迪抓著我的手,感覺到了仿佛絕對不會讓我逃走般強烈的意志,當然了,我是沒打算逃跑了.

「……希露菲」

盧迪充血地眼睛看著我,盧迪站了起來,就那樣抓著我的手繞著座子來到我身旁,然後像是有些顧慮似的拽我的手,我看透他的用意,沒有反抗站起身來,接著問道.

「忍,忍不住了嗎」

「……」

盧迪無言地點頭回應,用手摟住我的腰,在臀部上方被揉搓著,被他緊緊抱住,被一個硬硬的東西抵著.

作,作戰成功了,很好,是現在吧.我用亞麗愛爾殿下作戰時想好的決定性的台詞說到.

「那,那麼,請,請慢用」

說出這句話的瞬間,我被像扔到床上一樣被推倒了.

接著……——

盧迪烏斯的視線——

一覺醒來,看到雙層床鋪的天花板.

昨晚的事情記得很清楚,喝了酒後突然就產生了壓抑不住的沖動,接著就向希露菲撲了過去.是希露菲帶來的藥什麼的效果吧,竟然有那麼神奇的藥…….不過好像在哪里見過啊……啊,我想起來了,那是在羅亞市的旅行商人所售的春藥.簡直就像特效藥一樣,我的搭檔從房間里跑了出去,發狂似的活蹦亂跳.到最後還以為要融化蒸發掉了,不愧是金幣10枚啊.

可是,我害怕往旁邊看,雖然理性已經被吹飛了,但是行為的內容記得很清楚,雖然希露菲似乎拼命地回應我,但好像很疼的樣子,因為這是她的第一次.而希露菲則勇敢地接受了我,分明痛到不行,卻不停反複回應我說沒事的哦,我愛你哦,好舒服哦.而我卻確實失控了,沒有為希露菲考慮般的余地,耳邊希露菲的低聲細語使我為之興奮,使我毫不客氣地對著她宣泄欲望.

在漫長的一生中的第二次,完全沒有自信能好好完成,第一次確實很糟糕.是啊,在那個,時候.那時艾麗絲從我身邊消失不見了.

「……」

慢慢地,將視線橫向移去.

接著.

四目相視.

「早安,盧迪」

害羞地朝向這邊笑著的希露菲,就在那里.

我小心翼翼地伸出手,仿佛為了確認她就在那里一般,撫摸了一下她的腦袋,希露菲閉起了眼睛,就好像舒服地被我撫摸著,雖說是短發但很清爽.

就那樣將手從後頸滑向肩膀,纖細的肩膀,仿佛馬上就會折斷般的.然後將手從肩膀進一步的移動,揉揉捏捏.

「呀!喂,盧迪……」

希露菲嚇了一跳,向我投來抗議般的視線,不過並沒有反抗,面紅耳赤但還是接受了我.希露菲那靦腆的胸部感覺上確確實實地象征著貧乏二字,說白了根本沒法揉捏,但卻有著那邊特有的柔軟.

「沒有貴賤之分吧?」許久沒有路過我腦中的禿頭大爺那樣說著豎起大拇指.

感激不盡,波霸大仙,久違.

希露菲確實就在那里,而且因胸部的柔軟使得紀念碑屹立了起來,屹立了起來,雄偉的,屹立了起來.

確信了.

「治好了」

我忍不住一把抱住希露菲,有力地,緊緊地,抱緊了她.眼淚奪眶而出.

「我說,盧迪……?你,怎麼啦?我的身體,是不是很奇怪?」

希露菲一邊困惑著一邊向我詢問到.只要回想起昨晚的事情的話,就會明白那種擔心是多余的吧.

「謝謝你」

我只是,感謝著她,只是,只能說著感謝的話.羞愧之情占據著胸口,差點就把奇怪的話說漏嘴了.

比方說好茶,又比方說承蒙款待,再比方說Q極了啦.

現在我不想說那種玩笑話,我只是無言地抱緊她,感謝她——

就這樣,我那段漫長的與病魔斗爭的生活宣告終結.並且,還有了一個可愛的女朋友.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九卷 青少年期 希露菲艾特篇web版 第八十九話「森林之雨・後篇」     下篇:第九卷 青少年期 希露菲艾特篇web版 第九十一話「靠山」